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办法自口吗 在线阅读精品热文 - 天地魂变

2020-07-11 14:50:01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3830

“咳…”

白玄闷咳一声,脑袋嗡嗡作响,他只感觉自己的头就像炸裂一般疼痛。他隐约还能听见自己微弱的呼吸,活着。

周围安静的可怕,他试图睁开眼睛,可他伤得太重,就算再怎么努力,那沉重的眼皮也只允许他挤开一条缝来。

“这是哪…?”

他看不见,只因他的周围一片漆黑。他不记得自己是如何来到这里,更不知道自己还能否活下去。

“这该死的诅咒…”

白玄微微动了下嘴皮子,便是又立马感觉到体内狂乱窜动的魂力,仿佛自己的五脏六腑正在被一点点撕成碎片。

躁动的魂力,以肉眼可见的姿态一点点溢出他的身体,稍稍照亮了周围,空无一物。

“我快死了么…该死!”

钻出他身体的那些魂力并不温柔,即使此刻他以全身麻木,却仍然能感觉到万蚁噬象地痛楚。

落到这般田地,白玄只能苦笑,这都是他自找的。虽然他仍不想放弃,但过往忆兮还是不自觉地如跑马灯一样在他眼前一一闪过。

从一年前的觉醒魂心,到如今的八阶魂之力。他想到了白夙夙,那个可爱又任性的妹妹。也想到了白傲,那个不苟言笑的严父,又同时是白家的族长。他想到了白卓,那个早年就离开白家,追寻自己梦想从医的大哥。还有白玉、白秋、白珊...那些白家子弟们。纵使白玄再坚强,想着他们,想到或许再也见不到了,那无助的泪水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白玄能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在白家后山。

白家后山,那是一片葱郁的树林。

树林很大,往深了走,便会开始有不少魔兽的出没,许多白家周边的佣兵团、猎人、药师也时不时会进到山里打猎采药。

白玄只是依稀记得,今日确是为了逗白珊开心,特地来这白家后山,就是为了于她演示自己的魂力。若不是那会儿得意忘形,恐怕自己也不会落得如今这尴尬地步。

如此思索一番,白玄的脑子也是稍稍清醒了一些,嘴角微微露出一丝自嘲的苦笑。

白珊,三长老的小孙女。

若是问在这白家之中,白玄最宠何人。除了自己那亲妹妹白夙夙外,就莫过于这位胆小爱哭,却又是可爱粘人的白珊了。白夙夙对白玄的崇拜没得说,打小就因为有这样一个哥哥而心中自豪。但论跟屁虫的本领,那白夙夙对着白珊怕是有些自愧不如了。

十一岁的白珊可谓是白家的宠儿,是族内直系中最小的女娃。虽说于白玄差了整整五岁,可只要白玄说去哪玩,即使白珊心中胆怯,更不知白玄玩的到底是什么,那也义无反顾,定是随着白玄而去。

可今日,白玄是彻彻底底吓到了白珊。说是吓到已是白玄的自我安慰。一时兴起逞强滥用魂力,以致魂力暴走,牵连甚广。

白玄根本记不清当时的情景,只觉这是第一次无法控制自己的魂力,那样狂乱的魂力倾泻而出。

手无缚鸡之力的白珊,莫要说被白玄的魂力暴走波及惊吓过度,就算是伤势如何,是生是死,此刻的白玄都是一概不知。

想到这里,白玄的头又愈发疼痛了起来。不仅如此,他已是能感觉到□□的魂力开始撕扯他全身的经脉,许是不用多久,自己将会成为一个魂力尽失,无法动弹的废人。

又或许上苍还有点怜悯,为免白玄受这体肤之痛,直接要了他的性命,也算是帮他解脱痛楚,一了百了。

横竖是个死,白玄却还在坚持,他恶狠狠地紧咬着牙,牙根沁出的血已从嘴角流下。他不甘心,这般模样,他怎么去面对白傲,怎么面对白卓,更甚,怎么去面对那个被自己一年前夸下海口的白夙夙。

