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紧好爽再浪一点新娘 唔,你下面水好多 - 孤寒

2020-02-13 13:03:31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6341

生活似乎又回到了正轨。

江梓萱大学主修的是医学心理学,毕业后出国进修,忽然觉得,跟她比起来,我这几年简直闲的要命。

2013年的这个冬天,我们同居了,有点突然,可想想年纪也不小了。

江梓萱在一家心理医院任职,虽然是海归,可在人才济济的心理医院,貌似优势也不是特别明显。

“怎么样,工作?”

“还好吧,不过他们那儿要求还真是严格。”江梓萱心不在焉的,用筷子努力想要分开那两粒黏在一起的米粒。

“真累啊,当时为什么要选择当什么医生呢?”她盯着米粒喃喃道。

“那你还那么拼!”

“不拼怎么行,不过,回,你真的打算好跟我在一起一辈子了吗?”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有区别吗?”

我耸耸肩说道:“一时好听而已!”

“算了,我知道答案了,不过说实话,我也没想好。回来遇到你之后,我忽然觉得时间停了,拼了这么多年,得到的却不是想要的生活。”

“梓萱,我们现在还有得选。”

“回,从我们在一起那一刻,你和我,都没得选了。”

晚上上夜班,下午习惯性的跑去咖啡馆那儿点了杯拿铁。咖啡馆里很暖和,跟桌子上咖啡散发出的热气融合在一起,自成一体。

蒋芳芳依然不在,回想一下,她已经很久没来了,也好久没见过她了。

“嘿,叶回!”

“死鱼,大冬天的你这儿可成了个好地方。”

刘宇身上带着外面世界的寒气坐在我面前,笑着说道:“要是来这儿的每一位顾客能像你这样就好了。”

“像我一样,那你还能开的下去,我来这儿喝咖啡你一分钱都不赚的。”

“唉,这几天没见,听说你跟江梓萱住一起去了?”

“嗯!”

“真是快,不过你们两个也真是不容易。”

“蒋芳芳呢,怎么一直没见她?”

“哦,辞职有一段时间了,好像换了工作,她偶尔也来的,怎么,你没遇见过?”

“嗯……”

我似乎一瞬间醒悟——她在躲我。

不过,朋友都没得做吗?

夜很深,窗外比往常要暗得多,从入秋开始病人似乎就多了起来,好在晚上病人病情比较稳定,没什么大事发生,偶而有几个不舒服的,过去看看后也就睡了,终于安稳下来便坐在办公室看起书来。

前几天去图书馆借的《少年维特的烦恼》,好像很久之前读过,不过确实也记不太清楚了,模模糊糊还能想起维特最后开枪自杀的情节。

很多时候,爱情消灭之后,总是连见面也变得困难;明明两人生活在同一个城市亦或是同一条街道,但似乎两人却活在不同的平行世界里。

书翻看的很快,毕竟以前看过,每当读到一些熟悉的画面,大脑也会瞬间产生共鸣,后面的画面便不断从脑海里跳出,以至于我再往下看,竟有些懊恼,可那些画面却完全不受控制,依旧我行我素。

正打算停下不想再看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书中间的这一页有点奇怪,忍不住翻了过去,书缝里夹着一张薄薄的纸,纸张折印的地方十分整齐,看样子它的主人对它也是小心翼翼十分珍惜的。

我抽了出来然后打开,隽秀的字体着实吸引了我,似乎是一封信。

铅华:

你的来信,说真的,把我吓了一跳,原谅我这么久才给你回信。我只是觉得,我需要好好思考一阵,然后给你正确的答案与引导。

其实你所有的想法,都来自于你的压力,自然那些想法倒也没错,不过偏激了些。

爱绝没有你想的那样不堪,人们总喜欢收到汇报却吝啬自己的付出,但也总有人会喜欢付出而不求回报;世界之所以能稳定,是因为无论什么事物都保持了一种动态平衡的,一个人,或是一只蚂蚁。

你有没有试着去用另一种方式去爱她,不是单纯的占有欲,而是学着不要那么斤斤计较,理性看待。鸟叫声再美妙欢快,关进笼子,也会变得凄惨。占有欲很正常,不过不是那种牢笼。

我知道,你压力很大,但是,你现在需要的不是单纯的摆脱压力,而是缺乏去战胜压力的勇气。试着,从最简单的事情做起,比如认真把一道自己不会的题弄明白,从简单到困难。

压力从没有尽头,每个人都在砥砺前行,也或许有了压力,他们才有了生活的乐趣。当然真的战胜压力时,再回头去看看那所谓的爱,是否如你说的那样肮脏不堪。

加油,期待你再给我回信时,已是好好少年!

