屁股大腰细欲仙欲死 我插了痴呆母亲 - 医言为定

2020-03-25 11:32:35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6956

那些年我们错过的,终究会在日后补回来。

言亦初边捣鼓着行李边碎碎念着抱怨。“此刻有多少人正享受着被窝的温暖,享受着家的温馨,而我言亦初却要为了生计起个大早离开这温馨的家!这一次离家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

办事效率一向高的言亦初三两下就收拾完了行李箱,顺便把卧室简单地收拾打扫了下。

提着行李箱轻声轻脚地走到了玄关,才想起还没和老母亲打个招呼。

看见于晓芸也没起床,言亦初内心咆哮着,“我简直就像是捡来的一样,于晓芸你不知道你姑娘今天要出差啊。”

蹑手蹑脚地走到言母卧室门口,探出小脑袋听了听房内的动静。

不出所料,一片寂静,于晓芸还在和周公相会。

一大早整个屋子里十分安静,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那种离别的哀愁一下子涌上言亦初的心头。

想了想,眼眶不觉湿了,言亦初揉了揉眼睛,低声清了清嗓音,抬手敲门。

“妈,你不用起床了,我这会儿要赶车去A市了,就是和你说一下,你好好照顾自己啊,我有时间就抽空回家看看你。”

一说完就快步走向玄关,生怕再多待一秒就会哭出来一样。

刚提起行李箱准备开门就听到了开门的声音。

掉头,看见了睡眼惺忪的母亲穿着拖鞋拉站在卧室门口,打了个哈欠······

“现在才六点多一点,你起这么早干嘛啊?”言母吼着。

“妈,不是让你别起了吗,不早点的话赶不上车啊,去A市要好几个小时呢,我到了那儿还要先找个旅馆住下,不早点怎么来得及。”

言母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道:“你看你妈这记性,昨天竟忘了和你说。你张妈知道你要去A市,就让徐子羡顺带捎上你了,你在家等着就行,不用着急的,子羡回来接你的,就这样啊。”

不等言亦初发出疑问,言母转头就进了卧室,带上门继续补觉了。

留下凌乱的言亦初一愣一愣的。

回过神来却发现已经没有了于晓芸的身影。

蒙圈的言亦初内心是很是奔腾啊,我的母亲似乎从来没有兴趣来解答她女儿的疑惑。

内心暗暗思忖着,“徐,徐子羡,那个胖墩?想来我小时候老欺负他来着的,也不知道他会不会记仇,不过,不知道现在这个徐子羡胖成什么样了。”

想到徐子羡,不由得嗤笑出声。

言亦初猛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作为亲切的邻家大姐姐,我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太不修边幅了!这副模样和多年未见的胖竹马弟弟见面也太不尊重人家了吧,好歹人今天也算是特地来捎我的!”

低头看了看自己这身衣服,艾玛,太老气了,我言亦初怎么会有这种老气横秋的衣服,扔了扔了!

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我天,太干了,我言亦初平时用的都是什么破护肤品,换吧换吧。

头发有点乱,没好好打理;嘴唇也干,没涂润唇膏;容貌有些疲态,没化个妆。

二话不说,丢下行李,迈开长腿一溜烟地跑向卧室。反正现在时间还早,还有时间从上到下的收拾一下自己。

刚收拾好自己,电话铃声就想了起来。

接起电话的下一秒,言亦初又凌乱······

“亦初,我到你家楼下了,要不要我上去帮你拿行李?”

男人的声音温柔儒雅,略带磁性,很是好听,就像冬日里的阳光,能够温暖了寒冷的心一样,慢慢的治愈。

言亦初愣了愣,不确定地开口:“徐,徐子羡?”

