• 首页 >
  • 百合腐女 >
  • 她弓起身子却正好迎合了他 为女同学开嫩苞小说 - 天空里的一片云

她弓起身子却正好迎合了他 为女同学开嫩苞小说 - 天空里的一片云

2020-05-03 15:53:33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6803

我原本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在已经经历了这么多的人和事以后,有关于你的记忆也已经变得模糊,但是这次回来和你交谈以后,感觉过去的那些日日夜夜都瞬间变得鲜活起来,有关于你的每一个细节都是那么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原来有关于你的一点一滴都珍藏在我的脑海里,从不曾忘记。

一切仿佛还在昨天!

我的家乡——卧龙栈始建于明朝永乐年间,最初只是一个供马匹休息的驿站。因为地理位置的优势,刚好位于两座城的正中,赶路的人到了这儿刚好赶上中午的饭点,因此带来了一线商机,最后才发展成了一个小镇。镇上有一条长长的老街,铺满了青色的条石,沿街都是古旧的土木建筑。

我就出生在这里。

在我“抽条”以前,胖得连走路都费劲,表哥们因此给我取了一个特别难听的外号——肥坨。光听这名儿,你就能联想到我的样子了。就因为这个胖,我打小没少吃亏。就拿最平常的吃饭来说吧,我连上桌都费劲。这刚爬上去还没等吃上几口,大表哥已经吃完第一碗了。他一进厨房门就开始大嚷:“呀!肥坨!饭没啦!”啊?什么?!饭没了?!我还没吃饱呢!我的心里慌得直哆嗦,手脚并用都不够用地赶紧扶着桌边爬下去。脚刚沾到厨房的地,堂屋就又传来了二表哥戏谑的声音:“哎呀,菜吃完啦!”我急得不行,赶紧又迈着小胖腿出来。三姨忍俊不禁地责备两个作怪的儿子:“叫你们别逗她!”一边又忙不迭地温柔安慰着我:“小筝不怕啊,你哥哥他们是逗你的,你看,还有这么多菜呢!”等我将信将疑地爬上桌看仔细了,这才相信地破涕为笑起来。耳边此起彼伏地传来阵阵他们恶作剧得逞后的得意哄笑。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哥哥都这么坏的。相比之下,爸爸这边的堂哥们可就善良得多了。在家里,我也是一块宝。走稍微远一点的路就有人背,遇到冬天稻田里结了冰,哥哥们还会拿脸盆捞回来给觉得新鲜的我玩。讲真,表哥和堂哥到底哪一个更亲这个问题很是让那时的我困惑了一阵子。不知道最后我又被什么别的事情吸引了注意力,这个问题的答案最终不了了之。

我的外婆一共育有八个孩子,五个女儿,三个儿子。那个年代,人们的普遍观念就是多子多孙多福寿。我的妈妈在娘家排行老五,因为资质平平,又没有上过学,所以结婚得比较晚。据说爸爸从小到大都没有多的话说,是特别憨厚的一个孩子。小时候在太爷爷那玩,让吃糖果都不吃。这样实在的性格,深得太爷爷的喜欢和爱护,走亲戚那么多孙子只带着他一个人去。爸爸到长大了一点没变,不擅长聊天,到了外公家就只知道去给他们家的牛割草。爸爸是幸运的,得蒙上天的眷顾,他就凭这件小事打动了威严的外公,最终点头同意把妈妈嫁给一穷二白的他。

待到我出生的时候,前面早已经有好几个表哥表姐了。表姐们还好,表哥有的可皮,尤其是三姨还厉害地一气儿生了俩。就是这俩从小凑一块儿天天捉弄我。三姨父在李大桥水库发电,是正式员工,工作很清闲。他沉默寡言,小孩子们都有点怕他,我也不例外。不过有一件特别让人感到费解的事,那就是有一个这么严厉的爸爸,两个表哥居然还那么皮,要是姨父的性格再随和一些,那真不知道要怎么翻天了。我有时候在心里偷偷地想,表哥们又或许是随了三姨的性子?所以比较外向?没有答案。我只知道在这个家里是三姨持家的,她聪慧又能干。田间地里,她能干得了那么多的粗活;家里家外,能养得了那么多的鸡生鹅鸭。在我小小的世界里,三姨在所有的亲戚里面是最能干最亲近的人。所以每到周末或寒暑假,只要有时间,我都会和弟弟一起去三姨家玩。是的,我还有一个亲弟弟,超生的。

那会儿正是计划生育管得最严的时候,政府每年都会让已婚妇女去医院检查,一旦发现你怀了二胎,就会强制性地要求你必须打掉。但是和城里不同,乡下人的思想还很普遍地相对保守一些,觉得将来人老了,干不动活了,总归还是得要一个儿子来养老的。女儿长大了终归是要出嫁的,到时就管不了父母了。所以,我的爸妈最终决定铤而走险再要一个二胎。可是,困难它是显而易见的,要怎么躲过每年的体检呢?

