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看着我是怎么要你 拉开拉链就吞了进去 - 九幽神月

2019-11-18 08:52:05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6905

此刻,侍卫骑马来报,说是掌司大人有事找他,萧红郎立即上马离去,只留下一群痴迷他容颜的人群还在发呆,当然也包括双手捧着脸颊的凤仪。此刻人们身后的杂耍艺人为了扳回一局,决定表演喷火的戏法,只见两个健美的光头大汉□□着上身,耍着火棍,嘴里砰砰的喷出火来,场面及其炫酷热闹,众人便又纷纷围了过去。

顾公公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渐散,再看看自己那位发呆的小主,立马谄媚地问道:“小小,小小,你怎么了?”

凤仪羞涩地低头道:“萧公子人真是不错,还为我拿回了胭脂……”说着两只食指不停地在胸前打转,然后又道:“可惜只与他匆匆一面,他又离开了!”

顾公公笑着说道:“呵!我瞧是你自找苦吃,你若是报上你小帝姬的身份,他还不立马过来陪你,你这又是何苦呢?”

“哼!你知道什么,我之所以不想表明自己的身份,就是要好好看看他的人品。”

“这倒也是,那么接下来我们要干什么?”

“这里好吃好玩的那么多,我们今天就大开杀戒,吃遍泾阳城最美的风味,玩遍泾阳城最好玩的地方,如何?”

顾公公想了想也是,既来之则安之,便陪凤仪继续玩了起来。二人玩得不亦乐乎,很快便已是华灯初上,灯会上一盏盏花灯被点亮了,又是另一番景象。凤仪已将他们带的银两挥霍得差不多,顾公公便去找附近的钱庄取银票,凤仪因为逛累了便在一旁等候,谁料却被对面的妓坊给吸引住了。只见这家妓坊招牌上写着“问春阁”三字,楼宇高大阔气,装潢得红红艳艳的十分吸引人,她未经人事,又怎知妓坊为何?只见那门外招揽生意的小姐姐,一个个粉黛丽人,笑脸盈盈,甩着手中的香帕在往里招呼客人,瞧见路边站着一位白白嫩嫩的小公子,自然不会放过,三四个姑娘一拥而上,便将她簇拥进了妓坊。

妓坊内红色绿色的轻纱拂过人面,宛若流水潺潺,姑娘们柔荑一般的手指奉上茶水点心,又是葡萄又是美酒的,吃得她是不亦乐乎,她哪儿来过这种地方,只觉地这里的姐姐们都格外温柔,弹的琵琶也比帝都的要好听得多,才子佳人,文人墨客,达官显贵全都在里面推杯换盏,与佳人们你侬我侬,似乎早已忘记了今夕何夕。

“小公子,你打何处来啊?”

“我……我从帝都来的!”

“哎呀,可不得了,咱们这小小泾阳城内竟然来了位帝都的大人物,不知小公子是做什么的?”

凤仪想了想,然后拍了拍腰间的胭脂袋子道:“我……我是来往帝都做胭脂生意的!”

“哎呀!那可不得了,公子一定赚了很多钱吧!”

“嗯……也没有多少了。对了,几位姐姐,这儿……这儿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感觉这里的人都格外开心似的?”

“他们当然开心了,这儿是令人快活的地方!呵呵呵!”一位姑娘娇媚地说着,便伸手将一颗刚剥好皮的葡萄放进她的口中,凤仪顿觉那葡萄甜如蜜饯,入口即化,还未等她细细品尝,一位姑娘已将手中琉璃盏内的葡萄酒喂入她口,她顿觉这酒香四溢,甜甜腻腻,好喝得极。便在心中暗道:“原来这酒的滋味这般好啊!可帝都里的酒怎么都那么难喝?全都是辣辣的,呛喉的。”想到这不由又喝了第二盏。

皇帝十分宠爱女儿,在她及笄之前从未让她饮过酒,只有在她及笄礼那天才被允许初尝过一杯,那酒乃是白酒,她吃在嘴里自然觉得辛辣,哪儿会喜欢,自然也以为酒都是这般辛辣滋味,谁料西域酿的葡萄酒会这般好喝,甜丝丝的,很快人便有些飘飘然了。她挥舞着手足,显然已有些兴奋起来。姑娘们大胆地拥上前来,一个个将香吻印在她粉雕玉砌的脸上。

此刻,门外巡逻的萧红郎带队刚好走到这儿,

只见门外站着的姑娘们纷纷挥舞着手绢朝他扑来,口中还娇滴滴地叫唤着:“红郎公子!红郎公子!快进来坐坐嘛!”

