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嫩又紧的 我强要了校花的第一次郊外 - 寞落花开逢雨处

2020-02-27 15:48:01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7563

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大,像受了诅咒的雷霆,毫不留情地朝着纤弱的她狂肆劈来。他们的语言越来越过分,是搅拌了硫酸的江水,将她淹没窒息,侵蚀着她的每一寸肌肤,灼热的毒气在她四周包裹,像进了一间蒸炉,一点一点的将她融裂掉。

傅教授也觉得同学们的议论有些过火,实在让人听不下去:“安静!安静!你们在胡说八道什么呀!既然你们这么八卦那就别来学医了,不如去做狗仔好了。那位女同学你也坐下吧!”

江雨琳缓慢坐下,如同座椅上长满倒刺,又像是一块烧红了的烙铁,想坐下去也如此艰难。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此刻的她犹如漂浮在一片虚无境地的湖面上,没有方向不知所然。

张兰坐在她的一侧,深低着头,像极了一个装睡着的孩子。

“这个问题谁能回答?”傅教授的声音再次响透整间教室,一向踊跃的同学们在此时竟无一人回答,不是他们回答不上来,而是他们不想在江雨琳后面回答问题,好像在为她开脱,与她关系匪浅一样。

彭言回头看着呆滞的江雨琳,她惨白的脸上挂满了怯然的汗珠,静止的脸上刻画出令人忍不住勾勒的一片蔚蓝。他不知道她受了伤,所以以为她这刻的状态是被同学们的流言蜚语气得吧!

“我来回答!”简短而又低沉的声音,像浮沉在清澈湖水上的一片树叶,让人忍不住沉迷,悠曳飘向心里深处。

彭言的起身再次汇聚了所有人的目光,他离江雨琳那么近再次让人遐想起他们关系非同一般。

有一片晃影遮挡住了窗外照进来的光亮,映在了她的书本上,她面前树起一个伟岸的背影,为她挡住一切的异光。江雨琳迷离的眼神看向彭言,带着重影的侧脸也消弭不掉他静好的容颜,穿透万物的沉厚声音和滔滔不绝胸有成竹的气质,让她恍然想起父亲当年讲课时候的样子,不禁怦然心动。

煎熬的一堂课总算结束了。

看着越来越惨烈的烫伤处,以后留疤是必然的,不过她也不用担心,因为自己就是学医的,随着医术的发达,祛除伤疤小菜一碟。

揭纱,忍痛,敷药,忍痛,包扎,忍痛,一套流程下来,全靠左手和牙齿合作完成。

即便是张兰在一旁喋喋不休的道歉,饱含泪意的双眸,不安分欲上前包扎的双手,而江雨琳就是不再为其所动。

这次她真的伤心了,到底又在气什么呢?不过她又心软了,语重心长地说:“我不怪你了,烫伤的事你也别太自责,以后我们就只是室友了!”

“什么意思?”

时语柔在一旁漫不经心且明嘲暗讽地说:“我们小琳琳是说,从今以后她只有两个好朋友,我和男男!”

张兰脸色既尴尬又失落,还带着一些傲气:“行吧!不想做那就不做呗!”说罢便离门而去。

“我刚刚说话是不是有些重了?”江雨琳说。

“不重不重,你早该这样了!”时语柔志得意满地说。

那天之后,张兰两天没有回学校,也没有任何消息,没有人知道她这两天去了哪里,当她再回来的时候也被记了小过处分。

倒霉和幸运是一架双辕马车,从来都是并驾齐驱,绝对不会单独出行。

烫伤手臂算是一件倒霉的事情。但因烫伤而无法去兼职又算一件幸运的事。被记小过从而导致这段时间她在学校的风声不太好,正在为无法兼职去烦忧,恰巧此时受伤,既有借口又不会被扣钱,而且还能渡过学校的风头。

美哉美哉!

