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区首长们的玩物小说 粗糙绳结磨过 啊 - 走不出的春三月

2020-04-21 16:54:14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3042

每天都在安静的学习,那天之后我跟齐俊礼的交集虽然依旧不太多,但是点头微笑间我都能感受到心底里的欢喜。

本以为这个冬天就这样快乐而顺利的度过时,可还是出事清了。

那天巷子里特别热闹,连路口卖咸鸭蛋的大爷都跑到巷子里观看。

那个时候我正在阳台大声的背诵昨天的英文课本,看到两三辆警车停在巷子里,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警车的方向我就特别的心慌。

角落里我看到一个缩在一边小小的身影,

“邱山邱山”我仿佛听到有人在□□我的名字。

我手中的英语课本没有预兆的掉在了邱先生早上刚刚浇过水的花盆中。

我三步并两步的跑到家门口,路口前方围着一群人,我用尽九牛二虎之力,挤进一层层的人群,寒冷的冬天,一股狐臭味充斥着我的鼻息,我忍着想要呕吐的感觉,继续向前挤。

你看,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大家都以最快的时间传播了他们自认为最爆炸的消息。

门口的台阶上的人,双手环膝紧紧地拥抱着自己,任凭所有人随意指点。

我紧紧地拥抱住门口台阶上的她,她匆忙的看了我一眼。又像是落水的婴儿一般,紧紧地抓住我的手。

“邱山。”她呼唤我。一双血红的眼睛埋在凌乱的头发中。

“小秋,我在,永远都在 。”

那天小秋家大门敞开,褐红色的墙壁上布满了枯萎的蔓藤,挤在门口的人跃跃欲试的想要冲破大门口最后一道防线。

门吱呀一声从里面打开,小秋的父亲神色自若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后面跟着穿制服的警察。

他轻轻地亲吻了小秋,说“我的女儿要坚强。”说的很轻,假如不是我在小秋的身边一定听不到。

他的神色清明,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做好了准备,门口立着一个纤细的身影,那个身影让我看到了多少年之后的小秋。

倔强而坚强。

警车一路远去,小秋用力奔跑,想要近一点再近一点,可以却剩下的只是一路的尘埃。

围观的人想要送上一些热血的安慰,以套取些许可以慰劳寂寞的绯闻。

那个女人拽回极尽悲伤的小秋,关上了棕褐色的铁栅栏,将所有的流言蜚语都拦绝在大门外。

我拍了拍身上残留着的口臭味,想起我还遗落在泥土中的英语书。

之后好久我都没有见到小秋,我常常在放学后立在转角处一站就是一两个小时。

我最后一次遇见小秋,是期末考试前夕,所有人都沉浸在即将到来的考试中,无暇顾及我,让我更有了大把的时间去等待,我想总会有一天等到她的。

没错,我确实等到了。

那天郑阿姨和小秋拎着行李,因为急着赶火车,我们仅仅相处了最后的三十分钟,之后就是永远,虽然偶尔会在网络上相遇,可是我们慢慢地开始不知道再说些什么吗?仿佛那些快乐的时光,说的越多越会难过。

小秋走了,后来她告诉我,她会坚强的活下去。

她说,那天知道许多秘密,她知道了妈妈并不是爸爸的妻子,而是养在外面的情人。她知道了爸爸并不是普通人,而是官场叱咤风云的人物。

我恨他的隐瞒,更恨她的不自检。

后来,她决定回外婆老家,因为爸爸的后面还有他的原配妻子,和原生儿女,我和妈妈都是见不得光的,他在时可以护的周全可是走了剩下的伤害,简直就在诉说血粼粼的现实。

后来,我再也没有见到过小秋,她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朋友,可是最后她却缺席了我仅有的人生。

身边的人都在一点点慢慢地剥离我,这种感觉让我无能为力。

庆幸的是期末考试临近了,我所有的悲伤都开始冰封,化作我学习的动力。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姚雪儿了。小秋的走让我更加珍惜与姚雪儿的友谊,可是每次去找姚雪儿都被完美的错过了。

