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哄着给受扩张 全是凸起的按摩棒 - 我向望晨

2020-02-13 13:42:29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2912

梦境。

一片暗红橙黄色,青森与望晨悬浮于空中。

只是青森头痛发作,他拼命地紧紧抓住望晨的左手。若不如此望晨便会飘走。

“望晨!快醒醒!”他喊叫着,试图叫醒昏迷中的望晨。

他的疼痛愈加厉害,“啊!”他大叫着,不得已放开了手。便见望晨缓缓飘向身后巨大炽热的太阳。

那一刻,青森忘记了疼痛。他飞身上前,抱住望晨,说:“我错了,我不该放手。”

但是望晨的身子却渐渐变得透明,最后化成一堆泡影,消失在青森怀中。

“望晨!”

望晨缓缓浮升至水面,睁开双眼,缓缓起身,神奇般地站立于水面之上。

这是一方无边之水,向东向西向北向南,皆望不尽边界。水面之上是一片红橙黄渐变色的天空,无云无雾。再往上是一层云雾,云雾之上是青蓝紫黑渐变色夜幕,繁星璀璨,光芒夺目。

望晨看向前方,伫立着一棵不明的苍天大树。长着粗壮黝黑的枝干和巨大墨绿的树冠。她迈步走向大树,又见脚下——水面之下竟是一片姹紫嫣红的花海,同样延绵无际。水下的娇艳花儿和细小绿叶时而静止,时而随水流而波动。

“这次又是什么地方?”望晨心想道。

倏地,一声清脆的铃铛声响起,一颗流星划拨天际,化成一道光弧,坠入水面。瞬即,无数颗星星纷纷从天际坠落,拖着一条条光线,似雨滴般落入水面。

望晨忙躲到树下,见一颗颗发光的表面崎岖不平的石头落入水面后立即化成一团烈火,点燃花海。绚丽花海瞬间变成一片奇异的水下火海。

望晨见状不妙,便爬到树上。一些石头恰好被枝桠接住,望晨摸来一个查看。意外发现石头表面只是一层灰尘。她细细擦去灰尘,真容竟像一个发光玻璃球。球体内重复播放着一些影像。望晨细看,竟是那天自己进入半月殿的情景。

“这不是我的记忆吗?”望晨又忙摸起另个石头查看,里面是一段自己进入无月主房之偏房的情境。

望晨惊呼:“搞什么?”她立即下树,凭空接住许多石头,一一查看,皆是自己的记忆。她抬头望向天,看到一道巨大的光束划下。它是夜空中最亮最大的那一颗星。她跑去接住它,流星缓缓落入掌心,它发出白光愈发刺眼。望晨猛地一闭眼,待再睁开眼时,已是身处一片空白的世界。

环顾四周,空无一物。

“望晨!”两把熟悉的女声同时响起。

望晨怔了怔,回头看去,是母亲与白柰子。她们一人一边,皆向望晨伸出手。

望晨不知为何哭泣,只要摇头,说着“不要,不要这样子。”

“来这边。”两人同时说道。

望晨痛苦地挣扎,无法作出选择。

就在这时,母亲不见了,取而代之是当初向望出车祸时的情境;“啊!”望晨绝望地大叫,她转向白柰子。白柰子也消失了,显示出当初白柰子仙逝的情境。

“不!”望晨崩溃地大叫,“又来了!快醒醒!”她敲打着脑袋。

可是梦还在继续。

“望晨!”再次响起。母亲与白柰子,仍是一人一边,皆向望晨伸出手。

望晨摇着头,说:“不要,不要,不要啊!”

悲剧重新上演。

望晨拔腿就跑,想逃出这个鬼地方。可是跑着跑着就会看到母亲与白柰子,看到她们死去时的情境。她们的眼睛仍盯着自己,她们的话语犹在耳边,她们的香味触手可及。

“冷静点,一定有办法。”望晨不停地念着,“上次怎么做来着?”她闭着眼,捂着耳朵,试图隔绝外界干扰。

“啊!不行啊!”望晨大叫着。

“望晨!”再次响起。母亲与白柰子,仍是一人一边,皆向望晨伸出手。

望晨看着她们,泪眼婆娑,不知怎么地,她颤巍巍地伸出双手,说:“过来吧!”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两人。母亲与白柰子也缓缓走近望晨。

很快,望晨握住了母亲与与白柰子的手,随后将两人拥入怀中。那一刻,熟悉的触感与香味袭来,“就像真的一样。”望晨想道,眼泪更加汹涌。

母亲与白柰子同时说:“我们本来就是真的。”皆伸手抚摸着望晨的脸。在望晨左边的母亲轻轻拭去了她的左眼眼尾下的泪痣。

两人同时说:“我们很快会再见的。”

望晨只说:“我知道。”

那一刻,我拥有两个意识。

我看到渺小的我立于千里赤地之上,犹如沙尘。

我看到巨大的我立于千里赤地之上,犹如高山。

我们同时望向对方,同时朝她伸出手,缓缓靠近。就在肌肤接触那一刻,太阳升起。

我爬上了我巨大的手掌,我轻轻将我托起,置于肩上。

我问我:“我们去哪里?”