事实证明,这个世界真的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妈妈和三婶想出了一个偷梁换柱的好办法。那时爸爸的一个堂姐是公社的医生,正好在负责体检的医院上班。只要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事儿就能成了。于是等该妈妈体检的时候,三婶就顶替她的名字去。加上那时候计生办的人有时暗访来了家里,看见妈妈天天拖着还那么小的我,也放松了警惕。

弟弟,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被生下来了。但是,在当时那么严厉的高压政策下,生下了孩子只是万里长征迈出了第一步,困难还在后头呢!像这样偷偷生了孩子的家庭也是有的,但是走漏了风声或者被举报了,被政府知道了以后,孩子直接就被带走了。孩子最后去了哪儿,到现在都没有人知道。

我们家当然也害怕这样的结果,所以弟弟开始了最初东躲西藏的日子。他打从生下来就被送到二姨家藏起来了。表姐和表哥这时候已经十来岁了,他们是幸运的,在他们的童年里还没有计划生育。已经有儿有女,二姨没有必要再生。而且现在管得这么严,二姨也犯不上冒这个险。所以对于这样的家庭,计生办是不会关注的。因此弟弟在二姨家还相对地比较安全。那时候,妈妈每天还要在家干活,要下午较晚的时候才能去二姨家看弟弟,给他喂奶。这样的日子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在弟弟月份大一些的时候,妈妈终于把他接回来了。

但是,有一句俗话说得很好,“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你不得不佩服老祖宗的智慧结晶。这世上的确是没有不透风的墙,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还是被举报了,弟弟回来的消息不胫而走,计生办的人最后闯进家来。爷爷一大家人如临大敌,坚决地要保住弟弟。双方僵持不下,最终周旋的结果是弟弟被罚了三千块钱。就包括到了现在,家里人有时都还在叫他的小名三千。弟弟终于暂时安全了,但是这笔罚款却像一座大山一样沉重地压在了爸妈的肩上。听说在一定的时间里面如果交不上罚款,有家里的猪被牵走的,稍微值点钱的东西也被拿走了,最后实在交不上的家庭不知道孩子最后被抱去了哪里。

一想到那些听说的传言,爸妈的焦虑和恐惧简直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父母的爱子之心是任何东西都不能比拟的。可是种地一年的收成是有限的,交完了粮,剩下的就堪堪只够一家人的口粮了。这笔巨额的罚款从哪儿出呢?爸妈愁坏了。幸亏家有一帮善良的亲人,这时二伯给爸爸出了个主意,让他跟着他学种菜苗。在乡下,家家都是要种菜的,往浅了说是吃得更放心,往深了说是为了省钱。要种菜就得有秧苗,所以专门有人干这行。二伯的主意对这个家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爸妈就像抓住了一棵救命稻草一样忙活起来。

我不记得这笔罚款是什么时候交清的。我只记得在我的记忆中,妈妈把养蚕的蚕盖铺上了布,然后把我们俩放在里面玩。爸妈总是有干不完的活,每天都要天黑才进家门。爸爸一手抱着弟弟,一手烧火。我坐在旁边的谷草上。俩人经常饿得直哭,这时候爸爸就会唱起歌哄他们,我立马不哭了,睁大了眼睛听得入神。但这招这个对弟弟不管用,他照样哭他的。

总的来说,我小时候还算听话,但四岁的时候差点闯了个大祸。那天,我和堂弟东东和俊俊在家玩。弟弟那时候走路还不太利索,我们把他抱到床上坐着。东东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突发奇想地说这蚊帐如果点着了是不是挺好看的呀。说完他就拿火柴点了起来,那蚊帐遇着火刷的一下就燃起来了,他俩特别兴奋地大叫说安东坐在里面好像观音菩萨呀!弟弟一点也没意识到危险,不哭也不闹,坐那乖乖地看着大伙。我看见火觉得有点害怕,可是也不太敢靠近,心想等火燃到罩顶上就可以过去。我根本没想到要叫大人来,大家还没意识到火的可怕之处。就在这时候,小婶在外面经过听见了几个孩子吵闹的动静,进来一看魂都差点吓没了。她啊的惊叫了一声,赶紧冲上前把弟弟从床上抱了起来,然后冲进灶房拿桶舀水来灭火。一会儿火被浇熄了,我们仨看见这情形知道闯大祸了,那俩赶紧跑回了家。不久爸妈回来了,看见家里那一片狼狈后怕极了,要不是小婶进来,今天的后果简直想都不敢想!毫无悬念地,我挨了一顿打。从那以后,我们几个再也不敢玩火了。

