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你的太大了坐不下去 老公快一点好不好 - 《未离歌》

2020-03-20 08:20:20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1574

在不冷不热不痛不痒的时间,往往会遇见使你辗转反侧莫名其妙的人。你不知道他们是在什么时候闯进来的,就像你也同样不会知道,他们将怎样影响着你的命运。

Part 1

高二,分班。

我从教室的窗子向楼下张望,看见她老老实实穿着去年的校服外套,罩住一件洁白的宽松的衬衫,大步迈进校园。

这里是我们学习生活了一年的地方。

淡淡的九月晨曦温和地洒在路上,金灿灿的阳光因晨雾氤氲而多了一缕宽柔。

操场上零零散散的同学,坐在足球场边的,倚在台阶上的,背靠满是鲜花的花坛的男生女生,正悠闲得无所事事,漫无边际地谈天说地。他们议论什么我不听也知道:

那个女孩,是年级第一名。

正门,楼梯。她推开这扇门,或许没有注意到我,机械地走到后排坐下。

去年,在楼下的高一教室里,后排的同学向前边的人扔纸团,前排的人向后排递水杯;去年,小吵小闹在每个人之间都时有发生,大动干戈也不是没有过;去年,在那个混乱又团结、可气又可爱的班级里,有我们的曾经。

“哎呦,魏思,想什么哪,眼睛都直了!”我把手拍在她的肩上,她不由得颤动了一下。

“吓死我了你!你也在这个班?”魏思的语气带着惊喜,这或许可以说明在她眼里我的分量还不那么轻。

“呵,这不是魏大班长嘛!”

插话的这个男生,颀长而瘦削,迈着大步走进来,淡蓝而花哨的牛仔裤对他来说也太古板了。

这样的人,存在于几乎每个班级的犄角旮旯,是校规校律难免要有的“漏网之鱼”。他的故事很多,我长话短说,吕潇,体育特长生,算四分之一个“学校造反派”,调皮捣蛋的叛逆早熟少年。

一位极为文静的男子从后门走进教室,颇有长衫折扇的文艺气息。白得像女生一样的脸上,有着轮廓分明的五官,柔和而又不失威严。这个重新组合成的班级里,同学们来自“四面八方”,互不相识,此时却立刻团结起来,情窦初开的女生,都不约而同地齐声发出花痴似的尖叫——对了,魏思没有。

“呦,哥们,”吕潇对任何不太规矩的学生都怀有一份亲切感,“我说,你原来是哪个班的?我怎么不认识你呢?”

那人奇怪地看着吕潇,“我是班主任。”

操场上。

“绿草如茵”的足球场上一大早就有人奔跑。这足球场最大的优点在于一年四季都葱葱郁郁,且在上面狂奔也不必担心踩坏了草,摔倒了也不用害怕有嘴啃泥的现象发生。原因很简单——学校为了节省人力、物力、财力,这草都是塑料制成的 “物美价廉”的替代品,教学楼后面的大片高尔夫球场似的草坪才是真正的正品。不过塑胶跑道货真价实,摔上一跤,轻者伤筋动骨,重者头破血流。

家长把我们学校的学生分为两大类:学术生和特长生。至于我,就是当初拼死拼活好不容易以“学术生”名义考进来的,又不太显眼的普通人。

最后一批按时入校的学生正渐渐涌来。

八点整,铃声响彻整个教学楼。

老师的点名、同学的低声议论从各个教室的窗子传出来,彼此呼应着,只有我们班尤其嘈杂,像是走进了菜市场,而原因也不过是因为那位新来的班主任唐老师。

“魏思,这个老师真的好帅啊!我这学期的成绩有救了!”我尽量压低嗓音,但二十几个女生同时发出的议论声还是很大。

吕潇似乎看这位老师很不顺眼。“有什么值得谈论的,不就是一个年轻的老师嘛!还长得帅,他长得有我帅吗?”

