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长挤开宫口 小米 羞耻 密室 - 不负如来不负卿

2019-12-21 14:47:50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7608

春风和煦,御柳微斜,蓝白的天空衬着深深浅浅、高高低低的朱阁雕甍,一派祥瑞和气。

饶是如此,碧阳宫的宫人总是不得闲。此刻她们围在一棵上了年纪的老榕树下,个个心急如焚,只有手足无措的份儿。

在一片苍绿的榕叶里露出一角花色鲜艳的衣裳,高高在上的小公主透过密密匝匝的枝丫笑嘻嘻地望着地上窘迫的宫人,亮亮的眼睛在粉嫩的小脸上一眨一眨的,只觉得煞是好玩。

“公主殿下,您再不下来,万一有什么闪失,奴婢们要掉脑袋的!”“公主殿下,发发慈悲吧!”

小孩在树上笑得更欢了,做着鬼脸,只说:“你们上来捉我呀!”

宫人们只是不断哀求着,各人心里也不真的惊惶。这几乎是宫内天天上演的戏码,幸好,佛祖保佑,公主只要闹够了,总归平安无事地从树上自个儿溜下来。

不过,安屏公主毕竟是皇帝的独苗,就算不吃不喝折腾上一天,所有人都得寸步不离地守着,丝毫不敢有半点疏忽。

公主出生的那天黎明,皇帝大发雷霆。他满心以为大有作为的,振兴国运的,必然是一位皇子,哪知上天跟他开了个天大的玩笑。预备好的大赦,没有了;那个道人,也被抛诸九霄云外——不抓来砍头都是便宜了他。他为白死了的爱妃伤心不已,先是办了隆重的丧事,悲痛过后才想起那个嗷嗷待哺的女婴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血。他给她赐了个封号叫安屏,以此敷衍了事,而心里一部分仍然盼望着这个寒食出生的孩子给自己带来些许神明的眷顾。

如今八载春秋悄然飞逝,大明的国运繁荣昌盛,皇帝却再也没有孩子,安屏公主顽劣的性格也日益凸显。自然,从小没有母妃教导,父皇又跟自己不亲近,她活脱脱一只石头里蹦出来的猢狲,缺乏管束,也从不聆听教诲。但她竟自由自在、健康快乐地长大了——其中活泼的天性使她不去理会无谓的烦扰,也有真心疼爱她的奶娘的功劳。

但是,就在她八岁那年,一场瘟疫席卷了整个中原。公主既是拴不住喜欢游街乱跑的,一不小心就染上了疾病。那一阵子,全靠奶娘一个人操劳公主的病情,其余宫人皆躲躲闪闪不愿近公主的身,就连皇帝屈指可数的探望也隔着一层厚厚的帘子。那样娇弱新鲜的生命,白白在病榻上流掉了许多,每次剧烈喘咳、急促呼吸后憋得惨白的小脸,都使人以为这孩子就此夭折了。

后来,安屏的身体渐渐养好了,可比从前虚弱很多,讲话也细声细气,不再发出银铃似的笑声了。不知道是疾病损耗了她的元气,消磨了她的精神,还是在鬼门关徘徊的经历尤使她认识到亲情的淡薄,人心的冷漠。总之,她变得安安静静的,父皇要她练些字画,奏点声乐,她都照着做;宫人也不用整日担惊受怕,奔波操劳。这是皆大欢喜的好事,大家都以为公主因祸得福;唯有奶娘见不到她的活气而心事重重,愁眉不展。

安屏本来极有灵气,一点就通,现在她肯潜下心来做公主该做的事,朝夕之间便得了父亲的赏识。皇帝开始关心她的饮食起居,也对她骨子里的郁郁寡欢有所察觉。未几,他就提出要让安屏去西藏布达拉宫静养,说可以避暑,再者受一受佛音熏陶总是好的。然皇帝还有自己的一点私心。