——葑菲

读完的那一刻,心中莫名有种感动。不难猜测出这是一个学生和一个成熟女人之间的情感交流。

似乎看别人信是不好的事情,但原谅我的好奇心。

信件似乎不是被故意夹进来的,可能是“铅华”在读书的时候忘记了,我想,现在“铅华”可能已经为找这封信而急得快要发疯了。

我又仔细翻看了一遍,信里竟没有写时间,不过“葑菲”是用钢笔写的,字迹略微有点淡了些,可能过了一段时间了;不过,如果真的这么久,竟没人看过这本书吗,还是压根没理睬过。

深夜两三点,我忽然提起了精神,心中的想法油然而生——我要找到他!

刚刚把同事叫醒,然后换下衣服出去买早餐,天还是暗的,不过路灯已经灭了。外边冷的厉害,卖早点的店铺前都几乎都冒着热气,仿佛来自前世的记忆。

随便买了点小笼包,然后买了杯豆浆和小米粥,跟老板寒暄了几句。每次的等待都成了习惯,而这第一笼卖给我们,也似乎成了老板的习惯。

我缩着头一路小跑,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还没出现,天还是暗的。同事似乎是饿了,连忙从我手里结果小笼包和豆浆,坐在一旁就吃了起来。

“为什么不喜欢喝豆浆,这么好喝的东西。”同事抬头见我买的依旧是小米粥,忽然问我。

“这要怎么说,喜欢不喜欢的,好像没有什么可争论的东西吧!”

“那为什么偏偏不喜欢呢?”同事又问。

我忽然想起什么,笑着答道:“可能上天连喝豆浆这种事都要维持某种动态平衡吧!”

同事嘴里嚼着小笼包,一本正经的点点头,待咽下去的那一刻说道:“嗯,有道理。”

的确说很有道理,那个叫作“葑菲”的人。

没多久天就彻底亮了,上白班的医生纷纷走进办公室,我收拾好东西,走过去交班。

下了班,没有打算回家,心里一直记得那件事,拿着那本《少年维特的烦恼》开车赶去了图书馆。

到了图书馆我才发现,我压根也没办法找到“铅华”,只得去前台,找到那个“奥黛丽·赫本”女孩。

“Holle!”

女孩似乎一直记得我,虽然我没来过几次。

“Holle,想找你帮个忙!”

“嗯,什么忙?”女孩看起来很乐意帮我。

我拿出书,翻出书中夹着的那封信给她看,“不知道是塞在书里忘记了,我想找到那个人然后还给他。”

“上面有名字吗?”

“没有,只有一个笔名!”女孩面露难色,说道:“有点麻烦!”

“拜托了!”

“好吧,我先看看最近借这本书的记录多不多。”

女孩熟练的在电脑键盘上敲打着,看着显示器上的一条条记录。

“你不太走运,这本书今年借出去的比较频繁,而且,你确定是被借走的时候塞进去的吗,如果是借阅时候塞进去的,那你再找他,就有点大海捞针了。”

“没事的,至少我要排除这些人,万一呢?”

女孩叹了口气点点头说道:“你还真是执着!”

“能把他们的地址或是电话给我吗?”

“你,有点激动了!”

我瞬间明白过来,图书馆是要对个人信息保密的。

“那,怎么办?”

女孩俏皮一笑,“不过我可以联系他们,我打通电话,你来说吧!”

我笑着点点头,说了声谢谢,却又觉得不够:“有机会请你吃饭!”

