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竟下药把我献给他上司 儿子把后妈睡了 - 寒染流星蝴蝶飞

2019-11-18 15:34:11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5199

第3章 灵叶公子

蝶星扶着恒玉走进了蝶苑,坐在院中桌边的寒肄和泽冉,看着他们都愣住了,你们..恒玉看了看泽冉,从今日开始,我便搬来蝶苑与你们同住了,以前误会种种,皆因恒玉鲁莽,还望各位不计前嫌,日后同舟共济.相互扶持,泽冉呆呆的点了点头,扶持..扶持,对了他醒了吗肄冲询问的蝶星摇了摇头,还未,我去看看他,看着走进房间的俩人,泽冉呆愣的看肄,他俩何时变得如此亲近了!我怎会知,肄有些忧郁也走进了房间。

落尘睁开眼,便看见了守在身边的寒肄和泽冉,泽冉开心的拉抱住了他,二哥你可醒了!泽冉担心死了,你为何不认我,肄沉重的看着他,到底发生了何事?为何如此狼狈落尘一语未发下了床走向门口,落尘!二哥!站住!肄.泽冉.和蝶星同时开口,蝶星走到了落尘身边,我已和航哥打过招呼,你可以留在此处,当初一别,一月有余,你为何颓败至此,长兄内弟皆在,你可该解释一二?

我无话可说,你们全当我死了吧,落尘继续往门口走,站住!蝶星追了两步,天大的事有我们与你一同承担,朦渊入难你且未如此,现在你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如何对得起门主之位,朦渊之危未解,你想让二师傅遗恨九泉吗!买醉解决不了问题,寻思便可解脱了吗!那大师傅该如何,木头泽冉该如何,朦渊圣境.玄心门数万教众又该如何!即便担子在重,还有我们,还有我们...我不准你自暴自弃,我们要永远在一起,永远..

落尘回头看着有些哽咽的蝶星,原来我还有这么多不能卸下的责任,谢谢你告诉我,我留下便是,真的!落尘擦掉了蝶星掉下的眼泪点了点头,蝶星轻轻打了他一下,你这个人,非得让人家鼻涕一把,泪一把的留你,木头,你和泽冉快带他去洗漱,他脏死了,肄点了点头,三个人走出了房间,

还没出蝶苑肄拉住了落尘,告诉哥到底发生了何事?别问了,为何不问!你和泽冉是哥的命,不比君裔差半分,你想让哥一直担心吗!泽冉也走上了前,二哥,发生了什么事你告诉泽冉,我们是手足至亲你连我也要瞒吗!落尘看着泽冉眼泪掉了下来,泽冉..爹娘..归天了.泽冉傻住了,你说..你说什么..为何.为何诅咒他们,你骗我,你骗我!灰飞烟灭尸骨无存,落尘绝望的闭上了眼睛,我不信!我不信,我还没回去看他们,我还要跟爹切磋武艺,我还要吃娘的酥心烙,我还没见他们最后一面,你骗我你骗我你骗我!!

肄抱过了几近嘶吼的泽冉和泪流满面的落尘,别说了!泽冉攥紧了拳头,一定是他干的,我去杀了他,我要去杀了他!!!泽冉!肄拉住了怒吼的泽冉,杀他是必然,但绝不是现在,冲动只会搭上我们自己,那我们就得这样忍着吗,我忍不了了!那也得忍!肄一句高吓让泽冉攥紧了双拳咬紧了牙,等我们与师尊汇合.等我们找准时机,一切仇怨都会找他讨回的,哥会陪着你们,你们还有哥!那就让我爹娘枉死了吗!爹娘.即便粉身碎骨,泽冉也会替你们报仇的!啊!!!泽冉哭着大喊起来,

蝶星攥紧了门边的手,我就知道,若非天大的事,怎会让他如此心灰意冷,安逸侯是想逼死所有人,同为八圣.那父王岂非危险,就在此时一阵阵铃声响起,蝶星皱紧了眉头,何事集合?园中有事!转眼,所有人都在广场站队集合,落尘泽冉和寒肄都满脸阴沉,恒玉看着身边的泽冉,我也不知如何劝你,你父母虽然走了,但他们会在天上看着你的,你如此难过不已岂非让他们担心,生离死别.每个人都会经历,也许这便是成长的痛苦吧,如今你只有保重自己.强大自己.才能有机会报仇雪恨以偿宿愿,泽冉攥紧了拳头,我不会让他们遗恨九泉,我一定会为他们讨回公道,我一定会的!

