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象在教室里吧我要了 乖不哭我要进去了 - 风吹花开

2020-05-17 12:40:01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4069

柳诺到美国已经好几年了,妈妈像今年这样催着叫圣诞假期的机票让自己赶紧回家还是第一次。心里有点慌慌的,便给最疼自己的外婆打了个电话,嗯,平安健康无事,可这是为什么呢?

走出海关出口的柳诺找来找去都没有看见每次都会等在接客口的爸妈,她有点心急地拿出电话准备打电话。

“柳诺。”

柳诺抬头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这个男生,眼睛圆圆的,看起来有点愣头愣脑,比自己高了大半个头,微微喘着气好像有点着急,看着或许比自己年龄大一些。楞了几秒,被盯着看的男生有点不好意思,他摸摸头,有点点憨憨的笑了笑。“啊!”柳诺看着面前男生的这个模样,好像和记忆里的一个人重合上了。

于晓看着柳诺渐渐放松开来的眉头松了一口气,终于放下了来之前想给她一个惊喜却又怕万一她不记得自己了的忐忑。“王阿姨让我来接你。”

“那我妈她呢?”

“她让我们一起去山里处理你舅舅的矿山。”

“去山里?舅舅的矿山?”

“对。”

“现在?”

“是。”于晓接过柳诺的手推车,带着疑惑的她往停车场走去,渐渐的他感觉到柳诺落下了些步子便想转身等等她的,回头却看见她拿着电话,言语好像有点激动的在讲电话。于晓低头轻轻叹了口气,扭头回去估算保持着和她正正好不会听见她通话又能让她看见自己的距离不急不慢的走着。

“妈妈真是够莫名其妙的啊,”柳诺心里有点不高兴地暗暗想道,“舅舅的小矿山早就是平平淡淡的了,有什么好处理的?而且我能处理什么啊?况且在大山里,还让我跟他一起去?这都多久没见了啊,怎么一起坐车坐那么久的路啊,这一路上得多尴尬啊。”她边想着边无意识的抬手摸了摸了自己的头发和脸,“啊!我这头发,我这脸,我这坐飞机为了舒服穿的丑衣服!妈妈为什么不早点说清楚啊,让一个这么久没见过的人看到我这副鬼样子!”

于晓放好柳诺的行李站在车旁看着一脸崩溃加,拿手胡乱挥舞着空气走过来的人,“还是那个她啊,”他心里想,右手大拇指掐了掐食指的关节,“二十多年,没见她的日子比见她的日子多这么多,”,于晓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这是什么改不掉的习惯啊,”有点无奈的摇摇头。

一路上于晓开着车走在山路上,柳诺坐在旁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了些句话算是补全了平时父母偶尔提起的一些只言片语的对方的信息。柳诺高中并没有如愿考上省重点,后来去了美国读大学研究生,她一直学着妈妈希望她学的金融,未来好像遥遥不可期,其实她并没有太多所谓属于自己梦想的东西。而于晓高中毕业去了香港读书,现在研究生快毕业了,还不知道之后留在哪。还是戴着个眼镜的他,学的是工程,他其实是想做个机器人工程师的,可于晓妈妈并不喜欢他的这个梦想。

在听着于晓絮叨着他喜欢的机器人的时候,柳诺捣鼓着自己手里的手机,越往山里走手机信号越来越差,这会直接是无服务了。她暗自叹口气心想,“王宁磊一会起床找不到我要怎么办啊?又要跟我吵架生气了吧,哎。”

王宁磊是柳诺刚交往了半年的男朋友,同跟她一个学校的师兄,比自己大三岁高一个年级,家里做点小生意,专业成绩一般。自己妈妈并不喜欢这个男生,虽然其实王宁磊根本就没见过她的家长,但就单凭听着柳诺偶尔讲讲的那些琐碎小事便喜欢不上来。妈妈觉得自己女儿的男朋友说话做事并不成熟,智商情商也不高,年长的三岁也并不如像自己所期望的那样可以照顾保护自己女儿。所以一直以来,她都在叮嘱女儿尽快和王宁磊分手,好尽早重新去认识其他男生。

到了矿山柳诺才知道舅舅原来是上一次来这里下矿井的时候摔断了腿,而他自己的儿媳妇才生了小孩儿子也走不开这才来不了山里的。可是谁知道妈妈会把这事应承下来,让自己和他一起带着现金来给工人发工资呢?柳诺思来想去也没有想明白,脚下却忽然一歪,眼看要摔倒在矿洞凹凸不平的地上。

