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日了我的女学生 体育课被男生带到教室 - 愿为春雨

2020-03-26 12:03:55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6959

“朕的耐心也是有限的。沈卿应该知道自己为什么入狱吧?”

“奴才知道。”

半月前,康王世子萧起被指牵涉进一桩私盐贩卖案中,朝野震惊。朝中各方都在运作走动,妄想将此事压下来。不想刑部尚书刘钊直接将所有罪证都拿了出来,说是刑部早就在调查萧起。箫昱珩当夜便下令萧起赐死,一杯毒酒直接送进大牢,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萧起之死,最伤心的必然是康王,而最胆战心惊的,当属沈轻舟了。

萧起死时,康王尚在外领兵。一回朝,必然是要清算的,而沈轻舟,根本摆脱不掉嫌疑。他与萧起的那些艳情,长安城内无人不知,皆道萧起对沈轻舟情根深种。

但沈轻舟很清楚,康王也很清楚;他二人之间,从来都是萧起对沈轻舟单方面的骚扰羞辱罢了。康王宠爱儿子,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私下里警告过沈轻舟,要么忍,要么死,若敢有报复之心,必叫沈轻舟死无全尸。

沈轻舟不敢有报复之心,但也不想忍。于是他一手搜集了萧起贩卖私盐的证据,在三月前透给了康王,以求一个脱身的机会。

他与康王已经达成了协议,萧起也总算与他干干净净。但谁能想到,他手下颇受重用的一位银衣卫,居然青天白日捶了京兆府的鸣冤鼓,举报萧起。也没想到,刘钊居然直接拿出了罪证,那多年来不问政事、或说毫无话语权的小皇帝萧昱珩,也忽然横插一脚,直接将萧起定罪赐死!

如此看来,刘钊多半已经投向了小皇帝了。

沈轻舟额上沁出丝丝冷汗,抬眼看了眼箫昱珩。他不懂箫昱珩为何问出如此暧昧的问题,他之前,一直以为箫昱珩很恨他——击鼓鸣冤的银衣卫当日便“暴毙而亡”,什么也查不出来;而刘钊,三年前曾在鉴明司兼任督事一职,与他还是半个酒友。凡此种种,皆是要把他往死里逼。

否则,康王何以一回朝就让手下人检举他?

“沈卿看着朕做什么?”箫昱珩很是坦荡地看着沈轻舟的眼睛,“朕很好看?”

“皇上……俊朗不凡。”

“呵,嘴和以前一样甜,考虑清楚了吗?康王如今恨不得将你剥皮抽筋,母后那里……你似乎也没有从前那般受宠了。朕的龙床是唯一能保护你的地方。”

“奴才愿意。”

只要能继续活下去,没有什么是他沈轻舟不愿意的。

“呵,是个聪明人。”箫昱珩得了肯定的答复,也并没有多更高兴,“那朕有一些独特的癖好,你也愿意受吗?”

“奴才愿意。”

疼痛感又开始从骨头缝里往外钻,他怀疑自己再跪一会儿,就能直接栽倒在皇帝腿上。

“很好。跪直了,把手伸出来。”

沈轻舟不明所以,但还是照做了。

萧昱珩转过身,在枕头下摸出了一根长长的东西。沈轻舟一怔,认出那是太傅训诫皇子们用的戒尺。

“朕问,你答,答不出的后果你明白。”萧昱珩说着,掂了掂戒尺。

沈轻舟:“……”

“第一个问题,你为何如此水性杨花?”

沈轻舟 :“……”

“啪”地一声,戒尺打在沈轻舟的右手,尺尾扫到了他那根被王长明掰断的小拇指,疼痛钻心,沈轻舟忍不住皱了下眉。萧昱珩却没有半分怜惜,又问:

“第二个问题,为什么要装和朕不熟?”

沈轻舟:“……”

这更叫他无从作答了。

他初入宫时,确实伺候过当时的九皇子,也就是萧昱珩两年。但沈轻舟自认恪守尊卑,从未有过逾矩。他那时身份低微,鲜少近身伺候,一年也和萧昱珩说不上几句话,又何时熟过?

“啪!”

萧昱珩打得更用力了几分。

他似乎有些愠恼,剑锋般的眉梢微微跳动着,嘴角也止不住地向下撇。静默了片刻,又问:

“你腰上的‘萧’字,是萧起给你文的?”

“皇上?!”沈轻舟猛地抬头,“皇上怎知……”

莫非他身上的衣服,是萧昱珩亲自换的?

