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着做着滑出来 疯狂做爱小故事 - 木从远方来

2020-01-05 14:20:22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2539

洪掌柜啧啧称奇,捏着他的山羊胡看的目不转睛:“老朽从未见过开的如此茂盛的仙人掌。”

你见过才奇怪好吗!

先不说那跟插花一样插满头的花的数量,你见过谁家的仙人掌开小丑菊呀!

不止糟心,还辣眼睛。

你这是欺负人读书少是吧!

人一散,木沐就把花撤走了,她丢不起这个人。

木沐慢慢挪到她跟前,愧疚的说:“我真的有好好照顾。一天三遍的去照看。”

呵呵,一天三遍的去浇水,你怎么不直接把它泡到水里呢?

“可它还是腐烂了,我把它洗了洗,重新种下去也没用。”

还洗了洗,重新种下去,瞧把你厉害的。

“我怕你伤心,就自己用木头做了一个,跟真的一样,怎么浇水都没事,你看,还有你要的花。”木沐把花拿起来递到徐凡眼皮底下,略带骄傲的看着她。

你还骄傲上了是吧,有这心你给我仔细看看仙人掌到底开什么样的花好吗!

“所以,这么多天,你才又送吃的又献殷情的?”

木沐摸摸头,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徐凡的气一下聚不起来了。木沐笑起来真的很好看,就像他手中的花一样,让人觉得暖暖的。

往事不堪回首。徐凡捧着手中木沐送的的零食,,心里越发没底。

可经过旁边的青青却没在意,她伸手拿了一个,边吃边说:“咱这么多年的情分,送点东西怎么了,你要实在觉得不好意思,改天请回去嘛!”

也是呦,青青说的有理,大不了请回去嘛。徐凡于是又心安理得地吃了起来。

这样明显的表示,如果是一般人应该早已有所察觉,但他们的关系实在是太好了,所以本来有些过分亲昵的举动也就显的不那么明显,更何况木沐什么也不说,被两人联合起来忽悠的徐木头凡就真的什么也不知道。

直到有一次,木沐花了大价钱买了一枝发簪送给徐凡。徐凡接过来,看了一眼,是树枝的造型,结尾缀着一片圆圆的叶子,通体碧绿。

“和你头上的好像啊,木沐。”

“就是像才买的呀!”木沐说着,眼睛却四处乱瞟,就是不看徐凡。

“看这成色,很贵吧,就你这样,怎么攒的住钱,以后怎么养家呀!”徐凡开玩笑道。

木沐不敢看徐凡,嘟囔着:“你要是嫌我乱花钱,那我以后把钱交给你管,好不好?”

徐凡“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说:“怎么感觉我成了你媳妇呢?”

木沐的声音更小了,仿佛蚊子哼哼“我喜欢你,就是想你做我的媳妇。”

徐凡还在笑,可他看着木沐认真的姿态,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她像被人掐住了脖子,笑声卡在了喉咙里。

徐凡吃惊的看着木沐。

木沐抬起了头,他此时比徐凡还紧张,但他仍抬起头看着徐凡的眼睛说到:“凡凡,我喜欢你!跟你在一起很开心,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徐凡看着木沐认真的眼睛,说不出来话了。

徐凡以前一直认为,只要有人能很喜欢很喜欢她,她也就会很喜欢很喜欢对方。可当真的遇到了,她却很害怕。她想,一份喜欢能有多久呢?有人为爱情抛弃了一切,甚至连生命也愿意舍掉,可最终抵不过人老珠黄,功名利禄。

徐凡是个胆小鬼,胆小鬼不敢走出自己的安全区。她需要对方给她勇敢,才敢犹犹豫豫的迈出第一步。

徐凡不敢往前走,但是木沐却不管不顾,很多事他懵懵懂懂,但是一旦认定方向,他就会勇往直前。

木沐仍对徐凡很好很好,甚至在某一天,他偷偷的将自己存钱的陶罐放在了木沐的房间。

攒钱千日,用在一时。木沐想,青青说的对,是让这些钱发光发热的时候了!

徐凡看着桌子上摆放的那个被擦的亮亮的,沉甸甸的陶罐,里面装着木沐的全部家当,这陶罐还是他们一起挑的的呢!

