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小说 又粗又大 下腹部倒三角区瘙痒 - 踢铁板的上瘾日常

2020-03-26 12:02:24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6438

拨打查分电话之前,林小碗这辈子就没有这么紧张过,拨打了查分电话之后,林小碗这辈子就没那么绝望过。

林小碗发誓,自己真的很用心的在学习了,可是中考的那道数学大题,她是真的没有见过呀,想着想着就好委屈,明明说的是天道酬勤的嘛,怎么变成了不信抬头看,苍天绕过谁了啊!!“小碗啊,不难过,我也不去南湖高中了。”张书甜在电话里安慰她:“我爸妈都夸我懂事,帮他们省了好多择校费。”

“哎,南湖不南湖倒都是其次的,只是,顾南城!!!!”林小碗说着说着就泣不成声。

张书甜在电话里着急:“你也不着急,反正你们是邻居,你还是可以做他爱情路上的绊脚石呀!”

邻居个屁啊,人家的那种邻居是不用高倍望远镜都能看到的邻居,不是他这种中间隔着小区绿化带喷泉池子的邻居!!“我打给顾南城,电话关机!!”林小碗哭的横膈膜抽筋,不停的打嗝:“他肯地觉得我是个蠢货,不愿意理我了!”

“哪有人,因为学习成绩差就讨厌的,成绩好的就不早恋了?”张书甜叹了口气:“你别这个样子,你这样子搞得我也挺难过的。”

“张书甜!!成绩好的人,真的不会早恋。”林小碗哭着哭着就真的说不出话来了,电话那头的张书甜也很识趣的挂了电话。

“小碗。”林茂看女儿这么难过,很是莫名其妙,原本以为自家女儿考的特别差估计连个高中都没得上,结果看了还不错的成绩,又看了看一脸绝望的林小碗,觉得特别费解,然后就把林小碗的绝望归结于中二少女的矫情发作,门外的林茂敲了敲林小碗的房间:“我跟你妈刚刚去参加了顾南城的庆功宴,给你打包了点剩饭剩菜,你出来吃么?”

原本以为沉浸在悲伤绝望中的少女不会理他们,不过,马上就听到了林小碗房间里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一会儿功夫,林小碗就拉开门出来,肿着一对红眼睛,一抽一抽的说:“你们怎么不叫上我?”

“叫你干嘛?”林妈妈坐在沙发上啃桃:“让你肿着眼睛站在全市中考状元身边相形见绌么?”

“别听你妈说的那些实话。”林茂安抚的拍了拍林小碗的脑袋:“顾南城去隔壁h市,参加物理夏令营去了你去了也没人和你比!”

物理夏令营,听上去就很讨厌。林小碗叹了一口气,假装随意:“什么时候结束呀,还想找他玩来着。”

“他妈妈好像说要到开学前几天吧,那个夏令营特别厉害,周围几个市的中考状元,物理竞赛前几名都去了,说是机会难得,就多去几天,给顾南城报了个暑期全班。”林茂把剩饭丢给林小碗,让她自己热热:“小碗,这个暑假没作业,该吃吃该玩玩,爸妈觉着你原来那中学就不错。”

林小碗咬着筷子的动作一顿,点了点头,学校肯定是好学校,多有意思,同学肯定是好同学,更有意思,但是想到顾南城肯定直升了南湖,多有意思的学校、同学都显得特别没意思。

就这样林小碗抱着漫画零食和张书甜过了一个特别充实的暑假,尤其是在开学前几天,林茂领了一笔奖金,答应给林小碗买了传说中的高倍望远镜之后,这个暑假的意义得到新的升华!

“老张,”林小碗抱着高倍望远镜慢吞吞的往家走,小小的个子抱着大大的纸盒,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侧过脑袋看了一眼,甩着俩膀子一脸轻松的张书甜:“新校服收到没?真丑,按照我之前的推算,咱这一届该是天蓝色呀。怎么变成湖蓝色了?”

