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鸡巴村长 两个男人搞我一夜 - 如砂

2020-01-29 14:58:40 来源:网友上传 作者:网友 阅读量:956

元月廿五 谷城

城南医庐

“她具体都说了什么?”谢正则的声音十分低沉。

被问话的小药童回想了一下,答道:“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询问了一下医馆可缺什么东西,最近可碰到什么疑难病例,再就是嘱咐我们多保重身体。”

一直在旁边静静听着的霍如砂此时出声问道:“那当日谢小姐离开时可有什么异于寻常的地方?”

小药童摇了摇头,接着眼睛一亮,想到了什么:“哦,若说不寻常,当日小姐离开时,十分戒备的朝着北边张望了好几下,然后才骑马离开。”

霍如砂和谢正则交换了一下眼神。

“那你可曾看到谢小姐当日是朝着哪个方向去了?”霍如砂接着问道。

小药童用力点头:“有。我当时看着小姐神色有异,就出门看了看,小姐先是朝东走了一段,接着调转马头朝北走了。”

小药童离开后,谢正则自言自语道:“谷城东向是瞿陵的方向,她应本是打算回瞿陵的,怎么会突然转了方向,朝北走了。”

剑放在桌上,霍如砂的手指在剑鞘上轻轻叩了几下,接着停下动作:“谷城相比瞿陵,城中病者如何?”

谢正则有些不解。

霍如砂接着在剑鞘上轻叩,道:“按这一路上你为我讲的谢小姐的过往,似乎她对施药诊病并不感兴趣,反而很是痴迷于武术功法。”

本就是当局者迷,谢正则关心则乱,如今听霍如砂这样一说,遮眼的云雾被拨开,立刻就反应过来。

霍如砂点头:“既然如此,那为何一个对医术并不感兴趣的人,会突然跑来询问是否有疑难杂症?”

见谢正则反应过来,霍如砂未再多言,而是说道:“我已在十日前阴间世放出消息,但到目前为止,尚未收到看见谢小姐魂魄的回信。”

没有阴间世的消息,就是说人还活着。

谢正则站起身来,对着霍如砂深深一揖,诚恳道谢:“多谢霍家主。这本谢家家事,却劳烦家主一起来探查。”

霍如砂摆摆手,道了句无妨。

十日前,谢正则一人一骑,神色匆匆的出现在了霍家大门口。

除夕当日,谢正则早上外出采买时,被一小乞儿撞了一下,菜篮子落在地上,待回家一看,才发现一张字条被塞在菜叶子中间。

展开一看,字条上潦草的画了一个流泪的虎头。

谢正则本不以为意,觉得是小儿玩闹,随手将字条丢在了一旁。结果当天正午,他收到了来自谢家在各地的医庐的传信,说谢小姐自腊月廿三从谷城离开后,再无音讯。于是他才猛然想起了字条。

谢小姐生在壬寅年。

这样联系起来,他推测谢小姐应是出事了,且是惹了大麻烦,不然也不会只敢偷偷塞个字条给他,而不是直接寻江湖朋友上门来传消息。

谢正则到的那天,霍如砂当时正在谢老那里探听消息,见谢正则来,想是有急事要商议就想离开,却被谢老留住了。

与谢老接触一个月下来,霍如砂在听谢正则说了两句之后,就明白了谢老的意思。

谢正则所言是谢府家事,更是秘事,否则也不会是谢正则亲自来蜀南,而谢老会让谢正则当着她的面说明情况,摆明是要拉她入局。想到前段时间谢老跟着自己风餐露宿,到了霍家又尽心的为霍百亭调理身体,自己之前也承诺过,只要谢老一句话,她就是奉上项上人头也绝不眨眼,所以即便明知谢老是有意为之,霍如砂也还是主动揽下了这件事,只是她也对谢老说了:“谢老年事已高,来蜀南还未及游玩,此番我与公秉兄一起去探查谢小姐一事,谢老可在蜀南多待几日,让家中小辈陪着您到处走一走,静候我与公秉兄的消息。”

果然,说完这句话后,霍如砂就看到谢老捋胡子的手一僵,看着霍如砂的眼睛里也多了一个字的内容:哼!