西藏达赖喇嘛,历来是臣服于中原王朝的;每一任喇嘛受戒,首先要得到朝廷认可和批准,他们圆寂时,照例要朝廷追封一串长长的谥号。而近来西藏治下颇有些混乱,几股势力交织在一起,股股都对西藏政教大权虎视眈眈,甚至望着中原蠢蠢欲动。皇帝有些坐不住了,正好借公主养病的端由对异族显一显大明气象,同时明察暗访,一探虚实。这自然是不能对安屏说的。

当时皇帝正与公主用早膳。安屏听了这提议,用绸巾擦了擦嘴,起身福道:“臣女谢父皇美意,一切全凭父皇做主。”不过九岁上下的孩子,形成了一套繁文缛节的行为和话语体系,表情波澜不惊,端的看不出她是愿意还是不愿意——或许她确实没什么所谓。一旁伺候的奶娘却喜形于色:一来做父亲的总算肯关心关心亲生女儿;二来能摆脱这死气沉沉的皇宫,换一换新鲜的环境,对大病初愈的人来说大有裨益。

于是乎,事情就这样决定了。动身的时间定在六月廿四,是个宜出行的日子。临近那几日,奶娘愈发唠唠叨叨,就寝后忽地想到什么东西,也非得从床上爬起来收拾一番,安屏总是看到她房间的火灭了又亮了,一夜反反复复许多次。她便喊她:“奶娘,明早起来再收拾吧!”奶娘高声回答:“老身记性差,明早就忘啰!”其实她不过四十多岁年纪,身体很硬朗,正处于人生的壮年,安屏相信她是个长寿的命,活到八十岁也不成问题。

可她怎么拦得住她?往往是带着宽容的心情,听着窸窸窣窣的声音,脸上挂着无奈的笑容,先沉沉地睡去了。

廿四日一早,奶娘背着两个大包裹,左右手又各携一个,还央了殿门的侍卫提一口沉甸甸的檀木箱子,主仆二人才得以艰难地出了碧阳宫。奶娘原来好说歹说,想要公主再带一个半个的宫女,但安屏就是不愿意,认为有奶娘作陪就足够了;奶娘得到这样的信任心里很受用,便不再坚持。

两个人到了宫门口,不禁被这阵仗吓了一跳:打头两列整装待发的骑兵,领头的是打仗出了名骁勇的骠骑将军,他身侧那一位文官扮相的则是受皇帝重用的内阁大臣;骑兵后边跟着步兵,为首的一个手握着一杆大旗,黄底金边,黑线绣的“明”字迎着晨风猎猎有声。公主的轿子便隐于旗下。

两人自是不认得朝中的才俊,但见这护卫队非同小可,哪知皇帝别有用意,心下都大为感动。尤其是奶娘,若不是皇帝此时早朝,简直要扑到他的脚下喊“万岁万岁万万岁”了。

闲话少叙,安屏即刻上了轿子,奶娘碍于尊卑有别,不管安屏的坚持,自扶轿而行。一行人浩浩荡荡迤逦出了京城,到了郊野,渡过护城河。再往前,安屏便从未涉足了,只睁圆了眼睛看连绵的山峦忽而拱起脊背,如同蓄势的野兽;忽而俯下身段,就像柔媚的女子。这时她的少女心性才一点一点被唤醒,山野的空气涤净了她故作矜持的老成。她心中才隐约感到,性格的矫饰可能来自生存的本能,为了不有失身份地死去,她须卖力讨她爹的欢心。

行行复停停,暮色四合的时分,阴云密布,似欲变天。众人寻了一处繁华的市镇,分两拨人去不同的客栈歇脚。锦旗本为了震慑住山野的草莽,此时早已撤下,各人只做经商的打扮,言谈间尽是随意,公主与士兵同坐一席。

