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家泰迪又做了 被灌满浓精怀孕 - 我向望晨

2020-01-06 14:26:20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7018

五年后,月奴已出落成一翩翩少年,练就一身高强法术,已能独挡一面。但他还没有准备好迎接人生最艰难的一关。

月奴眼眶含泪,缓缓放下手中的信,看向黑白柰子,怔怔地说:“不,不是真的。”

白柰子半跪在地,扶着躺在她怀里的黑柰子。黑柰子虚弱地说:“秦广王、青溪乃是你的生身父母。。。。”一口气上不来,黑柰子只得停住。

白柰子忙给黑柰子把脉,继续说:“我们告诉你此事,只因你应该知晓自己的来历。但一个人的出身并不重要,你不需要过分纠结。况且,姐姐快撑不住了,为了不让神力外泄,你得马上继承神力。”

月奴听到娘亲有事,就立即抱着黑柰子,说:“娘,我只认你做娘。”他看向白柰子,“姨母,娘把神力给我了,她是不是就好了?”

白柰子低下头,不说话了。黑柰子及时抚上月奴的脸,苦说:“月奴,娘对不起你,让你受苦了,对不起。。。。”她一边哭着道歉,一边在月奴额头上画符;她手指经过之处瞬即亮起黑光,黑光连接成一个笔画繁杂的字。

那字发出的光愈发强烈,惹得月奴头痛欲裂,可他始终紧牵着黑柰子的手,口中还念叨着“没关系,娘。”

黑柰子身形渐渐变成透明,其边缘化为点点白光。她睁大了眼,笑说:“我看的见了。”她看向月奴,“月儿比我想象中更俊。”又看向白柰子,“原来我长这个样子。”

此时,白柰子背后的神印已经开始隐隐作痛,而月奴的左臂也发着黑光,痛觉加倍。但两人都没有放手。白柰子哭着叫唤着“姐姐”,月奴则喊:“娘!你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

“谢谢。。。”黑柰子未说完,身子就已完全透明,白光点点升至空中,消散不见。

月奴咬牙忍痛,欲抓住白光却不能。“啊!”他痛苦的大叫,头脑与左臂疼得好似被撕离本体。他扯开左臂衣袖,只见一道黑光游弋其上,画出一幅“溪上升明月”的图符。这便是月奴的神印。

黑光涌进月奴一双瞪得大大的眼睛,使其双目全黑,侵其头脑。最终月奴昏迷倒地。

白柰子愣着跪在原地,嚎啕大哭。她仰天长啸,瞬间白头。

自月奴醒来,已是两天后。

“你终于醒了。”白柰子坐于床边,“凡新任继承者的魂魄都会被神力暂时摄走,以作考验。若三天未醒,即为失败,那人便会死去。那可是比死亡更甚的体验。”

但月奴哪里听得进去,他先是惊讶于白柰子的一头白发,后忆起娘亲,忙问:“娘呢?”他见白柰子低头不语,才终于醒悟那是真的,而非梦。

丢了魂儿的月奴无声无泪,呆呆地爬起床,走出了房间。他一路向北,直至消失在神荷结界之外的森林里。

白柰子远远望着,那一刻,她很羡慕他。她抬头仰望夜空,才知柳宿一星灭,另一星黯淡,而亢宿一星亮。

月奴跌跌撞撞、漫无目的地走了许久。夕阳西下,天色渐暗。他因视线模糊,一个踉跄地跌入一小溪里。他并没有起身,而是躺倒在溪水里。他看到溪水折射着晚霞,而泛着粼粼红光;同时感到晚岚涌向小溪,而涧水冰冷刺骨。

“娘”月奴轻声喊着,他缓缓起身,变出墨玉笛,欲为黑柰子奏一回那曲。不虞,胸中积聚的鲜血喷口而出,落至笛身上。但不知是玉笛通晓灵性,还是本该如此,那摊血迹竟迅速融入了笛中,消磨不掉。

自那以后,月奴便时刻用绷带缠住左臂,遮挡神印。此外,他为消除往昔印记,给自己取了个新名——半缘君。

紫烟衣上绣春云,一树繁花对古坟。

辛苦无欢容不理,半缘修道半缘君。

待望晨看完,已是二更。

望晨忙放下那书,擦掉眼泪,跑到白柰子床边,问:“师父会不会跟师父姐姐一样。。。”

“我的身体比姐姐要好些,你不用太担心。”白柰子笑说。

望晨愣了一愣,随后紧紧抱住白柰子,说:“师父,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白柰子抚摸着望晨的头发,说:“月儿乖。”

此刻,一只蓝光信鸽飞来。望晨忙起身拆信,才知青森、元助的头痛病又犯了。她回身先服侍白柰子睡下,说:“夜深了,师父先歇息。我过去看看青森元助,待他们无事便回。”

白柰子只说:“路上小心。”

而后,望晨快速出了门,上了小舟,直奔蓬莱。

望晨一进楼,便问迎上的段梨雨:“他俩现在如何?”

