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惜弱hi文 被两个外国男人弄了一夜 - 不如重新来过

2019-12-29 15:06:42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436

于是陈奶奶端着热烫的馄饨出来的时候,就看见那个“有点奇怪”的小伙子,手里拿着好几张自己家的菜单,正目不转睛地看呢。

“怎么样?这字儿写得好看吧?”陈奶奶放下碗,手在腰间的围裙上擦了擦,自己也拿起一张菜单来,仔细端详了一会儿,说,“我也觉得好看!”

林霄有点不好意思。

你说吃饭就吃饭吧,估计来了还没吃饭就抱着菜单一通看的人肯定也没几个。像自己这样,还不只拿一张的人,更是绝无仅有了。

“是挺好看的!”林霄右手拿起勺子,左手在鼻子上蹭了一下,“奶奶,那这些字是谁写的?爷爷吗?”

“他哪能写出这么漂亮的字来!”陈奶奶往厨房那边瞥了一眼,“他也就是吃点喝点那么个本事了!这些字啊,是我大孙子写的!”

陈奶奶手里还拿着那张菜单,真是无论怎么看,越看越好看。语气里的那种自豪和骄傲,一点都不加掩饰。

陈爷爷在厨房里隐约听到了,虽听不清到底说了什么,但那个嫌弃的样子,却是看得清清楚楚的。

“得,这还嫌弃上我了!”陈爷爷手里已经在包饺子,椭圆形的饺子皮,放好馅,两手一捏,就成了一个又白又胖的饺子。“年轻的时候还不是整天夸我,说我做的饭好吃,天上有地下无的,这女人的嘴呦,也一样不靠谱!”

陈爷爷这边兀自不平,林霄听了以后却心里打个哏。

以前奶奶还在的时候,隐约听奶奶说过,这家的老陈两口子,很多年前帮儿子家看孩子,有一回冬天下了雪,盖住了下水道的井盖,老两口一个不注意,小孩掉进去了,最后也没抢救过来。陈家老两口后悔得要上吊,被儿子拦住了,但儿子也说得明明白白,我不能让你们做傻事,但我一想起这件事来心里总是横着一根刺,所以以后就不要来往了,权当没生过这个儿子。

只是这个“权当没生过这个儿子”,不知道是说的陈老夫妇,还是说的他自己。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条街上,甚至附近的大部分人,都是知道这件事的。陈家儿子本来是个很体面的人,又孝顺,可自从那件事以后,真的就再也没回来过。

那这个“大孙子”,又是从哪里来的?

“......大孙子?”林霄吹了一下勺子里冒着热气的馄饨,低着头问了一句,“他多大了?”

陈奶奶一听有人问他大孙子的事,顿时满脸热情地坐下了。

“多大了啊......十六了!应该跟你差不多吧?小伙子你多大了?”

林霄有点后悔为什么要多一句嘴。

“昂,我十七。”不过既然已经起了话头,索性一次问个清楚。

“那奶奶他在哪上学呢?也在我们学校吗?”林霄放下勺子,指了指自己校服上的字。

“他啊......”陈奶奶脸色微微变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不爱学习,这会儿已经挣钱了。”陈奶奶笑着站了起来,“小伙子你趁热吃,快吃完了我再给你下那一份,不然一块下出来就凉了。”

“哦,好。”林霄也对陈奶奶笑了一下,“那谢谢奶奶了!”

“不用客气!不用客气!”陈奶奶往后面厨房走着,“吃好了以后常来就是了。”

吃好是肯定吃好了,但能不能常来,那就不一定了。

林霄砸吧了一下嘴,这馄饨还真是香啊!只是,虽然价钱已经不算高,跟两三年前差别不大,但跟学校食堂里的饭一比,还是有些差距的。一顿两顿看不出来,时间长了,也是一笔钱。

其实如果有正常的生活费,这点钱也不算什么,但像自己这样,入不敷出,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还是省着点吧。

林霄喝着碗里的汤,想着明天再去眼镜店看看,如果可以的话,自己一个暑假还能把下半学期的生活费挣出来。

目光游移中不经意落在了一个袋子上。

那只是一个很普通的黑色塑料袋,不过里面的东西看起来有点眼熟。条纹的,床单?

