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尘play原文 疼吗不疼我就继续了_靳少请克制

2019-12-10 10:37:11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4519

江琋月不想再搭理薛嘉晋,转身准备离开这个地方,薛嘉晋追上了江琋月,抓着她的手臂,不愿意放手。

江琋月很是恼怒,这里毕竟是她的家,而薛嘉晋竟然在她的家里对她动手,这要是在外面,指不定薛嘉晋会做出什么事来,上一次薛嘉晋敢强吻她,下一次说不定能把她带去开房,这个男人很是危险,江琋月想远离薛嘉晋,但是薛嘉晋像狗皮膏药一样黏住了她。

这样的人,让人很是害怕。

“江琋月,我对你做了这么多,难道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薛嘉晋不敢置信的问道。

江琋月用力的甩开了薛嘉晋的手,眼神冰冷的看着他:“你做这么多,是你自己想做,愿意去做,并不是我让你去做的,薛嘉晋,你别以为你做了这些事我就必须跟你在一起,我的粉丝做的事情比你多了,难道我还要每个人都顾及到吗?”

“江琋月,你为什么心这么狠?”

“没办法,这才是真实的我,你现在发现也不算太晚,看清楚了,我们之间不可能!”

江琋月说完转身欲走,但薛嘉晋依旧不愿意放开眼前的人,好不容易能见一面,如果现在放她走,下次见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江琋月,我是绝对不会放弃你的,你现在可以对我冷冰冰的,但我对你的爱丝毫不减,我会用我对你的爱温暖你,迟早有一天你会发现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对你是最好的。”

“对我好的人太多了,不缺你一个,识相的赶紧离开吧。”字字珠玑,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刀,扎在了薛嘉晋的胸口。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薛嘉晋,你生为一个男人,就应该有男人的样子,我最讨厌的就是像你这种软蛋男,你根本不值得我爱!”

江琋月说完之后独自离开,留下薛嘉晋一个人在客厅里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久久的无法收回自己的视线,耳边似乎还会响着江琋月临走前说的一段话,难道他真的不像一个男人吗?

他只是想要拥有属于自己的爱情而已,只是想要跟喜欢的人在一起,仅此而已,这么简单的要求为什么却得不到呢?

薛嘉晋很想去追江琋月,说出他心里的感受,但是现在的江琋月似乎根本不在意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薛嘉晋站在原地,双腿不受控制的往后倒退了几步,差一点没有站稳脚步摔在地上,努力的保持着身体的平衡。

江琋月,我是绝对不会放弃你的。

薛嘉晋在心里默默的说完了这句话,转身离开了江家。

季兰芝没有离开江琋月的房间,江琋月回到了房间打开了门,才发现季兰芝并没有走,她的脸上没有半丝的笑容,甚至还有些憔悴。

“你跟薛嘉晋之间怎么样了?”季兰芝好奇地问。

“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又能怎么样呢?他不是我的菜,也不是我最终的目标,我直接拒绝他了,让他以后不要来找我。”

江琋月坐在梳妆台前,对着镜子里打扮着自己,季兰芝听着她的话,颇为无奈,之前明明说的好好的,可以把薛嘉晋留下,毕竟薛嘉晋的身后还有薛家和靳家做靠山,如果能合理的应用他身后的资源,对江琋月以后的路会有帮助。

而薛嘉晋却被江琋月赶出了江家,他的心里一定会憎恨江琋月,如果以后有需要他帮忙的地方,不知道他会不会不计前嫌的帮助江琋月。

季兰芝把事情考虑的很周全,但是江琋月却从来不会考虑这些,她只顾眼前的利益,季兰芝怕江琋月以后会受到一些她难以接受的范畴之内的压力。

“月月,不是妈说你,薛嘉晋现在还不是能得罪的时候,你现在得罪了他,你有考虑过以后的事情吗?”