席间,众人喝酒划拳、高声谈笑,醉得东倒西歪时也不顾公主在场,说一些名人的风流韵事和不堪入耳的荤段子,只听得奶娘满面怒容,又不能教他们住嘴。唯有一个十来岁的脸膛硬瘦、眉目英挺的小士兵,一入座就只管埋头苦吃,既不说话,也不用心听别人说话,一边“唔唔”点头一边胡吃海塞。公主看着他好玩,吃饱了也照旧留在席上,绞尽脑汁地逗他说话。

奶娘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但见公主又使上了顽童的心性,心里不由得一阵轻松。她不大看着两个孩子了,于是离席去收拾客房。

未几,小士兵自己撑得肚皮滚圆,抬起脸来油光满面,公主瞧得乐不可支。她便拉他去市镇上玩耍,他则出于消食的必要,欣然应允。

这一天,正逢当地百姓逛庙会的日子,人面灯面相掩映,摩肩接踵,锣鼓喧天。安屏身上揣着两个铜板子,刚好买一串糖葫芦,够两个小孩一起吃。小士兵告诉公主说,他叫苏望坡,从小是个孤儿,在街头巷陌流浪十多年,鬼头鬼脑却正气凛然的模样儿给丞相府的一个军师相中了,这才进了军队混口饭吃。他自己的身世是一点儿不记得,单知道自己姓苏,年少时常常自比苏乞儿,立志要成为一位武林宗师——便是现在也有这个念头,不过没好意思说出口。至于“望坡”,是军师看他爱吃,便教导他要像东坡大文豪一样,吃得优雅,吃得讲究,故得此名。这一回他随护卫队的西藏之行,就要借他小孩儿的身份之便,深勘藏情。

两个小人边吃边走边瞎扯,这一边奶娘因不见了俩孩子急得团团转,马上上街去找了。可恨那兵士,个个东倒西歪睡得香甜,压根不能帮她找孩子;而这茫茫人海中,上哪去找两个不及腰高的小不点?

霎时,风驰电掣,倚墙而立的婆娑杏树忽然张牙舞爪起来,云幕层层交叠,星月无光。顷刻间,瓢泼大雨从天而降,鼎沸的人声被关门闭户的吱哑声和豆大的雨点打在屋檐上的声音取代,热闹欢腾的街市瞬间变成了冷清寂寥的石板路。当地人对这变化万端的天气习以为常,今晚上打断了,明晚上接着玩,丝毫没什么妨碍;倒是苦了外乡人,随着人流被冲离住所忒远,暴雨一来,只好呆若木鸡地面面相觑——便是安屏和苏望坡两人,站在街心,不多会儿给淋得似个落汤鸡。

雨下来的时候,奶娘正在街尾,离客栈尚近,但恐怕淋坏了小公主,煞是心焦。可她放眼望去街上黑黢黢的没半个人影,故一面抱着侥幸,盼他们已经回去了;一面有理智地想到,自己先不能给淋坏了,否则多了个负担不说,还怎么找公主?于是三步并作两步,急匆匆跑回了客栈。

可怜安屏和苏望坡两个,互相依偎着在一户人家的屋檐下躲雨。苏望坡凭自己在街头厮混的经验,多多少少认得回客栈的路;但他知道这是老长一段距离,扛着暴雨回去,走对路还好,万一错了,那是彻底迷失方向,真正生死由天——这年头活活饿死的流浪儿童司空见惯,愿意出手相救的好心人凤毛麟角。因此,他发现就近有一座破庙时,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当下带着安屏走了进去。

这破庙显然荒废许久,四处结满蛛网,骡马等牲畜的屎尿味令人几欲作呕。堂中央的香案上却供着一对残烛,在这风雨交加的夜晚散发出袭人的暖意。安屏折腾得筋疲力尽,只待苏望坡铺了个简易的草席,她便除下淋湿的外裳倒头便睡,留下苏望坡一脸错愕。他望着这位金枝玉叶,就怕她哭鼻子、闹脾气,惹他不耐烦;但既是这么容易伺候的主儿,被她抢了睡觉的地儿,那倒也没啥。于是他又给自己铺了个席子,侧身闭上眼睛,平生第一次感到自己有照顾别人的能力。

