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琳慰问敬老院 汽车上陌生人把头伸到我下面 - 遇沉

2020-01-16 13:45:40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112

临时指挥部的帐篷里,每个人都面色凝重,陆劲沉倚在椅子上,听着底下人的报告,表情淡漠,深邃的眼眸深不见底,偶尔不住的咳嗽一两声。安静的会议室也时不时传来底下人的咳嗽声,此起彼伏。

从昨天开始,就有陆陆续续的队员来找尹硕请假,而且请假原因都是如出一辙,发烧咳嗽。这着实有点蹊跷,想到事情的严重性,尹硕不敢耽搁,立马召集了紧急会议。没想到陆局也出现了这种情况。几个指挥人员心里更惶恐不安起来,尽管在UCI这些偶尔受个伤断个腿都是家常便饭,但是如果这些事发生在陆局身上,一切的性质都变了。他们不得不重视起来,这绝对是关系到UCI命根的事情。

会议在一阵阵的咳嗽中结束。今天停训,让随行的军医检查每个人的症状,看能不能查到是什么问题。

一大早,天气阴沉沉的,似乎要下雨。人心惶惶,队员多多少少都听到了风声,但是每个人都不敢讨论,但心里都明白,这种情况如果是什么传染病,那等待他们的后果是什么。

江怀刚起来,就听到今天停训。然后从阿蒙那里得知了发生的事情。于是立马来到了陆深的帐篷,发现没人,于是一直焦急的在帐篷门口等着。江怀六神无主,心里一直紧着。

“怎么在这?!”暗哑压抑的声音。

江怀抬眸,发现陆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跟前。江怀看着陆深,果然发现他的脸色很难看,还控制不住的咳嗽。

“你没事吧?!”江怀看着陆深。

“怎么?担心我了?!”陆深看着比他小半个头的江怀。

江怀没有说话,低着头,心里像是压了块石头,让他喘不过去。

陆深知道小家伙是担心他,舍不得他为自己担心。

陆深眉头微皱,一只手搭在江怀的肩膀,安抚似的摸着江怀的耳朵。

“别担心,我没事”。

江怀突然抱住陆深,一句话不说,沉默着。

“我不想你出事”闷闷的声音从胸口传来。

陆深慢慢抬起江怀的脸,才发现江怀哭了,陆深眉头一顿,心里像是碎了一地。

“笨蛋,哭什么呀?”陆深心疼的擦着江怀的眼角,语气温柔的像是弹在棉花上。

江怀把头埋进陆深的怀里低低的抽泣。

军医们立刻组织了身体检查,抽血化验,傍晚的时候天空开始下起了小雨,整个淮南岛笼罩在一股阴霾当中。

“要你们何用?!”金在国怒的拔出枪,黑色的洞口指着几个已经吓得腿软跪在地上的几个军医。

“我们...确实...没检查到...任何问题”一个军医颤巍巍的开口。

“检查不到?!患者的情况每况愈下,你却说没事?!”金在国冷笑一声,眼神如毒的看着几个没用的军医。

淼泽面色沉重,倚坐在椅子上,只是面无表情看着,没有发话。

“告诉你们,如果那个人出事,不但是你们,连我们都会没命!”金在国继续狂吼。

“阿金!”尹硕急忙喊了一声。

金在国不自然的神色一闪而过,然后恨恨的收起枪。

深夜的时候,陆深的意识已经不清醒,嘴唇发白,一直迷迷糊糊的说冷。江怀立马拉开被子躺了进去,但是陆深的身体却还是越来越冷,没有回暖的迹象,江怀慌了,哭着脱完自己的衣服,然后去用自己的身体给陆深取暖。

清晨的时候,陆深慢慢的睁开眼,然后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睡颜,嘴角虚弱的勾了勾。看着江怀脸上未干的泪痕,陆深心里抽疼。看着看着,陆深顿住。

这个小家伙他...