忽然一双手抓住柳诺,让她可以立马正正脚底,站好。可柳诺却在站好后的第一时间甩开了于晓的手,还在身侧的空气里甩了甩。柳诺想甩掉手上对方的温度,那个温度让她心里觉得有点不舒服,可她并不知道为什么。陪着两人下井的还有好些人,刚刚三五秒发生的事情让他们有点尴尬。

尴尬的还有于晓,他不知道怎么可以化解一下这样的气氛,便说:“我的手是干净的。”声音不大,有点急。

“噢,那我看错了我刚还以为你摸渣土了。”柳诺边顺着他的话说下来边径自往前面走,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己有点反应太大了,有些懊恼。

晚上躺在有点局促的小酒店里,柳诺闻着房间里的异味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王宁磊生气两三天了,可真是难哄啊;妈妈干嘛要把自己弄来这个破地方呢,山穷水尽的感觉让人无聊又好难受;下午自己为什么会那样呢?人家可是好心扶自己啊。“可能是因为太久没见了吧,类似于被个陌生人拉了一下手所以才条件反射甩来开的吧。”柳诺得了个自己感觉还不错的理由,又想着明天就可以回家了,便翻了个身终于趁着终于有了的些许睡意睡着了。

“来来来,吃好喝好啊。”饭局上一个中年男人招呼着大家吃饭,这人是两家多年的旧相识了,最近因为手头上的事情需要于家爸爸的助力变格外殷勤些。“我都好久没有见到两家的这两个小朋友啦,都长这么大了。”

桌上的大人真真假假来来往往的招呼应酬着,于晓和柳诺都低头无语默默吃着饭,忽然听见一声:“你们两家赶紧的就结为亲家吧,小孩都这么优秀再过一段时间就要被外人给抢走了。”柳诺一怔,觉得好尴尬赶紧低头下来,听着中年大人听着爽朗的笑声却想说这个大人在干嘛啊,这是些什么莫名其妙的话啊。

却又听这人说:“来来来,我来问问,于晓大帅哥你来说说,你愿不愿意娶你的柳诺妹妹?”

“那也要妹妹愿意嫁给我,我才有资格说这句话。”柳诺听不出于晓声音里的情绪。

“那你喜欢不喜欢她?”

“喜欢,我从小就喜欢她。”

音落,柳诺的脑子里只有嗡嗡音,她尴尬到不知所措,更加感觉有点被桌子上所有人忽然都安静下来的空气压迫的有点难受。“这又是说的些什么啊!”柳诺恨不得锤旁边这个人一顿,便稍微抬起一点头看了一眼身边的罪魁祸首,可似乎于晓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神色如常。

于晓当然不会不安,这本就是他的心里话。是,他是没有谈过恋爱。中学的时候家长紧逼着学习,大学去了香港那个生活氛围比内地更直接开放的地方,可自己比起以前内地的女同学好像更是跟那些香港女生无话可说。哥们儿笑话自己不近女色,从小到大跟女生说过几句话都可以数的清,可他更觉得自己想的比他们都明白。他知道自己想的是谁,也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想,更知道自己想跟这个人的未来是什么样的。只是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想清楚的了。

跟爸爸妈妈在回家的路上了,柳诺头里面还是晕晕的,她谈过几次恋爱,却从来没有过从朋友变来的恋人,她不太喜欢那种从熟悉后来又改变成爱情的感觉。而这个人,好像不能仅仅用熟悉来形容。

柳诺熟悉于晓的整个家庭,甚至家族;熟悉他左小臂上的棕红色胎记;熟悉他只用来写字的右手和做其他所有事的左手。可现在的柳诺却不熟悉现在这个于晓:他爱喝的饮料还是苹果汁吗?他手上那条疤是怎么弄的呢?他喜欢看的书还是科幻小说吗?

“柳诺,比起你现在那个男朋友,我喜欢于晓更多。”妈妈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让柳诺根本无法应答的话。

还没等到柳诺想出能够回应的话,又听见柳诺爸爸说;“你现在的男朋友什么样的我没有见过,爸爸不想评价。爸爸只能说我们两家像是多,从来都是知根知底的,也知道于晓是个好孩子。爸爸呢不需要你一定做什么,只是希望你知道我们做父母的是可以帮子女看见的一些你们看不见的东西,告诉你这些是帮助你考虑问题可以更全面。”柳诺爸爸在两母女一触即发的气氛里打着圆场。

“嗯。”

可其实说来,于晓最近的这些作为是在自己母亲的默许之下的,可父亲并不太喜欢这样的自己。

“你这样让女孩子怎么下的来台?”父亲语气有点严厉,可自己的冲动自己确实无话可辩。“我知道你从小跟诺诺一起长大,你喜欢她,我也喜欢她。可男生要有担当,你这样让女孩子会很尴尬的。”