在红烛的光晕中,两个小孩子渐渐远离了外边的凄风苦雨,沉浸到自己甜蜜的睡梦中去。他们不知道,这座破庙的主人就要回来了。他们一路高歌,踏碎沼泽,是黑夜里放荡不羁的狂欢者,亦是白日里默默无闻的夜行人。

相关文章

  • 粗 长 硕大 睾丸 淫水 低头埋进胸口便含起来

    粗 长 硕大 睾丸 淫水 低头埋进胸口便含起来

    “你就算了吧,这些东西可是你送给我们的。闪舞”楼娆月抿嘴笑着,笑的蔫儿坏。  飞鱼王觉得自己从未见过如此充满恶意的笑容。  至于紫鸾王,她一看白蛟王签了天道契约,毫不犹豫的扭过头,不顾一切的逃命。  ...

    阅读: 3272

  • 都市美妇春潮泛漾txt 护士姐姐帮我按摩_冷少宠妻甜入骨

    都市美妇春潮泛漾txt 护士姐姐帮我按摩_冷少宠妻甜入骨

    潘花还保持着接电话的动作,隔着不远的距离,她望进冷血幽深的眼眸。 莲步上前,站在车窗附近,她笑靥如花的打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是不是在我身上安装监控了?” 男人眸中的凌厉渐退,试冰雪消融般摄人心魄,...

    阅读: 1534

  • 最后深深埋进身体里 和美女空姐的那晚 - 四世天下:吾起舞落

    最后深深埋进身体里 和美女空姐的那晚 - 四世天下:吾起舞落

    皇甫君临留恋着怀中还未冷却的余温吸了吸鼻子,温柔的笑笑,一个瞬移便不见了踪影。  远处不时传来阵阵血腥味,有些刺鼻,刚落地的谢舞捏着手中的瓶子,质地光滑还有某个人的香味,她摸摸鼻头还是进去了空间。  ...

    阅读: 6202

  • 嫂子让我干他 不要我是嫂嫂快拨出来

    嫂子让我干他 不要我是嫂嫂快拨出来

    陈凡一直知道朱西道的来历非同寻常。否则,不可能仅仅因为南天门长老的成就和能力就让他们深感恐惧。然而,尽管他有这样的认知,但仍然模糊不清。直到今天,他终于知道朱西道来自一个隐藏的家庭。  “哦,该死的,...

    阅读: 5079

  • 有次还慢慢伸进我裤子 讲述15小姑娘开处的经历

    有次还慢慢伸进我裤子 讲述15小姑娘开处的经历

    正盟群豪集结完毕,除开南宫世家与玄门小神通未到场,来自神州各地的正盟豪杰齐聚首。  光是神武境强者就高达60位,仙武境上百,天武境数千,其余万众。  所有高手站在红石峡坝上,整整齐齐,大决战中,每个人的...

    阅读: 7806

  • 偷搞室友的女友 母亲用身体奖励我

    偷搞室友的女友 母亲用身体奖励我

    ntent  第七百八十二章别耍花样  萧逸那玩世不恭的劲,被郎倩倩的风骚给完全激发出来了,他看着郎倩倩笑嘻嘻的问道:“好姐姐,你看如果你真的喜欢我,服侍我,你是不是让周围的这些兄弟姐妹暂时离开一下?” ...

    阅读: 5867

  • 宝贝儿乖乖的,一会就不疼了 老板吸我奶奶 - 与梦之声

    宝贝儿乖乖的,一会就不疼了 老板吸我奶奶 - 与梦之声

    冉浩碰了一鼻子灰,再去上班时就把这事跟程磊做了汇报。程磊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犯起了合计。  他想起在唐珊家附近看到听到的事,就更觉得自己面临的难题棘手。有心给高晓拨过电话请她换个人选。结果没等他打,李...

