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后面干了朋友的妻子 全肉的吸乳文 - 很久以前

2019-11-20 16:29:26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7081

学校坐落在远离喧闹街市的密林中,校外大片葱茏的竹林覆盖,一条潺潺的小溪,一颗大榕树,一座独木桥,很幽静娴雅,是个适合读书的环境。但同时也注定这地方夏天蚊子多如牛毛。交通也会受限,打车无疑是个大难题。

尽管是秋季,太阳仍毒辣的厉害,我和L两个人半搀半扶,一路翻山越岭,穿林渡河,终于赶在天黑前到了家,且这个家还不是我家。我自小体质不佳,体力自然也落她一大截,她远远在前面,疑似慢跑般,我在后面喘着大气跟,愣是追不上。又或者,她比我更能明白归心似箭的含义,毕竟首先要归的是她家。我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夕阳酡红的光映在她小小的身上,衬得她整个人都红通通的,仿佛迷离的月色,朦朦胧胧,给人一种颇不真实的感觉,我想我的眼睛一定是出了问题,揉一揉,那抹红最终消失在远方。

夜色如期而至,伴着淅沥的雨声。我以前总听老人说,有月亮的夜晚是没有雨水的,然而现在我发现事实并不是那么回事,至少不完全一致。

世界上不存在完全一致的东西,一如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真理有时比错还错,所以眼见的也不一定为实。我不相信月亮的魔力,但我确信乌云终究要带走它。

何必期待迟早要消失的东西。

X回来时雨正下得猛烈,他同他们去收了茶叶,看起来收获颇丰。若是没有这雨,必定会更好。茶叶放在三轮车里,有好几麻袋,我和L站在一旁,看他们卸茶,不不不,应该是我光明正大偷看X,L光明正大看她爸。

他仍是一身黑,不过浑身湿透了,头发似乎变短了,但仍放荡不羁。他试着扛起麻袋,大大的麻袋,他的身板不大,倒越发显得娇小。我猜,他肯定扛不动。

看吧,他真扛不动。

没什么特别的。

我是怎么喜欢上他的

我哑然失笑,脑里忽然浮现一个词——“娘炮”,天,我绝对不是故意的,我该跟谁说呢,如果不是班里有个有钱又社会的女生,我怎么能知道这样的词。这绝非褒义的词。脸涨得通红,他目光不善,但更像孩子赌气,拖着麻袋走了。

而被我吃下的笑又重新吐了出来。我真是太可恶了,忘了他也有骄傲。

晚饭过后,我们三个人坐在小房间里看电视,他觉得自己是大孩子,理应与我们不同,低着头用他外婆的老人机,砌俄罗斯方块。他总是这样,明明很蹩脚,却硬要装出一副社会哥非主流的姿态。

他明明不是这样。我却知道。

我听L后妈说,他初中毕业想读职高,他妈不肯,于是辍学了。听说他很聪明,数学很好,我一直认为数学好的人都是聪明人,他却不珍惜这聪明,真是可惜。

那么他这副故作姿态必然也是为了应和他明明聪明却放弃聪明的行为,我想。

真是笨蛋。

动画片儿放完了,L终于回过神,突然像想起什么惊天大事,转头,一个劲儿央求他讲笑话听。他自然不允,至少不能轻易就答应了,好歹要装装矜持。我在一旁盯着L,余光却很自然飘了过去,仿佛在质疑他到底有没有幽默细菌。他不甘示弱,当即放下老年机,准备大展拳脚。

笑话很幽默,也很恶心,可我就是笑了,且我不知道的是,这样的段子,网上比比皆是。但我就喜欢他讲的,那样生动,那么幽默,即便后来再看到也没了他的味道。我肯定是魔怔了,他显然缺点大于优点。

小女孩的眼里,爸爸的身影才是最高大伟岸的,他第二也没关系。我想。

真是傻瓜。

笨蛋傻瓜,天生一对,想想自己也乐了。

相关文章

  • 最刺激的交换夫妻故事 一龙战三凤在浴室 - 误打误撞的爱情

    最刺激的交换夫妻故事 一龙战三凤在浴室 - 误打误撞的爱情

    “怎么这么长时间才开门?”  “南南南总!”今晨张着嘴,下巴差点没掉在地上,“您、您怎么来了?”  “怎么我不能来吗?”南木狐疑的打量着她,“难道你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说着还探头往屋里看,那架势就...

    阅读: 2085

  • 穿书进宫当了宠妃 重生之夜谢青鸾h - 浑水之榆

    穿书进宫当了宠妃 重生之夜谢青鸾h - 浑水之榆

    连河注视着桑瑜很久了。    从这个女孩进入教室的那一刻起,看到她坐在背对着窗的位置,风吹起她长长带微卷的黑发,她懒洋洋地支着下巴看着电脑屏幕,刘海下的眼神朦胧,像什么都没有看在眼中,放空思绪进入了别...

    阅读: 4184

  • 小 说 乱 岳 合 被下了药糟蹋H文 - 五魂引

    小 说 乱 岳 合 被下了药糟蹋H文 - 五魂引

    缓缓睁开眼睛,所见的不是天庭,亦不是炼狱,天不绝我,这是萧下崖底的春林。冥冥之中似有天数,是我不该轻生的。  我记得最后落下崖时,一同的还有那个青衫男子,还有……王玉臣书!  既然我都还活着,那人死的...

    阅读: 2668

  • 子宫口彻底被撞开 考试前老师用身体给我放松 - 十八岁的周青青

    子宫口彻底被撞开 考试前老师用身体给我放松 - 十八岁的周青青

    “你天天的就知道打麻将,打麻将,你就不能帮帮我,我天天的还要顾着店里还要伺候你们爹俩,你知道我多累吗?”  “你累?就你累?就你一个人每天起早贪黑的在店里忙?我偶尔出去打个麻将怎么了?我还就不能消遣一...

