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脱了弟弟的裤子 男友把我抛起来站着做 - 甜苦姻缘

2019-12-20 18:06:39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5352

虽然张蕊清想起二房还是有些膈应,但是今日是张鹏和姜氏启程去岭南的日子,作为侄女她还是要去送行。

当她来到前厅时,姜氏正搂着儿女默默地擦着眼泪。已满八岁的张蕊汀已经懂事,只是对父母远行有些不舍,情绪还算稳定。而五岁的张苑松却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拉着母亲的手臂死活不肯松。

见着这样的情形,张蕊清心中也没来由的有些难受,她朝程氏福了福身子慢慢走到赵氏身旁,一言不发。过了半晌,程氏叹气道:“时辰不早了,鹏儿欣慈该走了。欣慈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松儿汀儿的。”

姜氏闻言放开了儿女,走上前朝程氏跪拜道:“谢母亲。”张鹏见状有些伤感又有些羞愧,与姜氏一同朝程氏、张赫行了一礼,随即拉着姜氏离开了。程氏缓缓站了起来,看了眼仍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张苑松,吩咐秋桂冬雪好生哄着带回安泰苑。

张赫和赵氏起身行礼送程氏走后,赵氏小声叮嘱张蕊清一会儿好好安慰张蕊汀,才由着吉祥扶着离开。张蕊清抬眼看了眼仍在默默拭泪的二妹妹,有些头疼。她自穿越到张家后,很少与张蕊汀有交流,此刻让她去哄,还真不知道怎么开口。但答应了赵氏的事还是得做,她走上前去对张蕊汀道:“此次二叔二婶去岭南也是为了张家的生意,二妹妹也不要太难过了。”

张蕊汀睁开有些红肿的双眼,轻声说:“谢姐姐关心,只是打小没有离开过娘,这会儿有些不能适应罢了。”

张蕊清点点头,之前姜氏一心扑在两个孩子身上,如今骤然离开伤心是难免的。只是二叔初次打理庶务,身边也缺贤内助。且因着卢月婵夫妻间产生了隔阂,如今正是修补感情的好时机,姜氏跟着去也是理所当然。

过了一会儿,张蕊汀不再流泪,她感激地朝着张蕊清笑笑说:“妹妹已经好多了,姐姐也早些回去吧。”说罢朝张蕊清福了福身子,带着丫鬟回汀鹭居去了。

张蕊清瞧着她的背影,暗暗松了口气。心道:改日带着小玩意儿去汀鹭居瞧瞧她吧,表面装得再坚强也是只是个八岁大的孩子。张蕊清有些恹恹的,心情也跟着有些低落。

与赵氏一同吃罢午膳,她正打算回清和居睡个晌午觉。赵氏却喊住她,让如意装了一碟藕粉桂花糖糕,一碟蜜豆牛乳糕放进食盒中,给张蕊清带去汀鹭居给张蕊汀。

张蕊清无法,只得带着芙蓉朝汀鹭居走去。张蕊汀六岁起便由姜氏择了绣楼独居,张鹏亲自书写院名:汀鹭居。张蕊清还是第一次到汀鹭居来,走进一看,院子与清和居差不多大,院内墙壁爬着几株蔷薇藤蔓,旁边栽种些几棵梅花,只是还没到开放的季节,枝丫显得有几分颓唐。

没来得及细看,张蕊汀的丫鬟凌霄正从屋里出来,看见张蕊清忙迎上来道:“大小姐来了,快请进屋。”说罢便吩咐小丫鬟赶紧去倒茶,自己亲自领着张蕊清进屋。

听到声音的张蕊汀走到门口迎接,二人又是一番见礼,才相携走进内室。张蕊清瞧着桌上的饭菜几乎没怎么动,不仅叹气道:“妹妹舍不得婶娘,也要保重自己的身子,不吃饭可怎么行。”

芙蓉将食盒递了过来,张蕊清亲自将两盘糕点放到桌上,劝道:“妹妹好歹也吃些。”

张蕊汀强笑着拿了块糕点,放进嘴里嚼了嚼,又用帕子轻压嘴角道:“这藕粉桂花糖糕小时候娘经常做给我吃,说是她家乡的特产,她小时候也经常缠着奶娘做。如今娘去了岭南,还劳烦姐姐送来,真是折煞我了。”

张蕊清笑着说:“妹妹说的哪里话,咱们本事姐妹,以后若是妹妹觉得一人用膳无味,可以去清和居同我一道。实不相瞒,平日里我都是与芙蓉翠菊她们一起吃,人多才吃得香。”

张蕊汀有些诧异,随即笑着点头称是。

张蕊清又陪着张蕊汀吃了些饭食,只觉有点撑,两姐妹说了些体己话,她便起身告辞了。

临走时,张蕊汀轻轻拉着张蕊清的衣袖,有些不舍道:“姐姐往后若是无事,多来汀鹭居走动可好?”