“好了爸爸,不要再说晓晓了,我喜欢晓晓像今天这么有男子汉气概,”妈妈对一切的默许就是这样来的,“你看他从小到大都不吭声的样子,今天真的很棒!我很喜欢柳诺,不喜欢外面那些不知根不知底的女孩子,于晓你一定要把柳诺给我娶回来。其他都不要,都进不了我家门的。”

于晓坐在后排不吭声,他其实并不知道今天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否是对的,“太冲动了太冲动了,”他默念着摆弄着手机,“不如我和她解释一下?哎,说什么可以解释呢?而且,解释什么呢?算了吧。”

这些年他们两很奇异的并没有过任何的联系,就算偶尔会听见各自父母在互相打着电话或是有事相谈,或是嘘寒问暖。可是却没有人问正好在身侧的他们要不要接过电话来问候,或者说交换一下彼此的电话,QQ之类的联系方式。可是对于于晓而言,他是又在了解柳诺,还记得在校内网开始流行的时候他是疯狂搜索过柳诺的。

只是一打完她的名字,出现在搜索结果栏里的那一张熟悉的,笑着的,眼睛还是那样亮晶晶的脸旁边挨着一张男生的脸。点进主页,“恋爱中”。

于晓一直记得那个心脏忽然跳漏了一下的感觉,跟上课开小差被老师抓了个正着的时候不一样,跟和同学去小网吧上完网出来发现自行车被偷了的时候不一样,跟知道自己最爱的爷爷去世的时候也不一样。不是犯了错误,不是丢了东西,也不是失去了一个身边的人。或许是铺面而来的陌生感让他感到不知所措,或许是发现自己错过了柳诺太多了时光的遗憾,又或许是,单纯的,吃醋?

于晓到最后也没有按下申请好友的按钮,只是下了课放了学一回到宿舍的电脑前面,他打开网页便会第一个就搜索柳诺的名字。小心翼翼的翻看她有没有更新,如果没有,那她的朋友闺蜜呢?于晓当然知道自己的行为像个偷窥狂,跟踪狂,可还是一遍遍的翻着看着,生怕错过分毫,更怕被她发现。

于晓看着她和在出国前上的英语培训班的男同学在一起了,一起去美国了。生活如意,不如意。幸福的时候,吵架的时候。学习有时忙碌,却还是要因为爱美而抓紧一切时间逛街打扮。

她对这个世界时而失望,却依然充满着热爱。

她还是那个她,她永远是那个她。于晓时常这样想着,脑补着她和她的生活,然后用右手的大拇指时常掐着自己的食指关节,让自己冷静一点,“可别更变态喽。”他有点对自己的行为不太好意思,却从来都忍不住。

一路跟着柳诺的生活从人人到微博,直到半年多前她好像转去用了微信,自己一直不敢加她的私人社交账号为好友,微信不是好友看不到动态了这才罢了。

“你从什么鬼山里出来都不知道给我发个信息吗?这都几天了啊!”

柳诺听着电话里暴怒的声音有点无奈,可在车上睡着的人确实是自己,下了车便昏头昏脑的去参加了那个饭局,之后头便跟炸掉了一样。是自己不对啊,柳诺只能低着声音耐着性子哄道:“对不起啦,我在那山里的小宾馆里是真的睡不好,好臭噢,”她赶紧再撒撒娇,希望王宁磊可以心软一些,“所以回自己车上立马就睡着啦。”

“那你到底跟谁去的?次次话说到一半你就不见了。”

“不是啦,有时候真的忽然没信号了就。”

“是跟你妈妈去的吗?”王宁磊好像根本听不见别的,“你妈妈上班请假去的吗?”

“不是。”

“那是跟谁?”

“跟爸妈朋友的小孩。”

“男的女的?”

“男生,”柳诺回答完感觉有点不妥,便赶紧补充:“我们小时候一起长大的···”

话都没说完便被打断了:“怪不得呢,说什么信号不好···”

站在女儿房间门口的柳诺妈妈听着房间里着急忙慌解释安抚的声音有点无奈,叹口气心想,以前她爸爸总是说自己人都没见到就反应这么大的要女儿分手太小题大作和敏感了,看来啊,女人的第六感是真的很准的。

是真的听不下去,妈妈转身往自己房间走回去,暗暗下了决定。

“我为什么要分手?我说过了,你们和王宁磊见一面好不好?”柳诺委屈极了,声音又大又急:“不要这么片面可以吗?而且于晓去美国读博跟我有什么关系?他去美国我为什么就要分手?这到底是什么道理?”