“有。”我看看台上脸涨得发红的老师,又看看吕潇,幸灾乐祸地回答。

Part 2

日子在每天八节课外加早晚自习中匆匆而过,一切都和从前一样平淡,只是偶尔会有人惊醒般地说一句:“怎么时间过得这么快?不是刚开学吗?”。

我,魏思,吕潇,是这个班里彼此唯一熟悉的人。

好了,不卖关子。我,冯阳,长相大概不算难看,个子大概不算很矮,成绩大概不算很差,但也好不到哪去。在别人眼里,我通常是最平庸的那个人,对于这一点,我有自知之明。

可我真的觉得自己和别人不同!至少,和这些与我同龄的各路神仙不同。我有梦想:我想当一名作家。小学,初中,算起来我坚持了六七年之久。可是就算再多时间,我的愿望也还是没有实现。

我身边的人,似乎都是浑浑噩噩地混着日子。我想我和他们不一样。然而就像其他任何关于我的事情一样,我的不同也没人发现。

可是你说,学习究竟是为了什么?

不好意思,跑题了。

托唐老师的福,魏思和吕潇是同桌,坐在倒数第二排,后面就是我和某个书呆子。我们课间在一起谈天说地,那位仁兄只好背靠着身后的白墙喃喃自语。也不知道老师怎么想的,后排都是一米七八的人,偏偏把魏思这个一米六的夹在中间,好像她不小心闯进了巨人国一样,每天和周围的人说话都要仰视别人——尽管在这些人中我也并不算高。

每天在千篇一律、一成不变的生活里煎熬并非乐事。早自习听新班主任念叨值日工作没做好,昨天作业没完成,班里学生不学习,最后数落吕潇画了画的破烂校服,再三番两次地叮嘱魏思帮助他,就好像魏思能帮他什么似的。

这位班主任,看着才二十出头,清清秀秀的跟个学生没有什么两样,讲课也像完成任务的小学生一样认真,准备充分,口若悬河,可惜他的语文课讲得再好,女同学也只顾盯着他看,根本无心听课。然而一下课,唐老师立刻就换了样,给同学讲题脸红,学生向他打招呼脸红,给大家进行心理教育、管理起班级来倒是滔滔不绝,于是高二(9)班的同学们给他起了一个可爱的绰号:唐僧。

“魏思啊,我知道你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但是同学嘛,不能只顾自己的利益,还要互相照顾……你和吕潇去年就是同一个班的,你又是班长,我想一定很有威信……能够帮助吕潇,在学习上和思想道德上有提高……”

“喂,我思想道德怎么啦?不就是校服有点儿破嘛,又不关你的事……我怎么就品德不好了?再说了,就她还能管得了我?”

我坐在最后一排津津有味地听着他们的骂战,不亦乐乎,说实在的,不管多大的人,无理取闹的时候都像小孩子一样。

魏思对唐老师的叮嘱一边随声附和,一边暗暗叹气。

“我还能管得了他?”她问我。

我哪知道!

“魏大班长,又发什么呆呢?”

“没事……”

一天一天的时光就这样转动,吃饭,睡觉,学习,乱侃。

Part 3

新上任的班主任都有一个通病,遵循“质量不够,数量来凑”的原则,也就是说,基于学生们成绩不高,只能多考试。于是班里定下了“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的霸王条例,经受着各科老师的折磨。

“隔两天就考试,烦不烦啊!”凭我的了解,吕潇是很想教训这个新班主任一顿的,然而他的能力还没达到那种可以随心所欲的程度,只能把一腔怒气化作牢骚。

“你刚才用来发怒的时间,足够背下两个英语单词,但是你并没有这么做,这就是你成绩不好的原因……自作自受。”魏思将自己的卷子耐心地叠好,可是转头却看见我这张分数同样不高的数学卷,以及我看起来大概毫不在意的神情。

“冯阳,你数学成绩有点低啊……再这样下去,期中考试和期末考试可要危险了。”

“考不好又怎样?又不能代表什么。”

“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还想辍学?”