女孩拿起前台电话,从最近的那个人打了过去,按完最后一个数字,把电话递给我。

“您好,我是图书馆这边的,您之前借读的《少年维特的烦恼》中有封信,是不是您不小心落下的。”

“不是。”

“啊,好像不是。”

“抱歉,不是我的。”

……

我情绪有点失落,或许真的被女孩说中了,可能是借阅时候塞进去的也说不定。

“喏,已经是最后几个了,不过这个人有点奇怪,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借了那么久竟然没按时还上,很少见了。”

“可能忘记了吧!”我说着,接过电话。

“喂?”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很温柔的男孩子的声音。

“你好,我是图书馆这边的,你之前借读的《少年维特的烦恼》中有封信,是不是……”

“唉,原来在那里!”男孩明显有些激动,而似乎我也被他激动的心情所感染。

终于!

“那封信是我的,您现在在哪儿,我这就过去取!”

“嗯,在图书馆前台,等你过来!”

“好的,我马上到,谢谢您了!”

“没事!”

男孩很快就挂断了电话,估计连我最后说的一句话他都没有听到。

我把电话递给“奥黛丽·赫本”女孩,脸上挂着微笑。

“找到了?”

我点了点头,似乎心里所有的阴霾全部散去了。

相关文章

  • 教室塞着今天不许拿出来 校霸学姐爱上我_在记忆最深处

    教室塞着今天不许拿出来 校霸学姐爱上我_在记忆最深处

    “高考”一个神圣而又庄严的词眼,在我们从小接触的教育中,高考就是无名的终极目标,学习的一切就是为了高考!十多年的学习生涯,不论你是付出了所有的时间与精力,孜孜不倦的学习;还是整天吊儿郎当,不思进取;在...

    阅读: 7781

  • 和女儿在厨房做辣文 公交车干了两个初中生 - 江湖之远

    和女儿在厨房做辣文 公交车干了两个初中生 - 江湖之远

    暮春三月,万物抽条,河山泛起了鲜嫩的绿色。春日的余寒在中原地区仍未散尽,微凉而潮湿,这样的日子,最是容易让身体娇贵的世家子弟们掉以轻心,稍不注意便会染上风寒。即便如此,乘坐画舫游江仍是盛行于江水两岸的...

    阅读: 4820

  • 插别人老婆14p 第一次很痛的小说章节 - 才不是食草动物

    插别人老婆14p 第一次很痛的小说章节 - 才不是食草动物

    “进来。”  白筱然推开门,书房只开了一盏台灯,正坐在书桌前面的就是洪有成。洪有成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女儿,指了指面前的皮椅:“坐吧。”语气说不上冷淡,也算不上亲切。  白筱然拉开座椅:“很抱歉,现在才来...

    阅读: 4893

  • 呃 快点舔一舔那个豆豆 两根一起会坏掉的_夜总

    呃 快点舔一舔那个豆豆 两根一起会坏掉的_夜总

    顾茜茜也坚信,慕潇潇肯定会没事的,毕竟慕潇潇的命那么大。被犯罪团伙给接走了,竟然还安然无恙的回来了。所以顾茜茜一直都很相信慕潇潇肯定会没有事情的。“会没事的会没事的。”顾茜茜默默的在心里祈祷着。那些护...

    阅读: 5748

  • 在车上被轮着干好爽 一女战三男4p真实经历 - 七神之日月同辉

    在车上被轮着干好爽 一女战三男4p真实经历 - 七神之日月同辉

    向南为徵南国,国境向向南的无尽海域上有一座仙岛,云烟缥缈不见其踪。  青黛和琼英走了三四天才赶到徵南国的边境,海岸线曲折蜿蜒,雾气蒙蒙。这是青黛第一次来到海边,过去也曾和苏澜途径徵南国,却因为时间紧凑...

    阅读: 3673

  • 32性姿势二十四动态 小浪货日那么久还那么紧_妈咪上上签

    32性姿势二十四动态 小浪货日那么久还那么紧_妈咪上上签

    “妈咪,其实我是一个特别开朗的人,我跟妈咪已经形成了特别像的性格,咱们家庭是这样的,但是我看着妈妈为了咱们家庭付出了这么多事,我怎么可能还做不理智的事情呢?我不能让妈妈再担心我了呀。”“我的乖女儿,我...

