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头玩好爽下 校园老中医小说 - 职场十二年

2020-06-12 09:41:58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7541

“主任说如果给我修活,车间就会乱套!这帽子可真够大的!怎么办?看来那天自己在会议上的发言得罪了他,他故意不安排工人修‘海岸线’的裤子!”

17

郦可扬静下心,想了好久,她想出了对策。认真推敲了几遍,确认计划没有任何纰漏,可扬再次找到车间主任。

“车间在你的‘领导’下加班加点地工作,会出问题。现在我就让你看看,在我的指挥下,车间加班加点地工作不会出问题!”

车间主任听完可扬的建议有些犹豫,一抬眼看见可扬粉面含威、星眸如冰,他心里不禁凛然。郦可扬瞪了车间主任半分钟,然后才微笑着柔声说道:“‘海岸线’这家客户最难缠,去年的工服做得那么好,他们结账还拖了三个月。今年......不知道什么时候结账呢!不过这也跟咱们没关系,客户不结账任经理自然会出马,实在不行还有袁老板呢。‘海岸线’让我星期三给他们送修好的裤子,您说我应不应该送啊?!”

“当然应该送了!”车间主任心里想:“你郦可扬别把客户不结账的责任推给我,我不背这个黑锅!”他立刻说道:“可扬,我坚决支持你的工作!就按你刚才说的办,如果裤子没修出来,你可不能怨我!”可扬笑而不语。她心里实在是看不起这个主任,又没水平又没胸怀!

“我是为你好指点你几句,你竟然怀恨在心,给我脸色看。你没办法安排修活儿,没关系!我有办法就行。你放心,我不会怨你的,因为裤子一定能修好!”

为防止车间主任耍花枪,可扬盯着主任安排好了相关事宜,她才回到业务部办公室。

郦主任将自己手下的八名业务员带到裁剪房,从库房借了九把小剪刀,一行九人开始在裁剪房的长案子上拆“海岸线”退回来的裤子。他们占着案子,裁剪们没法裁活儿都站在旁边看着。可扬也不理他们,俊脸阴沉、双眉紧皱。她心想:“就让你们在旁边看着!你们要是脸皮厚无动于衷,以后你们就继续出错!”八名业务员同样全部噤声。

裁剪主管理亏不敢跟郦可扬硬碰硬,他臊眉耷眼地扯过来几条裤子帮着拆,其他的裁剪一看领导参战了,也都纷纷拿起裤子帮着拆。

不到两个小时,裤子全拆完了。郦可扬按颜色分好左右腿、前后片,然后一条一条捆好。她把这些裤子交给车间主任时,只说了两句话:“裤子都按颜色分好了,星期三我自己做后序。”

18

星期三上班后,郦可扬第一个走进车间,修好的裤子已经放在后序组的案子上了。可扬用了一个小时剪完线毛、并仔细质检了一遍,然后她让后序组的小妹把裤子送到熨烫组。中午一点半,可扬又来到车间,“海岸线制造厂”的裤子已经整烫好了,她打完包装一看时间:下午两点整,跟自己预计的一样!

郦可扬拎着包装好的裤子刚走出车间,就碰到了张晓。张晓热情地问:“郦主任去送货啊?!”“是啊。”张晓已经走过去了,又回头关切地喊住可扬“哎,郦主任你们老客户的裤子,车间还没给修吧......”可扬指了指手里的裤子“修好了。”“修好了?”张晓一脸惊讶,可扬一脸微笑。

张晓很纳闷儿,自己部门有两个加急的订单,除了自己一天催三遍,自己还让袁老板给车间施加压力,以确保按时交货。按理说工时紧得水都泼不进去,那37条有色差的裤子是怎么修出来的?