我说:“去往太阳。”

红日耀眼,我们却能直视它。红日炽热,我们却能走向它。

不,应该是追,是跑,是奔。

因为它也在追,也在跑,也在奔。

追日之路,从此开始,从未停歇。

梦醒了。

望晨照常来到阎王府。她看到阎王府上下缟素,而子奴正瘫坐大堂中央,擦拭着自己两名兄长的灵牌。

他看到望晨前来,只道:“你醒了。大业既成,九哥哥应该很高兴,只是三哥他。。。。”

“很抱歉。”望晨说。

子奴走近望晨,说:“与你无关。或者说你也是受害者。”

望晨抬头看着他,目光坚定,说:“我不是受害者,他们也不是。这条路是我们自愿选的,所有后果我们都愿意承担。很抱歉让你伤心,但我希望你能体谅。因为在凡间还有很多比你更凄惨的百姓。”

子奴说:“看你如此坚定,我也不怕告诉你。凡女赵君问已。”

望晨脑袋“嗡”地一声响,只说:“什么?期儿死了?”

子奴安慰道:“节哀。她中箭身亡,就在你接替神力后不久。”他继续说,“赵君问乃是尹雨晨之转世。十五年前,自刎而死的尹雨晨路过阎王府。。。。”

说着便回忆起前尘往事。

“小女有个不情之请,恳请大人准许。”尹雨晨向年幼的子奴跪下。

子奴让黑白无常扶起尹雨晨,说:“看在你的悲戚经历下,我暂且同意。”

尹雨晨哭道:“我匆匆离世,抛下幼弟一人,孤苦伶仃,着实不义。我想再见见他,哪怕一面。只要知道他过得安好便可。”

子奴问:“你想投胎做一个能见到你现世亲弟的人?可惜各人命运繁复不定,我也不能保证呀。”

尹雨晨再度跪下磕头,子奴忙上前搀扶,又说:“有一女子。她因牵涉一些特殊人事,我能看得清楚些。她能实现你的愿望,不过却十分命薄。其实你不必如此,你今世已受尽磨难,又何必再遭一躺呢?而且你饮下孟婆汤,便会忘却一切。纵使见了,认不得,又能怎样呢?我是怜悯你,才规劝你。”

尹雨晨谢过子奴,只道:“多谢大人恩准,小女永世不忘,愿来世做牛。。。。。”

“行啦,若有来世,你便好好活着吧!我也不愿看到众生受苦。”子奴抢道。

子奴看着神志恍惚地望晨,嘴角似乎露出一丝笑意。

腊月二十一,深夜,神荷湖。

青森尖叫着惊醒,弄醒倒睡在床边的元助。

元助见青森醒来,笑道:“青森?!你醒了!来人啊,青森醒了。”

谁知青森却一脸茫然,他环顾四周,又看着元助,疑惑地问:“这里是哪里?你是谁?”

元助一听,恍如五雷轰顶,他忙抓住青森双肩,喊道:“青森!你睡糊涂了吗?我是元助啊,这里是神荷湖。。。。”

“啊!我不认识你,你谁呀?我要回去。”青森嚷着跑下床,“回去?回去哪里?你知道我从哪里来吗?还有你知道我是谁吗?”

此时众人赶到,见青森如此皆惊讶不已。

兰舟扶着青森,轻声问:“青森?”

“唉?漂亮姐姐。”青森憨笑着,犹如一个孩童。兰舟安抚着他,一边对他讲悄悄话。

段梨雨只道:“他疯了。”

何朔望不懂,问:“好端端为什么会疯?之前头痛发作也不见如此呀?”

元助上前,走近段梨雨,说:“乔副将说得对,我也头痛发作,为什么我没有。你对他说了什么?”

段梨雨一瞪眼,说:“说之前已经说过的话。”

元助显然有些愤怒,被兰舟拦下。兰舟说:“与梨姐姐无关。先前半缘君说过,你们留在异界越久,越不安全。这便是一个警示,告诉我们,你和青森必须离开!这次你们还能醒得来,只怕下次便要长眠不起了!”