一场虚惊算是过去了,可是日子并不太平。这一天,二哥带着我们几个小的一起去挖洋姜,那块地就在马路对面。本来二哥是抱着弟弟走的,到了马路边他说要下来自己走,于是哥哥就把他放下来了。看到没有车了大伙就开始过马路,二哥背着背篼走在最前面。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刺耳的急刹车的声音,二哥回头一看,遭了,弟弟被车刮倒了,疼得大哭。二哥吓坏了,这时候司机也赶紧下来了,居然是一个年轻的姐姐。在这之前,我还没有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人。这么年轻的姐姐开油罐车还真是少见啊。二哥让我快跑回家去叫妈妈来。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发现多了一个人。原来这个姐姐的爸爸是公司的老板,今天跑这一趟差个人她就把车开出来了。前面还有一辆车是她同事,因为这条路她开得不熟所以他们都开得很慢。幸亏速度慢,要不然弟弟的脚就完了。她同事到前面看车怎么没有跟上来,赶紧掉头回来了。大家把弟弟送到医院检查,还好不是大问题,没有伤到筋骨。大伙儿都松了一口气,姐姐给了妈妈一些钱还有一张名片,再三地道歉说她太不小心了,想认他做个干弟弟,让后面如果有什么事儿给她打电话,还邀请我们全家等弟弟好了去市里她家玩。妈妈收下了名片,但是那以后从来没有联系过那个姐姐。后来弟弟康复了,而且万幸没有留下后遗症。有一次妈妈说起这事,说你看出了这种事情,她走了以后也没来看过你弟弟,说认干弟弟只是安抚咱们,因为她害怕咱们不放她走闹到派出所去,哎,这就是人情冷暖那。

一转眼,我快五岁了。婶婶们觉得应该送我去幼儿园了,别人家的小孩儿都早就上了就我还在家瞎玩。要是将来跟不上,那可不讨好。于是,妈妈跟在幼儿园当老师的小婶商量了一下,让去她的班上。这个幼儿园建在一个水库旁边,按我走路的速度,到学校大概要走半个小时。我对学校的一切都感到新鲜,小婶婶居然一下子变成了自己的老师,真好玩。那时候,小叔他们已经搬离老宅到半里之外的地方盖了楼房。我每天都走几分钟的路到他们家,然后跟着去学校。这样爸妈倒省的接送了,要不然过马路都是问题。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自己单独去赶过集呢,所以爸妈不放心我一个人去学校,幸亏有婶婶。

那时候师资很匮乏,一个班有几十个孩子,只有一个老师。我总是第一名。我的天分开始显现出来,记忆力好,反应敏捷。但是婶婶从来不夸我,或许是为了避嫌,又或许是免得我骄傲?我还太小,不懂得这些。我只知道,同学谁家里有席的时候我跟着去吃了免费的午餐,因为让我一个人回家,那是不可能的,过马路实在是一件大人不放心的事。为此,妈妈没少在婶婶面前表达歉意。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我在幼儿园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叫艾琳。艾琳长得特别好看,真的特别好看,白白的,眼睛很大,性格也好。她住在她外婆家,院子里种有高高的梨树,春天开满了花格外漂亮。和艾琳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开心的,直到她突然说要转学。是的,她的妈妈从广州务工回来了,以后不再出去了,于是她需要转回家读书。知道这个消息以后,我们两个小孩子伤心了好久。可是胳膊拧不过大腿,我们能够改变什么呢,除了接受没有别的办法。

再有艾琳的消息已经是几年以后的事情了。那一天,全家去外婆家走亲戚。妈妈指着公路边的一处楼房说,这就是艾琳的家。妈妈说见我还一直惦记着她这个儿时好友,总是时不时的提起,所以特意打听来的。外婆也姓艾,在远近多少都会挨点亲的乡下,打听这点消息倒还不是特别费劲。我当时心里有一点紧张。真是应了那句话,幸福来得太快,都让人来不及反应。我满心欢喜地使劲往那两扇开着的大门里张望。这么几年过去了,艾琳还记得自己吗?我不敢确定,因为那时候大家的年纪都太小了,一则记忆有限,二来也容易被新的朋友吸引。这不是说喜新厌旧,这只是人之常情而已。我忐忑不安地站在路边上,有点开不了口。

