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手台的娇喘h 高H文一女n 男古文 - 幻剑残影

2020-03-26 12:02:21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126

苏泠儿紧紧抓住缰绳小心地在颠簸的马背保持身体平衡,她虽然学过马术但并不是很熟练,这次伤心之下催马急奔差一点把她心肺都巅出来了。

莫千山赠的马虽非日行千里,绝世良驹,但也可称得上是百里挑一行速如箭好马。几番被催的骏马在雪原上一掠而过,只留下一道枣红色的影子。

“小妹妹,好骑术!”身后传来的赞叹声差点把苏泠儿吓得翻下马背,她回头一看,只见身后一身黑衣的男子双手托着昏迷的明渊平稳的跟在她的侧后方。

正是救她的那个黑衣男子。

好快!苏泠儿暗暗心惊,她对轻功懂得虽不多,但也听苏清河讲过一点,当一个人轻功趋于至高之境,那必是风行电影,凌空而飞。

而眼前这个男子显然是故意保持这样的行速与她并肩,况且他怀里还有一个明渊,平平稳稳,如在平地。

“我知道前面有个镇子,我们停一下给这小子治治伤,不然他死了,可不得哭死我?”他语气诙谐幽默带着几分玩世不恭,逗得苏泠儿想笑,可是看见脸色苍白如纸的明渊竟然又鼻子一酸落下泪来。在马上她也不便分心讨论明渊伤势到底会怎样,就专心骑马往黑衣男子所指的方向奔去。

天色将晚,大雪终于舍得停了。

西天拉出羞涩的红霞为自己增添丽色,只是在荒凉的冬日里没有它所期待的文人墨客欣赏它凄艳的美。

他们一直朝西,大概行了有半个时辰,终于看到远处人家升起的袅袅炊烟。路上黑衣男子给明渊简单的止了血,又喂他吃下有沉睡功效的丹药。

黑衣男子在离镇子还有几里的地方停了下来,吩咐苏泠儿取下行李背着,把马送给面前的这户一老一少的贫苦人家。苏泠儿虽然不解其意,但人家毕竟救过她和明渊的命,这是一个巨大的人情,而且这家人实在贫苦不堪,苏泠儿撅了撅嘴还是把马给了那家人。

没有等那家一老一小谢恩的话说出口,黑衣男子已经一把拉过苏泠儿走远了。

镇子不大,名为梧桐,一个清幽高雅的名字。苏泠儿想,既然叫做梧桐镇是不是盛产梧桐呢?既然有梧桐那有没有凤凰呢?

传说凤凰非炼食不食,非澧泉不饮,非梧桐不栖。那么有梧桐之处,定然有凤凰来栖的了。

若是从前,苏泠儿定要仔细问一问这个镇子的来由,可是现在的她没有心思去询问,她所关心的是医馆在何处!但下一刻苏泠儿就放弃了亲自寻找医馆的想法,乖乖的跟着黑衣男子一拐两拐地进了一个胡同口。

苏泠儿在梧桐镇里没有看见梧桐,倒是看见胡同深处一扇破旧的梧桐木门,这扇门几乎算不上是门。

只剩下几块木板遮掩院里一片苍茫的门上歪歪扭扭的写着几个字,“赖一诺医馆”。

黑衣男子脚步顿了顿,走进院中。

院子不大,只有几间破屋,院中的积雪也没有人扫,静静地躺着在两人脚底□□。

苏泠儿托着有些沉重的步伐吃力的跟在黑衣男子身后,没膝的月灌进棉靴里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冷战。黑衣男子似乎是踩在平地上从容轻松的推开窗纸尽是漏风洞的门。

“吱呀!”

门很不客气的打破了夜幕庭院的宁静。

“赖疯子,赖疯子……”黑衣男子这时的语气才有些急切。

内堂里传出一声□□,接着又是一阵平稳的呼吸声。

黑衣男子脸色一沉。走进去,苏泠儿只听到哎呦一声痛呼,“谁啊!”

