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女生看到我脸红 爸爸和叔叔同时上我 - 双媳临门

2020-03-26 12:05:45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4117

作者有话要说:

写在前面:这一段是读沈从文的《边城》题记有感而写,语句中有些是摘录,并非全都是原创。

对于农民和农村生活,我怀着不可言说的爱。我从来都不会避讳向别人讲起农村里的故事,我常给别人讲我怎么样放牛,怎么样喂猪,怎么样去采野果。我生长在小说里所写的那样的环境之中,无论是人文风俗还是自然环境,于我于我的父辈都是相通的。我的祖父,父亲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兄弟姐妹自然是受到新时代的熏陶,可能会脱去农民这顶帽子。就我所接触的世界的一面,来叙述他们的爱憎与哀乐,即或这支笔如何笨拙,或尚不至于离题太远。因为他们的生活是正直的、诚实的,生活有些方面及其伟大,有些方面又及其平凡,性情有些方面及其美丽,有些方面又及其琐碎。这些故事,对于在都市中生长受教育的读书人,似乎相去太远了。于我,只是想记录他们的故事。故事情节是根据我所听到的长辈的故事来写,有一些事实,不免也有一些虚构。很早之前就想要记录下有关于父母亲的生活,因为他们不识字,除了全凭记忆去记录生活中的事情外,别无选择。我作为在都市里生长受教育的芸芸众生,背后也少不了父母的艰辛。也放过养,放过牛,只是时代不同。  每一个生长在农村的孩子的童年总是少不了与放牛放羊,喂猪劈柴,下地干活相关联。

贾湾湾的童年也不例外,只是他的童年会更加的惨淡。

贾万火去世之后的两年,贾湾湾的哥哥贾拉拉就成家了,贾拉拉做了上门女婿,去了龙口河安家落户。把年迈的母亲和两个妹妹还有贾湾湾丢在了棉亚,贾湾湾成了家里的唯一的男子汉,他要撑起整个家,至少不挨饿,不挨冻。那时候的贾湾湾,八岁,正是上学堂读书的好时光。村里的一些人家,送家里最聪明的一个儿子去学堂读书,学堂很远,走路要走一天才能到达。像贾湾湾这个年纪的孩子,每周一背着一兜土豆和一小袋荞面,跨在肩上,军绿色的斜跨书包就挂在脖子上,装着自己的作业和衣服。这些粮食,他们要吃一个星期,够吃还好,不够吃就只有挨饿到周五下午再回家吃一顿土豆,回来的第三天下午又是背着同样的粮食去学堂读书识字。村里的很多孩子会因为在学校吃不饱,饿得慌,所以会半途而废,吃饱饭总是比饿死了强。也有的孩子会忍者饥饿,一顿吃一个土豆来维持着生计。年龄小一点的孩子因为体力不足以背多一些的土豆,到了周四周五也就只能饿着,等着回家的那一天。

吃不饱,睡不好,使本来在长身体的孩子骨瘦如柴,面如土色,虽然还有一些气息,但眼睛是死的。尽管这样,贾湾湾还是羡慕能够读书的孩子,读书可以识字。而读书的孩子又何尝不羡慕贾湾湾呢,可以靠自己的双手吃饱饭,苦是苦了点,但是能够吃饱,能够穿的暖。

天刚开始蒙蒙亮的时候,鸡就开始叫了。贾湾湾睁开睡眼惺忪的眼睛,一咕噜穿上衣服,拿上背垫背上水桶去两公里外背水了。贾湾湾的个虽矮小,但是身体长得结实,能够满满地背两桶水回来。母亲和两个妹妹已经喂好猪,煮好早餐要吃的土豆了,等贾湾湾回到家就可以吃土豆填饱肚子,去干活了。这个时候,贾湾湾已经不放养了,家里的羊和牛由两个妹妹来放,自己和母亲打理家里的一切,包括耕地,挖土豆,种荞麦。也会有村里的邻居和自己家的亲戚过来帮忙。总之日子虽苦了点,还算过得去。