林霄一边喝汤一边继续瞄。条纹的是不错,至于是不是床单,那就不好说了。人家都已经叠得整整齐齐放在袋子里了,自己偷瞄两眼没什么,要真是去扯开看看,老太太准得以为自己疯了。

一阵和煦的风吹过来,袋子“哗啦”响了一下,林霄下意识往四周看了一圈,也没发现哪里有窗户啊?

等等!那个半敞着的门?里面晒着的是什么?

“奶奶,”林霄接过陈奶奶手里自己的第二份馄饨,顺手往门那边指了一下,“那里面是晒着衣服吗?这天马上就快要黑了,还不用收起来来吗?”

陈奶奶顺着林霄手指的方向一看,接着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看起来很是懊恼。

“哎!老了就是老了!我还单想着呢,”陈奶奶过去推开了门,现在什么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了。“不要忘了把墨墨的被罩收起来,这还是忘了!真是的!”

陈奶奶的声音很大,林霄一字不落全都听见了。

有这么巧的事吗?

“墨墨?”林霄重复了一句,“那是谁啊?”

“是我的宝贝孙子啊!”陈奶奶半道又去洗了一遍手,才把被罩在绳子上折了几下,收进来放进了放着床单的那个袋子里了。

“我这个孙子啊,可乖可孝顺了!”陈奶奶挨着把几张桌子旁边的凳子都摆整齐,马上就要到了饭点了,人很快就会多起来。“平时从来都不让我给洗的,用洗衣机也不让我洗!今天还是他有事出去了,我才偷偷给洗了的。”

陈奶奶脸上的笑,跟以前奶奶脸上那种走到哪把自己夸到哪的笑很是相似,所以林霄顺着就说了一句,“那还真是乖啊!”

程墨迷迷糊糊睡了一觉,做了好几个乱七八糟的梦,在梦里醒了睡睡了醒地好几个来回,才跟逃出死神之手似的,终于醒过来了。

如果是个平常睡眠一直很好的人,现在一定会觉得头昏脑涨,浑身乏力,不想动。

其实程墨感觉也一样。

只是这样的睡眠对他来说,才是平常的。这样的感觉对他来说,也已经是常态了。

所以他只是在床上坐了一会儿,然后看看外面暗下来的天色,又看看自己的表,到时间了,该去上班了。

洗了把脸,看看镜子里自己苍白的脸色,程墨微微使劲在脸上拍了几下,让它看起来有点红润的感觉,然后套上牛仔裤、厚外套,穿上运动鞋出了门。

街上穿堂而过冷冽的风。

大概还没到季节,虽然白天的太阳很暖,但太阳落下去以后,温度很快就降了下来。

程墨下意识紧了紧外套。

他不是怕冷。虽然真的有点冷。他只是习惯性地做出一个保护自己的动作,让自己稍微安心一下。

其实现在对他来说,真正能让他怕的东西已经不多了。一是人真的死都不怕的时候别的东西一般也就不会觉得怕了,另一个是他知道,很多事情哪怕你怕得要死,也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作用。

程墨一脚踏进《陈家老店》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门边的林霄。

他还是穿着昨天的衣服。很好认。

而且这个人,是这个店里的生人。

林霄说完那句话,忽然感觉后背冷飕飕的,咬着馄饨转身看了一眼。

那眼神跟“乖”的距离,粗略估计一下大概十万八千里。

“墨墨,站那干嘛?还不快进来!”陈奶奶过来拉了他一下,“怪冷的外面,别再感冒了。”

“哦。”程墨答应了一声,目光挪到陈奶奶脸上,马上变得又“乖”又“顺”了。

林霄“啧”了一声,低头继续吃。

“奶奶,我也吃馄饨吧,还有吗?”

程墨在林霄对面坐下,“这没有人吧?!”

“有有有!你爷爷包了好多呢!你先坐着,我这就去下。”陈奶奶笑呵呵地往里走,“跟这个小伙子多聊聊啊,刚刚他还说你字写得好呢!”

......

有人你不是也坐下了吗!

林霄心情有点复杂。

中午那个小姑娘说,“好看倒是很好看,就是头发一点也不长”的时候,他还想着难道这两天好看的人忽然变多了吗,走到哪都能看见,原来兜了一个大圈,这“好看”的人还是他!

