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男朋友做了一上午 我和高大农村妇女 - 晚安

2019-12-16 11:42:23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5500

我上大学是在我满十九岁的三个月之前,我弟穿着T恤短裤和拖鞋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拖着我行李,我妈在家里,她身体不好,没来送我,而我爸,还在建筑工地奋斗着。

我看我弟哭得满脸泪,也就装出点不舍来,摸了摸他刚洗的头,从兜里掏出十几块钱来给了他。

他一边接着钱往裤兜里揣,一边说,“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呀,我送你就是为了你这十几块钱吗?”

我真切地摇了摇头。

他从另一边裤兜里掏出个子弹头项链来,某宝上九块九还包邮的那种项链,给我戴上。

他道,“不许摘下来啊,我也有一个,我们俩一人一个。”

我把项链往里放,藏住了子弹头,主要是嫌弃这项链丑,看他一脸伤心,没忍心告诉他这种项链应该是情侣之间来戴。

我对他道,“你平常戴的时候往衣服里放,爸看见是要骂人的。”

我弟不情不愿地嗯了一声。

我拖着自己行李进入重庆火车站的时候,我弟还在进站口远远地望着我。

我十九上大学,他十三读初二,他正是放荡不羁爱自由的时候,老刷着我的支付宝在某宝上买些在我看来莫名其妙的玩意,而我很爱他,比爱我妈还爱。

上了高铁,有男生坐在了我旁边,白衬衫配黑色牛仔裤,还带着一副镶边眼镜,修长的手正翻阅着放在膝盖上的书。

他的长相太过干净,气质又十分沉静,便吸引了我的目光,我戴上连帽衫后的帽子,用余光从上到下打量了他一番,饱了眼福后便将视线投向了窗外。

这人,真的很吸引人的注意。

旅途无趣,我戴上耳机靠着车窗昏昏欲睡,窗外的绿意随着列车前进一飘而过,云彩在天上慢悠悠地转,有身影从脑海的最深处隐隐浮现。

醒来时,我心里隐隐有些不安,瞧着旁边靠着座椅浅眠的帅哥,端详着他的轮廓,突然觉得在哪儿见过他。他不知何时睁开了眼,半睁着眼睛瞧着我,四目相对,他眼里透出些疑惑,我只好移开了眼。

