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我要在这里要你 很有味道的熟妇15P - 梦微之

2020-05-18 12:44:01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5611

在场的每个人都沉默着。

空气中凝着血液的甜腥味,让人喉咙发紧。

久之惊得脸色煞白,他望着翎微,嘴角抽动着。

他不知道此刻自己的脸上是什么表情,也不知道在场的人都在想些什么。

脑袋里一片混乱,他无力去猜测每个人的心思,他也不愿。他只是呆呆地望着翎微。

翎微却并不看他。她此时神情镇定,唇角甚至带着微微的笑。

这时候楼里传来混乱的脚步声,一小队全副武装的士兵跑上楼梯。

他们乱哄哄地冲进来,有人将尸体放在担架上抬走,有人粗鲁地将翎微抓过来捆住手,推着往出走。

久之急忙阻拦,却被人狠狠地推到一边,脑袋磕在了雕花的床架边上。

血瞬间涌了出来,顺着额头模糊了他的视线。

他用手抹去眼前的血迹,挣扎着想站起来,却被一只手按住,好像是烟雨,她死死地搂着他不让他过去。他急地乱抓乱咬,烟雨却只是流着泪任他发泄。

久之觉得意识越来越模糊,感觉到气力正在从身体里一点点抽离。

眼里最后看到的,是翎微回头,对他微笑的脸。

她的微笑苍白、孤傲、温柔,眼神越过人山人海,停在他的身上,留在他的心里。

她倾国倾城。

久之额头上的伤不轻,当天夜里发起了高烧,人一直神志不清。

再次转醒,已经是三天后了。

他觉得自己似乎一直在做噩梦,梦到在一处朦胧的景象中,翎微一言不发地牵着他往前走,他问她去哪儿,她不说话,紧紧地攥着他往前走。

突然一阵大雾,他感觉到牵着他的手放开了,翎微却像没发现一般头也不回地继续走。

他想要喊住他,却发不出声。

他往前跑着追去,却一脚踏入悬崖。

然后醒了。

他缓缓睁开眼睛。

似乎是夜里。

桌上点着油灯,床边的椅子上坐着溯溪姑姑。

她依旧精致地一丝不苟,但是细细看来,容颜略有憔悴。

她扶着额头坐着看书。

久之想跟他讲话,一开口却发现嗓子干哑得厉害。

他一动,溯溪姑姑发现了,她放下手中的书,用温和的眼神看着他。

她将手放在他额上,久之感到额头一阵冰凉。

然后她站起来为他倒了水,扶他坐起来喝下。

久之喝了水,感觉好了一些。

他觉得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痛,仿佛是被人装在麻袋里用棍子敲打了一般。

但他不在乎,急切地想询问翎微的情况。

溯溪姑姑知道他想问什么,犹豫了一下,然后说:“她很好,你放心。”

她的声音少见地带着一丝颤抖。

久之知道她在撒谎,便没再开口。

像是怕他多问,溯溪姑姑借口端药,转身出去了。

久之默默地躺着,心里盘算该如何是好。

他决定先去找陆朝元。

可是该去哪儿?

他从来不知道在哪里能找到他。

那么要去官府?

杀了人的犯人被关在哪里?

久之头一次心烦起自己的愚蠢。

这时候,有人轻轻地敲了门。

伴随着一阵药的清苦味道,烟雨推门进来了。

她看起来很憔悴,似乎是这几日太过忙碌,眼圈乌青,脸色发白。

她将手里的木托盘放在小桌上,然后将粥碗端过来。

她用白瓷勺将粥舀起来,轻轻吹了吹送到他嘴边。

久之沉默着张嘴,吃了下去。

吃完了一整碗粥,烟雨又端过药。

久之接过来一口气灌了进去,药的苦味直冲喉咙,他硬是忍住,将药碗还给烟雨。

然后,仍是不吭声地等着。

烟雨叹了口气。

她将碗放回桌上,又回来坐下。

她用少见地冷峻口气说:“那个被杀的人,是个戍边将军。前几月刚立了大功,正是皇帝身边的红人。

那人与公子相识已久,公子将他带来这里玩乐,没想到却……”