段梨雨回说:“我们已经让他们躺下了,但情况依旧。先前,半缘君给他们把了脉,也说不清病因。这会儿刚去了飞音殿,询问远音真人。”

望晨又问:“他大概什么时候能回来?”

段梨雨说:“这个得看远音真人,说不准的。”

两人一边说一边来至元助房中。望晨先是敲了元助,又进入套间看青森。她见青森疼得直打滚,坐在床边的期儿无能为力。她对期儿说:“期儿辛苦了,你快去助哥哥那儿帮帮兰姐姐。这里让我来。”

期儿点点头,便走了。望晨拧干一毛巾,为青森擦汗。迷糊的青森嘴里直念叨着“婆婆”,听得望晨五味杂陈藏于胸。

正月初三,卯时。

青森缓缓睁开眼,见望晨伏桌而睡。他想到昨夜她为照顾自己而一夜未睡,便立即起身,顾不得残存的疼痛,来到望晨身边,为她盖上披风。

望晨被其惊醒,忙问:“你感觉好些了吗?还有没有痛?你快回床上休息。。。”

“已经不痛了。”青森赶忙打住望晨要送他回床的动作,“我已经躺了一晚上了,想走走。倒是你,累了一夜,快去休息吧。”

望晨笑说:“我不累,我刚不就睡了嘛,不用了。”

这时,段梨雨进了房,说:“我刚做了早饭,你们几个赶紧给我洗漱,下来吃饭,昨儿都饿了一整天了。”

望晨、兰舟、期儿听此,便自觉离开了房间。望晨临走时,还问及元助病况。元助只说“一切安好。”

望晨又问了段梨雨:“半缘君都问了一夜了,还没回来?”

段梨雨只摇头。

望晨便说:“看来我得去一趟。唉对了,任副将情况如何?”

段梨雨又摇了摇头。

望晨担忧地说:“这样下去,怕是不妙。”

段梨雨再次摇头,望晨不解。段梨雨只说:“你再这样操劳下去,最是不妙。”说完便推着望晨进了浴室,让她沐浴醒神。

浴室里,兰舟和期儿已经洗身完毕,并为望晨带了一套袄裙。望晨浸在浴桶中,叹道:“又是裙子,穿了这么多天了,我还是不习惯。”

兰舟笑道:“有什么办法呀,我们来的匆忙,啥也没带。青森、元助如今大了,他们的衣服你也穿不了。只能这样啦,你慢慢习惯吧。”说完又为望晨桶中舀了一勺热水。

期儿则在背后给望晨擦背,说:“晨姐姐不习惯也得习惯了,如今晨姐姐长大了,身段也出来了,再穿男装怕是不行了。”

望晨一听,羞红了脸,直说:“期儿说什么呢?”又看向笑弯了腰的兰舟,“定是兰姐姐教坏她的。”

兰舟与期儿相视一眼,并不理会她。两个人边说着悄悄话,边离了浴室。

“还害羞呢。”

“确实与以前不同了。”

望晨沐浴完便走到大厅,准备用膳。刚进门就见青森一袭红衣分外显眼,他束起了发髻,猛然回头。直到那时,望晨才真正看清眼前人,丰神俊朗,皎如玉树,胜似画中仙。她又瞧瞧旁人,元助虽也束起长发,但英姿如常;姑娘们也无异。

为何独他这般奇特?

望晨低下头,才发现自己也穿了红衣,顿时烧红了脸。坐在一旁的兰舟、期儿看在眼里,忍不住暗地里偷笑。幸好其他人并未发现异样,望晨这样想到,她忙坐下,匆匆吃完早饭。随后就离开了雾桃洲,前往飞音殿。

可当望晨走到飞音殿底下阶梯时,却犹豫不前。她想:半缘君已然问了,若我再问同样问题,岂不惹恼了他?日后再有求,怕是难了。

于是望晨决定不登上飞音殿,而是留在原地等待半缘君。可是她等了许久,仍不见动静,便有些烦了。突然,她想起无月的寝殿——半月殿就在据飞音殿的西侧十里处。不知为何,望晨便走了过去。

自无月次仙被囚禁后,半月殿就被封闭。后众仙逃离蓬莱时,一些歹徒竟将这殿洗劫一空,损毁门窗。又在漫长的两千年里,无人来此地,故如今的半月殿已是满目苍夷,形同废墟,全无当年飞阁流丹之貌。加之蓬莱各地气候不一,唯独半月殿气候与人间相似。因而殿内寒风肃杀,草木萧瑟。

望晨慢步走过寒烟四起、尘土飞扬的庭院,入了大门被人扒掉的大殿。大殿、侧殿以及其他宇室皆是空荡荡,确有一间房例外。这间房就在无月主房隔壁,独它房门紧闭,封印神符犹在。