江怀醒来的时候,发现陆深已经醒了,没有意识到陆深的变化。

“你身体变热了,太好了”江怀似乎松了一口气。

陆深艰难的忍着最后一丝理智,直直的看着江怀,低沉有磁性,“怀怀,不要考验我的忍耐力”。

江怀这才看到陆深眼神的变化,顿时脸红,急忙放开了陆深。

正要起身才意识到什么,低着头,“你...转过去!”。

陆深看了眼床旁边散落衣裤,又看了眼怀里羞涩的人儿,眼神一热,在江怀的嘴唇啄了一口。

江怀懵懵的看着陆深转过身,才急急忙忙去套衣服。

清晨雨后天晴,指挥部每个人都松了一口气。通过了解岛上的土著居民,才知道陆劲沉和其他人患的病其实不是什么流感,也不是什么传染病。岛上的人也说不清楚,只是说,这种病就像骤雨,发病猛烈迅速,但是只要度过了那段时间就没事。淼泽第一次听到居然还有这种病症,但是也没有深究,毕竟陆局平安就可以了。

“看着那一个个的,精神抖擞,哪里像是昨天快死的人”金在国看着外面的特种兵。

尹硕,淼泽一左一右甚有默契的拍了拍金在国的肩膀,然后离开。

金在国看着俩人走远,“哎,你们俩什么意思?”。

“陆局没事,你们不高兴?”金在国又吼了一句。

淼泽下了命令,休息一天。

江怀架着陆深的身体,去外面散散步,陆深把整个身体都靠在江怀身上。

俩人来到了湖边,这里一片生机盎然,水波荡漾,鸟儿欢快。

这种心情,如同在地狱走了一圈。陆深知道小家伙害怕,但是他自己何尝不是,好不容易才把人追到手,怎么舍得他,怎么忍心留他一个人。

陆深看着湖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江怀看着头顶的男人,有点失神。陆深收回视线,看向怀里,在江怀的嘴角啄了一口。

陆深原本想等到江怀十八岁,但是照这样看来,自己怕是等不到那一天。

一个女生坐在指挥部的椅子上,几个高官不知如何是好。

“我劲哥哥呢?怎么还没来?”女孩站了起来,望着门口。

淼泽和尹硕几个人在互相使眼色,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是知道陆局的真实身份的,如果让她见到陆深,怕是瞒不住了。