爸爸是不理会这些的,他已经和弟弟走到前边去了。妈妈还在等着我,鼓起勇气,我使劲喊了两声“艾琳,艾琳”!没有人。那两扇开着的大门没有出现我想看到的人,连其他人都没有。妈妈催促着我说该走了,说回来时再看。我很有些郁郁的跟上去,走了几步又忍不住回头来看,还是没有人。等下午从外婆家回来的时候,那两扇门还开着,但是依然没有人。我没有再出声,其实心里是胆怯的。我假想过艾琳出来以后两个小孩子的欢欣雀跃。

每一个付出过真心的人,都希望得到别人的回应。奇怪的是,从那以后每次路过她家,那两扇门或开或闭,却从来没有看见过有人出来。渐渐地,我已经不抱任何幻想了。

经过这件事,我得出一个结论,自己是一个在某些事情上有些胆小的人,譬如感情。一直到现在,艾琳都住在我的心里,纵然已经记不清她的样子,可是我再也不会去找她了。我们的感情,再也回不去了。再相见说什么呢,我们都已经长大了,她现在一定有了很多新的朋友,不可能再记得幼儿园小小的她了。生疏和尴尬终会将我们淹没,从此,沦为路人。以后每一次路过艾琳家,看看那幢楼房是我唯一的救赎。

你是一个长情的人,我这么笃定地告诉自己。

相关文章

  • 艳丽红色五花大绑旗袍 在朋友家操他老婆14p - 乔木知晚秋

    艳丽红色五花大绑旗袍 在朋友家操他老婆14p - 乔木知晚秋

    他是夏明秋。  夏氏影视开山始祖的次孙,自小在欧洲长大,两天前,买下了乔乔所在的这所不大不小的影视经纪公司。  夏家家大业大,但老先生膝下也只有两个孙子,二人性格迥异,长孙夏明卓成熟沉稳,在国外经营文...

    阅读: 4928

  • 两人在楼梯里就忍不住 老男人吃我的奶水不让断奶 - 家猫的养成

    两人在楼梯里就忍不住 老男人吃我的奶水不让断奶 - 家猫的养成

    别的时候江逸跟韩冉儿不对付,但是在教育靳瞳晨方面两人还是很有共同语言的。于是,江逸面无表情言简意赅讲完下午发生的一切后。  今天以韩冉儿将靳瞳晨提溜进厕所狠批一顿收尾。  靳瞳晨觉得自己很委屈。本来自...

    阅读: 1986

  • 甬道里律动的手073 暴露高H小说

    甬道里律动的手073 暴露高H小说

    笔架山山巅,五道巨大的阴影遮天蔽日,完全笼罩了天空,林枫抱着双臂,站在平台上仰望。  没有亲眼所言,根本无法体会到这种震撼人心的场景,林枫真的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特别是六品凶窟的时候,泛海星宫就会出...

    阅读: 6823

  • 被同桌摸到流水的故事 啊老师不要嘛

    被同桌摸到流水的故事 啊老师不要嘛

    我们的客户端上线了,请您前往各大商店搜索“快眼看书”下载!  方恒认真的对着王师兄说道,“所以,我会还给你的。”  听到这话,王师兄的笑容更浓,“那好,日后你若是还给了我,那我也会再次记住你的人情,找...

    阅读: 4362

  • 乱世沉沦肥水系列全集 张晨看见女人扭动着身子 - 歇斯底里

    乱世沉沦肥水系列全集 张晨看见女人扭动着身子 - 歇斯底里

    李筠将不厌带到一个理发店,对着他的头看了半天,对理发师说,露出脸,其他看着办吧。李筠老早就觉得他的头发很不清爽,今天刚好聚会太尴尬,就好好帮小家伙整整造型,如果是自己弟弟的话,穿小了的衣服都可以给弟弟...

    阅读: 426

  • 夹腿和ml的感觉一样吗 沉沦艳妇肉体小说 - 想要壁咚你

    夹腿和ml的感觉一样吗 沉沦艳妇肉体小说 - 想要壁咚你

    窗外的阳光有点刺眼,我想站起来把窗帘拉上。目测了一下,床和窗户的距离,大概有6到8米。    这是一个很寒心的数字。    很不幸,我的手很短,够不到。    可是,中午的太阳真的挺刺眼的,我都有点睁不...

