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躺好我要进去了 被快递员白白干了一次_宫先生

2020-01-06 13:24:26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1216

姜明却更加疑惑了,他的目光,在干花上流连片刻,复又转到苏乐脸上,问:“何出此言?”

苏乐回想起刚才自己的婉转心思,面上一直维持着的微笑不由带了几分真情实感,让她显得生动明媚。

她解释道:“我只是突然想起以前听到的一种说法,干花是被时光遗忘的美丽,无论岁月如何流逝,都带不走它的芬芳。”

“这样啊。”姜明是个严谨的人,没有女孩子的多愁善感,现下听了,倒觉得也是奇妙。

苏乐微笑着回应他的感慨,只是她没有说出干花的寓意。

长长久久,永远美丽。它代表着永恒的爱,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化。

只是,这世间真的有永恒的爱吗?苏乐回忆起自己这八年的感情,和上午那份动摇,微垂的目光里,神色不明,她唇边还挂着笑,却早已不是那个真切活泼笑着的女孩儿了。

苏乐切了一块牛排放进口中,一顿饭,再无言语。

饭后的活动,还没有安排。

姜明思索着A国的景点,与苏乐并肩走出餐厅,偏头,问,“你想去哪儿玩儿?”

苏乐沉吟片刻,脑中却没有一个明晰的规划。

不知怎的,她突然想起上次不开心的时候,苏乐带她去的那个游乐园,以及那个没有机会进去探索的鬼屋。

“要不,我们去游乐园看看吧?”苏乐迟疑了片刻,才开口。

本来她是怕鬼怕的厉害,现下却不知道为何生了几分勇气与好奇,想去鬼屋看一下,了解一下那未知的世界。

姜明不知道苏乐害怕鬼这一件事儿,点头。

可等真正到了游乐园,面对那鬼屋时,那狰狞夸张的大门,以及里面那黑暗无法探测的空间,又让苏乐生出了几分惧意。

她在门口踌躇着,原地踏了好几圈,却没敢迈出那一步。

姜明看着好笑,想起她提出去鬼屋,那幅从容不迫,甚至还带着几分期待的表情,打趣道:“我看你之前还挺想来的,怎么现在怕成这样?”

苏乐看着那黑漆漆的洞口,欲哭无泪。在这极端的恐惧心理下,平日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旖思,都喂了狗,没有任何心思来思考回忆。

“我没想到它会这么可怕啊!”苏乐咬着下唇,脸色发白。

姜明好笑的看了她好几眼,叹了口气,说:“既然你害怕的话,我们就走吧。”

“不不不,等我先心里建设一番。”苏乐鼓了鼓腮帮子,下定决心。

她这副模样着实可爱,看了姜明心有些痒,忍不住加了一把火,“现在我们还只是在门口,没有进去,如果进去的话,里面可是会更可怕。”

“啊?”苏乐惊恐的瞪大了眸子,看向姜明。

“你没有来过鬼屋吗?”姜明似乎没有猜到她的反应会激烈,哭笑不得。

“没有。”苏乐有些不太好意思,毕竟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怕鬼这件事说出来挺丢人的,她左手的食指绕了绕衣角,说,“从小到大,去游乐园的时候我都避开鬼屋走的。”

“所以说你是怕鬼吗?”姜明一个不慎,将心里的话通通说了出来。

苏乐瞪了他一眼,带着些娇气味道,她窘迫嗔道:“有什么好惊讶的吗?这世界上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怕鬼。”

姜明好笑的点了点头,目光温和,带着安慰。他的目光在苏乐头顶,流连良久,最终离开,掩饰般的推了推金丝框眼镜,表达赞同,“那确实是。”

苏乐鼓了鼓腮帮子,不再看他,看着鬼屋大门,眸子的光芒闪了闪,最终还是一跺脚,决定不要命了。

姜明看着她这番行为,眸子里的笑意更深。

这样的苏乐,比他平时接触到的,不知多了多少的行少女情态。此时的她更像一个普通姑娘,而不是那个无坚不摧的影后。

他喜欢这样的苏乐,他有种直觉,苏乐那隐藏在强硬倔强的外表下的灵魂,有一颗炽热的赤子之心,渴望温暖,却也因此竖起了尖刺。

他看着一步一停顿的苏乐的背影,唇畔勾起一抹笑,提步,跟了上去。

正如苏乐预料的一样,鬼屋里面,可怕到了极致。

从鬼屋出来的时候,苏乐脚步虚浮,脸色煞白,几乎站立不住,如果不是姜明揽着她的肩给她支点,她可能早已倒下。

其实已经见到了阳光,苏乐还是没有摆脱那极致的阴影。

姜明见着她这副模样有些心疼,却也有些好笑,他揽着苏乐的手很礼貌,带着些克制,没有任由自己的心思做出逾越的动作,他柔着声音问:“你还好吗?”

