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图书馆抱我做 好看的大叔肉文 - Monange

2020-04-20 11:42:38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84

「亲爱的,亲爱的……」伊芙睁开眼睛,看见一名身穿黑衣服的金发女子担忧的看着自己。

一双充满疑问银灰色瞳孔注视着眼前的女子,正打算开口说什么时,随即露出个笑容,「请问,你知道拉斐尔先生在哪里吗?」

「拉斐尔先生吗?你是他的女儿,伊芙小姐……?」女子握住对方的小手,「拉斐尔先生找您很久了,我带您去找他吧。」

「谢谢您。」伊芙回头看了一下,便乖乖的跟着对方走了出去。在关上门的那刻,空无一人的房间突然传出一声像是在赞叹的呢喃细语。

「亲爱的!我的伊芙啊!」两人刚踏出门没多久,后方传来某人急迫的声音。

伊芙刚转身,就被人抱了起来。「噢!妳跑到哪了,让我好担心。」拉斐尔仔细看了看伊芙的小脸,在看见小手拿的花朵,「亲爱的,妳刚刚是跟花精灵跳舞了吗?身上都充满着花香呢,手上是花精灵送你的礼物吗?」

「拉斐尔先生,小姐刚刚是在首席休息室睡着了。」金发女子拉起裙摆,身子缓缓蹲低,「欢迎两位的到来。我叫吉理,目前负责舞蹈的部分。」

「谢谢妳,吉理夫人。现在,我和伊芙该回去了。」拉斐尔轻轻捏了一下伊芙柔软的双颊,「不然,你母亲可要担心。」

伊芙挥手向吉理夫人道别。眼睛看到在吉理夫人后方有一个黑影,露出个甜甜的笑,「明天见。」

吉理夫人目送女孩走出门后,刚转身便清晰地看见有一个黑影闪过去。想起今日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小姐,最后却在休息室找到熟睡中的小姐,美丽的金瞳充斥着担忧。小姐该不会是跟那位见到面了吧……

埃里克走在一片漆黑的道路上,耳边回荡着刚刚女孩仍带着些微奶音的声音。他的女孩承诺明天还会来看他!还会来陪伴他!他的小安洁拉应当被人呵护怀中,倾尽一切爱意使她成长。但……自己有这个资格吗?

埃里克拿下面具坐在床边,看着伊芙刚刚留下的画作,嘴角微勾。

她是那么的可爱,一点都不会惧怕在地狱燃烧、令人作恶的自己,会触碰自己如此不堪的面容。

颤抖的手复上崎岖不平的右脸,身体慢慢缩成一团躺在仍有些余温的床,「我的天使……」蜷曲的身躯不自觉颤抖起来-是兴奋的颤抖、无法克制想要将小人儿绑在自己身边的欲望……自己本来就不是什么善类,对于得来不易的救赎,为何要放走呢?

想到这,埃里克想为他跟伊芙的第一次见面做一首曲子—–一首能够让他表达出内心深处对女孩的渴望,也同时是天使堕落到深渊过程的曲谱。

他急忙走到一旁的角落,拿出一个音乐盒仔细查看,「小女孩应该会喜欢这个吧……」转动旁边的开关,悠扬且轻快的音乐回荡在整个空间。埃里克小心地将音乐盒放到钢琴旁边,拿起纸和笔,迫切地把他内心兴奋的心情寄托音符上。

令一方面,当伊芙被拉斐尔抱着走下马车,一位容貌跟伊芙十分相似的女子急忙从拉斐尔怀中抱走伊芙。

「亲爱的,今天还顺利吗?」女子压低声音,生怕吵醒怀中熟睡的女儿,「伊芙今天乖不乖呢?」

拉斐尔手环着女子的腰,脸上尽是幸福的笑意,「伊芙怎么会不乖呢。她今日可能玩的太累了,先再让她睡一下吧。」两人将伊芙放在床上后,便轻轻的关上门离开。

约一个小时后,伊芙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呆呆地看着四周熟悉的摆设,才意识到已经回到家了。突然女孩急忙查看四周,最后看到白色的花朵被放在紧邻床旁边的书桌上,才放心地叹口气。

