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东叔叔不要了 夫妻交换3p小说 - 何处寄行云

2020-01-27 16:44:17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6898

2009年,秋天。

“好烦,学校今天又停水了吗?这都第几次了?”鹃子拿着洗脸盆悻悻然地从门外走进来。

“不会吧,不是停电就是停水,我还没刷牙呢?”夏雨和宿舍里的其他的几个人纷纷抱怨道。

“行云呢?”突然夏雨发现居然一大早就没有了顾行云的踪影。

宿舍的小林接口道:“天还没亮就出去了。”

众人一脸了然地互看几眼:看来是去讨好男神了。

上课的铃声响起,顾行云在铃声停止的最后一刻踏进了课室门口,没敢看向讲台上射来的锐利射线,低下头匆匆忙忙就坐到了夏雨她们旁边。

夏雨率先揶揄道:“小妞可以啊,陈教授的课你也敢迟到。”

顾行云蹙着眉毛斜睨了她一眼,“我没迟到啊,铃声还没响完呢。”

鹃子把声音压到了最低说:“这堂课有你好受的,陈老头现在正用杀人的眼神盯着这边看呢。”

放好书本,摆好姿势,顾行云才稍稍抬起头闪烁的明亮大眼看向陈教授,还向他投以微微一笑,眼神表情都是无辜至极。心里却在想,怎么还在瞪我,他眼睛都不累吗?还是说我的表情演得还不够无辜?

就在她讪讪地想收回笑容时,陈教授终于有了动作,他朝着她重重地咳嗽了一下,说“请同学们看好时间,不要再踩着铃声进课堂。”

“是。”顾行云大声应到。却只要她一个人的声音,现在全班人都看着她,旁边的两位损友更是一副憋笑憋得快内伤的表情。

课上到中段,三人终于忍不住嘀咕起来。

“什么?你不知道停水?你几点起的床啊?”鹃子问。

“六点啊。我起床的时候明明有水。”顾行云答。

“那你今天守到你的男神了吗?”鹃子继续问。

“没有。”顾行云继续答。

见状,夏雨撩了一下她的波浪似的长发,说:“他很明显是避开你嘛。”

“……”顾行云没有答话。

已经快一个月了,从树丛旁的第一次见面,对蒋嵘一见钟情到现在已经一个月了。

她当初立下豪言壮语誓要把他拿下,于是总是有意无意地接近他,可无奈从他发现了她的意图后就开始躲她了。搞得现在她一早要去他的宿舍楼下蹲点,下课后还要蹲点。要是能蹲到那也没什么,可惨就惨在,她最近连蹲都蹲不到他了。

见她不说话,于是夏雨继续说道:“你的那个男神可是以全校第一名的姿态进入学校工管系的,是名副其实的学霸。人长得帅又聪明,体育又好。现在是篮球校队的他,当年可是带领过他所在的中学篮球队得过校际总冠军的。这么一个校草级别的全能型人才,不是你说追就追得到的。你知不知道,看上他的女生,排着队都能绕学校三圈。”

顾行云更是沉默了。因为这番话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从她向她们宣布她要倒追蒋嵘的时候,宿舍的几个女生就轮番打击她。

“而且,他的高冷程度是你想象不到的,据我所知,这么多年以来,他只交过一个女朋友,那女的是他从小玩到大的邻居,他也是被倒追的那个,最后不到一个月就分了。他不是你可以攻克的。我说的这些不是要打击你,只是不想看你到最后伤心。”

见她还是沉默,鹃子沉不住气地补充到:“行云,要不咱就放弃吧,好的男孩一抓一大把,干嘛在一棵树上吊死呢?”

过了良久,顾行云才幽幽地说:“可是我真的喜欢他。”

“……”她们两人都沉默了。

虽然她们两个都拼命地劝她,但是到要帮忙的时候,她们还是会义不容辞的帮她,这就是这几个女孩之间的友谊。至于爱情,是不是真的有这样的魔力,不管摔得多痛、跌得多伤都依然要奋勇前进?