“啊!”榻上的人惊呼了一声,苏泠儿听他的声音大约有五十岁左右。

榻上人翻身下榻,略略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衣袍,笑嘻嘻地站在一旁,“你怎么来了?他怎么了?那女娃是谁?”那人朝苏泠儿一指问道。

“一身酒气,告诉你赖一诺,他要是死了,你也别活了,知道么?”黑衣男子把明渊放到榻上回头乜了那人一眼。

赖一诺伸手抹了把还有些迷蒙的脸笑了笑才正色着察看明渊伤势。

“嗯,剑伤一十九道,共有四道是致命之伤,是什么支撑他不死的?真是奇了!”他见明渊胸前后背的那几道剑伤无不深刻如肉骨,暗红色的血肉狰狞着翻出皮肤,看得行医多年的赖一诺也不禁心里发毛。

“是诺言吧!一个傻小子!”黑衣男子抿了一口热茶若有所思。

赖一诺笑道:“诺言?不值钱的东西!”

赖一诺从一旁的竹柜里拎出药箱摆出刀剪纱布和一排红黄白蓝共十几瓶药瓶,叹了口气道:“死了一半的人了!怎弄成这样?本来他可以早些醒来的,定是路上耽搁了,日后伤好了,只怕也会留下暗疾!”

“暗疾?”黑衣男子挑了挑眉头询问。

“胸前这一剑倾斜而过,剑尖划破了肺叶,这是暗疾一;他与人拼杀之际,突有强力趁他旧气将竭新气未起之时攻入,震伤了心肺,又没有及时调理便再度打斗,此暗疾二;冲风之衰,不能起毛羽;强弩之末,力不能入鲁缟,以孱弱之躯扛千斤之鼎,时值青壮却多操劳奔波,元气大伤,此暗疾之三!恐怕难以长命!”赖一诺一边慢条斯理地收拾已经不知疼痛连□□都没有的明渊一边答道。

黑衣男子挑了挑眉头毫不在乎地道:“那再好不过!就让他好好长长记性,省的再这么不景气的死在外人手里,丢我的脸!”

“不是丢凋魂的脸么?又干你屁事?说你自作多情还不承认?”赖一诺抖了抖长胡子笑骂了一声。

“你怎么这么狠心?盼我大哥哥死的么?”围在火炉旁一直静静地听他们讲话,无时无刻不在为明渊的伤势担心,听赖一诺忧心地讲明渊日后三大暗疾时她已经心痛如绞,流下泪来,这时又听见黑衣男子说明渊有暗疾还“最好不过”怎么不令她愤懑?

“野剑,她是谁?你的私生女吗?”赖一诺看了一眼冲进内堂气的满脸通红泪光盈盈的苏泠儿,边给奄奄一息的明渊上药边打趣一旁神情散漫的野剑。

野剑端茶的手一顿,脸色登时如沉浮的墨一般黑了黑,随即又恢复平常的云淡风轻,“赖疯子,听说罗刹国有一种酒叫做仙舌酒,味道非凡,不如你给我弄一坛子,让我尝尝鲜啊!”

赖一诺听了他的话,嘿嘿干笑了几声,不敢再说话。

仙舌酒!那可是人舌泡制的啊!野剑这话不就是明摆着想割他的舌头下酒么?他还敢再多嘴?如果野剑想要他的舌头,就是十个他也只有任野剑宰割份啊!

“好了,在你手里,横竖他是死不成了,我也该走了!”野剑轻叹了口气,整了整黑色衣袍朝赖一诺淡淡地说,可是他的眼睛却不经意间扫过明渊和苏泠儿。

赖一诺神医只是淡淡地答应了一声,头也不抬,任野剑走向门外。

“野大叔,等等!”苏泠儿瞬间思考了下还是追了出去。

心情舒畅的野剑听见苏泠儿叫他,脚步顿止,大叔!还野大叔?野剑嘴角抽了抽转过身目不转睛地看着苏泠儿,“我有这么老么?你喊明渊大哥哥却喊我大叔,大叔就算了还野······”他故意将野字音拉长了少许,不满的站着等苏泠儿回答。

苏泠儿一怔瞅了瞅这个和他父亲年龄差不多的野剑,忐忑不安的说道:“那个……大哥哥……您不是姓野么?”