萧昱珩一副“不然呢”的表情。

沈轻舟并不觉得有多羞愤,只是想到那文身,便觉得心中酸涩之意难以抑制:“……确实是。”

“好啊!你真有本事!”萧昱珩气急,一把抓过沈轻舟的右手,戒尺一下接一下地砸在沈轻舟手心,“不知羞耻的贱.货!你竟然如此放.荡!朕……”

“皇上,奴才手疼……”那小指终究是伤了骨头,沈轻舟疼得受不住,很快挤出了几滴泪花。

他向来是善于示弱的,只要有人对他表现出一点点喜欢,他就要摆出一副猫儿摇尾讨饶的姿态,不放过一点得利的机会。

萧昱珩喜欢他,不管是喜欢他的皮囊也好,还是因着多年前的缘分惦记上了也好,总归是一份可以利用的喜欢。

“疼死你算了!”

话虽如此,萧昱珩仍是松开了沈轻舟的手,他将那戒尺往地上一扔,骂了句:“滚回去!”

沈轻舟闻言便起身要往外走。

“蠢货!朕让你滚回床上去!”

“……”

“你还愣着,要朕抱你?”

沈轻舟不过动作稍慢了些,萧昱珩便急不可耐地将他打横抱起,丢上了床。萧昱珩的动作着实称不上温柔,沈轻舟背上的伤口被压得生疼,本能地想挣扎,却被萧昱珩摁死在了床上。

萧昱珩还顺便把被子四方掖紧了,半分动弹的余地都不留给沈轻舟。

沈轻舟:“……”

这小皇帝到底懂不懂伤口不能捂的道理?

“你看着朕做什么?你还委屈了?”

“皇上,奴才疼……”

“疼是正常的。”萧昱珩冷哼一声,“被人打得浑身一块好皮肉都没有,你还想舒舒服服……活该!暗中派人向母后求救,母后理你吗?朕……”

“奴才以后会记得向皇上求救。”

萧昱珩太过年轻,再怎么装,那点小心思也多少有些写在脸上。而沈轻舟虽伤着,脑子却活络,他被太后抛弃了,就得尽早向新主表忠心,不然两边都讨不到好。新主醋意来了,他就得说好话哄着。

但这话说出来,萧昱珩却是更恼了:

“收起你那谄媚副样子!朕最烦你这些鬼话,骗骗母后萧起就算了,还拿来哄朕。你下一步是不是要说,你从前与母后,与萧起欢好,全都是被被逼无奈?你是不是要说,你这些年也一直念着朕?”

“……”

沈轻舟暗自叹气,他原本真的想如此骗小皇帝的。

“你嘴里的话,朕一句都不信。乖乖躺着,一会儿有人给你送吃的。李春海的案子,朕自会处理。”

萧昱珩言罢,拂袖而去。

相关文章

  • ajapplegate黑人群交 激情做爱的故事_季少

    ajapplegate黑人群交 激情做爱的故事_季少

    “是吗?你大哥浑身酒气,我还以为他带你出去给你接风。”顾倾城装作很不经意的跟季霖说着。但是季霖却已经看的出来,顾倾城是在故意套他的话。他今天早上确实没有见到大哥,但是他大哥昨晚确实是在家里睡的,只是不...

    阅读: 1286

  • 小东西你下面给我吃樱桃 春水荡漾蜜水直流_总裁太腹黑

    小东西你下面给我吃樱桃 春水荡漾蜜水直流_总裁太腹黑

    温巡在心中叹气,却无可奈何,想了想,温巡看着顾琴和陆父说道,“叔叔阿姨,今天知意带着闵先生来看你们吗?”顾琴因为看到温巡来了,一时间竟然忘记了闵南风的存在,此时听见对方这么说,她有些尴尬的看了闵南风一...

    阅读: 2491

  • 妈妈喝醉了被同事干 快穿之男配集精计划h

    妈妈喝醉了被同事干 快穿之男配集精计划h

    因为之前已经炼化过偶技,所以炼化偶技的方式朱有尘还是很熟悉的。  本体魔偶状态下,尝试着将黑色光团引入魂体当中,也许是因为黑色的光团跟影偶的魂体颜色相似,光团很容易便融入了魂体当中。  “似乎可以炼化...

    阅读: 3836

  • 两男一女h爽文 被朋友进去了好爽 - 裙下臣

    两男一女h爽文 被朋友进去了好爽 - 裙下臣

    那种悬在空中,轻飘飘的感觉好像没有了,有谁在喂我喝水吗,但是水很咸,我听到七哥哥在叫我,他叫的是霖儿,霖儿,不是三儿,是霖儿。  七哥哥,我是三儿,不是霖儿,不是。  谁是霖儿,我叫朱慕霖,是朱家三小...

    阅读: 3316

  • 爸爸和女儿h 嗯……好紧了了,疼 - 根号四

    爸爸和女儿h 嗯……好紧了了,疼 - 根号四

    一大早,李以根就拿起栗昊的手机发了个朋友圈:今天生病不开业了。  甭管朋友圈里的人什么反应,反正李以根是很着急,昨天晚上栗昊一回家躺到床上就睡着了。等李以根醒来的时候,他以为空调坏掉了,那么热,一转身...