林小碗的这个中学是n市里中规中矩的一所中等学校,比下,有余,比上,比不上。校长是从n着名大学系主任的岗位上调来的,把一帮子初中生、高中生当幼儿园小孩对待,一会儿春游、一会儿秋游,冬天到了还组织大家一起cosplay大奖赛,原本中等的学校越发的中等起来关于这个校服,更是绝,初中三个年级是红黄绿轮着穿,出操的时候那是一个举行红绿灯。高中三个年级是天蓝、湖蓝、浅蓝轮着来,出操的时候就是出颜料盘里的渐变色。

“黄秋菊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还没开学呢,就急吼吼的把校服寄到学生家里。”林小碗愤懑不平:“这难道不是在变相的提醒新同学,你们没用啊,考上了垃圾学校,你们垃圾呀,就得穿这么丑的校服么?”

张书甜笑嘻嘻道:“别埋怨了,蓝色的垃圾袋总比黑色的显得清新活泼,我妈买垃圾袋就只买蓝色的。”

“对了,”林小碗想起来什么似的:“明天学校下午有迎新活动,黄秋菊喊了咱们区离学校近的几个同学去学校义务劳动。光想的都很烦啊。”

张书甜倒是一脸兴奋:“你懂什么,下午迎新,肯定能看到很多新同学,抛弃掉那个忘恩负义的顾南城吧,投入新生活的怀抱吧!”

林小碗把手里的箱子放在花坛边上,用袖子擦了擦汗:“是音讯全无得顾南城,才不是忘恩负义的顾南城。”

“哎哎,那不是顾南城嘛。”张书甜突然扯了扯林小碗,八卦兮兮道:“学霸也亲自下楼拿快递呀!”

林小碗一愣,连忙转过身护住高倍望远镜的包装盒,侧过脸偷偷瞧了瞧近两个月没见,却又突然出现的顾南城,撇了撇嘴,又把头扭了回来,盯着望远镜的纸箱发呆。然后就瞧见顾南城的库管出现在视线里,林小碗意外的抬头去看他,瞧见男生好看的侧脸,长长的睫毛,一瞬间的发呆,想了半天都没有合适的问候语。

却见到顾南城伸手把林小碗从纸箱上拎开,把自己手里的快递小盒子丢给林小碗,弯下腰抱起了林小碗的那个高倍望远镜,长腿迈开,朝林小碗家走去。

林小碗抱着快递盒子,跟张书甜拜拜,张书甜看了看满脸茫然的林小碗,又瞧了瞧走的老远的顾南城,想都没想,立刻开溜。

林小碗急急忙忙追上顾南城的时候,顾南城已经抱着望远镜站在林小碗她家楼下等她了。林小碗看到和望远镜站在一起的顾南城,一想到以后就用望远镜......

“你......”顾南城声音有些沙哑,想说些什么。

林小碗连忙护住望远镜:“当然是看星星!”

顾南城瞧着她傻里傻气的样子,抿着嘴笑了笑:“林小碗,打开瞧瞧。”指了指林小碗怀里的快递盒子。

“什么?送给我的么?”肯定是顾南城为自己消失了这么久给自己准备的礼物,看在他这么有心的份上,就原谅....“什么玩意啊,顾南城你也太没诚意了,道歉的礼物.......”林小碗在快递盒子上抠了一个小洞,把里面的东西一点一点往外拽:“这是什么呀,咋还有硬币呀。”说着手上用力,叮咚——一个圆溜溜的铁皮啊顺着快递盒子的小洞滚了出来,在小区的水泥地上滴溜溜转了一圈,正面朝上,躺好了。

好眼熟!!校徽!!

林小碗大脑当机,手上却是越发的用力,快递盒子的口子越来越大,一件皱巴巴的湖蓝色校服被林小碗拽了出来,嘴角的笑意越来越大。

林小碗扯着校服就跳了起来:“顾南城?”