柳诺妈妈并不因为自己女儿的眼泪而言语柔软半分:“我再说一次,这是两件事。第一,我很不喜欢你现在的男朋友,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我现在是再说一次请你们尽快分手。第二,于晓想不想继续读博,他想不想去美国,我只是给了个意见,我又不能为他做决定。我只是说如果这样那到时候你们可以互相照顾而已,你不要这么老是把父母想的那么坏可以吗!”

“那你们可以见见王宁磊吗?”

“不行!我们家没有这个道理你是知道的,是要你先去见了男方父母我们才能见男方的!”

柳诺口中剩下的话即刻被堵回去了,因为王宁磊的前女友大学毕业要先回国,而王宁磊却决定要继续留在美国读研便想要和他先结婚。逼了好久逼出了王宁磊的反骨,死活不肯点头答应,最后前女友迅速的相亲结婚生子。所以柳诺根本不敢和王宁磊提想先见他父母的想法,怕男友如果依然那般,自己该何去何从。

想到这里柳诺开始哭,心里越来越急,便开始口不择言:“妈妈,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到底要逼我到什么地步?不然我的人生你拿走你去过好了!”

“你这个当女儿的到底在和自己的妈妈说什么!”柳诺妈妈气得不得了:“我作为母亲想你好,想你学业好生活好甚至将来的婚姻也好!”

“那你就不要管我 ,你看看我过的好不好!”

“什么?”柳诺妈妈完全不敢相信自己从小就千依百顺非常听自己话的女儿在和这个王宁磊谈恋爱之后变得这么逆反,“好!你想我不管你的感情你的生活,那我就一并都不管了。你的生活费也好学费也好我都不会管了!我让你看看没有父母你自己的生活是不是跟你想要的自由自在长得一样!”

“好!”

相关文章

  • 宝贝儿更深入一点 床上喘气声音乐 - 她讨厌1998年冬天

    宝贝儿更深入一点 床上喘气声音乐 - 她讨厌1998年冬天

    【23】    林琴南记得郑越钦说过那位齐喜珍小姐和他父母关系不错,因此露出疑惑的神情。    郑越钦挑了挑眉,像是猜到她的疑问:“我妈妈又结了一次婚。”    “哦……原来是这样。”    “你为什么...

    阅读: 5433

  • 口述大几巴插女人 高中校花被 - 十分之三

    口述大几巴插女人 高中校花被 - 十分之三

    “原来我都死七年了啊。”白翎眼睛不眨,指尖滑动手机屏幕。    地点是玉台市购物广场附近的咖啡馆。  白翎和蒋光士相对而坐,中间是两杯柠檬红茶,店里最便宜的饮料。身边是两个巨大的购物袋,装满了各种生活...

    阅读: 5879

  • 女儿娇女儿媚40集 总裁吻她的敏感处 - 余生我想遇见你

    女儿娇女儿媚40集 总裁吻她的敏感处 - 余生我想遇见你

    沐梓悄悄侧过脸,梅雨伸出手帮她整理领子。  “你校服的领子怎么又塌了呀。”梅雨声音十分轻柔,“这几天我都和你说好多次了。”  沐梓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梅雨笑了笑,“你太瘦了,这是L号的校服,...

    阅读: 3908

  • 伦 乱真实故事 三代五女共侍一夫_傅少撩人顶不住

    伦 乱真实故事 三代五女共侍一夫_傅少撩人顶不住

    傅司辰看到唐微微眼中的狐疑,轻声叹息了一声,将她拉入怀中。“微微,我心里一直有一个遗憾,那就是没能看着糖糖和宝宝出生,没能陪着你度过那一段对你来说最难的时光,我希望可以给我一个机会弥补一下。”唐微微从...

    阅读: 5145

  • 狗狗爽到浑身抽搐 邻居老奶奶 - 快穿之跑得快

    狗狗爽到浑身抽搐 邻居老奶奶 - 快穿之跑得快

    饿的只剩一口气得攻君名叫乔克,目前还是个七岁的软萌娃    ,偌大得别墅空荡荡的,只有年幼的乔克一人,他还记得父母出门前对他说的那句话:小克要活下去,保护好自己哦!如果叔叔们欺负你,就打开妈妈给你的项...

    阅读: 1424

  • 三男一女4p 妇人和尚庙避雨 - 且不祝东风

    三男一女4p 妇人和尚庙避雨 - 且不祝东风

    祝东风精致的耳廓一动,传来一道远程指令,朱颜冷清的声音传入中枢:“清除你此前五分钟内的所有任务。然后头顶十一点方向,找到我。”  少女的柔胰离那还不知大难在无息间消散的倒霉蛋的脖颈只有一寸之隔,那冰冷...