他戴上了放在书中的眼镜,看了看我,我侧开脸,毛骨悚然。

想和他隔开些距离,我找人换了位子,然后一觉睡到了成都。

再度醒来时,我脑子里一团浆糊,脑子里有声音一直在问我坐我旁边的小哥是谁,是前世有缘,还是今世有债,我被这声音弄得烦了,拖着行李箱的身躯猛然顿住,那声音消失了。

有声音在我脑海深处响起,层层回荡,带着点轻蔑,带着点高傲。

她说,哦,原来是何珏呀。

原来是何珏呀。

我默然伸手从兜里掏东西,只掏出耳机来,没掏到烟,抽烟这习惯不好。

其实,我和何珏说起来也就那么点事,中间还夹着个死去的人。

简而言之,我害死了据说对他很重要的人,有报道称,那小姑娘心善,为了拉我出商城,结果和我一起埋在了坍塌的商城里,刚好垫在了我的下方。我活了,她死了。

只不过,在我的记忆中,她根本没有拉我出商城,但或许垫在我下方而死,是真的。

她死了。何珏不会对我有好感。而我也不会主动凑到何珏跟前。我对他也没什么好感。

幸好我和他只是偶然遇见。

出了成都东站,由于空间狭小而带来的压迫感一扫而空,成都自带的热气扑面而来。我取下帽子,蹲在广场边上,拉开破旧的行李箱,取出一根散烟来。

出租车司机来拉我,我笑着摇头,上前找那大哥要了一个火,继续蹲在边上吞云吐雾。烟抽到半根,腿麻了,正要起来抖抖腿,抬头看见了何珏。

他穿着白衬衫黑长裤,裤腿挽起到脚踝,单肩挎着包拖着行李箱,白净得像天上的云彩,见过他的人都会这么说的。

而他看我的眼神就像美丽的人看到丑陋的人、有钱的人看见没钱的人那样。

两个字,轻蔑。三个字,瞧不起。

我默然低头继续抽烟,他没认出我来。

腿更麻了。

我到C大的时间比新生报到的时间早了一个星期,因为在新生群里提前联系了辅导员,拿到了学生证校园卡和寝室门钥匙,还不至于进不了寝室。

我去行政楼找辅导员前还特地买了瓶水漱了一下口,抽烟的人总会觉得自己身上有烟味,这种惯性思维,这么多年我也很难改掉。

辅导员姓段,二十七八岁的女性,正在C大读博士搞行政工作。我见着她的时候,她的穿着很有电视剧中职场女性的范儿,职业套装加平底鞋,戴着一副博士标配眼镜。

当时的辅导员办公室只有我和她在,可能我是第一个报道的新生,辅导员就显得格外热情,又是让我坐下,又是给我倒水。

我不好拒绝,只好坐下接水道谢,一口一口喝着温水,只等她发话我好走人。

段老师和我坐在同一张沙发上,隔的距离不超过五十公分,我很怕她会闻到我身上的烟味,毕竟能考上这所大学的好女孩是不该抽烟的。

我这边兀自担心着,她却一直盯着我脸看。

“段老师,”我轻声叫她。

她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许燃同学,你长得挺好看的。”

这话就说得很有水平,还好、挺好、很好,挺好上不上,下不下,不仅能表达一下说话人的心路历程,却还是在夸奖人。

别人越在意的时候,我就只能装作越不在意,装得久了,也就真的不在意了。

我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脸,露出个稍稍有些高兴的表情,“是吗?我小时候脸受过伤,后来一直在治疗,倒没想到因祸得福,我小时候一点都不好看。”

说完这番话,我五脏六腑都在搅,觉得刚刚喝的水都要吐了,可面上还是要不动声色,装出个乖巧模样。

其他新生开始报到的时候,我已经把我所在的江淮校区里里外外逛了个遍,虽然没把江淮校区看出个花来,却找到了门路卖联通卡,在新生报道的那几天里,我装成大二的学姐,卖联通卡赚了五六百块钱。

后来我总结我能赚五六百的原因,

一、在一堆向外推销的人中我显得格外沉默,反差中我反而得到了注意。

二、我的脸好看。

一为辅,二为主,可见脸好看尤为重要。

在卖联通卡的空档,我还去接了下徐然,这丫头和我同音不同名,她叫徐然,我叫许燃。她长相清纯,我长相小三;她一米六八,我一米六五;她读C大的中文系,我读C大的新闻传播大类。我俩在一个学院——文学与新闻学院,简称文新学院。

而我和她的关系是死党,高中同一个班。

我们俩这关系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呢,这还得从高中说起。

按照徐然的话说,她是觉得我们俩的名字发音一样,是缘分,缘分天注定,躲也躲不掉。她觉得我高中的时候太过于沉默害羞,由于缘分,她便想从沉默的边缘拯救我,于是就拉着我一起上厕所聊八卦开小差,最后的最后,我被拯救了,我们俩的关系就铁了。

其实她这陈述中有几处谬误,一、名字发音一样不是缘分,在我看来,长相相似的人才能算作有缘分。就算是有缘分,就如同小说中名字相同或长相相似的人总有一番颠三倒四的纠葛一样,那也只能算作孽缘。二、我不是沉默,我只是懒得和不必要的人说话。三、我和她的关系并不能用铁来形容,我只是习惯她了而已,虽然这样的习惯对我来说有些可怕。

