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父亲试着生个孩子 十年被他日出感情了 - 陌上尘

2020-04-16 13:54:42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7866

太原郡,天福茶楼。

这个茶楼并没有门匾,倒是门口两旁有两个大石柱,左右两个石柱上分别写着“天”和“福”,石柱前边又有两个面露凶相的石狮子,好巧不巧,那俩石狮子正好摆放在那两个字的下边,分毫不差。

茶楼一共有三层,每一层的窗棱上挂了一排红灯笼,甚是喜庆,但也有趣:每层红灯笼上面都有写字,第一层红灯笼上面写着“天福”二字,第二层红灯笼上面写着“天”,当然,最后一层红灯笼写着“福”,这字排的一反常态。

但也有人会问:“这莫不是孩童所设计的?”没有人给他解答,因为他们也不知道。

虽说外面的装饰如火但里面却清冷一片,与其说是清冷,倒不如说是茶楼中人都专注的看站在站台上的一个锦衣说书人。

“啪!”说书人有模有样的将书案一拍,两只凤目扫过下面的听众,不紧不慢的问:“大家可知何为长生不老?”

半晌,无人应答。

一位男子闻了闻盏中的茶香,听到这个问题时,金眸微眯,等了许久,听无人应答,便嗤笑一声,道:“天一生水,人同自然,肾为北极之枢,精食万化,滋养百骸,赖以永年而长生不老。”

答必,一片嘘声,金眸男子淡淡的扫了一眼旁人,旁人与之对视,竟打了寒颤,讪讪的低头喝茶去了。

但也有人不怕的。

白发青年就坐在不远处,他翘个二郎腿,摇着手中的折扇,十分嚣张跋扈,但众人知道,他有那个资本,他“啪”的一声将折扇合上,对金眸男子道:

“不朽,这种问题恐怕是人族的武道之人才能回答吧?你一个妖族回答作甚?”

不朽轻蔑的看了一眼白发青年,不再答话。

白发青年玩把着银白色的发丝,好似习惯了不朽这般,直接无视了他的眼神,继续玩把着自己的头发和折扇。

说书人见都静了下来,继续道:“不朽大人!说的也不错,但这只是人族的一位前古人的想法,其实,长生不老的源头,便是神。”

“哦?神?”坐在不朽后边的青衣男子笑了,仿佛听见什么很可笑的事情一般。

“神怎么了?”白发青年有些不解,神有什么好笑的?

青衣男子摇头:“无事,继续。”

白发青年皱了皱眉,他最讨厌说话说一半的人了,把别人的好奇心勾起之后就当做什么是都没发生。

说书人倒是没有白发青年那么多想法,又继续道:“几乎所有人都相信神明是存在的,他们每天烧香拜佛,祈求自己可以长生不老。”

“其实这世间本就没有什么神仙,人们所谓求神拜佛,不过是给自己找个寄托。”

青衣男子眸色暗了暗。

“随着人们的野心扩大,也便有了丹药之说,可丹药是那么容易炼的吗?并不是,于是有不少人为了丹药而争的头破血流、家破人亡,又有不少人因吃了丹药而七窍流血,就这样,一直炼了几千年。”

真是千年作死啊,众人内心吐槽。

“所以才有了修仙之道么?”一名怀孕的妇女开后问道。除了个别几个,几乎所有人和鬼都惊奇的看着她。

在这个茶楼中有一个女人并不稀奇,但有一个没有法力傍身的女人那就新奇了,因为没有法力的人是进不来的,众人包括鬼都仔仔细细的检查着这个女人,发现并未有半丝的法力,莫非……这个女人是和燕老一个级别的?

众人都知道燕老是个深不可测的人,至于深不可测道什么程度呢?就是抬抬眼就能毁掉一个国家的那种人,但燕老就像个普通人一般看起来没有法力。

他们都暗暗咽了一下口水,一脸崇拜的看着面前的妇女,显然,他们都认为这位妇女是一位深不可测的大人物了。

“咳咳”说书人干咳几声,回答了妇女的问题:“说是也是,说不是也不是。”

“为何?”妇女问道。

说书人道:“因为就在人们要放弃长生不老向时间低头时,有一个人现世了,而这个人,便跟长生不老有关。”

“谁?”

