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好自己扒开你的花瓣受罚 夜幕下的艺校校长 - 红蛊琉莹

2020-01-16 14:37:10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5544

“墨师兄。”

“师兄。”

一个很是温润如玉的男子走了过来,穿着同样款式的修服,深色的发带随风夹着发丝飞舞,甚是仙气飘渺,笑得让人很是舒服,腰间别了一个精致的银铃,走起路来响起有些若有若无的铃声,让人听的恍惚飘渺,细听又恍若未闻。

他对着顾城曦行了个礼,道:“师兄。”

顾城曦还是那副“老子天下第一”的表情,看了一眼那人,回了一声:“嗯”

卫子劼勾着郑乾宇,对他悄悄说:“哎,你们家美男真多啊,这又是谁啊,长的跟个小白脸似的,要我说,还是我们家少爷最好看。”郑乾宇鄙夷地翻了个白眼。

顾城曦已经黑着脸看着卫子劼和郑乾宇勾肩搭背很久了,听到这一句,脸色才稍微好一点。

那个仙气飘飘的“墨师兄”,显然也是听到了,对着卫子劼作了个揖,笑道:“我怎么比的过师兄呢,师兄可是长安出了名的公子,在下,墨升,字岱华,小兄弟呢?”

卫子劼有些惊讶,回礼道:“诶?卫……卫子劼。”

墨升笑了笑:“师兄竟准许外人进他的寝室,真是少见呢。”

卫子劼一听,顿时一种受主子重用,重振顾家指日可待的得意神情。

郑乾宇等人:呸!

顾城曦有些看不下去,给了卫子劼一脚,又转向其他人,道:“都愣着干什么呢,忘了今天要干什么吗?”

其他人这才缓过神来,成群结队地走向竹林深处。

卫子劼捂住自己的屁股,叫道:“哎?少爷,你踹我干什么?”

“滚。”

“少爷你们去哪?”

“当然是去进早膳了”墨升对这个新来的妖倒是颇有兴趣,“我听说了,卫公子怎么想着追随师兄的?师兄倒是也不排斥。”

“呵呵,这……说来话长啊。”

“墨公子,你们今天有什么事儿啊?”

墨升道:“昨天师父把我们叫在一起说轻邛山那里不太平,让我们叫几个子弟去看看。”

轻邛山在秦川岭的南边,不算近也不算远,卫子劼一听,道:“那也带上我吧,我能帮上忙的,少爷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墨升甚是爽朗的一笑:“哈哈,这不是有我们的吗,你若想去自然是欢迎的,师兄,你觉得怎么样啊?”

顾城曦:“啧,麻烦。”

墨升:“哈哈哈,师兄你可真是捡了个好跟班”

其他人也挺高兴,本来是觉得和一只妖接触是有些不妥的,但看大师兄都无所谓,也都释怀了,以后修行身边能有一个妖,倒也乐的稀奇,纷纷议论起来,甚是欢喜地和卫子劼攀谈起来,只有郑乾宇黑着脸,寻思着有机会再给这得瑟的卫子劼一板砖。

不过郑乾宇这种不着调的人跟卫子劼是很合的来的,不过一会,一顿早膳吃完之后,两人就称兄道弟,就差没拜把子了,郑乾宇也是心大,很快就忘了自己被卫子劼坑过的事,乐呵呵和卫子劼谈天论地。

“郑兄,你们这儿都学些什么啊,怎么看样子每个人修的门路还不同?”

“哎?子劼兄问得好,我们东篱苑最是盛名的就是这一点,在这就是门路广,包含不少领域,比如大师兄,他修的就是上上成的奇门遁甲,大师兄是东篱苑的首徒,和白师父最亲,所以传的是最正宗,最古老的奇门遁甲,其实还是因为大师兄资质好,你再看二师兄墨升,”郑乾宇扬扬下巴,示意卫子劼去看墨升腰间的铃铛,道:“二师兄则是跟着齐师叔学走尸。”

卫子劼听着稀奇:“走尸?”

“嗯,齐师叔是湘西人,精通炼尸,赶尸,走尸,而我修的是道医,柳师弟修的则是刀……”郑乾宇转过头去看蹲在一旁的柳郎月,只见他将一个砖头拿在手里,而一旁砌花园的砖栏少了一块砖。

郑乾宇:“……”卫子劼:“……”

“郎月兄,放开那块砖头!”

