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媳你快把我夹断了 我和老板办公室嗯啊 - 满月不见君

2020-01-25 13:09:20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4197

秋天的眠雁城像往日一样,路上的行人来去纷纷,没有人在意小客栈门口一个道士和几个和尚的争执,除了客栈的掌柜。

那和尚鼓着牛眼,抓着南寒的那只手青筋暴起,想要用力将眼前这个看似弱不惊风的年轻道士举起来,可是平日里可以举起五百斤巨石的手却愣是纹丝不动。

南寒说话了:“贫道初来乍到,途经此地,若有得罪,还望见谅。”

那和尚深知眼前的道士不简单,但又不肯就此罢手,只是抓着南寒衣襟的手不由松了松,后面那几个和尚倒是不耐烦了:“你这小道士真是有眼无珠,什么人都是你能得罪的?这眠雁城还没有你们道门说话的地界,快些滚蛋,”这时又注意到这道士身侧居然站着一位堪称倾国倾城的女子,更是有些戏谑地调笑道:“不过这小娘子倒是可以留下,我们帮你普渡普渡。”

那女子一听这几个和尚口出狂言,心中杀机顿起,神情却丝毫不变,口中更是吃吃笑道:“南寒,你听见了吗,这几位佛门高僧要普渡我呢,你说我去是不去啊?”

南寒心中一凛,知道自己若是不快些将这些佛门败类尽快处理,那乱子可就闹大了。一直未动的双手霎时间一闪而过,那抓着南寒的和尚惨叫一声倒飞了出去,正好砸在后边几个和尚的身上,那几个和尚顿时傻眼,不知发生了什么,那为首的却是清清楚楚,抛下一句狠话:“好个败坏门风的道士,你给佛爷等着,别让我再看到你。”

说完另外几个和尚灰溜溜地驾着他立刻跑得不见踪影。

南颉子眼睛瞪得圆圆的:“我滴亲乖乖,刚才发生了什么?”

那女子拍了拍手,挤眉弄眼地对南颉子说:“好了,小和尚,我们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南颉子吸了吸鼻子,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小爷……小子名叫吉叶,如今走投无路,希望道长能够收我为徒,小子定当马首是瞻,上刀山下火海……”

那女子还未等南颉子说完,咯咯笑了起来:“停停停,你这小和尚还挺有意思,身为佛门中人想改投道教也就罢了,你也该跪他呀你跪我干什么。再者说,你这说辞也不像是拜师入门,倒像是要拜把子,认大哥,你这是从哪学来的呀。”

南颉子不好意思地饶了饶头:“这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想要拜师,跪你比跪他有用。”

那女子更是笑得腰肢乱颤:“你这小家伙还真是……好了好了,起来吧。”

南颉子认真地说道:“不行,师父要是不收下我,我是不会起来的。”

南寒哭笑不得,走上前来要将南颉子搀扶起来:“小兄弟,不是我不收你,实在是我还没到能够开山收徒的时候,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南寒将南颉子扶了起来,南颉子奈何不得,只能站起身子还想再说些什么,南寒却已经带着那女子转身走开了。

南颉子失望地低下了头,一直看着南寒和那女子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这才警惕地四处看看,一溜烟钻进了附近的一个小胡同里。

南颉子七拐八绕走到了一座天桥下面,走道一个用破木板临时搭建起来的小房子面前,南颉子强打起笑容推门走了进去,刚一进去南颉子就发现有些异常,几个平日里在一起玩闹的小流浪都窝在一个角落瑟瑟发抖,年纪稍大一些的那个一看见南颉子进来,眼神立刻就变得有些焦急,南颉子见状,立刻转身就要逃开,不料先前那几个和尚已经偷偷围在了他身后。

南颉子真的害怕了,脚步都开始有些不稳:“师,师父……”

为首的那个和尚拧着脸笑了笑:“现在知道我是你师父了,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不尊师长的下场!”

那和尚还未动手,一阵寒风忽然在他耳边呼呼作响,一个女子的声音随即传来:“好大的威风,只不过这威风着实有些丢人。”

那和尚转眼一看,居然是那之前和道士站在一起的绝世佳人,眼珠骨碌一转:“你这女施主还真是佛缘不浅,在哪都能遇见,那道士哪去了?”

