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爷爷同性故事 老旺秦芸雨第105章 - 梅林杏雨

2019-12-12 09:23:02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3587

合欢树绿荫浓翠,花美似粉球,红花成簇,风一吹,便有毛绒绒一团一团的花朵簌簌落下。

明毓手挡在额间,仰头惊叹道:“好高的树啊!这一眼还望不见头。”

红霖没说话,自顾自走近合欢树下,朝铺满毛绒绒合欢花的地上扫了一眼。

明毓望向他,“发现了什么没?”

红霖漠然摇摇头,又别过脸去看身后的月老庙,道:“进去看看,说不定能发现什么。”

明毓瞧着他的背影,掩嘴偷笑,心道,这小孩果真是刀子嘴豆腐心,表面对自己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但自己把乐安城那件案子告诉他时,也能既往不咎,倾囊相待,倒也是一个热心肠之人。

这处月老庙前有一个堆满香灰的香鼎,看来香火鼎盛,平时多是善男信女前来祭拜,门前楹联上题有两句诗词,“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明毓笑道:“长生殿。”

红霖回头看他,“什么?”

明毓颇有兴致缓缓道来,“是一台戏,你要是有兴趣,改日去了乐安城,我带你去听。”

红霖没回答,明毓有些意兴阑珊,他发现红霖这小不点老爱这样一声不吭,你永远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喜欢或是不喜欢,他长长叹了一口气,真是让人费解的小孩。

进了殿里,面前摆着一排的蒲团,蒲团前是一个方形朱漆的案子,上面放着一些签筒,贡品什么的,而这供着的神像,也就是那童颜鹤发,掌管天地姻缘的月老了。

明毓交叉着手放在胸前,人也站得东倒西歪的,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打量眼前的神像。

有那么一瞬,他觉得自己可能是真犯桃花了。

今天一出门就遇见别人家抛绣球择佳婿,现在又阴差阳错整进月老庙,要是真有那么巧,就差一洞房了。

明毓摇头苦笑,视线又飘到了桌案上摆放着的签筒上。他眼睛转了转,反正都来了,要不,求个姻缘?

他说风就是雨,兴高采烈地朝四处翻找查看的红霖挥挥手,红霖这种敬业精神,总觉得出事的是他颍川似得,相形见绌,明毓这个当事人倒像个没事人一样。

“红霖啊。”明毓唤他。

“作甚?”红霖答得十分随意。

明毓指指面前的签筒,“我们要不一起摇个签吧?你就当回东道主,陪我玩玩呗?”

红霖冷声道:“姻缘之事,不能当做儿戏!”

明毓急道:“我还不够虔诚么?事态紧急我还能觑着空儿来求个姻缘,没人比我更虔诚了。而且”他凑过来,手臂搭在红霖肩上,“咋们一起摇,若日后有缘,咋俩孩子说不定还可以凑一对娃娃亲呢,你说呢?”明毓说完一脸坏笑朝他眨眨眼。

让我的孩子和你结娃娃亲!哈哈哈哈哈!那红霖以后得叫我老丈人!哈哈哈哈!平白无故大了一个辈分,看你怎么神气!明毓最后实在憋不住了,脸憋笑憋得双肩抖得像个筛子,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红霖甩开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臂,又拍了拍被那只手臂碰过的地方,这嫌弃厌恶的感情真是不要表达得再清楚一些。

断然拒绝,“不要!不要和你结亲!”

明毓躬身与他齐高,眼睛定定望着他,恳求道:“红霖,不结亲就不结亲,你就陪我一起摇呗!”

红霖眼似秋水,清澄明亮,不含一丝杂质,见明毓离他太近,难得有些不自然,眼神别过去,十分勉强应了一声,“好吧。”

明毓高兴得控制不住自己,就要乐哉乐哉跟他拥抱一下,红霖脸色立马就变了,青青白白的,“你要干嘛!”

明毓恍然,“就高兴,想抱你一下呗,什么干不干嘛?”

红霖小脸闪过一丝红晕,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被气的,说话也有点结巴,“我……不想!你……要是想摇就快点摇,天色也不早了,我爹还在家中等我,恕不奉陪!”

明毓摊摊手,“红霖,我发现你回答我的问题永远都带个不字啊,行行行,我知道你讨厌我,咋们摇完签就散了吧,大路朝天,各走各边,从此老死不相往来,如何了?”