谁?谁能做到?是你吗!人群前的先生指着泽冉,那你便出来做示范吧,啊?泽冉愣住了。走在大街上,大家都一脸沉重,泽冉有些自责的拉了恒玉一下,对不起,我并非有意,你别生气,恒玉一脸气容,我好心替你解围,就算我演的不像,你也不至于在众人面前,如此嘲笑我,我还有何颜面见大家,你公报私仇是不是,我没有,你就是!即便当初我错怪你了,我以向你致歉,你怎么如此小肚鸡肠,男子汉大丈夫的,我说了我并非有意,我只是突然想起了爹娘..泽冉不在说什么独自向前走去,哎,泽冉!蝶星拉住了恒玉摇了摇头,

大家坐在山脚下的小店里,蝶星看了看大家,今日园中无大事,我们可以在外面多逛逛,也好散散心,午饭未进,不如在这吃点吧,小二走了过来,几位客官用点什么来几个清淡小吃便好,好嘞您稍等,一会功夫小二在桌上摆了四个清淡小菜,几位慢用,看着都未动筷的大家恒玉拿起了筷子,看着还不错,吃吧,泽冉依旧一动未动,民以食为天,钢筋铁骨也得吃饭啊,恒玉夹了些菜放在了泽冉碗里,多少吃些,他还是未动,恒玉禁了禁嘴放下了筷子,

只要青山在才会有柴烧,如果饿坏了身体,你拿什么去报仇,泽冉一脸忧郁,我吃不下,是你说的要振作要承担的,你便是如此振作如此承担的吗!振作的让大家都为你担心记挂,振作的郁郁寡欢,振作的绝食自虐吗!那我们就都饿死一起去见你父母好了,死了便一了百了了,泽冉攥紧了拳头,蝶星拉了恒玉一下,玉儿别说了,

突然几滴雨滴在了桌上,蝶星看了看阴沉的天,乌云密布应是大雨将至,此处不便,木头我们快找地方避雨吧,肄看了看泽冉,走吧,几人走出茶馆不久,哗一下大雨倾盆,泽冉站住不动了,攥紧了拳头的他放声大喊,恒玉走到了他身边拉住了他的衣袖,雨下这么大,你发什么小孩子脾气,万一生病了我还得...没等她说完,泽冉便一把抱住了她,恒玉一下就楞住了,心跳加速呼吸急促,“我是怎么了,为何他抱着我,让我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她轻晃了一下头,

抬手轻拍着悲伤痛哭的泽冉,生.生病了该让大家担心了,我知你悲痛难止,虽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此时又何需顾及诸多,雨过便会天晴,云开雾散,她说完便任由泽冉抱着自己哭泣 ,肄看着如此伤心的泽冉攥紧了拳头 ,我定然不会放过你!

几个人躲进了一间山神庙,肄看了看外面阴沉的厉害的天,看样子雨一时半会不会停,看着全身湿漉漉的大家,肄四外观看,看见了门边的木柴,不一会火生了起来,大家都围着火堆坐下了,泽冉脱下自己的衣服,在火上烤了烤披在了恒玉身上,我不冷你穿吧,免得着凉,泽冉把恒玉递回的衣服又披在了她身上,你身子单薄不似我这般强壮,淋了这么久的雨怕是要染上风寒了,都是我不好,害得大家都被淋湿,看着泽冉的样子恒玉有些不忍,我哪有那么金贵,不过淋些雨没事的,谁都有难过伤心时,发泄过了心里也痛快些了,是吗,泽冉低下了头,父母惨死我不过一时难以接受...恒玉抓住了他的手,会过去的,你还有我们 ,我们都会陪在你身边的,泽冉苦苦的笑了一下 ,

