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图书馆忍不住了 乡村乱情孙月清43章 - 怪物

2020-02-25 14:31:40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4213

“我是个怪物。”尹安说。

“那是因为你父母双全,还是因为你有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杨亦随手从雄孔雀尾巴样的杂草丛中薅下一节长毛蒿,叼进嘴里,随即又呸一声吐出来,“苦死了——除了脑袋瓜有点难使外,我就没见过比你更正常的,不是本少侠兜着你,我看你只是少根筋!”

尹安扯着嘴角苦笑,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瞳中含着深千万丈的渊薮,但他挪不动杨亦的心思,只好将自己的目光移向远方。

傻看些什么呢,杨亦心想,明明是个六尺之外人畜不分的半瞎。

两个半大的少年郎一横斜一直立地卧躺或端坐在秫秸杆码垛而成的禾堆上,这里是城关外的一块田地,背后就是人迹罕至、苍翠浓密的山林。视线穿过挂垂西天的万里赤练,遥看不远处雄浑壮阔,翼展千里的城关,城关上一水穿着被阳光照得流银铁甲的兵卫,还有那被小鸡一样护在后头,升着袅袅炊烟的屋舍。彼此都狠狠地握着手中的短剑,还带着初春一点微寒的冷铁几乎要被烙进手心里,草垛被少年身体的微颤带得剧烈摇震,马上就要在原地蹦跳起来。

杨亦恼了,原本反背在脑袋的右手操着那坑坑洼洼,削泥如铁的武器一挥:“尹安,你给我下去!”

尹安回头担忧地望望,脸上堆满“没我压着这草垛真不会蹦跳进山野里吗?”的虑色。

这才觉察到是自己把草垛晃成地震灾区的杨亦一张赖皮脸上瞬间也染上了火烧云,他腾地一下站立起来,摸到尹安身后飞起一脚,将他一骨碌招呼到地上,青蛙样四脚朝地摔了个大马趴,自己也哈哈大笑,猴子似地顺着草垛滑溜下来。

“还真有点苦……”尹安嘟囔着摸摸脑袋,嚼巴两下误入嘴里的毛蒿。

“来了,呆子!”杨亦收敛了笑声,将短剑背在身后,一袭干练的白衣随着少年刚开始长阔的身形翩翩而动,衣袂飘荡,一副刚刚只是微风吹过的云淡风轻,仿佛自己根本没干什么蔫儿坏的举动,硬是拾掇起一点人模狗样,向着三粒由远及近滚来的圆球踱去。

看清了为首的徐大胖,他心里咯噔一下,暗想:完了。

他指不定自己能不能打败这镐城恶霸。

杨亦是从小便立志要当江湖游侠的,倒不全是因为茶馆驿站中的说书人总用他们高亢的大嗓门称颂惩恶扬善,在黄毛小儿的脑海里,侠士刀剑出鞘的那一道剑芒,一凛寒光,灼眼堪比晴空当头的太阳。

多帅啊!

憧憬在幼小的心里埋下了苗,随着年岁推移一点一点地探出头来,心窝被惹得瘙痒难耐,终于在杨亦出世的第九年头,一个烈日灼灼的夏季,催促他背起包袱,踏进终南山层层翠叠的绿荫中,迷了路。

“师父!”他也不急,传说终南山里遍地都是高人,他随处转悠,见着一个活物就喊。

草丛里扒拉果粟的野雀在石头上磨了磨鸟喙,歪头瞅了他一眼,觉得此朽木不可雕也,扑棱两下翅膀,飞走了。

“师父!师父!师父!”他大喘气一样一步十喊。

野兔后悔自己长了长耳朵,得不到哪怕一息的清静,恨不得把它们打了结,连带着自己,全部埋到黄土的地洞里去。

“师父——”

“从那边出去!别在这瞎喊!”丛草里钻出来一个驼背老头,手指着太阳的方向,“死人都被你叫回魂了!”