烟雨含混地带过了这件事,然后又说,入云阁遇到这样的事情,已经被责令关门调查了。

本来在场的久之也是被怀疑的对象,但是翎微痛快地承认了罪行,她说是将军酒后调戏,她反抗的过程中无意间将他杀死。

而久之的身上搜出了一把刀,被认为凶手不可能同时带两把凶器,再加上楼内众人都为久之担保,说他是个品行端正,温柔内敛的少年。

因此官府排除了久之的嫌疑,认为他是听到打斗的动静才冲进去帮忙的。

久之觉得这两个理由自己听着都站不住脚。

他仔细地回想,突然想起当时翎微在他怀里塞了一把刀。

那是陆朝元去西域时带回的礼物。

他带了两把,一模一样,分别送给了久之和翎微。

入云阁有段时间死了一个姑娘,楼里谣传说有厉鬼作祟。

翎微不知从哪儿听说刀可以辟邪,便央求陆朝元带来,于是那把刀就一直藏在枕下了。

那日翎微发现久之用的正是那把刀,情急之下变将自己的刀塞给久之,以求洗脱他的嫌疑。

久之始终沉默地听着。

烟雨将该说的一股脑儿说完,便也坐着沉默了。

屋里安静地仿空气都要凝固了,半晌,传来小飞蛾扑进火里,发出燃烧的噼啪声。

这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

久之和烟雨都抬眼望去。

来的人竟然是陆朝元。

烟雨站了起来,恭敬地行了个礼。

陆朝元摆摆手叫她出去。

她顺从地端起桌上的托盘,带上门出去了。

久之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便沉默等待。

陆朝元在原地站了半晌,仿佛是在组织什么语言。

然后他迈步走进来,在椅子上坐下。

久之看着他,他依然穿着华贵的衣衫,但这衣衫有些凌乱的褶皱。

他的脸色并不太好,眼窝有些深陷,怕是这几日也没有好好休息。

陆久之用手揉揉太阳穴,然后说:“久之,你好点了吗”

久之没想到陆朝元问这个,他以为陆朝元会劈头盖脸训斥他。

他点点头:“公子,我没事。我……”

陆朝元打断他的话:“既然没事了,明日就搬过去住吧。这里过几日恐怕就要封起来了。

你也不方便再住。烟雨同你一起过去,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久之急切地想要打断他。

他并不在乎其他的事情,他只想问问翎微的情况。

然而他抬眼看向陆朝元的瞬间愣住了。

他头一次在陆朝元脸上看见这样的表情。

他很疲惫,有些神伤,就好像确实是失去了什么心爱之物,抑制不住的悲伤从眼神中喷涌而出

。但他太克制了,硬是将悲戚都埋藏起来。

他还在有条不紊地安排其他的事情,久之对他的恨意突然间瓦解了一丝,他甚至开始相信他是真的在珍惜翎微。

可是鼻尖嗅到的丝丝熟悉的香气在提醒他,眼前的这个男人,将一颗假的凉月如梦给了翎微。

他想要将翎微敬献出去,献给另一个男人,那个男人能满足他的贪欲,他的雄心,他的梦想。

久之一时间心情万分复杂,他咬着嘴唇,整张脸涨得通红。

陆朝元看着他,叹了口气,说:“久之,翎微的事情,我会尽力处理的。你……就不要管了。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你平安着。

只要你无恙,翎微就能安心了。

好了,你好好休息。明日搬过去后,你继续读书,我之前对你所许诺的一切通通不变。”

他说罢站起身来要走,走到门口,停住脚步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说:“若是翎微……久之,请你不要恨我。”

然后推门出去了。

久之将脸埋在被子里。

他当然恨陆朝元。

但是这并不是因为他也许无法保护翎微。

因为这一次将翎微推下悬崖的,正是自己。

次日下午,陆朝元派了车过来接

。烟雨指挥众人将久之不多的行李搬上车,也将自己的一些东西搬了上去。

久之一直坐在窗边发呆,直到烟雨准备好一切,过来提醒他出发。

他站起身来摸了摸胸口的盒子,然后起身缓步走了出去。

花楼内的装饰还是往常的华丽,但是毫无一丝人气,因而倒显得分外萧条。

楼梯上滚落着一只瓷杯,久之一脚将它踢下去,杯子咕噜噜滚动着,然后啪的一声摔得粉碎。

烟雨跟在后面没说什么。

他走到一楼,发现溯溪姑姑正坐在大厅最中间,手里握着那枚黄金烟管。

她坐地端正,面容严肃。

久之走过去,朝她鞠了个躬。

溯溪姑姑抬眼看他,然后微微笑了。

她说:“好孩子。别放在心上,无论是你,还是这儿,”她说着抽了一口烟,“故事都还在后头呢。”