    阅读: 3920

  • 李二狗李秀芬 呃啊好大啊哦bl - 好好过日子真的很难啊

    李二狗李秀芬 呃啊好大啊哦bl - 好好过日子真的很难啊

    这时候就不得不感叹,兰斯洛特家的基因真的很好,伊丽莎白简直就是照着她哥的模子长出来的,只不过她那副眸子让简凌宸想起了塞恩,但又有些和塞恩不同,塞恩的眸子是浓郁的俗世重金,伊丽莎白的是那种清冷的淡金色。...

    阅读: 1022

  • 被男朋友做的下不去床 老外好大好撑啊_那年

    被男朋友做的下不去床 老外好大好撑啊_那年

    那天天气很好,乡下的空气很是清新。萧叶然在母亲的墓碑前呆呆地坐了一个小时,一句话也没有说。就只是只是坐着。  满山的花草,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风温柔的拂过大地,像一个女人爱抚自己的子女一般,是那样的怜爱...

    阅读: 6207

  • 给表姐吸奶 我喜欢在你身上驰骋 - 风定天下

    给表姐吸奶 我喜欢在你身上驰骋 - 风定天下

    也许,正如潇风所说的那样,他当着他的主角。主角的历程才刚刚开始,怎能轻易倒下。    在毓渊和一群太医的抢救下,重伤的潇风在第二天度过了危险。现如今,他可以躺在床上不停息地与大家说笑。不过,在他还没度...

    阅读: 3627

  • 弟弟来姐姐要 今晚可以不戴套 - 浮沈

    弟弟来姐姐要 今晚可以不戴套 - 浮沈

    詹姆斯正式给自己起了一个化名,达斯汀·杜尚,并把自己假装成一个英文教师。虽然亨利偶尔开玩笑称他查理·达尔奈,但还是配合着他。也多亏于在巴黎很少人认得詹姆斯·彭尼,他们的小把戏才得以进行。  亨利带他去...

    阅读: 5862

  • 弓起身体迎接 一个女王的奴 - 野望

    弓起身体迎接 一个女王的奴 - 野望

    【四】  49、木枷是一种工具  有各种各样的  武器,机关,甚至是日常用品  一般用的都是木枷  之前武器木枷只有刀剑枪鞭这一类的  而“吞噬种”出现之后却发现  这些武器根本不能对他们产生伤害  不...

    阅读: 1613

  • 我被两个医生舔出了水 gl跪 认罚 - 魂一

    我被两个医生舔出了水 gl跪 认罚 - 魂一

    警车一路驰骋,乌拉乌拉地开到了警局。  大门一开,警车缓缓开进,驾驶的那位还同门口执勤的同事闲谈了几句。  “又拐了俩?”执勤的同事透过车窗往里瞅了瞅,打趣道。  “呵呵。”  整个气氛都透露着轻松和...

    阅读: 4044

  • 清穿之康熙禁忌 李老汉的性 福生活全部 - 群山

    清穿之康熙禁忌 李老汉的性 福生活全部 - 群山

    一 引子    “灵均!灵均!两点半了!”    方灵均感觉床都被摇塌了,撑起身,一脸迷茫地看着床下收拾书包的小胖墩,也是他的室友刘逾明。    “两点半了啊大哥,已经上课了!我就先起驾离宫了,你老人...

    阅读: 7133

  • 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 老妈亲自指导女儿洞房_我家老公有点暖

    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 老妈亲自指导女儿洞房_我家老公有点暖

    虽然听起来,李秀琴才是比较可悲还很惨的那个,但方清铭却只是简单地"嗯"了一下,然后假装随意地指了指宋湘冉的胳膊,问道:"那你胳膊怎么样?""我的胳膊啊,还好吧,就是被咬了一口,有点淤...

    阅读: 6782

  • 男女亲吻从客厅到卧室 中国夫妇交换2018 - 从天而降的甜

    男女亲吻从客厅到卧室 中国夫妇交换2018 - 从天而降的甜

    檐上一滴水正好落在了阳台的盆栽上,顺着花瓣滑直花蕊——接着便下起了雨。  卓然拉开窗帘,打开窗户,伸手在窗外接了几滴雨。  “唉,又下雨了。”  心烦的拉上窗。  “这雨都下一个星期了,这夏天没法儿过...

    阅读: 1778

  • 太子强占有皇上的妃子h 我的电竞男友_总裁缺爱补一补

    太子强占有皇上的妃子h 我的电竞男友_总裁缺爱补一补

    “噗,君少,怎么又吃瘪了?”在门外听见这句话的秦非墨推门而入,戏谑的说道。看到进来的人,君墨擎只是淡淡的瞟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看到他这幅模样,秦非墨突然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不由暗暗头疼。这君墨擎是脑...

    阅读: 69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