“师父!”杨亦眼睛一亮。

“你嘴巴哇啦哇啦地瞎叫唤些什么呢,我听不见!”老头将右手拢到耳边,却一副没长脑瓜的样子。

杨亦不理,料定老头的屋舍就在附近,找着了屋子死皮赖脸地赖着,长时间腆着,还有什么不能心愿是不能完成的?立刻撒开小脚就往老头身后奔,被一把拽过领子揪了回来。

老头皱眉:“哪来的毛猴?”

杨亦讨好地咧开一嘴白牙:“送货上门的。”

老头:“走何道?”

杨亦:“惩恶扬善,救世济贫。”

“游侠之道。”老头叹了口气,将他放下。

好不容易拜了个师父,杨家人却总趁着老头儿外出仙游,上门逮人,最后都被杨亦逃了回来。三两个月过后,溽暑渐入深秋,凉风飒爽的一天,老头儿终于当面撞见了杨亦第三次被抓走,总能在杨亦哭天抢地的嚎叫声中磐石入定的老头在看见来人的家徽时却瞪大了眼睛,随即抄起了笤帚,比杨家家丁更殷勤地将他扫地出门。

“师父我不叫了不行吗!”少年悔不当初,一口破嗓子居然生生把战友喊成了敌人。

“你是官宦杨家人?”老头似乎被这保证唤回一点神来,犹疑着确认。

“不是!我是‘牛’家的!”杨亦为了不被赶走,急中失智。

于是那笤帚更加有力地挥舞下来,像是自九天而落的狂风,将杨亦连带着来找他的一干人众轰出院门。

“开眼看看这人世,”掩门前老头说,“你实现不了你的道,你的剑斩断不了任何东西。”

于是杨亦揣着那莫名其妙的告诫和半生不熟的剑技回到了杨家,接连三个月每日都坐在门前看半天,也没能从这浮世里瞪出点什么端倪来,但仍未舍弃自己的期望,情愿从小事做起,给镐城所有的流氓地痞一一下了战书,总有不忿的应声而战,却铩羽而归,渐渐地在镐城的风云江湖上闯出了一点名气。

今天这徐大胖是最后一个地头蛇,打败了他,杨亦在这镐城内便能笑傲群雄,成为一霸了。

这小胖子还没我颈脖子高呢,杨亦迎上时暗想,他的心里其实也正有个和尚挽着衽袖大打水缸大小的鼓,叮铃隆咚鼓声喧嚣的,惹得心跳也加快。但是他不能退,也不能缩,小儿双眼初开,没见过什么世面,但也知道临阵怯场是会被笑话一辈子的。

屁大点事!杨亦心里暗骂自己,脸上却摆出一副如沐春风的笑容来:“哟,大胖,劳您大驾,怎么还拖家带口的呀?”

徐大胖在他眼前三尺站定,身旁护着的两个小胖墩也随即停落下来,右边的从腰上掏出一把短剑,毕恭毕敬地呈到大胖手里。左边的从怀里抖出一袭长袍,从身后为大胖披上,将一粒圆球裹成了一柱圆石墩。

杨亦:“……”

这小霸王也不知道从哪依葫芦画瓢学会了这幅装腔作势的样子,这么大点年纪就开始前呼后拥,为威作福了。

徐大胖眼神微动,扫向一旁的尹安,倒剜一把,豆大的眼睛将一脸不屑甩回到杨亦头上:你还不是这幅鸟样?

杨亦连呼不敢当,虚情假意地推就两下:“朋友,硬是要来看我如何取胜,劝不住,没办法。”

拉人充胆这话无论如何是说不出来的,反正尹安那个半瞎愣头青现在还在原地瞎摸,给他百八十个心眼也不会想到将杨亦刚刚的怂样公之于众。

当下那徐大胖脸就又被气圆了一圈,通红得像刚生吞了几箩筐爪牙嶙峋的朝天椒,手上挥舞着铁剑,掀起一小阵风,看似圆润迟缓的身子柔软灵活,竟是几步间就直逼杨亦颚下。

这小胖子心狠手辣,道上混出来的就是比较野,起手便毫无顾忌,直指咽喉弱处。杨亦猝不及防间只来得及往侧旁一滚,瞬时白衣上长满了油绿的草沫,星星点点,狼狈得赏心悦目。

“劳烦您给我染花了。”杨亦翻身起来后还有空耍嘴皮子。

徐大胖咬牙:“你也不必行此大礼。”