肄看了看身边的蝶星,飞儿,可还好蝶星摇了摇有些沉重的头,没事,肄抬手摸上了她的额头,你发热了,定是染上了风寒,他急忙脱下自己的外衣想给蝶星披上,蝶星有些昏沉的靠在了他的怀里,肄一下愣住了,头脑里刷一下闪过,在朦渊两人不小心亲吻到的场景,他有些气喘,飞..飞儿,待会再睡,待我运功帮你散热,低头间,蝶星已经睡了过去,他把蝶星放在了自己的腿上,手指指向蝶星的额头微微传送灵气,

泽冉看着这一幕,他竟破了哥多年禁忌,哥从不许外人近身,如今这般,鸾飞在哥心里,定然不止友人这么简单,恒玉看着蝶星有些担心,飞儿体质略差,如今发热了,该如何是好!别担心,哥在用灵力为他散热驱寒,他不会有事的,那便好,阿嚏!恒玉!泽冉拉住了打喷嚏的她,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可是也发热了!恒玉摇了摇头应该不会,我只是觉得有些冷,泽冉往火堆里添了几块木柴,我不会让火熄灭,你可安心睡在我身边,恒玉躺在了泽冉身边,看着英俊忧郁的泽冉,恒玉安心的闭上了眼睛睡着了。

突然一个大雷打下,不要..不要.飞儿!肄紧张的抓住了满头汗水的蝶星,不要死..不要死..救命!救命!哥哥救我,救我..飞儿醒醒!别怕我在呢,飞儿!蝶星睁开了眼,木头!她哭着抱住了肄,又一个大雷打下,蝶星捂着耳朵躲在了肄怀里,好多死人,谁来救我,不要杀我!!别怕,梦魇而已,有我在,不会再让你孤单无助,等雨过天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飞儿!恒玉恍惚起身奔向火堆对面,小心!泽冉一把拉回了冲向火堆的她,两人看着尽在咫尺的彼此,都愣住了,泽冉的另一只手正扶在恒玉胸边,他急忙放开了自己的手,两人都慌乱的坐好了,那日便是如此情况,我伸手拉那女子便..恒玉有些无措,是..是我误会你了,对不起,我刚才只是担心飞儿..有大哥照顾,你无需担忧,

只是不曾想活泼的他,也有如此伤心之时,他都可如此坚强,我也会振作起来的,那便好,那我们还是..休息吧,恒玉躺在了地上泽冉也躺在了地上,两人背对背,都心绪难平,肄看着怀中昏睡的蝶星,心生怜惜,为何他可以让我全无顾忌,抱着他,竟会如此慌乱无措,心旌摇曳,这可是错觉,他与蝶星神形皆似,连梦魇都如出一辙,这其中可有什么关联?

王府大厅里照戌来回踱步,文翀打着雨伞走了进来,怎样?可有蓉儿消息爹莫急,我问过启航,他言说小妹下午与几个园役出去,几人与小妹关系匪浅,似有生死之交之意,听启航叙述,我已知晓几人来历,你无需担忧,即便雨夜他们也可照顾小妹的,当真!文翀点了点头,您安心便是,小妹的行踪我怎会不在意,一切尽在我掌控之中,那便好,那便好。

天刚蒙亮,肄头一沉睁开了眼,飞儿!他起身四外观,看不见蝶星踪影,一闪神,看见了火堆边的字迹,至家勿念,恒玉和泽冉也起了身,恒玉看着地上的字,飞儿定是怕他爹爹担心,赶回家去了,无需担心,一夜未归,我们也回蝶园吧,肄一脸沉重,我也会担心你竟不知吗..

有些虚弱的蝶星扶着书房门,文翀迎了上来,怎么了!可是身体不适!一夜大雨你们宿在何处?宿在庙里,有些感染风寒,莫要让爹知道,文翀扶住了她,先回房间再说,看着床上昏睡的蝶星他关上了房门,走进大厅,父王,小妹回来了,何时回来的,我眼也没眨盯着大门呢!她昨晚栖身庙宇,有些着凉,怕你担心便从围墙跃身回来,她现在何处啊!已在房间歇下了,你莫要担心,她无事,睡醒了自会向您请安,那便好那便好,朝堂事多你早些过去,家里有父王呢,那我走了,去吧,文翀出了王府骑马走掉了,

