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换个地方继续 够了太多了不要了 - 为你我也可以

2020-02-14 13:07:03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2069

十七、

“世事难料嘛,我也没想过会再遇见他。”薛乔又想起那天他们在酒吧里见面的场景,如浓雾般的干冰笼罩了整个空间,看不清楚站在台上的岳煜城。和那时候相同的是,薛乔觉得现在同样看不清楚岳煜城。

她现在觉得很幸福,这种幸福几乎全部都来源于岳煜城,这让她感觉到虚幻,她害怕岳煜城会像以前一样又一次消失不见。他太美好了,好到了不真实的程度。

岳煜城终于被转移到了病房,向医生道谢后,薛乔和黄俊伟守在了岳煜城床边,浓重的消毒水味刺激着薛乔的鼻腔,这使她头疼得更厉害。

此刻大概是就诊的淡季,病房的其他三个床位都是空落落的。岳煜城还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脑袋后面的伤口被包扎起来,头发也被剃掉了大半。

黄俊伟坐在一旁的木质长椅上,看着岳煜城,一动不动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墙壁上时钟的声音充斥了整间屋子,似乎在把时间无限拉长。

薛乔搬了椅子守在岳煜城床边,轻轻握住他的手,头靠在他被子的一角,她害怕自己睡着过去。这样能随时知道他的情况。

楼道里好像有病人起夜,惊动了薛乔,抬眼一看,岳煜城也已经不在床上了,而那床薄被却到了薛乔肩头。

三点半了,只剩下时钟摆动和楼下骑车偶尔碾过沥青路的声响。

黄俊伟则倒在长椅上睡着了,安安静静的,想来是太累了。

薛乔小声叫了岳煜城的名字,可是没有人回应。立马起身出了门,却在门口被人从后面抱住。

“来找我?”岳煜城声音有些沙哑,皮肤干燥而微凉。

“嗯,你跑到哪里去了?”薛乔回头把门带上,害怕吵醒黄俊伟。这个角度她正好直视着岳煜城,他看上去有些疲惫。

“上厕所,才刚出了门就听到你叫我。”岳煜城套在明显比他身材短一截的病号服之中,下意识伸手去兜里翻找什么,但一无所获。

薛乔知道他大概是在找烟。

“脑袋还疼么?”薛乔把烟和火机递给他,刚才她特意帮他收了起来。

“不疼。”岳煜城回答得简略,把烟接过来,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薛乔。“知夫莫若你呐…”

岳煜城拉过薛乔的手,一路往走廊的尽头走去。护士站里的小护士抱着电话犯迷糊,摇头晃脑地记着什么东西。

“去哪里?”薛乔轻声问。

“上厕所…”

“……”

岳煜城小朋友果真已经退化到上厕所都要人陪的地步了。

薛乔等在门口,没一会儿岳煜城就甩着水出来了,径直走向薛乔。弯下腰盯着她的眼睛,看得很是认真。

“你在干嘛?”薛乔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微微眯起了眼。

“我在看自己现在满脑袋缠白布的样子是不是很丑。”岳煜城吸了吸鼻子,颇为丧气地说。

薛乔明白了这个幼稚鬼在看自己瞳孔里反射出来的他。

“那不是有那么大一块镜子。”薛乔伸手指了指厕所的位置。

“但我只关心你看到的样子。”岳煜城偏着脑袋说,说完又顿了一顿,抬手去拆自己头上的纱布 “不过好像真的很丑。”

薛乔连忙站起身来制止,觉得岳煜城大概还处于神志不清的阶段,开了口哄他 “谁敢说你丑?”

岳煜城这才停下手,满意地看着薛乔,大了胆子 “能抽烟么?”