“我现在身后的靠山比薛嘉晋要厉害的很多,我为什么还要看薛嘉晋的脸色呢?”江琋月不以为然的说道。

“月月……”季兰芝还想说些什么,江琋月却不想听,随意的找了一个借口,将季兰芝赶出了自己的房间。

屋子里瞬间清静了许多,江琋月终于可以静下心来,想想快要到来的合约,之前遇到了那些不好的事情,统统都抛弃到了脑后。

现在的她更应该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等待着合约到来的日期。

与此同时,寰宇国际集团,沈毅重新买了一束鲜艳的玫瑰花,开车到了寰宇国际集团楼下,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仪表仪容,确定好没有任何的问题才下车。

沈毅刚走到门口,几个保安看见他的车,匆忙赶过来,拦住了他的去路,沈毅往左他们也往左,沈毅往右,他们同样往右边,半丝都没有松懈。

“你们给我让开!”沈毅沉声的命令道,几个保安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个人让开一条路,毕竟这关乎着他们的饭碗能不能保得住。

“对不起,沈先生,我们也是按照命令行事。”

好一个按照命令行事,沈毅冷冷的笑着,靳司南,你可真有本事呀。

沈毅看得出来,此刻他根本进不去环宇国际集团。

他也不再硬闯,最终的结果也是进不去,可能会被过路的人误会,思量之下,沈毅决定在门口等待着江心爱的下班。

具体下班的时间不过半个小时,这段时间他还是能等的,反正他也没有其他的事情去做。

 沈毅不在硬闯,转身回了自己的车子里坐下,视线一直落在大厦的门口等待着江心爱的下班,几个保安互看了一眼,沈毅没有硬闯让他们也都暗暗的吐了一口气,自己的饭碗算是暂时的保住了。

大厦顶层,总裁办公室,靳司南完全没有工作的心思,那个男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他们会一起出现在医院,而江心爱对他的态度十分的友好,这一点让靳司南心中的警铃大响起来。

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甚至比沈毅更加的有威胁力。

江心爱到底哪点好,为什么他的异性缘如此的好?

“对不起总裁,这些钱我不赚!”

江心爱那么喜欢钱的一个女人,竟然不赚他的钱,靳司南更加怀疑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之前江心爱处处拒绝他,难不成就是因为这个男人吗?

“江心爱,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这一次的机会来之不易,你真的不要好好的把握一下吗?双倍的工资呢!”

江心爱咬着下唇,垂放在身侧的手紧紧的握住了拳头,她也是做了好久的决定,才拒绝了这么大的诱惑,毕竟那个男人帮她挡了一刀,她不能因为一点点钱就把对方出卖了,虽然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关系。

“我又没有喝酒,怎么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这个钱说不赚就不赚,总裁你不要再说了。”

靳司南发现江心爱对他的称呼从名字转为了总裁,好像刻意跟他之间打开了距离,这种距离感让他很不舒服,甚至内心升腾起烦躁感,闷闷的十分的不爽。

“江心爱,你不把他的消息告诉我,我也有办法查出他到底是谁!”靳司南突然靠近江心爱的身边,单手撑在江心爱身旁的桌子上,刻意将她圈进在自己的怀抱中。

江心爱不屑地挑着眉,靳司南若是有时间大可以去追查他是谁,但是这件事不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她就不会心虚。

“随便你好了,想怎么查就怎么查,我无所谓,对了,我还要工作呢,麻烦总裁大人回到你自己的位置上坐好,不要打扰我的工作。”

真的是天大的笑话,他靳司南竟然成了别人的麻烦?而且还被警告打扰了对方的工作?

有太多的人想要他去打扰对方,他还不乐意呢,这个江心爱,可能真的是被自己惯坏了。

不过,他乐意惯着她!

两个人不欢而散,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工作,靳司南一直偷偷的打量着江心爱,却没有发现她有任何的不同,跟平时的她一模一样,难道真的是自己多想了?

下班的时间终于到了,江心爱收拾好手里的工作,直接出了办公室,靳司南追了出去,拉住她的手臂,反问道:“你最近是不是钱太多了?”