顾城曦很是无语地看着这群无组织无纪律的子弟,墨升则是心大,笑着安慰道:“师兄,你也别上火,孩子嘛。”

顾城曦对此表示不屑,接着吼了一句:“都给我把剑抽出来,一个个等着轻邛山自己找上门来是不是?”

卫子劼一听,这是要御剑?立刻放下手中的瓜子,就凑到顾城曦身边:“诶?少爷,我不会御剑,你把我带上。”

顾城曦冷冷看了一眼卫子劼,道“没用的东西。”嘴上这么说,身体却很诚实的让了地方,卫子劼一喜,立刻站了上去,道:“是是是,少爷这么厉害,我哪比得过少爷。”

一行人乘剑很快就到了那个轻邛山。

轻邛山下有一个小县城,甚是繁华,只是轻邛山最近闹得厉害,在街上叫卖的商贩都少了一半,卫子劼问道:“你们师父有没有告诉你们这轻邛山到底出了什么事?”

郑乾宇道:“当然说了,轻邛山的县城最近一到晚上总有人莫名其妙的迷路,迷路的人有的一到天亮,就突然找到路,有的就失踪了,据说有人在轻邛山里找到了他们,人已经没气了,诡异的紧。”

卫子劼听着好玩:“嗯?有意思,没有规律吗?”

郑乾宇道:“这就不清楚了。”

此行来的,是东篱苑的顾城曦,墨升,郑乾宇,还有两个其他子弟,柳郎月本来也是要来的,最后被强制留在东篱苑砌砖,一行人也没有多少但是这个队伍的男儿一个比一个的俊朗,很快就吸引了不少少女的眼光,扎眼的不得了。

在街道尽头,突然一队送葬的队伍浩浩荡荡的向着卫子劼他们来,敲锣打鼓的奏着丧乐,看这阵势庞大,定是个家中富裕人的丧事,卫子劼招呼其他人先到一个茶楼里坐着,郑乾宇气道:“你还有心思吃茶?”卫子劼比了禁声的手势,专心致志地开始嗑瓜子,墨升笑了笑,也做了下来,对小二道:“劳烦来一壶花茶。”最让郑乾宇感到惊讶的是顾城曦也坐了下来,自己独占一个桌子,叫了一份上好的毛峰,郑乾宇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大……大师兄,你……”

顾城曦不耐烦的瞪了他一眼,道:“闭嘴,吵死了。”

其他人见顾城曦都这样也纷纷入座,郑乾宇觉得这些人简直不可理喻,但还是乖乖坐下了,卫子劼坐在窗边,打量着路过的丧葬队伍。

“唉?又有人死了,好像是镇上的那个富豪。”

“哎呦,这谁晚上还敢出门。”

“就是就是,镇上已经死了不少人了,有钱的都开始举家迁移了。”

“现在晚上不是没人出去了吗?怎么还有人迷魂,难道‘鬼琉璃’还能找到家来?”

“可不是嘛,听说这富豪本来跟自己的九房正快活着呢,突然就失心疯一样跑了出去,叫都叫不回来。”

“前段时间的李工头也不是,大叫着‘鬼琉璃’就跑了,到现在都没回来,估计也是掉到那女鬼的坟沟沟里了。”

卫子劼撂下茶碗,也凑了过去:“诸位乡老,你们说的‘鬼琉璃’是个什么东西?”

卫子劼人长的乖巧,一笑挺招人喜欢的,一旁坐着聊家常的人们也停了下来,道:“小公子是外地人吧?连‘鬼琉璃’都不知道?”

卫子劼道:“是啊,我们从长安来的。”

那些人打量了一下墨升他们,奇道:“公子们是仙门中人吧?是来除轻邛山的女鬼的么?”