这还没答应呢,你就把家当全送出去了,我要是卷款私逃看你到哪哭去,徐凡扶着额,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怎么蠢的跟娃娃鱼一样!她想,可是却感觉心里某个地方“卡啦”一声,裂了一条缝,外面的阳光与雨露“呼啦啦”地涌进来。

她想,不管她愿不愿意,木沐已经悄无声息地走进她的心里。

庙会和从前一样,不过三人组却变成了两人组。徐凡手里拿着一个小巧的,红色的小鱼灯笼,木沐在她身旁小心地护着她,避开拥挤的人群。

他们在混沌摊前见到了不远处的青青与李文,李文就是青青藏在心里的人。

青青一手拿吃的,一手拎着一个相似的小灯笼,而李文像木沐一样,小心地护着青青。两人偶尔对视一笑,满满的幸福从笑容中溢了出来。

“走走走,去其它地方。”

徐凡推搡着木沐往反方向走去。木沐有些不解,问到:“凡凡,不用过去跟青青他们打招呼吗?”

打什么招呼,真嫌事不多呀!

“有点眼力见儿,大兄弟,打什么招呼呀,让他们逛吧,估计,过不了多久,就要去吃青青的喜酒了!”

“什么时候轮到我们……”木沐嘟囔着。

“咚!咚!咚!”远处响起鼓声,人群开始向那里涌动。放花灯活动开始了。

徐凡与木沐也不急,慢慢随着人流往河旁走,等到的时候,那里已经聚集了许多人,正在放花灯。

木沐去买了两盏回来,给了徐凡一个。

“你有什么愿望可以写上,说不定就成了呢?”他边说,自己在上面写了起来。

徐凡看了看手中的花灯,想了想,把白色的纸放进去,将花灯放在了河面上,看着它远去。

另一边,木沐也放走了自己的花灯,看到这一幕,好奇地问到:“怎么什么也没写,是因为没有愿望吗?”

徐凡笑着摇摇头:“不是,是因为愿望太多,写不下。对了,你写了什么?”

木沐看着河面犹豫了一下,说:“想和凡凡在一起。”

“哎呀!”徐凡故意叹了口气,她看着木沐说:“真糟糕,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木沐没回头,沉闷的“嗯”了一声。

徐凡笑了起来,她往木沐那挪了挪,小声地,轻快地叫了一声:“木沐!”

“干嘛?”木沐转过头,他有些不开心。

“愿望要成真了哟!”说完,徐凡轻轻地在木沐脸上啄了一下。

木沐愣在原地,一脸不可置信。过了许久,他才反应过来,他看着徐凡,徐凡也看着他。两个人的眼睛都亮亮的,脸红仆仆的,笑的傻里傻气。

木沐带着徐凡往回走,到了徐凡的家门口时,木沐却拖拖拉拉不肯走。徐凡以为木沐是想多跟她呆一会,就没有催他走。

木沐犹豫了又犹豫,最后他像是将赴死的人一样,一口气将自己的话倒了出来:“徐凡,青青说,相爱的人是不能有欺骗的,你既然答应了我,我……我也不想骗你,其实我不是人……我是一个妖怪……”

“啊?”徐凡不太明白木沐的话。

今天风有点大,刮得我的耳朵有点不好使。徐凡想,本来今天跟喜欢的人开开心心的逛完庙会回来,怎么转头对方就不是个人了呢!

哈哈,一定是开玩笑,木沐这个笑话真无聊,我要生气了。

“哈哈哈,木沐,你没有幽默感就不要强练了,这东西没有就是没有,哈哈哈……”

木沐的脸色很难看,徐凡笑不下去了。

她收了笑,沉默的看着木沐。

“我没有说谎,我其实是一棵树妖,修炼了一千多年,我嫌山中无趣,一修炼成人型就出来了,结果就碰到了你。我本来最近想跟你坦白的,可没想到今天你会……”

徐凡一脸不可置信:“你明知道你不是人,你还来招惹我!”

他一下子卡住了所有的话:“我……”

徐凡扭头就走。木沐赶忙上前拉她,却又不敢真的拽她,只是死死的拉着她的衣角。徐凡用力一挣,听见“撕拉”一声,木沐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可再往前走,衣服就要被拽坏了。她停在那,没有继续往前走,但也没回头。

她的话冷冷的:“你为什么要说呢,何不直接骗了我更好!以你的本事,做到应该不难!”