肄下马走进了王府,世伯,寒肄来了,文翀刚走,你们俩还没正式打过照面吧,近来多事他总是不在平都忙了些,无妨,总会见到的,你如何脸色不好许是昨晚淋雨有些着凉,无碍,蝶星..蝶星不在,她昨晚亦招惹风寒,方才歇下,她也病了?无大碍,等她好了,也是时候定下你俩亲事,让你俩举案齐眉,亲事!肄站了起来,此事晚些再议不迟,还需从长计议,照戌笑了,这哪是不急,分明迫不及待,肄苦笑了一下,照戌不禁开怀大笑。

蝶星醒来简单收拾了一下妆容,走向大厅头也没抬走向照戌坐的正椅,父王,她撒娇的坐在了照戌腿上,照戌笑着拍了拍他,醒了好些了吗,她点了点头,可有服药蝶星有点了点头,我好了父王无需担心,你还少让父王担心了,多大了还这般撒娇,也不怕寒肄笑话,一句话蝶星一下就站了起来,看着对面看着自己的寒肄,你何时来的!我一早便来了,看样子风寒已退,蝶星一下就转过了身子,我我,我先回房了!她羞涩的跑出了大厅,她竟也会害羞!照戌笑了,世伯我去和蝶星说几句,去吧去吧。

走在花园小路上,真是丢脸,被他看见我如此模样,怎么就忘记他每早都会来王府请安,真是笨死了,蝶星!听到呼唤,蝶星双手护住了自己的胸口,唤我何事?肄走到她身边欲言又止,算了,还是改日再提吧,喂,你为何欲言又止,有话就说何必扭捏,肄转过欲走的身子,我只是不知该如何说,我们..被选定和亲了,和亲你说谁和谁你和我吗!何时之事为何我不知!

,世伯刚刚提及,也许..不日圣旨便会下了,断然不可!蝶星的拒绝让寒肄有些意外,她有些难为,我是说..为何没人与我商议,怎么好似与我无关似得,此时你我更似朋友,至于和亲应慎重考虑,我也正是此意,你也这么想的!蝶星意外两人竟想法一致,在大瀚这些时日,我想了很多,如今的你我已非昨日你我,心灵相通的知己好友尚可若在进一步尚需时日,蝶星苦涩的笑了笑,过去的便让它留在过去吧,重要的是现在,一切都需从长计议你说是吧,肄有些忧郁,我永远会在你身后的,只要你开口,只是此事该如何收场,我去找父王,看着走向大厅的蝶星,肄看着蝶星的背影,止步于此便是你我最好的结局吗。

看着认真的父王,蝶星一脸沉重,父王啊我俩早已貌合神离,不是以前的我们了,我们俩.我们俩现在更适合做朋友,我是不会嫁他的,父王您还是别操这份心了,照戌禁了禁嘴,和亲乃大事,启容你善作主张,再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怎可放肆,父王!照戌看着有些急了的蝶星,你俩这些时日不是挺好的,怎的就变成朋友了,再说朋友久了便是恋人了,以前你俩不也是如此的嘛,此事已成定局,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父王,父王,爹!看着走掉的照戌蝶星气的长出了口气,你们这是逼婚,还想旧事重演吗!我是断然不会屈服的!

走进房间的文翀 ,看着坐在桌边生气的蝶星,如何气成这样下人说你一日未进食了,谁惹到我们第一公主了父王要我和寒肄和亲,文翀闻听有些意外,好事啊,终于可以修成正果了,我何时说过要嫁他了!怎么你还有别的人选何人如此厉害,把藏在你心里十几年的人都给灭掉了,那个王逍遥吗蝶星一下站了起来,我谁也不选!你既知道他们,便抽空去看看,我累了晚安!蝶星把文翀推出了门外,小妹小妹!看着关紧的门文翀有些无奈,看来此事还挺严重。

蝶星走进蝶园,肄一把拉住了她坐在了广场桌边,抬手摸着她的额头,干什么退热了,如此我便可安心了,木头,你和泽冉可有着凉我们没事,航哥可有问起他有些担心你,待会你去跟他知会一声,对了,恒玉怎样?她..没等肄说话,蝶星跑向里面,我自己去寻她,哎飞儿..泽冉看着蝶星,不解的坐在了肄身边,从恒玉搬来蝶苑,他们便形影不离,飞儿对恒玉可否有些太过关心!肄有些沉重,你何时也能对我如此关心。