和贾湾湾感情最深的可能就是那一头黄牛了,从黄牛出生开始贾湾湾就陪伴着他,可以说这是陪贾湾湾长大的朋友了。等牛大一点的时候,贾万火已经将他驯服成一条可以耕地力大无比的牛了。黄牛长得英俊,两只角,像是弯弯的的月牙,立在头上,每当它快要回到家的时候,它就哞哞叫唤,像是在通知村里的人可以收工来喂牛喂猪了。听到黄牛的叫声,村里的人知道贾湾湾放牛归来了,就会派自家的小孩守在路口,把自己家的牛分进自己家的牛棚。有时候,牛不听话,几个小孩儿就在牛群中间穿梭,叫唤着自己家牛的名字,硬要把他赶回家。等到秋天,丰收完毕之后,牛就可以自由的放了,只用把牛群赶到水库里喝水,然后赶到家附近就可以了,不需要再一直看着,生怕吃了别人家的庄稼。

贾湾湾赶牛群去喝水的时候,会穿过一片松林,松树的皮会裂开,里面会隐藏着透明的,看起来甜蜜蜜的松蜜,贾湾湾就掰一小小的细细的草根,去挑松蜜松进嘴里。只要找到一处,附近就会有很多,所以只要他在一颗松树下站的时间较长,同行的小伙伴就会跑过来和他抢。你一下,我一下的很快就把松蜜挑完了,小伙伴又散去,寻觅另外的松蜜了。这个时候,牛群就会到处游荡了,有一些在松树上摩擦着自己的脖子,有一些在吃枯草,有一些则躺着,用舌头舔着自己的毛发,也有一些在帮着其他的牛舔着毛发。

阳光透过松叶,把牛群浸了个透。贾湾湾看见自己家的其中一头母牛倚靠在一棵粗大的松树,用力伸展着身体,抽搐着身躯发出哞哞叫。贾湾湾走近了一点,母牛没有站起来,若是平常,牛看到主人来了就会站起来,或吃草或走到另外的地方站着。他再走近一点,母牛把尾巴甩在另外一边,不停地舔着已经出来的牛宝宝的头,使劲地舔着。它的眼睛,悬挂着一层泪水,迟迟不肯掉下来,这就是作为母亲的伟大吧。贾湾湾知道这头母牛生了小牛,开心的叫来自己的小伙伴。母牛好像有点被这突如其来的宠溺吓到了,迟迟不肯将牛宝宝降落下来。贾湾湾便叫他们赶着其他的牛群去喝水,自己留下来看着母牛。等他们走远了之后,贾湾湾走到一处阴凉的地方,等待着小牛的降落。

母牛用力的吸一口气,收紧腰腹,四条腿往前蹬,头往背后仰,就连尾巴也都快要翘起来了。小牛的躯体出来一点点以后,母牛用舌头舔干净小牛身上的粘液,然后再舔一下自己的毛发,最后将舌头伸进自己的鼻孔,左一下,右一下,接着又开始分娩小牛。有很短的一段时间,母牛就那样静静的躺着,像木头那样,仿佛是疼得失去力气。不一会儿恢复精力之后,使出浑身解数,用力憋气然后再用力一下子呼气。下牛落在了草地上,靠近草地的那一面,沾了一些枯草,另外一侧则是新生的一尘不染的躯体。毛发是黄的,还没有睁开眼睛,蜷缩着身体倚靠在母牛的身上。母牛一直舔着自己的孩子,把粗糙也一并舔干净,然后用嘴,轻轻地将它挪到□□处,每一个初生的生命都有及其强烈的欲望,想要奋力留在这个世界,小牛也一样,吮吸着甜美的乳汁,享受着眼光的洗礼和母亲的庇护。贾湾湾走近一点的时候,母牛会微微起来身子,生怕它的孩子会被夺取。贾湾湾不敢动,坐在不远处,捡起几个石子玩起来。觉得无聊了,就去勾点枯草放在母牛的面前。母牛闻了闻,象征性地抿了一口,也没有再继续吃。

