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咬着她的小豆豆不放 霸道总裁打pp - 一派狐言

2020-07-06 15:46:02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637

我因为叶老头子锁了门跟我较劲而在屋子里困了好几天,叶修文每天早上出门上课我就在屋子里乱转,而后开始借着小女孩的模样百无聊赖的对着这个糟老头子瞎扯。

他一直不搭理我,盯着老旧的电视机沉默的听着戏曲频道咿咿呀呀,而后我歪倒在一边没辙。想着这么多年过来了,好像我碰见过的所有人都是这样,在人生的某一个时段里早早的停止进步,只剩下年纪逐年增长,而后永远只按着同一种口味煮菜,永远只看同一类型的电视节目,也永远只认着一个老旧的道理活着。

“你就是活得再像个人,你也还是妖,”他终于开了口,“我爷爷活着的时候交待过,只要是妖我们老叶家就得拿住,我怎么着也不能任着你出去害人。”

我翻起白眼:“我什么时候害人了?就是你爷爷的爷爷活着的时候也追过我满世界跑,可我害过一个人吗?你们爷孙俩找到我之前我过得好得很,广场上想跟我跳舞的老头子排到大望路。”

“哼,”他不以为然地冷笑,痒痒耙无意识的敲了敲沙发扶手道:“破坏别人家庭和谐还不叫害人吗?”

我刚想跟他好好理论一番,那边玄关已经响起开门声,叶修文背着书包立在门口换鞋子,而后一边跨进来一边朝我使了个眼色,我收到以后朝他眨了眨眼聊表谢意,紧接着一个箭步冲向门口,动静有些大,可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路扶着老旧的楼梯扶手往楼下冲,转而听见楼上叶老头子的声音:“小文!抓住她!”

我窃窃的笑了笑一路冲下楼,几个在坐在树荫下的大爷的棋盘被我撞翻,我一个踉跄来不及道歉又稳住身形朝前乱跑。

我知道叶修文不会真的追上来,可还是玩命的跑起来,按照叶修文每天放学带给我的消息来说就是昨天傍晚在昭何第三次把他新交的小女朋友王落书送回家的时候,这个叫王落书的女生立在自家楼下邀请他周五的晚上一起出去野营。

“啧啧啧,这女孩子长的不赖又这么开放,怎么就没叫我碰上。”说话时的叶修文又是感慨又是惋惜。

我一想也立刻警觉起来,孤男寡女荒郊野外的,很容易发生少男少女偷尝禁果酿成大错的头号悲惨事件,而我本着一个两千多岁的老妖怪该有的仁义道德与自我觉悟,觉得实在是不能够袖手旁观眼睁睁的看着悲剧开始倒计时。

当然了,最主要的还是因为这个人是昭何。

而后我决定在周五的傍晚也就是此刻,脚底抹上猪油赶去阻止这一场少男少女错误的约会,且当是帮他们明德高中正一正一流高中该有的校风。

我到达明德高中校门口的时候学校正在放学,门口车水马龙堵成一大片,有钱人家的孩子不少,自然名车也停了不少,我在一片豪车的引擎盖中穿过而后被人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照了照身边暗色的车窗玻璃才想起来我还穿着老太太的花布衫和花睡裤,脚蹬超市惊爆价十八块九的塑料拖鞋头顶满头乱发,跟一群穿着高定校服短裙的高中女孩站在一起时,活脱脱的一个精神不正常辍学在家又渴望学习渴望知识的低智女孩。

我想了想当务之急还是找到昭何要紧,而后便一个扭头竟望见那人身姿端正挺拔鹤立鸡群一般随着人流正往外走,黄昏将他原本雪白的衬衫铺成淡淡橘红,敛着眉头似乎觉得这个鸣笛声阵阵的傍晚有些躁人,我提着裤子趿拉着拖鞋准备跑到他的近前,却又在一瞬停下脚步。

他身后紧紧跟着的女孩应该是那个王落书,前两回还没怎么瞧仔细,今天细细看来模样生得确实不赖,细细条条的女孩子白净又文雅,只要闭上眼睛就能想象出被昭何逗得脸蛋通红的模样,于是越想越气,抬头一望正好又望见昭何停下步子回头朝她伸出手去,似乎是怕人多走散了,而后者的姑娘则把手搭进他的掌心里去被他稳稳握住。