中午12点的学生饭堂可谓是人声鼎沸、熙熙攘攘。顾行云一行三人拿着手中的饭菜在饭堂的人群里穿梭。

“夏雨你是不是听错了,这里离男生宿舍这么远,蒋嵘怎么可能来这边吃饭?”鹃子一边在人群中张望辨认,一边疑惑地问道。

“怎么可能,这消息我可是从工管系一个追我的男生口中得知的,他就在蒋嵘那个班级,不可能错的。”夏雨说。

“可是没看到人啊?”

“再找找……”

她们两个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地在前面聊着,还不忘不时回头拉一拉几乎要掉队的顾行云。

在后面的顾行云看着眼前一脸紧张的两个好友,不禁笑了出来。这两个人,劝她放弃的是她们,替自己张罗的也是她们。人生能有如此好友,夫复何求。

忽然,鹃子停了下来,指了指不远处,对着顾行云兴奋地说:“他在那儿。”

顾行云随着她指的方向看向正坐在不远处的蒋嵘,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

随后,夏雨接着说:“人帮你找到了,接下来看你自己的了,我们先回宿舍等你的好消息。”说罢便挽起鹃子的手走了。

她看着她们坚毅地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后,她再从新看向他,那个快一个星期没见的男子。他还是那样,独自一个安静地坐在角落,缓慢而优雅地吃着面前的饭菜,无视周遭的喧嚣,仿佛头上有光环。她一眼就能认出他。

拿着手上打包好的饭菜,她没预计会真的见到他,所以心脏开始不受控制地狂跳。她深吸了一口气,希望缓解一下自己此刻紧张的心情,然后她走到他的对面坐了下来,手有点颤抖,腿也有点软。

她逼迫自己挤出微笑,自然点再自然点,她不停对自己说。

“Hi,怎么这么巧。”她说,就连她自己也没发现,此刻她的表情有些扭曲。

蒋嵘抬眸看了一下来人后,稍稍动了一下,原本想要起身离开的,可想了一下后,还是维持原来的姿势没有动。

她看出了他的细小动作,也知道他最终决定留下,于是心里莫名地一阵幸福感。只是,他没有回话,就这样沉默的两人搞得气氛有点尴尬,十月份的天气明显转冷,可她居然有点汗涔涔。于是她开始没话找话说。

“今天的饭菜挺好的,有两样我喜欢的菜呢!”

“……”他还是没有说话,但是已经停下了筷子,一瞬不瞬地盯着她看。

她被他看得有点不自在,慌乱间开始结巴,“呃……那个,那个……”

“这位同学,”他的表情有点严肃,“我想我们应该谈谈。”

“好啊,你想谈什么?还有,我叫顾行云,行云流水的行云。”她笑了,眼睛如月牙般弯弯的,眼珠子像星辰般,一下子明亮起来。

他愣怔了一下,随即回过神来说:“我想我上次已经非常明确地告诉过你了。”

“嗯……”她的声音一下子低了下去。她想她已经知道他要跟自己谈什么了,毕竟,他从一开始就拒绝了她。

蒋嵘看着她一点一点消失的笑容,知道她已经猜到了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其实,从第一次见面后,她就开始缠着他,说喜欢他要做他的女朋友。不仅结识了他的所有室友,还神通广大地拿到了他的课程表,每天扮偶遇,不管他的脸多冷,表情多臭她都可以无视,整天嚷嚷着喜欢他。活了这么多年,他第一次见这种女孩,也是第一次不得不躲躲藏藏。明明已经非常明确地拒绝过她,可她就是有本事当做听不懂。

他看见她难过的低下了头,抿了一下嘴角,“你下次看见我不用特意过来打招呼,其实我们连朋友都算不上。”

她嗓音低低地说:“那我就不能当你的朋友吗?”

“朋友也是需要志趣相投的,我不觉得我们有哪方面可以聊得来。”他说道,虽然话是难听点,却是他的心里话。

她在心里咬了咬牙,说:“你又没有和我聊过,怎么就知道我们一定聊不来。”

他突然就答不上话来了。过了一会儿,他转移了话题,“你还是好好学习吧,不要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了。”他倏地想起了她那张砸在他头上的,画满红叉的试卷。

“时间是我的,不用你管。”她有点自暴自弃地说。一个月了,她每次见到他时,就差没对他摇尾巴了。顶撞他,这是第一次。所以,此话说完,不仅她,就连蒋嵘也讶异了。

她看着他,把他的惊讶也看进眼里。咬了咬下唇,她从包包里拿出了一瓶胃药,放在他的右手侧,嗓音闷闷地说:“听说你胃痛,记得按时吃饭,这给你的。我走了。”说罢,起身就走了。

