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读妈妈滑进去 舔阴蒂的小说 - 橘子汽水

2020-05-23 08:30:45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7288

周一早晨是带着秋意的。一场秋雨一场凉,自周五下过那场雨起,周末里又断断续续地下了两次,温度已经开始走下坡路。

莫哲现在站在公交站台前等公交车,他的自行车礼拜五没有骑回家。

但是他刚刚却又目送着往二中方向去的5路车停下后开走。

好吧,他不是在等公交车,他在等安枳。

整个周末,两天时间,他连安枳的面都没有见到一次。

周六的时候他拿着安枳的手机去了安枳家门口,在门口徘徊了很久,才磨磨蹭蹭地去敲门。

开门的却是枳子妈。“哟是莫哲来了啊,来找枳子吗?”

“啊对,他手机落在我这里了,我过来拿给他。”

“这小子怎么又丢三落四的不省心,这次好是丢你那儿,下次可不知道是不是要丢哪儿了。”

枳子妈像是不知道他和安枳正吵着架,笑着接过手机,随手揣进围裙的口袋里,莫哲借机朝门里头看了看,没看到安枳人:“那阿姨,安枳是在房间里呢?”

“啊?哦对对,你来找枳子的。”枳子妈这才发现自己偏题了,“不赶巧啊,我才让他去给我买瓶白醋了,刚走一会儿。你有事找他吗?进来坐会儿?他等等就回来了。”枳子妈手里还拿着锅铲,一副准备炒菜的架势。

莫哲突然有些退缩了,不知道是不是怕枳子妈留他下来吃饭,每年安枳过生日枳子妈都会做一桌的菜,那个排场,能连着吃三天。如果安枳回来了,还是不理他,那时候场面该怎么收。“我就不等了,没什么事,我过来就把手机拿给他。”他想他可能还是怕他和安枳吵架的事情被枳子妈知道。

枳子妈心里却是在想,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有些个什么事情也不会和大人分享,喜欢自己关起房门讲,也不深究:“没事,回头我和他说,让他去找你。”

“那阿姨再见。”

后来安枳自然是没来找他,莫哲看了眼天空,阳光还算是明媚,可是他心里头笼着一层阴云,散也散不开。他隐约知道自己是哪里做错惹得安枳生气了,但是不知道安枳生的是什么气。

如果真的是因为……那有什么好气的。莫哲吸了吸鼻子,想不通。他们的关系不应该比别人更好吗。

他以为在安枳那里他们的关系是比别人更好的,更不一样的。但是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他又说不上来。

已经快要到上课的时间了,他看了看表,想安枳要是下一辆车到之前还没有来就要迟到了。

还在这么想着,他就看见安枳过马路的身影。穿校服的学生在人群中间总是很容易被看到的,和这个学生是不是安枳没有关系,莫哲想。

“早上好,安……”

话还没有说完,一辆五路车就停在了公交站台前,安枳看了莫哲一眼,一声没吭,跟着人流上了车。莫哲只好闭嘴,也跟着上去。

公交车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挤,小小的一个空间里面只见前面人上车不见后面人下车。安枳不知怎么已经被挤到后门了,莫哲想过去被堵住了路,急得没办法,只盼望车开快点,飞到学校。

当莫哲好不容易从车上挤下来的时候,安枳已经走了老远了。“喂,安枳!”他小跑几步跟上。安枳还是在自顾自地走,丝毫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莫哲摸了摸鼻子,只好没话找话:“你的书包拉链怎么没拉上。”说着伸手替他把拉链拉好。

安枳还是不理他,也没特别排斥他,莫哲还以为安枳会拍掉他去拉拉链的手,结果安枳就像对待空气一样,对他不闻不问,直到进教室前,都没再看过他一眼。

好像和传统的冷战一样,又有点不一样。莫哲心里有些小庆幸,因为至少安枳还没有说要和他绝交,冷战嘛,他想他会有办法把安枳给追回来的,毕竟安枳的心很软,其实很好哄……

莫哲愣住了。很好哄?

他在想些什么?什么叫追回来?什么又叫很好哄?