他突然感觉浑身一颤,一只眉头狂跳不易,顿觉有不详之兆,急忙转头朝里面看,果不其然,一眼就看到了白天的那个矮冬瓜,只见他正被一群穿得花花绿绿的姑娘簇拥着,粉白的脸上全都是胭脂印子,他不由心中暗道:“这个矮冬瓜人小鬼大,没想到他竟还是个小色鬼!”

只见顾小小张大着小嘴一脸欣喜地看着里面,姑娘们左一个给她喂葡萄,又一个给她倒酒喝,她满脸傻白甜地笑着,还连连点头道:“哎呀!这儿……呵呵……果然是个令人快活的地方!真不错!真不错!”

此刻,妓坊的老鸨十三艳风情万种地摇晃着腰身朝凤仪走来,手持一支绿嘴红杆子烟斗,艳丽的红唇中轻轻吐出一口青烟,一双媚瞳上下打量了一番凤仪,然后笑问:“呵呵!不知这位小公子看上咱们家的哪位姑娘了?”

这妓坊老鸨十三艳也算是个传奇人物,才不过四十出头就当了妓坊的老鸨,她乃是清倌出生,弹得一手好琵琶,人又生得靓丽动人,不过却心情刚烈得极,虽有头牌花魁之姿却只卖艺不卖身,据说她是为了苦等一个男人,红颜命薄这一路走来也颇为辛苦,为了能够生存便做了问春阁的老鸨。

凤仪傻呆呆地看着十三艳,只觉她烈焰红唇中吐出来到烟雾甚是好闻,似乎透着某种香料的味道,十三艳冷艳一笑,然后低声告诉她道:“小公子,这儿的姑娘不同的姿色论不同的价,只要你出得起钱,什么样的姑娘我这儿都有,保准能够满足得了你!”

“哈!要花钱的啊?”凤仪歪着脑袋天真地问。

“呵呵!公子说笑了,来这种地方可不就是来花钱的嘛?不过我十三艳保证,我家的姑娘绝对是整个泾阳城最好的,必定包你满意!”

“嘻嘻!这儿的姐姐个个都很好,我个个都很喜欢!”一听这话,一众姑娘纷纷拍手叫好,伸出大拇哥赞叹道:“哎呀,没想到小公子你嘴真是甜啊!我瞧比十三娘养的那只鹦鹉嘴还甜呢!呵呵呵!呵呵呵!”

“不过我身上没有钱……”

“什么?”十三艳顿时警觉起来,姑娘们的手也停了下来,收葡萄的收葡萄,收酒的收酒,顿时就离凤仪一丈开外。

十三艳一手抬着烟杆,一手叉腰,摆出一副母夜叉的架势,恶狠狠地问道:“原来遇到个吃霸王餐的啊!来人,给我好好教训教训这小白脸!”

十三艳说完,她的身后不知何时已经多出来两名彪形大汉,正准备对凤仪动手之时,一只带着金色手套的手已经拎起了她的后脖领子,冷冷地道:“没想到你小子还是个小色鬼,不仅如此还是个穷鬼,没钱还想来喝花酒!”

十三艳见出手的是萧红郎,不由妩媚一笑,吸了口烟,轻吐烟圈,娇嗔地道:“哎呦!是萧公子啊!今天不进来坐坐嘛?”

萧红郎微微一笑道:“今日公务繁忙,改日再来!”说完拎起凤仪的小身板,跨步就朝门外走去。

站在十三艳身后的两名彪形大汉问道:“十三娘,我们还要不要去教训那小子?”

十三艳抹着红色蔻丹的手一挥,冷笑道:“哼!有御衔司为咱们主持公道,你还怕这小子的屁股不挨板子吗?省点力气招呼客人吧!”

十三艳说完,一双眼睛盯着萧红郎的背影看,一副十分欣赏的样子。

凤仪双脚乱踢,粉拳乱挥大叫道:“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

身材娇小的凤仪被萧红郎拎小鸡一般的拎了出去。侍卫们纷纷看向满脸唇印的凤仪,侍卫甲诧异地问道:“少司命大人,这小子是谁啊?”