在宿舍的书桌前,蒋嵘托着腮出神地盯着眼前的胃药不知作何感想。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个小小的棕色瓶子被人一把夺去。他一怔,随即斜眼睨向来人,那是安庆磊,他的室友,比他大一届。

只见安庆磊手里拿着药瓶,皱着眉头眯着眼仔细地凝视着,还边问:“什么时候也开始研究药理啦?还是说这胃药的瓶子有什么值得你深究的?竟然能让你看得如此出神?”

蒋嵘没好气的转过身背向他,说:“还不是拜你所赐。”

安庆磊诧异地瞠大双眼,一头雾水地指着自己的鼻子问:“我?”

蒋嵘边说边打开课本,“这是她给我的,今天中午。”

“她?”安庆磊思索了一下,随即恍然大悟,“姓顾的小学妹?”

蒋嵘转动了一下手中的笔没作声,那等同于默认了。于是,安庆磊拉了把椅子坐到他身旁,把药瓶重新放到桌面上,还讪讪地笑了一下,说:“那是我见小学妹可怜!人家巴巴地在宿舍大门等你,从早等到晚。你呢?总是抄小门走,像避瘟神似的。那天晚上都快十点了,天气又冷,我见她还等着,就好心跟她说你不会出来了,让她回去。谁知她听完一脸快哭的样子问我,你是不是避开她。她一个小女生,每天等你等到晚上十点,足足等了一个星期,我见她这样,于心不忍,就骗她说你胃病犯,心情不好,之类的。没想到她居然立刻就给你送了瓶胃药。”

“看你做的好事,对她胡说八道些什么,下次你就直接跟她说我就是想避开她就完事了。别让她存什么幻想,这样对她伤害更大。”随后他在课本的某一行上划上横线标上重点标记。

安庆磊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这男人帅是帅,就是冷血了点。人家一个女孩子大冷的天,天天守在门口想找他,搞得现在整个系都知道她在倒追他,被人指指点点。以为他有胃病,还巴巴地给他带胃药,他居然可以如此无动于衷。谈起她的口吻居然比谈起天气还无所谓。

倏地,安庆磊手掌一伸,一把盖住了他的课本,趁着他愣怔之际还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笔,说:“人家女孩子都这样了,你对她就一点感觉都没有?”

“没有。”他转过身来望着他摇了摇头。

安庆磊张了张口,想了想又问:“那你是觉得她哪儿不好?长相?身材?性格?你总得让人家知道自己是怎么个死法吧?”可他转念一想,不过,那小学妹的样子清纯是清纯,可就是太像小孩子了,怎么也让人动不起歪念头啊!

“我不认识她,不会给不认识的人下标签。”

“那你得给人家机会啊。我跟你说,这年头好女孩买少见少了。”

“你怎么就知道她是好女孩?你认识她?”蒋嵘挑起眉毛反问道。

安庆磊一时词穷,可随即又说:“凭我的经验。我跟你说,要是有个女孩子肯这样为我,我说什么都不会放过。”

蒋嵘沉默了一阵,说:“我暂时不太想花心思在这上面。”

安庆磊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好吧,看来我说不通你的了,你自己看着办。”说罢起身离开。

“喂……”他走了没多远,蒋嵘忽地叫住他。

“怎么?改变心意啦?”他单手撑着门框,回过头斜眼看着他。

蒋嵘拿起桌上的药瓶,一把扔给他说:“这个你自己搞定。”随后继续看书。

安庆磊看着眼前凉薄的男人,再想想那个有过几面之缘的小学妹,无奈地摇了摇头。心疼地想,顾行云啊顾行云,你怎么可能搞得定他。于是,他拿着手中的药瓶步出宿舍。

就这样便又过了一个月。自从安学长把那瓶胃药拿到她手上之后,顾行云就不敢再明目张胆地去找蒋嵘了。宿舍的女生没有一个不说他冷血,虽然这样,可她还是很想他。她还是会去篮球场看他,可已经不会像从前那样站到最前排,像个小粉丝一样拿着水等他垂青了,她只敢站到最远处,有时候甚至是树荫底下,远远地看他一眼。