徐子羡不经意的笑声从电话那头传过来。

“嗯嗯,我是徐子羡,你就在家等着我,我上去接你。”

直到门铃声响起,言亦初都没反应过来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站在玄关处,言亦初很是忐忑,紧张的直搓手,毕竟自己和徐子羡已经有十多年没见了。这次重逢自己还是很紧张的。

顺了顺头发,理了理衣服,露出招牌式甜美笑容,开门。

门一打开,言亦初就被站在自己眼前男人震惊到了,哦不,惊吓到了。

笑容一秒僵硬。人也僵硬地保持开门的动作。

徐子羡竟然就是自己在相亲餐厅遇见的极品美男······

徐子羡是失散多年的青梅竹马······

言亦初老天爷和他开了一个很大玩笑,自己的心脏显然承受不住这样的惊吓,那种快要窒息而亡的感觉围绕着言亦初。

徐子羡察觉到言亦初的反常,抬手摸了摸言亦初的头,宠溺地说道:“亦初,好久不见,很是想念。”

绵言细语,却触碰到了内心最柔软的期待。

这一记摸头杀更是让言亦初彻底凌乱了。

言亦初语无伦次地说着,“哈,哈,是啊,好久不见,你现在简直和以前判若两人啊~子羡弟弟最近怎么样啊,有没有谈女朋友啊?吃饭了吗?现在做什么工作啊?”

说完呵呵一笑,还摆了摆手,故作镇定。

不过话一说出口,言亦初就想一巴掌拍死自己,自己刚刚的那副丑态一定是及其讨人厌的,还一下子问了这么多问题,问完也不知道自己问了什么问题。

等等,刚刚好像问女朋友了!问女朋友了······

天知道言亦初脑子里在想什么,现在言亦初的血液应该是超负荷奔腾的吧······

言亦初光是想着就很绝望啊,只希望徐子羡没有上心。

有些局促,言亦初尴尬地抓了抓耳朵,努力让自己保持微笑,而不是爆粗口。

抬头看见徐子羡默默地对自己微笑,恰巧这个笑容能抚平内心的不安。

上次只是远距离感受徐子羡的美颜,这次是近距离的感受了徐子羡五官的魅力。

额前的碎发懒散地垂着,雕刻分明的五官轮廓,水雾般得黑色眼眸配合着白皙无暇的脸蛋,很是养眼。

徐子羡穿着灰色双排扣呢子大衣,大衣微敞着,里面漏出白色的毛衣,身姿挺拔,很是气质。

言亦初心里暗戳戳地咆哮,“胖子都是潜力股来着,徐子羡现在的身材和脸蛋那就是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啊!为什么自己越长越没小时候好看了!老天爷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徐子羡欣赏了言亦初精彩的表情转换,却只是平静地说了句“亦初,你以后会有很多时间重新了解我,不用这么心急。”

此话一出,言亦初觉得自己真的很白痴,还好徐子羡没有上心。

顺手接过言亦初手上的行李箱,两只手触碰的那一刻,言亦初的心跳停了一个节拍,蹭的一下脸红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紧张,言亦初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僵硬的举起一只手指向于晓芸的卧室,支支吾吾的说道:“子羡你先下去,我和我妈说一声。”

话一说完就转身走向卧室,不等徐子羡答复。

看着言亦初的背影,徐子羡无奈地摇了摇头,嘴角的笑依旧挂着,温暖着这个寒冬和躁动的心。

拉开房门,言亦初大呼一口气,双手捧住脸,无声地哀嚎着,现在的她怎么也淡定不下来。

言母听到动静,从被窝中起身,就看到捂着脸的言亦初。

“言亦初,你捂着脸到我房里干嘛,子羡还没有来接你吗?”

言亦初撒开双手,哭丧着脸:“妈,你见过徐子羡?”

“见过啊,我去他家找张妈,刚好他也在家,我还把你的号码给她了。有什么问题吗?”

“呵,果然是你于晓芸会干的事情!”言亦初在内心暗暗鄙视着。

心里这样想着,嘴上还是很老实的说了句:“妈,请你以后不要随便把你女儿的手机号码给别人哟~~好歹也是我的私人号码,是吧!”