苏乐煞白这一张脸,点了点头。

只是她这点头,实在没有什么说服力,姜明扶着她,就进找了个那个咖啡厅坐下,帮他点了杯卡布奇诺,说:“喝点甜的缓一下吧。”

苏乐在鬼屋时,那几乎要突破极限的尖叫使她的嗓子一时半刻还缓不过来,带着沙哑,说:“谢谢。”

她捧着卡布奇诺,新鲜打磨的温度在手心缓缓传递,渐渐平复了她的恐惧,她抿了一口,脸色有了些红润。

姜明见她状态好了许多,也松了一口气。

“谢谢你一直陪着我。”苏乐抱着卡布奇诺不撒手,想借此驱逐她心中最后一丝惧意,面上的微笑却恢复了往日的弧度。

她孩子气的动作和强撑礼貌的微笑落在姜明眼里,使他的目光暗了暗,最后却什么也没说,只是微笑着,算是接受了她的感谢。

“因为我从小到大对鬼都很惧怕,所以刚刚在鬼屋状态不是很好,可能吓着了你,抱歉。”苏乐的笑容里带着一丝僵硬和不好意思,落在杯壁上的手指缓缓用了用力,复又松开。

“没有关系,很正常。”姜明的笑容温和安慰。

他的温柔让苏乐心里跟着一暖,脑子里不可避免的想起了白思涵的言论,她一愣,连忙转移话题试图驱逐,“我看你全程都很平静,你难道没有怕的东西吗?”

姜明借着她的话,回忆了一下在鬼屋时自己的行为。当时他看苏乐怕得全身颤抖,哪有什么心思去关注周围,只顾着去安慰她了。

他回想着,倒是忽然笑了,脸上的笑容不是温和,带了一灿意,比平日更加阳光,更像是一个大男孩,而不是那个时时刻刻彬彬有礼的精英。

姜明抿着唇,克制着自己不要露出更加灿烂的笑,说:“怕的东西肯定有,人生在世,哪能做到毫无畏惧。”

苏乐去眨了眨眼,眸子里闪过一丝狡黠,问:“那你怕什么,可以告诉我吗?”

姜明沉默了片刻,告诉自己喜欢的姑娘自己惧怕的事物,怎么想都感觉很掉面子。只是苏乐的目光太粲然,里面的认真和好奇,让他不忍拒绝。

“我……”姜明张了张嘴,复又闭上,苏乐等了好一会儿才听到他的下半句,声音不大,落在苏乐耳里却足够清晰。

姜明压低声音,快速的说了句,“我恐高。”

苏乐微愣,反应过来后勾唇笑了,她放下手头的卡布奇诺,右手握拳轻拍在左掌上,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原来是这样。”

说完她低下头,眸子微垂,情绪被遮挡在睫毛挡下的阴影中,唇边的弧度却泄露了她的心情,愉悦,带着丝狐狸的狡黠。

姜明不知道她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但看她心情显而易见的变好,不再像早晨一样沉闷,嘴角也弯了弯,勾出一抹笑,温柔深情。

只是半个小时过去后,姜明便不再敢笑了。

他的眼前是蜿蜒的轨道,弯曲的弧度甚至已经完全达到了90度,呼啸而过的飞车带着游客们的尖叫惊呼,让他嘴角的笑意完全僵住。

苏乐看着换成姜明脸色煞白的模样,心情甚好。

她指着过山车的售票处,说:“我们去玩那个吧。”

姜明神色不明的低头看她,抿了抿唇,试图打商量,“你一个人玩吧,我在下面看着你。”

“这怎么行呢?”苏乐微笑的脸落在姜明眼里,却是魔鬼般。

魔鬼缓缓开口,从朱唇中吐出几个字,“今天的专场就是克服恐惧,我已经去了鬼屋,现在该你了,姜大律师。”

