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厌人家不要嘛 赵银杏握着一根粗长的胡萝卜汗如雨 - 胤月知

2020-02-14 15:09:58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6535

轰——

“报告!大帅!敌军的防御阵已经被我们炸开了!”

“很好!告诉轻骑们,可以上了。接着,打!”

“是!!!”

眼前这位身穿重甲,手持阴清剑的男人就是统领这阴清营十万兵马的顾大帅——顾月。重甲上的面罩遮住了他的脸,看不清长什么模样。但从气质间就能感觉出不一般。

那是,小孩子?!只见不远处有一个小男孩坐在地上,眼看着身后洛阳兵的剑就要砍到他。本来这种事不应该管的,可他不知为什么,就是想救下那个孩子。

顾月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把阴清剑往空中一扔,随即转身一脚踹向那个洛阳兵,把他踹晕了过去。

他接住阴清刃,在孩子面前蹲了下来,温柔的说到。

“来,跟我回家吧。”说完,也不等人家回话,抱起他就跑。直奔阴清大营而去。谁挡杀谁。

“大帅!嗯?孩子?大帅您是脑子抽风了还是怎么着,救了个孩子?!”

“嗨,怕什么。”说着,顾月轻轻的把怀中的孩子放到榻上。

“我说顾清秋,你考没考虑过后果?万一皇上不让养怎么办?万一他是个调皮蛋怎么办?万一谁看见了再参你一本怎么办万一....”慕青话没说完,就被顾月打断。

“你别叨叨了行吗?我耳根都快烂了。”顾月不耐烦的说道。

“大帅。”

“噢,林姑娘,你来的正好,帮我检查一下这孩子身上一有没有伤。”

“是。”林音走向床榻,替那孩子把了把脉,又检查了一下身体。转身对顾月说。

“回大帅,并无大碍。”

“那就好。”说完走到那孩子身边,摘下甲罩温柔的对他说:“要不要跟我去我家?”这是怎样的一个美人,英气的剑眉配上一对桃花眼,眼角的位置有一颗不到米粒点大的泪痣。若不是身上一身重甲,任谁看了,都会以为这是谁家的美人。

那孩子似乎天生就不怕任何血腥,刚刚这么大的阵仗,满地横尸。他竟一丝哭闹都没有。

顾月不经意的看见了他手里好像攥着什么东西,全是血。他温柔地说道。

“手里是什么东西啊?能不能...额..给我看看。”

那孩子好像不肯。顾月拿他没办法,这孩子看起来连13都没有。这....这可怎么整。

此时,顾月才细细的瞧了瞧这位小朋友。同样的剑眉和桃花眼,只是隐约透着一股杀气。瘦瘦的脸颊,甚是好看。

“嘶——这孩子长得真好看。诶,慕青,你来看看。”

“你可得了吧,一天到晚就知道整没用的。当心你爹回去打你。”

“你能不能别唠叨了?”

这二人经常这样,老是拌嘴。但要是一方真的遇到了什么事,另一方必然赴死帮助。这一幕刚好让那个孩子看见了,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了杀意。全是冲着慕青去的。

哦?慕青?慕家唯一幸存的孩子么。

15年前——

“爹,你快看!这个好看吗?”小慕青手里拿着一个竹蜻蜓。

“慕儿,你都多大了还玩这个?今天的剑练完了么?”

“诶呀,老爷。慕儿才7岁,这么大能干嘛啊,让他玩吧。今天他生辰,就放他一回。”

“哈哈哈哈哈哈,好!”

“爹爹最好喽!”竹蜻蜓飞了起来,慢慢的飞到了门外。小慕青便出去抓。只是浑然没有察觉,竹蜻蜓所在的天空,一片血红.....

“报!!侯爷,不好了!张图领兵造反,已经快攻进来了!”

“什么?我们还剩多少人?”

“回侯爷,不到...30人”

“可恶....快,快去把慕青和他的兄长们都叫过来!”