    阅读: 2949

  • 把女的下面扒开添 与妈妈激战10p - 高岭之花是朵生姜

    把女的下面扒开添 与妈妈激战10p - 高岭之花是朵生姜

    “尊敬的旅客,本站是丰阳站,前方到站……”  盛江和肖泽从高铁上下来,随着人流往出站口走。盛江看了一眼手机,就把它放回包里背好。  5:40,时间还早。  津州和丰阳之间本来距离就不算很远,再加上高铁通车...

    阅读: 4010

  • 迷人的乳沟 深一点再深一点好爽_倾恋女武神

    迷人的乳沟 深一点再深一点好爽_倾恋女武神

    “对于昨晚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是这并不是我的道歉,而是出于我家族的道歉,与我个人无关。”金智恩说道,“作为赔偿,我可以在不损害家族利益的情况下……或者说在可接受范围内,替你办一件事。”  “这倒不错。...

    阅读: 4215

  • 快穿之肉肉收集精 春水荡漾蜜水直流_小珍珠考研记

    快穿之肉肉收集精 春水荡漾蜜水直流_小珍珠考研记

    “你们没开玩笑?” 吴未央越想越觉得不可能,现在是中秋假期,她们不是在家吗?  “吴未央你下不下来?不下来我给你头掰了!” 林酒酒手里拎了很多东西,很重,真是要被吴未央这个小傻子给气死了。  “好好,我...

    阅读: 4623

  • 很污很湿的小说片段 我与姐姐做爱_我家老公有点暖

    很污很湿的小说片段 我与姐姐做爱_我家老公有点暖

    而对于那些妇女姑娘,宋湘冉便给她们带回来一些城里卖的好看的小饰品。还有那些年纪不大的孩子,宋湘冉也带了一些城里卖的吃食回来。"湘冉啊,好不容易回来一次,怎么还带这么多东西呢?"杨家嫂子开心地把...

    阅读: 213

  • 被豢养的罂粟 想让男朋友喝我尿小说_霸总宠妻手记

    被豢养的罂粟 想让男朋友喝我尿小说_霸总宠妻手记

    于是便扯开了话题,这世上难不成就只有一个江乔了吗?还不忘拿着自己的酒杯碰了碰洛初的酒杯,两个玻璃博相碰,发出了清脆干净的声音。“洛洛呢,没和你一起回来?”洛洛是洛初的妹妹,洛家二小姐,就叫洛洛,洛初的...

    阅读: 2665

  • 他开车我给他口了 黑人的大家伙吃不消 - 霓虹的七月

    他开车我给他口了 黑人的大家伙吃不消 - 霓虹的七月

    真相于校园大白时,论坛上官网上五纷云杂的争吵声,激烈的咒骂声也慢慢的消了下去。  大家一致达成了共识,皆不是情之所深,才扒扯着这些令人心惊心哀的爱&9633;&9633;。    “我和你雁行两两,又结下于飞效凤...

    阅读: 1453

  • 腐文堵铃口尿道按摩器 高H强制调教震动

    腐文堵铃口尿道按摩器 高H强制调教震动

    再有士兵从两面点火,兽耳内藏的两个烟瓶,口中安置的竹制喷筒,左右胸旁的拴铳,四眼内装满的火药,都在引线的燃烧下一触即发。霎时硝烟喷射,火铳自发。  数百只木火兽从天而降,吓得高句丽士兵一边哭爹喊娘地要...

    阅读: 1925

  • 总裁你的太大太长太粗 女死囚抢毙囚 - 莫等卿归来

    总裁你的太大太长太粗 女死囚抢毙囚 - 莫等卿归来

    赵夫人正在家中停不住脚的来回走动,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下人们找了一圈都不见那姑娘。那可是逐儿的救命绳索,若是丢了,自己真是无颜见兄长和大嫂了。  忽而听见下人们嚷着&8216;姑娘回来了&8217;。赵夫人喜得...

    阅读: 1246

  • 糙汉1V1宠女主大荤大肉 啊 不要了 好涨啊 - 红蛊琉莹

    糙汉1V1宠女主大荤大肉 啊 不要了 好涨啊 - 红蛊琉莹

    众人:“......”    郑乾宇的脸顿时就变了,仿佛吃的苍蝇一般。    卫子劼心想,节操不要就不要了,反正已经成粉了,他不介意再踩几脚。    嚎的更厉害了:“郑公子,我听你的话,你昨晚做的事我不说出...

    阅读: 4988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