久之有些疑惑,但他什么也没问。一路上他都在思考这句话。

因为离得并不远,很快就到了宅子。

久之下车,发现门上已经挂上了一块小小的牌匾,写着“陆宅”二字。

老杨和小杨很快便迎了出来,帮着其他人搬起了东西。

烟雨闲不住地帮忙去了。

久之在宅子里晃悠,不知不觉走到了小园子里。

虽说是秋天,但小园子看着还颇为欣欣向荣。他走过去摸了摸翎微种的那棵桃树,小树干依旧瘦瘦弱弱的样子。

他从袖子里掏出那把翎微的小刀,然后在树干上小心翼翼刻下了“微之”二字。

字刻得隐蔽,依旧是那笔苍劲有力的字体。

他擦了擦小刀将它放回去。

今日的天,一丝云都没有,热的竟有些不像是深秋的天气了。

久之回到正堂,发现东西都收拾妥当了。

老杨用一副终于将你盼来了的表情,将一摞东西交给久之。

久之翻看了一下,原来是地契,已经一些账目之类零碎的东西,还有一个名册。

老杨解释说:“这账目上的钱都是陆公子给的,公子说等小少爷搬进来就把这些都交给你,请你主持。

这名册是公子吩咐我选的一些下人,我造了这么个册,请小少爷过目后再定夺。”

老杨说着就叫儿子去取银子过来,久之赶忙摆摆手,然后把一摞东西又递了回去:“不必给我看了。东西都交给你保管,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你看着办吧。

信得过你。”

老杨惊得连句完整话都说不出来:“谢……谢谢小少爷的信任,老奴自当……”

久之赶忙打断他的话,叫他出去了。

烟雨端着茶杯进来,看见后笑了笑:“你倒是心大,当起甩手掌柜的。”

久之也笑了笑:“这老杨老实得很,没什么问题。”

烟雨坐下来,喝了一口茶,颇有深意地看了久之一眼:“你啊,可别太信任别人。”

久之没有再接话。

他大病初愈,折腾一下午感觉有些累了。

小杨端了晚饭进来,是清淡的粥菜,久之吃得很香。

吃罢饭他便回屋去,随意的翻了几页书,然后歇息去了。

轻柔的夜风吹起,吹动了小园子里的花花草草。小树上刻着的那个“微之”二字此时微微渗出了树干的汁液,仿佛是一双,流泪的眼睛。

相关文章

  • 好爽快点我受不了了 盛宠奶娘夏仲芳 - 暮之徘徊

    好爽快点我受不了了 盛宠奶娘夏仲芳 - 暮之徘徊

    一  彼时和平盛世的幽界水族栖居地格兰岛,如今已被浓重的杀气所环绕。  “你……你们简直欺人太甚!”  诺大的议事殿的传出了一声遏制的怒斥,幽界水族大族长峮凌蔚立于大殿之上,手中紧抓着的,不是平常不离...

    阅读: 4615

  • 抬起一条腿深入 美女网购系统 小说 - 街北槐花伴马垂

    抬起一条腿深入 美女网购系统 小说 - 街北槐花伴马垂

    不过淮姝现在有比女鬼更让她心烦的事情,因为自那天之后不管淮姝怎么扰沈练,他都不再理她了。  沈炼原是想着连穆楠都在尤都城内,那这尤都城内不知道还有多少殷国人。虽然穆楠说不会杀他,但是当年自己用诡计攻进...

    阅读: 5212

  • 我让爸爸日了 小丫鬟把奶尖送到王爷口中 - 编辑部的小心事

    我让爸爸日了 小丫鬟把奶尖送到王爷口中 - 编辑部的小心事

    第三章(修改过所以时间变了)    (注意:后面初中高中版本都有走偏,我打算各取所长了。也就是说我只打算发一种文了。嗯,第三章还是两种文都有。第四章开始到十二,全部初中文,十三开始梁宝出场开始BL向,准...

    阅读: 2993

  • 大床上的肉体乱 男主糙汉肉多H - 重生之人界来了个小精灵

    大床上的肉体乱 男主糙汉肉多H - 重生之人界来了个小精灵

    “苏洄,你够了啊。”来的人是云暮白。    云慕白过来把我拉到生后,我感觉他的眼睛里像是有箭一般射出来。    “云慕白,你怎么那么小气啊!以前你这聆音楼的姑娘,我碰谁你都没意见啊?”那人快速的从地上...

    阅读: 1353

  • 女邻居夹得好紧太爽了 公婆做的声音太大_一直在意的他

    女邻居夹得好紧太爽了 公婆做的声音太大_一直在意的他

    中午吃饭的时候栀子叫了林初旭一起,林初旭没说话看了一眼安慕就去向了食堂。 安慕看着林初旭和李栀子心里有些不太舒服,文雯看出了不对劲就说:“今天我不太想吃食堂了,慕慕陪我去小卖部好不好。” 安慕没发现文雯...