“爹!怎么了?爹!”慕家5个孩子都到齐了。他们手里都拿着一把剑,像是准备杀敌用的。

“来,听我说,你们几个一会去我们慕家世世祖传的密道躲起来,爹随后就到。记住,外面有声音一定不要出来!”慕行对他的儿子们说。

“爹!我不去!”

“我...我也不去!”其他几个小儿子都纷纷跟着附和。

“听话。”慕行没有交代过多的事。他把剩余手下尽数叫来,硬生生的把他的儿子都拖到了密道。自己拿起剑,对着芙清说。

“夫人。走吧。”

“嗯。”二人很决绝,双手持剑,毅然走出侯门,最后...以身殉国。

而此时的密道——

“呀啊!”

砰——乓!兵器的击打声回荡在整个密道。张图带人找了进来,试图将慕家所有人,尽数杀光。慕家仅剩的几个兵拼死抵抗。慕家大儿子则是带着其他孩子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忽然,他是想到了什么,抬起头。对所有人说。

“快,赶紧!你们找一处土比较松软的地方!挖一个大坑!二弟跟我去找石头!”

“大哥,挖坑干嘛啊?”

“问那么多干嘛啊,抓紧!”

不一会,坑挖好了,他们也很顺利的找到了石头,还找到了石板。

“来,五弟。进去。”

“哦。”慕青刚进去,其他人纷纷明白了大哥的用意。只有慕青他自己不知道。

“五弟啊,听哥说。咱们慕家,不能绝后!你无论如何都不要出声,不要让他们找到!记住了!”慕青没等回话。视线一片黑。他知道,自己被埋在了地下。他作为慕家唯一之后,一定,会好好活下去。

这一瞬间,他长大了。长大了许多。

“大哥,我们走吧!”

“走吧!”四人并肩走出去。当然,难逃一死。而后,顾家大军到。听到这里有声音,把石板敲开,发现了接近昏阙的小慕青。

呵。命真大。(小孩的内心)

思绪被拉回,他看了看眼前。又闭上了眼睛,昏了过去。

“喂!!你怎么昏过去了?”

“报!报告大帅,敌军全军覆没。”

“哈哈哈哈好!走,先给皇上发部捷报。我们即刻走!”顾月说罢,也不顾自己累不累,硬是要自己抱着这孩子走。

“你也不嫌累。”慕青没好气的说道。

“嗨,无妨。打了胜仗,可以向皇帝要点赏赐。刚好,让那破皇帝把这孩子赐给我得了。”顾月笑着说。

“你还真敢说,不要脑袋了?”

“嗨,怕什么”夕阳是那么的美丽。余光映在他的脸上,愈发好看。他转过头,对慕青笑了一下,这一笑。竟使慕青红了脸。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脸红什么。我又不是谁家大姑娘。瞅你那样。”

“你!顾清秋,我跟你没完!驾!”说罢,骑着马飞奔而去(逃)了。

“噗哈哈哈这小子。”

顾月年芳二十五,慕青年芳二十二。这俩人的关系一只处在兄弟阶段,虽说不是一家,但也算得上直系亲属。不过,在他们眼里,长兄为父这句话基本上是放屁。

赤月国——

“陛下,小皇子已经放出去了。他在敌军那边,会不会有危险?”

“不会。阿胤他大了。肯定能完成任务的。”面前这位身穿黄袍的“陛下”慢慢转过身。脸上的一道疤欣然入目。

他诡异的笑了一下。

“顾侯爷一天不死,我就与他不共戴天一天。”

“是。小皇子定能顺利完成您的任务。”

顾月把那个孩子轻轻的放在侯府的榻上。轻轻的盖好被子,便走了出去。

诶呦我的妈呀,我这都出的什么事呢,怎么脑子一热就..就...就了个小屁孩回来??

顾月的脑子乱成一团。哦对了,我可以想皇上邀赏。我咋这么机智。

“啊哈哈哈哈哈哈!”

