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衣间大战美妇 傲娇三叔别想逃 - 梦中的小木屋

2020-01-06 13:01:07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4945

林诗宜跟徐致远分手后回到宿舍,发现李书宁和冯浩儿都在,她们见到她回来便一脸紧张的凑上前来。林诗宜极力挤出微笑,但望着表情凝重的俩人,知道瞒不了,恐怕自己脸上还带着泪痕呢。

李书宁走上前来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她拥住李书宁放声大哭。冯浩儿也走上前来拥着俩人,跟着一起哭。最后林诗宜哭累了,便提议要去KTV唱歌,于是三人便来到学校附近的一家KTV。

林诗宜默默的躲在黑暗的角落里,听着李书宁和冯浩儿扯开嗓子唱喜庆的歌。

冯浩儿最喜欢伤感的情歌,可今天照顾到姐妹的心情,再唱悲伤的情歌林诗宜恐怕会效仿林黛玉,泪近人亡。

每次李书宁将话筒递给林诗宜请她高歌一曲时,她总是默默的摇着头,按她的话说她从小五音不全,小脑不健全,既不会唱歌也不会跳舞,目前为止就两个爱好,看电视和睡觉。

那天室友三人闹到很晚才回宿舍,一回宿舍林诗宜简单洗漱后便立马上床睡觉。这一觉足睡了有半个月之久,每天除了吃些简单的食物就是昏睡,连专业课也不去上。好在室友每次都帮她逃脱了老师的点名。

半月个之后林诗宜起床了,却又整日泡在网吧中搜寻着恐怖电影。一次她趴在网吧的电脑桌上睡着了。她似乎见到了许多人,有于凡、有寇丽珠、有陈粉儿,有爷爷奶奶,还有儿时的许多同学。她们正在山间采摘新鲜的小樱桃果,那一颗颗红瑞饱满的果子令林诗宜着迷,她小心翼翼的采摘着每一粒果子,直到她的手捧快溢出时,她才突然发现周围的人都不见了,只剩下她自己一人在空旷的山林间。她到处寻找,一抬头却发现自己正处在悬崖边,而寇丽珠不知何时已站在自己身边。寇丽珠的长发遮住了半张脸,林诗宜微笑着上前伸手掀开遮挡着面部的头发,说:“丽珠,你怎么在这里?其余人呢?”却猛然间看见一张扭曲变形血肉模糊的脸展现在她眼前,她后退着惊呼:“你、、、不是丽珠,我的丽珠不是这个样子。”

“我是丽珠,是你令我变成这个样子的,难道你忘了吗?”

林诗宜听着好姐妹口中传出来的阴森恐怖的声音,淡淡的笑了,摇头道:“不对,你的声音也不是丽珠的,丽珠的声音动听的就像是四月天里百灵鸟婉转的歌声、、你、、、?

突然一抹猩红的血迹在林诗宜的脑海中四溅开来,她”啊“的大叫一声,双手抱头。

“你会血债血偿的,你马上也会变成像我一样。”

林诗宜只觉有人在后背推了她一把,自己便栽到了悬崖外。

噩梦惊醒后,林诗宜发现自己在网吧里,强定了定心神,便对着电脑双手合十,心中默默道:“丽珠,我受到我应有的惩罚了,你安息吧。”

那次在网吧里做完噩梦后,林诗宜便不再整日泡在网吧了,又恢复了在宿舍里的宁静生活。日子在平淡中一天天过去,她似乎没有那般伤心了,又开始经常梦到小木屋,但梦境并不像先前的那样阴森恐怖,有时她静静的呆在木屋前,心里有了一种避世的宁静,她觉得这样平静的生活也很好。她不再奢望爱情。寇丽珠因她丢掉性命,而她只是没有爱情,这对寇丽珠来说还是不公平,她知道自己还会受到更大的惩罚。

宿舍内没有电视,冯浩儿演出要经常拿着笔记本,开始林诗宜还能靠言情小说打发无聊的时光。日子久了,言情小说看多了,便觉的没意思,便整日强迫自己昏睡。白天睡多了,夜里睡不着,心烦难耐,她便穿着白色的睡衣一层层的爬着楼梯打发夜里的孤寂时光。许多起夜的女生无意间撞见她大惊失色误以为见到了穿白衣的女鬼,一时间闹得人心惶惶。惹了这么大的风波,夜晚难眠的林诗宜便开着床头灯在笔记本上一遍遍的画着蓝色的蝴蝶。

终于熬到学校放暑假,林诗宜回到了姑姑家。佳佳苦着脸跟她说妈妈在家乡听到的关于姐姐的传言。她没有答话,默默的吃着姑姑从家乡带回的小樱桃果。

佳佳问:“丽珠姐是怎么掉下山崖的?”