众人异口同声的问。

“青帝。”

青衣男子的身形顿了一下。

“青帝?”又是异口同声。

“没错。”说书人点头:“他知道怎样才能长生不老。”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说书人继续道:“于是,那个消息就毫无征兆的散布出去,这自然是引起下至乞丐流氓,上至王公贵族的注意。但当他们见着青帝时,都震惊了,因为……”

“因为那所谓的青帝不过就是二十几岁的毛头小子罢了。”青衣男子接过话头,越过说书人射过来的不爽的目光,低头继续喝茶了。

“怎么?你听过这个故事?”说书人笑了,笑的极其危险,但众人都知道这个暴君怒了。

青衣男子淡淡的道:“略有耳闻罢了。”

说书人冷冷的看着青衣男子,这年头竟然还有人接他的话,要是不在天福茶楼,他早就把这个男人撕成碎片为他的宝贝宠物去了,还轮的到他如此猖狂?!

“所以,这些心高气傲的君王们信青帝了吗?”不朽笑道。

说书人缓缓的收回目光,继续道:“当然不信,不仅不信那些帝王还表示非常不屑,说那是妖术,但在青帝失踪后,他们在私底下悄悄找寻过青帝。”

“呵,这便是人类。”坐在角落中的玄衣男子淡淡道。

白发青年的关注点却和玄衣男子不一样:“青帝失踪了?什么意思?”

说书人道:“没错,青帝见他们非常的不屑,只留下一句话就走了。”

“什么话?”白发青年饶有兴趣的问。

“望尔等凡夫俗子不会因今日之决定而悔!”

“哼!狂妄自大!”玄衣男子评价。

说书人道:“在青帝说了这句话后,帝王们对他的评价也就是这个,他们也表示不屑还说此人大放厥词,不容相信。就这样一直过了一百年。”

“在这一百年间,知道青帝的人越来越少,因为他们有些都老死了,有些都病死了,最后,只剩一位老帝王在这世上苟延残喘的活着。”

不朽金眸转向说书人,道:“他们难道不会对外传么?”

说书人道:“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我把整个古籍翻了个遍也没找到。”

所有人都低头不语不知在思索些什么。

“一百年后,那名自称青帝的青年回来了。时间好像在他的身上停滞的一般,没有丝毫的变化。”

“老帝王看着他的容颜,连说了几声不可能。”

说到这里,说书人突然闭口不说了。

所有人愣了一下。

白发青年问:“没了?”

说书人面色稍微显露出古怪:“不是,后面的那一页被撕了。”

“撕了?”青衣男子愣了一下,转而有摇了摇头,好像想通了些什么。

说书人道:“不过虽然不知道老帝王和青帝说了些什么,但是自那天以后所有人都忘记了那个老帝王,也没有人知道青帝这个人,更无人得知在那时有那么一件事曾发生过。”

不朽问:“那这个故事是怎么流传下来的?”

说书人道:“不知道,但我只知道这个故事是我从国库禁地翻出来的。”

青衣男子淡淡的笑了:“那你为什么把这个故事讲给我们听?”

说完这句话,说书人的脸里面黑了下来,不礼青衣男子这个问题,直接冷冷的把刚刚的故事继续讲下去:“后来的一百年间在太原附近的浑夕山上不知何人建立了一个门派,便是阑仙殿。当然,在这一百年间,也有不少王朝试图攻克阑仙殿,但屡试屡败,便也相继放弃。”

“可是、可是……我听说浑夕山是一座寸草不生的荒山啊……但现在却比传说中的蓬莱仙岛更胜一筹……”

一道弱弱的声音弱弱的回荡在安静的茶楼中。

众人一听着句话就立马想要训斥说这种话的人:你算什么小妖小怪?!竟插嘴于大人物之间的话题?!

