饱满高耸的一双傲乳 美女全身光着内衣都没有穿 - 空镂玉

2020-01-06 13:46:06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1237

春花开,满坡似原,碧翠之上有彩斑点缀,一条蓝线将其一分为二。坡的尽头是个悬崖,栽着一颗不知名的树,春满却无花,枯叶几簇又夹着新芽少许,不知是生,是死。

我,忧天,再一次,倚着树旁熟睡,苏醒。望着初升的太阳,春风微凉,让刚刚做的梦在边缘中散去,犹如毫无发生过一般。可是,我仍穿着梦中的那件衣裳——淡蓝,单薄但至少能御寒。

“这是第几次了,”忧天问自己,“这坡究竟有什么魅力,让我一次又一次的躺在这里?”说完便伸出手,想要接住一片在春天凋谢的叶子。那片叶子飘到他手心上,却没有任何停顿,继续落在它的根边,好似根本没有任何物体碰过一般。

“我……真的已经死了……”忧天轻声叹道,无奈的仰首望着碧落,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再仔细数数,已经是第六天了,是不是明天以后就可以前往所谓的黄泉渡了?心里越想,越是有一股泉水即将从眶中涌出。

三月天,草高半尺,刚好覆足,不远处正传来马踏青草的声音。如此缓慢的步伐,却连绵不断,难道不止一人?声音离涯边越来越近,清晰的人影也步入忧天眼前,身后跟着两人,皆持枪踱步。他不懈的抬头瞄一眼,迅速打量面前的过马人——右手持梨花枪,左手勒马,面部妆面微浓,特别的是眼尾描一笔,洒若星河。但,忽略掉眉目间的妆容,这双眉眼可曾在哪里见过?

忧天愣住了,恍惚间又回到那场梦,再赏繁絮飘进人家,台眼见天似阶梯般,分了好几层,每层是不同的颜色,缓缓融入在一起。几只鸟雀从空中迅速掠过,发出属于它们自己的独特叫声,偶然打破了这份宁静。忽然,一只满是皱纹的手搭在忧天肩上,他猛地一回头,袖口不经意间打翻了一杯酒,发现身在小楼之中。破碎的杯子旁正放着缠着流苏的酒壶,熟悉的血红色,熟悉的鸠酒气味,熟悉的地方......那杯子逐渐落地,瓷器破碎声,刺耳,犹如就在他耳边响起,一把将他扯回现实之中。

只见一把枪正托着忧天的下巴,左右晃动,持枪人笑到:“大人,这野鬼颜容可佳,可要带回去养眼?”说罢便回首转眼看着马上人。

只见马上人瞟眼,惊得他迅速将枪用手摁在地下,转身单膝跪地,府首,左手置于左膝之上。另外一个马下人也把枪尖指向了他的脖子,眼神笃定而锋利的观察着两人,貌似只要马上人的一个眼神就会立刻将枪下人置于死地。

忧天忽然一惊,皱眉,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忽然感觉颈部发痒,用手拭脖,竟是血,或是刚刚被擦破的。记得人世间除了土地,没有东西可以触碰他的身体,除非眼前的皆是已故之人。

“下不为例,”说罢,他晃晃头,轻声说到:“带走。”

“带走?”忧天反问道,在他心中,那声音充满了讽刺感,自己一个已经过世的亡灵,竟不得已眠,还要被人牵着走。只见那两个人走过来,一人强行拉着忧天一边的手,抬起来,摁在马背上,腹部朝下。

“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忧天吼道。话音刚落,那两人又把马鞍的绳索绑在他手脚处。“绑架啊,来人啊,救命啊!”

“无谓的挣扎,让他收声。”又是那个傲慢的声音,令忧天耳烦。

忧天勉强抬头,刚刚跪在地上还调戏自己的人,竟然在抚摸自己的脸,听到他说:“遵命,大人。”忧天感到那人用力将他的头抬起,他脖子上的青筋露出,刚刚被擦破的伤口又继续流出血来,或许是在极力反抗,又或许是想说出什么但声带被捏住。忽然,一滴血从颈部无声的落在泥土上,迅速被土壤吸收,原地起了一片绿叶。