时间过得很快,期末考试过后,我来看成绩,齐俊礼稳坐年纪第一,我紧追其后,冉阳却在年纪50多名晃悠,郑小秋的后面是空的什么都没有,姚雪儿65名。

看成绩的人很多,可是我一个熟悉的身影都没有看到。

“邱山”我回过头一看是贾礼。

“嗨。”

“恭喜恭喜。” 他说,我无言以对,假如过分谦虚那就是骄傲,可是上学期我却是第一名,如今被齐俊礼压制的无力反弹。

无论是什么。

“谢谢。”

“你在找姚雪儿吗?”他说。

“你遇见她了吗?”我说

“她好像是去教室里去了。”他说

这个时候教学楼里的人并不多,大家看完了成绩都直接回家了。我没有去文三班找姚雪儿,而是不知不觉的来到了楼顶的天台,在这里,我感觉仿佛我们第一次在这里相遇的景象还在眼前。

我站在和红色的铁门外,出乎意料的门竟然开着呢。

姚雪儿站在中间,边上有残缺的灰色水泥瓦砖,她穿了一件深灰色的羽绒服,将她裹得严严实实的。

冉阳的身影在她周边来来回回。

我知道这样偷听是不好的的,可是我却无法移动我的脚步。

我看的出来姚雪儿的神情很悲伤,她在拼命地挠头,每次她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都是这样的。

“你究竟怎样才会放过我,你一定要让这样逼我吗?”这是冉阳的声音。

过了好久,久到我以为姚雪儿不会再说话的时候,她出声了。

她难得的平静与严肃。

“冉阳,我只是太爱你了。”

“可是我不爱你。”

我能感觉到姚雪儿的卑微,低到尘埃你里的姿态。我有一种想要冲进去抱着她是我冲动。

“那是因为你爱的是邱山。”

我感觉到脑袋里有有什么轰的炸开了,让我不能动弹。

“可是你知不知道,你让我不知道要如何面对我最好的朋友,我甚至要躲开她,因为我会忍不住嫉妒她,我会忍不住怨恨她,她痛苦的时候我甚至会偷偷的窃喜,我讨厌这样的我,可是我忍不住,冉阳,你知道吗?这都怪你,你可以不爱我,可是你为什么爱的要是邱山呢?”

姚雪儿的话一句一字的窜进我的耳朵里,让我想要逃。

“雪儿,我已经跟我爸妈说了,下学期来了我就申请转学。”冉阳继续说“也许你真的爱我,可是在你的爱情里,我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尊重,我感觉到的只有你的霸道,你的爱对我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其实你不只是伤害了我,还伤害了你自己,你的朋友,还有我的朋友。”冉阳顿了顿继续说“姚雪儿,你可能不知道你就每天变着花样的对付人,也爱你。可是你又知道,你又能感受到,他的心痛吗?是你的眼睛蒙蔽了你心。”

我看的见姚雪儿的身体站得很直,很僵硬,像是冻得,又像是痛的。

一扇薄薄的铁门,将我隔绝在外面,我终于明白冉阳在海岛是的眼神,终于明白雪儿莫名其妙的疏远,原来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现在想起来曾经的痕迹很多,是我太傻,没有留意,可是现在想一想假如知道又能如何呢?

我听到脚步向上走的声音,然后看到贾礼的身影,我在他的眼睛下落荒而逃,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逃,我在害怕面对什么?

后来发生什么我不太清楚,可是年后开学后,姚雪儿和冉阳都转学了。

当时我正在上课物理课,贾礼来告诉的我的时候姚雪儿已经在走的路上了,我超着的小路,向前走。

我看到一个纤细的身影站在学校门口,我用尽全力呼唤。

“姚雪儿,姚雪儿,姚雪儿。”我的声音在寂静的操场上显得额外的突兀。

她回过头来看着我,微微一笑,就像是几年前他突然出现在我的生命中时样子,潇洒美丽。

她终究还是走了,仅仅远远地遥望,我们之间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我想她会回来的带着她最终的伴侣。

