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三姐妹三珠迎龙 老师叫我摸她乳房 - 与子成说

2019-12-25 15:39:12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2198

这几日,颜善日日往竹亭轩跑,每日的功课都有做完,颜柱公也就没再多管。

“南宫,你什么时候才肯叫我颜哥哥。”颜善反坐在竹椅上,抱着椅背望着依旧看书的南宫百泽。

南宫百泽清冷着一张脸不说话。

颜善也习惯了,自顾自的说:“整日这样呆着好生无聊。”

南宫百泽一如既往地看着书,没搭理他。

透过窗外的阳光有些微刺眼,颜善眯眼看他,面容精致稚嫩,周身却散发着清冷疏离。明明就是一个十岁的孩童。

“南宫可有喜欢的东西?”

翻书的手一顿:“喜欢?”

“嗯,喜欢。”

南宫百泽想了想:“没有。”

“剑法琴诀也不喜欢?”

“这个就叫喜欢?”南宫百泽认真问道。

颜善望向南宫百泽,见他眼中还是一贯的神色,他可总算明白了,这孩子还真是个缺心眼,一直以来连喜欢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不喜欢,为什么每日都看这些。”颜善问道。

“没有喜欢,也没有不喜欢。”见颜善看着他,大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意思,好像一定要将这个问题弄清楚。于是南宫百泽放下手中的书简,认真想了想,道:“不练剑法背琴诀,还能干嘛?”

“......”面对这个回答,颜善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反应。

南宫百泽抬头虚心问道,:“怎样才能称为喜欢?”

南宫百泽出生时,南宫夫人就去世,南宫单是域仙踪踪主,南宫百泽又是唯一的嫡子,平日里少不了严加管教,刚会说话时,平常孩子教的是三字经、童谣调,他学的就是玄琴诀,仙踪教。域仙踪踪教森严,更不用说他这个踪主嫡子,每一步都要走在踪教规格中,久而久之就形成了现在的性子。这些东西已经是他生活的一部分,就像吃饭睡觉一样。

颜善摸了摸鼻子,饶是平时舌灿莲花,一时也找不到话语来形容。

“走!颜哥哥带你去吃香的喝辣的。”干脆一把搭上南宫百泽的肩。不由分说地就将南宫百泽拖了出去。

迷途山下,归来镇——

徐记糕点后厨。

徐若正在做糕点,颜善从后面轻轻一拍,徐若也没吓到,继续做糕点:“这个点来找我,估计又是偷跑出来的。”

“徐娘娘,许久未见,我可真想你——”顺手就拿了一个刚做好的糕点,咬了一口,笑道:“做的糕点。”

“没大没小。”徐若笑骂。

“我今天可是来帮忙的。”指了指一旁的南宫百泽:“喏,还带了帮手来。”

徐若转身:“南宫小公子?”

“徐娘子。”拱手做礼。

“混小子,怎么把南宫小公子给拐来了,颜老知道又该生气了。”

“老头每天都在生气,也不差这一两次。”说完。将南宫百泽的衣袖挽起,带他洗完手,就接过了徐若手中的面团。

“会吗?”

“父亲说君子远庖厨。”

“谬论!民还以食为天呢!”

“......”

“来,我教你。”

徐若就在一旁看着两个少年,生得好看的人就是不一样,做个糕点都像画儿似的。

再看了看颜善做的糕点,眼角一抽,这糕点卖相着实扎眼了一点:“混小子,都说了你不适合做糕点。”再一看南宫百泽做的,形状玲珑小巧,卖相实在好看:“你看看南宫小公子做的,和你比起来可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说是第一次做,真让人不敢相信。”徐若越看南宫百泽越是欢喜,可惜她没闺女,不然早就将他掠来当女婿。

后来,徐若实在看不下去,将颜善赶到一旁,和南宫百泽一同将一箱糕点做好。颜善只能偶尔打打下手。

晌午时分,徐若难得地亲自下厨,四菜一汤。三个人围坐一起。

“徐娘娘难得下厨,真是沾你的光。”颜善咬着筷子头说道。

“坐规矩点。”徐若轻轻敲了敲桌子。

颜善嘀咕了几句,到底还是规规矩矩坐好了。

南宫百泽吃饭时秉着域仙踪食不言寝不语的戒律,只侧耳听他们说着。

“晚上镇子里好玩的东西就多了,混小子好好带百泽去瞧瞧。”