红霖动动嘴,想说什么,忍住了,他默然走到案前,拿了一个签筒,跪坐在蒲团上,闭上了眼睛。

明毓也跪在了蒲团上,道:“咋们一起。”

啪嗒一声,接着又是啪嗒一声,二人捡起各自的竹签,明毓一看,二五签,是支上上签,呵呵,还真是桃花乱颤啊,他往下看,上面只有三个字,“可妻也”。

明毓:“……”

神仙也这么敷衍么?什么可妻也?他现在连对象都没有,找谁去?这不跟你面前有只狗,然后有人告诉你它不是人是一个道理吗?他真要一掌把自己拍死在地,血溅三尺白绫,从此警示各路神仙好好当差!

他有些气急败坏,撇撇嘴,又扭头去看红霖的签文,“六三签,中平签,子规夜半犹啼血,不信西风唤不回。”

明毓啧啧惋惜,“红霖,你这姻缘真不咋地。”

见红霖没说什么,以为他是不懂,便自恃聪明一本正经解释道:“子规夜半犹啼血,这一句是说,你以后会和心爱之人分隔两地,不信西风唤不回,这一句是说,不知道哪一年的秋天你和她才能相逢,真惨!”算了,我还是不嫁女儿了,明毓在心里默默想着。

红霖把签文插进签筒里,泰然自若,“男儿本不该为儿女情长所困,这签于我无益。”

明毓惊讶看着他,“你这是听谁说的?”

“我爹。”

“那你爹一定不爱你娘,我爹就不说这种话,所谓家和万事兴,君子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不顾小家,何谈大家。”

红霖眸子黯淡下来,沉默了片刻,低低说了句,“我没见过我娘。”

明毓这才想起红霖他娘在他出生时就死了,见他现在低着头黯然神伤的样子,心里也有些不好受,想他这么小的孩子,从来没见过他娘,虽然平时倔强顽固,又有些狂妄桀骜不讨喜,现在倒是有点可怜。

“你娘一定很美。”明毓朗声道,不然也生不出你这么可爱漂亮的孩子。

红霖怔愣,偏过头去,动动嘴,“谢……”

话音未落,明毓突然瞳孔皱缩,倾身朝他扑过来,“小心!”

一阵巨响,桌案上的贡品掉了一地,红霖被明毓扑在地上滚了好远,有些惶惑不知所措,再抬头,发现明毓咬着牙面部有些扭曲,他捂着肩膀,“唔……真疼。”

有鲜红的血从他手臂上汩汩流出来,染红了他的白衣,显得触目惊心。

“小鬼,这可不是你们能管得了的事儿。”

一男子站在他们身前,男子身后凭空长出无数条褐色青色藤蔓,在空中张牙舞爪,它们就像活物一般,蠕动着。

这是一只藤妖。

红霖急忙上前查看明毓的伤口,“怎么样?你……”

明毓冲他露齿一笑,摆手道:“没什么大碍,就是擦破了皮而已,不妨事不妨事。”他起身朝面前的藤妖轻蔑笑道:“呵,这是终于坐不住,要先下手为强取我们性命了”他又转头轻声对红霖道:“抱歉啊红霖,把你卷入这场恶斗了。”

红霖盯着他的眸子,摇了摇头。

明毓欣慰笑道:“既然这样,难得我们可以合作一回,你可要让我大开眼界,瞧瞧你的能耐了!”

红霖扬眉回道:“当然!”

说着,他便取下发尾的红色流苏绳,握在手里,闭上了眼睛,念出了一道决,登时,平地生风,扬起了红霖的发丝和衣袍,一把剑身通红的宝剑出现在他手上,在红剑出现的那一刻,红霖手上的红绳就像藤蔓似的缠上了宝剑的剑柄,这就是上次百家论剑红霖使的那把。

“哟,不错嘛,有模有样的。”

明毓说完,伸出手扬在半空,皱紧了眉头,突然目色一凛,大声道:“聚气为咒,现!”

一道白光划破天际,在接触明毓手掌时,化作了符文的形状,明毓就势缠上手腕,朝着面前的藤妖用力挥了出去,“斩!”

气咒似利刃,一下就把藤妖迎上来的藤蔓悉数斩断,簌簌落在地上,化作了一抔黄土。

藤妖显然没有料到这个半大的小子还有这么一手,刚刚轻敌,松了警惕,现在不免有些紧张打量着眼前两个少年。

一条条的藤蔓箭也似的从他身后齐齐发出,这次出招凶险无比,条条藤蔓直击二人命脉,看来是用了十成功力,这藤妖看来想破釜沉舟,拼力一赌了。

明毓轻笑,朝红霖的方向道:“红霖,我先击破他的攻击,你乘机一举将他拿下。”

红霖:“明白了。”

明毓看准势头,乘气垫脚飞起,躲过藤蔓的攻击,又二指并拢,在空中画出了一道白光符咒,喝道:“破!”