元助叫道:“我。。。。我还。。。。不行,青森这样子怎么回去?”

段梨雨却说:“说不定他回去之后,一切如常呢。他现在记忆全无,行为犹如孩童,无药可救。拖得越久,对他越不利。”

“神也是你!鬼也是你!”元助怒吼,逼近段梨雨,“你到底对他说了什么!?”

何朔望扯开元助,说:“你冷静点!”

元助甩掉何朔望的手,喊道:“我怎么能冷静!那是我兄弟,他成了这样不都拜你们所赐吗?当初说回不去的是你们,现在要我们回去也是你们。是你们带我们走上这条路的!若非此,玉茗和期儿也许不会死。我错了,错在不该相信你们!不该选择这条路!”

“元助!”兰舟劝住元助。

段梨雨上前道:“是的,你们错了。你们千不该万不该就是踏足这世界;我们也错了,我们错在不该妄想对抗无月、救万民于水火。我错在相信白柰子之言,走上这条不归路,也连累你们。”她看向身边的何朔望,却缓步走向元助,“一切都是错的,那你告诉我什么是对的?无月、落蝉就对吗?还是。。。”

“你又在狡辩!”元助吼道。

“不要再吵了!”门外的望晨大喊,她虚弱地扶着门框,悲伤地望着众人。

大家被突如其来的望晨吓得走了神,唯独青森率先喊出:“望晨!”

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他独独记得望晨!青森跑向望晨,笑得像个孩子:“望晨,嘻嘻嘻。。。”

望晨先是怔住,顷刻后却泪如雨下。她捂住嘴巴,强压如河水泛滥袭来的悲伤。兰舟立即上前抱住她,安抚她。

相关文章

  • 啊喜第二章全文阅读 情人在周末宾馆10p - 阿德勒不说分离

    啊喜第二章全文阅读 情人在周末宾馆10p - 阿德勒不说分离

    自从昨日在微博上发了相亲的事,下面一批粉丝评论,可惜的是大都是女生。孟藜都想让自己家里那位母上大人给她安排相亲了,但是自己母上的品味还真不敢苟同,这就作为下下策吧。  马上是中秋节,中心准备和居委会共...

    阅读: 4773

  • 小喜全文爸爸好大 邻居姐姐叫我上她_纪少的替身娇妻

    小喜全文爸爸好大 邻居姐姐叫我上她_纪少的替身娇妻

    可惜的是,纪昊辰注定不会让林满月这样轻易的离开。  他先一步拉住林满月的手臂,拦住了她的去路。  “纪昊辰, 你放我离开。”  林满月紧皱着眉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一想到刚刚险些擦枪走火的事情,她...

    阅读: 7286

  • 办公室的秘密 下 妻主快些我自己动 - 栗色昨日

    办公室的秘密 下 妻主快些我自己动 - 栗色昨日

    艾巴就这样闯入了沃野和宫尔的世界里。    可能是因为艾巴年纪小,不太会表达,辗转了几个不错的家庭后都没有成功住下。最后,一对开宠物店的老夫妇不得不把他送到金氏孤儿院来。  谁都不想自己家的孩子陪猫猫...

    阅读: 3881

  • 用力,再快点儿 gl道具红丝绒 - 从天而降的甜

    用力,再快点儿 gl道具红丝绒 - 从天而降的甜

    自从那次辅导员找赵鑫谈话后,就没有任何动静了。大家都奇怪的不得了,就高文祥这睚眦必报的性格,竟然能忍住不找对方麻烦?  学校也不知怎么滴,除了辅导员找过一次之后,就没再找赵鑫的麻烦了。这也惹得众人纷纷...

    阅读: 5111

  • 老板把我摁倒办公桌不分场合 穿越天龙段誉上刀白凤_余生暖暖

    老板把我摁倒办公桌不分场合 穿越天龙段誉上刀白凤_余生暖暖

    江离一时语塞,看着身边哭诉着的王美娟,内心十分羞愧。  低下头,江离沉默着,因为她的手里确实拿不出任何新的证据来,时间太短了,她还来不及去做些什么。  因为双方根本没有达成和解决定,所以,法官宣布休庭...

    阅读: 7312

  • 好紧好爽再浪一点新娘 唔,你下面水好多 - 孤寒

    好紧好爽再浪一点新娘 唔,你下面水好多 - 孤寒

    生活似乎又回到了正轨。  江梓萱大学主修的是医学心理学,毕业后出国进修,忽然觉得,跟她比起来,我这几年简直闲的要命。  2013年的这个冬天,我们同居了,有点突然,可想想年纪也不小了。  江梓萱在一家心理...