眼望着他们携着手披荆斩棘一般穿过人海,我的气血一下子涌上头去,实在是醋得紧,即便是两千多年前佳丽三千的后宫里头我也没吃过这么大的醋,那时的昭何似乎只有含笑饮鸩毒的份每天被我紧紧黏住,我随随便便的朝他笑又蛮不讲理的朝他闹,随手砸碎宫里价值连城的摆设,或者光着身体躲在浮满花瓣的玉池子里朝他绣着暗色龙纹的衣袍上胡乱的泼水,他也不恼,眉目恬淡着兀自将我捞上去搂进怀里一遍又一遍的安抚。整个大晏朝好像没有人敢那样做,除了我。

而今他穿着校服牵着别的女孩子的手甜蜜烂漫,柔软的心思可能比当年还要情真意切十倍,我觉得有些伤情,可又知道这实在难免,他不再记得我,他也没有理由记得我,在他归尘以后的年岁里我唯一有些想通的事情就是,他同我的那些事情于他来说其实无关紧要,他面上有多荣宠我,心里就有多倦怠,我本该知道的,从第一次被他在山野里拎起来对上他的眼睛的那一瞬就应该明白。

可我只是只狐狸,我太笨了。

我正想我同昭何那些忧愁不堪的往事,身边忽而被人撞了一下,回过神来的时候正望见个白白净净的高个子男生垂着脑袋背着书包跟我连连道歉:“同学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啊你没事吧真的对不起。”说着竟手忙脚乱的想要掰过我的肩膀看看伤着没。

我心说轻轻碰一下至于吗一般人没点礼貌的撞完就走了,有点礼貌的臭屁男孩甩声“Sorry”只剩一个酷酷背影,到了这人这里一下子说这么多对不起,好像不道歉我能把头给他敲烂了。

抬头望了望他,面前的男生戴了副眼镜,模样生得乖乖巧巧,衬衫扣子扣到最顶处,一看就是富人家教养良好的小少爷,我想着好看是好看,不过论好看还是昭何生得好看,想我出嫁那年我母亲送我出狐狸洞的时候就同我说过:“想你的命理天生同你那些姊妹们不同,余生命定的是悲苦之人,好在上天为你挑选的夫君生了副好皮相,将来有了孩子也不会难看到哪去,带回来也不必遭人嫌弃。”

转而又一想整个人愣在原地,完了,我曾经好皮相的夫君昭何去哪了?

想着我就慌张的冲进人群里乱跑起来,听见身后被我丢下的男生一声长长的“喂”也没空搭理,而后我再见到昭何的身影时已经换成王落书走在前面了,她拉着昭何欢快的向前小跑着,任由她拉住向前的少年清隽挺拔姿态端然,为了迁就女生而微微倾着身体,最终被她拉着拐进空无一人的小巷。

我一想大事不妙,你俩这青春电影今天我必须朝上面飞飞镖插匕首抡斧子让你们到此为止了,于是紧紧跟上去,正听见王落书有些娇俏的女孩声:“学校门口那么多人,我们牵着手被别人看见了说闲话怎么办?”

昭何的声音有些懒洋洋的:“你前几天崴了脚不也是我扶着的?该闲话的早就闲话了。”

女孩沉吟着而后忽而道:“这么说来我们的宋轻舟同学真是乐于助人呢,那我该怎么谢谢你呢?”是调笑的声音。

我想着这老把戏真是大事不妙,于是赶紧跳出去果不其然正望见她踮起脚一把搂住昭何的脖子想要吻上去,我站在路口尖叫起来:“住口!!!”

时机卡得刚刚好,让这对面容姣好的少男少女及时刹住了车一起偏过头来望我,我有些心虚,王落书脸色理所当然的不大好甚至带着点难以察觉的愠怒,昭何又或者他现在的名字宋轻舟,也眯起眼蹙起了眉头,不过好在眼睛里的费解似乎比惋惜要多,让人稍微心宽了一点,心宽之余我又望见王落书的手臂还搭在昭何的肩膀上又觉得有些气,想着既然开了头那就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这么多年过来是时候展现一下我作为一个狐狸精该有的专业素养的时候了,于是又一个箭步冲上去一把扯掉了王落书的手,学着博物馆管理员的口吻道:“手不要随便乱碰!嘴不要随便乱亲!爱情的买卖更不能随便乱做!”