一道刺眼的白光压了上去,所过之处,藤蔓萧条,本来张牙舞爪,一瞬间就像被人捋顺了毛,渣滓落在地上。

红霖见状,轻蹬地面,提剑就是一刺,剑尖冒着森冷的光,没了藤蔓的庇护,藤妖犹如失了最强大有力的庇护,大惊失色,脸色吓白了,生生吃了红霖一剑,就在红霖要擒住他的时候,眼前亮光一闪,居然凭空消失不见了!

红霖握着空空如也的手心,怔然道:“怎么会?”

“看来这藤妖还是有点能耐的,别着急。”明毓对他讲道:“还好出门带了寻妖盘,这会儿正好用上!”

明毓拿出寻妖盘,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非常窘迫的事情,面上有些难堪,偷眼瞧了瞧红霖,吞咽了一口口水。

“怎么了?”红霖见他这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问道。

明毓尴尬笑了笑,“我突然发现我没有灵力,用不了这东西,要不你来吧?”

红霖目露惊奇,“你们五符派的符咒,素来以灵力驱动,若是没有灵力,你如何使咒?”

明毓苦笑道:“所以我除了木符中的聚气为咒,其他灵符都使不了啊。”

“你该不会……”

“你猜的没错,可能正是因为我是五符派几百年甚至几千年来唯一一个没有灵力,不管怎么修炼就是没有灵力的千古第一人,才能把气符发挥得这么好吧。”明毓努嘴笑笑。

“……我真不知道你是天生的奇才还是天生的庸才。”

他接过明毓手中的寻妖盘,指腹按在上面,灌入灵力,又把地上藤妖的渣滓洒了一些在寻妖盘上面,不一会儿,寻妖盘就开始有反应,寻妖针开始颤动,这个方向是……西南方。

相关文章

  • 嗯哦啊插动轮流 妻子与破烂老头

    嗯哦啊插动轮流 妻子与破烂老头

      ——  ——  ——  “好,那我就让你见识见识,街舞的力量!”  苏鹤让所有人都别过来,慢慢悠悠取出山寨音响放着,连接手机,放了首他自认为是属于自己主场的  vento  d'oro》——菅野祐悟。  “...

    阅读: 5663

  • 群交群交换小说 用嘴巴帮他解决 - 冷鸢

    群交群交换小说 用嘴巴帮他解决 - 冷鸢

    再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被关在了一个地牢里,这里很潮湿,我额上的伤口和胸口的伤在这恶劣的环境下隐隐作痛,但我要强迫自己清醒,我走到门口想了解一下自己现在的处境,门口倒是没有人,但这地牢很是坚固,除了一扇铁...

    阅读: 5469

  • 合搜子回居的日子 干女儿的屁眼 - 我喜欢你呀

    合搜子回居的日子 干女儿的屁眼 - 我喜欢你呀

    “小郁,你还说我没变,你才是一点都没呢。”阿楠笑着说道,那张年轻的面容,鲜活而又有活力。  “为什么会选择来这里?”我问道,看着周围或多或少投来的视线,有点尴尬。  阿楠勾了勾唇,语气散漫道:“你不觉...

    阅读: 664

  • 沉腰缓缓进入整根 看着哥们玩自己的妈妈_秦爷宠上天

    沉腰缓缓进入整根 看着哥们玩自己的妈妈_秦爷宠上天

    肥胖男人迅速抓住她的双脚,重新将人拉到床上,直接压了下去,肥胖的身体带着一阵浓烈的臭汗味,熏得她一阵反胃,差点就要吐出来。“放开我,你们知道我是谁吗?你们敢动我,苏家不会放过你们!”“哈哈,现在可真是...

    阅读: 1955

  • bl啊好烫放了我吧 嫖了一个年纪大的_季少

    bl啊好烫放了我吧 嫖了一个年纪大的_季少

    安逸泽看着顾倾城这样双眸皆是欣赏,心中也满是佩服,她如果不来的话,他不知道要处理到什么时候。“既然顾总这么说了,东西我们先扣下,司机要跟着我们去调查,调查清楚之后很快便可以送回,您先请回吧。”警察相互...

    阅读: 5764

  • 公车花茎律动噗滋噗滋 bl坐在腹肌上晃动 - 梦想与幻想

    公车花茎律动噗滋噗滋 bl坐在腹肌上晃动 - 梦想与幻想

    三个月以后总算走到首都了,我就跟商队分开他们要去做生意而我要找到目标哎一个字难啊。  不过已经到了我可要好好看看这个时代的首都长什么样子。  不过还真是热闹非凡熙来攘往街上两边,都是商铺有各式各样的商...