事出紧急,霍如砂和谢正则当日下午就出发离开蜀南,去往谷城了。

在去往谷城的路上,霍如砂与谢正则分析了一番,谢小姐现在情况应该还好,羁押她的地方有笔有墨,环境不算太糟。

既是寻人,自然少不得要问问生平过往,尤其谢小姐似乎还惹上了什么大人物。于是一路上,谢正则又为霍如砂说了一些谢小姐的信息。

谢小姐是谢正则姑姑的女儿,谢正则的姑父离世很早,姑姑回到母家,将彼时尚在襁褓中的谢小姐改为谢姓,所以谢小姐名为谢惜妆,又因生在壬寅年,乳名斑奴。

谢家妙手满门,虽说也有不成器的子孙,但那是和谢老相比,而谢小姐出生那年天有白虹贯日,所以大约是出生的年份不好,她出身谢家正宗却自小就不爱医术。无论谢老和她娘亲如何说,谢小姐就是不学医,一心只想成为一代盖世豪侠,十岁开始更是浑身是胆,偏爱往危险的地方钻,无论是刚上岸的大白鹅,还是挂在树上的蜂窝,她都敢抓,颇有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气势。可谢家以医术立门,若是谢小姐当真只会拿针捅人,怕是列祖列宗都要气的从地里蹦出来。谢小姐十四岁那年,初出江湖不懂规矩,得罪了人,让人在后背上砍了一刀,在家老老实实养了大半年后,终于是开始学医了。虽是只学外伤处置与包扎,但好歹是学了医,这让谢老祭祖的时候终于不用那么弱气了,也敢跪在自己爹的牌位前,说上一句,爹,咱家要出个外伤圣手了。

霍如砂当时听了谢正则的描述,心里想着霍百亭,既自豪,又伤感。自豪的是自家弟弟幼时惹祸,惹的是‘霍郎赠马’这样的侠气,如今博览群书,君子端方,伤感的是若是霍百亭身体健康,也能像谢小姐这样出门闯荡,怕是那豪侠榜上早就要再添一人了。

同谢正则商议过后,一起用了晚饭,霍如砂就被药童带着到了为她安排的屋子。

道过谢,关上房门,霍如砂并未燃灯,而是从腰间小包袱里取出了鬼方,对着月光看来看去。

今夜月色正好,小木剑从霍如砂的领子里跑出来,懒洋洋的横躺在半空中,剑穗一荡一荡的,吸食着月华。

不知是看到了什么,霍如砂将鬼方凑到眼前。小木剑本就躺在霍如砂脖间的半空中,被突然凑近的鬼方撞了一下剑柄。

猛地立起来,小木剑正准备用剑穗拍打霍如砂的鼻子,就见霍如砂聚精会神的看着鬼方。

霍如砂每天都会将鬼方拿出来研究一番,可昨日这鬼方上还仅有霍家鬼纹,怎么今日有一面就多了一个别的纹样。

是山?还是海?

霍如砂看着木骰上高低起伏的纹样猜测。

这段时间有太多的事情,现在又多了木骰上突然出现的图纹一事,霍如砂突觉头疼,便抬手捏了捏睛明。

小木剑本想抽霍如砂鼻子,现在瞧见自己的主人如此伤神,便飞到霍如砂的额侧,用剑柄轻轻的为她按着。

感觉到小木剑在帮自己按额侧,霍如砂喟叹道:“养儿千日不白养啊。”

结果被小木剑抽了额角。

“你最近怎么老生气。”霍如砂一边揉着自己的额角,一边微微抬头道。

小木剑立在她的头顶上,听了这话,又在她头顶上跳了几下,只戳的霍如砂头皮疼,最后只能一手捂着头顶告饶道:“祖宗,祖宗诶。”

过了一阵儿,估摸着小木剑气消了,霍如砂才道:“你说,这鬼方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小木剑横躺在霍如砂的头顶,用剑穗拍了拍,意思是它也不知道。