女子浅浅的笑了笑:“道士没来,小女子来了,几位高僧别来无恙啊。”

那几个和尚一见只有这女子在场,顿时眉开眼笑,步步逼近:“我看女施主定是被那妖道所迷惑,不如让贫僧给你好好开导开导。”

那女子娇笑不已:“那就请几位得道高僧多多指教了。”

和尚们还未回话,那女子忽然气势一变,一股冲天的气浪以她为中心扩张开来,那几名围上来的和尚都被这股巨大的气浪给掀飞,电光火石之间,那为首的和尚已经被女子踩在脚下,惊恐地睁大了眼睛。

“你你你,你是妖界的妖王!”那和尚这时才察觉到女子身上隐隐散发出的强大气息,“大王饶命,大王饶命啊。”

那女子嘴角挂着一丝轻蔑,看向吓得坐在地上的南颉子:“小家伙,现在这家伙的命在你的手上,说罢,你想让他怎么死?”

南颉子呆呆地看着那女子,想也不想就说:“放了他们吧……”

“你说什么?”那女子吃了一惊,满脸的疑惑。

“我说,放了他们吧,他们其实,其实平时对我还不错,虽然他们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南颉子胆战心惊地说道。

那女子撇了撇嘴:“真没意思,算了算了,你们滚吧。”

那几个和尚立马互相搀扶着,头也不回的跑开了。

女子好奇地打量了一下房间里面,发现还有几个抱着头,低声抽泣的小孩,好奇地问:“这些人是你朋友?”

南颉子连忙挡在他们身前:“是的,他们都是我的朋友。”

那女子摇了摇头,想门外走去,南颉子想了想,还是追了出去。

“你真的是妖怪吗?”南颉子抬着头,半信半疑地问道,“可是我怎么看不出来啊,不是都说妖怪长得奇形怪状,青面獠牙的吗?”

“你说的是这样吗?”那女子忽然回头,脸上长满了黑白相间的毛发,眉心两侧各有一块黑斑,两颗长长的犬牙对着南颉子。

南颉子呀了一声,吓得坐倒在地,那女子却已经恢复了人类的面貌,哈哈大笑着向前走去。

南颉子恼怒的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跟了上去。

那女子有些奇怪:“你不是很怕吗,为什么还要跟着我。”

南颉子昂着头说:“谁说小爷怕了,我才不怕呢……我要跟你学本事,这样我就能照顾小玉和小助他们了。”

“傻小子,我的本事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学的,你还是去求求他吧。”女子伸手向后一指,南寒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跟在了二人的身后。

“他不是妖怪吧?”南颉子有些警惕地小声问道。

女子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南颉子把心一横,再一次跪倒在南寒的面前:“求师父成全。”

“我说过了,我不会收你为徒的。”南寒停下脚步,皱着眉头说道,“不过,你先跟我走吧。等回到师门再让师父做决断。”

南颉子有些不明白,那女子笑眯眯地说:“还愣着干什么,以后他就是你师兄了。”

南颉子这才喜出望外,连声拜见大师兄,南寒一脸诧异:“我,我可没说啊。”

从此,南颉子便一直跟在南寒和决神姬的身边,这一去就是就是数年。

寒弈子冷着脸瞅着越长越高的南颉子,表情严肃:“今日回返师门,你还是第一次面见师父,一定不可再像平日一样谈吐不雅,衣着不当。知道吗?”

南颉子点了点头:“知道了,师兄。”

“还有。以后在师门你的名讳称为南颉子,不再是什么吉叶了,你要记清楚。”寒弈子帮南颉子理了理衣领,强调道。

“记住了,师兄!”南颉子毫不犹豫地答道。

“好了,我们该走了,你也要多保重。”寒弈子扭过头看着在站在一旁闷不做声的决神姬。

“放心吧,大姐头,我们很快就下山,再来找你玩。”南颉子看热闹不嫌事大。

“好了,你这小鬼,如今穿起道袍还有那么几分样子,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小光头了。快走吧,别再婆婆妈妈的了。”决神姬情绪有些低落,但还是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

寒弈子深深看了一眼决神姬:“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这次师父急招我回去,我必须回去一趟了,我很快,很快就会来找你。”

“嗯。”

“那我走了。”

“嗯。”

寒弈子不再说话,一把拎起满脸幽怨的南颉子腾空而起,向南边飞去。

决神姬忽然大声喊道:“南寒,我会等你回来,你一定要回来找我,你听见了吗!”