“等晚上灯火通明,镇上就更加热闹了,到时候......”颜善对着南宫说道。

晚上,归来镇,

颜善拉着南宫百泽来到街上,灯火通明,星光璀璨。南宫百泽生平第一次见到这样热闹的景象,平日里清冷的眼眸,映着这万家灯火,终于有了些许色彩。

颜善俯身看他,笑意盈盈,此刻的南宫百泽总算是有了丝孩童该有的模样,一时手痒,又伸手捏了捏南宫百泽的小脸。没给他反应的时间,就将他拉进这凡尘市集的画锦之中。

街上有卖跳大神的面具的,颜善顺手买了两个,给南宫百泽挑的那一个,是个表情喜庆搞怪的白面鬼,给南宫百泽戴上后,就止不住发出舒朗的笑声。面具后的南宫百泽依旧是那副清冷的表情。

颜善给自己选的那个面具,是个青面獠牙的恶鬼,并没有带在脸上,只将面具虚挂在头上。南宫百泽透过面具望去,只见红衣鬼面的少年郎走在灯火通明的街上,眉目张扬。南宫百泽有些愣神,颜善看他没动,俯身问道:“怎么了?不喜欢?”

“无事。”南宫百泽垂眸道。

“嗯,跟着我。”说完,自然而然地拉起他的手,向闹市走去。

路过买糖人的商贩,停下。

“易伯,买两个糖人。”

“好咧!”年过半百的老者高兴应下,看见颜善身旁的南宫百泽,问道:

“颜少爷,身边这位小哥儿是?”

“我新认的弟弟。”颜善搭上南宫百泽的肩说道。

“一看就不同凡人。”

颜善笑眯了眼,比夸他自己还高兴。

“糖人捏好了。既然颜少爷新认了弟弟,这糖人就送你们了。”

“多谢易伯。”颜善也不客气,一口应下。

“阿婶。”

“唉!”

“......”

“颜少爷真会说话,送你们了。”

“......”

一条街走过,南宫百泽手里的小玩意都快拿不下了。好在颜善没再买东西给他。带着他去看街上的杂耍。

颜善在一旁看着南宫百泽抱着大大小小的东西,火树银花映红了南宫百泽一身白衣,总算觉得他沾了点烟火气,个子小小的,脸上喜庆的白面鬼面具挡住了本来清冷的表情,是十二岁小孩该有的样子。

眸光一扫。透过喷溅的火花看到一个十五六岁的灰衣少年,也不再耽搁,拉过一旁的南宫百泽。

“跑!”

南宫百泽不明所以,跟着颜善跑了一段路,来到镇外郊区,颜善停下直喘气。南宫百泽却是脸不红心不跳的。

颜善嫉妒道:“你们剑修的体力可真好。”说完直接坐在了草地上。歇息了一会说道:“刚刚那个穿灰衣服的是府上的符四,肯定又是老头让他来抓我了,被他抓到,今晚可就不能好好休息了。”

南宫百泽在颜善旁边坐下,将面具摘下后,也没说话。

刚从熙熙攘攘的街市出来,这会儿只能听见几声虫鸣,颜善也只是望着天上的星星,出奇的安静。

南宫百泽出生以来,第一次晚上出来,还是在烟火味十足的镇上疯玩了一天。望着手中的瓶瓶罐罐,还没回过神来,嘴里就被塞进一块东西,片刻的怔楞,酸涩浸透满口,脸色有了一瞬间的扭曲。

“哈哈哈哈哈!”颜善止不住的笑声传出。

南宫百泽嘴里包着糖,看着他。

颜善擦了擦眼角,笑道:“好吃吗?”