“明年,站在这个台子上的人便是夙夙你了,但是你放心,我会用这一年的时间,像族人证明,不是所有人都会被这样的诅咒所束缚,我要让你站在这个台上的时候,感受到的是大家的希望,而不会是如同我现在的这般滋味。”

这是一年前,白玄当着全族人的面许下的承诺。可如今,他就快死了。

和千千万万的白家子弟一样,终究,他还是没能逃过“白家诅咒”。

白家诅咒——这个近似悬乎的东西,真真切切地发生在了白家人身上。

“没有天赋便是最好的天赋”。

这句话是白家人最耳熟能详的一句话,几代人,几十代人,世世代代的白家人,几千年的时光,凡是生为白家人,都不得不重视这句话。

自白玄能听懂说话开始,父亲白傲便是教导过他,起初他并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直到白玉的父母,也就是二长老的儿子与媳妇。

觉醒了玄阶魂心的他们,未到三十岁便因魂力暴走而离开了人世。

白秋,二长老的外孙,天资甚高的母亲也是魂力尽散,瘫痪在床,没有几年便也撒手人寰。

甚至白玄的母亲,再产下白夙夙后,便也是因为魂力燥乱,导致大出血而永远离开了他们。

这样的事情在白家屡见不鲜。

黄、玄、地、天。

四种觉醒魂心,代表着四种完全不同的天赋资质。

虽然觉醒魂心不代表着一切,但却影响着今后一辈子的修炼速度与质量。

勤奋刻苦的地阶魂心,碰上好吃懒做的天阶魂心,那用上数年,想要超越也不无可能。

十五岁觉醒魂心,这是魂气大陆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白傲,玄阶魂心,黄阶二段魂师。

纵使是白傲这样,在白家那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四十岁的他从未经历过魂力暴走,也是上苍对他白家难得的眷顾了。而令人心酸的是,黄阶二段魂师,这样的实力,就算是放在佣兵团之中,也算不得什么厉害的人物。这样的白家,能不没落么?

自然,比起打打杀杀,白家人还是有这个自知之明的,药材买卖,做做生意,这才是他们的生存之道。

可白玄,“天阶魂心”!

万中无一的天阶魂心,白家百年来的第一人。

若此事放在别处,便是摆上几日几夜的流水筵席,说是祖上积德,上天保佑,邻里之间奔走相告,夸得入月,捧得上天,也全不为过。

可惜这是白家。

觉醒魂心的那一天,高台之下,除了沉默与不安,便就只剩下了惋惜与哀叹。

当那个醒目的“天”字出现在大长老手中的琥珀璞玉时,白家人心中便明白,他们这位天资聪颖的二少爷,若是能活过三十,便算得上苍眷顾,长寿安康了。

白玄的眼皮越来越重,周围的漆黑让他感到不安,他甚至都不知道,此刻的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他拼命想要挪动自己的手指。

一瞬间,那撕心裂肺的疼痛传遍全身,只有疼痛,才能让他知道,自己还活着。

可还有多少时间呢?

白玄的视线早就模糊不清,就算是外溢的魂力若隐若现,白玄还是不知自己身处何地。方才微微动弹的手指,此刻已完全没有知觉,暴躁的魂力已经撕开了他的皮肤,鲜血一点点从手背,手臂上沁了出来。

他就快坚持不住了,可是,他又什么都做不了。

恍惚间,一个身着月牙色黄蝴蝶华裙,腰间系着藕荷色留宿绦,上面挂着一个淡白折枝花的荷包,清心淡雅却又带着几分俏皮可爱的形象在他脑中浮现。

这是白夙夙,是在他觉醒魂心的那一天,白夙夙特意挑选的精美服饰。

不仅如此,白玄还是记得,那天的生辰,那天的觉醒魂心。

便是只有白夙夙一人发自内心的高兴,她崇拜的哥哥是“天阶魂心”,万中无一的天阶魂心。是她,第一个站出来,当着全族人的面大声喊着“恭喜”。是她,在所有人唏嘘之时,愤愤不平,不顾白傲阻拦,也要怒斥白家族人对白玄的惋惜,因为她坚信,白玄就是白家一直坚持等待的希望,在她的眼中,就好像“白家诅咒”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白玄想要记住这张脸,因为他愧疚,终究,他还是让白夙夙失望了。

“不错,夙夙,玄儿的天阶魂心却是惊人,但每每重燃希望之后,带给白家的却是,更大的失望!”

