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两个老外一起做 跟女同桌做污污事 - 烟雾村里的人家

2020-04-01 15:08:50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3965

徐有根家院门外围着许多人,这些人大多数是女人。年轻一点的站的靠后,手里做着营生,或是挑毛衣或是纳鞋垫。她们不一会就从挎着的兜里往长揪一揪毛线,捋一捋竹针上的线码子,或是在头上篦一篦穿着绣花线上的针,好使纳布时,光滑顺溜一些。屋里的吵架声高一阵低一阵,低的时候她们听不见句头,就停住手里的活儿,支棱着耳朵听一阵,然后相互在耳边小声议论几句。年老一些的特好事的女人们,怀着一种幸灾乐祸的心情,耳朵紧贴着门扇,从缝子上听里面的吵闹声,有的就跑到他家的紧挨着房屋的院墙外听去了。

徐有根和他的妻子阎银荷是一对吵架能手,真是应了人们的一句话,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一点不假。那年他们不知因为什么,整整吵了一天,后来阎银荷喝了洋烟,哭闹着不活了,要死给他看。惊得年幼的小女儿跑到街上乱叫人,人们将银荷拉出来,劝徐有根找车送她进医院,徐有根却冲到她跟前脆生生搧了她一个鼻斗,气急败坏的毒骂,不能拉她进医院,就叫她死!可是这一次好像不是跟他老婆吵,她们听见是跟他二儿子兴族吵。她们很想知道个原因,可是听了半天也没听出个头绪来。

徐有根有四个子女,老大兴家,三十岁,大学毕业,在聊州市的一所中等专业学校教书。媳妇也是大学生,也在那里工作。老二兴香,二十八岁,在本村的一家还算有钱的人家做媳妇。小女儿兴华,二十岁,在聊州市上中专。这几个子女是用不着父母多操心的,费心的是老三兴族,徐有根本来希望像他哥哥一样考个什么学校,将来有个端饭碗的地方,可是初中毕业了连个高中也没考上。兴家觉得不上学没出路,跟父亲说要不让他补习一年再考高中,可是兴族说什么也不再上学了,徐有根知道硬箍他也是白搭,可是不上学做什么呢?种地当小工子他是不会干的,他要干挣大钱的营生,雄心勃勃地要做生意。徐有根没办法,管不了他。其实他又做不成,家里穷,哪里来的本钱,他不过是跟着城里的同学瞎混混。徐有根怕的就是这个,怕他学坏,成不了人。觉得应该给他找个正经干的,正在这时恰好村里缺一个教员,这正是他干的事。徐有根就托熟人找了管教员的说了人情,兴族算是做了代教,这一点倒是省了心。几年过去了兴族已是二十二三的人,该成个家了。最发愁的盖房娶媳妇,都是动万的营生,到哪里找这么多钱呢?真愁得没办法。

就在徐有根愁眉不展的时候,有人给兴族提亲了。

村里的六娃家是内蒙人,有一回她跟银荷同在小河里洗衣服。六娃家端着一盆子洗好的衣服要回去了,她把自己的搓板给银荷送过去让她用,银荷就把那块当搓板用的石头推到一边,换上搓板。六娃家对她说,把我妹子给了你家兴族吧,不是我夸她,她绝不比你们这里的姑娘差。银荷自然是高兴,家里这样穷竟有人上赶着给媳妇。她说,你不嫌我家穷烂房烂舍的。房好房赖六娃家觉得无所谓,她说,我们那里对房子不太讲究,找个好人家比什么都强。我觉得你们家就挺好,兴族白白净净的,又有文化,婶子要是有意,我就写信或打电报让她来,他们要是相对了就订婚。婶子你放心,彩礼我们是不多要的。银荷喜得嘴都合不上了,那太好了,我跟你大叔商量一下,就让你妹子来吧。