墨升作了个揖,笑道:“吾辈乃自长安秦川山东篱苑来,来此平轻邛县的异事”

那些乡老一听是修仙之人,不由肃然起敬,也回礼道:“仙人有礼了。”

卫子劼彬彬有礼道:“劳烦乡老详细告知近来轻邛县所生异事,以及您说的‘鬼琉璃’。”

他们互相对视一眼,其中一人便道:“仙人们也知道最近轻邛不安分,那些迷路的人大多数都不知怎的葬身轻邛山,一个个吊死在一颗特别大的古榕树上,据说有人看见那树上坐着一个女人在唱歌,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另一人也道:“对对,没死的也差不多疯了,第二天回到家嘴里叫着什么‘鬼琉璃’,找着清醒一点的一问,才知道原来他们昨天在街上看见地上扔着一个金琉璃,有人捡了,有人没捡,但再走一段,前面又出现了金琉璃,就好像又回到了原地,身边的景象都没变,怎么都走不出去。”

卫子劼一挑眉,和在一旁静静听了很久都不出声的顾城曦同时脱口而出:“鬼打墙?”

两人一愣,互相看了一眼彼此,没说话。

那人又道:“不,不是‘鬼打墙’,我们当初也有人认为是‘鬼打墙’,但是有人试了破‘鬼打墙’法子没用。”民间破“鬼打墙”的法子挺多的,比如吐唾沫,骂脏话,用精血点额头,一般都会起点作用,卫子劼想着可能是修为比较高的鬼物所致。

又有一人道:“一定不是‘鬼打墙’,因为有人是见过这些迷路的人,哪里是迷路,分明是在原地打转,一个个眼睛发指,叫也不应,人一靠近就攻击,天亮了就自己好了,说自己听见了歌声,看见了女鬼,还有一块精致的金琉璃。”

相关文章

  • 沈清秋洛冰河道具play 第5部分 翁熄系列乱_何须清浅

    沈清秋洛冰河道具play 第5部分 翁熄系列乱_何须清浅

    班主任罗老师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何浅她们班是她带的第一届学生,由于缺少经验,她很多事情都是会咨询同学们的意见。 一般说来,同学们提的要求只要不是太过分,她都会尽量满足。 比如这次,她看着一头雾水走进来的...

    阅读: 6485

  • 妻子被行长玩弄 宝贝快求我 我就给你

    妻子被行长玩弄 宝贝快求我 我就给你

    嗖!  萧云叮嘱几人之后,自己直接了这剑气之中。  瞬间,剑气就有反应了,两柄对峙的剑立马传来了意识波动。  “滚开,立马出去,否则死!”  “死!”  很简单的意识波动,紧接着就是满天飞舞的剑气冲着...

    阅读: 5342

  • 鲤鱼乡猛烈顶撞 弓起双腿承受他_顾少

    鲤鱼乡猛烈顶撞 弓起双腿承受他_顾少

    “那个,你刚刚怎么那么快就接住我啊?”方曦瑶觉得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人没理由这么快的。“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带轮轮椅吗?”方曦瑶突然感觉自己很没见识,是哦,她怎么没想起来。“呃,呵呵,那个,吃完我...

    阅读: 5360

  • 性俱乐部交换 被儿子干贴吧_萌宝来袭

    性俱乐部交换 被儿子干贴吧_萌宝来袭

    苏绾绾有生之年,怎么都想不到,她会在某个初秋的晚上,换下最喜爱的男装而穿上恨不得把半个上半身都挤出去的红色V字长裙,“噗通”一声,跪在萧炎宸面前,向他求婚。在从沈忻薇家回去萧凌公馆的路上,她脑海中幻想...

    阅读: 7041

  • bl肉肉到尾 啊小东西你真敏感_傍晚一场梦

    bl肉肉到尾 啊小东西你真敏感_傍晚一场梦

    二叔点了点头,说道:“那是的,等拆完了,这边连个待个地儿都没有了,我们朱庄就再也没有喽。”长大后的他,村庄很小,没走几步就走到了村东边,旁边三大爷家的枣树枝叶繁茂,不知是季节不对还是什么,地上没有任何...

    阅读: 4275

  •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好湿热花径 舌尖探进紧致的_季少

    绳结陷入花缝惩罚 好湿热花径 舌尖探进紧致的_季少

    顾倾城转眸看着蓓拉,一颗心一下子悬到了嗓子眼。那天那么危险,季逸尘不会真的有什么不好吧?“他怎么了?他受伤了吗?他……”顾倾城说着便要起身,身体上的不适让她再挣扎也无用。被那些药物影响的身体,让她根本...