张蕊清笑着点点头,这个八岁的萝莉也是缺少玩伴,如今弟弟也被接去了安泰苑,整个二房只剩她一人,确实是很孤单了。

回到清和居,张蕊清美美地睡了个午觉。等她醒来已是黄昏时分,芙蓉进来瞧了她一眼,笑着说:“小姐就是贪睡,再不醒来晚上该睡不着了。”

张蕊清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额前的碎发,问道:“我刚睡醒也不十分饿,不如晚上我们吃炙肉吧。”

芙蓉忍住没翻白眼,有些嫌弃道:“小姐怎么如此喜欢吃炙肉,前两天不是刚吃过,再吃又要上火了。”

我不仅喜欢吃烤肉,我还喜欢喝冰可乐,只是这儿没有罢了。张蕊清暗自思忖。摆摆手道:“这不是有正...顾少爷送的清火茶吗?快让芸儿去大厨房取食材,你一会儿去汀鹭居叫汀儿过来一起吃。我跟你说,这炙肉一定要人多才好吃。”

芙蓉无法,只得照办。当张蕊汀带着凌霄、水仙到清和居使,差点惊地下巴都要掉了,只见清和居里的丫鬟婆子各自分工,洗菜、串肉、刷酱井然有序。而她平日里端庄大方的姐姐正靠在躺椅上指挥众人忙得热火朝天。张蕊清见她站在门口,便朝她挥挥手道:“汀儿快来,一会儿就能吃了。”

虽张蕊汀平日里端庄自持,但毕竟还是小孩儿心性,不会儿就与大家打成一片,还想亲自动手,差点将衣袖烧了仍乐此不疲。

大伙儿边吃边聊,直到月上中梢才消停下来。临走时,张蕊汀感激地看着张蕊清说:“姐姐,谢谢你。”

张蕊清微笑着摆摆手,示意她不要太客气。目送张蕊汀远去后,才觉得有些疲惫。看吧,拿人的就是手短。

翌日清晨,张蕊清去给程氏请安,发觉她不时捏着鼻梁,精神有些萎靡。张蕊清关心道:“祖母,您要保重身子。”

李嬷嬷叹气道:“松少爷刚离开二夫人,还有些不适应。昨夜哭闹了一晚,扰得老夫人一夜未眠。”

程氏摆摆手道:“松儿还小,过些日子习惯了便会好些。”

张蕊清微微颔首,不置可否。不一会儿,张蕊汀也来了。

程氏看了她一眼,见她精神不错,想来昨晚睡得踏实。才缓缓道:“看着你们姐妹相亲相爱,我也放心了。”

张蕊汀笑着说:“姐姐平日里便待我很好,昨日还邀请我去清和居一起用晚膳呢。”

程氏点点头,转身对李嬷嬷说:“秀珂,你带着丫鬟们下去,我有些话与小姐们说。”

李嬷嬷低声应是,带着一屋子的丫鬟出去了。待屋内只剩下祖孙三人,程氏才道:“清儿汀儿,你们也长大了。有些事是该让你们知道了。此次汀儿的爹做错了事,我打发他去岭南也是为着让他好好反省。”

张蕊汀眼角有些湿润,忙拿帕子拭去,说:“祖母,汀儿都明白。”

张蕊清有些好奇地问:“祖母,为何咱们张家有男子三十无子才能纳妾的家规。我瞧着京城其他家中并未有此规定。”

“此事也不是什么秘密,今日便告诉你们吧。那还是你天祖父的时候,他年轻的时候只是个走街串巷的货郎。后来遇到了你们的天祖母,她是独女,家中也只有几亩薄田。两人成亲之后,同你天祖母家商议将一部分田地给卖了,在镇上租了个铺子开始卖糕点。男主外女主内,日子虽然辛苦但也过得十分自在,不久便有了二子一女。”程氏叹了口气,接着说。“你天祖母的手艺很好,天祖父又能说会道。过了几年便将铺子盘了下来,还请了伙计帮忙,日子也越过越红火。可好景不长,你天祖父在外与一名女子好上了,执意要接回来做姨娘。你天祖母虽然伤心,最后还是答应了。”