伊芙拿起花朵,轻轻一笑,「这一定是埃里克送的。」看着手上的花,脑中灵光一闪。拿出纸和画具,开始绘画。

「伊芙?」传来轻微的敲门声,像是怕吵到仍以为熟睡中的女孩。接着,门后出现的是刚刚那名女子,「亲爱的,妳在画什么?」

「啊……!母亲,您看!」伊芙将画到一半的图给女子看。

「这是……鸢尾花吧。」女子坐在床边,仔细欣赏女孩的画作,「伊芙进步很多了!花朵栩栩如生,但是亲爱的你后方那阴影是要画什么?」

伊芙没回答,只是神秘一笑,「母亲,我肚子饿了!」女孩扑进女子怀中撒娇,女子只能无奈一笑将图放到桌上,将不断撒娇的小女孩抱在怀中走了出去。

「艾尔莎,伊芙醒了吗?」拉斐尔看到艾尔莎和她怀里的伊芙,宠溺的笑了笑。「终于醒了啊。」无奈的捏了一下伊芙的鼻子,直到女孩伸手拍了一下拉斐尔的手,才笑着跟两人坐到椅子上吃饭。

和父母道晚安后,伊芙回到房间继续画图。没多久,脑中所想的完整的呈现在图上—白色鸢尾花栩栩如生的跃于纸上,但又被后方阴影处伸出一只带着黑色手套的手紧紧握在手中。

「埃里克会知道这是他吧?」伊芙将纸张收进母亲特意为她的画具做的一个袋子里,便心满意足的上床睡觉。

虽然在地底下无法准确知道现在是几点,但埃里克仍在一大早就来到门口,等着女孩的到来。约莫两个小时后,终于看到拉斐尔以及被抱着的伊芙。

「伊芙……」轻轻喊了她的名字。原本不奢望小人儿会听到他近乎无声的呼唤,但看见女孩抬头张望的瞬间,埃里克愣了愣。手抚上心头,他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心情,只觉像他曾有幸尝过一种名叫糖果的食物,甜甜腻腻的。

他想,若能将女孩拥入怀中,抱着她小小柔软的身躯,想必会十分的幸福吧。但他知道自己想要的不是这短短的几小时,内心所渴求的是一辈子-自私地将女孩当作所有物,自然不会放任自己的东西将来有跟其他男性共度一生的机会。

埃里克悄悄地跟着,直到拉斐尔将女孩带到接近办公室的休息室后,他才缓缓现身。

「伊芙,妳在做什么?」埃里克靠近坐在椅子上不知道在捣鼓什么的女孩。

伊芙抬起头,对着镜子上戴面具的男子笑了一下,「埃里克!你看,我画的像不像?」将昨晚画好的图,转身给埃里克看。

「这不是……」埃里克看见那花朵,想起是自己昨天送给女孩的花,「画得很好呢!」埃里克下意识摸了摸伊芙的头顶,见女孩没有抗拒甚至还会满足的眯起那双漂亮双眸——就如同猫一样,会因为主人的抚摸,而感到舒服一样。想到这,内心如刚才一样,颤栗着。

「这是要送给埃里克的。」伊芙拉过埃里克的手,小心地将图放到他的手中,「这是我为埃里克画的第一张图,纪念我跟你的第一次见面。」

埃里克看着手上的图画,又看了仍绽放甜美笑意的伊芙,不禁单脚跪下,温柔中包含占有欲的在女孩手背上亲了一下,「我能再带你到我的宫殿吗?」我的天使……好想永远让妳踏不出这个歌剧院。

「我也很想去……可是,我怕父亲会担心。」伊芙想起昨日拉斐尔一路上不断叨念自己的担心之心,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容。