苏乐最后四个字,语调缓缓上扬,带着丝勾人意味。

姜明看着她,目光停在她脸上,顿了许久,才开口,“好吧,如你所愿。”

姜明意料之中的妥协让苏乐勾了勾唇,转身,抬步,去买票,两张。

下过山车的时候,姜明和苏乐的状态与之前出鬼屋的时候完全反了过来。

姜明扶着栏杆,唇色发白,脸色更是像张白纸,单薄无力。苏乐站在一旁,端着一杯热饮看他,脸上还带着些刺激过后的红晕。

她轻叹了一口气,将手中的热饮递给他,抬手抚了抚他的背,帮他顺气,“早知道你的反应这样大,就不勉强你了。”

“我没事。”姜明明明状态极差,声音发飘,还反在安慰苏乐。

“是我任性了。”苏乐说,脸上全是歉意。

“其实我很开心,真的。”姜明转头看他,尚且还是煞白的脸上全是笑意。

苏乐眸光微怔,她居然没有看出丝毫的勉强,那是真正的开心。

相关文章

  • 老公宠妻太甜蜜 啊快停下好痛别撞了_陆少

    老公宠妻太甜蜜 啊快停下好痛别撞了_陆少

    之前在股东大会上,顾诗嫣光想着自己设计稿被盗窃的事情,着急上火,就开着车冲出去了,忘了她的办公室里面被他安了一个非常微小的摄像头。虽然之前有个人冲进她的办公室里面,篡改她的设计稿,避开了她办公室里面的...

    阅读: 1697

  • 男票在床上弄得一直叫 详细描述啪啪的过程 - 天因

    男票在床上弄得一直叫 详细描述啪啪的过程 - 天因

    被点穴的温良贤站在那里,贺天行靠近她们三人,也是看清了温良贤皱了下眉头,看向了捂着左肩摇摇欲坠的傅因和她身后的玉芝。  转身和小厮说了几句,留下小厮一人转身走了。  傅因咬牙,这人还是老样子,没有爱心...

    阅读: 1785

  • 试衣间大战美妇 傲娇三叔别想逃 - 梦中的小木屋

    试衣间大战美妇 傲娇三叔别想逃 - 梦中的小木屋

    林诗宜跟徐致远分手后回到宿舍,发现李书宁和冯浩儿都在,她们见到她回来便一脸紧张的凑上前来。林诗宜极力挤出微笑,但望着表情凝重的俩人,知道瞒不了,恐怕自己脸上还带着泪痕呢。  李书宁走上前来轻轻拍着她的...

    阅读: 1457

  • 丫头顶得你舒不舒服 门卫老董继集t大番外_就是要宠你

    丫头顶得你舒不舒服 门卫老董继集t大番外_就是要宠你

    本来这次的情况下,如小萌也是不需要这样做的,可是今天的陈金涛已经开始颠覆她的认知,她也是不得不这样做,谁知道这个家伙会做出什么样的事。在洗澡的时候,如小萌深呼吸一口气,然后直接发了一条心情:“你们的男...

    阅读: 5058

  • 和美妙人妇做爰 np 一家光棍共用一个女人_陆少

    和美妙人妇做爰 np 一家光棍共用一个女人_陆少

    徐逸轩的心里面非常的清楚,他不可能去当别人的炮灰。顾昕薇听到徐逸轩这么说,竟然对自己一点信任都没有,不过也难怪之前自己为了攀上陆家,立刻就把他给甩掉了,确实有一些的狠心。“逸轩,我知道我之前做了一些错...

    阅读: 6868

  • 顶到花心了 按摩师让我连续七次_余生暖暖

    顶到花心了 按摩师让我连续七次_余生暖暖

    根本没有多余的钱财来抚养患病的梅梅,梅梅的医药费是他们想都不想的,而且梅梅的病情痊愈的可能性很小很小,他们也是逼不得已。  “那我如果告诉你,梅梅已经彻底离开人世了,你会不会后悔?”江离知道就算以遗弃...

