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女的下面扒开添 与妈妈激战10p - 高岭之花是朵生姜

2020-02-13 12:24:25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4094

“尊敬的旅客,本站是丰阳站,前方到站……”

盛江和肖泽从高铁上下来,随着人流往出站口走。盛江看了一眼手机,就把它放回包里背好。

5:40,时间还早。

津州和丰阳之间本来距离就不算很远,再加上高铁通车,抵达速度又快了不少。

肖泽低着头,目不转睛地看着手机跟在盛江后边,低声嘀咕:“我没眼花吧,女神今天这么早就上线了,是不是想到晚上要和我见面,激动得都睡不好了。”

虽然这话颇有些自作多情,但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确实真相了。

出了站口,盛江刚想伸手叫计程车,这时身后的肖泽突然哎哟一声低呼,一道女声连忙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太着急了。”

他回过头,肖泽正揉着被撞痛的肩膀摇头示意没关系,而说话的是个中年妇女。

她画着很重的妆,擦着厚厚的粉,身上的衣服看起来时髦漂亮,肩上还挎着只红色皮包。但盛江眼尖地发现她的脸和手上都有着轻轻的红印,像是抓痕。妇女的怀里抱着一个衣服穿得有些厚的孩子,小脑袋耷拉着,像是正在沉睡。

这人似乎有点不对劲。

“两位帅哥有看到我的孩子么,就是像他这么大,穿着粉色衣服的一个小姑娘。”妇女示意了一下怀里的孩子,看向他们。

她的眼里看不出对孩子的担心忧虑,反而像是例行问事一般带些不情愿的神色,真的不想是个母亲。

盛江不自觉地皱着眉看着她,本来就凌厉的面庞更添锐气 。

但肖泽并没有注意到:“我们刚从高铁下来,抱歉了没看见有什么孩子。”

女人像是松了口气一样,又去一旁问了很多路过的人,大家都摇头。

肖泽已经拦好计程车了,他刚要坐上去,盛江却忽然转头望向一辆白色的面包车,那个奇怪的女人刚好抱着孩子坐上去。

“她没有找到孩子怎么就走了呢?不应该找安保人员或者报警吗?”肖泽也看过来说,“真是莫名其妙。”

盛江侧着头,没有附和。

“司机,去二小。”很快肖泽的注意力就被转移了,逐渐亢奋起来,对他说,“我们快点去吃早饭吧,我猜你一定很想念咱小学旁边的那家包子店,我也好久没去吃了。吃完我还可以回家补个眠,再去做个头发,哦对了,还得让我妈把客房收拾出来,你晚上到这儿来住吧……”

眼前的景色从车窗一一掠过,盛江沉默地注视着眼前有些熟悉的街角,但更多的是陌生。然而毕竟在这里生活过十多年,他难以忘怀这座城市带给他的感觉。曾经这里是他以为的最美好的地方,不过无论什么到现在大概已经都随风而逝了吧。

“盛哥,你听到我说话了没啊!”

肖泽聒噪的声音把盛江从深思中唤醒,他一眼撇过去,肖泽不吱声了。

“我得跟老师说一声,到时候联系你。”

司机打了表,盛江按照上面的价格用微信付了三十多块钱过去,随即下了车。面前的这所小学这两年已经被翻修得焕然一新,曾经的水泥板砖路已经被换成了一大片绿色的胶质草坪,或许这些东西是来弥补孩子们现在已经失去了的绿色的草地吧。

就在盛江打量的这功夫,肖泽已经走到了店门口,远远地朝他喊:“盛哥你快点——”接着就开门进去了。

这家熟悉的包子店,是他们小的时候的基地之一。父母如果没有时间做早饭的话,他们这些小孩总会集聚在包子店里面。老板很和蔼,于是他们总是利用这点吃饭的时间,一边吃包子,一边互相抄着答案,来应付老师留下的作业。