“恩?”顾南城弯腰把地上的校徽捡起来。

“顾南城!这件衣服真好看。”林小碗攥着蓝色的校服不撒手:“顾南城,你穿这件校服肯定特好看。”

“你买望远镜做什么?”顾南城看了看地上的巨大纸盒子,皱了皱眉头。

闻言,林小碗身体一僵,嘿嘿笑的有些猥琐,强行转话题:“顾南城以后就能天天见到你了,真好。”

顾南城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脸立刻黑了好几度,一把拽过林小碗手里的校服,转身就走。任由林小碗在身后扯着嗓子叫破喉咙也没有回头。

一进家门,林小碗就看见自家母亲大人抱着电话在哪不知道跟谁煲电话粥,抬头看了一眼林小碗,指了指冰箱,示意冰着西瓜,之后,便听到林妈妈在电话里安慰道对方:“你们家城城从小就有主见,你这个做妈的就不要操心了,你看,你让他去参加什么暑期物理竞赛班,说是拿了第一就让人家换学校的,那里面的孩子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呀,城城这不也拿了第一名回来了嘛。”

林小碗抱着西瓜,蹲在厨房,竖着耳朵偷听。

“南湖哪里好了,光上学路上就要一个多小时,高中学业压力大,有这个时间多做好几张试卷了,”林妈妈好心安慰道:“城城自律,在23中一样能考上好大学,你就别操心拉!”

林小碗半蹲在地上,捧着一块冰凉的大西瓜,有一口没一口的啃着,自己真是太蠢了,光顾着高兴了,不知道顾南城为什么要换学校,南湖比自己的那个23中好太多了。不知道为什么,一向清甜可口的冰西瓜,让林小碗打了一个寒战,感叹一句:“秋天来了啊。”

“你开心了啊,”学校例行的迎新大会,张书甜和林小碗挨着坐下,张书甜扯了扯高中校服,依旧觉着很像老妈买的垃圾袋:“早上跟你家大神一起来的吧,从此青梅竹马过上了甜甜蜜蜜的新生活。”

林小碗泄了气的气球一般,往椅子上一靠:“别提了,见都没见着。”林小碗咋小区门口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从六多等到七点二十五,愣是没瞧见顾南城半个人影。

“欢迎新同学,”黄秋菊被请上台,扶了扶眼镜,视线透过厚厚的眼镜片扫视了一遍台下的新生,心里满满的得意,今年的新生质量比往年好太多,不说直升的那几个好苗子,就连市中考状元都收了进来,想到这,心里的自豪之情又溢出来好多:“有些人说啊,咱们23中不是什么好学校,我是不同意的,什么是好学校,什么是差学校?啊?你们好,咱们学校就好,你们差,咳咳,当然你们不会差,我们就是差学校。但是!!不论好歹!!接下来的三年里,你们经历的事,认识的人,都会成为你们未来生活中的不可或缺的东西,或许十年二十年之后,你们忘了同学、忘了老师、忘了我!”

“肯定会忘了你!!”张书甜往微微歪了歪身子,侧过身和林小碗说话。

坐在前排的李慕却是往后倾了倾身子,低声说:“肯定不会忘了你们的!”

正在说话的黄秋菊一愣,伸手指了指林小碗他们这块:“那几个都给我安静!别说话了啊!”黄秋菊撇了撇嘴继续道:“但是,这些人、事、物会融进你们的骨血里,记忆里,成为你们这辈子宝贵的财富!!”

林小碗抱着书包,四周望了一圈之后,竟然没发现顾南城,难道这家伙临时后悔?又回南湖高中去了?

“好了!好了!下面请新生代表,也是咱们n市中考总分第一名,顾南城同学,做新生致辞。”黄秋菊,演讲结束,收获些许稀稀拉拉的掌声。

“我去,不是吧,顾大神来这个学校了?”后排传来一个男生的声音,语气里满满的不可思议。

“什么什么?就是那个南湖学神,顾南城?”连打瞌睡的同学都来了精神。

“顾大神脑子出问题了吧,怎么会来咱们这个学校?”说这句话的同学语气里则是满满的惊悚:“还是有人给学神大大灌了智障药丸?”