“你少来了,我看你小时候和人家徐子羡不是玩的挺好的吗,而且现在这个徐子羡真可谓是典型的青年才俊,别人家的孩子都是向上了长,怎么我家的孩子就往倒了长呢!”说完还重重地叹了口气。

一听这话,言亦初就炸毛了,因为自己潜意识里也觉得和徐子羡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也许两人早已经是不同世界的人了。

“哎喂,你女儿我也没那么不堪吧,捧别人家孩子的时候能不能不要踩自家孩子一脚,这样会伤害你女儿幼小的心灵的!”

言母嗤了一声,悠悠说道:“你别站在我这儿磨磨唧唧的了,子羡还在等你吧,赶紧走吧,我再睡会儿。”

其实言亦初一向不理解母亲的奇葩操作,平时日常嫌弃自己,等到了旁人说自己哪儿哪儿不好了,于晓芸一定会和他理论个三天三夜。

竟然母亲已经下逐客令了,那言亦初也没有久待的道理了。

一下楼就看见徐子羡站在车的一边,行李已经不见了。

听到动静徐子羡就转身向楼梯口看了看,言亦初正缓缓地走向自己。

突然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刺激着徐子羡的感官。

今天的言亦初和上次在西餐厅看到的言亦初判若两人,如果说那日在西餐厅见到的言亦初是张扬的美,那么,今天的言亦初,就是俏皮的美,仿佛又看到了以前那个可爱的邻家大姐姐。

“亦初,你下来了,行李我放到后备箱了,上车吧,外面冷,别冻着了。”徐子羡边说边拉开副驾驶车车座的门。

言亦初咬了咬粉嫩的嘴唇,不自然地点了点头,弯腰钻进了车里。

车里很暖和,动听的轻音乐回荡在空旷的车内,很是惬意。

但是,言亦初这颗心怎么也平静不下来。

白色的宝马缓缓行驶在高速公路上,言亦初闭眼靠着身侧的车窗,试图以睡觉缓解自己的忐忑。

车内的两人安静地出奇。

不知怎么,言亦初的思绪又回到了前几天相亲的时候,从自己看到徐子羡的第一眼时,自己就清楚就知道已经被这个男人深深吸引了,而现在,徐子羡是自己的竹马,事态的发展好像不是尽人意。

相亲,言亦初感觉自己的脑袋砰地炸了一下。

徐子羡是自己的前桌,那么,在相亲的时候是否就已经被徐子羡看见了,如果真的是这样。还是挺丢人的,多年未见的竹马再次相见竟然是自己相亲的时候?这个操作很不爽!

只期盼老天爷保佑徐子羡没有看到自己相亲的过程。

“亦初,你睡着了吗?”男人特有的性感磁性嗓音响起。打破了车内压抑的氛围。

言亦初听到徐子羡说话,睁眼坐直身体,转头看向徐子羡。

完美的下颌线,高挺的鼻梁,长长的睫毛像扇子一样扇动人的心弦,性感的薄唇微张。

言亦初内心感慨着,多么完美的侧颜啊,果然是极品美男。这个颜她言亦初能看一辈子。

感受到言亦初的目光,徐子羡转头对上言亦初氤氲的美眸。

这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他徐子羡日夜思念的眸子。

言亦初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又慌张地低下头。

“亦初今天好像很局促呢,是我吓到你了吗?”徐子羡柔声问道。

一听这话,言亦初激动地摇动双手表示否认动作很是夸张。

“没有的事,没有的事,只是好些年不见了,有点生疏了吧。”

“生疏?”徐子羡又轻声重复了一遍,听不出语气里的情感。

这边的言亦初只是笑着打着马哈哈企图化解尴尬。

徐子羡继续追问,“亦初怎么想到去相亲的呢?”

终究还是被看到了吗,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呢!