而后王落书似乎是真的怒了,转而又惹人怜爱起来,委屈巴巴的望向被我挡在身后的宋轻舟道:“你认识她吗?”

按照八点档该有的逻辑来说接下来宋轻舟同学要手忙脚乱开始解释,王落书要捂住耳朵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宋轻舟再说:“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解释!”

于是我也回过头去望他,等着听听看他会说出什么样的话来,可他只是垂下睫轻蔑的扫了我一眼,转而便将视线长久的定在我的脸上最后缓缓蹙起眉头。

我有些慌乱,该不会是出了什么纰漏我其实已经毁容了吧?我动了动唇刚想说话,他却忽而抬起骨节分明的手在我脸上点了点,而后我眼睁睁的望着他的食指和拇指从我的脸上捏下一粒小米粒,最后嫌恶的皱起眉头将它扔掉。

“不认识。”面前的少年终于不咸不淡的吐了三个字。

相关文章

  • 熟妇的哀嚎(短篇未完) 帮助狗进入了老婆_顾少留步

    熟妇的哀嚎(短篇未完) 帮助狗进入了老婆_顾少留步

    到了下午下班时分,苏月白就简单收拾了一下,离开了办公室。  之后顾霆琛就带着她和两个孩子去了餐厅吃饭。饭刚吃到一半,苏月白接到了杂志社合作伙伴的电话,说是要明天跟她见面。  本来跟这个合作伙伴约定好是...

    阅读: 5436

  • 跟表哥啪啪啪 狼狗进入谢欣书包网 - 一世景溪十年残

    跟表哥啪啪啪 狼狗进入谢欣书包网 - 一世景溪十年残

    边关    用卫流景的人海战术和车轮战法夏军发起了第一次进攻并取得胜利。直到获得胜利,众将才终于归心于卫流景    卫流景看着城中沉浸在喜悦中的人们,突然有些想念那个在自己身边聒噪的人了。    “元...

    阅读: 2371

  • 沉腰缓缓进入整根 下课后爱的辅导课凯琾_再婚谋爱

    沉腰缓缓进入整根 下课后爱的辅导课凯琾_再婚谋爱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和各方的沟通协作,翼腾新产品发布会终于提上了日程。苏衡与胡明、康月连着过了三天的发布会流程。今晚一过,是骡子还是骏马,便可见分晓。本来提早下班让这两个小朋友早点回去休息好养精蓄锐,苏...

    阅读: 5444

  • 肉辣文林宛宛 嗯阿嗯啊爸爸快点_沈少的九十九度甜妻

    肉辣文林宛宛 嗯阿嗯啊爸爸快点_沈少的九十九度甜妻

    一到饭店,几乎所有人都在问她为什么凌璎没有跟她一起去,那个时候的他们可是形影不离的。艾昕妤没答话,只给他们介绍了沈之砚,介绍完之后,话题一下子就由她跟凌璎转到了沈之砚身上。  众人正讨论着艾昕妤与沈之...

    阅读: 3083

  • 好硬好烫我要啊用力 半夜姐姐帮我手湮小说

    好硬好烫我要啊用力 半夜姐姐帮我手湮小说

    不愧是比尔吉沃特,就算是海盗船也能在这里自由出入。  船上有几个大汉,裹着黑色头巾,将头探出了船沿,对着妮蔻指指点点的,似乎是妮蔻的外形引起了他们的贪婪。  这几人完全没有掩饰自己的打算。嘴里已经打起...

    阅读: 4736

  • 妈妈中考前跟我 233女寝舍艳史 - 恋爱假期

    妈妈中考前跟我 233女寝舍艳史 - 恋爱假期

    这座名为“光城”的小城里唯一不缺的就是阳光。  无论是春夏秋冬,阳光都比雨水更充沛。即便是阴冷的冬天,阳光也常在正午时分来临,洒满一地的金灿灿。    舒春今年年假有十天,连着周末一起休,有十二天。她...