“你想得太肤浅了,一辈子这么长,为什么偏偏就必须要靠成绩谋出路呢?”我已经在心里把这句话的尖刻程度减了又减,犹豫了很久才说出来。然而我的语气还是太严肃了。

魏思果然如同被雷击一般打了个哆嗦。

的确,父母、老师、同学都认为她学习成绩好而赞扬她,钦佩她,所以她一直以为学习才是最神圣最值得努力的事情,所以她才把老师的要求和命令当做圣旨一般拼尽全力去完成。和她同学十年了,我应该习惯她,但我不仅没有习惯,反而更加不理解。

可刚才那句话我不应该说的。

“别想那么多了,现在学习才是最重要的事。”许久,她回答道。

“你当然没有想这么多,因为你没有梦想。”话音刚落,连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她迷惑不解地看着我,眼睛里充满惊诧, “你是不是放暑假的时候受什么刺激了?”

可能是。

故事从这里开始。就在这儿,关于我们的生活。

相关文章

  • 口述被草全过程 恋爱邻距离学姐出场 - 后来

    口述被草全过程 恋爱邻距离学姐出场 - 后来

    “说啊,你们已经怎么啦?”  马玉龙顺着她的眼神看到旁边不知啥时钻出来的宋子谦,联系她的表情变化,立马捕捉到生机之线,赶紧地攥紧线头使劲拽。  心虚脸不虚,孙思凌迅速掩好尴尬,甩给他一个&8216;少管闲事...

    阅读: 3890

  • 上面吃奶下面湿 张梦林平免费阅读全文_流光之恋

    上面吃奶下面湿 张梦林平免费阅读全文_流光之恋

    苏雪坐在房间里,她回想刚才的事情,明明上官慕谦就站在自己的旁边,但是她还是跟着夜雨泽离开了,因为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心里到底装着什么样的感情。  就这样苏雪坐在那里久久没有离开,她...

    阅读: 921

  • 做完爱他还要放里面 掀起妹妹裙子种子_律师老公太粘人

    做完爱他还要放里面 掀起妹妹裙子种子_律师老公太粘人

    “以后心里有什么想做的事情,你姐姐不愿意答应你,你就过来找姐夫,姐夫能做到的就一定会努力去带你做。”顾慕白笑着给宋清晏说。爱宋清语,就要爱她身边的每一个人,帮她分担自己所能分担的所有压力。宋清晏低着头...

    阅读: 3766

  • 肉木奉白灼灌满 医生别揉了我想要

    肉木奉白灼灌满 医生别揉了我想要

    之所以韩非和夏小蝉会下意识地忽略曹球,最根本的原因还是他那猥琐到了极致的战斗方式。  一个被极品灵器武装到牙齿的人,一个拥有传奇类灵魂兽的人,一个拥有超强防御契约灵兽和恶心到没边的毒泡鱼的家伙……这打...

    阅读: 4686

  • 为何会对爸爸有那个想法 40岁的女人好泡吗

    为何会对爸爸有那个想法 40岁的女人好泡吗

    “我去拿。”冈瑟·杜德·爱德华转身就像出书房。  “慢。”奎因斯拦道。  冈瑟·杜德·爱德华停步:“怎么了?”  奎因斯:“忘了吗?我是路过这里,机会只有一次,你出了这个门,那就再找不到我了。”  冈...

    阅读: 4447

  • 中年夫妻三人行经历 我裸睡时忍不住了

    中年夫妻三人行经历 我裸睡时忍不住了

    “你一个人单挑我们十个人,听起来你很牛很厉害,可实际呢,”唐锋不屑一笑,“说好了每一笔耗时不得超过一分钟,而你刚才一眼扫到了我们很多考核者的第一笔,换言之,对于我们靠后面的这些人,你有八、九、十分钟的...

    阅读: 6706

  • 嗯嗯哦额嗯 强行撕开她的短裤低头含住书 - 莫丗的练笔集

    嗯嗯哦额嗯 强行撕开她的短裤低头含住书 - 莫丗的练笔集

    夜色已经很深了,可是半山腰的别墅里还是亮着灯光。白泽的担心胜过对那个蠢货的怒意。  “少爷,人找到了!”  白泽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你们都退下吧!”  “顾玉,你怎么这么顽皮?你就不能乖乖听话吗?...