“相亲啊,是我妈的意思,更何况我今年都28了,也是时候了,我猜我妈是怕我嫁不出去。”说完便哈哈一笑。

“哦,是这样啊。”徐子羡点了点头。

其实,徐子羡心里比谁都清楚那日自己为什么会跟去言亦初相亲的餐厅。

从张妈口中得知言亦初近况的那一刻,徐子羡就知道自己还是放不下言亦初的,有一种很强烈的意愿想去见她。

知道言亦初要去相亲的时候,他慌了,他害怕他又要和他的亦初错过了。

看到言亦初和那个男人聊得很开心的时候,他怒了,他生怕他的亦初就这样被抢走了。

不过,现在,他放心了。

真正面对言亦初的那一刻,他知道,他还是有机会的。

亦初紧张地问的那句自己是否有女朋友也让他有一丝窃喜。

更何况,在感情方面,他徐子羡对自己很有信心。

或许是今天起得太早,车内又有种安心的催眠感,言亦初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听见均匀的呼吸声,徐子羡往副驾驶看了看,这个傻姑娘已经睡着了。

看到言亦初甜美的睡颜,徐子羡的嘴角也情不自禁地上扬。

心心念念的人儿啊,我们还是重逢了,命运总是眷顾着一份纯真的美好的。

今后,我们会有很多时间重新认识和了解对方。

相关文章

  • 高冷受被做到不行 第一个女人岳 - 燕未归

    高冷受被做到不行 第一个女人岳 - 燕未归

    花落倏地睁开眼,入目的就是纯白的天花板,再看自己,身上穿的是病患服。这样,自己身处何处就了然了。  虽然这和他预想的完全不同,但并不妨碍花落死而复生的喜悦……  “小柒子!你在哪呢?!快出来!”  “...

    阅读: 7185

  • 上课被同学吃奶流水了 主人我错了不敢了逃了别打了 - 眼中星

    上课被同学吃奶流水了 主人我错了不敢了逃了别打了 - 眼中星

    “哗啦——”  耳边是水波被放大的轰鸣声。  晚澄挣扎着从被水淹没的恐惧中醒来。  用力地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房间里。    “这是哪里……”  晚澄扶着隐隐作痛的脑袋撑起身体来,却发现自己...

    阅读: 6285

  • 爸爸和女儿做爱小说 狗狗东西在我里面拔出不来了 - 二代助攻联盟

    爸爸和女儿做爱小说 狗狗东西在我里面拔出不来了 - 二代助攻联盟

    雪央醒来时鎏金炉中的香还未燃尽,萦萦绕绕都是念骨的气息。她换好衣裳走出房门,见茯苓候在廊下便顺口问了问时辰,茯苓福了一福说是巳时刚过,她点点头,举步准备往水云台的方向去。  茯苓见状叫住她,问道:“二...

    阅读: 4083

  • 男朋友说想到晚上我 舅舅不要了好大 - 情暖花会开

    男朋友说想到晚上我 舅舅不要了好大 - 情暖花会开

    身边传来声声鸣笛,素馨蓝全然不顾,只知拼命向前跑,脑海一幕幕映着后娘白眼,干娘算计,干爹屈辱,心爱之人史锦豪的欺骗……。  爱恨交夹,如一把锋利尖刀,直逼素馨蓝心膛,滴着血,流着泪。  哪怕是被车撞死...

    阅读: 4219

  • 阿宾小说阅读全文79章 我与家公小说_薄少蜜宠酥化了

    阿宾小说阅读全文79章 我与家公小说_薄少蜜宠酥化了

    薄言看着看陆中,脸上升起一阵笑意,道:“原来是陆总啊,好久不见了!”陆总紧接着就和薄言开始攀谈起来,林天也看着这两个人,顺便时不时的说上一两句话,将刚才的尴尬给化解了。现在又是一副很和谐的模样。看着薄...

    阅读: 6749

  • 强奷班花小说系列小说 操雪白的空姐 - 别逼我打你

    强奷班花小说系列小说 操雪白的空姐 - 别逼我打你

    升旗台上,学校领导正在讲话,因为刚考完试,还是开学以来比较重要的第一次摸底考试,所以特地开了个鼓舞大会。    明明是早自习的时间,她平常都在家里呼呼睡觉的,结果校长非要所有人都来,一个都不能少。  ...