    阅读: 3638

  • 中国真实伦 乱 啊学长不可以在这里h_在记忆最深处

    中国真实伦 乱 啊学长不可以在这里h_在记忆最深处

    开始做兼职后,我就开心的对小雪说:“你男朋友我从现在开始就能挣钱了,以后我要给你最好的生活!”,小雪笑着说道:“我家猪好棒,但是不要太累哦!”  期间小雪也有问过我做的怎么样?累不累?之类的,我总是满...

    阅读: 3206

  • 和别人一起干妻子经历 校花 第一次好滑好紧

    和别人一起干妻子经历 校花 第一次好滑好紧

    在和简格蕾决斗时。  班尼虽然刻意没有下重手,但是连番击打之下简格蕾已是伤痕累累,身上甚至包括脸上早就是青一块紫一块。  简格蕾完全是依靠战斗意志,靠着倔强在作战。  克劳西看得暗暗点头。  简格蕾虽...

    阅读: 636

  • 全彩无翼乌之老师生性5 不要舔花心酸_靳少请克制

    全彩无翼乌之老师生性5 不要舔花心酸_靳少请克制

    何蕾蕾也不想让江心爱为难,不舍得也要变得舍得。  “那行,以后需要我的时候一定要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发微信,我一定会第一时间赶到的。”  何蕾蕾语气里满满的认真,许修柏在一边完全像个外人似的,他还从来...

    阅读: 7543

  • 啊儿媳妇好涨啊快来 你陪我睡我就放了他 - 遇见你

    啊儿媳妇好涨啊快来 你陪我睡我就放了他 - 遇见你

    “顾淮,有人找!”梁远冲着一旁办公桌前正在认真翻看刚拍出来的照片的顾淮。  顾淮皱了皱眉,他讨厌这时候被打断。放下了摄像机,起身走到了前台,其实多数情况这个前台是用来传达信息的。什么信息?当然是众多顾...

    阅读: 2548

  • 我在车上插妈妈l 贱奴舔屁眼

    我在车上插妈妈l 贱奴舔屁眼

    中午。  鹿小元躺在老树下,她睡得很香。  院子里。  金三十六自从上午睡醒了之后,就感觉没事可以做,很干脆地制造了一个玄气小板凳,然后坐在周叶的一旁,观看周叶修炼。  她似乎感觉这样很有意思。  讲...

    阅读: 218

  • 肉香满满全文阅读 地铁艳妇系列

    肉香满满全文阅读 地铁艳妇系列

    “咚!咚!”  牛头人的科多兽骑兵在道恩发出命令后立刻有节奏的敲响战鼓,手握图腾柱的牛头人战士怒吼着向半人马守军发起冲锋。  与牛头人的多次战斗让半人马心中对这些行动缓慢的牛肉人产生了轻视。  看到牛...

    阅读: 6154

  • 第章 上孕妇的滋味 闷骚熟女性口述_季少

    第章 上孕妇的滋味 闷骚熟女性口述_季少

    “静婉,我知道你从小就喜欢大哥,可是喜欢这件事情是相互的,婚姻也是,我们喜欢行程,喜欢大海,可是我们不必一定要去拥有这份美好,你说对吗?”季霖有些激动的跟严静婉说着。严静婉的眸子顿时黯然起来,季霖这是...

    阅读: 6171

  • 老公让我陪狗睡 王静诱人的身躯要舒服个够 - 少年江湖行

    老公让我陪狗睡 王静诱人的身躯要舒服个够 - 少年江湖行

    “呵呵呵”李景和朱坏身后传来了阵阵的笑声。    他两个一回头,看见了四师弟——王心。    王心对着他两个一鞠躬,说:“二师兄,三师兄,王心忘形无理了。”    “来来来,让师兄摸摸小脑袋,作为无理...

    阅读: 2840

  • 手在对方裤子里 女女互摸出水,很黄很黄

    手在对方裤子里 女女互摸出水,很黄很黄

    “大言不惭!那我就看看你有多强,了别栽到我手里!”剑无名声音一高,身体中直接浮出一柄剑。  “千光琉璃剑,下品神灵器,与我从小心神相连,威力堪比中品神灵器!”  萧云眼光中冒出精光:“血屠剑,上品天灵...

    阅读: 7335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