言语之间又是几招来往,小孩之间的比试还算不上刀光剑影,但也是铁刃相接,泠然有声。大胖的招式角度刁钻,游走恍若吐信的毒蛇,快而烈,窥探时机将猎物一击毙命,却后劲不足,被杨亦猴子样左蹿右跳地躲逃几次后便泄成了迟钝的草绳。杨亦不给他瞬息的机会歇息调整,发挥了赖皮脸的韧性,试图反客为主,乘胜追击,后来竟是把徐大胖压着打,一时风头无两,心里灿烂成炎夏正午的太阳。

于是他当然没看到徐大胖手忙脚乱间递给两个随身孩童一个阴翳眼神。

左边的那个胖墩侧身一步,逆着落日铺下一片人工的阴影,右边的从怀里掏出一杈鸟弓,别上尖锐的小石子拉满,循着杨亦的身影起落,静伺时机。

这才是毒蛇真正的獠牙,一旦刺出,伤人头颅眉眼的事他们是不管的,正像出世时美丑残全怪不了爹娘,都是命。

瞄准的胖墩正屏息凝神,旁边护卫挡风的胖子却突然不知撞了什么邪,手舞足蹈地原地蹦跳:“有马蜂蜇我!”

“别瞎嚷嚷!”另外一个摸索到了杨亦下一步的动作,他仿佛已经看到石头尖顶绽开了嫣红的血花。下一瞬,毁天灭地的风暴雷霆却从身边卷来,“哈欠!”胖墩被马蜂蜇出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喷嚏,刚找到准心的小石子一抖,不知道飞到哪个旮旯犄角里去了。

杨亦正巧找到了徐大胖的空档,借着大胖伏身的一个迟滞,二两拨千斤,借力打力,把他押在地上,按住手脚。

操着鸟弓的胖墩皱着眉头环视一圈,只看见远处一个细弱的身影始终背着他们,坐在地上摸索什么,青青绿草繁茂,夹杂着几丛特立独行的长毛蒿。

“认不认!”杨亦将大胖制在地上,颇有点得意,

“认!认!”大胖气喘吁吁。

“叫什么?”杨亦朗声问道。

“杨大侠!杨大侠!”大胖点头如捣蒜。

杨亦的耳朵被这两声连唤熨得妥帖发烫,顶着一对通红的双耳,满脸乐呵地傻笑,从怀里摸出一盒朱砂,一纸画了二十来个指印的“认降书”。

“按!”

徐大胖咬着下唇往胃里吞鼻涕眼泪,忍辱负重地按下一个押,甩下一个愤愤的眼神,招呼上两个小童,跑了。

杨亦将“认降书”摊开举在面前,笑得花枝乱颤,慈爱且深情的目光差点将厚厚的纸卷烧烙成灰,一步一顿足地蹭到尹安身边,发现尹安才从草丛里摸索拾起他的小刀。

“小安子。”杨亦送金一样递过宝贝纸卷,等候尹安天花乱坠的评赏。

而尹安的脸上确实是满上了平日里不曾见过的巨大笑容,但却比不上杨亦万分之一的灼热灿烂,没有相同烈度的快乐,杨亦的欣喜若狂霎时被匀了走了一半,他也收敛了笑容,内心里仍然是哼着调子的。他晃了一眼,看见尹安的右手放下了护臂,用深袖包着,顺势拉扯两下:“你手怎么了?”

尹安却像是被灼了一下,急忙把手抽走了。

杨亦心有不解,怀疑这发小从草堆滚下来时被磕到了脑袋,咧开嘴巴一笑:“怎么?你的手上也有伤疤?”