张兰两天没回学校的事情也被传散开来。有人说她和江雨琳一样是出去卖……而且两人是为了争抢客户才在宿舍打架,因为不合,所以离校出走。

还有人说,张兰高中小男友来找她求复合,两人你侬我侬,缠绵两天两夜。

还有人说,张兰和同年级的某帅哥恋爱,被帅哥的准女友撞见,遭准女友雇人绑架。

反正各种谣言五花八门闻所未闻,说的有鼻子有眼的。

时语柔怀疑说她们这间302宿舍肯定被人下了降头,所以这段时间才会接二连三的倒霉。她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并且走访全校查询曾经有没有住在302宿舍的学姐因情殉命的案例。

她肯定是悬疑恐怖类的小说看多了,所以才会神乎其神。

谣言太大,惊动了学校,虽然学校有专门就此事发出声明告知全校,说江雨琳是在医院兼职做护工临时被安排守夜,无法提前请假所以未归;说张兰因家中有急事,所以赶回武寒。

虽然这个声明中有很多水分,但学校也是出于想保护她们的心。

这是一个风柔日暖的艳阳天,校园里一棵棵魁岸的大树上面泛起了微黄,一阵轻风拂过带走几片拥有岁月痕迹的树叶,缓慢地缓慢地落在了青黑色大岩石上,落在了罅隙树荫下的躺椅上,落着了窃窃耳语情侣的脚边。

这是一群享受青春的少男少女们,他们带着目的的在校园的各个角落里穿梭,给这片死寂的土地留下欢颜和活力。

一名身穿白T恤打底白蓝格子衬衫的男生带着一缕阳光走在校园迂回的小路上,纯黑色双肩包斜挎在肩头,每走一步都会带来秋季的凉爽,当他走到女生宿舍C2楼的时候停住了脚步,在此处徘徊不定,像是在找什么东西,又像是在等什么人,又或者他也会期待一段偶遇。

看着挂在西方高空中的太阳缓缓降落只剩一点霞光,渐渐的风起来了,吹动了湖面泛起一朵朵盛开的涟漪,他坐在躺椅上看着一张张陌生的脸从面前走过,终于他等来了她,这次她的脸上不再有苍白,带满嫣红的柔嫩,比晚霞还漂亮的眼睛像梦幻中的舞者,柔美恬静。

江雨琳才从图书馆回来,走到这里的时候彭言学长叫住了她,对于眼前的这个少年她略感意外,她与他之间并没有交集,为什么会知道她的名字。如果硬要说有什么关系,大约就是前几天在傅教授的课上他帮她解了围,而且还是丢人的坏印象,难道就因那次他记住了她?

至于彭言,江雨琳很是熟悉,他是校草是富家子弟,是各科成绩都考第一的传奇人物,是全校女生追捧的假想老公,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高不可攀的少年。

他的爷爷是学校的副校长,奶奶是虹京眼科医院的院长,爸爸和妈妈都是大学教授,这样一个金字塔顶端的人物为什么会叫住她?

“呃?你是在叫我吗?”江雨琳一时怔愣住了,磕磕巴巴不知该如何应答。

彭言盼顾四周,发觉此处的同学太多,不方便说话,便将江雨琳带到女生宿舍楼附近的角落处。

“听说你家里出事?”

他也是来嘲笑她的?江雨琳特别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家中的事情,对于一个不熟悉的人直言询问难免有些尴尬。

况且这个人还挺好看的,看着他的脸让人无法淡定,竟不知该如何不伤颜面的回复。

彭言见江雨琳的脸上有些静滞,并且低着头略显局促,这才意识到方才突然直接地询问有些唐突。

“你好!我叫彭言,是学生会副主席,我了解到你家里出了些情况,所以你迫不得已去医院兼职,而且工作内容挺辛苦的,医院也挺远的不太适合你,我手头上有一个工作,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做?”

彭言的声音温柔沉静,伴随着傍晚的和风飘荡着空气中,带着一丝甘甜直击她的胸口。

江雨琳满脸愕然,眸中浮上了一层迷雾,隐隐约约地看着他,不明白他到底要说什么。

“江雨琳?江雨琳?你愿不愿意做?”

“什么工作?”

“人体解剖教室和药物试验室的打扫和整理!”

每次上完课教室里都会留下一些垃圾,学校担心打扫的阿姨不懂医学用品,所以学校会招聘一些本校的学生来打扫,这样既可以学到一些知识,又可以赚得一些零用钱。

“之前我应聘过,听说已经没有岗位了!”

“有一位同学不做了,现在空出一个岗位,而且还比你之前医院的兼职多五百元!如果你要来的话我就给你留着。”

江雨琳强忍住心中的欢喜,对着彭言连连欠首:“谢谢学长!”

彭言离开时对着江雨琳微微一笑,那应该是她见过男孩子里面最好看的笑容了吧!