「那……」面具后的双眸闪过一丝怪异的情绪,但随即又想到另外一种方法。「妳可以留一张纸告诉妳父亲。我想送你一样东西,好吗?」

伊芙想了一下,便从袋子里取出一张纸,拿起笔在上面留下自己想再到处冒险的话后,便被埃里克抱了起来。

「如此放心了吗?我的公主殿下。」拿起一旁随便一样东西压着纸,「我们先去拿要送给妳的礼物,然后再带你去冒险。」

埃里克双手环着怀中的珍宝,仔细避开任何一切人群,带着他的女孩再次来到他的世界。

「喜欢吗?」埃里克看着坐在床上研究音乐盒的女孩,双眸满是温柔和宠溺。坐到伊芙旁边,手礼貌性地帮她把垂落的发丝别到耳后,「妳转动这就能启动。」

左手撑在床上,右手同时往前转动音乐盒旁的开关,整个人像是把女孩虚抱在怀中。「喜欢吗?」埃里克看着对方的神情,心情却又有点说不出来的郁闷。

本来郁闷的心情,却在伊芙转头盯着自己好长一段时间后,整个好了起来。「埃里克你……能在和我相处时,不要带着面具吗?」

埃里克有些反应不过来,只能看着女孩认真的神情,无奈的问说:「为什么会不想要我带着面具?这样,不是比较好吗?」

小小的手复上冰冷的面具,「因为,我明白埃里克带着面具的原因。可是,我又不怕埃里克的脸。而且摘面具的话,我会感觉更能理解你,更能和埃里克的内心再靠近一点点。」

伊芙俏皮的用大拇指跟食指比出一小段距离,精致的脸蛋勾起一抹灿烂的笑。接着慢慢的揭开面具,最后手再次复上右脸,笑容逐渐消失。

「怎么了?」埃里克看着女孩变得沉重的表情,「为什么脸上的表情那么悲伤呢?」将伊芙的手握在手中,安抚的笑着。

伊芙看着埃里克看似释然的笑容,却莫名能感觉到他内心深处的悲鸣。小小的双手向前环住男子的腰,学着母亲安慰自己时,手会轻轻拍着自己的背部。「埃里克你别伤心了,以后我都会陪着你的。」

盯着女孩的双眸,微微一亮。埃里克不顾一切,直接将伊芙紧紧抱在怀中,「嗯……以后,都要陪着我。」不能离开我哦,这是妳对我的承诺。若是敢离开我的话……可别怪我将妳的羽翼摘下了,我的天使……

两人就这个姿势说了许久的话后,埃里克才有些不情愿抱着伊芙起来,「能麻烦帮我戴上面具吗?伊芙。」看着女孩小心翼翼帮自己戴上面具,美丽的双眸只映照自己时,说不出的愉悦充斥内心。

埃里克带着伊芙穿过一个又一个的机关,一路上都能听见女孩发出的赞叹声和紧抓着自己的那种依赖感。

陪着女孩逛完歌剧院后。埃里克带伊芙回到那间休息室,「明天妳还会来吧?」

「嗯!一定的,我答应埃里克了。」伊芙露出一个灿烂的笑,从埃里克手中接过音乐盒,「这个真的能给我吗?」

「这是纪念我们两个第一次见面的礼物,你不也送我一个了吗?」埃里克听见有脚步声靠近,俯身在女孩的额头亲了一下,「我先走了,明天见。」

伊芙看着埃里克走向角落一个被遮盖住的镜子,手不知道怎么用的,镜面如上次一样缓缓开启。「我的公主,明天见。」

伊芙朝埃里克挥了挥手,这次换自己目送埃里克离开。在镜面关上的那刻,拉斐尔也走了进来,将伊芙抱起,看着桌上的音乐盒,「亲爱的,这里怎么会有一个音乐盒呢?」

伊芙环住拉斐尔的脖子,对着他甜甜一笑,「这是我认识的新朋友送我的哦!我累了,父亲。」

听到宝贝女儿累了,拉斐尔连忙抱着伊芙就要回家。女孩乖乖的环住父亲的脖子,眼睛却看向那面镜子,对着镜子中的自己微微一笑,嘴巴微动像是在说些什么。最后,在门要关上的那刻,小手又对着镜子挥了挥。