“一根。”薛乔从旁边的直饮水给他接了慢慢一杯白水,督促他喝了下去。

两人在复杂的建筑里几乎迷了路才找到一个开放的窗台,借了楼下路灯的光,这里算不上明也算不上暗,还有吹过香樟树的风不断往里面灌,倒算得上是个好地方。

岳煜城本想让薛乔等在外边,抽完来再出来找她,但薛乔却想要守在他边上。

他们靠在栏杆上,台沿上的青苔散发出湿润的气息。岳煜城朝着和薛乔相反的方向点了烟,伸手撑住自己的脑袋。

“我看到那些伤了。”薛乔倒是离他更近了一步,手攀上他的肩膀。

岳煜城楞了一下,缓慢地吐出口烟。“我刚来N城的时候,尝试过很多方法谋生,也走了些歪门邪道,还好后来有人帮了我一把。”

他几句带过,说得云淡风轻,薛乔却听出了其中的波澜。她踮脚靠在岳煜城的颈窝处,贪恋地嗅着他身上淡淡的草木味道。眼泪却不自觉流了下来。

“那你跑到N城来干嘛?”

岳煜城把烟屁股摁灭在台沿上,语气里带了点温柔 “其实你们高考之后我回过一次学校,大太阳底下看了好久的光荣榜。”

高三十六班 薛乔 录取院校:N大

“傻子。”薛乔抬起头想看他,一个吻却落在她的脸颊上。

岳煜城却是笑了起来 “我本来以为你会在最后面,就说怎么也找不到,没想到你运气倒是不错。”

薛乔知道他是在揶揄自己,轻拍了一下他的手臂,却不成想打到了他淤青的地方,疼得他吸了口凉气。

“对不起…”

“怎么现在这么爱哭。”岳煜城用指腹揩掉她的眼泪,另一只手玩弄着掌心的打火机。 “你以前被篮球砸都不哭的。”

薛乔人生中唯一一次被篮球砸是在高一的时候,当时刚上了体育课回来的她差点被不知从哪里飞过来的篮球砸晕过去。不知道岳煜城又是怎么知道的。

“你会不会又突然消失?”薛乔孩子气地问出了口。

下一秒岳煜城却不声不响地倒在她身上,又昏迷了过去。

医生进行了更详细的检查,觉得岳煜城的两次昏迷应该不只是那天的跌倒引起的,恐怕之前脑袋有旧伤,再用力一磕就正好诱发了。

但是岳煜城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有这么一回事,第二天醒过来照样生龙活虎。

黄俊伟也跟着他们在医院待了整整三天,薛乔出去的时候他就寸步不离地守在岳煜城身边。一开始岳煜城对他很是抗拒,一来二去也知道他虽然反应慢了些,但的确是个好人。

只是喜欢数学成了痴。

可岳煜城又何尝不是呢?

确认无大碍后,薛乔准备把岳煜城送回去后再去趟学校。可黄俊伟一再坚持岳煜城需要再观察,甚至把实验的东西都搬到了病房里来——其实也就只是一台电脑和一大叠草稿纸。

岳煜城倒是没什么意见,靠着自己生病就消极怠工,歌也不去唱了,搞得乐队的各位还以为他得了什么绝症,差点捧着花篮来了。

每天使唤黄俊伟,跟他一起做题,岳煜城倒也乐得其所。

这几天薛乔都忙得没时间看院里的通知,回到学校才知道自己组的作品被老师打了回来,说是还需要再改。

连宿舍都还没踏进一步,薛乔就只能急匆匆地往剪辑室奔去。小组的其他成员已经愁眉苦脸地整整齐齐坐在一排电脑前,薛乔进去后气氛稍微缓和了些。大家把素材翻出来反复地看,最后终于制定了重新剪辑的方向,各自忙活起来。

对薛乔来说,又是漫长的一天,还好全组赶在铃声敲最后一道之前做完了初稿。给指导老师讲了他们的新思路后,老师也算是终于让他们过了关。

一行人如释重负,趴在电脑桌前半天不得动弹,聊了一会儿天才各自散去。

薛乔他们这一届住得很分散,和同学分了道之后,她独自穿过学校的人工湖往自己宿舍的方向走去。

刚过了小桥,柳树下一个熟悉的身影闯进了薛乔的视线。这使她暂时停住了脚步。

杨采菲穿了一身白色连衣裙,坐在树下的石阶上,望着空旷的人工湖水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明亮的月光洒在她身上,映得她整个人格外轻盈,仿佛会被轻易吹走一般。