可就当他们回头要训斥时,一个个的都呆住了:因为这只坐在不朽身边的小妖太可爱了有没有?这只小狐妖显然也就才两三百年的修为,但已经化作人形,是个孩童模样,圆圆的鹅蛋脸上浮现出健康的红晕,黑葡萄般水灵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柔顺的长发随意的用淡紫色的发带束起,静静的依在身后,一双萌萌的耳朵因为有人的关注而紧张的竖起来,身后的狐狸尾巴一摆一摆的,好似一个绒绒的毛球在围绕着他转一般。

小狐妖看到人们都齐刷刷的看向他时,他心中一慌,一下子就躲在了不朽身后,紧紧的抓着不朽的衣服,咬着嘴唇,眼圈有些微红,好像有什么人在欺负他一般。

不朽呵呵一笑,转过身提起小狐妖的领子,然后在旁边的空地上一松手,小狐妖就摔在地上了,但法力高点的都知道,不朽在小狐妖摔落的同时,用法力裹住小狐妖,以至于他摔在地上不至于那么疼。

虽说不那么疼,但小狐妖还是感受到了一定的疼痛,他吸了吸鼻子,眼中似有水花闪过。

这时,不朽轻笑着拍了拍他的头,小狐妖眼中将要溢出的水花慢慢的也收了回去,但就光看着他红红的眼眶,就让人忍不住心疼。

不朽看着正在生闷气的小狐妖,轻笑道:“听说几千年前,浑夕山下了七七四十九天的大雨,大雨过后,浑夕山好像从阎王那里救回来一样,一夜之间生机盎然,灵气四溢。”

说书人看着小狐妖思绪连篇,眼中有莫名的情绪闪过,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不再想那么多,继续讲他还未讲完的故事去了:“继阑仙之后,过了差不多一千年,一个邪教出现了,那便是释魂谷。”

当听到“释魂谷”三个字时,众人不约而同的悄悄的看向在角落里喝茶的玄衣男子,玄衣男子拿着茶盏的手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若无其事的喝茶了。

“那时,释魂谷发现了一种长寿之术,便是以命换命的邪术,为此,有不少人失了性命。”

听此,有人忍不住嘲讽:“是啊,当初的释魂谷多么的风光啊。”

“风光”咬的极重,好像在讽刺些什么。

磕嗒。

玄衣男子轻轻的放下茶盏,这一清脆的声音搞得众人们心脏跳动慢了一拍。

那挑事之人有些怕了,但还是嘴硬:“怎、怎么?不愿意提前陈年旧事啊?”

玄衣男子听了,单手抵住太阳穴,笑意更深,轻蔑的看着这个挑事的。

“我不想讲了。”眼看着气氛要进入白热化阶段,一堆不嫌事儿大的人想要看看究竟是谁会被天福茶楼打入黑名单时,说书人打破了这个气氛。

但也倒是没什么异议,因为接下来的故事已经家喻户晓了,再讲也没什么意义。

其实后面释魂谷杀人无数,最终人族派代表去请阑仙殿的人去惩治这些杀人狂魔,自然阑仙殿也答应了,于是双方约战与北方的涿光山。

这,便是仙魔大战的开始。

释魂谷的领头是一个自称魔厉鬼道的邪者,而阑仙殿则是清月仙人,那场战争谁也不知道结果是怎么样的,只知道弑神剑、断魂玉双双现世,魔厉鬼道、清月仙人同归于尽。

白发青年幽幽的问:“完了?”

说书人点头:“完了。”

白发青年坐正姿态,一本正经的道:“这位仁兄,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说书人眉头挑了挑:“什么问题?”

“你是怎么做到讲故事都这么令人乏味的?”

“滚!”