这是白傲在白夙夙慷慨激昂后,悲愤的答复。

“还是父亲看得透彻…”

也不知为何,白玄脑中回荡着白傲的这句话,时至今日,他才明白那种屈辱与不甘。

“小玄子,为兄这一行怕是世事无常,若不是生在白家,我们两兄弟或许还能仗剑天涯。现如今,我能为白家做的,便是如此。”

这是白卓临走前,给白玄留下的最后一番话,虽说白卓并不像白玄这般执着魂力修炼,志在药师,但若不是生在白家,他又何尝不想有朝一日成为一代神话,流芳百世呢?

白玄曾立誓自己定会传承大哥那曾经的梦想,可现在?

白玄已经笑不出来了,他甚至觉得呼吸都变得十分困难。

“这不公平!若是外人也就罢了,若是旁人也就罢了,这可是白玄哥哥,天阶魂心,百年来的第一人!难道你们没有一丝怀疑,没有一丝期待,不觉得哥哥是上天赐给我们白家的希望么?”

白夙夙的这番话,在白玄脑中翁翁作响。

“诶…”

除了叹息,白玄已然不知道该如何再去面对白夙夙了。

自大哥白卓跟着商贾外出学医卖药,父亲白傲又是常年忙着族内事务,这个几乎与他从小形影不离的妹妹,就是他的至亲。是他最舍不得丢下的人。可他没得选,他可以抱怨“白家诅咒”,可以怨恨自己为何生在白家,可白玄没有。

相反,若没有生在白家,他如何能碰到那样爱护他的大哥,那样慈爱的父亲母亲,还有这冰雪聪明,也同时是白玄值得骄傲的妹妹。

白玄有没有后悔过?

答案是有的,他后悔自己为什么这么不争气,后悔也许自己在努力一点…哪怕是再多一点。

可这些都没有用了,白玄的身体已经逐渐冰凉起来,自己的魂力几乎全部溢出。现在还剩下的那些丁点儿,也不过是仅能维持他活着的状态。

更何况,就算是那丁点儿,此刻也还在缓缓消散,那若隐若现的魂力光芒逐渐黯淡了下来,周围安静的瘆人,没有一点动静。

白玄暗嘲,

“死在这么个鬼地方,就算尸体被人发现,怕都早已溃烂不堪,难以辨识了。”

真是惨淡而又碌碌无为的一生。

白玄再也坚持不住了,失血过多,魂力尽散。

他的眼睛慢慢闭上。

也许再过一炷香的时间,也许只有一盏茶的时间,再者,下一秒,他就死了。

“哥哥...?”

一声带着恐惧惊颤,却又让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突然地出现!

这让半只脚已是踏入鬼门关的白玄瞬间惊醒,他疑惑,震惊。

这是白夙夙的声音,可白夙夙怎么会来这里?白玄心中想着,自是以为又如方才一般,不过是对亲人过度思念的他,脑中的幻化之音罢了。

白玄只觉得周围开始出现细微的声音,那是碎落的石块,泥泞的脚步,裙摆的拖拽。

“怕不是来索命的鬼差罢…”

白玄的脑子已经混乱,他没有办法正常的思考了,就在白玄决定放弃的时候。

“哥哥!”

声音的主人,浑身是血?是雨?是泥?

白玄分不清,可这一声唤,绝不是幻境,而是真真切切地呼唤!

这一声呼唤,仿佛一道彻响的惊雷,一瞬间劈碎了白玄正要踏过的鬼门关。

他不想死!