但有一点她说得很对,我确实被她拯救了,我一直都是这样认为的。

由于我们俩一直没出现什么相生相克的化学反应,因此,我一直对我们俩之间是孽缘持着保留态度,直到正式上课前一天她把何珏带到我面前,我相信了我们俩之间是孽缘。

和我相反,这丫头擅长交际,不管环境怎样换,她总是如鱼得水般自在。正式上课前一天,她说要拉着最近新认识的人去吃顿火锅,联络联络感情。这种局,即使我不想去,徐然也能把我拉去。久而久之,我就养成了有她在的局我必去的习惯。

可我没想到会遇到何珏。

相关文章

  • 插太深,不要酷我 偷操丰满的妈妈

    插太深,不要酷我 偷操丰满的妈妈

    山脉中发生的事情,轰动八方。  周围无数的强者蜂拥而去,因为只要有雷劫的地方,不是至宝出世,就可能是强者在渡劫,若能捡到一点宝物,必然能平步青云。  无心城。  一场大战在进行,武者的命如草芥般,数以...

    阅读: 7180

  • 我和妹妹做爱 口述看着黑人大干老婆 - 暮之徘徊

    我和妹妹做爱 口述看着黑人大干老婆 - 暮之徘徊

    一  我一觉睡到晚上,清醒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失了明,眼前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直到我摊手散出来一点灵光,才将这小小的屋子看了个通透。  贫穷。  我不由得撇了撇嘴角,身下木制的床板粗糙难耐,那家伙是怎...

    阅读: 3912

  • 三个出轨的女人 2019年情感口述_傅少撩人顶不住

    三个出轨的女人 2019年情感口述_傅少撩人顶不住

    唐微微也陷入了两难,一想到要踏入曾经的地狱,她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在说拒绝。“微微,别给自己压力,去肯定是要去的,到时候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你和宝宝安安心心的在家带着,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我保证!”傅司辰第...

    阅读: 6215

  • 谁给女婿做过 看妻子给老头干 - 疯子

    谁给女婿做过 看妻子给老头干 - 疯子

    连续半个多月的雨终于在今天停了。    晨光熹微,空气中还残存着那场内战的气息,国家灭亡,一切百废待兴。    沈听舟摸着剧烈抗议许久的肚子,晃荡着从不知哪个犄角旮旯里出来,一脸悲容的仰天四十五度角,...

    阅读: 5992

  • 哥求你了我们不能这样 啊要到了小说 - 谢谢时光给的勇气

    哥求你了我们不能这样 啊要到了小说 - 谢谢时光给的勇气

    这个世界的造物主总是这么奇妙,经常会让某些求而不得人在历经百般磨难后放弃先前的追求,真的,在此之前,盛开感觉自己的心如明镜般平静,波澜不兴,所以,真的已经打算放低一切,接受眼前的现实,不再奢望更多,可...

    阅读: 1198

  • 乖我就放在里面不动 我与老师的一件小故事 - 小岛

    乖我就放在里面不动 我与老师的一件小故事 - 小岛

    这家伙居然把我带到他的房间。    不一会他出现了,拉着我的行李,然后递给我毛巾,叫我先去洗个澡。    「为什么要在你的房间洗?」我拉回自己的行李:「要洗我回自己的房间洗。」    「但我不放心妳一...

    阅读: 5976

  • 庄巧涵第二季19p 让我尝尝你下面的味道 - 怪物守则

    庄巧涵第二季19p 让我尝尝你下面的味道 - 怪物守则

    春阳日暖 ,万物生长,一切仿佛都在蕴养着勃勃的朝气与希望。    只是这一切里并不包括阳光幼儿园。    现在是下课时间,幼师们结束了课程,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休息着,门卫大爷拿着手机低头追着戏曲。   ...

