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妈妈和风流儿子 在教室里操 - 穿越之海棠乱入怀

2019-12-17 18:13:28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1299

“你要去哪里?”云纤歌尾随吴梓公来到一处茂密干枯丛林小径,出声喊道,“你要走怎么不带上我?”

吴梓公回头一看,只见云纤歌胜雪的衣裙,单手捂着胸口,眉头微皱,嘴角还有丝未干的血迹,弱不禁风的样子甚是惹人心怜。

尽管被阎刃伤的只剩下半条命,通过装死才逃过一劫,但是一想到美人在怀销魂姿态,吴梓公顿时挺直了弯曲的腰板,看向云纤歌时顿显猥琐之色,“刷”的一声掀开折扇,轻浮道:“云宫主想来是舍不得我了。”

云纤歌看着他的样子,心中泛着恶心,但依然笑若春风,婀娜娉婷的走到他面前站定。眼中瞬间盈满泪珠,螓首微低道:“妾身以后还要仰仗你了。”

吴梓公哪见的这若仙的人儿如此温顺的归顺自己,瞬间心情大好,上前伸手就要揽她入怀。

云纤歌见此,眼中闪过戾色,挥掌拍去。

吴梓公一愣,反射般也挥掌对了上去。两人均用上仅剩的内力,一掌挥罢,二人均被震得后退几步。

吴梓公瞬觉手上刺头,低头一看,那掌心一团黑色烟雾迅速向心脉蔓延开去。吴梓公大惊,愤恨道:“你暗算我?!”

“你说,我且能让羞辱过我的人活到现在?”云纤歌弯唇一笑,就如堕入魔道的仙子。

“你……”吴梓公还想再说什么,却只从嘴里吐出一口乌黑的血来,踉跄几步,顷刻便倒在雪地上,断了气。

没想到本想杀了洛尘的毒针竟没想到倒是派上了用场。云纤歌微一松手,指尖淬了毒的银针便掉落在雪地上消失不见了。她没有看地上的吴梓公一眼,冷着脸,径直向山下跌跌撞撞走去。

冬日的日光收的甚是早,不多时已经陆续掌灯了。洛尘看着身边优雅的陪自己吃饭的萧凌夜,他不断的往自己碗里夹菜,神色一如往常的清冷,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洛尘心底暗叹,赏雪,吃饭,萧凌夜已经和自己待在一起一整天了,而流景在门外请罪,也已经跪了一天了。天寒地冻的,想必早就受不了了吧。洛尘知道萧凌夜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阎刃他们估计现在有好多事要找你谈。”洛尘试探的问道,她知道毕竟一个国家的皇帝在九渊阁死了,虽然对外封锁了消息,但大家都等着萧凌夜拿主意,现在众人都如热锅上的蚂蚁,但碍于萧凌夜的脸色又都不敢说什么。只能把炽热的眼神投向自己。

“是吗?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谈一谈,我昏迷时候,你对我说你来自异世的话。”萧凌夜看着洛尘,眼中有光芒闪过。

“嘿嘿,那还是不用了。”洛尘才发现萧凌夜的脾气还真是倔强。她沉思一下,又道:“现在北曜国没有君主,你打算怎么做?会回去继承皇位吗?”

“不会。我现在只想好好看着你,免得你不知什么时候就消失不见了。”萧凌夜微着眼,看着尴尬笑着的洛尘。

还真是记仇啊,洛尘心里这样抱怨着,但心里却暖如旭阳,他是害怕吧。

她握着萧凌夜的手,眼神笃定却温柔道:“你放心吧,我不会消失的,再说了,你在这里,我怎么舍得走呢?还有,如果你无意于皇位,我觉得你还是去告诉他们为好,毕竟他们都在等你的答复。国不可一日无君,这样他们才会赶快想其他的办法不是?”

两人就这样对望这。屋内银丝炭火烧的正旺,盆栽里的海棠散发着清淡的香。

萧凌夜看着洛尘明若皓月的脸,她眼神坚定倔强却又温柔缱绻的密密的罩着自己。萧凌夜心中低叹一声,倾身吻上她灿若星辰的眼睛。嘀喃道:“你为什么总是让我这么心疼?”