“哈哈哈”

白发青年大笑三声,视线一转,看到正要出茶楼的青衣男子,眼睛一转,一个晃眼,便以拦住青衣男子的去路。

“詹兄这是要去哪?”白发青年摇了摇手中的折扇,笑道。

青衣男子见白发青年突然拦住自己的去路,倒也不恼,同样以微笑回道:“去接一人。”

至于去接什么人,白发青年倒是不好过问,不过这便以足够了。

轰隆隆……

大好的晴天竟有一阵雷响。

不朽带着小狐狸正巧走过白发青年身边,听见这一声雷响后,笑道:“晴天打雷,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白发青年“啪”的将扇子一和,对青衣男子道:“詹兄,你确定要这个时候接人吗?指不定人家听到这个雷声也和不朽的想法一样,认定不是什么好兆头,转身就走了呢……”

青衣男子听了,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低声喃喃着:“我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相关文章

  • 部队女干部全都被谁 我把妹处给开了

    部队女干部全都被谁 我把妹处给开了

    这一批武者里面,可是有不少都是武尊级别的存在,甚至连武圣也有不少,而且飞行的妖兽里面,有不少都是九阶的妖禽。  看到这些武者出现,白夜笑了,她的笑容已经有点扭曲起来:“云雀长老,云雁长老,云鹰长老,你...

    阅读: 6257

  • 小阿姨让我进她里面 爸爸,狠狠干女儿吧 - 弟弟太缠人

    小阿姨让我进她里面 爸爸,狠狠干女儿吧 - 弟弟太缠人

    在施辰刚出生的时候,西子妈妈就开始温柔地对西子一遍一遍地叮嘱着:“小西子,你是姐姐,要好好照顾弟弟哦。”  彼时,小西子才过三岁,咬着胖乎乎的小手指,眨着灵动的大眼睛,一脸懵懵地看着在妈妈怀里吐口水泡...

    阅读: 2639

  • 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 校花的好大的奶 好爽_二分之一小时光

    老师太粗不行坐不下去 校花的好大的奶 好爽_二分之一小时光

    “你说的哦!可别后悔。”水千淼和顾敏君面面相觑,知道方法奏效,立马狮子大开口说道:“我俩改主意了,我俩要你零食的三分之二。”    “啊!刚才不还是二分之一啊!现在就变成了三分之二,你俩落井下石啊!”...

    阅读: 2797

  • 亲爱的我要亲你下面的嘴 医妃在上九爷狠会宠 - 一箪食一瓢饮

    亲爱的我要亲你下面的嘴 医妃在上九爷狠会宠 - 一箪食一瓢饮

    黄纶刚摔伤那会儿真的感觉自己的脚都不属于自己了,但是校医上好药回到宿舍的时候基本已经适应了这种痛,而且她只摔到一条腿,其实有个人在旁边扶着她蹦蹦跳跳上下楼梯也没问题了,但是既然唐标主动把责任揽了过去,...

    阅读: 1117

  • 和两个黑人同时做 我被老和尚吃奶

    和两个黑人同时做 我被老和尚吃奶

    月8日,在沈城大难不死的张宏飞,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申城。  跟随张宏飞一起回来的,还有被家族赶出去的刘子豪。  张宏飞遵守约定,亲自送刘子豪回刘家。  不出所料,刘子豪回到家里,得到的不是欢迎,而是...

    阅读: 5521

  • 你的太大了我要被撑裂了 高h虐身道具药物小说_此间爱情

    你的太大了我要被撑裂了 高h虐身道具药物小说_此间爱情

    华岷江一边泡咖啡时一边生闷气,凭什么要让她招待啊,明明是他的家人,他的客人嘛!这个死挨踢真是过分,欺负女孩子算什么! 苏铁和大哥大嫂坐在沙发上,苏锰说:“小铁,你怎么能让人一女孩子去泡咖啡?” “哥,你...

    阅读: 2163

  • 腐文堵铃口尿道按摩器 硕大深入子宫撑到极_傅少套路深

    腐文堵铃口尿道按摩器 硕大深入子宫撑到极_傅少套路深

    只是,今天出奇的坐在床上。虽然已经穿戴整齐,却守在苏紫萱的身边,让她感很诧异。“今天是我起早了吗?”苏紫萱反问道。揉了揉眼睛,傅亦怀正在看着自己。“现在你又上头条了,你打算怎么办?”傅亦怀眼神中带着严...