“你什么意思?”总觉得靳司南在故意找麻烦,江心爱也不给他机会:“我是没有车,但我可以打车回家,绝对不会麻烦总裁你的。”

江心爱直接离开,完全忽视掉了靳司南,靳司南本来想说的是让江心爱坐着他的车一起回家,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的结果却变成了这个样子,不仅没有跟江心爱一起回家,反而惹怒了江心爱。

女人的心思一直都不好猜,靳司南算是怕了,等回到家的时候,他在单独找江心爱好好的谈一谈。

江心爱独自乘坐电梯到了一楼,大厦的门口,沈毅却没有离开,他的视线一直盯着门口,终于让他等到了想要见的人。

沈毅迅速的打开车门,拿着事先准备好的鲜花下了车,直接走到江心爱的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江心爱原本心里还有些生气,没想到又有个不怕死的撞上了她的枪头。

沈毅直接把怀中的鲜花送到了江心爱的面前:“江心爱,请你跟我交往!”

相关文章

  • sm主奴调教:调教男奴 弥漫荒芜的心房 - 晓梦微寒

    sm主奴调教:调教男奴 弥漫荒芜的心房 - 晓梦微寒

    “汴志城!你违背祖宗遗训,泄露通过密林结界之法,又纵容外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踏入桃源村,我看你到九泉之下有何颜面去见列祖列宗”。远远看去,泼水的正是一个妇女,看起来五六十岁的年纪,脸上虽有愤愤之情,却也...

    阅读: 5680

  • 穴 翻 水 叫 奶 啊快点给我了别停 - 唯见江心秋月白

    穴 翻 水 叫 奶 啊快点给我了别停 - 唯见江心秋月白

    十月校园,惠风和畅,而坐在树下的“美女“却一脸生无可恋的盯着眼前的一本书。  暮月回想起上课他讲题时英语老师那黑成碳的脸就头疼。那句下次英语再成了你的拉分科目就等死吧至今回荡在耳畔。   “唉英语拉分...

    阅读: 844

  • 女友裙子短裙方便湿 姐姐脱了裤子叫我上她 - 不疯魔

    女友裙子短裙方便湿 姐姐脱了裤子叫我上她 - 不疯魔

    皇帝回军营的时候,是身中一箭、躺着被人抬回来的。话说他单枪匹马的,敌方就瞅着他这个目标一顿射箭,完全不知道这个人来头大的很。见着来势汹汹的人中箭倒下了,那些射箭的士兵就草草收了弓,跟平常回家吃饭一样地...

    阅读: 840

  • 善良的女友被老乞丐 两老外同时干

    善良的女友被老乞丐 两老外同时干

    场上的局势对于老鹰队来说并没有什么威胁,你活塞队在得分,老鹰队同样在得分。  你活塞队我防不住,但是我你活塞队也同样防不住。乔.约翰逊最近听的的最多的消息就是活塞队怎样怎样,所以心里一直都憋着一股劲,...

    阅读: 6957

  • 和两个男人玩3p太爽了 桌下按头口

    和两个男人玩3p太爽了 桌下按头口

    “尼妹……”唐锋在全速往轮回军堡冲刺,即便没回头,也凭借七彩精神力感知到了背后发生的一切。  大夏最强的十大军营,锐士营仅仅排第九。  锐士营一展露锋芒,竟是如此可怕。  唐锋是涅盘境一转巅峰的尊者,...

    阅读: 7390

  • 跟狗狗做了四小时 和老头疯狂做小说_花样青春不孤独

    跟狗狗做了四小时 和老头疯狂做小说_花样青春不孤独

    刘哲问她想去哪,刘雅瞳也没想到什么好地方,但是难得有时间在一起,她想和刘哲多呆一会,于是刘哲说道:“带你去个老地方。”“老地方”是哪?刘雅瞳心里疑问着,但是不管她怎么问,刘哲总是卖关子,看着她不耐烦了...

    阅读: 7444

  • 公交车上干 女法官判决死刑 - 亘古

    公交车上干 女法官判决死刑 - 亘古

    第七章、这是哪里来的小黑鸟  “师父。”  盖聂正在厨房准备晚饭,听见熟悉的声音觉得有些好奇,平日里不是要临近吃饭时才会回来吗?今日怎么这么早,难道是遇到麻烦了?思及此,盖聂立刻出门。  见他脸色红润...