“我就说,你们俩怎么在门口聊会儿天再进来。”

最先发现他和安枳吵架了的应该是明沅。明沅坐在教室门口的位置,第一排第一座,和莫哲同班。

周一一早的体育课,操场上的水还没有干透,老师也就不叫学生们做日常的跑步了,点了到就解散让他们自由活动。

“别提了,这次搞不好我们就做不成朋友了。”莫哲随手一扔,手里的篮球飞了出去,哐当一声撞在了篮板上,“没进。”他撇了撇嘴。

“不会吧,你们俩好得和双生子似的,我才不信。”明沅不会打篮球,也没那个兴趣,就坐在篮板下负责给莫哲递球,“过两天安枳说不定就气消了,你再等等呗,然后好好和他道个歉。”

“我知道,我这不是在找机会和他说话吗。”

“我说你到底又怎么惹他了啊,能把安枳都惹生气你真的是很可以了。”

莫哲又投了一个球,这回分神地比刚才还厉害,使得力气不够,球连篮板都没够上,差点要砸到坐在下面的明沅。他叹了口气,说:“我也不知道。”

相关文章

  • 不要太满了鼓起来了别按 别弄了 到底了_俏皮甜妻花式撩

    不要太满了鼓起来了别按 别弄了 到底了_俏皮甜妻花式撩

    “商陆……”看着烛光下微醺的商陆,徐京墨的心止不住的狂跳,几乎都快要跳出胸腔了。站起身来,走到商陆的身旁。搂住商陆的脖子,俯身下去在商陆的嘴唇上轻轻的一点,“你说实话,你到底有没有喜欢我?”“唔……”...

    阅读: 3569

  • 放松点你要把我绞断了 按摩男给我添下面自述60岁 - 缘寂星尘

    放松点你要把我绞断了 按摩男给我添下面自述60岁 - 缘寂星尘

    你是我的星辰,这一点毋庸置疑。我朝着你跑去,因为你笑着看我,我笃定你爱我。我感觉脚下的路泥泞了又泥泞,耳边的风呜呼了又呜呼,我感觉天上的云聚集了又聚集,额头的汗飘散了又飘散。我感觉你的笑明灭了又明灭,...

    阅读: 2665

  • 我把英语老师弄的死去活来 宝贝腿抬高点让我进去

    我把英语老师弄的死去活来 宝贝腿抬高点让我进去

    这个时代的牛头人还不是至高岭的主人,雄伟的雷霆图腾也尚未建立,至高岭最大的势力是安家于此的黑龙。  安德里亚根据玛法里奥提供的情报,顺着主干河流一路北上攀升高度,终于在至高岭偏西的山脚下找到了牛头人的...

    阅读: 6694

  • 好湿热花径舌探进紧致 啊…嗯…爸爸叔叔_顾少

    好湿热花径舌探进紧致 啊…嗯…爸爸叔叔_顾少

    跟坎山导演商量了一会儿,最终仍是没有更改结局,但是后来苏语柔也理解了。或许在他心里,那个一直没有完成的事儿,最后想要以这样的方式再重演一次,能让自己的心里好受一些。她看着最后坎山先生眼睛里的泪光在微微...

    阅读: 4209

  • 风流老板俏秘书 两个男生上我一个_春风已忘时

    风流老板俏秘书 两个男生上我一个_春风已忘时

    沈安玖不知道季星辰那天到底是怎么了,一直在纠结他们只是朋友这件事情,她想说,但是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只好作罢。 本来沈安玖的伤只要休息一天就可以了,但是不知道季星辰用了什么法子,居然让她躲过了军训。 反...

    阅读: 5941

  • 淑蓉又痒了 潮吹是什么意思_靳少漫漫宠妻路

    淑蓉又痒了 潮吹是什么意思_靳少漫漫宠妻路

    到了医院把魏然交给了医生,靳少川坐在休息室,医生给他处理着头上的伤口。“靳总,伤口太深,需要缝合。”“缝就缝,你啰嗦什么!”靳少川急了,医生吓得赶紧闭嘴,胆战心惊的给靳少川缝合着伤口,一针下去,靳少川...

    阅读: 5417

  • 娘亲给儿子生个娃吧 老张的技工生涯  - 七年

    娘亲给儿子生个娃吧 老张的技工生涯 - 七年

    荆楚对于父亲的印象只停留在了7岁,之后都是母亲乔女士含辛茹苦拉扯自己长大的身影。在那个年代,谁家要是有个在糖厂上班的职工,那可是份体面的好工作,货真价实的好家庭,糖厂职工可以住在糖厂家属院,孩子可以上...