她看着围在篮球场周围的喜欢他的女孩子,甚至有点嫉妒她们还能这样近距离地围着他转。唉,早知道这样就不明目张胆倒追了,她哀怨地想。追着他跑了半个学期,现在整个工管系、篮球社、还有学生会,没有一个人不认识她。当初为了追他,想进有他在的篮球社和学生会都被拒绝,那些人,特别是女的,可是没少给她话听。现在,全世界都知道她失败了,都笑话她,所以她也怂了,看到那些人远远地就绕路走。

远处忽然传来巨大的欢呼声,顾行云一下回过神来,原来是蒋嵘进球了。她看着阳光底下熠熠生辉的帅气男生,心想怎么当初自己会傻到以为可以将这个如太阳般耀眼的男生拿下?就凭着刚进大学时的那点微不足道的缘分?顾行云,你何德何能啊?

到底还是自己不够优秀,配不上他!

就在这时,顾行云的肩膀被人轻轻地拍了一下,她一惊,瞬间回过头。

“安学长?”

安庆磊顺着她刚刚发呆的方向看了看,意味深长地说:“就算你眼神好也不用隔这么远看吧?”

她的表情立刻黯然了,“我怕被他看到,怕他心烦。”

他随即了然地‘噢’了一声,接着说:“那经常跟你在一起的那两位美女呢?没陪着你吗?”他指的是夏雨和鹃子。

“她们的社团今天有活动。”

“那你呢?”

顾行云苦笑了一下没回答。还不是因为那时要追着蒋嵘跑,只想着他参加什么自己就参加什么,怎么知道最后什么也参加不成。到现在想去报名自己感兴趣的社团时,人家已经不招人了。

安庆磊见她没回答,就没有继续追问。他朝蒋嵘那儿看了看,又瞧了瞧一脸怨妇样的顾行云,拉着她大步就往篮球场走去。顾行云一愣,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等意识到他要做什么的时候,心蓦然一惊,一个反手扯住他的衣袖,问:“学长,你……你要干嘛?”

怎知安庆磊一脸坦然地说:“站这么远怎么看得清,过去看啊。你瞧瞧那群女孩子都已经把蒋嵘围住了,再不过去可能就要把他给融了。”他边说边拉着她往里走。

她急了,结结巴巴地说:“不,不是的,我,我不过去了……我怕……”

“怕什么怕,你记住,你是来看我的,不是看他。”

“可是……”

“你忘了么,我也是篮球社的好不好?”他对着她调皮地眨了眨眼。

顾行云就这样被安庆磊拉了一路。离他越来越近,她的心脏就跳得越来越快,呼吸也越来越不顺畅。

“蒋嵘。”

中场休息,她听到安庆磊故意高声唤他,然后就见他下意识地顺着声源回过头来。她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运动后的汗珠挂了一脸,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烁着光,眉眼舒展、嘴角微微扬起。他看起来很高兴,是因为上半场赢了吧,可却在看清安庆磊身旁的人时,表情有了变化。

愣怔,疑惑,尴尬,最后是冷漠。

她害怕了,急急地说:“学长,我还有点事,我先……”

“先什么先,你是来看我打篮球的吧,我还没下场呢,怎么能走。”他斜睨了一眼在一旁黑脸的蒋嵘,边说边把自己的背包塞给她,然后走到长椅那边热身。

顾行云此刻的呼吸急促,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她觉得场上很静,仿佛所有人都在竖起耳朵听着他们说话。

“那个……那个我刚好碰上学长,是他硬拉我过来的。我……我不是想打扰你的……”她急得声线不稳。唉,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卑微的?大概就是从喜欢上他的那一刻起吧。

蒋嵘垂眸睨了她一眼,随意地抛了几下手中的篮球,声音辨不出情绪,他说:“篮球场是公共场所,来不来是你的自由。”

听罢,她低下头没作声。他的意思大概就是,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与他无关,之类的吧。

之后,安庆磊过来与她打了声招呼就准备下场了。而顾行云就真的这样站在了VIP区。耳边有不少流言蜚语,那群女生看来也认得她了,开始对她指指点点。她也真是佩服自己的勇气和脸皮,居然就这么站着不走了。而实际上,她是舍不得离开,因为她知道,下一次能这样近距离看着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下半场开始了。篮球队的啦啦队,还有那些女生们的情绪开始再度高涨。而她早就被蜂拥的人群挤了下去,所谓的VIP区,也不过就是离队员们那张长椅近一点儿而已,周围的人情绪一激动,就无所谓VIP不VIP了。