    阅读: 7638

  • 和搜子居住的日子2 啊哦受不了了好大啊哦_顾少

    和搜子居住的日子2 啊哦受不了了好大啊哦_顾少

    韩倾儿被顾千昀的怒斥声给吓得正着,看到顾千昀来了,韩倾儿心里有点不忿,明明她是看着顾千昀不在她才过来的,怎么顾千昀会在这里?自从上次n国一行,韩倾儿拍去拦截顾千昀的人失手,她才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不像表...

    阅读: 7161

  • 小女孩的馒头有多嫩 女人出轨日记 - “王熙凤”建房

    小女孩的馒头有多嫩 女人出轨日记 - “王熙凤”建房

    王彩凤做梦也没想到事情会办得这样顺利,她觉得自己没费多大劲儿就给人说了桩亲事。以前她从未做过媒,看来做媒也不难。她决定,等翻新了房子,就要办个不挂牌的婚姻介绍所,做这不用本钱的生意。过了段时间,她就让...

    阅读: 3805

  • 两个师傅和公主 男人的巨物 - 踏浪如歌

    两个师傅和公主 男人的巨物 - 踏浪如歌

    当成思成正在家乡经历心灵的煎熬,并最终决定与夏旖旎分手时,这一切,夏旖旎并不知道。她按照之前和成思成的约定,提前两天到了学校。  热恋中的女子,与情郎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算一算与成思成分开,已经一个多月...

    阅读: 1700

  • 皇上好大啊干宫女 糖盒(h)安白御书屋 - 我就是来扯个蛋

    皇上好大啊干宫女 糖盒(h)安白御书屋 - 我就是来扯个蛋

    三傻大闹宝莱坞一样,在学校里面瞎转悠,这个大学简直就是人间仙境,陈新高二暑假的时候来过北京,这里的学校环境完全不输北大清华。  学校正中间的一片湖名叫莫言湖,湖水清凉澄澈,反射着太阳光照射下来的光线。...

    阅读: 1582

  • 白妇大对战小黑伙 主人给我戴金属贞洁锁 - 同一片蓝天

    白妇大对战小黑伙 主人给我戴金属贞洁锁 - 同一片蓝天

    李子湉有个习惯,认床。他虽然躺下了,这不熟悉的床铺与新环境令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正准备插上耳机听手机里面的歌,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是他大学舍友王骏腾发来的:  “今天魏亮找过我,还打电话给你了,后来他就...

    阅读: 3360

  • 赵氏嫡女np全文 边曰边添奶_总裁老公轻点宠

    赵氏嫡女np全文 边曰边添奶_总裁老公轻点宠

    “你当真?”虽然说这就是何母期待的结果,但是这个简默未免妥协的太快了点,她本来还以为要好一段时间跟她周旋呢。简默对着何母点了点头,“我当真。”说完以后又免不了在心里自嘲的笑了笑。鸡就是鸡,永远都不要妄...

    阅读: 4294

  • 唔…别摸哪里 他把按摩棒开到最大

    唔…别摸哪里 他把按摩棒开到最大

    第二天,一大早,武天还在房里睡觉,阁楼之外便传来了水嫚的声音  “逍遥!本小姐来了,你快出来!”  听着水嫚的喊声,武天有些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随即无奈的摇了摇头,轻轻一挥手,楼下的阁楼大门立刻自动...

    阅读: 3201

  • 医生太深了好涨好烫 古代一女被迫n男文肉辣前夫

    医生太深了好涨好烫 古代一女被迫n男文肉辣前夫

    赛恩看见了一抹刺眼的电光在黑色的军潮中高速跃动。  那是一个耀眼的光球,在诺克萨斯士兵的盾牌上来回跃动,以肉眼难以捕抓的速度重新塞恩。电球在高速移动中不停释放出闪耀的电弧,而那些诺克萨斯士兵身上的钢铁...

    阅读: 7117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