    阅读: 6054

  • 乖…把它放进去 欧美护士查房忍不住16 - 女将

    乖…把它放进去 欧美护士查房忍不住16 - 女将

    “沈姑娘,您在这个房间歇息。我已经让人打扫过了。”傅允把我领到医馆后院,推开一扇门。  房间虽然布置简单,却很干净,床上放着一套崭新的袄裙和亵衣,是傅允派人刚买回来的。  “傅大哥,谢谢你。”我所谢的...

    阅读: 4158

  • 吃你吃上瘾 哥别打了我不敢了_天下醋王一般黑

    吃你吃上瘾 哥别打了我不敢了_天下醋王一般黑

    和陆泽铭对视的一瞬,苏璃眼眶顿时湿润。眼前的男人愿意陪着她面对一切,而且给了她不止一个惊喜,她现在才意识到,她和陆泽铭是注定要纠缠在一起,永远不分开的。“谢谢你。”“不要感谢我,为你做这些事情的时候,...

    阅读: 4593

  • 星星之火小说黄爷爷 弓起身子等待他将她 - 月夜浔心记

    星星之火小说黄爷爷 弓起身子等待他将她 - 月夜浔心记

    这婚服裙摆好碍事,本来走一会的路,偏偏走了许久,走到那,便看到天君一个人坐在树下,居然还在喝酒。我走过去抢走了他手中的酒杯“难道天君还没有喝够吗?”我的脸色不太友善,他盯着我看了片刻“永夜是在怪我灌醉...

    阅读: 4083

  • 宝贝腿打开一点太紧了 鸠摩智轮着上王语嫣小说 - 时光黯然

    宝贝腿打开一点太紧了 鸠摩智轮着上王语嫣小说 - 时光黯然

    江南?  那是人间的江南。  街边的摊贩热情的招呼客人,过路的旁人脚步或急或缓,前往别处。  那流水谆谆的小溪旁,一对情侣拥抱着,说着动人的情话。  不远处,几个幼小的孩童拿着花灯,开心的玩耍,其中一...

    阅读: 7604

  • 寸寸销魂的结局 小坏蛋播种美妇怀孕 - 遇

    寸寸销魂的结局 小坏蛋播种美妇怀孕 - 遇

    一进如玉阁,一股胭脂香味扑面而来,一群风情各异的姑娘站在门两旁欲说还休的看着他们。临安倒不觉得反感,反而觉得很新鲜,这些站门口迎客的女子都很赏心悦目。  柳湘一见到陆知新便喜笑颜开,带着一群姑娘风情万...

    阅读: 4522

  • 古代体罚丫鬟超级残忍 艳情短篇小说 - 不知陶叶谁裁出

    古代体罚丫鬟超级残忍 艳情短篇小说 - 不知陶叶谁裁出

    施不知高高兴兴攥着摄像头里的内存卡献宝似的递给果儿哥哥,张云郭拿出电脑读卡。万众期待中按下播放键,派大星欢乐的声音响起来“能再给我一个蟹黄堡吗?”    进度条拉到最后,小白眉的俏脸笑的灿烂,“好看吧...

    阅读: 6746

  • 女兒啊亂倫小說 床戏激烈的小说_宠妻陆少已上线

    女兒啊亂倫小說 床戏激烈的小说_宠妻陆少已上线

    林半夏就把楚母妈妈想要楚辰轩谈恋爱的事情告诉了两个人。陆亦城又挥了一棒,这次的弧度比上一次的还要好看,陆冢豪喊了一声:“漂亮!”陆亦城心想这个楚辰轩也是已经不小了,也怪不得他妈妈老是催促他谈恋爱,一个...

    阅读: 5142

  • 他的太大了塞得满满的 2男人一起日

    他的太大了塞得满满的 2男人一起日

    这和尚看到这一幕,大吃一惊,那和尚惨叫连连。  在龙浩的手掌上,出现一道符文,这一道符文正是小度化诀!  龙浩的小度化诀需要不少的时间才能够度化这和尚。  龙浩的天龙八部图飘浮在空中,龙浩与那九颗珠子...

    阅读: 10

  • 东北大坑59节 跳蛋长时间插在屁股里 - 静女其姝

    东北大坑59节 跳蛋长时间插在屁股里 - 静女其姝

    太傅府  “少爷,我们线索已经透露给玉候府了。”一名侍从恭敬的说道。  许砚之静静的立在窗边,噙着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让人看着安阳候世子世子身边的小厮,确保玉候府的人可以顺利的找到他。”  “遵命,...

    阅读: 2074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