萧红郎皱眉道:“在妓坊吃了霸王餐,又没钱给的家伙!”

侍卫乙道:“吆喝,这都什么世道啊,竟然还有人跑到妓坊吃霸王餐这么饥渴的啊!”

侍卫丙道:“够汉子,果然是条真汉子啊!宁可无食,也要美人作伴啊!”

侍卫们你一言我一语的笑着调侃起来满脸通红的凤仪,此刻她酒劲已经上头,一张小脸粉粉嫩嫩,宛若熟透了的苹果一般,仰着头笑嘻嘻地看着萧红郎。

此刻,黑夜上空突然升起一支信号烟火,只听它砰的在天空燃起,一团团花火便宛若鲜花一般绚丽绽放,萧红郎道:“烟火仪式马上就要开始了,会有很多人去观礼,你们先过去维护秩序吧!”

“是——少司命大人!”

等侍卫走后,萧红郎一把将凤仪放下,岂料凤仪酒劲发作,脚瘫手软,竟然站立不稳,身体歪歪扭扭的眼看就要倒下,萧红郎立马伸手将她扶住。她扬起一张粉嫩的小脸,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在他的脸上来回扫动,睫毛微颤,露出一脸花痴的模样,伸手指向他道:“美人——你比她们好看!”

“胡闹!”萧红郎伸手握住她指过来的手,一个反手擒拿便令她痛得泛出了泪花。这下吃痛到令她酒醒不少,她再仔细端详眼前之人,如梦如幻,哪儿是什么美人?乃是令她朝思暮想的爱郎,不由顿时内心一阵小鹿乱撞。

萧红郎严肃地看着她那痴傻的小表情,冷笑道:“哼!你小子没钱还敢到妓坊去,胆子可真是不小!不仅如此,没想到你酒量还这么差!”说完心中不由又想道:“我本以为绝风那小子的酒量够差了,没想到今日还遇到个比他更差的家伙!”

凤仪眨巴着眼睛,歪着脑袋问:“妓……坊?究竟你们说的妓坊是什么啊?”

萧红郎没好气地指了指身后的问春阁道:“那儿就是妓坊!你难道不知道吗?”

“姐姐们说这儿是让人快活的地方啊!我这山高水远的一路走来都累得乏了,所以想进去休息一下,喝口茶,吃点东西,舒舒服服地享受一下!对了对了!里面的姐姐弹得一手好琵琶,你要不要也进去听听啊?”

“呵呵!我还真是服了你了。瞧你这毛头小子,感情是什么都不知道就敢往里面钻啊!”

“我不懂,那你可以告诉我啊,到底……什么是妓坊啊?”

“就是专供男女行云雨之事的地方啊!你还真当那儿是花前月下吟诗作对这么简单啊!”

“云雨?什么是云雨啊?那儿既没有云也没有雨啊!”凤仪仍旧百思不得其解,一副十分认真的模样。

萧红郎肺都要被她给气炸,不由摇头道:“你是当真不知道么?”

“我当真不知道啊!夫子说过,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对于不知道的东西就要不耻下问,出门在外什么都要学习的嘛,不如你教教我!”

“你……你……这种事叫我怎么教啊?!”萧红郎满脸憋得通红,指向她的手指被气得发抖,最终只能无奈地缓缓握拳放下,深深一叹。他实在是佩服眼前这位发育不良的矮冬瓜,竟然这种问题都问得出来,心中暗道:“你小子到是肯不耻下问,可这种学问又叫我如何启齿呢?”

正当他还愤慨之时,发现眼前这家伙居然毫无征兆地依在他胸前睡着了,睡着了也就算了,可这可恶的家伙竟然还流口水。

“切!开什么玩笑,这醉相既然比绝风还要厉害!”萧红郎无奈地摇了摇头,只好把这位矮冬瓜抱上了马。

花灯夜市,灯火璀璨。

花灯会上人头攒动,一张张流光溢彩的花灯被吊在大街上空,笔直修长的街上全是红男绿女。沈落落的心情格外好,用轻盈地步伐一在前面踮一踮地走着,显得十分雀跃。身后月修影和一旁沉默寂静的月绫汐同行,月修影不时担忧地低头看看月绫汐,而她依旧双眸轻垂,似乎毫无兴致一般。

此刻,天空放起了烟花,一朵朵烟花在黑暗的空中绽放开来,颜色炫目,月绫汐白衣轻飘,仰头看向那夜空中的烟火,美丽的烟火慢慢滴落,宛若离人眼中千百串的紫色泪水,在黑夜中一瞬倾泻而下,充满了无尽的凄美和苍凉。

月修影低声问她,“汐儿,这烟花你喜欢吗?”