玉儿!飞儿你来了,恒玉从房间迎了出来,可退热了?蝶星点了点头,早已无碍,你呢?我也没事了,那便好,不过..这个心结.不知他们两兄弟何时才能解开,我去看看他,恒玉点了点头,他太孤伶好好和他聊聊,也只有你说话他才会听进一二,蝶星有些沉重。走到桃林见落尘在修剪树枝,蝶星走到了他身边,身上的伤可有好些落尘头也没回,以无碍,那..心里的伤,落尘停下了动作,我很忙,你若闲,便去找些事做,你为何拒人千里,心里若苦,可找我倾诉,我愿倾听,不需要,

师兄!蝶星一句话出口,落尘惊讶的回头看她,我早该想到,如此便一切都明了了,难怪初至朦渊,师尊归元,你那般伤心难过,又同大师傅一见如故,原来你竟也是玄门中人,如此隐瞒,我也不知师尊用意,也许是为了保全我和兄长,兄长落尘有些意外,或许他才是玄心门未来的希望,而我,根本不配,他说完走掉了,师兄师兄!看着落尘的背影,蝶星长处了一口气,快点雨过天晴吧。

走在广场,蝶星有些落寞,一抬头,哥!文翀走了过来,怎么,不开心吗?哪有,你来看木头他们吗?嗯,早该来的,只是我不知如何面对他们,两人坐在了桌边,和我一样就好了,我叫鸾飞,你..便唤鸾凤好了,浴火涅槃凤耀九天,凤族唯你继九耀真火,奈何父王无掌位之心,文翀轻笑了一下,如此挺好,不用每日朝九晚五,闲云野鹤倒也自在,你在可惜什么

我在可惜,我哥乃真凤转世命带祥瑞,如此出众,却选择平凡一生,真是浪费,多少人都求之不得,你这一身的荣耀,文翀笑了笑,我心呈明不喜喧嚣名利,如今无战事忧心,平淡也很好啊,算了你既无心山河,我又岂会在意,我只愿大瀚顺遂,玄门安泰,你与父王都康健便好,文翀长出了一口气,只怕很难,玄门多难,大瀚多事,一个安逸侯便搅得四海不安,怕是日后忧心之事会接踵而至,八圣的恩怨我们也恐难置身事外,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哎!蝶星长出了口气,年纪轻轻便如此忧心操劳,真是天不遂人愿啊,你的事都处理完了,文翀摇了摇头毫无头绪,且..又出了件棘手的案子,什么案子连你都如此犯难花盗案,花盗?为何?便是专门欺辱女子之徒,短短数日光景便以闹得满城风雨人心惶惶,大小官府皆有备案,失踪女子日渐增多,官员联名上奏,请陛下议出良策,惩治恶徒安抚民心,偏偏此人轻功了得,即便我日夜苦守,几次照面也未能奈何,偏平都近来多无头公案,本想寻又武功女子计诱,奈何此时却半个江湖人士皆无,前些时日幻影风神尚在,如今也不知去向,若他在定可轻松将其擒获,如今男扮女装都无人可扮,轮实战我完胜于他,但此人油滑,只得智取,我现在一个头两个大,幻影风神难道是他真是岂有此理,如此人渣简直该死!

若不治他难消愤恨,不是还有我这吗,我亲自会他 ,你!你不适合为何!文翀看着蝶星,他功夫在你之上,且下流卑鄙,凤卫军皆奈他不得,若有万一,我如何与父王交代,但这是唯一可行之法,且有你,和凤卫军在,再让木头他们帮忙,此事定成,木头?文翀一脸疑惑,你忘了,蝶园里还住着你三个师弟呢,我们玄门子弟连手为战,岂会斗不过一个小小的油滑枭小,你便同意让我帮忙吧,文翀看了看蝶星,想好了,真要帮忙,蝶星点了点头,那好吧,蝶星笑了如此最好,我们断然不会输他,该如何请木头他们帮忙呢?蝶星思索着。