“爱情不应该建立在谎言上,我也不想骗你,如果以后你自己发现了了,会更生气的……”

“青青说的?她知道你是妖怪?”徐凡回过头来看着他,脸上似笑非笑,这是她大怒的前兆。

木沐赶紧摇头否认:“不是,青青只告诉我不能骗人,剩下的是我自己想的,她不知道我的身份……”

徐凡叹了口气,转过身来,仍是带着疑问:“你真的是妖?”

木沐没有接话,只是放开了徐凡的衣角,往后退了退,身上发出一阵绿光,一些树枝从他的头上冒了出来。

徐凡愣了一下,下一秒她的脸色就变了,她冲过去拍了木沐一下,低声吼道:“变回来!”

木沐身上的光停下了,那些树枝瞬间就收了回去,他说:“我没骗你,我想让你知道我的全部。凡凡,你呢?会害怕我吗?还会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相关文章

  • 媚媚的性福生活 下面没有毛12p

    媚媚的性福生活 下面没有毛12p

    尸山血海!  这是真正的血海,一整颗星辰,都已经被尸骨所堆积起来。  辰风的眼前。  各种景象映照出来,他好似被无边的负面情绪所包裹。  那魔主身姿,在打出这些景象之后,一只手掌,已经缓缓的抓摄了过来...

    阅读: 6752

  • 老师的桃花洞 自己解胸罩给男朋友摸

    老师的桃花洞 自己解胸罩给男朋友摸

    孟境运起九阳神功,凌空点在暗影身上,昏迷中的暗影没有一点觉察,真是身子微微动了动,便恢复平静。  孟境点完暗影的睡穴,刚转过头,便看见伊德瑞尔正疑惑的看着自己,忙笑着解释道,“我点了她的睡穴,省得她跑...

    阅读: 7244

  • 梁大人上金锁和紫薇 带老婆去给领导干 - 生命只是一瞬间

    梁大人上金锁和紫薇 带老婆去给领导干 - 生命只是一瞬间

    车再次停下来,是五十分钟之后了。  N市的发展日新月异。红谷新城是三年前开发出的楼盘,在新城区。离五湖大酒店有些距离。  这个楼盘,户型基本都不大。因为设计新颖,吸引了不少年轻人购买。    到了之后...

    阅读: 3733

  • 骚货水好多 被男医生体检时兴奋了 - 直面人生

    骚货水好多 被男医生体检时兴奋了 - 直面人生

    如何看待成功    成功非终点,失败也非末日;最重要的是继续前进的勇气。——温斯顿丘吉尔    我们每个人对人生的成功看得十分重,如果不能做些有意义的事,仿佛就是一事无成。  一直以来,我都对丘吉尔这...

    阅读: 3285

  • 三个男人操我讲述 我五行缺105肉 - 雨夜

    三个男人操我讲述 我五行缺105肉 - 雨夜

    我毫无睡意,只是闭着眼睛垂死挣扎罢了,闷的喘不过气,起身下床准备出去走走,还没走到门口,两个人的谈话声钻进了我的耳朵,一句一句在我脑袋里炸裂,我疯了似的跑出去,站在两人面前,极力克制自己,喘着大气。 ...

    阅读: 5020

  • 好大好硬肉捧 把腿驾到肩膀猛冲刺 - 榴莲

    好大好硬肉捧 把腿驾到肩膀猛冲刺 - 榴莲

    白擎把榴莲送回苏宅后,榴莲跑到苏臻的床上蜷缩着身子,她已经知道苏臻没回来是因为出差了,临时决定的那种,所以榴莲已经不伤心了,只是想待在他的床上嗅着他的味道入睡,白擎不是不想带她回家,只是榴莲舍不得苏臻...

    阅读: 5724

  • 游泳教练摸我 腿间的巨物已经涨得发紫 - 大佬“合体”

    游泳教练摸我 腿间的巨物已经涨得发紫 - 大佬“合体”

    第五章    “哥,你干嘛呢”谢灵雨一进来就看见谢朝雨半死不活的趴在桌子上  “不活了,,我他妈的要废了,我现在是个废人”谢朝雨都快哭了    自从上次于子墨知道了他的基础有多差后就跟打了鸡血似的非要...