    阅读: 6068

  • 巨乳教师被狂草 往我下面涂奶油 - 痕迹

    巨乳教师被狂草 往我下面涂奶油 - 痕迹

    希音年少早恋,因家庭和道德的枷锁束缚被迫出国。  他在执念与痛苦中快速成长,越发不甘于现状。  佛罗伦萨在那么在他记忆中总是来的那天阴雨沉沉,晦暗苍蓝的模样。直到他遇到了新的爱人,生命才有重洒阳光。 ...

    阅读: 7243

  • 下一篇内射12p 在公交车被两个人今入

    下一篇内射12p 在公交车被两个人今入

    三天后,逍遥商会分会的顶层  此时逍遥商会分会的顶层只有武天一人,除此以外,别无他人,哪怕是梦瑶都没有在此,显然是怕打扰到武天闭关  感受着房间内不停涌入的灵气,武天有些感慨  “好浓郁的灵气,若是一...

    阅读: 2382

  • 一对一肉文 堕落人生杨晓蓉01_总裁缺爱补一补

    一对一肉文 堕落人生杨晓蓉01_总裁缺爱补一补

    念此,君墨擎怒气冲冲盯着手机。就在这时,秦非墨推门进来,感觉身边的气压瞬间冷了几度,然后看向沙发上抿紧了唇,整个人的眉头皱的紧紧的男人。秦非墨还是第一次见君墨擎这个样子,毫无疑问,他现在在生气。还不是...

    阅读: 1831

  • 硬占丰满妻 福林的初试云雨情后传_日租明星

    硬占丰满妻 福林的初试云雨情后传_日租明星

    说到这里,会有人问为什么妹妹由我照顾。我从没跟大家说过我的家庭,但是现在有必要提一下。我四岁的时候,父亲出轨跟母亲离婚,母亲把我留给了姥姥和姥爷后改嫁。在我的印象里,几乎没有父母这两个字的概念。因为我...

    阅读: 2308

  • 美女被绑在床头四角摸 被老外的大黑吊操的感觉 - 华南旧事

    美女被绑在床头四角摸 被老外的大黑吊操的感觉 - 华南旧事

    祁铮闻声看向那个不速之客,“顾慎,你的嗅觉还是一如既往的好,不过,祁家大门什么时候你想进就进”讨主人嫌的顾慎好像没有听到祁铮口里满满的恶意,只是温润的站在那里,好像古时候温润如玉的世家公子,带着千里之...

    阅读: 6272

  • 厨房借住干朋友妻子 一晚上干了三个女儿 - 不安的房子

    厨房借住干朋友妻子 一晚上干了三个女儿 - 不安的房子

    “赶紧把他们弄走!”陈闻指着吕新和思安喊。  “只要我们不走动,金雀花超界是不会将我们吸入的!”吕新对陈闻说,“而且你最好也别动!除非你知道出口步幅数字?”  “什么是出口步幅数字?”思安问。  “就...

    阅读: 2594

  • 一晚干了三个女的小故事 着名长篇肉小说 - 异世之神王游戏

    一晚干了三个女的小故事 着名长篇肉小说 - 异世之神王游戏

    楚亦心抬腿踢了踢一旁黑豹的尸体道“话说刚才我好像看到这只黑豹在吃人的手呢!”    “嗯,毕竟肉食动物嘛!吃人什么的正常的!”    “诶?刚才那个难道是真人的吗?真的有人被吃了吗?”    “那当然...

    阅读: 4413

  • 粉嫩的小奶头h 市长好疼好疼 - 烽火破东风

    粉嫩的小奶头h 市长好疼好疼 - 烽火破东风

    易水再次睁眼的时候,是在一家客栈里。谢郡正举着一勺子粥往他嘴里喂。    “体质不行啊易水,还不如我这个伤残人士。”谢郡见他醒了,把勺子放回碗里,笑道。  易水苦笑,“我从小身体不好,你也不是不知道。...

    阅读: 3118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