那两千年前的神符法力微弱,闪着微电。望晨一把扯下,推门而进。她用手怕去飞扬的细尘,细看房中。房内玉砌雕阑,又垂着月白丝质帐幔,恍如仙境,但陈设物什稀少。案上文房四宝摆设整齐,一张空白宣纸铺开,似乎是一封留信。书柜里空无一物;衣柜里倒是整齐叠着数件女孩、少女的衣物和几套床褥。

“她一去不复返了。”望晨念到,“子月。” 她坐到梳妆台,发现桌上有一锦盒。打开一看,内里是一支断成两截的镂空透雕莲花白玉女发簪。望晨捻着带花断簪,细细端详。这时,她瞥见面前即是一镜子,便用手帕擦去镜上积灰。明镜如初,她照着镜子,竟将发簪插于自己的发髻中。

骤然,一怔狂风涌进,打响了门窗。望晨猛然回神,将发簪放回盒中,盖好,便匆匆从后门离了半月殿。她经过一亭子,名“虚灵”;亭边立着一个破落秋千,不禁放慢了脚步。谁知此时竟飘起细雨来,她又不得快步离去。

“天上也会下雨?好奇怪。”望晨没有避雨,她从容地闲逛在雨中,还伸出手指沾染雨露,并放进口中尝试,“咸的。”

望晨一出半月殿后门,才发现其外头正是绝情崖。

花瓣反卷如爪的绝情花大片大片盛放着,红艳胜血,烧尽了绝情崖。身着玄衣的半缘君伫立于崖边,微雨打在他身上,溅起一层朦胧水雾。他低着头,不知是看着红湿的绝情花,还是看着阴森灰暗的崖下。

他背对着望晨,望晨猜他应该正伤心,便想转身离开,不扰他人伤悲。

“稍等。”半缘君唤住她,望晨停住脚步,回头看他。半缘君缓缓而来,拿出远音真人之信给她,说:“这是答案。信封防水。”说罢,便转身回雾桃洲。

望晨忙收好信封,便跟着半缘君回去。

相关文章

  • 受做的合不拢腿bl小说h 下面好湿,让我舔_重生影后有点甜

    受做的合不拢腿bl小说h 下面好湿,让我舔_重生影后有点甜

    等明歌弄好的时候,林浩已经站在外面等着他了。  回去的路上,明歌将这事告诉了林浩,林浩毫不吃惊,微微一笑:“这事易安跟我说过,我是知道的。”   明歌更加诧异了:“易安的意思?那他为什么没有跟我说过?...

    阅读: 1467

  • 岳婿战斗力 搂住苏婷双手掀开衣服_三爷的盛世宠爱

    岳婿战斗力 搂住苏婷双手掀开衣服_三爷的盛世宠爱

    孝臣出了门,从蒲然手里接过手机,点了几下,拨通一个号码。“嘟嘟嘟…喂?你好,这里是青周末杂志社,我是顾宁。”清澈的声音,听得人很舒服。“你好,我是孝臣。”“……”那边沉默了接近半分钟。孝臣也不急,就这...

    阅读: 1067

  • 故意让他看我的逼 校花的秘密之路谢羽柔 - 成粟

    故意让他看我的逼 校花的秘密之路谢羽柔 - 成粟

    我梳了个背头抱了箱可乐走回去。  只有四个发型可以选,我选了最拉风的。  大夏天顶头卷毛确实不如剃完了舒服,我坐在训练场的阶梯上开了瓶可乐。  看见走过来的十一,我晃晃扔了瓶给他,没好气,“人女兵都下...

    阅读: 1052

  • 宝贝给我含紧流出来 小妖精办公室钢笔

    宝贝给我含紧流出来 小妖精办公室钢笔

    两位老者衣衫破烂,顶着一颗黑黝黝的光头,他们立于这片地带,浑身有暴虐的力量弥漫而出。  “宁凡小儿,出来!”两人大喝,挥手间四周土坟皆崩碎。  宁凡脸色凝重,如今两人所处的位置距离他还有点远,但要不了...

    阅读: 3860

  • 饱满高耸的一双傲乳 美女全身光着内衣都没有穿 - 空镂玉

    饱满高耸的一双傲乳 美女全身光着内衣都没有穿 - 空镂玉

    春花开,满坡似原,碧翠之上有彩斑点缀,一条蓝线将其一分为二。坡的尽头是个悬崖,栽着一颗不知名的树,春满却无花,枯叶几簇又夹着新芽少许,不知是生,是死。    我,忧天,再一次,倚着树旁熟睡,苏醒。望着...