六娃家走后银荷冷静下来,她慢慢想觉得这事好像有些不对头。自己家这么穷六娃家是很清楚的,她妹子不是有什么毛病吧?听说内蒙有腋臭的人多,可是她跟六娃家相处好几年了,倒是没有闻到什么异味。是不是她妹子别的方面有问题?村里不是有家亲戚,有这么回事嘛,他的女儿跟本村的一个后生有了身孕,她父母死活不让闺女给他做媳妇,后来只好打了胎,嫁到外地去了。六娃家的妹子是不是这样呢?这么远向谁查问呢?后来她又想,六娃家为人处事很好,以自家的条件,只要本人没有什么大毛病,别的也没有挑剔的。银荷回到家就把六娃家说的事跟徐有根说了一遍,徐有根向来很赞赏六娃家,他想,要是她妹子像她一样能干那有多好,男人教书女人种地,光景还怕过不起来吗?听说她们那地方很穷,比这里差得远,来这里是到了好地方,心里是喜欢的。他最高兴的是人家不要瓦房,彩礼也要的少,能省好多钱,象这样的好事哪里去找呢,比自己家强的人家多的是,至今还没有人给他们提亲呢。他对银荷说,你说给六娃家,让她妹子来吧,你可精明些,别让别人知道了。银荷过去告知了六娃家,她当天就进城给娘家打了电报,没几天妹子就来了。同来的有她的哥哥和舅舅。

徐有根立刻到学校里找兴族。兴族还在教室里给学生们上课,徐有根就到教室门上敲了几下玻璃,兴族返过脸看见是他父亲,就放下教课书出来了。徐有根很少来学校找他,象今天这样打扰他还是头一次,他感到莫名其妙,问,有什么事?徐有根说,回家吧,有事呢。兴族不耐烦地说,有什么事,说清楚。徐有根见儿子口气硬就用眼睛立睖他,害你呢!叫你回去你就回去。说罢就赌气先走了,脚后跟把地蹾得通通直响。

兴族把学生安顿好就回去了。母亲把相亲的事告给他,让他换件干净好看点的衣服。他有点怨气的说,我还以为有什么重要事呢。他有些难为情,装出一些不屑的样子来。银荷说,灰脑袋,还有什么事比相媳妇重要呢。

兴族脑子消闲的时候,常常想起自己的家境,想想祖父留下的那几间破旧的小平房。觉得那个家需要许多钱,以现有的收入怕是再过十年也攒不够的。他想的最多的是如何才能赚大钱,在几年内改变家里的面貌,同时也改变自己的命运,而他却从来没有想过找对象的事,现在冒然让他相媳妇还真有些紧张。既然家里人让他去就去吧,成不成看一看也无妨,要是姑娘长得好,只要人家不嫌弃,先成家后立业也是可以的。

徐有根在前面走,他在后面跟着,他把将要见面的姑娘想象得十分美丽,她有一双聪明而水灵的眼睛,他的眼皮是薄薄的双眼皮,她的脸白里泛着红晕,她的体型苗条而富有曲线美,她穿着很入时的衣服。

六娃家离徐有根家不远,就在他家的后面,只隔着几排房。因为不是同龄,兴族很少去他家,当他进了他家的大门时,看着正面破旧的房子,就觉得他家太穷了,怪不得半路里拾了个带着四个孩子的寡妇做老婆。这几间平房大概有一百多年的阳寿了,前檐的椽都切了下来,不知什么年代就搭了雀架,支撑着将要塌下来的椽头,那椽头细得可怜。

六娃家忙迎了出来,由于紧张兴族进了屋不由地心紧跳了一阵。六娃家的妹子给他们倒了茶水,出于礼貌兴族低着头把她敬过来的茶杯双手接住,他闻到了一股浓重的香粉味,本来平静下来的心又蹦跶了几下。倒完茶她就坐到对面炕沿边上了。兴族佯作喝茶眼光从杯子侧面溜过去,只见她身材低矮,脸型扁圆,面颊赤红,虎鼻子,肉枣眼。他的心一下凉了,非常失望。屁股上象是扎了圪针,一会儿也坐不住了,勉强停留了五六分钟,受了委屈似的愤然离去。

因为兴族走时没吭声,徐有根以为他是方便去了,过了一会也不见他回来才知道已经走了,暗暗生起气来。六娃家的舅舅见兴族只照了一面很纳闷,难道这地方就这乡俗?他问徐有根,刚才那个小伙子是你的儿子?徐有根忙回答,她舅舅,是哩,他是我的二儿子。他看见人家脸上有些不悦之色就有些担心。六娃家舅舅又问,咋他就走了?徐有根赶紧解释,我那个儿子是个羞姑子,他见不得女人,一见就羞得不能,他是羞走了,她舅舅不要见怪。