转眼航哥走到近前行礼,启航见过王爷,罢了,此来微服,莫要引人注目不必拘礼,王爷可是有事吩咐我便随蝶星一起改名换姓,化身鸾公子好了,唤作鸾凤便好,是,启航知晓了,现下闹得沸沸扬扬的花盗案甚是棘手,我需用园中几人帮忙,由你之名唤王逍遥几人前来,免他们疑心,也算师出有名,启航马上便去,启航转身向蝶苑放向走去,“王爷和公主隐瞒身份,只为王逍遥几人,看来几人定非等闲之辈,日后我应小心谨慎,莫要得罪了贵人还不知错在何处”

大家都围坐在桌边,肄看着文翀有些疑惑,“好似在哪见过”,这位是?我兄长,鸾凤,这便是木头了,文翀看着肄,“龙寒肄,早已看出是你”早有耳闻,常听鸾飞提及,哥,这是泽冉,文翀看向泽冉轻笑了一下,好久不见,泽冉一脸不好意思,原来是鸾飞兄长,以前多有得罪,还望莫怪,怎会,如此也算不打不相识了,蝶星看了看两人,你还敢与哥哥动手!误会,误会泽冉浚苦笑着,哥这是恒玉,恒玉冲文翀点了点头,鸾凤大哥有礼,文翀点了点头,近来鸾飞多得恒玉姑娘照顾,鸾凤心下有数,若日后恒玉姑娘有所求定当如愿,恒玉惶恐,鸾凤大哥严重了,我与飞儿相互照拂罢了,文翀笑了笑如此甚好,恒玉有些紧张攥紧了手“他便是骁勇善战的战神勇战王,我竟与勇战王说话了”

落尘在角落沉重的看着大家,大师兄?原来我还有个大师兄,你们定可解决问题,我还是不要参加了,他转身走掉了,大家可有听说,最近扰乱平都的花盗案,花盗案?大家都奇怪着,近来少有出园,对外界之事不甚了解,到是园里最近少有客人,难道与此事有关?蝶星看着启航一脸沉重,正是,此人极其卑鄙下流,数日便以作案百起猖狂至极,掳掠女子日益增多,人心惶惶,百姓白日皆关门闭户,如此下去还了得,哥哥乃大瀚将军,受御令将其捉拿,奈何此人油滑,计诱智取才是治其之法,偏偏平都多事,江湖人士无端被害屡发不止,一时间江湖中人四散奔走,竟无人可用,幸得航哥支持允我们帮忙,大家可否助我兄长一臂之力?

肄看了看蝶星,自当义不容辞,泽冉点了点头,如此猖狂恶徒,岂能容他!蝶星笑了,便知你们不会置身事外,只是该如何对付他,哥哥已经挨户盘查,连夜巡防,奈何每户都有女子,兵力有限,防不胜防,避免更多女子受难,此事宜早不宜迟,不容从长计议,若有女子做饵,定会攻无不克 ,大家把目光都聚在了恒玉身上,恒玉有些慌乱,我不行!我无功夫在身,去了也是羊入虎口,如此还得搭上我,岂非更麻烦,大家一听都泄了气,文翀看了看,便也只能如此了,我们几人里,选一人男扮女装吧,啊!

蝶星看着他一脸吃惊,你看我做什么,这是唯一可行之法,我与他照过面,不在所选范围,你们几个自行商议吧,蝶星看向泽冉,泽冉拉紧了衣襟,为何看我,我我我,我不合适,我又无意非礼你,你拉衣襟作甚,仔细观瞧若略施脂粉,泽冉也是颇有女子之容的,如此惩奸除恶的难得机会,莫不如成全了泽冉大侠吧,不不不不用了,泽冉紧张的直结巴,我太过粗犷并非最佳人选,蝶星禁了禁嘴,不过扮个女妆又不是要你牺牲,这点胸襟,她看向了寒肄,肄摇了摇头,