没过多久,她站了起来,一步一步往湖水之中走去,越走越深。

薛乔本以为她只是去捡水里的什么东西,没想到她还在继续往里面走,直到水面漫过了她的脚踝,薛乔慌了起来,大声叫着杨采菲的名字。拔腿就往柳树下跑去,企图拉住她。

她却似没有听见一般,仍旧不停脚步,像只没有灵魂的布偶。

薛乔着急地下了水,打滑了好几次才接近了杨采菲。学校这人工湖看着不大,实际上很深,湖底还有不少扎脚的碎石。

杨采菲挣脱开薛乔,溅出一些水花,带着刺鼻的鱼腥味。薛乔没想到平时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女生居然有这么大的力气,一个没站稳朝后一坐,手被扎出了口子。但她迅速站起来,再去拉杨采菲,一番拉扯之后才终于成功把她带上了岸。

相关文章

  • 调教女友小静 第5部分 我尝一下可以吗 小说_靳少漫漫宠妻路

    调教女友小静 第5部分 我尝一下可以吗 小说_靳少漫漫宠妻路

    魏然听到靳少川在门口真的非常的开心,放下他手中的工作连忙去看靳少川,当小孩推开门的那一瞬间,看到了医生的车,魏然心里真的高兴了乐开花。他坐上了靳少川的旁边,看到车里的靳少川穿着病服,这样魏然的心也有一...

    阅读: 6435

  • 爸爸的裤裆好鼓 宝贝你的蜜那里真甜

    爸爸的裤裆好鼓 宝贝你的蜜那里真甜

    大荒府密室中,辰风盘坐,他强行收摄心神。  压制体内的天魔种子。  心神都沉寂下去,感悟这门玄妙的剑心法门,凝练一颗剑心,所谓的剑心,就是对于剑道的向往。  坚韧不屈,锋芒毕露!  剑者。  傲骨也!...

    阅读: 7517

  • 双飞刺激口述两男一女 我和小莹的性故事 - 废柴

    双飞刺激口述两男一女 我和小莹的性故事 - 废柴

    “唔”杨霖缓缓睁开双眼,站了起来,咦?我在哪儿?我不应该早挂了吗?他明明记得自己将女友捉奸在床,却被推下了楼,摔死了吗?这就奇了怪了,非但没死,还活得好好的!  杨霖将周围大致观察了一遍。他在一间虽说...

    阅读: 3641

  • 我和奶奶做爱 一女同时承欢n男的小说 - 疑是惊鸿入梦来

    我和奶奶做爱 一女同时承欢n男的小说 - 疑是惊鸿入梦来

    叶惊寒醒来的时候隐隐觉得自己所处的环境有点陌生,而且好像有哪里不对。他微微眯眼适应了略微刺眼的光线,才看清自己原来竟躺在一片草地上。怎么回事?他皱着眉努力回想了一下,发现他对昨晚的记忆只停留在李元浩送...

    阅读: 5427

  • 和岳姆干的翻天覆地 白嫩身子被老男人玩小说 - 一世长安

    和岳姆干的翻天覆地 白嫩身子被老男人玩小说 - 一世长安

    边关战报急奏。  京中早已乱成一团。纵使太子年少有为,也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关乎生死存亡的战事,他是如何也拿不定主意。换句话说,若是皇上不启程回京,朝堂怕要一片动乱。  一品大员的奏折来了一封有一...

    阅读: 1840

  • 疯狂两男一女3p经历 b肿了小说 - 水晏

    疯狂两男一女3p经历 b肿了小说 - 水晏

    阿水搀扶着商晏,缓缓的向当地知县府邸走去,门口的衙役立刻认出了这是魏昭仪这几日哭天喊地寻找的七皇子。  他们一个立刻跑去上报,另一个立刻上来搀扶商晏。  进入后院,迎上来的便是魏昭仪。  如果不是阿水...