只是,这看起来能杀死人的目光,到底是什么意思?

再说了,我不就是睡了一觉吗?还是你他妈让我睡的,至于把床单被罩都迫不及待地洗一遍吗?我是病毒还是细菌啊?!

林霄不说话。林霄埋头苦吃。

“你怎么到这来了?!”程墨皱了皱眉头,声音压得很低。

“开门不就是做生意的吗?我要吃饭就来了呗!哪有为什么?!”

程墨眯了一下眼睛,重新从头到脚打量了林霄一遍,吊儿郎当的,倒是没变什么样。

“话说回来,”林霄瞪了程墨一眼,“你姓陈?”

被瞪个一眼两眼的,程墨根本不会放在心上。让他不自在的是林霄的问题。“不。”

“那你姓什么?”林霄端起碗来喝了一口汤,剩下的有点喝不下去了,撑。“陈奶奶说你是他孙子啊?”

程墨不说话。

林霄撇了撇嘴,“不说就不说!不说我也知道!不就是‘墨墨’吗?”

程墨在桌子下面握紧了拳头。

林霄瞥他一眼,“先别急着发火,陈奶奶可是说你很‘乖----’的!”

程墨直直地盯着林霄。

“那床单、被罩,你的?”

“是。”

“我就这么惹人嫌吗?你这么爱干净,又为什么主动让人上你的床?!”

“......”

“发型真丑!”

“......”

“眼镜更丑!”

“......”

随你怎么说。

林霄有点没招了。

“奶奶----”林霄冲里面大声喊了一嗓子,“我要走了,结账!”

“哎哎哎!”陈奶奶端着碗快步往外走,“这么急干什么啊?吃饱了吗?没吃饱再吃几个,我这回下得多,墨墨吃不完的。”

程墨赶紧站起来把陈奶奶手里的碗接过来,低下头狠狠瞪了林霄一眼。

林霄冲他挑了一下眉,转过去笑着对陈奶奶说,“奶奶,我都吃撑了!你看我肚子都成圆的了!”隔着校服装作拍了拍那并不存在的“圆肚子”,林霄接着问,“多少钱啊奶奶,我这就给你拿。”

“小伙子啊,”陈奶奶打量了林霄一下,“我记得,你好像是老林家的孙子吧?他们老两口的事,我们也多少知道一点,你往后啊,想吃什么了就过来,别提什么钱不钱的了!”

林霄掏裤兜的手顿了一下,然后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掏出一张五块的来,放到桌上,“奶奶,我知道这些不够,就当您给我打折了!下回我嘴馋了还来!”

也没等陈奶奶回话,林霄就一溜烟跑了出去,跟逃命似的。

程墨扶着陈奶奶在桌边坐下,自己慢慢吃起馄饨来。

陈奶奶也不用程墨问,就说起了林霄家的情况来。

原来林霄的爸爸不是亲生的,是他爷爷奶奶不知道从哪过继来的,虽然小时候疼得恨不得把心扒出来给他吃了,大了以后知道这件事还是埋怨老人。

其实老人又哪里有什么错呢?谁养了孩子想主动告诉他你不是亲生的?如果一直也没有被发现的话,一家人不是可以一直高高兴兴生活下去吗。

奈何这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林霄爸爸知道以后扔下林霄跟林霄妈妈两个人就走了,直到林霄奶奶去世的时候才回来了,继承了老两口的房子,听说却对林霄不怎么样。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仿佛林霄是老两回的亲孙子,他是后爸似的。

程墨默默听着,有点理解昨天晚上他为什么宁愿在网吧里坐着打瞌睡也不愿意回去了。

那么,今天呢?今天他又去哪呢?

程墨有点心神不宁。

可能是物伤其类,也可能只是因为太善良了。

因为看到过这世上太多的恶与黑暗,便想用自己小小的、微薄的力量,给需要帮助的人,那么一点点希望。

生的希望。

林霄坐在教室里,心里莫名翻腾着,跟开了锅一样,心肝肺都快熟了。

不就是被他知道了自己的状况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个陌生人吗?