林诗宜头也没抬淡淡的说:“我推下去的。”

佳佳以极其认真的口吻着急的说:“老姐,咱没干过的事咱可不能瞎认呀。”

林诗宜抬起头看见了佳佳似乎从未有过的认真表情,顿时泪光盈盈。

佳佳又说:“姐,我相信你。”

林诗宜紧接着说:“你凭什么相信我,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自己。”

弄得佳佳大眼瞪小眼半天没接上话,最后只得一跺脚说:“我的姐姐我了解,虽说有点大小姐脾气,说话也蛮横无理,又十分自私自利,长相还像乡下黄毛丫头,的确挺不招人待见的,但本质还是善良的,别说杀人了就是踩死只蚂蚁都下不去脚。”

佳佳发现姐姐越来越不正常,要么就是不吃不喝成天睡觉,要么就是吃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例如生吃苦瓜、辣椒、柠檬、大葱,喝咖啡不加奶也不加糖,总之什么刺激吃什么,基本上不再吃肉食。

姑姑和佳佳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想法设法哄她高兴,就是不见成效。

一天夜里佳佳起夜,看见阳台上闪着一个白色的影子,顿时吓了一跳,后来发现是姐姐穿着白色的睡衣正趴着窗户向外张望,长头发垂下来,趁着幽暗的灯光,跟电影里的女鬼一模一样!佳佳立刻制止了姐姐的行为,将她推回卧室,看着她上床睡觉。第二天佳佳早早起床便将姐姐叫醒,非央求姐姐穿上红色的连衣裙一起去咖啡馆喝咖啡。姐姐犹豫了一下最终没有拒绝。

火红的长裙穿在林诗宜身上像走动的一团火,惹来了众人的目光。她有些不适应,跟着佳佳迅速钻进了街角的一家咖啡店。她径直来到了一张桌子前坐下,没有发觉吧台一直注视着她的目光。此时徐致远正在吧台帮朋友收款,看见了穿着红色连衣裙走进的林诗宜,目光便再也没有离开她。他几乎没有见她穿过除了白色、灰色、黑色等暗色调以外颜色的衣服,偶尔倒是穿过粉色。今天的红色有些耀眼,但他却认为粉色更适合她。

佳佳端来了两杯咖啡和一瓶矿泉水,并说矿泉水是吧台那位哥哥送的,还说看着有点眼熟。林诗宜好奇的扭头望向吧台,正好撞上了徐致远的眼睛,一愣。俩人对视了几秒钟,林诗宜心内一紧,收回视线低下了头。

走出咖啡店,姐弟俩来到街对面的广场上。广场上热闹非凡,正搞着车房联展。林诗宜找了个相对安静的长椅坐下,佳佳说去广场地下的超市买点东西,让她在这等他。佳佳走后,她百无聊赖的环视着四周,一副“钟式地产”的广告宣传海报吸引了她的目光,其实吸引她的并不是广告本身,而是“钟式地产”这四个字,她的脑海里立刻闪现出“那咱马上去注册登记结婚,你敢吗?”。这是第一个说马上跟她结婚的男人,一个她认为最不靠谱的男人。她深呼吸一口,自嘲的笑笑。眼角的余光突然扫到一个身影,心里立时紧张起来,装的再冷漠,心里也总是有那么一丝隐藏的很好的期盼吧。她抬眼望去,看到了一张满是哀伤的脸。徐致远默默站立在她面前。

“好久不见,你、、。”

“再见还有意义吗?”

“分手后就一定要做最熟悉的陌生人吗?”

“熟悉的陌生人?”林诗宜苍凉的笑笑:“我们认识也不过半年,交往也不过三个多月,彼此真的熟悉吗?”