等小伙伴赶着牛群回来的时候,贾湾湾已经顺利地将母牛讨好了。贾湾湾抱着小牛走在母牛的前面,还没走到家门口,就把父亲叫出来,欣喜若狂地说:“母牛生了小牛!”贾万火叫贾湾湾把小牛抱进牛棚,自己去捣鼓豆子和猪油来喂母牛,让母牛的奶水多一些。

小牛取名为吉布。

相关文章

  • 吃小花蕊吃到流水 糖盒之牛奶糖h文 - 后来

    吃小花蕊吃到流水 糖盒之牛奶糖h文 - 后来

    七  “快走!”  张浩鬼机灵地钻出来,也没仔细分辨一下当前战斗形势的强弱,一把拽起宋子谦就往外跑。  马玉龙前一秒还在宋子谦突然爆发的反攻中发愣,后一秒立刻惊觉被骗的事实,拔腿追出厕所对着人群中一前...

    阅读: 2232

  • 交换高潮小说 嗯不要在教室里吸 - 孤鸿旅

    交换高潮小说 嗯不要在教室里吸 - 孤鸿旅

    ,但是……  也太孤单了些。    嘶——!!谭小雅被疼痛激得顿时清醒了很多。否则的话,她几乎就要以那无知无觉的状态,回归到那无尽虚无中去了。  ——是什么东西紧贴着她的心口,在最初星星陨落般的灼热后,...

    阅读: 1397

  • 要被龙倚上玉势弄死了 帅哥大阴茎进入好爽_重生影后有点甜

    要被龙倚上玉势弄死了 帅哥大阴茎进入好爽_重生影后有点甜

    “乐安?名字很好听啊,你这么容易害羞,怎么读了影视学校?”明歌看着乐安,有些不解地问道。  乐安摇了摇头,没有解释,直接转移了话题:“前面就是食堂了。”  见她不愿多说,明歌也没有再追问了,毕竟每个人...

    阅读: 2729

  • 老汉强势双飞犹存黑色 和姐姐大人同居的日子 - 温清

    老汉强势双飞犹存黑色 和姐姐大人同居的日子 - 温清

    灯光昏黄,客厅餐桌上,各色菜肴布满桌席,众人围坐在一起,欢谈笑趣,其乐融融。    “今晚的晚宴呢,是为了替筠清接风洗尘,大家聚在一起庆祝庆祝,也对得起这么好的酒啊,哈哈,来,干杯!”    “干杯!...

    阅读: 5851

  • 宝贝你一坐就紧了 快穿之女配肉袭全文书包网 - 许你幽冥

    宝贝你一坐就紧了 快穿之女配肉袭全文书包网 - 许你幽冥

    朱萸安静地坐在教室最后一排听着老师点名,一个接一个的名字从老师的嘴里流淌而出,她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期望从老师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这是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没有人提起她的死,也没有人提起她的名字。  宿舍里的...

    阅读: 3229

  • 宝贝请乖乖张腿全文读 还珠格格重生之晴儿 - 风的结局

    宝贝请乖乖张腿全文读 还珠格格重生之晴儿 - 风的结局

    “报告!”只见他轻轻的喊了一声,呆呆的站在门口。  “来啦,进来吧!”班主任看了看他,边说边巡视着教室里剩下的座位。  只见那男生高高的个子,洁白的皮肤,浓密整齐的头发下,一副黑色镜框格外养眼,整个一...

    阅读: 5771

  • 下面水水多小雪紧紧的 玉米地里的母爱 - 蝉

    下面水水多小雪紧紧的 玉米地里的母爱 - 蝉

    五十一、防火墙  “厂房抵债”的事,因肖蛰“玩命”的抵抗,韶一暂时偃旗息鼓。但肖蛰知道,她千辛万苦掩滞的只是时间的脚步,身边嗜血的狼是绝对不会轻易地放弃它的猎物的。以阿奕的处事方法,他必定会殚精竭虑地...