“你不是自先祖时起就在霍家了嘛,怎么没见过这鬼方?”霍如砂的疑问脱口而出。

小木剑从霍如砂头顶上跳起来,将剑穗甩出了幻影,拍打着霍如砂的脑门。

“我只是问问,你怎么又生气了。”霍如砂十分委屈,天地良心,她只是随口一问,真不是在讽刺小木剑。

小木剑气鼓鼓的飞离霍如砂脖子上的挂绳,自己一把剑躲在窗边去了。

“你现在可以不用术法驱动,就能飞出去这么远了?!”霍如砂惊奇道,走到窗边。

小木剑在月下一甩剑穗,颇具风流。

瞧出小木剑的骄傲,霍如砂连忙道:“了不得,真是了不得啊。真不愧是仙人指路,小小身躯,有巨大的能量。”如此一番好话说下来,才算是哄好了小木剑。

如此一番折腾下来,加之连日赶路,霍如砂疲累难挡,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一夜无梦。

早上起来,霍如砂又取出鬼方,发现上面的图案还在,且似乎比前一日清晰了一些。

待霍如砂梳洗穿戴好,来到堂屋时,谢正则已在屋中,桌上也已经摆好了早饭。

杂谷粥、小菜三碟,还有南国的白糖米糕、北国的黄米小卷、西南的豆花。

四方列国,聚于一桌。

霍如砂在桌边坐下,夹起一块米糕:“谷城可真不愧是三国交界处,三江汇聚地,连早饭都是一桌子东西南北。”

“是啊,此地与瞿陵相似,城池虽不大,但都因位置特殊而十分繁华。”谢正则舀了一勺粥。

二人将用完早饭时,一个蓝衣人急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公子。”蓝衣人对着谢正则一礼。

谢正则点头,然后略微侧向霍如砂,对着蓝衣人说道:“这位是蜀南霍家主。”

蓝衣人端正的长揖:“霍家主。”

霍如砂连忙咽下嘴里的米糕:“这就是公秉兄说的天南吧。”

谢正则点头:“正是,我之前派他去打舍妹的消息了。”看向天南,“如何?”

天南饱了抱拳:“回公子,属下沿着小姐离家后的路线一路找了过去,在叠山的马头城附近打听到了小姐的消息。”说着,从袖中取出一块绢,呈给谢正则,“这是小姐留在当地酒肆里…”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抵酒钱的丝绢。”

霍如砂朝别处看了看,就当没听到。

“酒肆掌柜说,小姐大约是腊月中的时候到的马头城,与小姐同行的还有两人,一男一女。只是三人关系很奇怪,似乎并不熟悉,且小姐总是被那一男一女夹在中间。掌柜说,那天一大早,三人就到了酒肆,而且小姐还说要喝酒,掌柜觉得哪有小姑娘大早上要喝酒的,但还是给拿了酒,结果小姐不胜酒力,喝醉之后坐在地上耍赖说自己没钱,同行的两人想付钱,却被小姐拦住,将钱袋子抢下,一把丢出了窗外,后来掌柜无法,看见小姐腰间的丝绢,就留下了这块丝绢。”

谢正则越听脸色越沉,霍如砂的手指不自觉的摩挲着碗沿儿。

“然后呢。”谢正则道,声音已是十分低沉。

天南眉头紧皱起来,摇头:“小姐闹过之后,酒稍醒了一些,便被那两人架着离开了酒肆,没再回来。”

听起来谢小姐应是被人挟持了,并且反抗不了,不然也不会想出留下丝绢这么蹩脚的法子。只是那一男一女能挟持住谢小姐,想来应该也是有些手段的,怎么会看不出她早上吵着要喝酒是想留下信息。还有,既然她毫无反抗之力,后面怎么会一个人出现在谷城。

霍如砂停下摩挲着碗沿儿的手,看向天南,道:“那掌柜可还记得另两个人的装扮?”