盛江迈进店门,门上挂的铃铛已经很老旧了,似乎还是当年的那个,发出了叮叮咚咚清脆的响声。很多曾经,刹那间历历在目。

他们两个这么多年没有光顾过,老板早已忘了他们是谁,只当是住在附近的,偶尔来吃饭的客人,匆匆放下四盘包子就走了。

盛江在肖泽坐下,肖泽依旧在不停敲打着手机。

因为已经放假了,包子店里的顾客并没有很多。这家店主要经营的是汤包,卖的都是那种很小的包子,皮薄馅儿大,一口咬下去甚至都会溅出汤水来。

肖泽一口气点了二十个他们以前最常吃的鸡肉馅儿的,又忙着倒醋和辣椒油:“盛哥你不够吃就再要。”

“嗯。”盛江淡淡应了。

“晚上陪我去见女神吧盛哥,我自己一个人有点胆怵,毕竟……唉,总有个第一次嘛。”

“网友?”

“游戏里的侠侣,就是我之前跟你说过的那游戏,我们都认识半年多了,可算能见真人了。”

“好像有点印象。”虽然盛江已经忘了到底是什么游戏了。

“我感觉吧,她应该是话唠可爱型的,虽然一直没要来照片,但是男人的直觉是不可能出错的……”盛江没打断他,只顾吃包子,肖泽滔滔不绝,筷子都在空中挥舞了有一会儿了,“她游戏打得超级好,跟我比起来呃……没什么好比的,就是一种又御又萝的范儿。平常我们聊天,她那说话的速度,我都赶不上她,但她对别人却都言简意赅,几句话能帅我一脸,反差萌什么的真的好可爱啊。”

是挺可爱的。盛江默默把筷子伸向最后一个包子,两口解决,抽出纸巾擦了擦嘴。

肖泽愕然:“你这就吃饱了?”低头一看,除了他碟子里沾了辣椒和醋的半个,桌上四个盘子里空空如也。

他的脸瞬间纠结成了一团,欲哭无泪。

怎么就得意忘形以至于忘记对面这货的本质了呢?

这可是曾经吃霸他们一条街的大胃王。

“老板,再来五个鸡肉馅儿的。”

“好咧——”

肖泽抹了把并不存在的眼泪,化悲愤为食欲,反正也不是他掏钱,吃!

然而五个还是剩了俩,肖泽悄咪咪地拿了个塑料袋,装起来带走了。

这都吃不了。盛江略带嫌弃地瞅了他一眼,把手机从背包里掏出来之后递给肖泽:“里面有几套换洗衣服,你不用动,帮我拿回去就行。”

“小case,那盛哥,我就顺路先回家了啊,提前祝你旗开得胜。”

“嗯。”

打车到老师和学生入住的宾馆时,已经是六点半了,一众参赛学生大多数才刚醒。

盛江很快找到了他正在吃早饭的班任,不过这次带队的据说还有一个主任。

“这么早就过来了,”班任姓邱,叫邱晓,是个颇为干练的女老师,“等会八点有个集训,也不太算是集训,就说说注意事项啥的,借用的场地是在旁边的丰阳中学。”

她又指了指另一边穿着黑运动服的男生,把人喊了过来:“这一次咱班一共进了你们两个,互相帮助啊,都好好努力。楚之远你记得给他讲讲这三天流程啊,他昨晚没在。”

“好。”楚之远两手插着兜,矜贵地点点头。

原来这是同班同学啊,班任不说他甚至都没想起来对方叫什么名字。盛江想,不过这也不能怪他,这男生一周得有五天缺课,神龙见首不见尾。

楚之远看过来,态度可谓相当冷淡:“找地方坐吧。”

“嗯。”

在小厅可供休息的座位上坐下之后,明明也就相距一臂,两人却相对无言,谁也不知道怎么开口。

盛江都有点困了,还是陈之远先打破了宁静:“今天集训,明天基础笔试,后天临场书面作文和口头作文。”

“有点难啊。”

“嗯。”

……

又没下言了。

这边气氛凝固着,那边嘈杂的餐厅里郭主任正在和邱老师低声说着话。

“邱老师,我看刚刚那个盛江从外面进来,他昨晚没在啊?”