兴族回到学校里李老师就问他,怎么这样快就回来了?兴族打了个抹拉。李老师看着他的新衣服,笑了笑说,是不是相媳妇?兴族红着脸说,相什么媳妇呢。这哪里是相媳妇的,这简直是一种侮辱,他心里骂着父亲和媒人六娃家。你们把我看成什么样的人了,我就是再无能,也没到了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都要的程度吧。下学回到家恰好六娃家一干子人刚离去,他们是徐有根邀来相家的。只见炕上还放着招待过他们的醉枣、杏干、瓜子之类的东西,心里觉得厌恶。

银荷觉得这个姑娘能看得过去,就是脸红一些,这是受了冷冻的缘故,她们那地方风沙大,冷得够呛。这不算毛病,六娃家和她的四个孩子刚来的时候,都还不是脸蛋赤红吗?住了一些日子脸色都变过来了。她问兴族看对没有?兴族明确表示,我没看对她。银荷料到就是这样,她说,是不是嫌她脸红,其实这又不怕,六娃家和她的四个孩子——·没等她说完兴族就厌烦的说,别啰嗦了,不对就是不对,什么脸红不红呢。

银荷立刻后掣了。

徐有根听见他这样说话越发来了气,我越看你狗日的越灰了,跟你娘说话是啥腔调,还是教书的人呢,一点礼貌都不懂。徐有根并不是维护银荷的尊严,他是借题发挥。到六娃家是叫你相媳妇,站了屁大一会就走了,走你说一声,屁也不哼一下,你这是个啥东西!兴族没好气的说,没看对还不走,紧管在她家有什么用。徐有根骂,没看对,你想要个什么人,电视里的明星倒好,看给你做老婆不!撒泡尿照照你的脑袋看配不配,人没个自知之明就算完了。父亲这样侮辱他实在受不了,如果换成别人那非跟他打一架不行。他气红了脸,顶呛,你欺人太甚了!徐有根一下火了,大声吼道,你狗日越来了!银荷知道他们的脾气,生怕闹腾起来。她用指头狠狠点着兴族,咬着牙说,二爷,气死人了,能不能少说句。兴族恼怒地说,谁让你们给我找对象呢,我现在没这个心思。然后把门一摔走了。

徐有根坐在椅子上,闷闷地抽着旱烟,气的肚子忽下忽下的,叹了口气说,完了,白高兴一场,本来是省钱的事,这个崽子不让省,有啥办法呢。这时忽然从院里传来咣啋咣啋的声音,这是驴在打锅。不知情的人能叫这猛然的声音吓一大跳。徐有根做营生不讲究,驴圈里没垒槽子,三块石头支着一个破锅,给驴做餐具。这倒好,人省了事,驴也省了事,饿了用不着费气巴力的叫唤,嘴头子掀起铁锅在石头上磕。这招挺灵,他们一听到锅响就雷厉风行的给它添草。羊圈里的羊也凑热闹,咩咩叫不停,也是要吃的。徐有根无心管它们,只是一支接一支的抽旱烟,屋里弥漫着浓重的蓝雾,呛的人闭气。银荷不跟他说话,出去给驴添草,草房里却没有一点草了。驴见她没给吃的,越发跟她志气,锅打的更有力度了。她拿起扫帚狠狠地伺候了它几下,骂道,这就把你饿死了,妨主的东西!她先给羊抱了一捆玉米杆子。出去叫了邻居的一个后生,帮她切了一捆干草,赶紧喂给驴,这才止住了打锅的声音。

徐有根有时候也反过来想,他认真地问自己,这是不是我的不对?你为了自己省钱而害了儿子的幸福?他把内蒙姑娘反复想了几次,咋想咋觉得正是咱农村家庭里的媳妇,壮壮实实,朴朴素素,六娃家还不是这样吗人家是找上门的,要是成不了,再到哪里找这样的媳妇呢。就现在家里这个情况,要想娶媳妇就得先盖房,钱到哪里取。兴族眼看二十二三了,这一年年过得很快,耽搁的岁数大了越发不好娶,弄不好得打光棍。他一想到让儿子打光棍就觉得害怕。他不想就此了结,还想做些努力。