    阅读: 4835

  • 两对一的换交 往里面再进去一点 - 寻心师

    两对一的换交 往里面再进去一点 - 寻心师

    别院深深夏席清,石榴开遍透帘明。周末的清晨,最适合睡懒觉。  婚介所的后院里,江素尘匆匆把一碗面往嘴里扒,麦色的面条上飘着碧绿的葱花,中间一个荷包蛋,一口咬下去,还是个溏心的。她看着半生不熟的蛋浆,叹...

    阅读: 5711

  • 口述被下舂药好爽 他埋在她胸前含着蓓蕾_总裁太腹黑

    口述被下舂药好爽 他埋在她胸前含着蓓蕾_总裁太腹黑

    陆知意点了点头,随后就去贩卖机买东西了,不过就在她拿着水和包包回来的时候,却被人撞了一下。她没有想到会在这个草坪被人撞到,有些诧异的看着那个撞到她的人,那个人看起来有些心事撞到人后赶紧道歉,“对不起对...

    阅读: 6541

  • 被精被精水灌溉的小柔 在车上被吃奶吃到爽

    被精被精水灌溉的小柔 在车上被吃奶吃到爽

    龙浩根本什么也没做,甚至也没有防御,刚才还是朱度出手攻击龙浩的,但是被击飞的人,却是朱度而不是龙浩!  “是防御武技!”姬无双有点意外道,“没想到他竟然修炼了这种武技,不只是能够抵挡朱度的五岳震,甚至...

    阅读: 7164

  • 阮星竹的肉瓣 四个黑人同时玩我

    阮星竹的肉瓣 四个黑人同时玩我

    扒手广场地处整个比尔吉沃特最显眼的位置,在这里集结出现,无异于挑衅亡灵们的尊严。  锤石自然一早就注意到了广场。  被黑雾诅咒腐化的亡魂他不感兴趣,鲜活的灵魂才是他取乐的对象,而希维尔携带的生命之泉恰...

    阅读: 4701

  • 合租室友总是半夜洗澡 25部又黄又色的老小说 - 撞头遇见爱情

    合租室友总是半夜洗澡 25部又黄又色的老小说 - 撞头遇见爱情

    也有可能是编剧,是编剧……  顾茗言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偷偷羡慕洛梓安死吃不胖的体质。  你以为只有女演员才在乎自己的体型吗?!  夜已深,某知名男演员又想起了自己曾经为了拍戏而被迫节食的悲惨经历。 ...

    阅读: 4721

  • 皇兄的紫黑色大龙根 下一篇10p波多野结衣 - 青春

    皇兄的紫黑色大龙根 下一篇10p波多野结衣 - 青春

    “北堂安,你是想把我气死为止,是吗?”北堂镜就像一壶快要烧开的水,体内不断的膨胀着,手中的成绩单,被狠狠的摔在实木老板桌上,桌子上摆放的金蝉被震得一颤一颤的,好像挥动着翅膀正要起飞,准备离开这个空气凝...

    阅读: 1097

  • 别人的老婆随便操p 做爱小说片段 - 药师

    别人的老婆随便操p 做爱小说片段 - 药师

    虽然一眼就认出了铭牌上那两个大大的药字,但白墨还是先很正经的拿过来假装观察了很久。并且已经在心里开始打起了自己的小九九。  沈棣见他许久没有说话,心中失望了三分,以为他也像店小二那样装模作样的看半天最...

    阅读: 2459

  • 迷人的保姆 火车途中干朋友的老婆_宠妻陆少已上线

    迷人的保姆 火车途中干朋友的老婆_宠妻陆少已上线

    林半夏听完之后更是感动了起来,在这样子的情况下,陆亦城根本都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找到林半夏,自己和张叔之间已然没有了雇佣的关系,但是张叔还是像以前一样处处为着她和陆亦城着想。“张叔,不瞒你说,从你昨天把...

    阅读: 1321

  • 和老公在客厅啪啪怕 翁公您的好大 - 嫡女有毒:邪魅王爷靠边站

    和老公在客厅啪啪怕 翁公您的好大 - 嫡女有毒:邪魅王爷靠边站

    楚义走近陌嫣然的魂玉,抬眼看去会发现若隐若现魂玉周身有一只缩小版的凤凰在陌嫣然的魂玉周围盘旋的飞着,震惊了。  陌嫣然果然是有着凤凰护体的命脉,死地而后生,以前不能修炼现在估计重生打开了脉络估计就能修...

    阅读: 819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