江雨琳刚一回到宿舍就被时语柔按在床上审问。

原来时语柔回宿舍的时候正巧看到江雨琳在和彭言学长讲话,以大嘴巴著称她发现如此重大的新闻,肯定第一时间到宿舍吆喝。

别看时语柔身子较小,但是八卦使她强壮,不知从哪个丹田发出的强劲之力死死的将江雨琳锁住。

“男男救我!”江雨琳凄惨的向李燕男发出求救信号。

结果……

“坦白从宽!”李燕男双手一摊,一份爱莫能助的样子。即便是再冷淡的女生也有爱听八卦的一天。

“哈哈,你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也弃你而去了!”时语柔压着喉咙故作怪腔,伪作坏笑的样子。

“好,你松开我,别碰到我伤口了,我全交代!”江雨琳败下阵来,只好从宽。

……江雨琳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经过一字不漏的描述给小八卦听。

“啊?原来就是给你介绍工作啊!”时语柔一脸失望状。

江雨琳下意识地偷瞄了一眼旁边床铺的张兰,她依然面无表情,仿佛她的世界和她们的世界在两个空间,相通却不相融。

第二日晚饭后,时语柔兴意昂然的从食堂赶回来,从她大喘着粗气就可以得知她肯定是知道了什么了不起的八卦,迫不及待的想与大家分享,着急跑回来的。

相关文章

  • 舌头舔下面 边叫边被捏 逆袭by柴鸡蛋 - 一往情深

    舌头舔下面 边叫边被捏 逆袭by柴鸡蛋 - 一往情深

    又是一天。  “挚友!我们来打架吧!”  “茨木?本大爷今天不想打架,陪我喝会儿酒吧。”酒吞斜靠在枫叶林的其中一棵树上,手中拿着一瓶酒,懒散地说道。  茨木有些失落的应下了酒吞,然后盘腿坐下来喝起了酒...

    阅读: 3018

  • 老师我要嫖你 吸取肉肉液液快穿

    老师我要嫖你 吸取肉肉液液快穿

    活动了一下筋骨之后,在物理学院校队球员,近乎疯狂的眼神目送之下,张宏飞带着七瀬恋来到了鲁昂队鲁迅基地附近的一家咖啡厅里。  王聪和夏洛特早已在这里等候多时。  “飞哥!你迟到了!”  “我刚才参加了一...

    阅读: 6615

  • 啊好痛求求你了放开我 两人身体结合处粘腻 - 只要最后是你就好

    啊好痛求求你了放开我 两人身体结合处粘腻 - 只要最后是你就好

    晚上9:48,那段时间我十点左右就睡了,但为了皮肤早点好起来,我们还在继续说。  我说:“期间也调理过,但是药太难吃,也没效果”。  他:“怪不得咱们的皮肤会这么的糟糕,咱们的五官还是可以的,只不过皮肤太糙...

    阅读: 1660

  • 穿震动内裤一天感觉 愿我们遍历山河 - 四世天下:吾起舞落

    穿震动内裤一天感觉 愿我们遍历山河 - 四世天下:吾起舞落

    阿珍站在桌子旁,脸上的表情飘忽不定。  如果不是自己属于小姐的贴身丫鬟,可能在看到如此能吃的东西早就丢了。  盘子一摞一摞的被下人抬下去,谢舞看着桌子上没有任何一点想停止想法下来的狐狸,无语的闭上眼睛...

    阅读: 4857

  • 带妈妈买内衣火车下铺 还珠之乾燕续集 - 追寻失去的记忆

    带妈妈买内衣火车下铺 还珠之乾燕续集 - 追寻失去的记忆

    清晨,向窗外望去,淡蓝色的天空洁净得没有一丝杂质,淡淡的颜色一直延伸,蔓延了整个天空。  “早啊!清秋你这是……”顾初影看着冷清秋的黑眼圈顿了一下。  “失眠。”昨晚梦里的人昏倒之后,她就醒了并且一夜...

    阅读: 6059

  • 寡妇田前桃花多 走绳结磨花唇_那些渣男前任们

    寡妇田前桃花多 走绳结磨花唇_那些渣男前任们

    哪里有什么一生爱一人。 我们到了优雅空间,却发现那牌子上朝向外面的竟然是“休息中”,可却没有上锁。 我和马涵宇对视了一眼,还是一起走了进去。铃铛声响起,却从一旁传来了红姐的声音。 “没看到牌子么,今天不...