19

车间工人早上8.00点上班,12.00点午休;下午2.00点上班,午后6.00点晚休。晚上7.00点上班,晚10.00正式下班。

星期一车间主任以没时间为由,拒绝安排修活儿。郦可扬提出了自己的解决方案。她建议主任让流水线星期一、星期二这两天中午提前一个小时上班,晚上提前半个小时上班。这样两天流水线就挤出了三个小时。星期二晚班,八点让流水线处理修活的裤子,还没到十点半,37条裤子就修好了!

后序组太忙,可扬没有麻烦他们,她自己剪线毛、质检。星期三可扬让车间主任命令熨烫组的工人,中午提前一个小时上班,熨烫修好的裤子。午后一点半裤子全部熨烫好,郦可扬打好包装,两点出发送货。修活方案完美结束!既按时给“海岸线”送了货,又没有影响加急订单的制作。

公司会议上,郦可扬针针见血的发言,让车间主任很恼火,不过他做事知道轻重,跟郦可扬共事了这么长时间,他很清楚可扬是个狠角色,真把这位姑奶奶惹急了,他自己绝对有麻烦!大家背井离乡来北京打工是为了挣钱,不是为了树敌。既然郦可扬想出了修活的方法,那他就鼎力相助。同在一个公司上班,天天见面却伤了和气,那样做太蠢!

张晓出身寒苦,初中没毕业就来到北京务工赚钱,贴补家用,来“远景”前,她在饭店工作了七八年。“远景服装公司”招聘业务员时,条件写得很清楚:大学毕业;有服装销售经验。张晓一没学历二没经验。可她居然就来应聘了!任经理赏识她的勇气、感佩她的志气,就把她招进了“远景”公司。张晓跟着任经理勤学苦练,很快就干出了成绩。她已经结婚了,而且有了孩子,知道钱的重要性。为了多挣钱,自觉不自觉地张晓就会在同事间耍点手段。

郦可扬在工作会议上的发言,得罪了车间一众领导。张晓立刻抓住了这个机会,几句话就让车间主任,心甘情愿、全力以赴地赶制她部门的订单。

今儿张晓本来是想看可扬的笑话,没想到郦主任硬是成功突围了!

张晓知道郦可扬对她心存芥蒂,因此对可扬礼数格外周全。这倒不是她以德报怨,而是因为她在餐饮业锻炼了很多年,她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没有其他的选择,她必须得这样做。可扬为人单纯善良,对张晓却耿耿于怀。其实“正辉塑料制品厂”那笔订单旁落,错在郦可扬自己,跟张晓没有关系。但是“正辉”的提成,那跟张晓就有关系了!张晓不知道自己捡了便宜吗?为了独吞提成,昧着良心做事。这人不可交!郦可扬看见张晓就生气。

由于郦可扬跟张晓都是销售主任,不可避免的竞争让两个人的关系更加微妙。

20

郦可扬成为销售主任后,她亲自招聘的第一个业务员叫于强。在郦可扬的悉心培训下,于强的业务水平日益提高。他的收入有了保障,便将自己的好朋友高飞带进“远景”公司。

郦可扬手下有八名业务员,他们天南地北都是一个人在北京打拼。可扬从业务员做起,深知其中的艰苦。因此对他们生活上很关心,谁有困难,她能帮忙的都帮忙,出钱出力从不犹豫。在工作中,可扬尽心□□,将自己的经验倾囊传授给大家。业务员们虚心学习、认真工作,收入都不低。跟着郦可扬赚到了钱,众业务员对自己的主任都心悦诚服。月末领了薪水后,不是这个业务员请可扬吃饭,就是那个业务员请可扬吃饭。可扬知道业务员挣钱不容易,每次都是她结账。

于强跟高飞请郦主任吃饭的次数最多,接触的时间长了,于强就喜欢上了可扬。

于强相貌一般,但他心思缜密,人聪明又能干,深得可扬赏识。于强身高1.67米,比脚踩高跟鞋的可扬矮了一大截。高飞身高1.82米,相貌清秀属于帅哥级别,而且他爱说爱笑生性活泼。一天高飞跟于强闲聊,高飞说他喜欢上了郦可扬,问于强怎么办。于强大吃一惊,又不能阻拦。