相关文章

  • 舌头给少爷脚按摩 口述边接电话边出轨 - 随笔

    舌头给少爷脚按摩 口述边接电话边出轨 - 随笔

    作为一个小透明,也不用怕自己的个人信息泄露,今天就回忆点以前的事情把。  高中的时候,我是严重的叛逆,那个时候,对求学求知很是怀疑。因为我以后并不打算做科学家,但每天的习题却搞得那么难,我实在很难把它...

    阅读: 5506

  • 总裁大人放肆爱 新婚夜被别人开了苞_女装大佬追妻难

    总裁大人放肆爱 新婚夜被别人开了苞_女装大佬追妻难

    “你们说的游戏内容和规则这是没有错,但是现在已经出现了问题,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要远离,你们还非得往上凑,是不是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周晨然皱着眉头说着。  许深梦的情况他一直看在眼中,苏冰冰说的话虽然有夸...

    阅读: 129

  • 车子越来越颠 坐在我腿上 给丫鬟开了小了嫩苞_亲爱的

    车子越来越颠 坐在我腿上 给丫鬟开了小了嫩苞_亲爱的

    曲宁宁点了点头,确实,容父的回来至少可以让公司里的那些股东们低调一些,而且公司的凝聚力也会更好。重要的是,他毕竟是之前创立容氏集团的人,就算这么多年没有理会过公司的大小事务,也肯定能给容厉行分担许多的...

    阅读: 6805

  • 肥水不流外人田 小说 厨房偷干朋友老婆_薄少蜜宠酥化了

    肥水不流外人田 小说 厨房偷干朋友老婆_薄少蜜宠酥化了

    在兰溪走后,林安然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开洗澡。将自己整个身体都泡在牛奶中,林安然感觉到了一种放松,刚刚的惊心动魄、害怕和惊慌在一瞬间也消失不见了。即使林安然现在已经重生,但是对于强奸这种事情,任何女生...

    阅读: 2408

  • 把红酒倒进阴里再喝 新婚夜将军压在丫鬟冲刺 - 青青子衿

    把红酒倒进阴里再喝 新婚夜将军压在丫鬟冲刺 - 青青子衿

    “哥哥,妈妈说长大以后我们会分开,但是我不想,我们能不能永远不分开?”  听到这,大弟弟两岁的夏子衿说:“好,我们永远都要在一起!”  夏子衿偶尔会想到儿时他与弟弟天真无邪的对话,但每次心中总是会泛起...

    阅读: 332

  • 到日本如何去嫖娼 在飞机上干了空姐口述

    到日本如何去嫖娼 在飞机上干了空姐口述

    “唰唰……”  周叶在半空中挥舞着魔道帝兵。  说实话,他现在心情很不错。  他发现心魔根本拿不出魔道帝兵。  这情况就有点意思了。  “你能不能行啊?你不是心魔吗,怎么连魔道帝兵都没有,太穷了吧?”...

    阅读: 1031

  • 一妻多夫小说 公安局里干警花_红尘壹庄

    一妻多夫小说 公安局里干警花_红尘壹庄

    三爷家喜添新丁,村民很快全都知道了,大家纷纷向三爷表示祝贺,村里女人也隔三岔五跑来看孩子、沾喜气。孩子出生后,作为小晁和绍姿的媒人,燕子当仁不让前去祝贺。她时常去看望小晁和孩子,似乎在炫耀自己的功劳,...