她仰头痴痴地看着天空中的烟花,然后幽幽地道:“喜欢!可惜烟花的美太过短暂,只有刹那而已,离得那么远,连握都握不住!”她说完伸手想要去触碰那天空中盛开的烟花,可惜却落了个空。她明知道就算伸手也不可能碰到那烟花的,但还是傻傻地伸出了手去。

看着她的手在半空中落寞地收回,白色的纱袖随风坠下,他的心不知为何竟然有了丝丝痛楚。微风轻吹,柳絮飞花,顶上的红色灯笼随风轻晃,写满诗词的花笺在风中回旋转动,发出空寂的声音,他二人身上的长发纠结着缠绕在风中,充满了丝丝绵绵的忧伤。

相关文章

  • 我和美女院长 哥哥我受不了怎么办 - 江流何以清

    我和美女院长 哥哥我受不了怎么办 - 江流何以清

    作者有话要说:1.这一章中白衣还依旧后两句为作者自己编的,前两句出自歌曲此间风骨:半身浮沉 白衣还依旧2.解释一下前一章中江宁与月青枫第二次见面分界线,后面又写他们在正月十五后偶遇过很多次,这里不是bug,这...

    阅读: 3057

  • 在老妇身体上泄欲 好爽呀再快点不够深 - 槿花徐徐飘

    在老妇身体上泄欲 好爽呀再快点不够深 - 槿花徐徐飘

    我揪着头发,看着面前的题,做了三分钟,两分半都在咬笔杆,简直就是“非主流”的题。  我上课的时候有听到老师讲这个吗?树远中学平时管得松,但是考试一点都不少,没事就测验,这不就又到了期末前的最后一次月考...

    阅读: 4976

  • 赵氏嫡女np御书屋 性高潮小说一女多男_我磕的cp是真的

    赵氏嫡女np御书屋 性高潮小说一女多男_我磕的cp是真的

    还是那个味道。  肖凌身上还是淡淡的一股木调香水的味道,她轻笑了一下。  “好了,快走了,再不走赶不上他们了。”蕴辰挣扎着站了起来,从口袋里掏了半天。  “找什么?”  肖凌挑眉,好奇地看着她。  “...

    阅读: 3788

  • 姐妹换夫小说 男生下面硬了而且是湿的

    姐妹换夫小说 男生下面硬了而且是湿的

    哪怕天黑了,春回城里依然人来人往,非常热闹,让唐锋有种身在瑶光星某个城池的感觉。  突然一声洪亮的声音响彻城池上空:“鲲月墟发现二十四路星盗,疑似聚会组建星盗联盟,所有接引人集合,前往鲲月墟剿灭二十四...

    阅读: 5169

  • 老公的朋友搞我啪啪响 一直往下摸

    老公的朋友搞我啪啪响 一直往下摸

    当月亮爬上天际的时候,七丘城的贵族们进入了一天一度的舞会时间。  今晚和以往有些不一样,往日里夜空之中飘荡着的激昂乐声全部变得轻柔起来,似乎不想打扰了老爷们的思绪。  以往此时在舞池里翩翩起舞的老爷们...

    阅读: 7677

  • 同时和女朋友和她闺蜜 宿舍硬了比大小 - 双生莲:蝶恋花

    同时和女朋友和她闺蜜 宿舍硬了比大小 - 双生莲:蝶恋花

    飞溅的血液,温热而又痛彻心扉的感情,刺入体内的长剑,她拼命的叫喊着,可身体却动弹不得,仿佛被什么东西死死压制一般,光与影交错相生,冰与火相互映照,绚烂的花儿,窒息感压抑在胸口,痛苦不堪,无力求救,无人...