野剑一听不禁为之气结。

对哦,他是姓野来着,他怎么就姓野呢?野剑这时有些埋怨他父亲了!

苏泠儿见他不自然的神情吐了吐舌头,又道:“野……嗯大哥哥,泠儿一定不忘大哥哥的救命之恩!”说着学着大人模样朝野剑深深一揖。

野剑笑道:“好啊,不如你便以身相许吧!”

相关文章

  • 假装父亲偷日母亲 我与二姐大姐的性事 - 瑜生

    假装父亲偷日母亲 我与二姐大姐的性事 - 瑜生

    86 嫌疑  于小瑜坐在病床边呆呆地看着俞晓玥苍白的面庞,轻轻说道:“晓玥,你睡够了吗?你难道想将这些年错过的美容觉一并补回来吗?一个夏天你都躲在这里,我承认,你是白了不少,但是再躺下去,你的肌肉皮肤都...

    阅读: 7386

  • 拉扯布料摩擦花缝流水 让女朋友带穿戴蝴蝶去上班

    拉扯布料摩擦花缝流水 让女朋友带穿戴蝴蝶去上班

    等两翼冀州军,完全越过商军军阵,五万商军之中已经有一半跪地投降,剩下一半狼奔豕突,向着西北方向溃逃而去。  见大势已定,孟晨向着苏全忠、郑伦、辛环、龙须虎等人元力传音交代一声,然后激发隐石,御使双系剑...

    阅读: 1066

  • 姑嫂让我上她 嗯啊不要吸那里了

    姑嫂让我上她 嗯啊不要吸那里了

    现在双方球队的犯规数都到了,打到这个时候,大家的体力都不足以说是谁敢轻松的打进运动战得分!反而要是到篮下造成杀伤是最有利的选择!  公牛队还是选择让本.戈登来处理这个球,毕竟现在王凯的伤势让他的防守脚...

    阅读: 5684

  • 整篇都是肉肉的高干文 王爷人家的好想要_夜先生

    整篇都是肉肉的高干文 王爷人家的好想要_夜先生

    如果没有他,他们两个该怎么办呢?梅若心这样一想觉得自己像是被抽空了一样,浑身没有力气。  一时躺着,用手扯了一扯被子,难过的蒙在自己脸上  泪水从梅若心的眼角里滑落出来,她无声的抽泣着,不知道过了多久...

    阅读: 6224

  • 征服同学人妇系列 我是我们学校最y荡的系花2_她软糯可欺

    征服同学人妇系列 我是我们学校最y荡的系花2_她软糯可欺

    刘俊去解个手回来就察觉到房间里不一样的气氛,他眯着眼透过昏暗的灯光看到贺大佬面前站了个人,用手捅了捅身旁的,“这是什么回事啊?”被问到人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也不知道啊,都喝迷糊了,谁也不知道这...

    阅读: 368

  • 快穿反派女配你有毒 老马头和三个儿媳_还游破磷

    快穿反派女配你有毒 老马头和三个儿媳_还游破磷

    太阳慢慢升至空中最高点,室外气温越来越高,室内却一如既往,没有任何变化。图书馆里有空调,所以,就算想不静心都难吧。姬麟萱和晋羽看着天空之中升起的太阳,毅然决然的合上书,朝门外走去,毕竟天大地大肚子最大...

    阅读: 626

  • 寂寞寡妇半夜钻我被窝 少妇约网友在宾馆3p - 第四卷:追捕

    寂寞寡妇半夜钻我被窝 少妇约网友在宾馆3p - 第四卷:追捕

    “你出来了?跟我回去吧?”一个大约二十五六岁的男人走到还在东张西望的箜寒面前说到,“看来张楚依教授的计很完美呢。”  “额,我们去哪?”箜寒的目光呆滞,迷茫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就像一个迷路的孩子失去...