“又是……那种感觉……”他咽喉被扼住,但努力想挣脱,脑袋又有晕眩的感觉,好似刚刚眼前一黑的感觉。

“睁开眼,莫要信一切所见。”一个平和又沧桑的声音在忧天脑中响起,好似在哪听过。

“你是谁,为什么我死了你也不能让我安静?”他反驳道,又感到无奈。

“不如请君先窥眼。”这股平静的声音,让忧天感到心烦。

眼张开,前方一片沙场,在落日的余晖下,未干的尸血显得格外通红,战车残骸上仍存火苗在闪烁。脸上感到一股热度,是谁在触摸忧天的脸颊?他俯首,见到双手握剑,直穿身下躺着之人的腹部。或许这一幕会让忧天终身难忘,一辈子安安稳稳的他怎么会杀人?但那双温柔的眼,热度犹存的手,轻抚着,这份温暖,画面简直太讽刺了。

“你,终于……回来了……我的……忧天……”那人嘴角微扬,带着笑容,但是身上的血不断涌出,叫人后怕。

“为什么?为什么我死了你们都要这么对我,你们到底是谁,求你们放过我吧……”忧天声音微颤,看着躺在地上的人,清秀的美目简直不像是个男子,面临死亡却任然无所畏惧,居然没有透露半丝疼痛感。

突然,那沧桑的声音又在忧天脑中响起:“落日胭脂霞,巧月眉间生。”

相关文章

  • 被黑人塞的紧紧 等你长大 养成h - 天才女主在线夺家产

    被黑人塞的紧紧 等你长大 养成h - 天才女主在线夺家产

    “瑾歌快醒醒啦”羽川坐在任瑾歌的床边,笑着看着任瑾歌熟睡的脸庞,手指调皮的戳戳任瑾歌的脸。  “羽川......再让我睡会儿嘛......”任瑾歌迷迷糊糊的嘟囔着。  “是不是我昨天让你太累了?”羽川撩起任瑾歌的...

    阅读: 6782

  • 在一天晚上我在公车上 我爱上女友滴滴 - 雨雪交加

    在一天晚上我在公车上 我爱上女友滴滴 - 雨雪交加

    沈雨霆接了电话,电话那头的沈航乖乖的问:“爸爸,你在哪呀?”    “在山里摘葡萄。”    “哇……有没有我的?”    “你猜?”    “嘿嘿,有,肯定有。”    “今天游乐园玩的开心吗?” ...

    阅读: 2957

  • 渔家渔家船上一家亲 宝贝你还太小了我舍不得碰你 - 云淡风清

    渔家渔家船上一家亲 宝贝你还太小了我舍不得碰你 - 云淡风清

    15年六月八号下午,高考最后半晌,市中心某高校,整个校园一片安静,远远的,能隐约看见窗户里青涩的男生女生,每个教室门窗大开,监考老师巡查人员都依稀可见。  校内紧张的气氛影响到了陪考的众人,人山人海的学...

    阅读: 2772

  • 狗狗真粗大好充实 宝贝儿做下去你可以的坐下去_季少

    狗狗真粗大好充实 宝贝儿做下去你可以的坐下去_季少

    顾倾城的双眸依旧望向前方,对于安逸泽的话没有任何的反应。安逸泽知道顾倾城是受了刺激,他突然想顾倾城是不是睡一觉就好了。“对不起倾城,我不逼你了,你去睡一觉,好好休息一下。”安逸泽说着便扶着顾倾城向卧室...

    阅读: 734

  • 老师不要疼 公务员熟妇系列全文 - 追光者

    老师不要疼 公务员熟妇系列全文 - 追光者

    叮咚!    一路狂飙,林墨按照外卖上的地址,来到三楼,林墨按了按门铃。    过一会儿,见门刚打开,却是传来一声愤怒的咆哮声:“已经超时一分钟了,我都快饿昏了,我要投诉你,”    只见出门来的是一...

    阅读: 4249

  • 头躺好我要进去了 被快递员白白干了一次_宫先生

    头躺好我要进去了 被快递员白白干了一次_宫先生

    姜明却更加疑惑了,他的目光,在干花上流连片刻,复又转到苏乐脸上,问:“何出此言?”  苏乐回想起刚才自己的婉转心思,面上一直维持着的微笑不由带了几分真情实感,让她显得生动明媚。  她解释道:“我只是突然...