    阅读: 5809

  • 被黑人塞的紧紧 等你长大 养成h - 天才女主在线夺家产

    被黑人塞的紧紧 等你长大 养成h - 天才女主在线夺家产

    “瑾歌~快醒醒啦~”羽川坐在任瑾歌的床边,笑着看着任瑾歌熟睡的脸庞,手指调皮的戳戳任瑾歌的脸。  “羽川......再让我睡会儿嘛......”任瑾歌迷迷糊糊的嘟囔着。  “是不是我昨天让你太累了?”羽川撩起任瑾歌...

    阅读: 5721

  • 在一天晚上我在公车上 我爱上女友滴滴 - 雨雪交加

    在一天晚上我在公车上 我爱上女友滴滴 - 雨雪交加

    沈雨霆接了电话,电话那头的沈航乖乖的问:“爸爸,你在哪呀?”    “在山里摘葡萄。”    “哇……有没有我的?”    “你猜?”    “嘿嘿,有,肯定有。”    “今天游乐园玩的开心吗?” ...

    阅读: 4131

  • 渔家渔家船上一家亲 宝贝你还太小了我舍不得碰你 - 云淡风清

    渔家渔家船上一家亲 宝贝你还太小了我舍不得碰你 - 云淡风清

    15年六月八号下午,高考最后半晌,市中心某高校,整个校园一片安静,远远的,能隐约看见窗户里青涩的男生女生,每个教室门窗大开,监考老师巡查人员都依稀可见。  校内紧张的气氛影响到了陪考的众人,人山人海的学...

    阅读: 4265

  • 狗狗真粗大好充实 宝贝儿做下去你可以的坐下去_季少

    狗狗真粗大好充实 宝贝儿做下去你可以的坐下去_季少

    顾倾城的双眸依旧望向前方,对于安逸泽的话没有任何的反应。安逸泽知道顾倾城是受了刺激,他突然想顾倾城是不是睡一觉就好了。“对不起倾城,我不逼你了,你去睡一觉,好好休息一下。”安逸泽说着便扶着顾倾城向卧室...

    阅读: 3035

  • 老师不要疼 公务员熟妇系列全文 - 追光者

    老师不要疼 公务员熟妇系列全文 - 追光者

    叮咚!    一路狂飙,林墨按照外卖上的地址,来到三楼,林墨按了按门铃。    过一会儿,见门刚打开,却是传来一声愤怒的咆哮声:“已经超时一分钟了,我都快饿昏了,我要投诉你,”    只见出门来的是一...

    阅读: 4944

  • 头躺好我要进去了 被快递员白白干了一次_宫先生

    头躺好我要进去了 被快递员白白干了一次_宫先生

    姜明却更加疑惑了,他的目光,在干花上流连片刻,复又转到苏乐脸上,问:“何出此言?”  苏乐回想起刚才自己的婉转心思,面上一直维持着的微笑不由带了几分真情实感,让她显得生动明媚。  她解释道:“我只是突然...

    阅读: 6860

  • 老公宠妻太甜蜜 啊快停下好痛别撞了_陆少

    老公宠妻太甜蜜 啊快停下好痛别撞了_陆少

    之前在股东大会上,顾诗嫣光想着自己设计稿被盗窃的事情,着急上火,就开着车冲出去了,忘了她的办公室里面被他安了一个非常微小的摄像头。虽然之前有个人冲进她的办公室里面,篡改她的设计稿,避开了她办公室里面的...

    阅读: 438

  • 男票在床上弄得一直叫 详细描述啪啪的过程 - 天因

    男票在床上弄得一直叫 详细描述啪啪的过程 - 天因

    被点穴的温良贤站在那里,贺天行靠近她们三人,也是看清了温良贤皱了下眉头,看向了捂着左肩摇摇欲坠的傅因和她身后的玉芝。  转身和小厮说了几句,留下小厮一人转身走了。  傅因咬牙,这人还是老样子,没有爱心...

    阅读: 7784

  • 试衣间大战美妇 傲娇三叔别想逃 - 梦中的小木屋

    试衣间大战美妇 傲娇三叔别想逃 - 梦中的小木屋

    林诗宜跟徐致远分手后回到宿舍,发现李书宁和冯浩儿都在,她们见到她回来便一脸紧张的凑上前来。林诗宜极力挤出微笑,但望着表情凝重的俩人,知道瞒不了,恐怕自己脸上还带着泪痕呢。  李书宁走上前来轻轻拍着她的...

    阅读: 7651

  • 丫头顶得你舒不舒服 门卫老董继集t大番外_就是要宠你

    丫头顶得你舒不舒服 门卫老董继集t大番外_就是要宠你

    本来这次的情况下,如小萌也是不需要这样做的,可是今天的陈金涛已经开始颠覆她的认知,她也是不得不这样做,谁知道这个家伙会做出什么样的事。在洗澡的时候,如小萌深呼吸一口气,然后直接发了一条心情:“你们的男...

    阅读: 7124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