    阅读: 5216

  • 我被自己师傅要了 女儿被爸爸操得合不拢腿 - 天囚

    我被自己师傅要了 女儿被爸爸操得合不拢腿 - 天囚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那妖冶的女子抚着云飞的脸颊淡淡地说着。  她把手放到了云飞的太阳穴上,云飞体内的魔气开始涌动,一些残存的悲伤记忆,原来她竟是苍梧山的第一代弟子,只是仰慕的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掌门,...

    阅读: 4953

  • 女主被暗卫肉高H 揉捏吸吮抽插一女n男_你是我的独家设计

    女主被暗卫肉高H 揉捏吸吮抽插一女n男_你是我的独家设计

    祝开齐涨红了脸,拎起公文包一声不吭走了。秦萱对着那两人的背影恶狠狠翻了个白眼,一扬手摔上了门。而她再一转头,那满身铆钉链条的男人竟又大大方方坐上了她家沙发,这场景有些似曾相识。秦萱踢了踢地上的皮箱,问...

    阅读: 4606

  • 女生宿舍系列 嘴巴里有个小洞流水 - 有木有枝君不知

    女生宿舍系列 嘴巴里有个小洞流水 - 有木有枝君不知

    有枝吃完手中一屉的小笼包,捧着白瓷碗里的蛋花汤有一口没一口地小口吸着,打量Sensi。  不是look up and down 的那种打量,而是视线轻飘飘地飘着,好像Sensi和马路边的一根电线杆或是车流无异。    虽然是淡...

    阅读: 253

  • 红玫瑰唐思思免费阅读 乳汁给少爷

    红玫瑰唐思思免费阅读 乳汁给少爷

    君旭尧脸色有些难看,刚才温九生对鹰头虎动手之前,竟然没有提醒他,如果不是他反应快,恐怕也会在涟漪炸开的时候受伤。  他心里很是怀疑温九生其实是故意的,他有些疑惑,他来帮温九生一起对付鹰头虎,温九生为什...

    阅读: 5280

  • 办公室的秘密全文阅读 老板在办公室好大好硬

    办公室的秘密全文阅读 老板在办公室好大好硬

    第424章  齐小圣拿过来,发现这件衣服很破旧,应该是小脸等人穿不下之后,又留给了小环的衣服。  齐小圣把衣服递给了小血。  小血可是化为人形的狗妖,这种通过气味寻人的能力完全是大材小用。  他轻轻嗅了...

    阅读: 5368

  • 啊不可以啊行好大 美女被剃下毛的故事 - 江湖路远之蓝宝传

    啊不可以啊行好大 美女被剃下毛的故事 - 江湖路远之蓝宝传

    萧长老屋子里众人难得的聚在一起,花瓶碎裂的那一刻,众人是非常惊讶的。而后又看到赵茜竟然从地    上捡起了碎片里的一张叠起的纸,众人瞬间激动了。    赵茜当着众人的面慢慢打开了这张纸,只见这张纸上写...

    阅读: 869

  • 男朋友吃醋发飙后强吻我 姐姐好骚,嗯,啊,我要 - 点指兵兵

    男朋友吃醋发飙后强吻我 姐姐好骚,嗯,啊,我要 - 点指兵兵

    四个月后,羡王大胜而归,百姓夹道迎接,连太子也亲自出城门相迎。  洛霖犀站在临街的小轩上,望见那个男子身穿黄色铠甲,在日头底下闪闪发光,乘在高头大马上,于众人簇拥中威风凛凛地过来了。她支颐靠在窗台上,...

    阅读: 18

  • 黑人那东西太大进不去 各种场地的肉文 - 神魔降临之天羽门

    黑人那东西太大进不去 各种场地的肉文 - 神魔降临之天羽门

    “迪克斯”看到秦天,身上发生的一切,都历历在目,同时他非常好奇,秦天那黑色的恐怖气息到底什么?  正在冥思苦想之时,只看到秦天的气息越来越强,恐怖的气息四散周围,仿佛上天都感到这气息的可怕,原本晴朗的...

    阅读: 335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