    阅读: 7770

  • 爸爸 你的肉棒好大 男欢女爱第三百五十五 - 江南无津

    爸爸 你的肉棒好大 男欢女爱第三百五十五 - 江南无津

    第六章武门2    趁着武陵站起来,又走过来拿信的功夫,武燃笑了一下,调侃道:“诶不过话说,九凌你能躲义父一躲躲一年也真的是够厉害的。这次回去哥哥姐姐们还得给你开个欢迎酒会。”    “得了吧。这一回...

    阅读: 3181

  • 女主李语嫣小说无删减 柔软相抵 gl

    女主李语嫣小说无删减 柔软相抵 gl

    “……真是稀奇,没想到铁树也能有开花的一天。”  珊蒂斯无语的看着有些坐立不安的安德里亚吐槽道“果然活得久就是有好处,我算是长见识了。”  安德里亚嘴角抽搐了一下“所以,你的意见呢?”  “当然是同意...

    阅读: 259

  • 迷人的保姆 我干了老师_腹黑竹马吃定你

    迷人的保姆 我干了老师_腹黑竹马吃定你

    叶凡羽看着正上头,好像忘了自己是打着幌子出来的,区栀在那等了好一会了,这可是叶凡羽今天第二次咕咕人家了。他是完全没意识到,可怜了我们的区栀了,被家里叫来相亲,虽然知道相亲的对象是这个家伙,结果同一天被...

    阅读: 5863

  • 女邻居夹得好紧太爽了 我把学妹两腿分开_靳少漫漫宠妻路

    女邻居夹得好紧太爽了 我把学妹两腿分开_靳少漫漫宠妻路

    “啊?不会吧,我看那个司机人还挺不错的嘛,当时他找不到我人的时候,还一个劲的问我到底在哪里!光是冲着这一点,我就觉得他还挺暖心的呀……”魏然走着走着,突然停下了脚步一点迷茫的看着身后的浪漫。尤其是他把...

    阅读: 3455

  • 坐着站起屁股根疼 口述真实4p - 他是黄粱一梦中

    坐着站起屁股根疼 口述真实4p - 他是黄粱一梦中

    林息默默的自己走回了住处。觉得眨眼几十年就像一场梦一样。  忽然想起来小时候看到的一个笑话:说从前有一个穷人,日子过的特别窘迫,三餐不继,就日日梦想着发财过上有钱人的日子。穷人天天祝祷,终于感动了上帝...

    阅读: 6475

  • 受不了轻点捏揉湿汁液 被男同桌摸下面很爽_妈咪上上签

    受不了轻点捏揉湿汁液 被男同桌摸下面很爽_妈咪上上签

    “行,这次你一定不要说漏了,因为现在是我们一起很关键的时候,你说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如果妈妈不问你这件事情,你千万不能说。”邢邵郴还是不放心自己的儿子害怕他把这个事情说出去。如果真的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的话...

    阅读: 2996

  • 被老板强行摁到办公桌 为了高考妈妈给我操_重生影后有点甜

    被老板强行摁到办公桌 为了高考妈妈给我操_重生影后有点甜

    可是大家说什么都不愿意,非要他们唱歌。  易安当然是十分乐意的。  “明歌,我们一起唱一首吧。”易安开心的看向明歌。  “还是不了吧,我今天嗓子有点不舒服。”明歌随便这个理由,想委婉的拒绝。  易安听...

    阅读: 6317

  • 男闺蜜从后面顶我 洗衣机里没洗的内裤小说 - 渺音渺语

    男闺蜜从后面顶我 洗衣机里没洗的内裤小说 - 渺音渺语

    火车路过所有城市  文/空谷渺音  她站在桥头,望着船夫忙碌的身影。  此时的南京,古城承影深深,身影倒影在桥下,映出此时天气的清丽还有当时的鸟鸣。  这座金陵城在浅春还保留着冷清的气氛,美人如烟,难...

    阅读: 637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