原本沉寂的大礼堂,顿时叽叽喳喳活跃了起来。

林小婉抬头的时候,正好看见顾南城迈开长腿走上舞台,稀松平常的开学典礼,普普通通的学校礼堂,随处可见的红色幕布,就连舞台后面挂的横幅都是去年用过的。明明是见过无数遍的人,来过无数遍的学校礼堂,林小碗瞧见他之后,就突然的开始紧张。

顾南城一上台,原本吵闹的礼堂,瞬间安静了下来。顾南城走到讲台后面,调整话筒的高低,继而开始演讲。

整个演讲的内容没有任何出彩或者特别的地方,顾南城毫无温度的声线缓慢而有节奏的一点一点的将稿件上的内容读完。

“学习好,颜值还这么高。”林小碗身后的女生小声感叹:“声音还这么好听!”

“简直完美啊!”另一个女生接话:“迎新结束分班表就出来了,现在就开始祈祷自己好运和顾南城分到一个班吧!”

话音舞台上的顾南城没有任何感性的声线读完了百度上复制黏贴下来的开学致辞,继而收获了雷鸣般的掌声,黄秋菊带头鼓掌,笑纹把他的脸挤成了一朵菊花,边笑边走上舞台,拽住了正要下台的顾南城。

“想来大家也都听说了顾同学的事情,”黄秋菊站在高自己半个头的顾南城身边,心里想着现在的小孩个子咋都这么高,本来想拍拍他肩膀的手,转而鼓励性的拍了拍顾南城的胳膊:“想必在座的同学们都想听顾同学分享一下选择学校的方法与心德。”

“这个黄秋菊,是变着法让顾南城夸学校啊。”张书甜凑近林小碗小声道:“不过,顾大神该不会是因为你这个小青梅才来这个学校的吧,这也....”

林小碗脑海里又浮现出昨天妈妈和顾南城他妈妈打的那通电话,虽然顾南城能和自己一起上学是件天大的好事情,但是,如果这牺牲了顾南城原本的好前途的话.....不管他来这里的理由是什么,自己都没办法高兴的。

哎,心里就跟住着一个腌黄瓜似的,皱皱巴巴,难受的要死。

舞台上的顾南城,从容的接过话筒,面对礼堂里五百多名新同学,淡定一笑:“事情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复杂,南湖高中离家实在是太远了,早上实在是起不来。”说完,嘴角一撇,无奈的笑了笑,礼堂里传来大家善意笑声,这理由不得不服啊。

似乎感受到了黄秋菊不善的眼神,顾南城抿了抿嘴角,思索了片刻,视线落在这大礼堂窄小的入口处,接着又补充道:“当然,23中是一所非常有活力,有故事的学校,我很喜欢这。”

开学典礼结束之后,张书甜拽着林小碗去看公告栏看分班信息,也许是她俩动作太慢,跑到公告栏的时候,已经挤满了人,李慕抱着双臂,站在人群的外围,边蹦边跳,见她俩跑过来:“别跑了,这人山人海的,哪里有我们主场选手发挥优势的地方。”

林小碗瞧着李慕傻样子:“半路来的转校生也敢提主场二字?”林小碗一边说,一边紧了紧书包带子,正打算往人群里冲,却被张书甜一把捞了回来。

张书甜面带微笑:“之前分过无数次班,也没见你这么积极。”张书甜说着,伸手还指了指不远处的顾南城:“别操心了,顾南城高一十班,已经有无数个十班的小妹妹冒着星星眼跑去教室了。”

林小碗顺着张书甜的手指看了一眼人群里的顾南城,连忙又做贼心虚般的扭回头。

张书甜却是毫不畏惧的跑到顾南城身边打招呼,才不管林小碗心里的那点小剧场:“顾南城,你真是因为学校离家近才来23中的呀?”

顾南城侧过脸瞧了瞧张书甜毫无心理压力的模样,又瞧了瞧不远处林小碗小小的脑袋,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张书甜见状,倒也不生气,把林小碗拽了过来,捅了捅林晓,八卦的眼神示意林小碗快问,林小碗本来就想知道愿意,借坡下驴,开口道:“真的因为早起?”