“嗯,他家丰阳的,我就没管。”

郭主任啧了一声:“你还真是放心啊。”

“怎么?”

“我可听人说,他老早就跟他爸断绝关系了,他妈可也不管他,估计是这孩子有病。”

“你听谁说的?可别瞎说。”邱晓眉头紧蹙。

郭主任挑了挑眉毛:“他爸是津州大学教授,我哥们也在津州大学,正好认识,喝了多少次酒的交情了还能有假?”

邱晓隐隐有些不悦,没插话。

“哎呀,我就跟你直说了吧,他初中跟一个男的胡搞,直接被对方家长给撞见了,那给人家恶心的,一声不吭就搬走了,搞同性恋就是活该,就应该……”

“郭德志,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邱晓怒了,声音高了起来,“他是我最优秀的学生,虽说性格孤僻了一点,我心疼还来不及呢,你至于用这种话来诋毁人家?再者,就算是同性恋又干着你什么事儿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是侵害他人名誉权,在人身攻击。”

郭德志愣了愣,一股怒火涌了出来,他第一次遇见这么甩他面子的女人,以往哪个不是称赞他消息灵通无所不知的?可他还没来得及爆发,邱晓就哼了一声走了。

所以当盛江和陈之远回到大厅时,就看见昨天考场的那个一直看着他的监考老师眼睛通红,狠狠盯着这边。

正好邱晓迎了过来,轻声说:“你俩记得离郭主任远点,他今天脾气不好。”

“嗯。”

“知道了。”

将近八点。

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到了丰阳中学,阶梯教室是容不下的,所以他们都被安排到了闷热的体育馆里。

几个领导相继进行着冗长的讲话,底下的学生都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陈之远擦了一把汗,正看见盛江垂着的头,不时点一下。

据说他和泽宝宝是很好的朋友呢,可是无论自己内心是多么想讨好他,想跟他打好交道,嘴却硬是张不开,说什么都不行,还搞得那么尴尬的局面,真是没用。

陈之远无声地叹息。究竟什么时候他的社恐能好转一点呢?

之后他们又被分开到各个教室讲了一些规则说明和注意事项,盛江用胳膊支着脑袋,眼睛半眯不眯的,只差临门一脚就能睡着。

直到陌生的老师让坐在前面的他去发一摞册子,他才不情不愿地站起来,分了一大半给坐在左侧的女生。头脑模糊的盛江没注意到女生瞬间爆红的耳朵。

妹子内心:啊啊啊土拨鼠尖叫!他是不是发现我在看他了!好帅!冷漠男人我的最爱!

盛江发完册子愣是睡着了。

时间一晃而过。班任问他晚上去哪住,他说朋友家,就被批准了。

于是盛江成功脱离大部队,随手打了辆车,拨通电话。

电话那头的肖泽正在固定头发,听到铃响,连忙让LOKY帮忙拿着接一下。

LOKY调侃了他一句:“女朋友啊,这么急。”

“不是,我哥们。”

——你现在在哪呢?

——我在理发店,阳光路把头那家。

——行,我马上过去,正好你整完了陪你去买吉他,你之前说的是哪个店?

盛江的话带着笑意,但紧张的肖泽没听出来。

——吉,吉他?我想想啊,一时间忘了……

边含糊着边赶紧低声问LOKY:“离这儿最近的乐器行在哪?”

“乐器行?”LOKY有点懵,“我只知道京西街有一家。”

听清了之后,肖泽忙凑着手机回话。

——我想起来了,是在京西街,有点远,我让人送过来就行……

哪只肖泽话说到一半,忽然听到电话那头盛江说:“师傅,麻烦拐道去京西街的乐器行。”

这下完了,一定得露馅。肖泽如同晴天霹雳,手一抖把电话给挂了。

……

所以当肖泽推开乐器行沉重的门时,内心是只有用卧槽才能形容的,总感觉这比盛哥的眼神利刃更可怕。

盛江正随意坐在高脚椅上,看着很像那么回事儿地抱着把棕木吉他,不时有几个好听的音符蹦出来,还有点小帅。

站在他身后的驼背老头抖抖胡须,一脸满意:“真不错,这么快就能弹两个和弦了,小伙子天赋不错啊。”