徐致远沉默了。

“对了,我们还是很有必要再见一面,我有件东西要还给你。”

徐致远有些愕然。

林诗宜从包里取出一块紫水晶。

“怎么会在你这里?”

徐致远见到紫水晶没有表现出多少惊喜,反而眼底加深了一抹忧伤。

“我在学校的树林里捡到的,当时并不知道是谁的。”林诗宜停顿了一下:“说实话,刚知道它的来历时,恨不得将它砸碎了扔到河里。”

“是我对不起你,你无论怎样做我都不会怪你。”

“感情的世界里没有谁对不起谁,只有谁足够爱谁或者根本不爱谁。你爱台西、、、于凡爱丽珠。当年于凡哥做出了正确的选择,可我偏要强求,我的无知贪婪自私,害了一对恋人阴阳两隔、、、我不想再破坏美好的东西,是我该感谢你没有跟我一起犯浑,逼我认清现实。”

徐致远走后,林诗宜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听见佳佳的声音她睁开眼睛,泪水悄然而下,她竟然不知眼睛里何时已经蓄满泪水。

相关文章

  • 丫头顶得你舒不舒服 门卫老董继集t大番外_就是要宠你

    丫头顶得你舒不舒服 门卫老董继集t大番外_就是要宠你

    本来这次的情况下,如小萌也是不需要这样做的,可是今天的陈金涛已经开始颠覆她的认知,她也是不得不这样做,谁知道这个家伙会做出什么样的事。在洗澡的时候,如小萌深呼吸一口气,然后直接发了一条心情:“你们的男...

    阅读: 316

  • 和美妙人妇做爰 np 一家光棍共用一个女人_陆少

    和美妙人妇做爰 np 一家光棍共用一个女人_陆少

    徐逸轩的心里面非常的清楚,他不可能去当别人的炮灰。顾昕薇听到徐逸轩这么说,竟然对自己一点信任都没有,不过也难怪之前自己为了攀上陆家,立刻就把他给甩掉了,确实有一些的狠心。“逸轩,我知道我之前做了一些错...

    阅读: 3330

  • 顶到花心了 按摩师让我连续七次_余生暖暖

    顶到花心了 按摩师让我连续七次_余生暖暖

    根本没有多余的钱财来抚养患病的梅梅,梅梅的医药费是他们想都不想的,而且梅梅的病情痊愈的可能性很小很小,他们也是逼不得已。  “那我如果告诉你,梅梅已经彻底离开人世了,你会不会后悔?”江离知道就算以遗弃...

    阅读: 7948

  • 两对一的换交 往里面再进去一点 - 寻心师

    两对一的换交 往里面再进去一点 - 寻心师

    别院深深夏席清,石榴开遍透帘明。周末的清晨,最适合睡懒觉。  婚介所的后院里,江素尘匆匆把一碗面往嘴里扒,麦色的面条上飘着碧绿的葱花,中间一个荷包蛋,一口咬下去,还是个溏心的。她看着半生不熟的蛋浆,叹...

    阅读: 494

  • 口述被下舂药好爽 他埋在她胸前含着蓓蕾_总裁太腹黑

    口述被下舂药好爽 他埋在她胸前含着蓓蕾_总裁太腹黑

    陆知意点了点头,随后就去贩卖机买东西了,不过就在她拿着水和包包回来的时候,却被人撞了一下。她没有想到会在这个草坪被人撞到,有些诧异的看着那个撞到她的人,那个人看起来有些心事撞到人后赶紧道歉,“对不起对...

    阅读: 2097

  • 被精被精水灌溉的小柔 在车上被吃奶吃到爽

    被精被精水灌溉的小柔 在车上被吃奶吃到爽

    龙浩根本什么也没做,甚至也没有防御,刚才还是朱度出手攻击龙浩的,但是被击飞的人,却是朱度而不是龙浩!  “是防御武技!”姬无双有点意外道,“没想到他竟然修炼了这种武技,不只是能够抵挡朱度的五岳震,甚至...

    阅读: 6663

  • 阮星竹的肉瓣 四个黑人同时玩我

    阮星竹的肉瓣 四个黑人同时玩我

    扒手广场地处整个比尔吉沃特最显眼的位置,在这里集结出现,无异于挑衅亡灵们的尊严。  锤石自然一早就注意到了广场。  被黑雾诅咒腐化的亡魂他不感兴趣,鲜活的灵魂才是他取乐的对象,而希维尔携带的生命之泉恰...