顾南城见人群散掉了一些,顾自走到公告栏前,抬眼找自己的名字,林小碗被完全忽视,心有不甘的跟了上去。

李慕见状,连忙也跟了上去,站在了林小碗身后。

“顾南城,你这样做一点意思都没有!”林小碗见他这样,真的有些生气,如果真的仅仅是因为早起而换掉学校的话,那就太幼稚了,那可是南湖高中!那可是全n市所有学生都梦寐以求的南湖高中!林小碗认识的顾南城,才不是这样武断、幼稚、莫名其妙的顾南城!

闻言,顾南城则是回过身,瞧了瞧满脸怒气的林小碗,又瞧了瞧林小碗身后的李慕,眉毛一挑,语气有些难以捉摸:“原因么,为什么要告诉你?”

张书甜有些看不下去,但是想想自己好像也没什么立场,来管这件事,只得转移话题:“小碗,小碗,看看咱俩哪个班的呀!”

李慕说:“快看看!哪个班哪个班?”

林小碗鼻子有些酸,干睁着眼睛,不敢眨眼,视线顺着班级名单顺下去,先是看到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找到了张书甜,还发现了李慕,眨了眨眼睛,小泪珠就滚了出来,一片朦胧中,似乎还瞧见了顾南城的名字。

嘴角似乎,就开始微微扬了起来。

“林小碗你要是因为这三个字就破涕为笑,我张书甜第一个看不起!”显然,张书甜也发现了林小碗的细微变化,指着顾南城的名字,很快铁不成钢:“又哭又笑,莫不是个傻子。”

真是太没出息了。

N市的这所23中,无论是在升学率上、还是在学校综合排名上,都排不上名次,但是论起建校时长的话,因为前身是民国间的一所公办女校,倒是真正意义上的百年老校了。当年床年优美校园,学校整改了一些破旧的老楼,改建了一批新楼,这一批高一新生如果之后,则是被分到了新教学楼里。

因为是新学期的伊始,校园里处处挂着迎新的标语,穿过篮球场旁的紫藤回廊,望着新教室,本该是开心的一天的呀。

林小碗回到家就开始鼓捣那个高倍望远镜,有句话不是叫早拥有早享受嘛,为了能尽早享受,林小碗可谓是废弃忘食,捣鼓好之后,架起来,想到今天白天在学校里的事情,却是没了享受的兴致了。摸了摸干扁扁的肚子,也不知道爹妈跑哪去了,只得揣上钱包跑去便利店,一下楼却是遇到了同样去便利店买东西的顾南城。

林小碗捂着肚子的手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她不是一个善于吵架或者冷战的人,张书甜经常说她是一个好了伤疤忘了疼,忘了疼之后继续找虐的人。但是林小碗不这么觉着,周围的人都挺善良的,没有人虐自己呀。

但是这一次,好像,的确被顾南城虐到了。也不知道好端端的干嘛生气。

林小碗随手挑了两盒泡面,转身去收银台结帐,却不料手里的泡面被顾南城拿起来放了回去,给她换成了俩包子。

林小碗吸了吸鼻涕,恩,还是猪肉馅的,不自觉的就咽了咽口水。

“顾南城,”林小碗跟着顾南城出了便利店,咬了一口包子,笑眯眯道:“我猜,你心里想的是,我顾南城这么厉害的人,就算没老师教高考照样拿状元,换了学校怎么了。”林小碗含着包子,含含糊糊道:“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顾南城伸手把跟上来的林小碗推开,嘴角微扬,转身走开没有说话。

林小碗惊喜道:“顾南城,你笑了!肯定是因为我猜对了!没想到你这么自负!”

顾南城抿了抿嘴,转身对林小碗说:“既然,猜对了,那就不要再问了。”说完,似乎担心林小碗不理解似的补充道:“我做的每一个决定,对我来说都是最好的,不要再脑袋里开剧场!”

林小碗似乎被顾南城突如其来的认真给吓到了,呆呆的点了点头,突然发现什么似的:“顾南城你怎么什么都没买?那你来便利店干嘛?”