第二天六娃家找上门来,说她妹子惠菊看上了兴族,舅舅和哥哥对兴族和这边的家很满意,就不知兴族怎样,如果没有什么问题,就订婚。徐有根说没问题,惠菊很好,兴族也看对了。六娃家说要是这样就早点订婚吧,他们还想早点回去呢。徐有根迟疑了一下说,嗯,那个,订婚还得过几天,这是件大事,跟我大儿子商量一下。他看了看六娃家怕她生疑,笑了笑说,他是长子嘛,不能架过他,明天就打电话让他回来,舅舅和哥哥他们大老远的来了,就多住些日子吧。六娃家说,要是这样过几天再说吧。六娃家走后银荷很怪怨他说了谎,找对象还能这样,那又不是耍呢。徐有根骂她这事少管,他自有主张,银荷不知他葫芦里装的是啥药,随他去吧。

徐有根用的是缓兵之计,他找了几个跟兴族能说进话的人劝婚,可是没有效果。他还动用李老师,李老师是个办事之人。下课后他就跟兴族说,差不多就行了,三天以里看人,三天以后看心呢,能跟咱好好过光景就行了,还挑剔什么呢。不怕你不高兴,就你们家那个条件,还能找个什么样的人呢,要体谅你父亲,他是为你好,怕你打光棍,你说是不是?

地上要是有个缝兴族就真能钻进去。他很羡慕出家人,住到庙里自自在在的,不谈红尘,不娶老婆,不受别人打扰,那有多好。这几天每天有劝婚的人,他们像是商量好的,大同小异就那么几句话,真烦死人。这次竟然是李老师,要是别人他简直能发起火来。他说,李老师,我就没有看对她,跟她不会有感情的。李老师说,感情是培养出来的,慢慢会有的。兴族哭笑不得,他说,找对象对了就找不对就算了,我父亲非要让我跟她订婚,他是为了省钱,找老婆一辈子的事,能图省钱。

李老师也没有劝服兴族,可是徐有根还是没有罢休。

这天吃过早饭,徐有根突然问兴族,人家催咱订婚呢,你究竟订不订?他板着脸,比法庭上的法官还要严肃。动物世界里曾有过狼追羚羊的节目,羚羊尽管跑得快,最终也敌不过狼的穷追不舍。兴族把他父亲当成了逼婚的狼,当成了赖痞,死皮赖脸硬跟你上。他坚定地说,不订!徐有根咽了口唾沫说,把话说清楚,我这个当老子的没本事,没做过大生意小买卖,你可要知道瓦房我给你盖不起,媳妇也只给你说这一回,以后你有本事能领回一个又好看又聪明的美人来,只要人家不要瓦房,不嫌穷,那就好,老子也高兴,要是没有人给你,打了光棍,你不能怨我。兴族说不怨你。徐有根瞥了他一眼,不知是忍气还是称赞,他的头有力地点了好几下,咽了咽说,好!够个男子汉。他向银荷说,你给我取取纸和笔。银荷不知他使什么招数,便说,发什么神经,没理他。徐有根没生她的气,心平气和地说,你不给取我自己取。他跳下地找来笔和纸,往兴族跟前一推,愤愤地说,写吧。兴族不解地问,叫我写什么?徐有根更加严肃地说,空口无凭,立约为证。把你刚才说的话写上,按上手印。兴族觉得好笑又非常气愤,他说,稀罕事都出在咱家了,我打光棍不怨你还不行,有什么写头。徐有根黑着脸说,不写就得订,尽由你了!兴族气急了,吼,你这是逼人!徐有根猛地站起来,你狗日的反了!扑上去给他两巴掌,不给你个厉害,你还知道天高地厚,透你娘,你嗓子再亮些!

街上听热闹的女人们越来越多了,她们说话不敢出声,走路蹑手蹑脚的。有个跟兴香相好的媳妇,跑到她家告诉她,你爹和你兄弟嚷了一前晌了,你快些上去劝一劝吧。兴香赶紧上来了,走到门口见一伙人扒在门扇上聚精会神地听着,兴香心里讨厌,她说,他们嚷有啥听头。她们见是兴香来了赶紧让开路。兴香进去见徐有根正举起手打兴族,急忙架住他的胳膊,又把他拉后,爹,你这是做啥呢。徐有根上气不接下气地坐在椅子上,忽扬着头,这小子往死气人呢,不气死我不歇心。兴族挨了打嚎啕大哭,躺在炕上象孩子一样打滚,踢腾着。银荷看着他们,老是老的样儿,小是小的样儿,气得没有办法,也哭了起来。徐有根是高扬而喝地叫唤,我的命就在他手里呢,这东西气的,活不下去了。兴香劝了这个劝那个,谁也劝不响,取了毛巾给母亲擦泪,自己也流着泪水。六娃家闻讯赶来,见兴族放声大哭,忙问,他是怎么了?徐有根生怕露了馅,赶紧说,喝醉酒了,别管他,一会就没事了,你回去招待客人吧。六娃家也不好说什么,只好走了。