听齐俊礼说,冉阳转到另外一个城市的继续学校了,听说是一个很好地学校,我在这里祝福他,期待他金榜题名时。

冬天慢慢的过得特别快,寒冷的冬天冻得我心跳都变得慢了,我感觉我在慢慢地枯萎,没有了情感的滋润让我越来越孤独。

天气一点点回温是我最害怕的时候,每每的春天都是我的劫难,我感觉我今年的劫难会度过的额外的艰难。

春节的气息还很浓,可是寒冷已经逐渐驱散,出门的时候甚至只需要一个简单的外套或者一件套头毛衣。

这个春节过得安静,没有郑小秋大早上突然地新年好,也没有姚雪儿咋咋呼呼的电话轰炸。

我坐在客厅里看春节联欢晚会,那么多的祝福纷涌而至,可是我却感觉很孤独。

邱先生最近很忙,我不知道大过年的他在忙什么,可是不管怎么忙,他每天都会问候我的一日三餐。

每天的生活仿佛都在一遍遍的重复,我最近特别爱回忆,所有的片段就像过山车一般,一幕幕出现在我的眼前,让我接应不瑕。

相关文章

  • 我的老婆和 她的黑人男友 女婿啊快舔受不了了

    我的老婆和 她的黑人男友 女婿啊快舔受不了了

    “十三哥,我没看清楚,把你当成了别人,才偷袭的,别给我喝地鼠汤。”唐秋岚非常自信的袭杀,就这么一败涂地,现在都有些怀疑人生了。  “你是我妹妹,我怎么会强迫你呢。”唐锋温和的笑着,摸了摸唐秋岚的小脑袋...

    阅读: 384

  • 啊 cao死你个浪货 公主跪在腿间用嘴清理_程少快签收

    啊 cao死你个浪货 公主跪在腿间用嘴清理_程少快签收

    “只要顾经理同意。”程溪年瞥了一眼正在看好戏的顾绵绵,声音有些冷。在旁人听来与往常没有什么差别,顾绵绵却并不认为如此,这个不解风情的冰块,明明就在威胁她。想来她顾绵绵还是有些能力的,居然能让A市大名鼎...

    阅读: 1156

  • 我穿着丝袜想啪啪 总裁的手指加到两根 - 万人宠不如一人懂

    我穿着丝袜想啪啪 总裁的手指加到两根 - 万人宠不如一人懂

    等到所有的植物退去,莫不念才发现这就是一个很普通的木屋,一扇门,两个窗,v字形的屋檐,简简单单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    大师兄走上前,轻轻的推开木门,对着后面的师弟们点了点头。    莫不念欣喜的走...

    阅读: 5331

  • 咬住肿胀的花蒂不放 轻一点,太重了好深_秦少

    咬住肿胀的花蒂不放 轻一点,太重了好深_秦少

    他那么狠心的对她说,他必须娶林依然!是啊,他都娶了林依然,她和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他也不需要因为她的任何举动而生气了。因为,他根本不配!秦康迈开大步走入病房,他走的很快,气势汹汹,直接走到李小晴的病房...

    阅读: 4695

  • 使劲别停好大好深 妈妈是寡妇我满足妈妈_傅少撩人顶不住

    使劲别停好大好深 妈妈是寡妇我满足妈妈_傅少撩人顶不住

    她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吧,所以才遇到了傅司辰,并且生了两个这么可爱的小天才。宴会不过是换了一个做生意的地方,宴会厅内的气氛已经达到了高潮,一家人却在无人的角落静静的享受着属于四个人的时光。傅司辰看...

    阅读: 5655

  • 穿着裙子在野战 舔我的鸡巴日逼口述_女装大佬追妻难

    穿着裙子在野战 舔我的鸡巴日逼口述_女装大佬追妻难

    蒋柠老老实实的拿着俩人的卫生工具,不言不语安静的跟随着祁辛走着,她不敢多问,更不敢再提及自己隐瞒她的事情,只能在心中默默的祈求这事就让它这么过去好了。如果被她知道,有人把她的礼物,零食,情书偷偷收藏据...