顾南城扶了扶额头,瞥了一眼呆头呆脑的林小碗:“林小碗。”

“恩?”林小碗咽下最后一口包子,恩,顾南城买的包子格外好吃。

“你跟你的小学同学关系不错。”顾南城话题转的突然。

林小碗被这急转弯似的问题,问的一愣,喃喃道:“小学同学?不就跟你关系不错嘛。”可是你不跟我关系好呀,幽怨的小眼神就漂了过去。

顾南城忽视她的眼神,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罐牛奶,奖励似的递给林小碗:“林小碗,我这样做挺有意思的。”

啊?林小碗抱着牛奶,微微还有点温,半天才反应过来,顾南城说的有意思,其实是回答之前她在学校里的那个问题。但是,顾南城在便利店总共就买了两样东西,全给林小碗了,那他这么晚出来,到底干嘛来了?

相关文章

  • 按着他的头给我添 徐其耀情人刘澜现状_霍少请轻撩

    按着他的头给我添 徐其耀情人刘澜现状_霍少请轻撩

    对于这个事儿,叶璀璨虽然平时的时候鬼主意贼多,但是这会儿却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行吧,我反正是不知道该说啥好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之后,叶璀璨就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为啥,之前的时候一直都对...

    阅读: 5198

  • 圆缺1v1沈霜 放荡护士全章_宠妻陆少已上线

    圆缺1v1沈霜 放荡护士全章_宠妻陆少已上线

    “我说,你这个人也真麻烦,手错位了之后,居然衣服也要我帮你穿,现在我早上都得早起二十分钟了。”林半夏打了个哈欠,给陆亦城打着领带说。“病人是应该得到照顾的不是吗?”陆亦城讲的理直气壮。“行吧行吧,谁叫...

    阅读: 1663

  • 护士情欲短篇小说 啊疼太大了快出来小说

    护士情欲短篇小说 啊疼太大了快出来小说

    在夺矿大战即将开始时,青龙商会的人来了。  先到的是段政、段歧他们带领的段青秋几个年轻人。  后来,一艘飞舟抵达。  飞舟上,走下来一个年轻人,身着一袭白袍。  这年轻人叫段水流。  除了这年轻人,还...

    阅读: 5781

  • 见第一眼觉得熟悉的人 小叔等我长大小说 - 七神之日月同辉

    见第一眼觉得熟悉的人 小叔等我长大小说 - 七神之日月同辉

    素白色的玄字正堂外,炙岐一个人静静地坐下树下,发着呆。曾几何时,他和苏澜一起坐在树下喝酒谈天,可如今只剩他一人坐在灵堂外静静出神。阳光透过枝叶洒在他身上,他抬头看看天,又是一年夏天了。  “青黛的事…...

    阅读: 1156

  • 美女被奸的故事 小东西我就想吃你 - 时间之外的她

    美女被奸的故事 小东西我就想吃你 - 时间之外的她

    “姐,你快醒醒吧,千万不要有事儿......”  这是林染的声音,魏一的意识在渐渐地属性,但是她还不能控制大脑睁开眼睛,她真的很疲惫....  “小一姐,我来看你了,你快醒醒吧....对不起.....”  这是衣晗的声...

    阅读: 2712

  • 看电影被陌生人摸湿 我把婶婶捅到深处 - 秋风唯恐木叶下

    看电影被陌生人摸湿 我把婶婶捅到深处 - 秋风唯恐木叶下

    言兮在见过她娘亲的午后突然感恩起了拓跋宏尽孝的三年,否则她又该如何面对他呢,一看到他就势必会想起冯澧兰,她在若无其事的时候又该多么心痛和愤怒。可她同时又无比得悔恨着自己过往的骄傲,怯弱,不争和成全。她...

    阅读: 5661

  • 他说喜欢喝我下面的水 让我进去宝贝

    他说喜欢喝我下面的水 让我进去宝贝

    “大哥,感觉如何?”荣昱第一个冲上前去,秦幼菡拉都没拉住,丹桂和孙太医上前,请荣王保持冷静,然后开始给荣昊检查身体的情况。  “无事。”荣昊轻声对荣昱说了一句,虽然麻沸散的药效过去了开始有痛感,但荣昊...