    阅读: 3462

  • 教室塞着今天不许拿出来 校霸学姐爱上我_在记忆最深处

    教室塞着今天不许拿出来 校霸学姐爱上我_在记忆最深处

    “高考”一个神圣而又庄严的词眼,在我们从小接触的教育中,高考就是无名的终极目标,学习的一切就是为了高考!十多年的学习生涯,不论你是付出了所有的时间与精力,孜孜不倦的学习;还是整天吊儿郎当,不思进取;在...

    阅读: 7771

  • 和女儿在厨房做辣文 公交车干了两个初中生 - 江湖之远

    和女儿在厨房做辣文 公交车干了两个初中生 - 江湖之远

    暮春三月,万物抽条,河山泛起了鲜嫩的绿色。春日的余寒在中原地区仍未散尽,微凉而潮湿,这样的日子,最是容易让身体娇贵的世家子弟们掉以轻心,稍不注意便会染上风寒。即便如此,乘坐画舫游江仍是盛行于江水两岸的...

    阅读: 4658

  • 插别人老婆14p 第一次很痛的小说章节 - 才不是食草动物

    插别人老婆14p 第一次很痛的小说章节 - 才不是食草动物

    “进来。”  白筱然推开门,书房只开了一盏台灯,正坐在书桌前面的就是洪有成。洪有成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女儿,指了指面前的皮椅:“坐吧。”语气说不上冷淡,也算不上亲切。  白筱然拉开座椅:“很抱歉,现在才来...

    阅读: 397

  • 呃 快点舔一舔那个豆豆 两根一起会坏掉的_夜总

    呃 快点舔一舔那个豆豆 两根一起会坏掉的_夜总

    顾茜茜也坚信,慕潇潇肯定会没事的,毕竟慕潇潇的命那么大。被犯罪团伙给接走了,竟然还安然无恙的回来了。所以顾茜茜一直都很相信慕潇潇肯定会没有事情的。“会没事的会没事的。”顾茜茜默默的在心里祈祷着。那些护...

    阅读: 996

  • 在车上被轮着干好爽 一女战三男4p真实经历 - 七神之日月同辉

    在车上被轮着干好爽 一女战三男4p真实经历 - 七神之日月同辉

    向南为徵南国,国境向向南的无尽海域上有一座仙岛,云烟缥缈不见其踪。  青黛和琼英走了三四天才赶到徵南国的边境,海岸线曲折蜿蜒,雾气蒙蒙。这是青黛第一次来到海边,过去也曾和苏澜途径徵南国,却因为时间紧凑...

    阅读: 6617

  • 32性姿势二十四动态 小浪货日那么久还那么紧_妈咪上上签

    32性姿势二十四动态 小浪货日那么久还那么紧_妈咪上上签

    “妈咪,其实我是一个特别开朗的人,我跟妈咪已经形成了特别像的性格,咱们家庭是这样的,但是我看着妈妈为了咱们家庭付出了这么多事,我怎么可能还做不理智的事情呢?我不能让妈妈再担心我了呀。”“我的乖女儿,我...

    阅读: 25

  • 把女的下面扒开添 与妈妈激战10p - 高岭之花是朵生姜

    把女的下面扒开添 与妈妈激战10p - 高岭之花是朵生姜

    “尊敬的旅客,本站是丰阳站,前方到站……”  盛江和肖泽从高铁上下来,随着人流往出站口走。盛江看了一眼手机,就把它放回包里背好。  5:40,时间还早。  津州和丰阳之间本来距离就不算很远,再加上高铁通车...

    阅读: 5329

  • 迷人的乳沟 深一点再深一点好爽_倾恋女武神

    迷人的乳沟 深一点再深一点好爽_倾恋女武神

    “对于昨晚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是这并不是我的道歉,而是出于我家族的道歉,与我个人无关。”金智恩说道,“作为赔偿,我可以在不损害家族利益的情况下……或者说在可接受范围内,替你办一件事。”  “这倒不错。...

    阅读: 1753

  • 快穿之肉肉收集精 春水荡漾蜜水直流_小珍珠考研记

    快穿之肉肉收集精 春水荡漾蜜水直流_小珍珠考研记

    “你们没开玩笑?” 吴未央越想越觉得不可能,现在是中秋假期,她们不是在家吗?  “吴未央你下不下来?不下来我给你头掰了!” 林酒酒手里拎了很多东西,很重,真是要被吴未央这个小傻子给气死了。  “好好,我...

    阅读: 313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