“掌柜只说那两人穿着暗青色衣服,冷眉冷眼的,每个人的背上都背着一把刀,一柄剑。”天南道。

“许多江湖人都会随身带两把兵刃,以保对战时可以多一线生机。” 霍如砂用拇指摩挲着食指的指节,“可是刀剑功法招式大不相同,这一刀一剑…”她停下动作,“我曾听说过周枕有一个很小的门派,名叫伏门。伏门刀剑皆练,而江湖人讲究专精,伏门弟子既称不上剑客,也不是刀客,一直为江湖各派所不容,加上伏门地处偏僻,在三万密林的边缘上,所以即便是立派已有数十年,也一直是个小门派。”

天南点点头:“属下也曾听过伏门。只是伏门所习功法似乎要求弟子昼伏夜出,不曾有人在白日见过伏门弟子。”

“天总要亮的。”霍如砂道。

相关文章

  • 吃饭禁一只手在桌下 妈妈的性教育

    吃饭禁一只手在桌下 妈妈的性教育

    南宫无天带着族人来到族门大会场,场面当时虽然没有真魔宗那般庞大,却也是高手如云。  玉面郎中这段时间都待在南宫府,不光为南宫无天疗伤,先前还将南宫大长老一字眉也抢救了过来,伤势颇为严重。  不过他老人...

    阅读: 5133

  • 男友总让我喊爸爸 一见到厕所就忍不住了 - 男神今天又不鸟我

    男友总让我喊爸爸 一见到厕所就忍不住了 - 男神今天又不鸟我

    一整个下午,易安都在公司的化妆间里,一套一套的试衣服。沐子仟大学时选修过服装设计和美学,从易安出道以来所有出席过的衣服全经沐子仟之手。  一番打扮,再画个妆。嗯。  易安浓密的眉毛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

    阅读: 4900

  • 三根手指要撑坏了gl 一进门就被抱到床上 - 我心藏黑洞

    三根手指要撑坏了gl 一进门就被抱到床上 - 我心藏黑洞

    #主要设定  战死的人:死于多年之前的那场战乱,遗志便是和泰民安,便是那人好好地活着  靠其遗志存活的人:因为他想要看山河平安,因为他想要他好好地活着,所以他才活着    秦晏:来自于所谓的和平世界,...

    阅读: 7280

  • 公交车上被轮流上 快穿女与各种男主h - 枭阳小霸王

    公交车上被轮流上 快穿女与各种男主h - 枭阳小霸王

    ——八月十日,赏花会    衍清殿坐满了皇亲国戚,个个衣着华丽,女子温文尔雅,男子玉树临风,把酒言欢,一度的热闹,位于坐首的当然是赵语檀,澹澹色薄罗短衫,衣襟两侧有束带松松地在胸前打了个结,余下双带随...

    阅读: 3072

  • 和黑人在一起三个月松弛 我哥把我上 - 霓虹的七月

    和黑人在一起三个月松弛 我哥把我上 - 霓虹的七月

    也不知是白小小去点烧烤时要了多辣的辣椒,苏风月喝了点牛奶止辣,也没什么效果,额角还冒出点细汗。    “你们这是以辣椒为主食,吃这么多也不怕伤了胃在医院里住上个十天半个月。”沈晓倒了杯水递过苏风月,直...

    阅读: 7044

  • 最后深深埋进身体里 母狗舔鸡巴 - 银河百科全书

    最后深深埋进身体里 母狗舔鸡巴 - 银河百科全书

    舍普琴科每天的工作就是,查阅来自各个星系和时空的未接来电,然后予以一一回复。地球也曾出过相同的工种:客服。    今天,他起了个大早,喝了两口咖啡,就着焦黄的面包下肚,懒洋洋地跑到基地打卡。守卫辛普森...

    阅读: 4234

  • 大棒子进入洞 两个师傅一个徒弟灵犀公主 - 你们真好看

    大棒子进入洞 两个师傅一个徒弟灵犀公主 - 你们真好看

    八月的尾巴。天气还是那么炎热。  S市景晟初中大门前停满了车辆。水泄不通。  学校里的一栋教学楼侧面。家长和学生们目不转睛地盯着贴在墙壁上的分班单子。  正当萧瑾之费尽力气挤进人群时,就听见她妈妈的喊...