刚进迈进侯门就听到这样的笑声的慕青一脸懵。

“这人怕不是脑子有病。”

“诶呦,青山来啦。”顾月没好气的说道。

“顾清秋!我说过多少次,别叫我的字!”

“你不也经常叫我的字么。”

“对了,那孩子怎么样了?”

“走吧,一起看看。”

二人刚要进去,房里便传来那孩子的声音。

“请问...有人吗?”

“诶呦,你醒啦?”顾月马上换起一副温和的笑容。

“啊,见过顾大帅,见过慕将军。”

“你..你认识我们?”

“当然。”回答慕青的时候,他的眼里充满了杀意,周围气温瞬间降下好几度。而转头面对顾月,又马上变得温和起来。眼底有一种说不清的宠溺。

“对了,我还没问你的名字呢。”

“啊,我叫沈胤,字...九渊。”

“嗯。”顾月伸手叫来两名家仆。去,给九渊洗个澡,拿一套干净的衣服换上。明日早朝,然后,带他到大殿。

“是。”

大殿——

“臣顾月,拜见皇上。”

“快快请起,爱卿这次可是立了大功啊!拿下了洛阳,我们就可以里赤月国进一步,这样下去,拿下赤月国指日可待啊!”

“臣不敢。”

“行啦,我就不卖关子了。直接开门见山,说吧,要什么赏赐。”

“臣斗胆,想请皇上把这个孩子赐给我。将他过继到我的侯门下。带人!”

此时,大殿门口出现了一个孩子。身穿顾家直系亲属穿的衣服。只见他不慌不忙的走到顾月身边,下跪说道。

“草民沈胤,字九渊。扣见皇上”所有人貌似都不太对劲。从这孩子进来开始,殿内的温度就下降到极点,领在场的所有官臣都打了一个冷战。

“额..好!这孩子英姿不凡,甚是英俊。想必才识也不错。朕同意这事了。”听到同意二字,气温瞬间回到了原来的温度。沈胤眼中的杀意慢慢消失。

慕青心想,这孩子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臣,谢皇上恩典。”

“行行行,就这样吧。退朝!”

“臣,告退!”

“行了,以后你就是我儿子了。额,虽然说我们刚认识,这样总归不太好,但没关系慢慢来嘛。”

“.......义父。”

“嗯?什么?”

“义父。”

“啊哈哈哈哈哈哈乖儿子。”

就这样,慕青顺利的被这二人抛在了后头。

“顾清秋,你给我等着!!!”

“儿子啊,从今天起你要跟着谭先生习武读书。听见了吗?”

“学到什么时候?”

“你能打败谭老不死为止。”

哦...老不死...听着像是年过四十的人。习武的话,还是收敛一点,就算真的打不过....算了,待会测测实力。

“诶,想什么呢?”顾月伸手在沈胤面前挥了挥。

“哦,没什么。只是在想,义父怎么长得这么好看...”这最后一句明明声音小的跟蚊子一样,却还是没能逃过顾月的耳朵。

“啊哈哈哈哈哈哈我长得当然好看!可惜啊,没人要啊。二十五了还是老光棍一个,看来呀是要孤独终老断子绝孙了。”

“不会的,义父貌美...啊不是,英俊潇洒,绝对不会孤独终老的。”沈胤眼里似乎又多了几丝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宠溺。

“行了,走吧。带你去见谭云飞。那个老不死的。”

“嗯。”

“大帅!你可来啦,我给你酿了点桃花酿,一起喝一...”话还没说完,只听砰的一声,酒坛的碎片四溅。沈胤出手,击碎了酒坛。按理说这酒应该会溅顾月一身,可这沈胤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将酒水尽数弹回了谭云飞的身上。周围温度急剧下降,地上的酒水滋啦滋啦的结成了冰。沈胤一字一顿的说道。

“抱歉,我义父,不,喝,酒。”

“诶...这....”