    阅读: 4066

  • 带玉带玉势惩罚女 男朋友下班回来就啪我 - 兴亡只在笑谈中

    带玉带玉势惩罚女 男朋友下班回来就啪我 - 兴亡只在笑谈中

    “你说什么?你说你看到西方天界的人了!?”屠枫包琥珀色的长发被利索的梳成马尾辫,头顶还有两根短小的呆毛,一双殷红的铜铃般双眸愠怒而又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周身的戾气暴涨本就不暖和的大殿更是冷的寒骨。一...

    阅读: 7045

  • 儿孑追求妈妈长篇小说 半夜妈妈让爸爸添什么 - 源源的荷叶

    儿孑追求妈妈长篇小说 半夜妈妈让爸爸添什么 - 源源的荷叶

    纪菲离开之后,又是一个美好又悠闲的一天。当然,只是对边芋来说。    和源从书包里翻出来一摞卷子,大小不一的纸上布着密密麻麻的黑字,摆在桌子上。  翻了翻,把语文卷子挑出来放上面。    当然是作文先...

    阅读: 6825

  • 告诉我宝贝我厉害吗 操东北老娘们 - 凰路:世家女

    告诉我宝贝我厉害吗 操东北老娘们 - 凰路:世家女

    “师兄,三儿知道师兄是担心我,是为了我好,只是我也希望师兄你可以理解我,我干爹入狱,大哥在边境无昭回京,这要是整不好,开国公府一脉就完了,这些年来,如若他们对我的消失不闻不问,我也绝不会因为一身血缘便...

    阅读: 5583

  • 夏满靳凉免费阅读 我就蹭蹭绝对不进去_妈咪可长点心

    夏满靳凉免费阅读 我就蹭蹭绝对不进去_妈咪可长点心

    陈逸轩没说话,只是他的眼神却无比清晰的告诉陈逸轩自己并没有弄错。那这么说来的话,黎榕整容了?!不然这也太不像了吧,她是知道一个女孩子化完了装之后会跟自己本身有很大的区别存在的,但是区别来了个天翻地覆就...

    阅读: 4462

  • 老卫淑华二次上船 儿子插母亲 文字_顾少留步

    老卫淑华二次上船 儿子插母亲 文字_顾少留步

    梁媛不知道的是,她讲电话的内容,都被站在她身后的苏月白听到了。梁媛的办公位置就在苏月白办公室门口的正前方。她坐着办公的时候,是背对着苏月白的办公室门口的。苏月白见她挂了电话,便进了办公室内。在办公室里...

    阅读: 6995

  • 逆袭by柴鸡蛋 班主任在我胯下娇喘_对你不止是动心

    逆袭by柴鸡蛋 班主任在我胯下娇喘_对你不止是动心

    大概真的很惨。秦可柔也没吃到好果子,不然以她那高傲的性子怎么可能来跟秦知若道歉?秦知若拧开了矿泉水的盖子,喝了半瓶水,然后躺在沙发上冷静的思考。只是被冤枉的话,只要最后给她个清白,什么都过去了。可是她...

    阅读: 7907

  • 男友把我摁在桌子上 女村长的神级秘书 - 问世间

    男友把我摁在桌子上 女村长的神级秘书 - 问世间

    “夫人,别走。”齐策嘴里不断呢喃着,被子下的手也下意识的摸索着睡在里侧的祈阳,摸了半天发现整张床榻之上只有自己一个人,熟悉的恐惧感瞬间击退了缠人的困意。  “祈儿、祈儿?”赶紧起身下床找寻着,黑暗中得...

    阅读: 6770

  • 啊好疼别停快点好深 啊宝贝真湿自己动 - 逆光而行

    啊好疼别停快点好深 啊宝贝真湿自己动 - 逆光而行

    伊曼一行人走进肯德基,四处张望,伊诺急忙站起来挥手,伊凡动了动伊曼的胳膊。  “在那。”  伊曼发现顾琛不在,四处张望,伊诺觉得有点好笑  “顾琛呢?”  伊诺奇怪的问道:“先走了,没告诉你吗?”  ...

    阅读: 6573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