    阅读: 5614

  • 小浪货下面好松 妈妈让我入了他的身体 - 等你下课

    小浪货下面好松 妈妈让我入了他的身体 - 等你下课

    “我想退学。”叶诗雨面无表情的说道。    “什么,你说想退学!”陈庆之一脸诧异问,“为什么要退学?”    “我现在觉得很迷茫,我是一个不太喜欢被限制的人,自从上了高中以来,我觉得这样每天三点一线的...

    阅读: 7649

  • 卫生间上深下浅 同时和两老师双飞 - 核桃有回音

    卫生间上深下浅 同时和两老师双飞 - 核桃有回音

    六点时分,晨光熹微。天边的云朵被晕染成极富生机的朝阳红。    刚练完清晨瑜伽的桃梧,准时去门口取牛奶。当她打开门却看见地下放着一个木制的便当盒,她提起来瞟了眼上面的便利贴:    试试我的厨艺有没有...

    阅读: 5276

  • 看了必湿的h文 老师好大好给力 - 夜渐微凉gl

    看了必湿的h文 老师好大好给力 - 夜渐微凉gl

    在x城一个出门闯荡一年左右,20刚出头留着一头干净短发中性风格的刘晴。正站在柳氏集团公司大门口,想着午饭吃什么好。在公司上班的人都一样午休没有多少时间,一般都是在公司附近找个饭店就餐节省时间。当然也有留...

    阅读: 2767

  •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奶子 妈妈草儿子 - 深爱那个人

    贱奴跪好请主人玩弄奶子 妈妈草儿子 - 深爱那个人

    这是第二次为了郑凛打胎了,看着坐在沙发上那个正在看球赛的男人,梁佳宜放下了手中的汤勺,眼泪&8216;叭&8217;地掉进了面前的八宝汤中,“郑凛,我们分手吧。”  仿佛一瞬间安静了下来,房间中只剩下电视的声音,...

    阅读: 2863

  • 人妻交换小说 今天我把一个老头摸硬了_陆少在线撒狗粮

    人妻交换小说 今天我把一个老头摸硬了_陆少在线撒狗粮

    “博彦哥,你真的来了啊。”林若晴看着许博彦,笑的非常开心。刘文燕趁着林若晴不注意,端起了酒杯转过身拿出药瓶向林若晴的酒杯里放了大剂量的药。可是刘文燕这个愚蠢的女人没想到,她的背后站的是林若晴和许博彦两...

    阅读: 6043

  • 两性故事女友姐姐 升职陪领导睡了 - 锦末亦殇黎

    两性故事女友姐姐 升职陪领导睡了 - 锦末亦殇黎

    夜,万物凋零,寒风刺骨,没有一丝暖意,道路两旁的枯树枝随着瑟瑟寒风演奏着一曲曲悲凉的乐曲,言府的柳树轻轻摆动着,似乎在向树下的男子炫耀着它的婀娜多姿。  霖王负手而立,像一座雕像般望着言府的围墙静立不...

    阅读: 4523

  • 男友接吻揉我胸吃胸 家庭乱伧老爸干女儿 - 主脑契约:仆人先生

    男友接吻揉我胸吃胸 家庭乱伧老爸干女儿 - 主脑契约:仆人先生

    一轮仿佛被鲜血沾染的月亮若隐若现的藏在厚厚的乌云中,树梢上停留的乌鸦偶尔发出几声阴森的叫声,忽然一个匆忙而清脆的皮鞋脚步声划破天际,乌鸦惊得四散飞离!  “老师是什么意思?”  看着宽敞的落地窗前,窗...

    阅读: 3003

  • 自己做上去动宝贝儿 大叔你那里又硬又大 - 奔向幸福的果男果女

    自己做上去动宝贝儿 大叔你那里又硬又大 - 奔向幸福的果男果女

    对杨益而言,这个天星之人无论如何,都是要杀的。  人可能会为了活命,交出自己的底牌,但是绝对不会让别人轻易拿走原本胜券在握的东西。不过天星首领刚才说的某些东西还是可以信的,毕竟骗人的人,不总喜欢在目的...

    阅读: 4632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