兴家回来了,他在老远就听到兴族的哭闹,进门见母亲也坐在地上哭,不知是怎么回事。徐有根把缘由说了一遍,兴家就用指头点了点父亲又点了点母亲,意思是看看你们办的这件事。他本来对父亲的这个做法很不赞成,可是已到这一步了,不得不劝劝兄弟,他把兄弟拉起来,看你这个样吧,还像个男人?他大声说,别哭了,有啥委屈的,有啥本事呢,还有什么得劲头,除了人家还有谁能找上咱的门呢?兴族原以为哥哥替他说话,没想到他的说法和他父亲是一样的,他不再哭了,由于哭声刚住,他的头随着抽气而摇着。

相关文章

  • 和孕妇疯狂 妈妈叫我在房间给我曰

    和孕妇疯狂 妈妈叫我在房间给我曰

    第142章  天下间武者大部分吸收五行灵气,如星辰之力、黑暗之力、光明之力、剧毒之力却很少。  如穆家就是大乾王朝极少数修炼星辰之力的家族,穆如英身为SSS级天赋,更是修炼星辰之力的绝顶天才。  此刻,她骑...

    阅读: 5510

  • 农村偷人妇女真事 替新郎给漂亮新娘验身

    农村偷人妇女真事 替新郎给漂亮新娘验身

    两个时辰后,巫族聚集地内的混乱已经平息。  广寒冰宫在轰隆隆的声响中飞驰,战场上一片狼藉,到处都堆叠着狰噩水母和巫族战士的尸体残骸。  鲜血,将空旷的雪原染红!  各种骨质兵器,骨甲,凌乱的散落在各处...

    阅读: 989

  • 夹得好紧太深了慢点轻点h 男孩吸姐姐的乳汁_段先生宠妻实录

    夹得好紧太深了慢点轻点h 男孩吸姐姐的乳汁_段先生宠妻实录

    第十五章 段母留下苏时木 段母觉得苏时木这丫头的确是想要跟段闻之离婚的,但是到底是什么原因呢?却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假如是之前也就罢了,毕竟之前段闻之天天都是去找何艺,从来都没有陪过苏时木,苏时木也从来...

    阅读: 3905

  • 明星潜规则之皇txt 高辣肉肉文从头肉到尾_千亿娇妻太危险

    明星潜规则之皇txt 高辣肉肉文从头肉到尾_千亿娇妻太危险

    “这件衣服的面料根本就没有刚才那一件衣服的面料舒适,更何况这件衣服不长不短看上去显老。”“衣服的颜色也已经不是今年最流行的了,价格还是刚才那件衣服的两倍,也不知道你为什么如此不安好心。”安娜莲不给面子...

    阅读: 1761

  • 讨厌快点干人家要吗 男生跪舔女生的表现 - 以墨为白

    讨厌快点干人家要吗 男生跪舔女生的表现 - 以墨为白

    “人群中的主角就是我,    让我来掌控你的选择!"    台上的少年唱完最后一句话,以一个阶梯状的队形站好,等着导播给一个定点的镜头    “好了,休息下”    季墨一听到这句话就软了动作,他昨晚又...

    阅读: 3726

  • 专门撩湿女朋友的污图 手指要被你夹断了 - 我的本质是撩人狂魔

    专门撩湿女朋友的污图 手指要被你夹断了 - 我的本质是撩人狂魔

    付展骁和平时一样睡前躺在床上刷微博,却在微博热搜榜上看到了此刻最不想看到的名字,姜煜。连带着娱乐圈的另一个小鲜肉,宋赫。    热搜榜第一就是宋赫耍大牌,第二名是姜煜工作态度。虽然心里想着不要,身体却...