“你快点去吧,他们都等你很久了。”洛尘推搡着萧凌夜笑道。她知道只有这种说辞萧凌夜才会见他们,流景才会有救。

门外,弥小胖手拿着厚厚的大氅,有些焦心的看着只着中衣跪在冰天雪地里的流景。只见他直直的盯着紧闭的大门,脸色苍白,嘴唇已经冻得青紫,却依旧坚毅的望着面前紧闭的门扉。

弥小胖叹口气,这流景要再不起来,他这个神医也难治愈他身体内的寒气了。正想着那门“吱呀”一声便开了。

萧凌夜一身玄衣,神色清冷,路过流景时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小胖,你快抚流景起来吧,让他喝喝姜汤暖暖身子,夜已经去找阎刃他们了。”洛尘出来说道。

“好,好。谢谢夫人了!”有了洛尘的话,弥小胖立刻为流景披上大氅,把几乎僵硬的流景扶了起来。

流景感谢的看了眼洛尘,似要说什么,最终只化作青紫唇边的一抹蠕动。

洛尘点点头,表示明白。她静静看着弥小胖扶着流景走远的背影,她虽然因流景擅自做主把萧凌夜逼到如此地步而感到生气,但她也知道,流景忠于萧凌夜,她不想萧凌夜失去这样一个不可多得的左膀右臂。

“小姐,你说尊主他真的要回去当皇帝吗?”夏鸢把沏好的云针茶放在洛尘面前,甚是担忧道。

洛尘看着面前的橙黄的茶汤,氤氲起的热气让茶水更显迷离。是啊,如果萧凌夜真的当了皇帝,在那波诡云谲的朝野,她是否能够相信他们两个人都不会变,她是否能够真的做到毫无猜忌。洛尘端起轻抿了一口,甚是苦涩。

“我也不知道啊,如果真的是这样。我尊重他的决定。我会珍惜我们在一起的日子。”洛尘笑了笑,她保证不了未来,但她可以珍惜当下。

她看着夏鸢,突然觉得头昏昏沉沉的,眼前视线逐渐模糊起来。她极力稳住心神,扶住桌角想站起来,却奈何身体软面使不上力,只能瘫软在桌子旁。她模糊的看到夏鸢满含愧疚的走过来,说了声“对不起。”然后便陷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夏鸢迅速从衣柜底翻出男式的下人装,迅速给洛尘换上,然后在她脸上描画一番,一个脸色蜡黄,皮肤粗糙,额上有血迹伤痕的小厮就跃然眼前。夏鸢看着手里的朱雀玉簪和白虎的玉佩,想了想便塞进洛尘怀里。夏鸢自己也迅速整理好衣物,趁着天黑守卫换岗间隙,扶起洛尘就向外走去。

“站住!”正待夏鸢扶着洛尘就要出了九渊阁的门,身后传来一声厉呵。夏鸢望去,正是两个赶来换班的守卫。

“你是何人?为什么深夜要出去?”两人在夏鸢眼前站定,打量起眼前小厮样打扮的人,视线最终落在她身边的人身上。眼里满是警惕。

“是这样的。”夏鸢稳了心神,粗着嗓子,把早就想好的说辞说出来,“我和他都是萧天旭,萧将军的随从,只因他笨手笨脚的惹了萧将军生气,将军本想打发他回家去,谁想到他竟撞墙自尽了。所以萧将军吩咐我下山把他厚葬了。”她的声音甚是悲戚。

两人略一沉吟,这萧将军他们是知道的,自从那次九渊阁之战后,阁里确实来了许多萧将军的下属。两人对视一眼,其中一人开口道:“这件事我们没法知道。为了安全起见,你可以把他交给我们处置。”他指了指夏鸢身上的洛尘。

夏鸢看着那人步步逼近,她握紧袖口里藏着的匕首,横眉呵道:“你们难道是怀疑萧将军吗?”

那人见她如此急躁,顿时心生怀疑,伸手就要探个究竟。

“咳咳,怎么回事?在这如此吵闹?”一阵咳嗽声传来。来人月色绣梅花长袍外罩同色大氅,正是沈流景。只见他缓步而来,原本苍白青紫的唇色,此时已经缓和了许多。

“是这样的,这个人说是受了萧将军的意,要把他的同伴带下山掩埋。属下怀疑这另有隐情。”那守卫抱拳躬身行礼道。

“哦,是吗?”流景轻摇折扇,走到小厮模样的夏鸢面前,目光如炬。

夏鸢微低着头,紧紧握着匕首,生怕被流景看出分毫。

流景扫视了二人半晌,却见本是男子装扮的小厮却均有圆润的耳洞,一看便是假凤虚凰。他再仔细端详开去,那被搀扶着没有知觉的小厮虽脸色蜡花粗糙,但依旧有些熟悉的神色在眉宇之间。他神色一顿,忽瞥到他怀里露出的半截焰红的物什。正是朱雀玉。