又是个小三逼宫的桥段,张蕊清心中偷偷翻了个白眼。却还是问道:“那后来呢?天祖父既然定下这样的家规,后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程氏点点头说:“那姨娘二八年华,而你天祖母却因常年操劳,日显老态。你天祖父疼爱姨娘的小儿子,对其他孩子不闻不问,甚至连二儿子生病也不愿去看望。大儿子见母亲整日流泪,才十四岁的少年便瞒着家人偷偷跟着旁人外出经商,想赚些银子供养母亲弟妹,却不想失足跌下山崖。然而厄运并没有停止,二儿子也在几个月后因病去世,你天祖母差点把眼睛都哭瞎了。她恨你天祖父也恨那姨娘,一天她将□□下到饭食里毒死了姨娘和小儿子,而你天祖父临时有事没有回来而躲过一劫。最后你天祖母也上吊自尽了,待你天祖父回到家中,只有小女儿还活着。他悲痛欲绝,从此一病不起。”

张蕊汀都呆住了,她没想到自己家族曾经有那样惨烈的事情发生。不仅声音都有些颤抖:“那后来呢?”

程氏说:“好在铺子里的伙计是个好的,他感念你天祖父的恩情,自愿入赘张家,也就是你的高祖父。你天祖父临终前将一切都托付给他,又立下家规张家男子三十无子才能纳妾,就是为了警醒后人不要再犯他的错误,害得原本美满的家庭妻离子散。此后到你们父辈,张家一共经历了四代才有了今日,因此汀儿的爹犯了错,我是一定要罚的。”

程氏说完,屋子里陷入了沉默。张蕊清虽看多了狗血的家庭伦理剧,但如此真实发生的事情让人听起来还是有些难过。在这个时代,张家的祖先能坚守这个规定本就艰难,碰到张鹏这样无视家规的,没挨一顿家法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从安泰苑出来,张蕊汀便有些怏怏的。张蕊清见状忙劝道:“妹妹不要再难过了。不管怎么样,张家还在,我们也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一切都是朝好的方向发展的。”

张蕊汀闻言笑着点点头,随即与她告辞,朝汀鹭居去了。

张蕊清摇摇头,有些无奈,这古代小姐们真是太容易多愁善感了。算了,还是回清和居吃早饭吧。

相关文章

  • 办公室里的那些事过程 穿着裙子坐上去自己动 - 杏花微榭

    办公室里的那些事过程 穿着裙子坐上去自己动 - 杏花微榭

    对于狐喜儿和敖染来说,这段距离隐去身形自然不在话下,短短片刻,两人就到达尚书府,此刻的狐喜儿算是再度正常。  “李学仁此刻已经歇息了,你我现在前来,做这人的保护神”待到二人大剌剌地坐在李学仁卧房内地茶...

    阅读: 3636

  • 我和5人轮流啪啪啪口述 扫货我要尿到子宫里书包网 - 尘埃

    我和5人轮流啪啪啪口述 扫货我要尿到子宫里书包网 - 尘埃

    “最近头儿好像心情很差耶。”  “可不嘛?不过都能让人瞧出来,看来真的是很差。”  “是不是和头儿相亲的姑娘没看上他啊,所以很郁闷。”新来的警员穆锦鹏突然插了一句。  “相亲?”  众人瞪大了眼睛,异...

    阅读: 6508

  • 日本视频wwww色 揉着她的阴唇_顾少宠妻请温柔

    日本视频wwww色 揉着她的阴唇_顾少宠妻请温柔

    低头之间,乔歆看到脚下大大小小的纸团。  坐在办公椅上的顾靳言眉宇皱成山峰,脸色不是很好看,手中握着的笔不知道在写些什么,乔歆站在门口不敢言语。  刺啦一声,纸被撕开的声音,顾靳言手中的纸张又变成一个...

    阅读: 7369

  • 女人和狗交配 压在洗手台看着镜子干_嗨秦小姐

    女人和狗交配 压在洗手台看着镜子干_嗨秦小姐

    胡琪雅走在路上一点也不看路,总是回头,差点被一盆盆栽绊倒。 “胡小姐,咱们公司的盆栽可也是值钱的,你当心着点。”陈立希调侃着胡琪雅。 “难不成我还赔不起?”胡琪雅一个白眼。 进了办公区,胡琪雅谁也不认识...

    阅读: 6140

  • 啊啊好厉害好大快一点 口诉用假阳具日自己 - 注定爱你

    啊啊好厉害好大快一点 口诉用假阳具日自己 - 注定爱你

    明天就是月考。许颖根本没复习,也没心思。好在只是月考。    第二天,她来到考场,走到自己的位置。椅子被身边的人拿走,是昨天说她晦气的的男生。陈东拧着眉。神色愤愤,“怎么又是你!”整个人阴气森森的,坐...

    阅读: 6773

  • 打古代丫鬟作文要狠 被干的过程 - 自在飞花似轻梦

    打古代丫鬟作文要狠 被干的过程 - 自在飞花似轻梦

    新家在一个人类居住的小村庄边。前是一条小溪,后有一座青山。依山傍水,好不自在。  云升亲自去山间伐了一捆青竹,学着周围竹楼构造,开始盖自己的竹楼。从前在西域没见过这种青绿的植物,云升也没干过这种活,手...