    阅读: 1437

  • 合租室友总是半夜洗澡 25部又黄又色的老小说 - 撞头遇见爱情

    合租室友总是半夜洗澡 25部又黄又色的老小说 - 撞头遇见爱情

    也有可能是编剧,是编剧……  顾茗言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偷偷羡慕洛梓安死吃不胖的体质。  你以为只有女演员才在乎自己的体型吗?!  夜已深,某知名男演员又想起了自己曾经为了拍戏而被迫节食的悲惨经历。 ...

    阅读: 7620

  • 皇兄的紫黑色大龙根 下一篇10p波多野结衣 - 青春

    皇兄的紫黑色大龙根 下一篇10p波多野结衣 - 青春

    “北堂安,你是想把我气死为止,是吗?”北堂镜就像一壶快要烧开的水,体内不断的膨胀着,手中的成绩单,被狠狠的摔在实木老板桌上,桌子上摆放的金蝉被震得一颤一颤的,好像挥动着翅膀正要起飞,准备离开这个空气凝...

    阅读: 3311

  • 别人的老婆随便操p 做爱小说片段 - 药师

    别人的老婆随便操p 做爱小说片段 - 药师

    虽然一眼就认出了铭牌上那两个大大的药字,但白墨还是先很正经的拿过来假装观察了很久。并且已经在心里开始打起了自己的小九九。  沈棣见他许久没有说话,心中失望了三分,以为他也像店小二那样装模作样的看半天最...

    阅读: 6333

  • 迷人的保姆 火车途中干朋友的老婆_宠妻陆少已上线

    迷人的保姆 火车途中干朋友的老婆_宠妻陆少已上线

    林半夏听完之后更是感动了起来,在这样子的情况下,陆亦城根本都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找到林半夏,自己和张叔之间已然没有了雇佣的关系,但是张叔还是像以前一样处处为着她和陆亦城着想。“张叔,不瞒你说,从你昨天把...

    阅读: 247

  • 和老公在客厅啪啪怕 翁公您的好大 - 嫡女有毒:邪魅王爷靠边站

    和老公在客厅啪啪怕 翁公您的好大 - 嫡女有毒:邪魅王爷靠边站

    楚义走近陌嫣然的魂玉,抬眼看去会发现若隐若现魂玉周身有一只缩小版的凤凰在陌嫣然的魂玉周围盘旋的飞着,震惊了。  陌嫣然果然是有着凤凰护体的命脉,死地而后生,以前不能修炼现在估计重生打开了脉络估计就能修...

    阅读: 457

  • 口述夫妻交换故事 农村风流大嫂

    口述夫妻交换故事 农村风流大嫂

    风跃嗤笑道:“什么叫风家本就欠你五千万,那欠条根本就是一张废纸,你这个蠢货不会不知道吧。”  “撇开欠条不谈,你将五千万跟二十八块髓晶之间画上了等号,你的算术是你老爹找白痴教的,还是说你天生就是脑残,...

    阅读: 7333

  • 老公说可以跟别人睡 姑娘越弄越想让弄吗 - 没想到gl

    老公说可以跟别人睡 姑娘越弄越想让弄吗 - 没想到gl

    “看我不打死你们,哈啊哈哈!”陈文很熟练地向室友蹭到了网,并毫不顾面子地打起了游戏,陪伴她的人也不在少数。  “嗨!我觉得你比你哥有趣!”一人喝了一罐肥宅快乐水,握着手机,背对着书桌,面向椅背,以一种...

    阅读: 2625

  • 不哭一会就不疼了高H媚媚 宝贝儿想要自己上 - 少女与雨

    不哭一会就不疼了高H媚媚 宝贝儿想要自己上 - 少女与雨

    对于艾琳来说,艾米兰塔是一个完美的女孩。  她有着漂亮的金色长卷发,完美的容颜,得体的谈吐,无论哪一点都是艾琳无法企及的。    所以她非常努力的学习知识以及话术,安德莉娅对此似乎有些高兴,艾米兰塔则...

    阅读: 7151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