白玄用着浑身仅有的气力,想要嘶嚎,可他发不出声,想要冲向声音的主人,可也无法动弹。

内心的怒吼,竟是真的让白玄牵动了身体。那熟悉的剧痛迫使他猛然睁开双眼——那早已血丝密布的双眼!

白夙夙!真的是白夙夙!

相关文章

  • 趁爸爸不在偷日妈妈3 被小男人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 - 桃夭暮辞

    趁爸爸不在偷日妈妈3 被小男人强奷很舒服好爽好爽 - 桃夭暮辞

    “还有,从现在开始,你就搬到偏方去吧,今日的入宫 ,你也不必去了。”  “那我就谢谢王爷了,也希望王爷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顾玖歌直接起身,带着阿念离开。  很好……君陌宸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我倒要看...

    阅读: 4912

  • 恋与制作人凌肖x你文 把腿架在肩上疯狂律动 - 走马

    恋与制作人凌肖x你文 把腿架在肩上疯狂律动 - 走马

    【A大】  A大作为A市的重点大学,师资力量雄厚的同时优美的校园环境也是让众多学子向往的理由,而刚回学校的程圆则正在A大的生活区散步消食,顺便跟闺蜜连笑煲电话粥。    “嗯,今天刚回来……不是有员工宿舍...

    阅读: 1455

  • 乖乖戴着玉势等我检查 李慧厕所偷拍_霍少请轻撩

    乖乖戴着玉势等我检查 李慧厕所偷拍_霍少请轻撩

    她吃了一份点心,喝了下午茶,继续开始工作。GN国际无星级大酒店每天要处理的事情很多,况且尹晴空还是站在了如此一个高度的位置上。下班的时候,尹晴空撑着有些酸软的双腿回了办公室,直接摊在了椅子上。扣扣。这个...

    阅读: 3015

  • 老师啊好深顶到了好大啊 乖我就放在里面不动 - 繁花里

    老师啊好深顶到了好大啊 乖我就放在里面不动 - 繁花里

    在那个积云填满天空的夜晚。  莫嘉卉抬头,还可以依稀看到星星。在灯火流动的街道旁边轻呼一口气,因为她正带着她那可爱的圆框眼镜,整个世界便开始模糊起来。  莫嘉卉透过雾气可以看到绘卷般的夜空,像藏青混合...

    阅读: 6427

  • 好紧好湿好爽插插黄总 喂下面小嘴吃荔枝 - 铖王选妃

    好紧好湿好爽插插黄总 喂下面小嘴吃荔枝 - 铖王选妃

    琴声婉转,笛声悠扬。  一琴一笛竟是配合得十分和谐。  一曲终了,大家还觉得意犹未尽,皇上已带头鼓起了掌,大家立马纷纷附和。  “沈爱卿真的是自谦了,你两个女儿都很不错!”  得到皇上的夸奖,沈月苓没...

    阅读: 2221

  • 喂下面小嘴吃荔枝h文 和女友还有她闺蜜 - 墨色

    喂下面小嘴吃荔枝h文 和女友还有她闺蜜 - 墨色

    我没有!  我没有被迷惑!  我会给阿爹阿娘报仇!  我不会再让阿爹阿娘痛苦了!  “报仇!报仇!”丁舞墨猛的从榻上坐起,清澈的双眸现出浓烈的杀意,让一旁的丁子冥不由觉得发寒。  “姐姐?”丁子冥小心...

    阅读: 4138

  • 按着腰使劲顶弄 暖房丫头老爷不要了 - 病娇女配重生记

    按着腰使劲顶弄 暖房丫头老爷不要了 - 病娇女配重生记

    直至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人时,他才忍不住伸手把她抱在怀里,不停地喃喃自语:「宝贝,对不起,是我的错,让你受苦了。对不起.. ....对不起。你的气运会回来的。」见他紧张自己,赵敏琪心里甜甜的,直至听到了最后一...