    阅读: 2739

  • 老公宠妻太甜蜜 啊快停下好痛别撞了_陆少

    老公宠妻太甜蜜 啊快停下好痛别撞了_陆少

    之前在股东大会上,顾诗嫣光想着自己设计稿被盗窃的事情,着急上火,就开着车冲出去了,忘了她的办公室里面被他安了一个非常微小的摄像头。虽然之前有个人冲进她的办公室里面,篡改她的设计稿,避开了她办公室里面的...

    阅读: 6353

  • 男票在床上弄得一直叫 详细描述啪啪的过程 - 天因

    男票在床上弄得一直叫 详细描述啪啪的过程 - 天因

    被点穴的温良贤站在那里,贺天行靠近她们三人,也是看清了温良贤皱了下眉头,看向了捂着左肩摇摇欲坠的傅因和她身后的玉芝。  转身和小厮说了几句,留下小厮一人转身走了。  傅因咬牙,这人还是老样子,没有爱心...

    阅读: 1128

  • 试衣间大战美妇 傲娇三叔别想逃 - 梦中的小木屋

    试衣间大战美妇 傲娇三叔别想逃 - 梦中的小木屋

    林诗宜跟徐致远分手后回到宿舍,发现李书宁和冯浩儿都在,她们见到她回来便一脸紧张的凑上前来。林诗宜极力挤出微笑,但望着表情凝重的俩人,知道瞒不了,恐怕自己脸上还带着泪痕呢。  李书宁走上前来轻轻拍着她的...

    阅读: 655

  • 丫头顶得你舒不舒服 门卫老董继集t大番外_就是要宠你

    丫头顶得你舒不舒服 门卫老董继集t大番外_就是要宠你

    本来这次的情况下,如小萌也是不需要这样做的,可是今天的陈金涛已经开始颠覆她的认知,她也是不得不这样做,谁知道这个家伙会做出什么样的事。在洗澡的时候,如小萌深呼吸一口气,然后直接发了一条心情:“你们的男...

    阅读: 2027

  • 和美妙人妇做爰 np 一家光棍共用一个女人_陆少

    和美妙人妇做爰 np 一家光棍共用一个女人_陆少

    徐逸轩的心里面非常的清楚,他不可能去当别人的炮灰。顾昕薇听到徐逸轩这么说,竟然对自己一点信任都没有,不过也难怪之前自己为了攀上陆家,立刻就把他给甩掉了,确实有一些的狠心。“逸轩,我知道我之前做了一些错...

    阅读: 2638

  • 顶到花心了 按摩师让我连续七次_余生暖暖

    顶到花心了 按摩师让我连续七次_余生暖暖

    根本没有多余的钱财来抚养患病的梅梅,梅梅的医药费是他们想都不想的,而且梅梅的病情痊愈的可能性很小很小,他们也是逼不得已。  “那我如果告诉你,梅梅已经彻底离开人世了,你会不会后悔?”江离知道就算以遗弃...

    阅读: 976

  • 两对一的换交 往里面再进去一点 - 寻心师

    两对一的换交 往里面再进去一点 - 寻心师

    别院深深夏席清,石榴开遍透帘明。周末的清晨,最适合睡懒觉。  婚介所的后院里,江素尘匆匆把一碗面往嘴里扒,麦色的面条上飘着碧绿的葱花,中间一个荷包蛋,一口咬下去,还是个溏心的。她看着半生不熟的蛋浆,叹...

    阅读: 5431

  • 口述被下舂药好爽 他埋在她胸前含着蓓蕾_总裁太腹黑

    口述被下舂药好爽 他埋在她胸前含着蓓蕾_总裁太腹黑

    陆知意点了点头,随后就去贩卖机买东西了,不过就在她拿着水和包包回来的时候,却被人撞了一下。她没有想到会在这个草坪被人撞到,有些诧异的看着那个撞到她的人,那个人看起来有些心事撞到人后赶紧道歉,“对不起对...

    阅读: 40

  • 被精被精水灌溉的小柔 在车上被吃奶吃到爽

    被精被精水灌溉的小柔 在车上被吃奶吃到爽

    龙浩根本什么也没做,甚至也没有防御,刚才还是朱度出手攻击龙浩的,但是被击飞的人,却是朱度而不是龙浩!  “是防御武技!”姬无双有点意外道,“没想到他竟然修炼了这种武技,不只是能够抵挡朱度的五岳震,甚至...

    阅读: 4665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