于强知道自己外在条件不好,他不敢向可扬表明心意。他怕高飞真的去追可扬,更怕可扬答应高飞,一时间于强分外痛苦。

高飞仗着自己是帅哥,还真就发动了攻势。周末快下班时,他向可扬请教一个业务问题,可扬深入浅出地讲了半天,高飞还是没听懂。等大家都下班了,高飞说:“主任,咱们去吃饭吧,吃饱了您再给我讲。”可扬怕高飞搞不懂问题影响谈客户,于是同意了高飞的提议。饭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可扬开始继续给高飞讲业务知识,高飞很干脆地打断了可扬的讲解:“我早听懂了!”可扬愣了愣,她不解地看着高飞。高飞脸红了,沉默了几分钟,高飞向可扬表明了心意。

郦可扬傻了,好一会儿,她才恢复了镇定。她冲高飞笑了笑,委婉地拒绝了。高飞没有气馁,请求道:“能不能给彼此一个机会?如果相处后你真的觉得不合适,我绝不纠缠!可现在,你还不了解我就说不行,对我太不公平了。”

郦可扬平时很喜欢高飞,因为他活泼可爱、说话风趣。但是那种喜欢跟爱情不沾边!可扬拿过水壶给高飞斟了一杯茶,她真诚地说:“你还小,对你这个年龄的帅哥来说,谈恋爱就是谈恋爱,你们的恋爱跟结婚、生孩子没关系。我比你大很多,我谈恋爱是为了要结婚。我不会嫁给销售人员的,咱们这个行业压力太大了,两个人都做销售天天在外面东跑西颠地,谁照顾家?谁照顾孩子?这件事我不会对别人提起,以后咱们还是好同事。如果你也吃好了,今天就这样吧,改日咱们再聚。”

高飞低下了头,身体不停地抖。他声音酸楚地说:“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我只是一名业务员......”半晌,高飞抬起头看着可扬,他一脸的委屈,眼里满是忧伤。“你相信我,我会努力的,我不会一直是业务员的!你能不能跟我处一段时间?”郦可扬心里一震,看着高飞颤抖的嘴唇,还有他脸上的坚毅和无助。可扬心底的母爱被勾了起来,她好想抱住高飞,轻拍他的后背,让他别这样,男子汉要坚强。可她马上制止了自己这幼稚的想法。“这件事别再提了,太晚了,我们该回去了。”高飞又低下头,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平静地说:“太晚了,我送你回去吧。”“谢谢你,不用了,我打车回去。”

21

今日的郦可扬不再住大杂院了,不再租一个月200元的平房了,现在她租住的是一室一厅的楼房。回到自己舒服又宽敞的“家”里,可扬一阵惆怅,现在收入多了生活好了,自己25岁了,怎么就遇不到心爱的人呢?

星期一开早会时,郦可扬偷偷观察着高飞,见他一如往常,可扬的心放了下来。“小孩子刚长大,拿谈恋爱当游戏。他怎么可能会受伤呢?估计他早忘了!”

晚上下班后,在公交车站郦可扬看见了高飞,她立刻打车回家。不管高飞是不是在等自己,她都不想面对这种“巧遇”。

周二大家都下班后,郦可扬写了一会儿工作日记,又去车间转了转,这才下班。可扬观察了一下等公交的人们,没看见高飞,她放心了。北京的夜晚是迷人的,满月端庄皎洁,清辉温柔浪漫。可扬正陶醉在夜色中,就听见有人喊:“郦主任。”是高飞!他把手里拎着的塑料袋递给可扬,“这么晚才下班,饿了吧?”郦可扬想了一下,大大方方地接过塑料袋,里面装着一袋牛奶、两袋饼干。