    阅读: 7333

  • 和陌生人在火车上做受 日本两个男人玩一个女人菊花爆 - 姹紫金兰

    和陌生人在火车上做受 日本两个男人玩一个女人菊花爆 - 姹紫金兰

    孟老板方才见苏芩吃醋把悦娘气走,以为这二人是夫妇,实在看不惯苏芩德行,忍无可忍才开口,但见卫文臻只顾饮酒,言泊玉也是一声不吭,都无胆量管教这位夫人,暗暗嘲讽这么个英俊公子居然会惧内。他是个仗义江湖人,...

    阅读: 267

  • 长篇yin乱大合集 腿搭到肩膀上更深 - 我想和你在一起

    长篇yin乱大合集 腿搭到肩膀上更深 - 我想和你在一起

    虽然询问的时间不长,来回路程也不远,但这么一折腾回到家也6点多了,自己还有个月总没写,好烦啊,不想回家,棉丽在楼下转了两圈,感觉脸颊又没了知觉,这才往楼上走,到了门口,刚准备拿钥匙开门,门却从里面打开...

    阅读: 5941

  • 短文麻辣办公室合集 强奸校花小柔_季少

    短文麻辣办公室合集 强奸校花小柔_季少

    看来她这么久的担心完全是多余,根本就用不着她去担心他!“倾城,你为什么要跟他吵架啊?你们俩都没有聊一聊吗?他是不是误会我跟你的关系了所以才来这里的?”安逸泽问着顾倾城,他从一开始就觉得季逸尘是爱顾倾城...

    阅读: 1598

  • 撕开奶罩揉吮奶头 夫妇交换口述小说 - 翻涌成他

    撕开奶罩揉吮奶头 夫妇交换口述小说 - 翻涌成他

    沈倚歌站在原地,直到韩莹掀开帘子出来喊她才醒过神来。  “沈医生?”  沈倚歌用力眨眨眼,觉得眼睛酸的难受,回过头微笑着看她,问道:“怎么了?”  韩莹看起来有点担心,她仔细打量了一下沈倚歌,迟疑道:“...

    阅读: 4349

  • 塞一天不准拿出来 男友开车到没人的地方

    塞一天不准拿出来 男友开车到没人的地方

    不可能!  这时候的李元洲的脸色大变,他根本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这八条明明是天龙,怎么净龙之眼竟然毫无作用?  八条天龙的威力每一条都如此强大,现在联合起来出手,李元洲的两头仙灵兽根本抵挡不住,这两...

    阅读: 4679

  • 拨灰系列第一部全文 上课下面被同桌弄湿 - 浮云梦

    拨灰系列第一部全文 上课下面被同桌弄湿 - 浮云梦

    泽田纲吉猛然从床上坐起,环视一下四周‘成功到了吗?’  四周是非常正常的房间,一张床,一面窗,一个书桌,一个衣架,还有一个书架,干净整洁,看得出原主人平时的生活秩序是一丝不苟的。  查看完四...

    阅读: 3637

  • 他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亲爱的你慢一点 - 那颗星辰随风而逝

    他不停的揉搓我的乳 亲爱的你慢一点 - 那颗星辰随风而逝

    那晚蓝星哭的很伤心很绝望,第一次体会到,把二十多年的眼泪全都流干流尽了!原本漆黑的夜里,那种黑不是眼前的黑,而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漆黑。心中在也没有一点点光亮!  蓝星盼了这么多年,换来却是如今白辰去世的...

    阅读: 3605

  • 在公司两个老外轮流照顾我 在朋友家日朋友媳妇儿_霍少请轻撩

    在公司两个老外轮流照顾我 在朋友家日朋友媳妇儿_霍少请轻撩

    他是GN国际的总裁,在他老婆眼里,竟然还比不过他旗下区区一个小明星?霍斯程想想都觉得心中郁结。“能不能打个折,一百遍。”尹晴空讨价还价。霍斯程一个眼神朝她投递过来。尹晴空立马缩着脖子,不说话了。想讨价还...

    阅读: 7406

一周热榜