“我说过了,我义父他,不,喝,酒。”此时的沈胤眼里再次充满了杀意,这眼神完全不是一个小孩子该有的眼神。

“九渊,不得无礼。”

“是,义父。”

“义父?这..这是你儿子?!”

“是啊,你不知道也不奇怪。我带他来你这,是想让你教他读书习武。晚上我来接他。还有你别把我儿子教坏了。”

“诶诶那是。”

顾月走到谭云飞身边轻声说了一句。

下手狠点。

相关文章

  • 男人的大掌握住她胸前的丰盈 东莞打工的日子苏小慧 - 风花雪叶

    男人的大掌握住她胸前的丰盈 东莞打工的日子苏小慧 - 风花雪叶

    莫心姚躺在床上。今天晚上回家的时候,进了小区后,总感觉有人在附近盯着自己,却没发现可疑的人。    这万人安置小区,没有物管安保,人来人往随意进出,人多却杂。怀疑是那天晚上跟那个醉酒的人(花睿)回家拿...

    阅读: 282

  • 为什么不要吻男生脖子 老当益壮2小说老雷_论一个老婆粉的自我修养

    为什么不要吻男生脖子 老当益壮2小说老雷_论一个老婆粉的自我修养

    陆煜城和小李站在卫生间看着面前躺着的王轩,两人不约而同露出了嫌弃的眼神。 突然。 “小李,把手机拿过来。” “手机?” 料到自家陆哥想要干什么的小李满头黑线,不情愿的把手机递了过去。 拿着手机,陆煜城十分...

    阅读: 5531

  • 我被黑人插得死去活来 肥臀艳妇小说短篇全集

    我被黑人插得死去活来 肥臀艳妇小说短篇全集

    李天命眼前,就剩下卫天雄和卫子锟。  很显然,他们心里有点不舒服。  只可惜,他们也只能咬咬牙,转身离去,彻底认了。  “其实我早就跟你说过,师尊就是刀子嘴,二十年了,他又气又恨,可你不知道,他曾经有...

    阅读: 2752

  • 文字啪啪过程 3p性描写详细的文章 - 备胎少年的自我修养

    文字啪啪过程 3p性描写详细的文章 - 备胎少年的自我修养

    “额……额,老……老……老师!”苏依依艰难地扭过头,看到班主任李老师正一脸严肃地看着他。  “我……我……”他慌忙中根本想不出,该如何辩解。  “你手里拿的什么玩意儿?”李老师又问。  “是我奶奶的…...

    阅读: 3877

  • 师尊清冷受用药囚禁 成刚初次干何玉霞 - 谁让你要扑倒我

    师尊清冷受用药囚禁 成刚初次干何玉霞 - 谁让你要扑倒我

    好险!容淮出来接个电话,一转身就见她扶着墙,面色苍白,脚下踉跄。他疾步走来,才堪堪接住人。    他们一行人进来的时候他一眼就认出了她,墨绿色的丝质衬衫、黑色高腰阔腿裤,退去学生气,明艳干练。  声音...

    阅读: 3624

  • 我的丝袜上面有液体 女人最快多长时间湿 - 终极一家之让你爱上我

    我的丝袜上面有液体 女人最快多长时间湿 - 终极一家之让你爱上我

    铁时空   一个平淡无奇的夜晚,夏公馆里发出亮光,几秒之后就消失了......  “啊~”依旧早起的夏宇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直接走到厨房开始准备一家的早饭,并没有看到沙发上的一只黄球。  夏宇正在厨房忙着做...

    阅读: 4134

  • 白洁全文阅读 不要…嗯不要了_薄少蜜宠酥化了

    白洁全文阅读 不要…嗯不要了_薄少蜜宠酥化了

    第一天的时候,林安然还是没有察觉到什么,她的脑子里都被自己被诬陷的事情占据了,还没有空想这些事情。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林安然和小美说了一声,就和薄言一起离开了公司。不出意料的是,薄氏的公司门口,早就围...