    阅读: 7928

  • 宝贝今晚就满足你 黑人老外的大肉棒

    宝贝今晚就满足你 黑人老外的大肉棒

    那一套功法,叫做六翼血天使灵力功法。  这是一套当年曾经叱咤风云、笑傲寰宇的恐怖功法。  这功法,最恐怖的还不是爆发,而是速度。  无与伦比的速度。  无论是杀人越货,还是逃命求生,都是上上之选。  ...

    阅读: 407

  • 含紧不能掉下来耽美 唐玄宗吃贵妃奶 - 沉重的爱

    含紧不能掉下来耽美 唐玄宗吃贵妃奶 - 沉重的爱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一个小时,也许更久。  从餐馆出来后,我一路上默默地走在最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脑袋里一片空白。  “啊!对不起,对不起!”一边走路一边发呆的后果,就是把人撞倒了,或者说,撞到人...

    阅读: 4648

  • 小东西趴好我进来了 老头享受我身体 - 世界本源

    小东西趴好我进来了 老头享受我身体 - 世界本源

    一马平川的雪原,从西奔来的黑色骏马,由手持带血金色大刀的中年男子驾驶赶向东方,驶过雪原便是看似一望无际的粉色桃花园林,中年男子勒马停止前行,调转马头向左前行,约至三百米,向右进入桃花园林,之后又是千转...

    阅读: 4929

  • 和单位大姐在仓库 宝贝自己坐上来动啊 - 鹤影风华

    和单位大姐在仓库 宝贝自己坐上来动啊 - 鹤影风华

    转眼间一个月已过去大半,任忌和小白来到最后一个地方——涪陵县。  涪陵县邻着涪江,山清水秀,浩浩汤汤,青翠山峰延绵不绝,晨起山间升起薄雾,笼罩着整个涪陵县,美不胜收。  小白与任忌在客栈住下,客栈的窗...

    阅读: 1750

  • 老公那里没有小叔子大 口述两洞齐插 - 论渣男女的自我修养

    老公那里没有小叔子大 口述两洞齐插 - 论渣男女的自我修养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们班的新同学。”林老师站在讲台前,微笑着温柔地对着下面乖巧可爱的孩子们说。  幼儿园班里的布局不像小学、初中、高中那样统一整齐,比如这个班,桌子摆成两个正六边形,孩子们就分别坐...

    阅读: 3604

  • 母亲给我发泄 花蒂惩罚拧喷了 - 爱就不一样

    母亲给我发泄 花蒂惩罚拧喷了 - 爱就不一样

    失血——拉皮整骨头    从苏聪家回来,宋明奕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嫉妒。看着苏聪整个人焕发出来的热血激情,宋明奕确实受了刺激,心绪被扰乱。    对苏聪挂在嘴上的“老婆的手一挥”,宋明奕更是不习惯,忍不住...

    阅读: 6135

  • 插烂你的逼 隔着肚兜咬住娇吟酥胸 - 月瘦花枝乱

    插烂你的逼 隔着肚兜咬住娇吟酥胸 - 月瘦花枝乱

    聆玉岛上放眼可见的皆是梨花,这百里梨林是漫漫几千年的无事时日里,玉复和花聆降一同种下的。因着这岛是不同人界的神奇之地,百里梨花便从未谢过。  鱼行窈趴在梨树下的石桌上小憩时,玉复从林深处踏着清风而来,...

    阅读: 6341

  • 挤出来的母乳正确加热 都市绝品狂少陈正 - 错缘?

    挤出来的母乳正确加热 都市绝品狂少陈正 - 错缘?

    林木森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现在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这个人就这么自顾自的在准备晚餐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又有点紧张,等到金又鑫喊他的时候他下意识就回答了,速度超快,但之后他又后悔了。  金又鑫忽略缩在沙发...

    阅读: 4137

  • 翁公您的好大 我老婆让三个黑人干一晚_韩少套路深

    翁公您的好大 我老婆让三个黑人干一晚_韩少套路深

    “凭什么我的股份要给你,你休想休想……”林月尖叫起来。“既然你们压根就不想谈,那就算了。”林夏皱起眉来,转身欲走,沈艳红又拦住了她的去路。“林月手里就只有百分之五的股份,我给你百分之三,那已经很多了。...

    阅读: 4839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