杨亦幼时曾因下人持皿不慎,被热汤将整个手背烙上了红斑,在终南山上时,又不小心被剑刃从虎口处割了一个一寸长的大疤。曾几何时他也用大袖将这丑陋包着,但日渐年长,这条梗在喉头里的鱼刺也早已被食水冲入了肠胃——他是志愿胸怀天下的侠士,怎么可以连这点创伤也包容不了。

尹安的眼神暗了暗,黢黑的眼珠越发深邃:“我是个怪物。”

啧,又来了。杨亦心想。他把烂泥一样的尹安从地上提起来,用一边肩膀驾着他:“回家,呆子。”

他们逆着消散在风里的夕阳,携着两道深长的影子,迈步走回镐城。

相关文章

  • 办公室陪领导睡故事 芙蕾雅被日 - 神的游戏

    办公室陪领导睡故事 芙蕾雅被日 - 神的游戏

    在某一刻,全世界的人都进入了一个游戏,它名为…神的游戏。  全国按国家分区,说实话,没人知道这游戏到底会有多久。  虽说是在某一刻,但我们国家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所以造成了延迟,最后一批进入的时候,第...

    阅读: 3021

  • 高辣快穿吃辣之旅 女主被双龙进洞_陆少撒糖甜蜜蜜

    高辣快穿吃辣之旅 女主被双龙进洞_陆少撒糖甜蜜蜜

    迟疑良久,她重新编辑了一条短信:“陆总,今晚八点你有时间吗?明珠广场Rose西餐厅,我想与你见一面。”很快她就得到了回复:“好。” 虽然仅仅一个字,她不知为何,竟能感觉到陆天宇的……喜悦。心不在焉的上了一...

    阅读: 718

  • 舔我的故事 女朋友撩完不灭火 - 那希

    舔我的故事 女朋友撩完不灭火 - 那希

    索菲亚:“我是怕你难过才一直都没有告诉你,米娜她就是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怪胎!”    城的眼神随着索菲亚的话变得阴毒,他松开了扥着索菲亚头发的手,捏住她的脸,就这样硬生生的把她从床上揪了起来。    ...

    阅读: 346

  • 一次疯狂刺激的真实换 我让爸爸日了 - 朋友

    一次疯狂刺激的真实换 我让爸爸日了 - 朋友

    拿到消息,李、邵约定两天后启程去珞珈山。这两天先各自准备行装,安排去后事宜。   两日后城外。  “颜弃等久了吧。”三少驾马到李少身边。   李少摇了摇头。  “走吧。”说着先一步驾马而去。而邵晗也急忙...

    阅读: 4439

  • 内裤子奇缘阅读全文目录 过来做上来自己动 - 月落杭州

    内裤子奇缘阅读全文目录 过来做上来自己动 - 月落杭州

    且说此时的吉他社,不论是室内还是室外的走廊以及楼道上都挤满了人。    室内还专门搭了个表演台,两个大音响摆在了左右两边,离表演台正对面也是最近的摆的是四张桌子,原来,这是评委席。  他们分别是热爱以...

    阅读: 4331

  • 爸日女儿生儿全集小说 我在车上插语文老师 - 未鱼未殃

    爸日女儿生儿全集小说 我在车上插语文老师 - 未鱼未殃

    一番简单寒暄过后,雪凰借以回去换衣服为由带着金澄离开,流仙弟子就留着善后的事。昨夜一夜的天翻地覆,河岸附近水汽充足,田野间弥漫着薄薄的晨雾。闻够了腥臭味,早晨清新的空气真是让人感觉舒服。雪凰深深地呼吸...

    阅读: 600

  • 女主小白兔肉短篇宠文 把美女抱到厕所里亲吻 - 昆岗玉

    女主小白兔肉短篇宠文 把美女抱到厕所里亲吻 - 昆岗玉

    船上,陆晏笑出了声,鸣金和将旗,让羊祜历历现在他眼中。他招呼身旁将校一圈,笑问:“去叶 百步,百发百中,可有如此善射者?”    话一落,就有四个魁梧将士站出,都生得虎背猿臂的,倏忽搭弓起箭,远射的重...