林霄一遍一遍安慰着自己,但似乎没什么用。

他不用猜也知道,自己一出来,陈奶奶肯定就会或多或少跟那个人说几句自己家里的情况。不管说了多少,他都觉得像是长着浓疮的自己,被生生剥了衣裳,晾在皮光水滑的同龄人眼前,看了个精光。

如果那些看的人都是些蓬头垢面的老乞丐,他不会有丝毫觉得不好意思的。可明明都是一样阳光灿烂的人,人家从里到外表里如一,而你根本从根上就坏了,是多么让人羞耻,让人想直接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的那种心情啊。

而且你还不能怪罪那个扒你衣服的人。因为她的本意并不是要伤害你,而是想让别人知道你多么需要帮助。

这真是个讽刺啊!

他会怎么想呢?会怎么看我的?林霄笑了一下,这次以后,肯定再不会说让我上他的床了吧。

并不是他把人想得太坏。只是他太了解同龄人的这些劣根性了。可能一个人在伤害你的时候根本就不自知,只是别人都把你踩在脚下的时候,如果他不顺势踩一脚,岂不是显得他太特立独行了吗?

而在这个世界上,与众不同是行不通的。

林霄想了很久,还是决定下了晚自习以后去一趟网吧。

他想看一看,那个人到底会对他什么态度。如果不确认一下,老觉得心里跟有个□□一样,在那悬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落下来。倒不如干脆拉了引线,然后把整个身体凑上去,爱炸哪炸哪。炸完了包扎一下,然后接着缺胳膊少腿地活着。

他甚至都没把衣服放回宿舍,就那么拎在手里。仿佛手里抓着点什么,才会觉得安全一样。

林霄进门的时候,程墨已经有点昏昏欲睡了,不过这个点是一个小高潮,来通宵的学生这会儿刚放了学,正是忙的时候,所以他点了一根烟在嘴里叼着,透过昏暗灯光里升腾起来的白色的烟雾,眯着眼盯着色彩不是特别清晰的显示屏,在给人办手续。

倒也不是老板太抠,显示屏都不舍得给换个新的。蒋铎其实人还不错。只是程墨平时都用另一台电脑看电影什么的,这台乍一看起来,看得人有点心烦。

林霄坐在吧台边看着程墨。

他已经没带白天那副又蠢又笨的黑框眼镜了。

其实在馄饨店的时候第一眼他都有点没大认出来这位老兄。只是证据在那,他心里已经很大程度上认定了那个人就是他,再加上他那浑身上下毫不掩饰的那冰冷的气息,也就陈奶奶会说他“乖。”

一想到陈奶奶林霄更苦恼了。

坐了一会儿也没人理他。当然了,大家都是来上网的,打游戏还来不及,谁还管身边谁是谁啊。

林霄使劲揉了两下头发,自暴自弃地趴在柜台上装死,心里打定主意这人要是有什么太过明显的表示,以后就不来这家店上网了,尽管这家店的网速是这条街上最快的。

程墨终于忙完的时候才往吧台这边瞅了一眼。

林霄一进门他就注意到了。

其实店里面来来回回来的这些人他都能认个大概,虽然不知道名字什么的,但一旦有个生人进来的话他第一时间准能发现。

何况是林霄,这个对他来说不知道是该叫同病相怜还是惺惺相惜的人。

林霄正盯着程墨看。

程墨静静回看过去。

他大概知道林霄来干嘛。

虽然不知道自己昨天怎么就让他进自己被窝睡了一觉,但这件事情发生以后,从心理上老觉得自己跟这个人的关系有点“不一般”了。

说不上来具体是什么感觉。

大概类似于一起同生共死过的战友?一起拼搏努力过的同学?可能平时关系并不怎么样,但什么时候想起来的时候,却会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仿佛两个人真的很亲密过一样。

那现在的情况是两个人睡过同一个被窝,所以有点在意另一个人对自己的看法?

“你来了。”

程墨盯着林霄看了一会儿,本来想说“你怎么又来了”的,觉得语气起伏有点大,就换了说法。

人的情绪是很奇怪的。有时候坚若磐石,有时候细若蛛丝,这么敏感的时候,他不想再刺激他。

“哦。”

林霄胳膊搁在吧台上,头枕着胳膊,看着程墨。

也不知道看出来了什么,盯着目不转睛看了这么久。

程墨叹了一口气,在椅子上坐定了,视线微微比林霄低了一点。

“看够了么?”

“......”