南宫百泽点点头,嘴里的糖初时酸涩难耐,过后唇齿留香。他嘴里含着糖,轻声说了声:“谢谢!”依旧是清冷的表情,周身的疏离感倒是少了不少。

“要谢我,就叫我一声颜哥哥。”颜善揶揄道。

南宫百泽转头,不再说话,耳朵却泛起微红,颜善倒是没注意。

伴着虫鸣,看着夜空,颜善道:“我才要谢谢你呢,这么久了,总算不是我一个人呆在这儿了。”

南宫百泽微楞,转头看他,十三岁的红衣少年,舒朗的眉眼。原本以为没什么事能让他忧愁的。

“今天镇上这么多东西,有你喜欢的吗?”颜善转头问道。

南宫百泽低头认真想了下,摇摇头,给了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不知道。”

颜善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以后自然就有了。”接着又笑道:“我喜欢的东西可多了,外面的山河景观,奇人异事,我总归是要去看看的。”

两人都不再说话,夹着夜风,静静地呆了一段时间。

等到到了入睡的时辰,颜善带着南宫百泽偷偷地溜了回去。

分开时,颜善道:“你安心睡。老头这么喜欢你,不会对你怎么样。”摸了摸鼻子:“最近几天我估计是见不到你了,不过你放心,最多就在符房里关上几天。”

等南宫百泽进了屋,颜善就回房了,关上门,感觉不对,推门就打算跑出去。门却打不开了。悻悻然转身。

“哼!胆子越来越大了。把百泽都拐了出去。”手里的拐杖在地上掷了掷,对着门外喊道:“关符房。”

说完就走了。

灰衣少年守在门外,神色垂眸道:“小公子。”

颜善倒是无所谓地向符房走去。

“符四,下次晚点再出门找我。”

“柱公吩咐,不敢不从。”

“唉......”

相关文章

  • 护士情欲短篇小说强 腐书网纯肉失禁_顾少留步

    护士情欲短篇小说强 腐书网纯肉失禁_顾少留步

    苏月白想了一会,然后回答他道:“我其实正跟杂志社的合作伙伴吃饭,暂时抽不开身。什么时候的宴会?”  “三十分钟后。你现在赶回来刚好来得及。”手机那端的顾霆琛说到这里,好像怕她会推辞似的,又加上了一句,...

    阅读: 6235

  • 鸡巴入菊花 女朋友早上骑在我的身上

    鸡巴入菊花 女朋友早上骑在我的身上

    郝助理犹豫了一下,立刻道,“有的,酒会的举办方邀请了很多次的都有。请问……大少奶奶想要什么样的请柬?什么地方的?或者说国内还是国外的?”  这——  白染惊讶了,居然有这么多邀请函。  卫冬凌平日里缠...

    阅读: 1967

  • 在会议室里插着开会 我和男军官基情一夜 - 星孤梦

    在会议室里插着开会 我和男军官基情一夜 - 星孤梦

    一切收拾停当,两人一起离开了这生活了六年的地方,依依难舍,因为这里承载了他们太多的欢声笑语与潸然哀伤,以及内心中永不想触及的痛。  寂静的树林里,两人漫无目的地走着。  这两天,两人都耷拉着脑袋,缄默...

    阅读: 2261

  • 男友强迫我啪啪 把表妹干了 - 千秋一记

    男友强迫我啪啪 把表妹干了 - 千秋一记

    山外的春天早就过去了,不过此时雾山上的春意还正浓。虽然一些草木妖爱美,在冬天也维持着葱葱绿叶,但毕竟还是少数,违反天道在雾山这种封闭的地方尽管没有人来管,也没有天雷看不惯去擦一下火石来劈你,但还是会有...

    阅读: 7625

  • 贱狗想要喝主人圣水 啊啊啊好多水

    贱狗想要喝主人圣水 啊啊啊好多水

    扫了一眼众人后,岁尘子淡淡的道  “所有人,都听清楚了,我逍遥派组建的逍遥商会向来公平交易,没有强买强卖,大家交易自由,不存在什么谁占了便宜,所以,类似的话我不想再听到,不然就只好将你请出去了”  看...

    阅读: 2372

  • 下面真湿我要舔 女生上学挂空挡被发现

    下面真湿我要舔 女生上学挂空挡被发现

    韩非没有继续收割摄魂水母,而是迅速折返,找了一圈没找到夏小蝉。这才匆匆赶回张玄玉那边去。  半路上,距离张玄玉那边不过千米之遥处,夏小蝉突然出现在韩非身边,吓了他一跳,差点没一刀砍出去。  韩非无语:...