蝶星长出了口气,冷若冰霜的,花盗岂会动容,你更不合适,航哥亦不可,园子还需你主持大局,如此便没人选了,若我是男子定然自告奋勇..啊咳!恒玉急忙使眼色,你不是男子吗!蝶星愣了愣神,我..我是说,若我是女子,泽冉笑了,不如就你来扮吧,文翀点了点头,以前你也曾扮过女戏为父亲献技,如今刚好由你代劳,也可解我燃眉之急,这样好吗?她看着大家,大家都点头,泽冉上下打量,我觉得如此甚好,莫要辜负了你生的男生女相的一张脸,泽冉大侠的名声让于你鸾大侠了,如此我们便装扮起来吧,换上女装的鸾飞,让人甚是期待,泽冉拉住蝶星往蝶苑走去哎,泽冉!恒玉跟在后面,大家都走向了蝶苑。

相关文章

  • 侍卫和娘娘小说 春之望我的爆乳 - 半路下车

    侍卫和娘娘小说 春之望我的爆乳 - 半路下车

    把孩子送到医院的两个人都有一点焦急。这孩子又发烧了,小小的孩子便在脑袋上扎了好几针。梁太太抱着孩子在打吊瓶,梁教授出来买了奶瓶啊,奶粉的什么的婴儿用具,商店的人看到都直夸他好爸爸,夸得他都不好意思了。...

    阅读: 2578

  • 岳夹得好紧 100篇经典短篇小黄文 - 三月飞花散似烟

    岳夹得好紧 100篇经典短篇小黄文 - 三月飞花散似烟

    太阳懒懒地洒在地面,四周透着凝稠的气息。偶尔几阵聒噪的蝉鸣扰人心绪,烽陵的九月总是热的渗人。  狭长的小路布满着碎石,坑坑洼洼。马车徐徐驶过长街,碎石在车轮下辘辘作响,声音寂寥而单调。一里外的绿荫下,...

    阅读: 7690

  • 亲着她的花蕊手指伸进 婶子玉米地满足我 - 有一只狐狸

    亲着她的花蕊手指伸进 婶子玉米地满足我 - 有一只狐狸

    赑屃并不是一开始就是这样温文尔雅的。  自盘古开天,四神兽镇守四方,麒麟与四神兽并肩,黑主杀,白主和。此后,才有那妖精鬼怪,最后,才有人类。  五神兽神力过于强大,小精小怪们无法承受神威,更别说人类了...

    阅读: 3322

  • 在床上被男票做哭是什么体验 老板办公室系列辣文_总裁追妻路漫漫

    在床上被男票做哭是什么体验 老板办公室系列辣文_总裁追妻路漫漫

    连着两天,贺思弦都没有回来,叶悠可真是好好享受了一波。  虽然担心这治疗的情况,可是没有贺思弦在,心里就是舒服,每天就和泉峰斗斗嘴,那心情可不是一般的好。  这冷不丁的不看着贺思弦那死人脸,还是有些不...

    阅读: 1028

  • 谁是谁的妻美文陈三 学长含着巨龙起床 - 请君入瓮

    谁是谁的妻美文陈三 学长含着巨龙起床 - 请君入瓮

    苏缺见了镜子里的自己,脸还是这张脸,久违了,她抚额,面露微笑。昨夜睡得不好,眼底下泛着淡淡的青色,但这一点也不妨碍她的美貌。她还很年轻,二十岁而已,少女就算一夜未睡,也还是少女。而四十岁的女人,看起来...

    阅读: 2258

  • 神医娘亲腹黑萌宝赖上门 我和漂亮的阿姨发生了性关系_墨少实力宠妻

    神医娘亲腹黑萌宝赖上门 我和漂亮的阿姨发生了性关系_墨少实力宠妻

    岑墨整个人像是被闪电击中了一般,不能言语,动作缓慢而僵硬如老旧的机器,他眼睁睁地看着她仓皇离去的背影。呵……真的没有想到,居然自己也会有这么幸福的时候,他的嘴角不由控制地往上弯,露出一个傻瓜式的笑容,...

    阅读: 3386

  • 干了老板娘 宝贝儿腿再开一点 - 注定爱你

    干了老板娘 宝贝儿腿再开一点 - 注定爱你

    许颖睡着觉迷糊之间耳边有稍重的出喘息声,她惊地睁眼,黑暗中,她只看到一个男人的轮廓,看不清他的样貌。    她心沉了下来,完了,她一时大意,半夜有小偷潜入别墅偷东西。    小偷不费力地打开杂物间的门...