    阅读: 789

  • 舌头给你当零食 小一前一后两根塞满巨物 - 少年一梦

    舌头给你当零食 小一前一后两根塞满巨物 - 少年一梦

    那是在一个夏日里天气难得凉爽的夜晚。  明月高挂,微风轻拂,惹人欢喜。  这一天老婶有一个晚上应酬必须去参加,但还是有点担心这帮儿小鬼们淘气。  于是便决定在小鬼们睡觉后离开,临走还特意交代我和中华要...

    阅读: 3291

  • 我做过的女网友 下面涂蜂蜜让狗狗舔 - 朝阳

    我做过的女网友 下面涂蜂蜜让狗狗舔 - 朝阳

    永仑不认这个父亲,但母亲非要自己来这里找他。  几天后,他撇个腿站在林丰证券公司高楼的第七层,等着那伟大的父亲的传唤。闲来无事,他透过窗子往下看这个自己生活的城市,才发现原来从上往下俯视的感觉还不错,...

    阅读: 3639

  • 把胸前的蓓蕾送到他的 女朋友臣服在别人胯下 - 霏我本愿

    把胸前的蓓蕾送到他的 女朋友臣服在别人胯下 - 霏我本愿

    三月十七,早上八点,傅太太接到警察局的短信。    早上九点,傅氏家族大约二十几人口,披麻戴孝,更随车队来到申城警察局。    傅太太,傅钟书,到警察局里按照流程领了骨灰,其他族人都侍立在外面。   ...

    阅读: 3603

  • 受逃跑抓会被灌满 被按着腰顶弄哭泣求饶_宫先生

    受逃跑抓会被灌满 被按着腰顶弄哭泣求饶_宫先生

    宫铂对于这个问题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点了点脑袋。  苏乐却是笑了起来,摇了摇脑袋。  “我只是觉得每一个人的错误都值得被原谅,但是要是他执迷不悟的话,那也不要怪我心狠手辣,不念情分。”  苏乐是有一...

    阅读: 7162

  • 胸前两只雪白的兔子 啊,还在上课,不要摸 - 百草铺子

    胸前两只雪白的兔子 啊,还在上课,不要摸 - 百草铺子

    “回来了。”苏棠放下手中的茶杯。  “你没有什么要说的吗?”安康坐到了苏棠的面前。  “你想让我说什么,关于你还是白姑娘亦或是你们两的过往。”  “我们两的过往。”直觉告诉安康那是一段很重要的记忆。 ...

    阅读: 5506

  • 少妇白洁txt 兽人巨物太大坐_我家老公有点暖

    少妇白洁txt 兽人巨物太大坐_我家老公有点暖

    可就是这个苏晓媛,几乎成了方清铭对爱情产生抗拒的源泉之一。当年要不是林城放任苏晓媛追求方清铭,方清铭也不会那么长一段时间,看见女的就产生厌恶的感觉。这一次,虽然是同学聚会,但苏晓媛并不是方清铭那一届的...

    阅读: 4304

  •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 去部队探亲老公一个晚上四次_秦爷宠上天

    翁熄性放纵宝刀未老 去部队探亲老公一个晚上四次_秦爷宠上天

    “哦……”苏嫣然应下。苏家的书房藏书很多,大部分都是苏父和苏晴墨的。苏嫣然吃完饭后走进书房,坐在沙发上,没过一会儿苏夫人就进来了,她的脸色已经不如刚才在外面的时候那样慈祥和善,面色冰冷毫无感情。苏嫣然...

    阅读: 5708

  • 亲女生额头没拒绝 老外的太大了,我受不了 - 梦居

    亲女生额头没拒绝 老外的太大了,我受不了 - 梦居

    “自己感受么?”站在断崖边,藤萝心中只有不解。  「如何感受呢?」  微风将她的长发轻轻扬起,浅紫色的衣裙在此刻随着风荡起一丝弧度,如梦似幻。只不过此等美人所站之处是断崖,便容易引发误会。  “姑娘!...

    阅读: 7869

  • 粗大的肉棒 女友闺蜜问我们一晚几次_校花乖乖投降

    粗大的肉棒 女友闺蜜问我们一晚几次_校花乖乖投降

    他有些沮丧,但还是笑着说,“好。”她说,“不好意思,我可以抽烟吗?”他愣了一下,“啊?当然可以。”他心里有些失落,现在她对他是如此的礼貌客气。她从烟盒里抽出一根香烟,他立马腾出一只手去为她点烟。吐出长...

    阅读: 485

一周热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