好奇怪,现场人明明这么多,可顾行云总是一眼就能辨认出他在位置。一头慵懒的亚麻色头发,鲜红的球衣上印着大大的黑色阿拉伯数字9,颀长的身姿在长期的体育锻炼下线条分明。他就站在她的不远处或快速奔跑或用力跳跃,就如森林里最灵活的梅花鹿,灵动耀眼得让人挪不开眼。这时候的他,顾行云是很难将他与学霸这两个字联想在一起的,因为此时的他完全没有那种学霸该有的文质彬彬、傲慢和阴郁。此刻的他就像个发光体,耀眼、快乐、爽朗,她很喜欢此刻的他,喜欢得不得了。

…………

…………

相关文章

  • 校花舔生殖器 你别想赶走小爷 - 相思有引

    校花舔生殖器 你别想赶走小爷 - 相思有引

    华筝驾着马儿往回走的时候,树林里幽幽深深的,一看就知道有埋伏。他迅速从后背抽出一箭,朝着不远处一棵大树射了过去,果不其然,一个鬼鬼祟祟的黑衣男子蒙着面纱,哎哟地痛得倒了下去。  遇上这些劫匪不奇怪,奇...

    阅读: 7369

  • 我把妈给要了 好烫太多了 堵住 - 破冰者之绝地追击

    我把妈给要了 好烫太多了 堵住 - 破冰者之绝地追击

    警官就是不一样,老板对一旁的小丽说,小丽赶紧去把4月12号的监视器影像的磁带拿过来。    好……    老板指着视频里面的这个中年男子说,就是经常送赵岚回家的男人基本上除非赵岚有事不来不然只要赵岚在他...

    阅读: 5786

  • 我都哭了他还在用力 两根巨大隔着一层薄薄的膜 - 不适合穿越法则

    我都哭了他还在用力 两根巨大隔着一层薄薄的膜 - 不适合穿越法则

    冷暮凤眸轻挑,刚才的事他还没忘呢。  “不是!是我自己的事情我给忘了,但是别人所托的事情我还记得。”  生怕冷暮要算旧账玲珑赶紧打断这个腹黑王爷,天知道他这个精虫上脑被打断的家伙会怎么报复他。  “别...

    阅读: 1793

  • 哥太大了撑坏了 爸的水龙头好大 - 我家总裁破产了

    哥太大了撑坏了 爸的水龙头好大 - 我家总裁破产了

    两分钟后。    卷毛总编发来一条微信语音,声音和蔼可亲:“小何啊,我的眼光果然没错,你会成为一个优秀的调查记者,看,这总秘的面试你说过就过了……你好好去这个公司上班,记得不要暴露身份,咱们每天保持联...

    阅读: 4091

  • 催眠校花高莜柔 女神失态「成渝」 - 我今天就戒了你的网瘾

    催眠校花高莜柔 女神失态「成渝」 - 我今天就戒了你的网瘾

    “林然,把水递给我一下。”戴着耳机不知道在捣鼓着什么的顾西泽叫了一声旁边打游戏的林然。  “哦。”林然答应。  三分钟过去了,顾西泽感到口干舌燥,大声叫了声:“林然!”  被吓到的林然一枪打偏了,紧接...

    阅读: 3770

  • 成熟美艳肉臀 哦嗯吃奶奶 - 独酌

    成熟美艳肉臀 哦嗯吃奶奶 - 独酌

    一刻过后  许留醉三人已快到达,就见池轩突然停在了客栈旁的巷口皱了皱眉。    “怎么?”,许留醉问道,神色有些凝重。    “没事,你们先去客栈。”,池轩对二人说道,便是不再走了。    许留醉也不...

    阅读: 5530

  • 和和尚的月圆之夜动漫 暴露女友小倩中医推拿 - 言无不尽

    和和尚的月圆之夜动漫 暴露女友小倩中医推拿 - 言无不尽

    2019/01/07  今日无事可记,只余回忆往事。  细想来,反倒增添几分无奈。    [小插曲一]  上周周末去见了高中同桌。  高中同桌在一个不是很好的乡镇医院从事着医生的职业。  生活环境不是很好,但...