    阅读: 3561

  • 快用力来了要来了 gl道具文塞葡萄_乖萌新妻很贴心

    快用力来了要来了 gl道具文塞葡萄_乖萌新妻很贴心

    众人寻着声音看去,只见戚寒墨一身黑色西装,带着戾气走来。他刚一进来,就一手搂上顾重汐的肩膀仿佛在宣誓主权。陈总见了,立刻冷汗不止。怪不得这个顾重汐这么有底气,原来她身后有戚爷这尊靠山。见出演嘉宾,准时...

    阅读: 1603

  • 被窝里的流氓 男主是医生的纯肉_夜先生

    被窝里的流氓 男主是医生的纯肉_夜先生

    还没等叶骕庭说话,她一头扎进他的怀里,将他紧紧的抱住。  又把脸埋在他的颈窝里。  梅若心瓮声瓮气的向叶骕庭道歉,非常的委屈的说:“对不起,都是我做错了,我已经知道自己的错误了,你再也不要放弃我了好不...

    阅读: 3336

  • 宝贝张开腿 我要塞东西 草莓一颗一颗的塞进去 - 月夜浔心记

    宝贝张开腿 我要塞东西 草莓一颗一颗的塞进去 - 月夜浔心记

    白色的倩影出现在我身后“雪色拜见教主!”  我伸起手打断她“早就说过了,无人的时候,叫我阿月就好”  雪色的脸上带着尴尬“雪色觉得,还是叫教主来的合适自在”  我眸色下垂“自在?我倒不知道,如今我和你...

    阅读: 4565

  • 你丫上瘾了 白洁与陈三的故事_姜少

    你丫上瘾了 白洁与陈三的故事_姜少

    一直调皮的她决定翻院墙进去,这可不是一个女孩子该干的事情。 她却不知道,有些事情在默默的发生变化,这家院子的主人已经决定把房子卖掉不在回来了。 来花园的路上她就看到好多人围在路边,她却没有心情关心,心里...

    阅读: 604

  • 爸爸和女儿小说 性感熟妇的荡欲高h全文

    爸爸和女儿小说 性感熟妇的荡欲高h全文

    叶天认识他吗?不认识,纯粹只是因为对方敢强闯胭脂楼这种地方而没有被打断腿产生了兴趣。  胭脂楼是什么地方?青楼吗?是,但不止于此。  青楼只是第一层服务,也是最表面的,虽然服务特别好,但里面还有赌场,...

    阅读: 6226

  • 办公室撅着调教羞辱 两个老外轮流我一夜群p - 太妃糖

    办公室撅着调教羞辱 两个老外轮流我一夜群p - 太妃糖

    清晨五点半的闹钟准时划破室内的寂静,方恬悠悠转醒,揉了揉朦胧的睡眼,打着哈欠,迷迷糊糊地走到卫生间。  镜子里是一张洁净的小脸,方恬眨巴下眼睛,快速洗漱好。刚走出卫生间,经纪人董薇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阅读: 6056

  • 护士偷爱过程口述 一到晚上下面就瘙痒 - 草莓味儿

    护士偷爱过程口述 一到晚上下面就瘙痒 - 草莓味儿

    沈初发信息问陶熙然周末能不能帮他补一下功课,陶熙然看到沈初的信息皱了皱眉,一个星期里有六天要上课,好不容易周日得空她想睡个懒觉。陈岚看她愁眉苦脸的模样便询问道什么事,陶熙然便如实说了。  陈岚给她分析...

    阅读: 6849

  • 哦好大老师不要了 强奸妈妈小说 - 仙与君吟

    哦好大老师不要了 强奸妈妈小说 - 仙与君吟

    一望无际的星河江水上,绿的发黑的水浪海涛天,江水里的巨兽在底下疯狂的觅食,不时的翻起一个巨大的漩涡。野星草缠绕着过往的没有灵气的鱼,将之吞噬待尽。  血腥味在川流不息的江水里依然显得十分浓重。  云想...

    阅读: 7030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