流景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折扇轻摇道:“既然是萧将军吩咐的事,我们还是不要怠慢的好。就放他下山吧。”

“是!”虽然护卫依然存着疑惑,但是流景发话了,也都老实的放夏鸢出了九渊阁。

“哎,出了什么事了吗?”弥小胖走到流景身边,疑惑的望了过去,“那两个人的背影怎么越看越熟悉呢?”

“啪”流景拿折扇打了下弥小胖的额头,“我看啊,你在这里看谁都比较熟悉。我们还是快走吧,尊主还在等着我们呢。”

流景说完便转身大步离去,弥小胖见此立刻小跑追了上去。

九渊阁门外,夏鸢搀扶着洛尘越走越远,最终消失在漆黑的夜色里。

相关文章

  • 写男女之事的小黄文 女主塞葡萄 - 等待

    写男女之事的小黄文 女主塞葡萄 - 等待

    穿着红色舞鞋的女孩在崎岖的路上转了一圈又一圈、跳了一次又一次,华而不实的舞蹈似乎永无终结之日。    女孩脚跟被坚硬的舞鞋磨破,伤口越来越深,直至深红色的舞鞋与浓稠的血液在脚底纠缠不清。    女孩笑...

    阅读: 2778

  • 五月爱婷婷六月丁香色 美女好紧呀好爽_何未易安

    五月爱婷婷六月丁香色 美女好紧呀好爽_何未易安

    26 单硫刚还因为有些困意而睁不开眼,但一听到何易安虽说的话,立刻瞪大了眼睛,里面流露出厌恶与惊讶交织在一块的情绪。他开口道:“那人是谁?偷拍老子宿舍,可真恶心。” 一个人,无声无息地监视着你。单硫一想到...

    阅读: 4792

  • 灌满水果高H 女按摩师傅带来的高朝_男神请接招

    灌满水果高H 女按摩师傅带来的高朝_男神请接招

    听到江浩辰在电话另一头的嘶吼声,江翩翩十分不厚道的笑开了。她拿着手机前仰后颠的样子,让秦寒笙一脸疑惑。“老婆,你干嘛跟他笑的那么开心啊?不是说要安慰我的嘛。”秦寒笙眼眸中满是不悦的,眯起凌厉的双眸中带...

    阅读: 7900

  • 被轮流灌满np 爆菊的小说_全世界唯你令我心欢喜

    被轮流灌满np 爆菊的小说_全世界唯你令我心欢喜

    林丽珍看着沈依依这个狼狈样子,沈依依衣服凌乱,身上的那些暧昧痕迹好些都能看见,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发生了什么。  林丽珍和沈源总算是知道刚才来喊他们的人为什么有些欲言又止了……  沈源听见沈依依的话,...

    阅读: 1684

  • 求求你 戴套 男士肛门自慰方法 - 一生浮沉

    求求你 戴套 男士肛门自慰方法 - 一生浮沉

    等楚尘回到楚家已是后半夜了。    楚尘进入大门面漏思索“算了还是现在给老爹说一声吧。”    便向着自己老爹屋子走去。    楚尘刚走进院子。    “奇怪这大晚上,老爹屋里灯怎么还亮着?在和何人议...

    阅读: 4798

  • 弟弟来姐姐要 口述10个男人吃我奶 - 你怎么这么可爱

    弟弟来姐姐要 口述10个男人吃我奶 - 你怎么这么可爱

    10.    第二天黎辛格跟彭佳音都起了个大早,彭佳音家离黎辛格公司比较远,黎辛格得早起去坐地铁,彭佳音则是要一大早起来准备今天店里恢复营业的事情。    草草吃过了彭佳音准备的早餐,黎辛格就先一步出门...

    阅读: 2527

  • 女人bb被大黑肉棒插 嫁给黑人性体验 - 猫在岁月偷时光

    女人bb被大黑肉棒插 嫁给黑人性体验 - 猫在岁月偷时光

    张子德见我眼神呆滞,以为我是被吓到了。  他伸出手在我眼前摆了摆,“啊,抱歉。早知道就跟你说成是女人了”  我回过神,“不,我只是在想最近遇到的gay 怎么这么多。”  “盖?”他学着我发音,有些不解。 ...

