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儿在厨房做辣文 公交车干了两个初中生 - 江湖之远

2020-02-13 12:45:02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7213

暮春三月,万物抽条,河山泛起了鲜嫩的绿色。春日的余寒在中原地区仍未散尽,微凉而潮湿,这样的日子,最是容易让身体娇贵的世家子弟们掉以轻心,稍不注意便会染上风寒。即便如此,乘坐画舫游江仍是盛行于江水两岸的玩乐选择。

岷江横贯东西,源头远在遥不可及的天边,优秀的千里马尚不可达,何况凡人?中下游流过的地方,两岸皆是平原,冰冷的江水在这里变得脾性软和,鲜少风浪,粼粼波光甚是美丽。依靠着岷江,建立起了这片大地上最富庶的郡落,其中淮安城,永康城,蜀川城为佼佼者。

以北,马车行一月便是京城。岷江有岷江的繁华,京城亦有它成为京城的缘由。京中各个世家,皆底蕴丰厚,深不可测,他们族中子弟,代代肩负着辅佐帝王的使命,与岷江两岸的闲散不同,鲜少游山玩水。这年恰逢皇长子满周岁生辰,特准官员家属南下游玩,岷江上的画舫便比以往多了数倍。

江湖中的故事总是格外吸引这些被规矩约束的小姐公子们,而暮春游江又是伙伴们聚在一起分享见闻的大好时机。江上一艘红木画舫内,便传来了少年人颇具活力的声线。

“你们可知,当今江湖中流传着一句话?”说话者眉飞色舞,身上的青白色衣衫和他因为兴奋而涨红的脸形成鲜明对比。

“江湖事我们怎么可能知道?你在京中时可以翻墙爬狗洞,穿着裙子可做不到这些。”紧挨着他的少女目不斜视,端着茶盏轻轻吹着漂浮的茶叶。“阿姐,难得出来一次,你就给我点儿面子嘛~”少年讨好的笑了笑,旋即摆正脸色,道:“江湖中人,血性十足,争强好胜,却也不乏翩翩君子或英俊潇洒的侠士。”

屏风后本来兴致缺缺的女儿家们听到这句话,悄悄直起身子,或是看似漫不经心地竖起耳朵。“证明自己强大的方法,便是打入武林天榜。你们可知,名震京城的林大将军侄子霍小将军,霍铮,就是现在天榜第十名。”他话音未落,几人便不可置信的站起身。

“这不可能!霍小将军已将林将军一身本领与霍家绝学融会贯通,乃当今青年才俊中武学第一人!哪怕是去岁与蛮人交战也是大获全胜,怎地在天榜仍未达三甲?!”

说话的是一位褐衣少年,瞪大的眼中满是怀疑的神色。“许是霍小将军一心为国,不屑于参与江湖事。不过江湖闲散人的榜单,阿昭你如此激动,是信了许芒这小骗子的话?”先前的少女冷笑一声,将茶盏放下。

“阿姐,你这话可就不对了。什么小骗子,我好歹是你嫡亲的弟弟,咱们可是从同一个娘肚子里出来的!”

被唤作许芒的“小骗子”撇嘴,对站在原地的许昭道:“天榜可不是什么闲散人的榜单,大学士于天榜尚且排在十余位,阿姐可要注意不能祸从口出。”闻言,许昭的脸色才平和下来。他自小视霍铮为榜样,被告知憧憬之人不如他人,情绪才颇为激动。

少女仍是不屑道:“朝堂包罗万象,聚集天下贤能之士,岂是区区江湖人可比较。料想是他们好面子不服输,又妒忌霍公子和大学士为朝堂所重用,这才故意抹黑。不过一群草莽匹夫,竟真把自己当作了不得的人啦。”她容貌娇美,说出的话虽刺耳,却让舟中的世家子弟们颇为赞同,情窦初开者更是觉得她娇蛮可爱。

突然间,画舫左右摇晃了起来,船头隐约传来说话声,十分嘈杂,听着像是有十几人之多。少女心中好奇,不等她询问侍女,便闻一人朗声道:“我等乃白喉山引风崖,龙泉门门下弟子。因前日门中叛贼出逃,特奉掌门之命,沿江排查船只中是否窝藏贼人,还望您朝主人通报一句。”

这两句话如玉石之声,气息绵长深厚,许是刻意在声音中融入了内力,更觉清晰,竟听得众人胸中气息震荡。“竟是龙泉门弟子,快快请进!”许芒双眼蓦地亮起,待让女眷们回避后,忙不迭地将人请进了舫内。“矜姐姐,我曾听芒哥哥提起过,龙泉门乃是当今武林六大宗门之一,神龙见首不见尾。据说门中弟子个个清俊潇洒,是真的吗!”“定是真的了,芒哥哥对武林中的事儿向来清楚!”“你倒是问矜姐儿,你忘了她方才说的啦?”屏风后,姑娘们挤在许矜身边,微红着脸蛋儿小声交谈着。