林霄盯着那两片薄薄的唇,没注意程墨说了什么。

这是睡着了吗?

程墨半天也没听到回应,忍不住抬手在林霄眼前晃了一下。

大概是他太过放松警惕了,林霄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

“......你真好看。”林霄握着程墨的指尖说了一句。

“......”

程墨咬了一下下嘴唇,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然后深吸一口气,一下子把手抽回来,认真思考自己要不要揍他,以至于该怎么揍很疼,而且还看不出来。

林霄觉得自己大概有点魔怔了。

长头发的时候还看不大出来,现在剪了短头发,又没有眼镜挡着,晕黄的灯光柔柔地铺在他的脸上,看不清他眼里的神色,只隐隐约约看见细长的眼尾,还有那微微抿起的唇,唇角一个梨涡,很是醉人。

一把把人的手握住的时候,林霄自己都吓了一跳。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单纯地想控制住在自己眼前乱动的东西,还是别的什么。

等到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尽管依然看不清那个人的神色,他也无比明确地知道,自己大概离死不远了。

那明显戴了比不戴难看一百倍的眼镜,看见自己的时候浑身一下子竖起来的毛发,以及说不清道不明的身世,都在说着,这是一个不那么简单的人。

而自己说了什么呢?“你真好看”?

林霄把胳膊在吧台上撑了一下,身体不着痕迹往后撤了一点,使劲牵起嘴角,努力憋出一个不太自然的笑,“开个玩笑哈!”

相关文章

  • 顾倾城沉鱼全文阅读 这个女人给你们上 - 墨色

    顾倾城沉鱼全文阅读 这个女人给你们上 - 墨色

    “顾岫!”  “顾岫哥哥!”丁舞轻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挚爱之人为另一个女人舍命。那是一种什么感受?  痛吗?可为何感觉不到!  恨吗?怎么可能恨?  银针轻易的穿透了顾岫设下的防御结界,看着那银针...

    阅读: 3576

  • 要快点等不及了 妈妈外公床上 - 当问归期

    要快点等不及了 妈妈外公床上 - 当问归期

    时间过的可真快啊 ,一转眼还有一个月我就该随父亲回去了,格珠总是时不时的来找我,可若是哲里木出现了,便又像一头小兽一样躲起来,我也总是拿他俩开玩笑,故意创造他俩见面的机会,可哲里木看见了他也只是一副无...

    阅读: 5715

  • 换老公按摩自白 女主教室被轮流 - 虚无·终

    换老公按摩自白 女主教室被轮流 - 虚无·终

    “真是,好不容易结束了一切怎么都这么没有精神呢。”雒洢在屋子里面随意的飘动着,脸上的神色显得有些无奈,“她要是看见了估计又要担心起来了。”  “雒洢姐?”凌天傲有些不解她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时候雒洢应该...

    阅读: 5929

  • 男人胯间的硕大公车上 儿了深耕母亲的田_回档九八之锦鲤人生

    男人胯间的硕大公车上 儿了深耕母亲的田_回档九八之锦鲤人生

    “玄安局?”听完舒涵的自我介绍,王母很是诧异。不是说玄安局的人都很神秘很厉害吗?那自己的儿子是怎么认识的这位姑娘。“小姑娘,你是怎么认识的小浩啊?”听到王母的问话,舒涵哽住了。她怎么跟王浩认识的?这个...

    阅读: 4136

  • 爱上俏美女护士 表哥不在家 - 你人设崩啦

    爱上俏美女护士 表哥不在家 - 你人设崩啦

    两串数字在小茶几上排列整齐,它们的内容相差无几,至于王思博为什么会把它们当成序号,唐熙猜想应该是于最末尾的两位小数有关。    “如果6/2和6/6分别对应诊断单和刀,是不是说明我们只要再找到其它四样东西就...

    阅读: 140

  • 嗯啊好爽好大好粗好硬呀 催眠校花高攸柔书小刚 - 刨坑圣手

    嗯啊好爽好大好粗好硬呀 催眠校花高攸柔书小刚 - 刨坑圣手

    “喂?知非,你到哪里了?”徐执再一次打电话过去。    “开门吧,我在你门口!”    也不知道是不是徐执本来就站在门口,元知非话还没讲完门就已经开了。    徐执见门口元知非满头大汗,双手背在后面依...