当然不错。肖泽深呼一口气,迈定脚步走进去。盛哥他老妈好歹也算是个钢琴家了。

“那行,徐爷爷,这把琴我就先带走了。”

“好好好,”老头子挥挥手,“既然看得懂谱就有时间多练练,别辜负我制琴一捧心血。”

盛江微微弯腰:“不会。”

“那咱加个微信吧,我要定期检查你进度。”老头子很积极。

本说的是场面话的盛江一顿。

“……好。”

现实版覆水难收啊。

肖泽一言不发地看到这儿,内心狂笑。盛哥他老妈从小开始那么多年努力都没让盛哥学会哪怕一样乐器,以盛哥的懒癌能学才奇怪了,当然学习是例外,这次当真是骑虎难下啊。

相关文章

  • 迷人的乳沟 深一点再深一点好爽_倾恋女武神

    迷人的乳沟 深一点再深一点好爽_倾恋女武神

    “对于昨晚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是这并不是我的道歉,而是出于我家族的道歉,与我个人无关。”金智恩说道,“作为赔偿,我可以在不损害家族利益的情况下……或者说在可接受范围内,替你办一件事。”  “这倒不错。...

    阅读: 141

  • 快穿之肉肉收集精 春水荡漾蜜水直流_小珍珠考研记

    快穿之肉肉收集精 春水荡漾蜜水直流_小珍珠考研记

    “你们没开玩笑?” 吴未央越想越觉得不可能,现在是中秋假期,她们不是在家吗?  “吴未央你下不下来?不下来我给你头掰了!” 林酒酒手里拎了很多东西,很重,真是要被吴未央这个小傻子给气死了。  “好好,我...

    阅读: 2955

  • 很污很湿的小说片段 我与姐姐做爱_我家老公有点暖

    很污很湿的小说片段 我与姐姐做爱_我家老公有点暖

    而对于那些妇女姑娘,宋湘冉便给她们带回来一些城里卖的好看的小饰品。还有那些年纪不大的孩子,宋湘冉也带了一些城里卖的吃食回来。"湘冉啊,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怎么还带这么多东西呢?"杨家嫂子开心地把...

    阅读: 7270

  • 被豢养的罂粟 想让男朋友喝我尿小说_霸总宠妻手记

    被豢养的罂粟 想让男朋友喝我尿小说_霸总宠妻手记

    于是便扯开了话题,这世上难不成就只有一个江乔了吗?还不忘拿着自己的酒杯碰了碰洛初的酒杯,两个玻璃博相碰,发出了清脆干净的声音。“洛洛呢,没和你一起回来?”洛洛是洛初的妹妹,洛家二小姐,就叫洛洛,洛初的...

    阅读: 628

  • 他开车我给他口了 黑人的大家伙吃不消 - 霓虹的七月

    他开车我给他口了 黑人的大家伙吃不消 - 霓虹的七月

    真相于校园大白时,论坛上官网上五纷云杂的争吵声,激烈的咒骂声也慢慢的消了下去。  大家一致达成了共识,皆不是情之所深,才扒扯着这些令人心惊心哀的爱&9633;&9633;。    “我和你雁行两两,又结下于飞效凤...

    阅读: 6657

  • 腐文堵铃口尿道按摩器 高H强制调教震动

    腐文堵铃口尿道按摩器 高H强制调教震动

    再有士兵从两面点火,兽耳内藏的两个烟瓶,口中安置的竹制喷筒,左右胸旁的拴铳,四眼内装满的火药,都在引线的燃烧下一触即发。霎时硝烟喷射,火铳自发。  数百只木火兽从天而降,吓得高句丽士兵一边哭爹喊娘地要...

    阅读: 6443

  • 总裁你的太大太长太粗 女死囚抢毙囚 - 莫等卿归来

    总裁你的太大太长太粗 女死囚抢毙囚 - 莫等卿归来

    赵夫人正在家中停不住脚的来回走动,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下人们找了一圈都不见那姑娘。那可是逐儿的救命绳索,若是丢了,自己真是无颜见兄长和大嫂了。  忽而听见下人们嚷着&8216;姑娘回来了&8217;。赵夫人喜得...