    阅读: 1332

  • 被灌满得肚子鼓起来了 日本公车痴汉在线_同桌快到碗里来

    被灌满得肚子鼓起来了 日本公车痴汉在线_同桌快到碗里来

    好容易赶到学校,风茉汐看了看学校的大时钟——六点四十。  “比昨天晚了十分钟。”风茉汐一边想一边走进了教室。  今天的教室与昨天的不同,风茉汐发现,居然有人比她来的还早!  是凌飒墨。此时他正在专注的...

    阅读: 6766

  • 抓着萝莉的马尾疯狂输出小说 小奴婢与大少爷_不婚女神狂宠夫

    抓着萝莉的马尾疯狂输出小说 小奴婢与大少爷_不婚女神狂宠夫

    曾经吃了慕枫眠很多软钉子的顾璟行第一次发现,原来慕枫眠的嘴巴可以这么甜,把奶奶哄得像是年轻了十岁。他笑道:“这种粗活还是我来吧。你们这么久没见了,好好说说话,放着我来。”白斩鸡早已经做好了,顾璟行麻利...

    阅读: 2542

  • 一段和儿子同学的感情 师徒久了会有感情吗 - 蝴蝶斩

    一段和儿子同学的感情 师徒久了会有感情吗 - 蝴蝶斩

    中原边境,御龙大营。  河边,一处二层小楼傍水而立。雕花木窗临水敞开。  二楼,是九王爷的书斋。  “九王爷!请受末将一拜!”白发斑驳的老将军抱拳作揖,目光如炬。因激动,面色泛红:“若不是您鼎力相助,...

    阅读: 3352

  • 日本医院护士捐 火车卧铺插妈妈(小说) - 五里雾中

    日本医院护士捐 火车卧铺插妈妈(小说) - 五里雾中

    楼道里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常霖默默站起来走到窗前。午间的阳光正好,舒适的光芒透过玻璃照耀着昏暗的楼梯,在地上倒映着窗户的模样,微微倾斜,拉伸出安静的角度。常霖把手放在窗户上,毫无温度的玻璃传递过来温暖,...

    阅读: 5152

  • 变态调教奶头奶孔 征服市长太太 - 华衣赋:落难千金祸水记

    变态调教奶头奶孔 征服市长太太 - 华衣赋:落难千金祸水记

    谈话间,小二已经把重新做的菜一道道端了上来,丁芹瞥了一眼,这东家确实还上道,瞧他既然有开个风格杂乱的驿站客栈,自然眼色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刚刚绝对是没带眼看人,给人家小姐发下飙之后,一下子就知道该上个什...

    阅读: 3103

  • bl肉在水里做 大学女生宿舍用黄瓜_总裁追妻路漫漫

    bl肉在水里做 大学女生宿舍用黄瓜_总裁追妻路漫漫

    经过新一轮的治疗,贺思弦的身体确实看起来又好了不少,就这么看着他的话,好像和正常人差不到哪儿去。  而且就他脸上的红晕来看,这应该是恢复了一大半,这才过了两个星期的时间,看到这样的情况,叶悠也就觉得把...

    阅读: 5270

  • 一次比一次深入花  陌生男上女下激烈抽插_秦爷宠上天

    一次比一次深入花 陌生男上女下激烈抽插_秦爷宠上天

    金范娜眼底闪过一道得意,嘴上却是用关切的口吻说:“邵萌,你还是先离开吧,你也知道他不喜欢陌生人在他身边。”“我……”邵萌握紧手指,望了他好一会儿,男人薄凉的眼神看得她心里一阵发冷,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

    阅读: 7216

  • soul上遇到已婚女 硕热肿大律动 - 穿越我是大师兄

    soul上遇到已婚女 硕热肿大律动 - 穿越我是大师兄

    会法术就是好,将三亩地松土、撒种、种树、浇水完全不是事。也不知是什么作物,能长出什么?希望能长出些有用的。倒不靠这点东西活命,但他希望这里能热闹一点,生机勃勃一点。  小竹屋里,碗盘干干净净的,倪羽清...

    阅读: 5905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