    阅读: 863

  • 好紧的小嫩木耳10p 土改队长玩地主女小说 - 与子成说

    好紧的小嫩木耳10p 土改队长玩地主女小说 - 与子成说

    寅时二刻,迟宁正睡的舒坦,便被拉起来沐浴梳妆。出浴桶时,迟宁差点儿一头栽下去。“哎呀小姐,小心点儿。”恬儿提醒道。  喜婆子乃景府中的老嬷嬷,如今已不在府里做事哦,儿女却在。如今老婆子儿孙满堂,银钱不...

    阅读: 554

  • 珍珠内裤珍珠放到缝里 我的心澎拜之儿媳苏暖 - 谢谢时光给的勇气

    珍珠内裤珍珠放到缝里 我的心澎拜之儿媳苏暖 - 谢谢时光给的勇气

    故事应该童话故事中灰姑娘逆袭当王妃的套路。  曾晓虹是个出身贫苦的孩子,但却长了一张足够祸国殃民的面孔和一副姣好窈窕的身材。走在人群里总会吸引好多陌生的目光追随,她的气质与生她养她的家庭和环境,都显得...

    阅读: 6571

  • 我在驾校那些事王刚 废都删减版段落 - 醉红楼

    我在驾校那些事王刚 废都删减版段落 - 醉红楼

    桓国京城,烟波楼。  “美人儿,这酒,你喝不喝呀?”  “官人让奴家喝,奴家便喝。”  “你这小嘴,真是甜。”  ......  一波一波的&9633;&9633;从朦胧的红纱中传来,撩得那些涉世未深的少年们两颊...

    阅读: 3619

  • 几个侍卫轮公主 老师吧身体奖励给了我_亲爱的

    几个侍卫轮公主 老师吧身体奖励给了我_亲爱的

    露西抬起头一脸认真地说道:“公司里最近危机很多,我想着如果能够设计出一个让人一眼惊艳的产品,或许能够挽救我们公司。”曲宁宁感激的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嘱咐道:“好吧,不过不要走的太晚,注意休息。”“嗯,...

    阅读: 6839

  • 男朋友不如前男友活好 男生上课会看前桌胸吗 - 大楚风云

    男朋友不如前男友活好 男生上课会看前桌胸吗 - 大楚风云

    突然,一道突兀的声音传来,“恐怕,是你想的太美好了!你们今天谁也走不了,褚云阁阁主,纳兰祁,如今就只剩你们二人。”  一个红衣女子婀娜多姿地走了出来,身后有黑衣人二三十人。苏灵兮蹙了蹙眉,她没想到这是...

    阅读: 4539

  • 沈巍和赵云澜补肉 校长把门关上抱住我

    沈巍和赵云澜补肉 校长把门关上抱住我

    “这一场可是由天龙圣子段不凡师兄与后起之秀龙浩师兄的决斗,不知道谁能够羸呢,从现在的情况看来,我感觉段不凡师兄的羸面更大!”  “听说这一次可是因为龙浩师兄杀死了段不凡师兄的弟弟,段不正,所以才结下如...

    阅读: 1796

  • 老旺罗明秦雨的全文 玩幼真实故事小说 - 琴瑟

    老旺罗明秦雨的全文 玩幼真实故事小说 - 琴瑟

    学校里的音乐节,按说原本是和凌恒没什么关系的,只是有个男主持临时有事到不了,才被拖来救场。他算的上是学校的名人,成绩榜上永远位居榜首,外貌出众,气场又强,一连串的流程走下来都没有出错。  “接下来是夏...

    阅读: 5720

  • 乖转过去趴好腿打开工具 老板让我上班带跳蛋 - 日记

    乖转过去趴好腿打开工具 老板让我上班带跳蛋 - 日记

    换坐以后,两人没再有交集,除却几次眼神接触。不知道是本来就有的技能只是才被开发,还是分开以后才练就的特异功能,易心居然能“感知”到严逸成的存在。比如,课间好多人进教室,易心一抬头,就正好是严逸成迈进门...

    阅读: 4316

  • 上班真空被老板看 女友睡前污污小故事 - 我的初恋女友

    上班真空被老板看 女友睡前污污小故事 - 我的初恋女友

    虽然韩梓不敢告诉顾雪柔自己喜欢她但她只是不自觉的靠近顾雪柔,韩梓有时候甚至在想她现在是在干什么,是暗恋吗?自嘲的笑了笑就又开始发起来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两人还像以前一样相处着,只是不知不...

    阅读: 5686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