    阅读: 7912

  • 快穿反派boss1v1有肉 被振动器折磨故事

    快穿反派boss1v1有肉 被振动器折磨故事

    塔奥帕腓,皇家巴哈港口上,坤尼亚号三桅帆船静静的停泊着,船上的水手三三两两,更多的人已经下岸去找乐子了,坤尼亚号是一艘刚刚返回巴哈港修整的船只,但此时的**船长却咆哮着他带着海腥味的嗓子,对着前来给他传...

    阅读: 4129

  • 师弟受大师兄攻h 宝贝你咬得好紧要断了 - 孤独的陈小姐

    师弟受大师兄攻h 宝贝你咬得好紧要断了 - 孤独的陈小姐

    人一旦被孤独缠死,结局其实是无可改变的。失眠,嗜酒,赌博,这些都是轻的,像是原本就有的标签,一看即知好坏,不像孤独。孤独就是个中性的□□。  陈旧坐在褚歌家的沙发上,突然想到这个很酷的理论。...

    阅读: 32

  • 兄妹之禁锢的爱 整天都塞着东西出去_霸爱宠婚99天

    兄妹之禁锢的爱 整天都塞着东西出去_霸爱宠婚99天

    顾北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也就是傅钦在的宿舍,但是也是方便他们,特意留了出来的。  天色也已经很晚了,顾北城也是非常习惯性的拿出自己的电脑在上面拍打着什么。处理一下一天的工作,虽然说有副总裁的处理,但是...

    阅读: 4005

  • 我带妻子去玩三人行 三哥我坐不下了 - 兴亡只在笑谈中

    我带妻子去玩三人行 三哥我坐不下了 - 兴亡只在笑谈中

    熊瑞麒浅笑的抿口酒来掩饰此时的尴尬。秦之则不以为然的直接钻进师父怀里,舒舒服服的在人怀里蹭蹭道:“师父怀里比宗主的舒服,秦之喜欢。”    沈寒玉一个没注意将手里的酒杯捏碎,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秦之道:“...

    阅读: 4617

  • 顾微微傅寒峥全文免费 我班上的男生都曰过我小便_夜先生

    顾微微傅寒峥全文免费 我班上的男生都曰过我小便_夜先生

    “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本事,不过是栽赃陷害,这根本就不是我做的财务报表,你蒙我呢!”花苗苗没想到她居然会看出来,难道她记住了里面的数据?“不是你的难道还是我的不成,怎么看到错误的地方就不想承认了?”花苗苗...

    阅读: 3990

  • 和老外做爱 邪恶小说之把腿抬起来 - 忘槐

    和老外做爱 邪恶小说之把腿抬起来 - 忘槐

    蒹葭苍苍,白糖半勺。所谓伊人,在厨房。  许夫人呆了半月就走了,看府上凄清留下两个随从小波、小盼。俩人十五六大小,小波呆萌有趣给许深当随从,小盼小小年纪厨艺不错。从到这儿以来一直都是粗茶淡饭,陆别自是...

    阅读: 1420

  • 校花和校草 宝贝你的胸真软真香

    校花和校草 宝贝你的胸真软真香

    图腾认可,这非同小可。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图腾,就是代表着真龙的意志。  而且。  有过传闻,图腾很有可能,掌握着真龙最后的力量,所以,图腾太过重要,而且,一旦图腾认可,就意味着,这方图腾遗迹,未来...

    阅读: 3894

  • 爸爸出差我把妈妈 胡秀英婚后吟乱

    爸爸出差我把妈妈 胡秀英婚后吟乱

    卡尔玛说的很准,辛德拉在很短的时间内就醒来了,杰诺的双臂甚至还没有捂热乎就给她飘离了怀抱。  在得知发生的一切之后,辛德拉难得的出现了愧疚之情,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尚赞,甚至不想呆在艾欧尼亚,她担心自己...

    阅读: 5755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