寒弈子没有回头,只是在心里回答道:放心吧,我一定会回来的。

南颉子看了看面无表情的寒弈子,心中想的却是:也不知道师门到底是什么样子,师父是不是跟师兄一样好骗啊。

相关文章

  • 口交超爽内射 操烂我的骚逼 - 平凡旧事

    口交超爽内射 操烂我的骚逼 - 平凡旧事

    早自习张伟被他爸拽着来学校,他们先到教师发现班主任不在,然后去办公室,直到早自习结束张伟才回来。  王腾询问:“怎么样,没事吧?  张伟叹了口气:“唉,学校那边到每什么事情,就记个过。倒是你兄弟我这次...

    阅读: 836

  • 隔壁寡妇好紧 把妈日的直叫 - 未命名的夏天

    隔壁寡妇好紧 把妈日的直叫 - 未命名的夏天

    舞蹈不是一场坚持到底看谁笑到最后的游戏,最美的年华是有限的,身体的机能尤其是。    舞台,是以青春为食的妖怪,在这场绚烂的嘉年华里,不容等待,一刻就是永远的错过。    出名要趁早,出名必需早。  ...

    阅读: 3055

  • 师傅不要塞竹塞犀儿 姐姐让我进了她身子 - 有生之年

    师傅不要塞竹塞犀儿 姐姐让我进了她身子 - 有生之年

    “齐昆!齐昆!”短发妹子叫了齐昆几声,发现他仍然没有回过神来,不禁上手拽了拽齐昆的袖口,齐昆被这么一拽,才勉强应道:“嗯...嗯。”  齐昆回神:“怎么了?”  “我看你总是不回来,就来找找你...而且......

    阅读: 4851

  • 与妈妈搞车震 老公和朋友轮流干 - 末世怎样抱大腿

    与妈妈搞车震 老公和朋友轮流干 - 末世怎样抱大腿

    ——宴会    “爱人的弟弟?!”    在场所有人瞪大了双眼(寂尘也不例外)    “哈哈。殿、殿主,您误会了。我在跟他们开玩笑呢。”末了,高洋对着人群大喊一声:“你们说是不是啊!?”    人群瞬间...

    阅读: 1282

  • 皇上求饶玉笛入 女主是狸猫的快穿小说 - 综:老司机系统

    皇上求饶玉笛入 女主是狸猫的快穿小说 - 综:老司机系统

    啊薇手捂着裙角带着一丝尴尬走在树林里,在心里急切祈祷最好不要遇到人。    不然她就要丢死人了!    风轻轻的吹过微微扬起的裙角,刚掀起就被主人给按住,一道美好的风景就这么息了。(遗憾抱拳!)   ...

    阅读: 4436

  • 快日啊受不了啦 跟男朋友啪啪啪的经历 - 为你而来

    快日啊受不了啦 跟男朋友啪啪啪的经历 - 为你而来

    我回到家后,悄悄走进阳台,看见右边的董事长家的灯没开,我才放心的浇花。想想又要交租金了,就一个头两个大。虽然我一直在省钱,但感觉无论怎么省都不够啊。我烦躁的揉揉本就凌乱的头发,郁闷啊,郁闷。转身回到了...

    阅读: 3255

  • 我把女朋友闺蜜上了 伸进衣服里揉胸喘息

    我把女朋友闺蜜上了 伸进衣服里揉胸喘息

    “晚辈确实有盾偶宫背景,不知前辈为何问起这个?”齐宏飞疑惑问道。  康辰子淡笑点头道:“老夫的要求很简单,只要一份【不死不灭】。”  “这……”齐宏飞和梅剑松相视一眼,眼神怪异道:“以前辈的年纪,应该...