    阅读: 6282

  • 老公宠妻太甜蜜全文免费阅读 男领导怎么日女下属_靳少请克制

    老公宠妻太甜蜜全文免费阅读 男领导怎么日女下属_靳少请克制

    江心爱迫不及待想要一看究竟。  身后传来男人声音,“你确定要这样出去?”  等她发现不对,惊叫一声,连忙捂住自己胸口跳回大床。  扯过被子整个人钻了进去。  意识到自己刚才……  江心爱恨不得刨个窟窿...

    阅读: 1451

  • 和男朋友在楼梯道做了 专业性调教小说 - 猫系男友初级饲养手册

    和男朋友在楼梯道做了 专业性调教小说 - 猫系男友初级饲养手册

    头痛欲裂。    祝欣虞意识回归的一瞬间,脑海里就只剩下了这一个感受。    头痛欲裂头痛欲裂头痛欲裂。    “唔......”    祝欣虞眼睛刚刚睁开一条缝,刺眼的灯光就让她忍不住抬手挡在了眼前,结果...

    阅读: 1568

  • 别墅交换同事 老师的大屁股夹得好紧_论一个老婆粉的自我修养

    别墅交换同事 老师的大屁股夹得好紧_论一个老婆粉的自我修养

    第二天,消耗了许多精力的两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窝在家里,一个坐在沙发上选剧本,茶几上凌乱的放着好几本册子和一杯咖啡。  而另一个开着房门,坐在书桌前,赶着画稿,悠哉悠哉,时不时和远在美国的钟情发个信息,...

    阅读: 1572

  • 两指分开她的花公交车 男憋尿小说

    两指分开她的花公交车 男憋尿小说

    上官晴认真的睁大眼,委屈地说:“楠楠!真不是你想的那样!他也许太无聊了,我又太low,他觉着与其他人不同,就逗弄逗弄罢了!说实话那天晚上我痉挛的毛病发了,就是给他饿出来的。你不知道,当时我真的好讨厌他,...

    阅读: 728

  • 晚上下面又湿又痒 想要 口述吸我的奶涨死了 - 墨色

    晚上下面又湿又痒 想要 口述吸我的奶涨死了 - 墨色

    “哥哥!”丁舞墨飞身而下,沧漓剑发出强烈的剑气和杀意横扫而过,逼退了丁殇决要夺去夜楚性命的一剑。百灵驮着夜空紧随而来,张口喷出玄阳正火,一再将他二人逼的落荒而逃。  “哥哥!”丁舞墨失魂落魄的捧起地上...

    阅读: 3717

  • 老中医生与女病人小说 又欲又甜的小说 - 清.平.乐

    老中医生与女病人小说 又欲又甜的小说 - 清.平.乐

    蒋政的病叫慢性再生障碍性贫血,是障碍性贫血的一种分型。一般表现为贫血,感染,出血。    上次蒋政入院,就是因为贫血。这个病有一个很奇怪的铁律,就是不能输病人同一个家族的血源。所以,蒋政虽然入院了,却...

    阅读: 6639

  • 穿越之我是夏紫薇 宝贝花核流好甜 - 迷失地球

    穿越之我是夏紫薇 宝贝花核流好甜 - 迷失地球

    “是因为你的身份,你”  “阿璃!”不知道什么时候欧阳已站在我们的身边,因为我们都沉浸在彼此交换信息的兴奋中,竟没有注意欧阳什么时间到我们身旁的。  他黑漆双眸有一股锐利的压迫感袭来,静静盯着阿璃,坚...

    阅读: 1840

  • 啊好粗好长插的好深 小芳乱爱小说全文阅读 - 你怎么这么矮呀

    啊好粗好长插的好深 小芳乱爱小说全文阅读 - 你怎么这么矮呀

    时酥很努力地掂起脚,却发现怎么也够不到最顶端的东西,感到很崩溃,可是她不能把情绪显露出来,正打算放弃的时候,有人来了。  “小矮子。”那人说,声音冽冽,手从她头上伸出取下物品,递给她,“拿好。”  我...

    阅读: 4375

  • 和姐姐一起 和母亲在火车上边的事 - 下辈子换我来爱你

    和姐姐一起 和母亲在火车上边的事 - 下辈子换我来爱你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转眼间已经除夕,吴忧在家里已经度过了半个寒假,然而作业却没有写多少。  吱吱吱,吴忧的QQ响起来了。  曹静妍“小忧,除夕快乐!”  吴忧“除夕快乐!祝你新的一年成绩越来越好。”  ...

    阅读: 5019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