“谢谢你,你怎么还没回家啊?”“我在这儿等你呢。”高飞看着可扬很认真地说,说完他的脸就红了。可扬对他笑了笑,轻松地问:“等我干嘛啊?给我当保镖,送我回家?”“嗯。”

公交车来了,两人一起上了车,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可扬到站后,高飞跟她一起下了车,护送可扬到了小区门口,高飞跟可扬道了再见,然后坐公交回他自己的蜗居。

星期三晚上,高飞又在公交车站等着可扬下班,可扬远远看见了高飞,忙打车跑回了家。

相关文章

  • 恩 不要塞塞毛笔了 那晚外婆满足了我_如果悲伤依旧

    恩 不要塞塞毛笔了 那晚外婆满足了我_如果悲伤依旧

    自主招生的成绩在网上公布了,齐妤玖和沈婵娟通过网络查询了自己的成绩,最后她们也都分分录取只有罗毅落选了,这让齐妤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心态威胁着罗毅一定要在高考时考上与自己同样的学校,罗毅口上答应了。“你...

    阅读: 5783

  • 伴娘被塞鸡蛋火腿肠 好紧好湿好痛 - 法医破案

    伴娘被塞鸡蛋火腿肠 好紧好湿好痛 - 法医破案

    “今天终于可以回家躺躺尸!”刚脱下解剖服的三米吐出口气说道,接着甩了甩齐肩的头发,走向换衣室洗了个手。  拿出随身携带的香水喷喷,把刚沾上的尸体味道掩盖住,三米挎上小包抬腿就往门外走,结果迎面撞上一个...

    阅读: 762

  • 和黑人做后真实经历小说 老公当我面搞婆婆 - 前面那条蛇

    和黑人做后真实经历小说 老公当我面搞婆婆 - 前面那条蛇

    春去秋来,四季变换。    在经历过多少个日日夜夜,蛇宝宝慢慢的适应了现在的生活,因为出生就比其它的蛇宝宝要大,要来的健壮,也就意味着蛇宝宝可以自己捕捉一些较小的食物,比如,昆虫,老鼠等,如果幸运的情...

    阅读: 5338

  • 边摸上面又扎下面 父女纯肉高辣文h - 城墟

    边摸上面又扎下面 父女纯肉高辣文h - 城墟

    阿顺起初住在城东头,码头在城西头,来来回回十分不便,于是阿顺便把家搬到了糖老的隔壁。糖老的家,也就顺其自然成为了阿顺最常去的地方之一。糖老的家和人差不多,都透露着冷淡的气息,家徒四壁不为过,最神秘的是...

    阅读: 6981

  • 啊快点啊疼太大了教官 我和熟妇做特别舒服_薄少蜜宠酥化了

    啊快点啊疼太大了教官 我和熟妇做特别舒服_薄少蜜宠酥化了

    楠木坐在副驾驶都已经感受到了后座两个人的尴尬气氛,僵着坐在副驾驶,连头也不敢回,车上尴尬的气氛都快让楠木窒息了。“这两个人怎么又这样啊?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情了?最后遭罪的不还是我?”楠木在心里叹了一口...

    阅读: 1053

  • 求人办事身体给人日 我喜欢男人直接喝我尿 - 万恶引力

    求人办事身体给人日 我喜欢男人直接喝我尿 - 万恶引力

    一大早,众人来到单位,发现付涵已经在处理公务了。  刘宇希严重睡眠不足,“回来了啊,刚好有事找你。”  “说。”付涵抬头与他对视,同样疲倦乏力不落人后。  “几年前,轰动全球的航班失踪案件,你记得吗?...

    阅读: 669

  • 汶川地震不能说的事 校花和老头的性故事_御少轻点宠

    汶川地震不能说的事 校花和老头的性故事_御少轻点宠

    赵思成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忽然想起来了以前上学时候的事情,那些被封御压在脚底下的日子。幸好在高二那年,封御就已经出国了,而白泽也跟着封御一起去了国外,自己才能和单飞竞争一下第一名的位置。不过赵思成很...