    阅读: 7660

  • 糙汉1V1宠女主大荤大肉 啊 不要了 好涨啊 - 红蛊琉莹

    糙汉1V1宠女主大荤大肉 啊 不要了 好涨啊 - 红蛊琉莹

    众人:“......”    郑乾宇的脸顿时就变了,仿佛吃的苍蝇一般。    卫子劼心想,节操不要就不要了,反正已经成粉了,他不介意再踩几脚。    嚎的更厉害了:“郑公子,我听你的话,你昨晚做的事我不说出...

    阅读: 1936

  • 长篇黄色小说 领导吃员工奶_青春成长手札

    长篇黄色小说 领导吃员工奶_青春成长手札

    姑姑坐在办公桌前,对着电脑发呆。女实习生小曼做完了姑姑推给她的任务,喊醒了正在做白日梦的姑姑。姑姑心不在焉的审查着小曼设计的海报,突然一副十分眼熟的中式旗袍吸引了姑姑的注意。姑姑瞬间清醒了许多,这件红...

    阅读: 1770

  • 下面都肿了我给你上药 爸爸对我有反应了 - 流水线上的诗

    下面都肿了我给你上药 爸爸对我有反应了 - 流水线上的诗

    初尝青梅意  未闻世间情  暖雨晴风初破冰    为君生心病  为君改性情  为君做暗影    得之是幸  不得为命    似乎所有的恶灵都是被背叛了感情,有得不能从一而终,有得淡泊了另一方的痴情。 ...

    阅读: 6381

  • 番外香炉2避尘play 妈妈的朋友兔费2_妈咪回来了

    番外香炉2避尘play 妈妈的朋友兔费2_妈咪回来了

    “齐文!看你干的好事。”女人生气得冲男人说到。 “谁叫他碰你的。” “可是,你知道他是什么身份吗?你就打。” “什么身份?”男人冷冷地问道。 “他是现在当红的明星,而且今天他是故意带了狗仔过来找茬的。” “...

    阅读: 973

  • 多肉小说 小黄文纯肉污到你湿 女友睡前污污小故事 - 城墟

    多肉小说 小黄文纯肉污到你湿 女友睡前污污小故事 - 城墟

    一个南方的小镇,就像所有的南方小镇一样,有着迷人的江南水乡特有的温柔委婉,这种温柔营造了一种迷人的平静祥和的氛围,如果有喜爱慨叹的读书人或者时尚点,说成是文艺工作者,一定会将其比作武陵人遇到的世外桃源...

    阅读: 2821

  • 女人bb被大黑肉棒插 抵在墙上进入总裁 - 曾记否

    女人bb被大黑肉棒插 抵在墙上进入总裁 - 曾记否

    “什么鬼?”  期中考试完,全级的成绩被分成文理科贴在了大堂,从大堂经过的郑仟芊挤进人群中,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和穆哀的名字。  居然都是排在文科第十,不过自己的是倒着数来的第十,“以后上课再也不睡觉了!...

    阅读: 1008

  • 小东西怎么湿成这样 夫妻性角色互换游戏 - 端承之后

    小东西怎么湿成这样 夫妻性角色互换游戏 - 端承之后

    按照之前濒死动物处理方式,直接把这个病毒实验作为这些实验动物生命中最后一个实验。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当然出意外那就更好了,不用买进新的动物,省下一笔费用更好。  病毒实验是研究所几年前接到的一个实验项目...

    阅读: 4430

  • 新娘群np肉 校花被轮奸

    新娘群np肉 校花被轮奸

    代小龙嘴上答应很爽快,其实心里惊吓的不小。  要知道,他代家所依靠的势力是北冥府,也是因为萧云这次大出风头,结果被人查到他和萧云关系不错,所以北冥府的人就安排他来拉拢萧云。  所以,他心理忐忑不安,绞...

    阅读: 6587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