    阅读: 6049

  • 脱掉裤子露出小穴 性虐待小说 - 欢迎光霖

    脱掉裤子露出小穴 性虐待小说 - 欢迎光霖

    沈子瑜来回走绕得秦欢脑仁疼 “大小姐您别走了我想静静” “ 欢欢,怎么办哪,我不要相亲”  “我这不给你想招呢嘛” 沈子瑜一下子想到了什么,突然坐下来打量对面为自己头疼的秦欢,这姑娘还真是遗传了徐阿姨秦叔...

    阅读: 170

  • 肥水不流外人田小说 宝贝怎么这么小太紧了_霸道傅少甜宠不断

    肥水不流外人田小说 宝贝怎么这么小太紧了_霸道傅少甜宠不断

    “嗯,好,我也正有此意。”“当日颜暮你的能力可是让我刮目相看啊,今天若是遇到有什么好的原石,还望颜暮你能割爱啊,价钱好商量。”“好说好说。”颜暮点点头,公司最近的资金确实不够流转,若是能够卖出几个不错...

    阅读: 4091

  • 啊哥我坚持不住了 快穿之玉之精髓全文阅读

    啊哥我坚持不住了 快穿之玉之精髓全文阅读

    这时候钱最亮看向萧云:“萧兄弟,这件事你知道不知道,听说当初你们楼宇城为此差点打起来。”  萧云身上的气息很冷,没有回答钱最亮的话,而钱最亮也没有感受到萧云的气息,还想再问,这时候刘醉看出了不寻常,急...

    阅读: 2502

  • 爸爸要我干妈 嗯嗯深一点

    爸爸要我干妈 嗯嗯深一点

    演技这个东西是不看长相的,而且有的时候演技和长相是成反比的!当一个演员没有出色的外表的时候,他想要去演戏就要去不断的磨练自己的演技,毕竟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靠脸吃饭!  NBA球员也是如此,不是每一个人都...

    阅读: 6178

  • 宝宝把腿张开舔花 大鸡巴插群交 - 天囚

    宝宝把腿张开舔花 大鸡巴插群交 - 天囚

    白苏殿中的灯火渐明,她慢慢地抬起头,一双明亮的双眸看向远处。  司沐用神力使白苏的神识昏睡,那些往事也渐渐消沉,虽是附身,司沐仍能感受到满目苍夷,剜心之痛。  良久,司沐浅浅说道:“白苏,想来我此次行...

    阅读: 6823

  • 摸了已婚同事的奶头 好儿媳艳玲过瘾 - 金泰来他奶奶的葬礼

    摸了已婚同事的奶头 好儿媳艳玲过瘾 - 金泰来他奶奶的葬礼

    晚上灵堂里,金永发家负责守孝。  “你说你这是干嘛?驴打鸡血了?拉都拉不住,我之前不都跟你说了吗?让你克制,什么脾气?什么时候都不知道改改,今天要不是看在妈的面子上,”苗颖说着看了一眼金老太的照片:“...

    阅读: 1238

  • 嗯不要哪里不行要坏了 小姨子用黄瓜 - 萧声依然

    嗯不要哪里不行要坏了 小姨子用黄瓜 - 萧声依然

    尘满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听着她们的寒暄和打闹,周友希回头无意的看了眼尘满,却发现了她手上得手链,立即上前拉着尘满的手看,“哇,这是蓝城最新设计欧比拉紫钻心形之塔呢,紫钻,代表只爱一个人,全球只有一条手链,...

    阅读: 2834

  • 顾霆琛时笙全文 顶到最里头重重的磨_对你不止是动心

    顾霆琛时笙全文 顶到最里头重重的磨_对你不止是动心

    听到陆亦何的话,秦知若陷入了沉默,她没有想到陆亦何居然会拒绝她结婚的要求,不过换个角度想想,最近工作上的事情的确让他也有些头疼,或许……是因为工作上的原因吧。秦知若心里默默的安慰着自己,装作满不在意的...

    阅读: 619

  • 睡觉可以一直插着睡吗 丞相在上朕在下全文免费阅读 - 大洛星云记

    睡觉可以一直插着睡吗 丞相在上朕在下全文免费阅读 - 大洛星云记

    殷木心情复杂的走到凤梧山的半山处。  若耶溪在这儿汇集成一个方圆十丈的小潭。  小潭不知道有多深,青幽幽的,天上那一团彩色棉花糖般的云朵倒映在水面,显得有些诡异。  潭里肥硕的鱼或白或青或红,还有蓝色...

    阅读: 3040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