    阅读: 4648

  • 一进门就被男朋友疯狂强吻 下部的毛多的日本女人_顾少留步

    一进门就被男朋友疯狂强吻 下部的毛多的日本女人_顾少留步

    顾霆琛握住她的手紧了紧:“我在,你有什么不开心的,都可以跟我说。”  苏月白将他的手贴到自己的脸颊处,这样莫名地让她安心很多:“我大概在十岁之前,我父母亲规定我每天都要帮弟弟洗脸倒垃圾,还要盛饭端食物...

    阅读: 1816

  • 老板让上班不许穿内衣 醉卧儿媳膝第二部目录

    老板让上班不许穿内衣 醉卧儿媳膝第二部目录

    上次选择逃遁,并不是他自认为一定会败,而是没有十足把握能够击杀对手,不想浪费自己的功力与时间。  而这一次,对方咄咄相逼,他已无退路,也没有用于逃遁的星符,只能舍身忘死一战了。  他也已经感受到了来自...

    阅读: 4450

  • 宝贝水真多多又滑 老板不要了好累好涨 - 第七个夏秋

    宝贝水真多多又滑 老板不要了好累好涨 - 第七个夏秋

    我在街角停留,甚至不知道我们会如何相遇。路口在沉默,十字架相交,我们却不在望得见的方向。    人潮茫茫,灯火晦朔。散碎的石子,人的步履慵懒。这里是没有奢华的,像这里的人,内敛着气息,乍看起来,甚至有...

    阅读: 134

  • 女的在床上说哪些污话 男朋友在厨房和我啪 - 拯救反派大作战

    女的在床上说哪些污话 男朋友在厨房和我啪 - 拯救反派大作战

    第二章 向潇潇英勇救人,主神初显神威  雨停了,向潇潇终于能出去好好看看这个&8216;新世界&8217;了。  外面漫天的黄沙,一眼望不尽的荒山,地面干涸皲裂,满眼看去竟然一棵树、一根草都没有,更别提鲜花了。艰...

    阅读: 6340

  • 一把扔在床上就开始 啊我要搞死你小荡货 - 深海有鱼

    一把扔在床上就开始 啊我要搞死你小荡货 - 深海有鱼

    好啦,刚刚到了C市,却又立马回来了,还带上了一个林若鱼做梦也想不到的人,不知是悲是喜。顾言卿从跟着林若鱼走的那刻开始就仿佛失了魂,一脸木然,没有丝毫灵气,林若鱼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飞机抵达之后,又...

    阅读: 7435

  • 强奸老师小说 老头嘬女人的奶水小说 - 玥玥的穿越之旅

    强奸老师小说 老头嘬女人的奶水小说 - 玥玥的穿越之旅

    来到武当山山脚下,一位小道士疑惑的问道:“请问少侠,何门何派,来武当参加武林大会可有请帖?”“在下诸葛山庄诸葛玥,这是内子宫亮。”“原来是诸葛山庄的少庄主,请上山。上面自会有人来招待少庄主及少庄主夫人...

    阅读: 5943

  • sm私立性奴学校 好硬 不可以轻点啊 - 龙凤不成祥

    sm私立性奴学校 好硬 不可以轻点啊 - 龙凤不成祥

    时光如流水,三月如白驹,日子风平浪静,但这种平静不会维持太久,所以这三个月她基本把时间花在修炼上,虽灵气匮乏,但通过聚灵气的许多手段,君九颜还是顺利过了金丹大关,艰难的进入元婴前期。  元婴期她终于可...

    阅读: 2981

  • 埋在体内恶意地顶了顶 翁公粗大小莹 - 我愿守在你身旁

    埋在体内恶意地顶了顶 翁公粗大小莹 - 我愿守在你身旁

    姜源生接到前台打来的电话。告诉他楼下有位女士找他。  “谁?”  “她说她叫采蓝。”  他的喉结不规律的上下摆动。起身走到窗前,他看到了站在雨中的她。  见或不见,都像无形的伤疤。  如果可以轻易的说...

    阅读: 4990

  • 一枝独秀幸福村 我和婆媳玩双飞_枕上冰山总裁

    一枝独秀幸福村 我和婆媳玩双飞_枕上冰山总裁

    程佳欢看到这里忍不住欢呼了起来,自己的运气就是好,等他回来,他估计也把这件事忘得差不多了吧。 程佳欢今天破天荒的把自己打扮的很精致,心情美美的去了公司上班。 因为她知道从今以后自己不仅是公司的广告总监,...

    阅读: 86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