    阅读: 5072

  • 拿镜子让她看着自己结合处 两男两女互换着玩 - 因为爱吧

    拿镜子让她看着自己结合处 两男两女互换着玩 - 因为爱吧

    阳光照射在天桥上,行人来去匆匆,桥下车辆来来往往,叶筱拉着行李箱站在天桥上,眼前的东西变得模糊,眼泪顺着脸颊滴向下巴,没有人知道这个女孩因何站在这里哭泣。  “叮……”手机响了。  咬着牙顶着沙哑的声...

    阅读: 2006

  • 两男一女前后夹击 肉 为丈夫含泪献身两男人 - 旧城故知

    两男一女前后夹击 肉 为丈夫含泪献身两男人 - 旧城故知

    傍晚,黄昏,球场。  距离安亦离开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回到H城已经一年了,她想,终于要结束初中那段不愉快的记忆了。如果可以,她想尽快离开那个与她理想不符合的H城。但是让她失望的是,中考她失利了,意味着...

    阅读: 1688

  • 一疯狂的孕妇 姐的身子今天就是你的 - 怀中一玉

    一疯狂的孕妇 姐的身子今天就是你的 - 怀中一玉

    褚一下班之后,没有直接打的回家,而是去了家不知名的酒吧。  “来瓶伏特加。”褚一卸下一天的疲惫,摊在柔软的沙发上。服务员将伏特加开瓶,倒在玻璃杯里,便离开了。  褚一端起酒杯,在酒吧柔和的灯光下发着透...

    阅读: 4887

  • 偷看内衣下露出的奶头 电影院最后一排摸下面 - 破晓之后——废土

    偷看内衣下露出的奶头 电影院最后一排摸下面 - 破晓之后——废土

    边境前线临时医院前一队救护人员正眉头紧锁的看着不远处天空的一个黑点逐渐变大逐渐清晰  飞机降落后一行人推着担架来到了出舱口  医a  情况怎么样?  A  不知道,我打断了他的一根手指,都是不知道有没有...

    阅读: 701

  • 炕上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往下面塞冰棒不许掉 - 七神之日月同辉

    炕上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往下面塞冰棒不许掉 - 七神之日月同辉

    皇城之外,重兵围守。  光在城门口就有二十多名士兵,他们身上穿着漆黑的铠甲,在阳光下暴晒流汗,仍然站的笔直。白衣的柏奚像是一道白光出现在皇城之外,仇玉跟在他身后。君熙有些畏惧地试图隐藏自己的踪迹,可她...

    阅读: 138

  • 内裤子奇缘在线阅读 哥哥快点在再快点 - 不疯魔

    内裤子奇缘在线阅读 哥哥快点在再快点 - 不疯魔

    “皇帝狡猾,他知道我会的不止一种秘术,他要我使出全部的招数为他所用,他才肯罢休!”将军倏地站起来,怒目瞪着顾秦,被梁子义拉着衣袖,才稍稍平复了心情。    “将军大人看来是真的不记得我是看过你的梦的呀...

    阅读: 7721

  • 宝贝坐上来好紧动一动 扩张 调教 女体改造_韩少套路深

    宝贝坐上来好紧动一动 扩张 调教 女体改造_韩少套路深

    慕晚晴霎时间面色惨白,眼泪也迅速掉下来,她连忙低头捂着眼睛,迅速调整自己的情绪,再抬起头来的时候,除了令人心碎的眼神外,已经恢复了平静。“真的是错觉吗?”慕晚晴不信,所以,她开始逼迫韩宇扬表态。“如果...

    阅读: 3980

  • 古代皇帝上厕所用嘴舔 不要了太深了高H

    古代皇帝上厕所用嘴舔 不要了太深了高H

    “现在,听本少境主命令,何老三你带着手下,跟我前去天漠星云!”  萧外邪大摇大摆当先行了出去,何老三等一众守卫赶紧跟了上去。  看着在大阵之中,心无旁骛地修炼着地魔碎天十七式功法的暗影国王,展牧风嘿嘿...

    阅读: 112

  • 公车激情h短文合集 盯着镜子面前的结合处 - 呵呵

    公车激情h短文合集 盯着镜子面前的结合处 - 呵呵

    林笑笑吓得连忙把苏乜的手给松了“真不好意思,我没注意。”林笑笑一脸歉意,他会不会怀疑自己是故意占他便宜啊,其实林笑笑的反射弧也是够长的,一直没有意识到苏乜对自己的不一样。曾几何时苏乜会这么让一个女人这...

    阅读: 5239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