许矜板着秀美的面孔,一双灵动的眸子却控制不住地透过屏风缝隙看去。只听闻几下极轻快的脚步声,船舱内瞬间多出了许多人。因为缝隙太小,能窥视到的仅有衣物的颜色。趁着姐妹们不注意,许矜悄悄挪动了几下脚步,将眼睛几乎是贴在缝隙处了。

一时间,空气似乎都停止了流动,她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噗通,噗通……”正对着屏风的,是一名黑衣男子。他环抱着双臂,比起身着淡色衣衫的弟子们似乎对于捉拿叛贼这件事漠不关心,脸庞轮廓分明,十分俊朗。只消往那一站,周围便都失去了颜色。许矜看到他腰侧佩了一把长剑,从剑柄到剑鞘,通体雪白,与黑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搜寻已毕,若有得罪,还望公子海涵。”不知那些龙泉门弟子用了何种方式,不过眨眼之间,整艘画舫的搜查结束。得知结果后,黑衣男子的脸仿佛冰雪消融,对许芒抱拳笑道。

躲在屏风后的许矜只觉得双颊发烫,如她意料之中的,先前听到的声音果真出自这名黑衣男子之口。

船身一轻,前舱中数人已尽数离去,许矜急忙从屏风后走出,却为时已晚。画舫的每一个精巧的摆件和珠翠,都像先前时一样,无丝毫偏差。只有门帘处竹帘轻轻的晃动能够证明,刚才确实有人来到此处。

“芒弟,你可知那黑衣男子是何人?”许矜脸蛋儿微红,转头问向胞弟。就算许芒再粗枝大叶,也明白亲姐的意思,他苦笑道:“阿姐,你可信了我当初说的那句,‘龙泉门中弟子个个清俊’?寻常外门弟子,只能着淡蓝色衣袍,普通内门弟子方可着象牙色。龙泉门位于山清水秀之地,门内人大多喜好类似,像这样特立独行穿着黑衫的只有一位。”

许芒顿了顿,缓缓道:“江湖中近年来的流言中有两大剑客,两人并称,雪夜秋山客,红叶不归人。其中一人来自龙泉门,内门弟子剑道榜排行第二,常年着黑衣,随身携带着如雪长剑。其名李禅,号秋山客,从此黑衣在龙泉门只有一人敢穿。”沉默半晌,他叹气道:“李禅用一把无名剑行走江湖,却不知为何前两年才出师。”听到这,许矜打断了他。

“那龙泉门内门弟子剑道榜排行第一的是谁?”少女眼睛闪闪发亮,不为其他,只因世人总有追逐强者之心。“据闻,是龙泉门长老座下一位名不经传的弟子,应该除了他们门内的人,无人知晓。”

相关文章

  • 插别人老婆14p 第一次很痛的小说章节 - 才不是食草动物

    插别人老婆14p 第一次很痛的小说章节 - 才不是食草动物

    “进来。”  白筱然推开门,书房只开了一盏台灯,正坐在书桌前面的就是洪有成。洪有成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女儿,指了指面前的皮椅:“坐吧。”语气说不上冷淡,也算不上亲切。  白筱然拉开座椅:“很抱歉,现在才来...

    阅读: 6627

  • 呃 快点舔一舔那个豆豆 两根一起会坏掉的_夜总

    呃 快点舔一舔那个豆豆 两根一起会坏掉的_夜总

    顾茜茜也坚信,慕潇潇肯定会没事的,毕竟慕潇潇的命那么大。被犯罪团伙给接走了,竟然还安然无恙的回来了。所以顾茜茜一直都很相信慕潇潇肯定会没有事情的。“会没事的会没事的。”顾茜茜默默的在心里祈祷着。那些护...

    阅读: 2856

  • 在车上被轮着干好爽 一女战三男4p真实经历 - 七神之日月同辉

    在车上被轮着干好爽 一女战三男4p真实经历 - 七神之日月同辉

    向南为徵南国,国境向向南的无尽海域上有一座仙岛,云烟缥缈不见其踪。  青黛和琼英走了三四天才赶到徵南国的边境,海岸线曲折蜿蜒,雾气蒙蒙。这是青黛第一次来到海边,过去也曾和苏澜途径徵南国,却因为时间紧凑...

    阅读: 7812

  • 32性姿势二十四动态 小浪货日那么久还那么紧_妈咪上上签

    32性姿势二十四动态 小浪货日那么久还那么紧_妈咪上上签

    “妈咪,其实我是一个特别开朗的人,我跟妈咪已经形成了特别像的性格,咱们家庭是这样的,但是我看着妈妈为了咱们家庭付出了这么多事,我怎么可能还做不理智的事情呢?我不能让妈妈再担心我了呀。”“我的乖女儿,我...

    阅读: 2734

  • 把女的下面扒开添 与妈妈激战10p - 高岭之花是朵生姜

    把女的下面扒开添 与妈妈激战10p - 高岭之花是朵生姜

    “尊敬的旅客,本站是丰阳站,前方到站……”  盛江和肖泽从高铁上下来,随着人流往出站口走。盛江看了一眼手机,就把它放回包里背好。  5:40,时间还早。  津州和丰阳之间本来距离就不算很远,再加上高铁通车...