    阅读: 5209

  • 我上课被男同桌解胸罩 要不你弄我后门吧 - 错缘?

    我上课被男同桌解胸罩 要不你弄我后门吧 - 错缘?

    童安浑浑噩噩的躺在床上,双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上吊灯散发出朦胧的灯光,不刺眼但也不舒服。如果是平时的他估计伴随着这幽暗的橘光睡去,但今天他的心翻来覆去的怎么都平静不下来,大脑里面关于他和夏海的场景就跟走...

    阅读: 1549

  • 不你不能这样对我 各种撩妹言语让对方羞红脸

    不你不能这样对我 各种撩妹言语让对方羞红脸

    10月6日中午,张宏飞被迫出卖色相,陪着美女记者共进午餐。  巧合的是,美女记者请张宏飞吃饭的地方,和那天刘子豪请客的时候,竟然是同一个地方!  张宏飞在大门口就嘀咕道,“怎么又是这里?”  美女记者闻...

    阅读: 6334

  • 太紧了h np 闺蜜叫我和她男友做_你与山海皆难平

    太紧了h np 闺蜜叫我和她男友做_你与山海皆难平

    试图说服自己不要在意他曾经有过很多女人的高淮曼强忍着眼里的泪光,倔强的扬起头不让简逸书看到,可惜还是迟了一步,一滴眼泪很不顺她意从眼眶滴落下来,眼泪还没有落下,就被简逸书用手指给她擦掉了,“我说错了什...

    阅读: 5385

  • 和妹妹一起洗澡后,搞基 每一次都撞到最沉处 - 那年暑假

    和妹妹一起洗澡后,搞基 每一次都撞到最沉处 - 那年暑假

    他又点头。    到了米高唱慢歌,跟一位幸运观众相拥的时候,我抱毛公仔代入情景,自我陶醉。    公子看着我呆了。    「看什么?不准人家幻想吗?」我向他吼完一声继续陶醉:「如果我能成为这位幸运儿,...

    阅读: 3206

  • 性感女教师 母亲在火车上给了我 - 枫入江桥

    性感女教师 母亲在火车上给了我 - 枫入江桥

    那年六月。  “外婆,是小枫不听话吗?”妈妈收拾行李要带男孩回家了。  “当然不是。小枫是世界上最乖的孩子了。”外婆的眼睛红的像兔子。  那到底为什么?男孩永远不知道大人的世界,他们精心算计生活,却不...

    阅读: 5216

  • 小姐吃鸡巴 有肉有情节的高干文 - 隔山海

    小姐吃鸡巴 有肉有情节的高干文 - 隔山海

    那一天大约是林彭尧熬过的最漫长的一天了,漫长到那天以后的事,都变成了他脑子里一段段模糊断裂的影像。他不知道自己在校长面前说了什么,只记得父亲愤怒扭曲的面孔,以及金灵溪淡然疏离的神情。他甚至不知道事情是...

    阅读: 2594

  • 三角地带的凹处 黄群qq群号直接加的

    三角地带的凹处 黄群qq群号直接加的

    转瞬之间,整个接引古城,都热闹了起来。  光门开启之后,从神皇大域之中,接连有各自道统的接引弟子来临,他们是前来接引弟子行进星空的。  神皇大域无比的广阔。  接引古城。只是一个过渡而已,这里,可以有...

    阅读: 5295

  • 乖宝贝你的太硬太粗太长 边走边h的辣文

    乖宝贝你的太硬太粗太长 边走边h的辣文

    所有人,都在震惊于项南的实力,连那洪斌都是满脸的难以置信。  他自己知道自己这一招扑月有多么厉害。  扑月的压迫力强的无法形容,没有人能够在那么大的压力之下,还闪身躲过去的!这是不可能的啊!  而这个...

    阅读: 5593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