    阅读: 3235

  • 叔叔日了我 公车上的性爱故事 - 往事如烟

    叔叔日了我 公车上的性爱故事 - 往事如烟

    “……”  道者长嘘一口气,已是从回忆中醒来。却闻远处高楼上更声数响,原来已至夜半。  却似乎,又有一丝微不可闻的奇怪声音。  此时与玲珑坊斜对角的长街上,一道矫捷身影正踏着建筑顶轻功飞驰,像一只飘然...

    阅读: 7027

  • 女朋友帮我睡她闺蜜 丞相大人的小通房 - 过去总不会过去

    女朋友帮我睡她闺蜜 丞相大人的小通房 - 过去总不会过去

    林溪芷算是感受到了,两个宿舍一起聚餐,威力不亚于两颗□□同时投放。    其实林溪芷和乔屿从相识到在一起的过程,没有多少动人的故事,甚至可以说都没什么可说的,毕竟在这之前没有过什么相处的阶段...

    阅读: 1700

  • 小浪货你夹得我真紧 爸爸插慢点 - 冥冥终有爱

    小浪货你夹得我真紧 爸爸插慢点 - 冥冥终有爱

    二    我冲赵天琪点点头。赵天琪从电脑包里拿出了一个手提电脑,打开电源,把电脑屏幕转向夏夕夕。  “我们根据事发现场的描述做了一个动画模拟的事故复原。这个复原是假定你弟弟的陈述是正确的,的的确确有另...

    阅读: 1865

  • 与狗做 真实经历 销魂艳婢高h御宅屋 - 剑祸

    与狗做 真实经历 销魂艳婢高h御宅屋 - 剑祸

    “你这个样子,让我很难做的。”沙流看看朽木露琪亚红肿的眼睛,这样下去他们俩的关系就不清不楚了。实际上现在的沙流并不想和朽木露琪亚扯上太多关系,刚刚也只是因为看着她可怜才开导开导她的,没想到她好像是哭的...

    阅读: 413

  • 试衣间闺蜜老公日了我 体育老师在器材室 强 - 侵袭

    试衣间闺蜜老公日了我 体育老师在器材室 强 - 侵袭

    李强这两天就让搬家了,转学手续也都办好了。顾元和秀珍收拾着东西,东西其实没多少,不太重要的就没有拿了,顾元最多的就是学习资料,李强也过来帮忙收拾,叫了搬家公司。  收拾完东西,到李强家差不多下午了。 ...

    阅读: 3923

  • 高考压力大姐姐帮我口 开始反抗后来默认了 - 梅落桃繁吃酒否?

    高考压力大姐姐帮我口 开始反抗后来默认了 - 梅落桃繁吃酒否?

    司严墨时不时看看面前说话的三个人。  母亲去世的第七天司海就抬了荣贵妃的庶妹荣蝶为妾,同一天进府的还有只比自己小了半月的司恒丰,说是别院的通房丫鬟生的,一直在外养着,只是如今大了才接进府。  司恒丰进...

    阅读: 7853

  • 恩不要了别在图书馆 校花穿泳衣憋尿的故事

    恩不要了别在图书馆 校花穿泳衣憋尿的故事

    战斗一触即发,天雷宗的少年,的确很是非凡。  他很年轻。  热血澎湃,直接越重而来,虽然稚嫩,但是战斗的手法,却十分的老道。  从人群中走来,他瞬间出手,步伐很沉重,手中好似有群山在镇压过来,迸发的力...

    阅读: 3787

  • 第一次喂男朋友 奶头的感觉 绑住双腿玩弄花核 - 客从海上来

    第一次喂男朋友 奶头的感觉 绑住双腿玩弄花核 - 客从海上来

    雨以前听他娘说她出生的那天刚好是二十四节气的第六个节气谷雨,天将将黑的时候生的她,那天天还有点冷,飘了小雨。她爹没什么文化,所以干脆给她起名谷雨。    帆得樵风送,春逢谷雨晴。    常言人间最美四...

    阅读: 4264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