    阅读: 2264

  • 迷人的乳沟 深一点再深一点好爽_倾恋女武神

    迷人的乳沟 深一点再深一点好爽_倾恋女武神

    “对于昨晚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是这并不是我的道歉,而是出于我家族的道歉,与我个人无关。”金智恩说道,“作为赔偿,我可以在不损害家族利益的情况下……或者说在可接受范围内,替你办一件事。”  “这倒不错。...

    阅读: 5276

  • 快穿之肉肉收集精 春水荡漾蜜水直流_小珍珠考研记

    快穿之肉肉收集精 春水荡漾蜜水直流_小珍珠考研记

    “你们没开玩笑?” 吴未央越想越觉得不可能,现在是中秋假期,她们不是在家吗?  “吴未央你下不下来?不下来我给你头掰了!” 林酒酒手里拎了很多东西,很重,真是要被吴未央这个小傻子给气死了。  “好好,我...

    阅读: 5909

  • 很污很湿的小说片段 我与姐姐做爱_我家老公有点暖

    很污很湿的小说片段 我与姐姐做爱_我家老公有点暖

    而对于那些妇女姑娘,宋湘冉便给她们带回来一些城里卖的好看的小饰品。还有那些年纪不大的孩子,宋湘冉也带了一些城里卖的吃食回来。"湘冉啊,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怎么还带这么多东西呢?"杨家嫂子开心地把...

    阅读: 6585

  • 被豢养的罂粟 想让男朋友喝我尿小说_霸总宠妻手记

    被豢养的罂粟 想让男朋友喝我尿小说_霸总宠妻手记

    于是便扯开了话题,这世上难不成就只有一个江乔了吗?还不忘拿着自己的酒杯碰了碰洛初的酒杯,两个玻璃博相碰,发出了清脆干净的声音。“洛洛呢,没和你一起回来?”洛洛是洛初的妹妹,洛家二小姐,就叫洛洛,洛初的...

    阅读: 5856

  • 他开车我给他口了 黑人的大家伙吃不消 - 霓虹的七月

    他开车我给他口了 黑人的大家伙吃不消 - 霓虹的七月

    真相于校园大白时,论坛上官网上五纷云杂的争吵声,激烈的咒骂声也慢慢的消了下去。  大家一致达成了共识,皆不是情之所深,才扒扯着这些令人心惊心哀的爱&9633;&9633;。    “我和你雁行两两,又结下于飞效凤...

    阅读: 3187

  • 腐文堵铃口尿道按摩器 高H强制调教震动

    腐文堵铃口尿道按摩器 高H强制调教震动

    再有士兵从两面点火,兽耳内藏的两个烟瓶,口中安置的竹制喷筒,左右胸旁的拴铳,四眼内装满的火药,都在引线的燃烧下一触即发。霎时硝烟喷射,火铳自发。  数百只木火兽从天而降,吓得高句丽士兵一边哭爹喊娘地要...

    阅读: 2327

  • 总裁你的太大太长太粗 女死囚抢毙囚 - 莫等卿归来

    总裁你的太大太长太粗 女死囚抢毙囚 - 莫等卿归来

    赵夫人正在家中停不住脚的来回走动,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下人们找了一圈都不见那姑娘。那可是逐儿的救命绳索,若是丢了,自己真是无颜见兄长和大嫂了。  忽而听见下人们嚷着&8216;姑娘回来了&8217;。赵夫人喜得...

    阅读: 73

  • 糙汉1V1宠女主大荤大肉 啊 不要了 好涨啊 - 红蛊琉莹

    糙汉1V1宠女主大荤大肉 啊 不要了 好涨啊 - 红蛊琉莹

    众人:“......”    郑乾宇的脸顿时就变了,仿佛吃的苍蝇一般。    卫子劼心想,节操不要就不要了,反正已经成粉了,他不介意再踩几脚。    嚎的更厉害了:“郑公子,我听你的话,你昨晚做的事我不说出...

    阅读: 5575

  • 长篇黄色小说 领导吃员工奶_青春成长手札

    长篇黄色小说 领导吃员工奶_青春成长手札

    姑姑坐在办公桌前,对着电脑发呆。女实习生小曼做完了姑姑推给她的任务,喊醒了正在做白日梦的姑姑。姑姑心不在焉的审查着小曼设计的海报,突然一副十分眼熟的中式旗袍吸引了姑姑的注意。姑姑瞬间清醒了许多,这件红...

    阅读: 1352

  • 下面都肿了我给你上药 爸爸对我有反应了 - 流水线上的诗

    下面都肿了我给你上药 爸爸对我有反应了 - 流水线上的诗

    初尝青梅意  未闻世间情  暖雨晴风初破冰    为君生心病  为君改性情  为君做暗影    得之是幸  不得为命    似乎所有的恶灵都是被背叛了感情,有得不能从一而终,有得淡泊了另一方的痴情。 ...

    阅读: 3747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