    阅读: 1746

  • 舌吻伸进女友内衣 在爸爸后面干妈 - 清水盼盼

    舌吻伸进女友内衣 在爸爸后面干妈 - 清水盼盼

    作者有话要说:因为发烧拖稿这种事还是要体谅的,下次大粗长。  “哈······啊,柳兄,其实不用起这么早的。”寅时就被叫起来的沈淼打了个哈欠,不住地朝柳淏说道。  “嗯?你说什么?”柳淏挑了挑眉,对沈...

    阅读: 3313

  • 啊使劲别停奶真大 二叔求求你了不要 - 他

    啊使劲别停奶真大 二叔求求你了不要 - 他

    怎么会什么也没有?!  方言溪愣在原地,整个屋子安安静静的,没有一丝声响。  “我就说吧,那肯定是你产生的幻觉!”许子艺摇摇头一脸同情的拍了拍她的肩膀道。  方言溪走向沙发,扶额叹气,“这么真实的幻觉...

    阅读: 7287

  • 赵氏嫡女(np) 被扯胸罩还让我做上面自己动_段先生宠妻实录

    赵氏嫡女(np) 被扯胸罩还让我做上面自己动_段先生宠妻实录

    第二百八十二章下厨 奶奶就算是孙子到了,也还是没有忘记苏暖,苏暖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奶奶不知道从哪里注意到了自己,兴致勃勃的跑过来,拉住苏暖的手,就朝着安梓熙走过去。看到苏暖的时候,安梓熙只是觉得自己的...

    阅读: 5824

  • 浪货自己坐上来np 疯狂抽插女人过程故事 - 倾城女帝权倾天下

    浪货自己坐上来np 疯狂抽插女人过程故事 - 倾城女帝权倾天下

    第九章  罗依见舅父深索,知道他对于官家后院不太了解,上前道:“是安国候府上的陆世子。”  “哦,原来是他。”云霄对于那陆晨安或许没有映像,但是当年陆家那事儿闹得沸沸扬扬,即便是云霄不爱关注这些,也都...

    阅读: 3096

  • 王城故意把手放在陈蓉 天啊我的B好养_叶少

    王城故意把手放在陈蓉 天啊我的B好养_叶少

    叶少安看着苏墨暖开车离去,他的身形隐匿在森林的黑暗处,悄悄离开。  一场不太惊心动魄的绑架就此落幕,而苏墨暖和古尼卡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古猛被人带到一间宽敞的会议室,这是整个罗刹高层议事的地方。  ...

    阅读: 1469

  • 当男生说想吃你 男子会所巨茎技师风采_城市的诱惑

    当男生说想吃你 男子会所巨茎技师风采_城市的诱惑

    第二天,月月起床后做了点吃的,吃完饭收拾好自己,化了淡妆,换上昨天新买的衣服,拿上包准备去上班,四川妹子还没睡醒,月月就没叫她,出去坐了公交车去上班了,公司九点上班,月月到的时候八点多点,大部分人还没...

    阅读: 1477

  • 伏天氏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爸爸慢点你的太大_校花乖乖投降

    伏天氏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爸爸慢点你的太大_校花乖乖投降

    送苏恩典回家以后,张峥天接到张铭恩电话,要他回家吃饭。 “你现在在家吗?” “我在公司处理点事情,你先回去,我等会儿就回去了。” “我已经吃过了,明天吧。” “爸爸也好长时间也没见到你了,要不你以后回家住...

    阅读: 3573

  • 穿越之攻略各种爹爹 我被两个男人同时操过 - 大脚王爷

    穿越之攻略各种爹爹 我被两个男人同时操过 - 大脚王爷

    看过快乐的大脚,但是你听过大脚王爷的称号吗?    肖觉加班回家,因天黑路滑,一脚踩空,失足而亡,一朝魂穿到这不知名朝代。    看看,醒来入目的就是这古色古香的房屋装饰,瞅瞅身上穿的云罗绸缎。按照穿...

    阅读: 1433

  • 好刺激 别折磨我了 粗大 布满紫色青经 - 暮兮暮兮

    好刺激 别折磨我了 粗大 布满紫色青经 - 暮兮暮兮

    次日,吉平兴冲冲地跑过来,我正躺在椅子上晒太阳,懒洋洋地眯着眼,接受着金乌的洗礼,小翠在一旁剥橘子,“何事如此慌张?”  “殿下,是殿下......”  我睁开眼,“到哪儿了?”  “不是,是殿下捎来了东西...

    阅读: 3851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