    阅读: 2780

  • 一家 乱 换 上班奶涨上司吸奶_谈情说案之安若生花

    一家 乱 换 上班奶涨上司吸奶_谈情说案之安若生花

    “要不然,你来做个兼职吧。”安若生对又来陪自己上夜班的向宇珩说。“你每个月的薪水有五千块吗?”向宇珩问。“没有。”安若生说。“你把银行账号给我,我先给你二十万,你把工作辞了吧。”向宇珩拿出了手机。“为...

    阅读: 2402

  • 浅浅你要夹断我 女公务员日记 - 人为刀俎

    浅浅你要夹断我 女公务员日记 - 人为刀俎

    过了半晌,皇后才悠悠地说道“皇上,阿颀要见你呢。”  “让他进来吧。”皇上吐出一颗葡萄籽,擦了擦嘴,仿佛才知晓此事一般。  苏公公忙不迭地退下,腿站了半天都有些发酸,心中有些窝火,传话让陈文颀进去的时...

    阅读: 3400

  • 放松点我不会弄疼你的 将军在花园要了奴婢 - 龙的主人

    放松点我不会弄疼你的 将军在花园要了奴婢 - 龙的主人

    云层间隙流出黑色的符文,缠绕在山丘般的黑影周围,将四面传来的沉重呼吸紧锁在地,暗灰色雾气遮掩下,隐约可见一双淡金色的眼睛,笔直竖立的瞳孔随着身体的疼痛而紧缩,巨大的头颅垂在地上。旁边站着两个人,金色和...

    阅读: 6872

  • 1女n男 啊凶猛挺进 安然陛下万岁txt - 白马拜掰了

    1女n男 啊凶猛挺进 安然陛下万岁txt - 白马拜掰了

    大巴即将起航,蜜枣看着转身离去的枯瑟,心中涌动出一股冲动 ,想要一个离别的拥抱。  她逆着人群挤出了车们:“阿瑟”,然后紧紧地抱住他。  “怎么了,小傻瓜”枯瑟用他那修长精致的手指,插入她的秀发间,轻轻...

    阅读: 6543

  • 女主色诱的H文 小姑娘软软的一条小缝 - 那些边吐槽边修仙的日子

    女主色诱的H文 小姑娘软软的一条小缝 - 那些边吐槽边修仙的日子

    “你,看到了为什么不救小姐。”这丫鬟趾高气昂的问,丝毫不在意林洛是不是少爷。看着林洛没反应,指着他,大喊:“喂,就是你,给我回答。”  林洛从树上跳下来,假装疑惑,指着自己问:“我?”  丫鬟点点头,...

    阅读: 2742

  • 快快我要你的奶 电梯里放轻松点 - 赵家叶子

    快快我要你的奶 电梯里放轻松点 - 赵家叶子

    也是时也命也,这个孩子的到来拯救了一场溃败的婚姻,孩子却在四个月后流了。  叶子妈妈自从闺女怀孕后彻底放下了心,这有了孩子男人还能跑了?一准跑不了,心宽体胖,她又开始出去“打麻将”了。  而女婿也对以...

    阅读: 6090

  • 污文下面吃樱桃不准掉 1天日一次b好不好 - 吃鸡了解一下

    污文下面吃樱桃不准掉 1天日一次b好不好 - 吃鸡了解一下

    游戏剩下对面的马格南和这边的98K了,由于上天不眷顾98K毒死在外圈。屏幕显示:大吉大利,下次吃鸡。  虽然没有吃到鸡,但是匹配到了大神。徐北南抱大腿的姿态非常完美,抱了试一试的想法添加了star-1998,star-19...

    阅读: 6346

  • 别吸奶了我受不了u文H 胁迫之路 作者 - 战友还不够

    别吸奶了我受不了u文H 胁迫之路 作者 - 战友还不够

    “我喜欢帝星,我相信帝星,我白手起家,星战的时候,我卖营养液赚了不少钱,现在,老爷,您看我,不愁吃喝。我用帝星的方式教育我的儿子,教他永远不要做出有辱家门的事情。他交了一个男朋友,是半人马座星系的土鳖...

    阅读: 1892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