    阅读: 471

  • 一晚上干了3次17p 妈妈没有拒绝我

    一晚上干了3次17p 妈妈没有拒绝我

    冷映月?这个名字在君旭尧心中默念了一遍,君旭尧感觉自己的这个梦似乎太过于真实了,眼前的冷映月竟然带给他一种无比真实的感觉。  君旭尧从来没有见过和冷映月一样美丽的人,哪怕是夏凝雪,或是王韵蝉,虽然极为...

    阅读: 4698

  • 夫妻三人行真实事件 宝贝叫大声一点真紧 - 亲爱的少年

    夫妻三人行真实事件 宝贝叫大声一点真紧 - 亲爱的少年

    精致的男生,就像故事里的小王子,在一群脏兮兮的男孩子里,他永远是中间的一抹亮色,她在日记里无数次提到他的名字,却在五年里只叫过三次。  他们见过无数次面,但是他开口永远都是另一个女孩子,找她也只是带个...

    阅读: 52

  • 看着别人调叫妻子 被三个人轮流舔下班 - 茶言碎语

    看着别人调叫妻子 被三个人轮流舔下班 - 茶言碎语

    我叫苏玛。是的,玛丽苏的苏玛。当然我也有玛丽苏光环加持。    那是一个雨夜,受不了竹马劈腿的噩耗,我到酒吧买醉。像我这样的大美人,一到酒吧自然就成为众人的焦点。我享受这种感觉,渣竹马眼光瞎,看上了那...

    阅读: 365

  • 练瑜伽时被男教练 宝贝真紧水真多18p - 小心保镖

    练瑜伽时被男教练 宝贝真紧水真多18p - 小心保镖

    他们俩大眼瞪小眼,晋江就在一边看好戏。  不过,十分钟后……  “你们能不能等会儿再眉目传情?”晋江的脖子是没受伤,但是已经僵了。王筝拿刀架着他,他不敢乱动,连绳子也磨不了。  王筝深吸一口气,握刀的...

    阅读: 5350

  • 公交轮奸bl高h文 坐男朋友腿上上下插我_回档九八之锦鲤人生

    公交轮奸bl高h文 坐男朋友腿上上下插我_回档九八之锦鲤人生

    老道看到舒涵和夏若白过来攻击自己又拿出了一把剑,和夏若白、舒涵缠斗在了一起。舒涵和夏若白配合的不错,一下就占了上风。老道一边要应对舒涵和夏若白一边还要控制罗盘,所以时间久了,灵力就有些不济。老道招回了...

    阅读: 6080

  • 一男玩两女的姿势  粗大挺进女友 - 如烟

    一男玩两女的姿势 粗大挺进女友 - 如烟

    如烟最终还是向晏笑透露了那么一点他的事情。因他觉得,事情终于到了瞒不住的时候。    如烟告诉晏笑,她今天听到的的确是真的——在晏海一家搬来以前,吴县的县衙里除了县老爷和他的夫人、子女,还住了一个道士...

    阅读: 7018

  • 我想让你把我弄湿 把同桌高怀孕_余生暖暖

    我想让你把我弄湿 把同桌高怀孕_余生暖暖

    接过了厉谦凡手中的甜筒,江离还是第一次这样放松。  这四年以来,她从未如此快乐过,这样的快乐或许也只有厉谦凡能够给予她。  “你什么样子我都喜欢。”厉谦凡伸出手指擦掉了江离嘴角的冰淇淋痕迹,可是却没想...

    阅读: 7763

  • 哦…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 - 归雁

    哦…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木马上凸起电动木棒 - 归雁

    曹缪虽统领五万大军,但这五万人大部分是“水货”。  和平年代,最大的战役也就是剿匪,这五万人疏于战场磨炼,大部分人一辈子都没杀过一次敌人。平常训练的时候倒是十分壮观,黑压压的一片,确实能吓退不知深浅的...

    阅读: 7803

  • 来啊,来作死啊[快穿] 大肉棒好舒服 - 关于喜欢你这件事

    来啊,来作死啊[快穿] 大肉棒好舒服 - 关于喜欢你这件事

    我们练舞一直练到晚上十点才终于解散,回到寝室时候我感觉自己的手和脚都已经分崩离析了。王文楠和刘诗然也很累。王文楠就不说了,自己要练习,还得一遍遍地向我们演示,苦口婆心地讲解。刘诗然回来也直接洗洗上床躺...

    阅读: 5354

  • 合租半夜洗澡 湿答答奶头顶肚兜爹爹

    合租半夜洗澡 湿答答奶头顶肚兜爹爹

    虽然波利特知道,那些敌人是一定要对付的,但是,在他的心里始终认为,什么事情也没有寻找宝贝重要。  特别是,这座岛上一看就像是有宝贝的样子,一座荒岛,没有人来过,这样的地方,岂不正是能找到宝贝的地方。 ...

    阅读: 7863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