    阅读: 1012

  • 老师和校长啪啪 被黑人使劲插

    老师和校长啪啪 被黑人使劲插

    离开诺罗科技的研究基地,孟晨重新回到居住的宾馆之中。  向晨灵生物负责接收诺罗科技的几名负责人简单交代了几句,孟晨就自顾回到房间之内修炼。  夜晚之时,孟晨站起身躯,然后将自身简单改扮了一番。  改扮...

    阅读: 4352

  • 与退休老太作爱小说 令尊的病我恐怕无能为力

    与退休老太作爱小说 令尊的病我恐怕无能为力

    此地十分的古老,悬挂在星空之中,头顶,是无边的星辰。  脚下,则是万千的星域。  这样的星宫,古老大气,苍茫至极。  散发出强横的气息,来到这里,顿时有人前来接引,辰风他们直接来到这里,受到了最为热情...

    阅读: 4627

  • 全彩无翼乌之邪恶老师 和儿子的那些事_总裁的倔强甜妻

    全彩无翼乌之邪恶老师 和儿子的那些事_总裁的倔强甜妻

    丁小宁系好安全带,回头看看二人,“你们三人怎么聚在一起了?”  马超搂住谢兰兰,“想你了呗。”  谢兰兰用手肘杵了马超一下,有些害羞。  丁小宁看看二人的举止明白了,“进步挺快嘛,兰兰你在做什么?” ...

    阅读: 6298

  • 他比时间更深情 寡妇偷汉子玉米地里尖叫_萌宝快递请签收

    他比时间更深情 寡妇偷汉子玉米地里尖叫_萌宝快递请签收

    林子清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女人,一眼便看出她的心思,知道她想要得到明沉轩,势必会在某时某刻对林芯雨不利,这便有违林子清喜欢林芯雨的初衷,于是,林子清甚至没有考虑,便直接拒绝了安笙的提议:“很抱歉,这位小姐...

    阅读: 4053

  • 宝贝自己坐下去动好不好 男人来说下第一次感觉 - 糯米糍粑

    宝贝自己坐下去动好不好 男人来说下第一次感觉 - 糯米糍粑

    曾经的糯糯认为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自己追求咸鱼一般不用努力翻肚皮生活的同时,她老妈老爸耐心的一步步教育她,孩砸,你活在这世上一天。就要和人们友好相处,知道绵  微笑,赞同。吖,是哒,妈咪被你说过以后豁...

    阅读: 6979

  • 哦医生啊别停快一点 护士让我从后面入了她 - 有花欲採枝难折

    哦医生啊别停快一点 护士让我从后面入了她 - 有花欲採枝难折

    覃然覃幻确定了一件事,而宗仁凌赤却开始怀疑一件事,然而只有覃然覃幻知道,这都是同一件事。  这一晚,宗仁凌赤为了弄清心中的疑惑,悄悄来到了覃樱的屋内,而覃樱什么都好,就是一睡觉就毫无防范,可谓是沾枕就...

    阅读: 6971

  • 厨房抱着亲热揉胸 那一夜我被俩男人干了一晚 - 太子师兄成长记

    厨房抱着亲热揉胸 那一夜我被俩男人干了一晚 - 太子师兄成长记

    “哟~李大人,奴家可算把您给盼来了。”女子娇媚道。  “宝贝儿,想爷了没”   “想,想死你了。”  “哦是吗?”  “那当然,李大人,您这么久才来一次,奴家是日思夜想。”  “爷也想你,就是那夫人…...

    阅读: 7143

  • 女友被老伯灌浆 师傅太大了第一章

    女友被老伯灌浆 师傅太大了第一章

    一夜促膝长谈,婕娜的心理年龄成长了不少,三观也被完善了许多,起码不会再说出动物等同与肥料这种让人害怕的话来。  杰诺在窗边仰望星空,总觉得自己对婕娜的成长过于疏忽,以至于一不小心就错了她从孩童长成少女...

    阅读: 5706

  • 被大肉捧直插 将乳罩向上推起双乳 - 重生的日子

    被大肉捧直插 将乳罩向上推起双乳 - 重生的日子

    立秋已过,这座海滨小城还不算那么热,垂垂杨柳为行人送去阳光下的一片避身之所,蝉儿趴在树干上不知疲倦的嘶鸣着,一片生机盎然。    八月下旬还是放暑假的日子,实验中学门口却大开校门,来往的多数是家长带着...

    阅读: 612

  • 公交车上被操 慢慢划过我的小腹 - 最是年少不识爱恨

    公交车上被操 慢慢划过我的小腹 - 最是年少不识爱恨

    第二十一章去曲徵家(二)  曲徵一觉醒来的时候,正被徐清后抱着,觉得很心安。他轻轻的转过身来,想要抱着徐清,没想到却把徐清弄醒了。  “阿徵?你醒了?”徐清抹了抹眼睛,显然还没有睡醒。  “嗯,把你吵...

    阅读: 1998

  • 那晚我被两个人轮了 你湿透了呢宝贝 - 可堪回首

    那晚我被两个人轮了 你湿透了呢宝贝 - 可堪回首

    人们在笑,在低语。摇曳的灯光晃过带着面具的男男女女,随着乐曲在旋转的裙裾、交握的双手、含笑的唇角流连。  “欸,我听人说高惜时回来了?流云这次的酒会请她了吗?“  “请她干嘛呀?周家不觉得尴尬吗?” ...

    阅读: 7872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