“向小姐,你不如先回去,陆局有事不在营地,等我们回西京再让他去找您,可好?!”。

“不好,我刚回国,就是专门来找他的”女孩坚定的说完,其他人不好再说什么。

向璐提前修完了国外所有的课程,连自己父亲都没说,就直接来到了淮南,就是想见自己心心念念的劲哥哥。

“劲哥哥?!”向璐欣喜的看着远处的陆劲沉。

陆深止住了步子,江怀也跟着停住了。

江怀看着那个女孩然后直直的挂在自己旁边的陆深身上,脸色说不上难堪,但是也绝对不好看。

陆深愣愣的反应过来,然后把人扯下来,然后先去看旁边的江怀,发现他面色正常,才转头望着一脸活泼可爱的向璐。

“你怎么来了?!”陆深眉头皱了皱。

“来找你啊,我想你了”向璐撒娇,然后用两只手亲密的揉了揉陆深的脸颊。

江怀垂着眸,没有说话,表情淡然。

“你不在国外呆着,跑这来干什么?!”陆深语气有点不悦。

向璐没有理会陆劲沉,转而看向了旁边的江怀,热情大方的伸出手,“你好,我是向璐,我是他女朋友”。

江怀身形一顿,惊愕的抬眸,面无表情的。陆深看着江怀的表情,立马慌了。

“大哥,求求你,别乱说”陆深看向向璐。

“劲哥哥,你这是嫌弃我了吗?!”向璐委屈的瘪着嘴。

“别玩了,成吗,拜托,拜托”陆深看着江怀的神色,对向璐说。

“我们不是青梅竹马,自小就订了娃娃亲,我这次回来,就是跟你订婚的”向璐继续说道。

陆深急得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看着江怀,江怀却低着头。

过了一会,陆深看着江怀,像是解释,“姑奶奶,别再玩这个了,不然我对象真的该生气了”。

向璐愣了一会,然后看到陆劲沉看着他旁边小哥哥的眼神,心中一惊。

“劲哥哥,他是...你对象?”向璐还是不敢相信。

“怀怀,他是向璐,是我朋友”陆深温柔的说着。

江怀茫然的看向陆深,这种反转让他有点无措。

“嫂子好,我是劲哥哥的兄弟,你可以叫我小璐”向璐开心的说道。

“你好”江怀看了一眼陆深,陆深笑着看他,向对面的女孩伸出了手。

江怀脸红如血,刚要收手却被紧紧的握住,江怀不解的看向对面的人。

“哇,小哥哥的皮肤真的好滑,我劲哥哥真是好福气”向璐赞叹到。

“你的手不要,可以捐给需要的人”陆深的脸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语气都透着冰冷压迫。

向璐急忙松开手,谄笑的看着陆劲沉。

相关文章

  • 山里汉强上拐来妻 我和我的小男人 - 元三

    山里汉强上拐来妻 我和我的小男人 - 元三

    “噼里啪啦——”摔碗声在嘈杂的客栈响起,纷纷引起了路人们注意。    “言伞!!你竟然敢砸我!”一个头上流血的男子气愤地伸手指着坐在桌前不过十七八的女子,身边的小侍急忙找东西帮他止血。    “砸都砸了...

    阅读: 177

  •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 干爹和他朋友要我_枕边人似月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 干爹和他朋友要我_枕边人似月

    日渐西沉之时,一下午的训练才开始收尾。 考虑到与其他连同时出现在食堂,会造成人流拥挤。各个教官便按照顺序停在原地,整军待发。 五连二排的女生们便坐在地上,兴高采烈的边聊边等着。 待太阳全落下去了,晚霞携...

    阅读: 7899

  • 程蓉篇续集 权力征途蓝眉办公室 - 我向望晨

    程蓉篇续集 权力征途蓝眉办公室 - 我向望晨

    正月初二。  望晨服侍完白柰子饮药、用膳后,便根据白柰子的指示,去书柜最顶上那层搬来了一本约有三寸厚的书。  “这是什么?”望晨问。  白柰子说:“你不是很想知道过去的人和事吗?都写在里头了。自我收养...

    阅读: 2650

  • ajapplegate黑人群交 老婆在夜店被舞男轮_顾少留步

    ajapplegate黑人群交 老婆在夜店被舞男轮_顾少留步

    “去哪里谈?”梁琼玉凉冷的嗓音又自手机处传出。  温卿初说出了烧烤店的地址,手机那端的梁琼玉回了她一句“你等我一阵,我一会就过去”,之后就挂了电话。  两人很快就到了温卿初说的那家烧烤店处。  店里的...

    阅读: 4601

  • 我是你老师免费阅读 江南四大校花 - 论告白被拒了怎么办

    我是你老师免费阅读 江南四大校花 - 论告白被拒了怎么办

    自从叶辞其把白裕成功追到手后,叶辞其和白裕的感情一直很稳定:偶尔亲亲嘴什么的简直不要太熟练!叶辞其和白裕就这样安安稳稳的度过了轻松的大学时期。  “接下来由即将毕业的白裕来为我们进行演讲,大家欢迎!”...

    阅读: 7152

  • 70岁老人天天硬 和闺蜜换老公的经历 - 砚河清之我的师父要泡我

    70岁老人天天硬 和闺蜜换老公的经历 - 砚河清之我的师父要泡我

    黑暗中有人笑了一声。  他站在黑暗与光明的分界线中,一半身体是白的一半身体是黑的,他的脸隐在黑暗里。  那张红色的脸突然凑近,“你还在纠结吗?说或者不说,我这里没有一个准信,但你一旦说了”  它张开嘴...

    阅读: 6157

  • 和男友房里的那些事 雪剑房秋滢 乱世 宇文

    和男友房里的那些事 雪剑房秋滢 乱世 宇文

    “嗡!”  几乎与此同时,孟晨左手之中的真元护身符也立刻激发。  “嘭!”  剑光临体立时爆出一声沉闷巨响,真元护身符激发的护体光罩连一秒都没能坚持,便即被剑光之内蕴含的巨力震碎。  “嗡!”  孟晨...