    阅读: 7333

  • 村长的后院村头激战 被注射空运催奶剂调教 - 春风沉醉

    村长的后院村头激战 被注射空运催奶剂调教 - 春风沉醉

    听完黑狐说的那番话,齐衡和伯力陷入了一样的沉默。  齐衡这次来边塞的起因还是因为心爱的女人嫁了别人,他想找个离得远的地方待一段时间。如果可以顺便帮朝廷解决一些问题当然更好。  就包括刚才自以为坦诚的一...

    阅读: 3707

  • 在乡下被王伯李伯上 我和女儿啪啪 - 念念有词

    在乡下被王伯李伯上 我和女儿啪啪 - 念念有词

    新生见面大会之后,黎念怎么也没想到会在年级聚餐上遇到自己的前男友,那个人尽可夫的渣男。骗了自己的感情还有大把的钱,黎念一度觉得自己的初恋喂了狗,尽管只和这个叫林木的渣男学长在高考后的假期交往了一个月,...

    阅读: 2100

  • 厨房美妇雪臀 看几个黑鬼日老婆

    厨房美妇雪臀 看几个黑鬼日老婆

    此刻深坑附近又出现了一道道身影,快速的朝着两人飞驰而来。  地渊废墟的异变,自然将其他弟子也吸引了过来,其中不乏一些强横威压从天空传来,彰显着不凡的实力。  片刻功夫,足有上百位弟子散落在周围,神色警...

    阅读: 6568

  • 美女身上光溜溜的男人 高三奖励妈妈给我的 - 云间职场故事

    美女身上光溜溜的男人 高三奖励妈妈给我的 - 云间职场故事

    大方向定下之后,就是冗长的细节讨论。张瑶很快就要离开公司,所以必须马上把董事会的事项确定完整。在这个过程中,李飞嫣充分发挥了泼妇本色——当然这是王杰瑞的视角——尽可能地对张瑶能参与投票的事项加以限制,...

    阅读: 7716

  •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用震动狼牙套折磨段子_纪少的替身娇妻

    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 用震动狼牙套折磨段子_纪少的替身娇妻

    李依云可以肯定,就这个女人往酒吧一进,就会有一半以上的男人想要将她拖上床了。  可惜的是,他不是这一半以上男人中的一个。  因为这个女人和林满月没有一点相似的地方。  林满月不喜欢画浓妆,这个女人画的...

    阅读: 3415

  • 大阴茎插美女故事 极品家丁之远方来客 23

    大阴茎插美女故事 极品家丁之远方来客 23

    质能转换,发明家秘传2环巫术。能短时间内转换能量与物质之间的性质。物质转换为素之力,素之力转换为物质。  两条水元素蛇刚被奎因斯绷直的握在手中,水元素蛇就在质能转换的作用下,化为了两把冰莹剔透的结晶刺...

    阅读: 5180

  • 黑帝心尖宠甜妻很呆萌 np浇灌吸收快穿_你是我的独家设计

    黑帝心尖宠甜妻很呆萌 np浇灌吸收快穿_你是我的独家设计

    提到鬼怪,从小最害怕听这些怪力乱神的秦萱连汗毛都倒竖起来,颤抖着指着大门说:“可以了!请您离开!”听到这话,正要迈出门的唐霄铭顿了一下,半眯起眼睛,唇角缓缓勾起,苍白的笑容上染了几分邪魅。这笑让秦萱记...

    阅读: 3945

  • 我把女儿捅到深处 慢点奴婢受不了了 - 反派BOSS放过我

    我把女儿捅到深处 慢点奴婢受不了了 - 反派BOSS放过我

    主角,君敛情,玩电竞的,意外被一本书强行契约了,天天苦哈哈的挽救苍生,唉。  想想以前的快乐生活,简直不要不要的。  记得他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踏着轻盈的步伐,走进了一个书局“历史书屋”,一看这名...

    阅读: 5305

  • 半夜儿子搞我我装睡 和闺蜜做爱

    半夜儿子搞我我装睡 和闺蜜做爱

    “你们真的不走?”  许莫超望着聂人王和断帅,不解地问道,“龙脉已经被我拿走,留在这里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出去也没有意义了。”  聂人王看了看不远处的断帅,长长叹了口气。  自从知道是许莫超把麟...

    阅读: 3646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