    阅读: 7265

  • 龙头进入花芯深处 啊用力点好棒好大粗bl双性_秦少

    龙头进入花芯深处 啊用力点好棒好大粗bl双性_秦少

    “我才没有神志不清!”李小晴怒吼,疯狂的抓紧了秦康的衣领,死死的瞪着他:“我知道,这些年来,你在商场之上,一直视我的父亲为劲敌,只不过,他没有你那么心狠手辣,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居然能设计别人,所以,你...

    阅读: 2856

  • 司机主人的调教 叔叔在我腿间疯狂 - 重回18

    司机主人的调教 叔叔在我腿间疯狂 - 重回18

    刘惠美慢慢的走在校园的路上,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但是又是那么的陌生,又是那么的令人怀念,惠美记得的人有限,时间太久远了,很多人基本都忘了,而且惠美又有点脸盲,记名字特别困难,一切都是那么的令人期待,希...

    阅读: 231

  • 热情的邻居2019 教室h文高纯度h文bl_快穿之男神养成手记

    热情的邻居2019 教室h文高纯度h文bl_快穿之男神养成手记

    虽然说是换了一具新身体,但是墨羽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因为连头发上的分叉都和之前一模一样,早知道就让雪球帮她瘦个脸垫个鼻子了。 “按照原来世界的设定,墨羽现在应该有两个男朋友,还有一个网恋对象了,但是...

    阅读: 5783

  • 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第11章 乖我们换种姿势_御少轻点宠

    办公室的秘密赵雪晴第11章 乖我们换种姿势_御少轻点宠

    白泽觉得封御和楚惜这两个人呢,都是属于内敛型的,很多话都不喜欢直接说出口,这样婉转其实也挺好吧,情趣嘛。“总之啊,我觉得你能陪在封御身边,挺好的。”白泽身为封御的朋友,能感觉到封御在一点点的改变,封御...

    阅读: 7527

  • 你好会吸啊小妖精 儿子最近老是要和我睡

    你好会吸啊小妖精 儿子最近老是要和我睡

    “看来,小长寿的心魔劫有些不简单啊。”  望着天空当中浑身散发魔气,气息变得无比可怖的木长寿,魔青深吸了口气。  这事儿,不太好解决。  如果木长寿今天出了什么问题,魔青要负一定的责任,毕竟是他教给木...

    阅读: 4451

  • 调教我的大的奶女友 沐浴露和牙膏做水晶泥 - 亲爱的少年

    调教我的大的奶女友 沐浴露和牙膏做水晶泥 - 亲爱的少年

    二十一世纪的第四个年头,她的摄影作开始在国际上获奖,之后声名鹊起。  南岭这个名字终于开始展露在世界人的面前。  2004年十一月份,叶拂在一份杂志上看见了南岭。  她一身淡淡的霜华,不再聒噪,沉稳内敛,...

    阅读: 6835

  • 上了朋友娇妻 放纵的青春父女

    上了朋友娇妻 放纵的青春父女

    在把扒手广场见面后,凯特琳直接带着杰诺去到一家码头市场中心的成衣店里。  站在店门口,杰诺叫住了心情大好的凯特琳。  “你怎么知道这里有成衣店啊?明明我们都是第一次来,我咋就不知道呢?”  “因为昨晚...

    阅读: 6159

  • 婶对我真好要我日她 我和闺蜜在互相安慰 - 西方勇者与东方龙

    婶对我真好要我日她 我和闺蜜在互相安慰 - 西方勇者与东方龙

    顾生是洛阳上清宫俗家弟子,父母是伏牛山下普通农户,一辈子别说出国,县城也没出过几回,就盼着儿子能有点出息。    顾生从小性格就冷清,算命的说他三魂一魄中缺了一魂,于是被父母送去学习道法。    没人...

    阅读: 5542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