    阅读: 5726

  • 周浩苏小涵全文阅读 公车晴诗1 - 城将军

    周浩苏小涵全文阅读 公车晴诗1 - 城将军

    “哈哈哈,我赢了,我赢了,你输了,我是不是比你厉害。”眉角眼梢都是笑意,高兴的上下乱窜,像是个赢了玩具的小孩似的。  “对,你赢了,你比较厉害,我认输。”宠溺的拍了拍她的头,语气极尽温柔。  城踏雪其...

    阅读: 7945

  • 塞跳蛋孕妇小说 叔叔不要舔哪里_今生只为你欢喜

    塞跳蛋孕妇小说 叔叔不要舔哪里_今生只为你欢喜

    “嗯?”佩琪发消息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对于之前发的那几句歌词,柳涛觉得有点唐突了,他以为佩琪是在疑惑他发的信息,他也不知道怎么说,“没,回家了?”“嗯。”“玩的开心嘛?”“还行吧,出去走走也不错...

    阅读: 7592

  • 一直埋在里面不出来 农村我和母亲真实往事 - 儿戏

    一直埋在里面不出来 农村我和母亲真实往事 - 儿戏

    正午的市中心,太阳正照的毒辣。    高高围成一个圈的天桥上,大屏幕正在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播报大盘指数。醒目的红绿字体变了又变。    与此同时,无数锃光瓦亮的豪华座驾从天桥下飞速驶过,去向市中心一个...

    阅读: 5250

  • 农村吃人奶小说 车里做好爽

    农村吃人奶小说 车里做好爽

    亲~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很好记哦!好看的小说强烈推荐:  秦天真了然一笑。  白染大囧。  原来,在林贝贝心里,自己真的是可以卖出去的人啊。  袁子涵也被林贝贝迫不及待的推白染出去,给汗颜到...

    阅读: 7797

  • 师傅我好疼女主是公主 我是校园放荡女 - 探索者

    师傅我好疼女主是公主 我是校园放荡女 - 探索者

    火狼的长相跟新地星百科全书中的狼很像,但是不同在于火狼的嘴里不停地冒着烟。    他们隔着岸,嘴里喷出火,似乎以此表示他们的野心。    河中有了动静,陆思年好奇的问题得到了回答,这里还是有河中鱼。 ...

    阅读: 7477

  • 小姨子的淫逼 两个师傅一起要我 - 冥冥终有爱

    小姨子的淫逼 两个师傅一起要我 - 冥冥终有爱

    三    柳絮仔细研究了爱妻的通讯录,试图找到连结夏夕夕的关节点。她从通讯录里随机挑选了两个女同学的名字,按照记录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柳絮伪称是猎头公司的要了解一下夏夕夕的情况。这两个同学都声称和夏夕...

    阅读: 6568

  • 父亲不要呀我好痛小喜 护士姐姐和我 - 两千三

    父亲不要呀我好痛小喜 护士姐姐和我 - 两千三

    预:  "喂?你是…"  "啊…是你啊,哈哈,好久不见虽然现在也不是见面,怎么想起…什么?"  "你说…什么?"  原本颓靡而又静好的大学寝室,自一隅床铺传来断断续续的声音,在讲电话。正常不过,但寥寥几句后...

    阅读: 6221

  • 跟狗狗做的真实感 男人太大搞得女人受不了_总裁追妻路漫漫

    跟狗狗做的真实感 男人太大搞得女人受不了_总裁追妻路漫漫

    不远处,两个孩子正玩儿的开心,看着他们手里的闲话,和他们一样充满了活力,看着就显的一副朝气蓬勃的样子,很让人开心。  他们可真好,小小年纪,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就这样的,一直到他们长大,都不会去想太多很...

    阅读: 7304

  • 和老女人性爱故事 儿了让我用身体奖励他 - 石亭春满枝

    和老女人性爱故事 儿了让我用身体奖励他 - 石亭春满枝

    神花的双眼有蛊惑人心的作用,可以让一个人轻易的爱上自己,但是也有分人,有的人更加意志坚定,这就失了作用。  满枝就别说了,看人家都不太好意思,一对视又开心的眯起了眼睛,就算有用,也没用。  满枝就徘徊...

    阅读: 909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