    阅读: 7264

  • 宝贝听话我们从后面来一次 帅帅哒的喜欢lofter - 鸠占鹊巢

    宝贝听话我们从后面来一次 帅帅哒的喜欢lofter - 鸠占鹊巢

    “这是怎么回事?”  徐晟的声音冷,面孔更冷,相信无论是谁,从公司会议上突然离席只为处理理智全无的妻子去找已经断了联系的前女友麻烦,都不会是愉快的事。  特别是徐晟这样的工作狂。  “你终于来了!你给...

    阅读: 1467

  • 妻子他的黑人教练 我终于上仙子般的第九,十章 - 疑是惊鸿入梦来

    妻子他的黑人教练 我终于上仙子般的第九,十章 - 疑是惊鸿入梦来

    叶惊寒醒的时候是凌晨,因为睡前还在看书,所以窗帘没有拉好,窗外皎洁的月光散漫地透进来,给房间增添了些许朦胧的美感。他揉了揉眼,盖在身上的衣物便滑了下去。  “嗯?”叶惊寒低头看着黑色的衣物,愣了一下才...

    阅读: 1195

  • 宝贝边洗碗边做 性强奸小说 - 她们回来了

    宝贝边洗碗边做 性强奸小说 - 她们回来了

    “妈妈醒醒啦!爸爸说今天要和你一起出去买书呢。”还在做着美梦的周茉就被小猪的叫声喊醒了。她看了看自己枕边的小猪,笑着点了点小猪的脑阔说:“好了好了,我起床了,不要再催啦。”    洗漱完的周茉来到衣柜...

    阅读: 4700

  • 小乖含深一点 用女鞋打胶吧_幸好

    小乖含深一点 用女鞋打胶吧_幸好

    我边晃悠边看手里的情书,越看越觉得好笑。“哎呀,这谁给我写的啊,哈哈,字写的还挺漂亮,哈哈,这都写的什么啊,哎呀妈吖”我在看完第一行字之后就没怎么仔细看了,第一次收到情书,感觉还是又激动又有点害羞,还...

    阅读: 6289

  • 乖宝贝把腿张大点 男人喜欢b紧胸大 - 仗剑谋

    乖宝贝把腿张大点 男人喜欢b紧胸大 - 仗剑谋

    回到九方书院,同朱三娘商量了一番,改名为九方武馆,接连几日就着手武馆事宜,新招了几名武术师傅,又重新布置了一番,等所有的整顿下来已是半月有余,也不见言子陵师徒前来,季九不打算再等,便嘱咐三娘若是他们到...

    阅读: 494

  • 我强势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唔啊太大了李泽言 - 爱在绿光旁

    我强势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唔啊太大了李泽言 - 爱在绿光旁

    “到了。”停在雪山脚下,轮班的夏末对其他人说道,后排的挡板为方便已经去除。  “我和柏桎桔走,你们原地不要动。”秦王乾拦住顺势待发的男人。  “我也——”  “嗷嗷嗷,嗷。”太危险了,你不许去。  丧...

    阅读: 1696

  • 村长开了我的嫩苞 尿道一挤流出白色液体 - 天狗誓约

    村长开了我的嫩苞 尿道一挤流出白色液体 - 天狗誓约

    我真的好困呀。在黄泉路上都是困的。早知道就少吃一点儿安眠药了!    “大哥,咱们这是去哪里呀?”    大哥回过头来。我一看,哎呦,这不是我大哥,这是我奶奶。奶奶的脸是青黑色的,比黑无常的脸还黑。她...

    阅读: 3897

  • 捅进宫口还没合上 我和爸爸小说在线阅读 - 殷语再爱我一次

    捅进宫口还没合上 我和爸爸小说在线阅读 - 殷语再爱我一次

    原枣知决定去准备礼物,地点就在题海边真堤下的沙滩上,他准备做一个贝壳风铃,殷语一直很喜欢这类饰品。晴空万里,阳光正好,正是出游好时节。    王笑说打来电话:“枣知,今天有空吗,昨天没去真是太明智了,...

    阅读: 2684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