    阅读: 2347

  • 男女主由死党变恋人 小叔你住手第八章 - 松间明月照下来

    男女主由死党变恋人 小叔你住手第八章 - 松间明月照下来

    春寒料峭。  沈清呼出一口气,车窗就蒙成了一片。她伸手,一笔一画写下一个林字。  她的林字写的很好,有陆林七八分的风骨。  “这个林字写的好。”  沈清看了一眼坐她旁边的男人,礼貌地笑了笑,却没有接话...

    阅读: 2756

  • 女友闺蜜说我得太大了 过年回家打牌交换_老公请负责到底

    女友闺蜜说我得太大了 过年回家打牌交换_老公请负责到底

    “我看过你设计过的东西,都很不错,有自己的想法跟理念在里面,不过我之所以找上你,只是我觉得你的设计风格和我们华盛国际挺相符的。”江时檐这一顿夸赞,弄得陆念卿有些不好意思:“也没有吧?你们华盛国际如果要...

    阅读: 2865

  • 好多水好爽小荡货 中学生玩村妇_夜总

    好多水好爽小荡货 中学生玩村妇_夜总

    亲吻完毕,慕潇潇已经变成了一个红苹果。“哎夜辰昴,你是不是一天不亲就饥渴的不行行!”慕潇潇用手来回摸着夜辰昴的腹肌,手感真是太棒了。“你说呢?”夜辰昴忽然又凑到慕潇潇面前,说话的气息传进慕潇潇耳朵里,...

    阅读: 6913

  • 外婆怀上我的孩子 有谁和女婿 - 情暖花会开

    外婆怀上我的孩子 有谁和女婿 - 情暖花会开

    只见静伫在落地窗前的英年禁不住痛快的长出一口气。  或许换做是谁,都会想着报复,男人也一样。  为母亲的死,为母亲所受的&9633;&9633;,为当年母子俩所受的苦……  中年胖墩男人谨慎抬眼,此时正对自己咫尺...

    阅读: 914

  • 新娘被粗大进入小说 和大学室友交换女朋友

    新娘被粗大进入小说 和大学室友交换女朋友

    苏鹤进入南州区域已是中午,他飞往大南城。  只要不是在战斗状态消耗,差不多可以连续飞个一天一夜。  在丹田化为心神以后,自己的感知能力变得极为敏锐,才刚刚来到最为繁华的大南城,苏鹤便能感受到卢卡尔的气...

    阅读: 6989

  • 纯肉np兄妹 姐让你各桶个够 - 四世天下:吾起舞落

    纯肉np兄妹 姐让你各桶个够 - 四世天下:吾起舞落

    “你确定没玩我?”她资质什么样,十多年也不见有人告诉她,其实你是个天才,况且,得知她能修炼的时候本来多高兴的盘腿坐下,刚坐下,魔千魂传来一声轻蔑,“就你这体质能修炼就不错了,还谈什么特别。嗯,是挺特别...

    阅读: 262

  • 性交故事h文小说 老板在公司强了我_笑靥如诗

    性交故事h文小说 老板在公司强了我_笑靥如诗

    细心地青嫂把画画工具装在一个透明密封的袋子里。 安宁抱着袋子,珍重的抱着。 许是因为病房里开了暖气,乍一出来,一股凉意笼罩全身,冷冷的向她表达它的无情。 安宁从脚尖到头发丝都下意识的竖起来,真冷呐…… 尽...

    阅读: 1483

  • 东北大炕全集 大学女宿舍的群交_千里来相会

    东北大炕全集 大学女宿舍的群交_千里来相会

    陪河马买到手机后,准备签字付款,这时陈嘉俊电话响了起来,陈嘉俊拿起手机,看到屏幕上的名字,有一秒心动,又迟疑了该不该接电话。河马见陈嘉俊盯着手机不接电话,而手机又在不停的响着,河马喊道:“干嘛呢?不接...

    阅读: 6775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