    阅读: 5719

  • 又紧又湿好想要 瞧你下面湿成什么样了 - 一叶一菩提

    又紧又湿好想要 瞧你下面湿成什么样了 - 一叶一菩提

    “南十七?”那人眉头一蹙,脑中似乎响过一声同样的呼唤,却太不真实,一闪而过。“那你是……”“你不记得我了吗,哎哟,好伤心啊,十七,我是阿乐啊,我们一起修炼的,你是我师兄啊,只不过我修行总偷懒,所以比不...

    阅读: 1472

  • 少爷不要吸那里了不要 口述老婆3人行真实经

    少爷不要吸那里了不要 口述老婆3人行真实经

    反正,舆论已经造成,就算在水军的带动下,事件的风向是转了,但大部分人心里肯定还是认为,陈琳绿了文康培,是铁一般的事实。  然而,骆伊却淡定得很。  “文宝宝,相信你姐姐,我就不删,看她能奈我如何?” ...

    阅读: 6778

  • 黑人干翻老婆 小说h 乳喷榨乳奶水 - 疏影晏晏刻琴声

    黑人干翻老婆 小说h 乳喷榨乳奶水 - 疏影晏晏刻琴声

    十四、初露锋芒(三)    这边,苏可刚刚捧着材料回到了自已的办公桌,一位看上去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向苏可走来,和煦的说道:    “你就是苏可吧,我是林向平,平时有什么需要,直接和我说,你是董特助的专...

    阅读: 3153

  • 穿越末世np之我是女配 出轨女人的自白_微微一笑很非酋

    穿越末世np之我是女配 出轨女人的自白_微微一笑很非酋

    纪青青看着这些东西有些惊讶:“你去学校外面给我买的?”她的声音原本是已经好了,但后来又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又哑回去了,现在听起来更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摩挲着她的扁桃体似的,听起来格外的费劲。白落落的脸上顿时就...

    阅读: 4927

  • 皇上 不要了 没力了 小婉被修理工白干 - 浮芸谣

    皇上 不要了 没力了 小婉被修理工白干 - 浮芸谣

    村头打更的老汉敲着梆子从门口路过,一快两慢“咚!……咚!咚!”声音清晰可闻。  轩辕与喜媚已经醉的不省人事,就那么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桌上杯盘狼藉,烛火因为灯油的耗尽而熄灭。  大嘴还在美美的睡着,神...

    阅读: 3608

  • 媳好叫人日 让人湿水的小说

    媳好叫人日 让人湿水的小说

    皇城,轮回镜湖。  这是一面圆形的湖泊,宽阔如海,湖水清澈。  月光落下来的时候,湖面远远看去,就像是一面镜子。因此,上古皇族的先祖,将其取名为‘轮回镜湖’。  因为这个和‘轮回镜面...

    阅读: 2320

  • 塞着樱桃不许流出来 被公公误插儿媳_顾少

    塞着樱桃不许流出来 被公公误插儿媳_顾少

    顾千昀再一次抬眼看了看手上的手表,现在是傍晚六点钟,他们已经等了两个小时。天边的云彩已经被夕阳染成了金灿灿的颜色,夕阳顺着大开的窗户照进房间里。宾馆的房间地面是木质的,人走在上面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响...

    阅读: 5589

  • 皇上捏住宫女的巨峰 电梯里的暧昧_微微一笑很非酋

    皇上捏住宫女的巨峰 电梯里的暧昧_微微一笑很非酋

    青青大神出了名的脾气好,上次被人骂上世界都不曾说过什么,此时却是忽然发飙踢出了一个人……一众求青青大神带着打本的人沉默了。纪青青在公屏上打字:玩游戏的初衷是自己开心,不是为了当猴子给你们表演,望周知。...

    阅读: 6708

  • 征服大女人 揉胸吸奶的全过程 - 夏遇

    征服大女人 揉胸吸奶的全过程 - 夏遇

    菜一上来,蒋遇眼里笑意更甚,桌上一半是自己的口味,另一半是夏时爱吃的。  蒋遇不动声色。  两人的餐桌礼仪很好,食不言,也不觉得尴尬,偶尔抬头视线相撞,互相一笑,就像是,多年重逢的老友,一切尽在不言中...

    阅读: 4276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