    阅读: 3448

  • 腐文堵铃口尿道按摩器 三通前女朋友_风少

    腐文堵铃口尿道按摩器 三通前女朋友_风少

    李筱瑶顿时大步走过去,都没管身后喊她的林秋千。  怀浩南挡住了林秋千,没让她往那边走。  林秋千瞪了怀浩南一眼道:“你挡着我做什么?”怀浩南淡淡地道:“你没点眼力见吗?那两人现在的情况,是你能够去打扰...

    阅读: 4077

  • 水生半夜爬上村花的床 村长与哺乳期妇女 - 只如初见

    水生半夜爬上村花的床 村长与哺乳期妇女 - 只如初见

    中午在食堂吃过饭,我跟付新月便到了班级,准备做做数学和英语的习题。  我跟付新月在高一没分班之前在班级的成绩是数一数二的,但现在分了班,尤其是也有了小班的几个人分了过来,我们俩明显感觉到了压力,不努力...

    阅读: 5998

  • 宝贝,可以给我吗? 火车上啊不可以疼 - 爱上军官小叔叔

    宝贝,可以给我吗? 火车上啊不可以疼 - 爱上军官小叔叔

    晴朗的天空上看不见一丝云彩,烈日灼热的焦烤着大地,在这样的日子里本该是在家睡觉,吃冰棍儿的好天气,可陈嘉乐非拉着沙蔓莉出来逛街。    沙蔓莉蓬头垢面,睡眼惺忪,显然是还没睡醒,她打了打哈欠,灼热的天...

    阅读: 2190

  • 在厨房被爸爸上 大伯哥你慢点太大了 - 华南旧事

    在厨房被爸爸上 大伯哥你慢点太大了 - 华南旧事

    “撤。”清凉的嗓音淡淡发布命令,戴八戒面具的眼睛满含质疑、不服气瞪着戴猴子面具的施令者。  在猴子脸旁边站着的白灰花元宝脸的人道,“大哥,杀了那个刺头,回去好交差啊,如今金婷被人劫走,回去那些元老又该...

    阅读: 3822

  • 养父与养女的爱 我的一次3p

    养父与养女的爱 我的一次3p

    ntent  加里布埃尔听布尼安否决了自己的想法,叹了一口气,才缓缓说道。  “总之,无论如何,我感觉我们还是先去攻击敌人,要比先去寻找宝藏,胜算多一点。  我总害怕,我们去寻找宝贝的时候,敌人在实力方面...

    阅读: 3303

  • 帮助狗进入了 你怎么又来了唔好累h - 黑与白

    帮助狗进入了 你怎么又来了唔好累h - 黑与白

    谢必安看着男人的窘迫,略微一想便猜到了原因,笑着道:“你身上的钱都湿了,等下次来的时候再付吧。”  “我一定会来的。”男人打定主意,明天雨停了就把钱送过来。  雨渐渐的小了,但是一直没停,看了下墙上挂...

    阅读: 81

  • 小西的美母教师91 赤脚医生给妇女打针超痛 - 安于一隅

    小西的美母教师91 赤脚医生给妇女打针超痛 - 安于一隅

    寒安:……  寒安:你没有输出,抢人头抢兵线  夏青:呵,不会抢人头的辅助不是好辅助。  寒安:呵,女人  夏青:呵,男人  寒安:我安卓机坏了,捡了别人的苹果用。我这个号你暂时拿着用吧。密码********...

    阅读: 6491

  • 黄蓉的秘密 夹水果不掉羞耻_千里来相会

    黄蓉的秘密 夹水果不掉羞耻_千里来相会

    陈嘉俊打开抽屉拿出李洁之前丢掉的请柬和照片,他以为自己只有等到她前男友结婚那天去现场找人幸许还能再一次见到,而那是要等到八月八号,而现在才二月份,自己每一天无时无刻不是在承受着煎熬。陈嘉俊盯着重新贴好...

    阅读: 1501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