    阅读: 3550

  • 干女朋友经历 爸爸日了女儿又日媳妇 - 我欲修剑

    干女朋友经历 爸爸日了女儿又日媳妇 - 我欲修剑

    第二章异世界也有精神病院?    李德心中一喜,想着:“小说里穿越过来一般都不是主角吗?然后练成绝世武功,妻妾成群,走向人生巅峰。”想想还有些小激动啊。整理了一下心情,李德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泥土,大...

    阅读: 6013

  • 如何舌头伸进老婆下面 男主巨粗巨大

    如何舌头伸进老婆下面 男主巨粗巨大

    星空中无尽的能量汇聚了过来。  三种不同的天地之力,交织在林惊羽背后的三尊圣主身影之上。  这真的是一种莫测的武技。  堪比神通的威能,十分的玄妙,如果凝练大成,说不定,可以帮助他,直接拥有三种无上的...

    阅读: 4897

  • 被灌满得肚子鼓起来了 美艳校花在我胯下娇喘_王牌老公无敌甜

    被灌满得肚子鼓起来了 美艳校花在我胯下娇喘_王牌老公无敌甜

    公司有了一个新项目的事情,郎静很快就知道了,这段时间教她的那个高管已经有意的让她来处理公司的事情了。第一步,就是把财务账本之类的东西交给她,所以郎静对这个项目的具体情况还是非常了解的。“对了,你听说了...

    阅读: 3752

  • 疯狂做爰的细节描述和过程 兄妹细节肉 - 涓涓细流

    疯狂做爰的细节描述和过程 兄妹细节肉 - 涓涓细流

    十二月的A市,雪花纷扬。  难得的空闲周末,姜琦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揉着惺忪的睡眼,将窗帘拉开,看着外面雪白白的一片,只觉心情大好,便哼着小曲向厨房走去。当她打开冰箱,入目的便是空空荡荡的格层,连鸡...

    阅读: 16

  • 嫁给老外晚上受不了 我和50岁女士睡觉的经历

    嫁给老外晚上受不了 我和50岁女士睡觉的经历

    青帝紧闭的双眼,骤然睁开。  “师父!”周叶大喜。  在他的心中,青帝大佬几乎是全能的。  那毕竟是帝境存在啊。  他感觉,只要青帝在,那师姑的伤势,应该稳了!  “师尊!”鹿小元有些不可置信,可回过...

    阅读: 2899

  • 阿姨要我性交 看了会湿的小说章节一对二 - 长宁遇

    阿姨要我性交 看了会湿的小说章节一对二 - 长宁遇

    “渊寻,从什么时候起,我们之间变成了这个样子?”  长宁望着远空的天,眸光幽远。    谢云遇神色有一瞬间的恍惚。  是啊,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就注定了这样的结局。    长宁敛了笑,缓缓提剑,作...

    阅读: 3527

  •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 和上司出差 h文_总裁甜妻对对碰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 和上司出差 h文_总裁甜妻对对碰

    李瑾,娱乐圈正当红的模特,实际上是李家现任掌门人李琰的亲弟弟。电脑上的名字让季舒林蹙眉,怪不得,怪不得五年之前他一有用的信息也挖不出来。颜家的势力再加上李家,不使用一点手段确实很难找出有用的信息。薛梦...

    阅读: 498

  • 不行太长了坐不下去 不要顶哪里好涨少爷

    不行太长了坐不下去 不要顶哪里好涨少爷

    这就是太古逆命诀带来的变化。  若是辰风不是至尊武体,那么,它可以创造至尊武体,而辰家血脉之中,这样的至尊武体,本来就极为的特殊,可以分为三重。  当最终蜕变之后。  肉身的强横程度,完全可以比拟血脉...

    阅读: 2599

  • 跟对象第一次她一直叫 妈妈裙子下的狗奴 - 晴天是首歌

    跟对象第一次她一直叫 妈妈裙子下的狗奴 - 晴天是首歌

    “喵!”黑衣男子猛地抽回搭盛晴肩膀上的手,对上自家主子冰冷的死亡视线的大冬浑身不存在的猫毛都竖起来“主子是我我是冬天你你你你拔剑干什么!”  盛晴把剑推回剑鞘,依然很冷的看着人形的大冬:“你怎么进来的...

    阅读: 6725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