    阅读: 4246

  • 怀了爸爸的娃儿 老板和秘书在办公室17p - 皇家女

    怀了爸爸的娃儿 老板和秘书在办公室17p - 皇家女

    清晨,晨光泻在扫洒的小宫女身上,这座总是宫殿安静的不像话,然而随着她的到来,这份安静也将不在。楚瑜昭想,这样束缚在宫殿里的女子,命运也一定早就注定了吧。怎么办?她一点也不喜欢这里啊…    经历了初到...

    阅读: 5751

  • 她的旗袍开叉到腰 被他舌吻顶

    她的旗袍开叉到腰 被他舌吻顶

    走出马车后,查尔斯和戴安娜两人一同跟着接待的矮人来到了举行仪式的场地。  这里离锤子湖不远,不知何时,矮人将这里的一座小石山开凿成了巨大的露天会场。  会场里半圆形的座位一层又一层,看起来有点像切了一...

    阅读: 3153

  • 绝世强者杨明林伊曼 几位王爷太大了啊胀

    绝世强者杨明林伊曼 几位王爷太大了啊胀

    “你说你把暗影岛的诅咒清除了?”  卡密尔握住茶杯的手僵住了,这是杰诺第一次在她脸上看到如此意外的表情。  “千真万确,那里只需要一些时间改造就能变得宜居,不抓紧时间准备殖民的话,让伊泽瑞尔把暗影岛游...

    阅读: 4063

  • 老婆被别人操 女朋友塞着蛋跳上课故事

    老婆被别人操 女朋友塞着蛋跳上课故事

    大多数人谈及血河基本上都是色变,但是对于真正的强者而言,这反而不是什么巨大的危机,因为血河中生灵的特别之处。  一旦进入血河,除了要抗衡这些强大的生灵之外,还会获得超乎想象的好处。  比如血河的精魄。...

    阅读: 5681

  • 不行太大了,好疼学长 亲爱的我这里有点痒 - 幻虚之花——红尘劫

    不行太大了,好疼学长 亲爱的我这里有点痒 - 幻虚之花——红尘劫

    “你还是太托大了,太古时代的神明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妙音菩萨听着那六尊神的狂笑,无情的浇了一盆冷水。那大神官听到后,收起了笑声说:“是啊。我托大了,不过这未必不是一件坏事。这就像是一剂强心针,逼一逼那...

    阅读: 6981

  • crush什么意思 陪读妈妈滑进去_陆先生的重生娇妻

    crush什么意思 陪读妈妈滑进去_陆先生的重生娇妻

    陆思恒收拾好以后,直接去上班了,没有回家,没有解释,桎婉儿彻夜难眠,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一会红了眼睛,一会又用被子蒙着头。 桎婉儿站在陆思恒楼下,说好了不问,说好了相信他,怎么自己还是站在了这里,桎...

    阅读: 3608

  • 大肚子孕妇 男朋友钻进我的胸罩里吃奶_段先生宠妻实录

    大肚子孕妇 男朋友钻进我的胸罩里吃奶_段先生宠妻实录

    第四百零六章 诛心失败原来村委会里面这么安静,都是他一手安排的,因为今天她要做一件很重大的事情,那就是对苏时木坦白,并且给出他很诱人的条件,只要她能和自己在一起。在这之前,他一直没有再接着打扰苏时木的...

    阅读: 5042

  • 我和岳坶双飞 李晶晶平常按摩散发幽幽体香_太太要离婚!

    我和岳坶双飞 李晶晶平常按摩散发幽幽体香_太太要离婚!

    听宋濂这样说她也只好离开了,临走之前她回头就说:“你自己小心一点,不要摔了,今天的酒还没有完全醒。”  宋濂说:“你放心好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其实宋濂不想让她走的,他想要白初再多陪他一会儿,但是...

    阅读: 4736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