    阅读: 3638

  • 在厨房里的旖旎 车上干了大姐干二姐 - 九幽神月

    在厨房里的旖旎 车上干了大姐干二姐 - 九幽神月

    “绝风?师父,这个名字威风啊!”绝风高兴地点了点头,没想到自己终于有姓了,他开心地咧嘴一笑。  闫无魂笑笑道:“你既然姓了北堂,便要守护好北堂一族所铸就的宝剑,倘若有一天这些利器让不轨之徒得之,剑下亡...

    阅读: 4120

  • 老公的领导在家上我 陪读妈妈的发泄 - 我的眼里有光也有你

    老公的领导在家上我 陪读妈妈的发泄 - 我的眼里有光也有你

    孙睿佳——孙氏集团的千金,家里虽不如季家那么富足,但也衣食无忧。集团的事务她哥哥孙睿航打理得井井有条,她哥哥也羡煞了旁人——追到了许语捷,对她一心一意。去年也结束了五年的爱情长跑,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

    阅读: 7558

  • 快来含朕的龙根太子 和校花姐姐啪啪 - 斜阳脉脉水悠悠

    快来含朕的龙根太子 和校花姐姐啪啪 - 斜阳脉脉水悠悠

    其实,简逸和冷来私下里是有交情的,冷来是简逸的学长,而正巧简逸接手简氏之后办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和石油研究所合作的海陆架石油开发研究。所以两人交情也是不浅的。    当简逸正准备等着电梯下楼回集团时,碰巧...

    阅读: 2500

  • 老杨的孽缘70 abo双性涨奶期做 - 洗冤录续篇

    老杨的孽缘70 abo双性涨奶期做 - 洗冤录续篇

    宋慈与宋醒带队到了方家,现在的方家暂时由方家二夫人代理了,二夫人见到宋慈与宋醒到了方家也有点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现在方家大夫人的消息。  “两位宋大人,不知道我大姐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她真的是害死老四的凶...

    阅读: 2198

  • 太监和娘娘合欢 女同学上课帮我口过程 - 夫君你别跑

    太监和娘娘合欢 女同学上课帮我口过程 - 夫君你别跑

    待离了美男子的视线,我赶忙打起精神去了附近的善堂。  丐帮遍布天下,每个村子都有几处落脚之处,名叫善堂,信平郡的丐帮弟子皆认识我,去那休息,自然最好。  睡了整整一天,我才缓过劲来,我掏出元宵节顺来的...

    阅读: 1241

  • 一晚上干了我13次 双飞嫩模15P - 遇你不逢时

    一晚上干了我13次 双飞嫩模15P - 遇你不逢时

    车进入关晴家的比顿庄园,沿路的建筑比较欧式,是典型的巴洛克设计风格。  庄园正门,落地的拱门宏大,金黄色的城堡造型华丽,彰显着制造者雄厚的财富,广场干净宽阔,中间的水池由上而下布列。  顶端是一个金碧...

    阅读: 6311

  • 叔叔我怕痛你的太大了 被儿子的同学厕所 - 司空见惯

    叔叔我怕痛你的太大了 被儿子的同学厕所 - 司空见惯

    诗号传来,百里无休一见,四个中年人走了过来。四个人一个光头,一个双腿粗壮,一个双臂及地,还有一个身体强悍。只见四人身后还有一个人,这个人百里无休认识正是王卿寿。  “终于找到你了”王寿卿摇着纸扇说道:...

    阅读: 7454

  • 全部坐进去就不疼了乖 花瓣撑到极致_我的蜜糖哪去了

    全部坐进去就不疼了乖 花瓣撑到极致_我的蜜糖哪去了

    林蜜不想和一个在校学生计较,平静的问道,“在这吃点东西还是回家去吃?”“在这吃,我还不打算回去,我得看着你。”林亦铭冰冷的笑里是少年的倔强。林蜜只是笑笑,转身去忙自己的了。林亦铭还真有耐心一直在餐厅里...

    阅读: 7702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