    阅读: 7080

  • 云养雄性app腐书 我和我妈妈 - 穆先生

    云养雄性app腐书 我和我妈妈 - 穆先生

    带上帽子,背上背包出发,前往今天的所在地。  出门游玩,舒艺只有一件事,拍照,一路拍到酒店去。回到酒店8点多。  昨夜的事今夜重复着,黄太太清洗完自己又往别的房间跑了,舒艺冲完凉9点多累的不想动,百无聊...

    阅读: 5215

  • 被舔小 吸奶 皇帝在龙椅上被臣子攻 - 我爱的人他不见了

    被舔小 吸奶 皇帝在龙椅上被臣子攻 - 我爱的人他不见了

    第二章“你好,我叫施水晴,施舍的施,泉水的泉,晴天的晴”  在高中生活中,我遇到了除了叶子,我最好的朋友雪儿,还有一个我用了一生记住的人——韦辰。  那时的我有着及腰的长发,扎成长长的马尾,走路一甩一...

    阅读: 518

  • 傅先生的宠妻是小暖 被老外女婿上 - 衰女重生惊破天

    傅先生的宠妻是小暖 被老外女婿上 - 衰女重生惊破天

    大一二开始了,历史系的所有女生都从第五公寓搬到刚刚建成的第六公寓去了,八人寝室也变成了六人寝室,寝室费没变,条件可差远了。宿舍内没有卫生间和水龙头,洗漱上厕所都要去走廊的水间解决。所幸一层楼里有三个大...

    阅读: 2859

  • 重金求子王虎苏亚 奶奴用乳伺候主人

    重金求子王虎苏亚 奶奴用乳伺候主人

    林枫沉思一会,鬼娃的存在有大问题。5s  据残魂中得来的信息,东西原本生活在浊阴空域,藏身于浊阴魔兽的身体内,很偶然的,这头魔兽闯入一处莫名的空间,随后便莫名其妙的来到了阴虚之地,过了不久,魔兽又被瑶弘...

    阅读: 5341

  • 把头埋在你腿里吸 男友出差我被老外操_秦爷宠上天

    把头埋在你腿里吸 男友出差我被老外操_秦爷宠上天

    秦寒眯了眯眸,淡淡开口:“听说,你最近在游戏上面的花销很多?”秦妙玉:“也没有很多呀,一个月也就10万而已。”“爷爷说了,既然你选择了经纪人的工作,就应该把精力放在你手上的艺人身上,而不是游戏,所以从今...

    阅读: 4266

  • 丫头再动我吃了你 被老板老板摸的流水 - 梅林杏雨

    丫头再动我吃了你 被老板老板摸的流水 - 梅林杏雨

    那大汉闻言也是目色一凌,脸色一白,抢言道:“刘方天,你可看仔细了?五符派明金文的儿子不是十二年前就死了吗?死的时候也有一十八岁了,如果当时没能丧命,按着时日,也该有三十多岁了!如何只是眼前这般年纪?”...

    阅读: 2274

  • 小妖精干了这么久还这么多水 在农村肉熟妇_妈咪可长点心

    小妖精干了这么久还这么多水 在农村肉熟妇_妈咪可长点心

    如果不是她的话,梁颖还不知道这个坏消息呢,还能一直抱着希望的生活下去,至少不会像是现在这样,连个念想都没有了。“看到他现在过的幸福,我很开心。”梁颖看着那张结婚的照片,眼神闪烁的跟苏若清说。她的脸颊上...

    阅读: 942

  • 极品风流人生 女孩主动在我家睡觉 - 暗色的光

    极品风流人生 女孩主动在我家睡觉 - 暗色的光

    4 骑士    天还没亮,她便起来了,带着东西到了村庄门口。要带的东西不多,几本没看完的书,一把弓,惯用的纸笔,还有一些钱财和衣物。箭不带了,到时候可以再买。  学院的马车会在第二轮时开始的那短短三塔的...

    阅读: 5328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