    阅读: 6540

  • 最激烈的办公室震视频 姐姐的闺蜜是好淫荡_霍先生你欠收拾

    最激烈的办公室震视频 姐姐的闺蜜是好淫荡_霍先生你欠收拾

    廖媛媛对顾晚颜的名字很敏感,不管那个人说的是不是顾晚颜她都要听一听,结果那个男人下一句说“盛世”的老板,这下廖媛媛可以确定了。  “抱歉,打扰一下。我听到你们说了顾晚颜,我是晚颜的朋友刚从国外回来,不...

    阅读: 2279

  • 一个妇科男医生的风流 老公吸我下面过程 - 半江瑟瑟半江红

    一个妇科男医生的风流 老公吸我下面过程 - 半江瑟瑟半江红

    “记住,一会儿吃牛排的时候千万别吧唧嘴。”疏蕴不放心的嘱咐道。  张姿含恨不得把眼睛贴在不远处餐桌前的帅哥的身上,不耐烦的朝他摆手:“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这次肯定能行!”  张姿含熟练的踩着十公分的...

    阅读: 392

  • 在二姐家把二姐 上大学的时候和闺蜜自卫 - 樱花落下的瞬间

    在二姐家把二姐 上大学的时候和闺蜜自卫 - 樱花落下的瞬间

    网球部发生的一切对于晴染而言一无所知,不过,就算知道了,大概也会无视的吧。  四月,总是多雨的时候,绵绵的细雨突如其来的袭击了毫无准备的行人们,每一个人  行色匆匆的躲避着密密的雨丝,从随身的包里拿出...

    阅读: 7253

  • 女朋友第一次做她喊疼 公交车上啊不可以疼 - 殊途同归

    女朋友第一次做她喊疼 公交车上啊不可以疼 - 殊途同归

    唐梓汋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侧过头看了眼身边的唐梓槐。看到他呼吸平稳的还睡着,这才小心翼翼的呼了口气。  一周前他执行着最后一次任务,被丧尸围着逼到了一座防空洞。奈何那次丧尸暴走的太厉害了,最终他还是交...

    阅读: 1397

  • 爸哥哥爸不要了小喜 官妇献身小说 - 楠城往事

    爸哥哥爸不要了小喜 官妇献身小说 - 楠城往事

    车开到酒店已经8点半了,天也黑了。一车的学生,喊困的困,喊饿的饿。    靳老师没办法:“来来,听我说啊,咱们先回酒店休息半个小时,肚子饿想吃饭的9点钟到一楼大厅吃饭,9点半必须都给我回屋睡觉,不许在外...

    阅读: 1326

  • 用嘴将朕的龙尿 老杨校花陈丽完整版 - 再见月之湖

    用嘴将朕的龙尿 老杨校花陈丽完整版 - 再见月之湖

    肖杏一进大堂,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红木雕花茶几和桌椅还有那织的火红的石榴花地毯。确实,无论是家具的贵重程度还是地毯的花式,这里都确实比季风的竹斋要平淡的多。跟黎如一比,季风活脱脱就一财大气粗的死土豪!...

    阅读: 6740

  • 我和饥渴岳毋 关灯后和兄弟换着干老婆_三爷的盛世宠爱

    我和饥渴岳毋 关灯后和兄弟换着干老婆_三爷的盛世宠爱

    孝臣从来不是优柔寡断的人,凡是触及到他利益的人,不杀他?太可笑。摆摆手,示意把尸体拖下去,这样血腥的场面看的人心里着实不舒服。他今天的心情很差,没有什么闲情逸致陪他们玩什么商业间谍的游戏。杯子里茶被一...

    阅读: 85

  • 在房间外看别人搞老婆 女主下面被塞道具上学 - 姜败者谁

    在房间外看别人搞老婆 女主下面被塞道具上学 - 姜败者谁

    帝喾紧盯着渚晏,神色不虞道:“他的身体,本座一样可以驱使,为何一定要封了本座的意识?要知道他的魂体此刻虚弱,受不得刺激。”  渚晏不答,看了一眼知问道:“若本将军没猜错,姜败修习的是天工府的《四术》吧...

    阅读: 6581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